0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沉海神王顿时双目璀璨,寒光迫人,帝气腾空,在他这样的气势之下,就算是大贤都倍感压力。

    李七夜却一点都不受影响,依然是老神在在地坐在那里。

    “看来你是自信满满。”沉海神王盯着李七夜,缓缓地说道:“你自认为独自一个足可横扫天灵界吗?”

    “不。”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是自认为凭我一己之力,足可以横推整个九界!”

    这话说得十分霸气,换作是别人,只怕是会认为李七夜口出狂言,横推九界,这是何等的无敌,世间除了仙帝,还有谁敢夸下如此的海口。

    沉海神王盯着李七夜一会儿,他那寒光闪烁的目光一凝,他的目光是定格在了李七夜身上,似乎要锁定李七夜一样,当他冷视李七夜双眸之时,似乎,他要从李七夜双眸中看出什么东西来一样。

    沉海神王凝视了李七夜好一会儿,李七夜是老神在在地坐在那里,闲定自在。

    “好你一个李七夜。”最终,沉海神王散去了可怕的气势,本是冷厉的目光也收敛了,他冷冷地说道:“果然是强中自有强中手,与你为敌,只怪她不知进退,不知天高地厚。”

    沉海神王这样的话,只怕能让很多人意外,如果有外人在场的话,听到沉海神王这样说,都难于相信沉海神王的话,要知道,李七夜可是杀了他最爱的小妾。现在沉海神王竟然不找李七夜报仇。这让人看来。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沉海皇,我还以为你要找我公子爷报仇呢。”此时,刚处理完琐事的柳如烟从里面走了出来,她听到这样的话,不由笑着说道。

    沉海神王,他是沉海朝的皇帝,也被人称之为沉海皇。

    沉海神王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柳宗主。有些仇我是会报的,若是与我势均力敌的人杀了我小妾,我是一定会杀了他,这不止是因为杀了我小妾,这也刚好立我神威!”

    “那我公子爷呢?”柳如烟轻笑起来,娇笑地说道:“这么说来,你是自认为不如我公子爷了。”

    沉海神王冷冷地看了李七夜一眼,只是冷哼了一声,没有回答柳如烟的话。

    “这还真让我有些意外。”李七夜坐在那里,淡淡地笑说道:“换作其他人。只怕是难于咽得下这口气。”

    “不用意外,若非是我看不透你深浅。我也一样会宰了你。”沉海神王冷笑一声,说道:“与你为敌,只能怪她有眼无珠,自寻死路!”

    “哟,沉海皇,这话说是有些刻薄哟,不怕你的其他小妾伤心?”柳如烟轻笑地说道。

    沉海神王笑了一下,说道:“柳宗主,你也无需怂恿我。一个女人而己,还不足于让我搭进整个沉海朝,再说,我给了她荣华富贵、声威权势,她未给我联合强大盟友,反而给我招树绝世强敌,惨遭杀害,也只能怪她的命。”

    沉海神王这样的话,只怕是能让很多人意外,自己最宠爱的小妾被杀,换作任何人都咽不下这口气,但是,他却能放下这样的恩怨,不找李七夜报仇。

    “有意思,不如坐下来喝一杯。”李七夜笑了起来,对沉海神王说道。

    纯阳子此时也开口,含笑地说道:“师弟也不妨与我结伴同行,一同入骨海,也有一个照应。”

    “师兄美意我心领了。”沉海神王向纯阳子抱拳,然后冷视了李七夜一眼,说道:“我愿意揭过这一段恩怨,这不代表我愿意与你交个朋友。虽然我不报仇,但,我依然是看你不顺眼,喝一杯,就免了。”

    对于沉海神王这样的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鼓掌地笑着说道:“坦率,有意思,凭你这句话,以后就算你与我为敌,我也可以饶你不死!”

    对于李七夜如此霸气的话,沉海神王竟然没有反击,他只是冷冷地看了李七夜一眼,转身就走。

    沉海神王没走几步,又停了下来,转过身,对纯阳子说道:“师兄,几年不见了,你与师叔不会是没有丝毫的进展吧。”

    “师弟,你这话怎么说了。”纯阳子是老脸一红,摇了摇头说道。

    沉海神王瞅了纯阳子一眼,说道:“都到了这一地步了,师兄还藏着掖着干什么?你喜欢师叔这事,又不是只有你自己知道,就是连师叔她都知道!俗话说得好,肥水不流外人田,师叔这样的美人,难道你还想让她嫁出去不成?既然喜欢,就上呗。”

    “少来怂恿我。”纯阳子老脸发烫,瞪了沉海神王一眼,说道:“为兄自有分寸。”

    “切,师兄,我还不了解你吗。”沉海神王瞥了纯阳子一眼,说道:“你什么都好,就是太没野心!如果我有你这样的天赋,我早就问鼎天命了,什么梦镇天,立即把他斩于马下!你拥有绝世无双的天赋,却偏偏闲云野鹤!”

    “这倒也罢了,人生也不一定要做仙帝。但是,你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不敢追,那就太辜负了你绝世无双的神姿了!师兄,你自己看着办吧,你若再不追,小心师叔被人追走,在天灵界,追求她的人多着了。”说到这里,沉海神王转身就走。

    对于沉海神王的话,纯阳子苦笑了一下,没有多说什么。

    在外面,有很多目光盯着巨艨,很多人都认为,沉海神王会与李七夜打起来,但是,当沉海神王走出来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由为之意外。

    沉海神王竟然没与李七夜打起来,这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毕竟,李七夜杀了沉海神王最宠爱的小妾,换作是任何人,都无法咽下这口气,更何况是威名赫赫的沉海神王。

    当然,大家都不知道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当然,在沉海神王面前,没有人谁敢去非议这样的事情。

    沉海神王也不在乎别人是怎么样看法,径自登上了骨舟,往骨海而去。

    在巨艨之中,沉海神王走了之后,李七夜喝了一口卓剑诗捧上来的香茶,笑着对纯阳子说道:“你师弟是一个有趣的人。”

    纯阳子也不由笑了笑,说道:“他一直都是这样,我与他是自小一同长大,他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傲了一些,好胜了一点,未来沉海朝在他手中,必是能大放异彩。”

    论天赋,论实力,纯阳子都比沉海神王高出很多,一直以来,纯阳子都在沉海神王之上,不过,纯阳子与沉海神王一直以来都交情很深,沉海神王并没有因为纯阳子比他优秀而嫉妒。

    事实上,沉海神王是为他师兄惋惜,因为在他看来,纯阳子拥有争雄天命的资格,甚至在他看来,纯阳子是最有可能成为仙帝的人。

    可惜,纯阳子志不在于此,并没有逐鹿天下的野心,他没有走苍天道,而是走大世道,更重要的是,纯阳子一直以来都是淡薄名利,也正是因为如此,他虽然拥有强大无比的实力,却一直声名不显。

    沉海神王也是因为纯阳子而走上大世道的,因为连他师兄这样绝世无双的人的都不问鼎天命,他这样的资质去问鼎天命,那是索然无味,他连他师兄都比不了,谈何成就仙帝!

    “不过,你师弟说得对。”李七夜笑着说道:“如果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不敢追,那就真的太辜负你绝世无双的神姿了。”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纯阳子不由干笑起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纯阳子喜欢上宴世宫的宫主,但是,宴世宫的宫主却在辈份上比他高,是他的师叔,因为这样的一层关系,让纯阳子进退两难。

    毕竟,他们古纯四脉乃是天灵界的绝世大教,天灵界无数传承、魅灵都以他们古纯四脉为翘首,若是他真的娶了他师叔,对于他们古纯四脉而言,的确是有些不妥。

    “纯阳岛主在修道上,有着真知炽见,可惜,在一些事情之上,却是妇人见识。”柳如烟轻笑地说道:“如沉海皇所言,若是未来你真的错过了,你就一生不后悔?”

    无垢三宗与古纯四脉乃是天灵界魅灵的领袖,无垢三宗与古纯四脉是联盟,两派之间往来甚多,关于纯阳子爱上宴世宫主的事情柳如烟她们也知道,事实上,这件事情在古纯四脉也不算是什么秘密,只要是有一定份量的弟子都知道这件事情。

    听到这样的话,纯阳子不由沉默了一下,最后他不由怅然地叹息一声,说道:“纲常伦理,让人说不清,也道不明。就算我真的能跨过这一道坎,我师叔也不一定能跨得过。”

    “没有尝试,又怎么知道。”李七夜笑着说道:“尝试之后,才知道能不能跨得过去。再说了,你们古纯四脉也不算是食古不化的宗门,你们祖先,不论是古纯仙帝,还是沉海仙帝、宴世仙帝,都不是那种古板之人。”

    纯阳子张口欲言,但,又不知道该如何说好。

    “去试一试吧。”李七夜笑着拍了拍纯阳子的肩膀,笑着说道:“机会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如果错过了,就不再有。真的有那么一天,就算你后悔了,世间也没有后悔药。”

    纯阳子默默地点了点头。(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四十三章 侵入    这时候,挡在林封谨面前的就只有一道朱色的宫墙了,一墙之隔的对面,就是林封谨的目标,平寿侯吕定所在的万宁宫。

    当然,作为储君的所在地,防卫肯定就是格外的森严了,林封谨靠在了墙边侧耳倾听,发觉短短的盏茶功夫,便是有三组巡逻从这边路过,这些人应该都是毒牙都或者吞蛇里面的精锐,听从的是吕定的母亲,显贵妃的命令。

    这些人防范的十有八九都不是外来的刺客,而是宫内可能出现的暗箭,事实上,几乎所有的皇位继承人的天然敌人都是来自于宫内的,自己的兄弟和姨娘有着最充分的作案动机。

    此时林封谨则是靠在了旁边的树上,在耐心的等待着,他的呼吸都变得细密绵长,已经开始储备自己的体力,而林封谨在等什么呢?便是中午的时候会出现换班吃饭的现象,那时候巡逻的密度会变小很多,自己冲进去救人的把握也将会是变得更大。

    终于,空气里面传来了饭菜的香气,然后就传来了一些交谈的远去声音,应该是巡逻的吞蛇卫前去用餐,然后一切都归于安静了。

    这时候,林封谨的双眼立即就睁开了,侧耳倾听之后,迅速的弯腰屈腿拔上了墙头,落地后简直就仿佛是猫一样的悄无声息,一个翻滚后便是隐到了旁边的柱子旁边,完美的遮蔽住了自己的身形。

    接下来林封谨观察了一下四周,便是整理了下来身上的太监袍服,咳嗽了半声迅速的沿着通道走去,哪怕是普通的国侯,居住的地方也是至少前后四进的大宅子,否则的话,就失去了国家的体面,何况吕定只要长成,几乎就有很大的机会是国之储君了?

    所以林封谨潜入的地方虽然也算是抄了劲道,距离吕定的寝宫依然还有一段距离,他在通道当中徐徐而行,一路上也是与几名走得急匆匆太监宫女擦肩而过,打了个照面,依然是无惊无险。按理说在这里林封谨就容易穿帮了吧?其实并不然。

    这寝宫当中看似只有吕定和显贵妃要服侍,下人照理说没几个,其实却是不然,只说吕定,就有三个奶娘,一个精奇嬷嬷,两名随叫随到的御医,两名厨子,三十二名侍卫,这些人的衣食住行是不是需要照顾呢?

    显贵妃就更不说了,出行的时候至少都有四个大嬷嬷,八个贴身婕好侍候,这一份排场是她贵妃所必须要的,哪怕是再简朴的人也是省不下来,何况显贵妃母以子贵,此时更是在拼命谋求皇后的位置,身边的亲信只多不少,这些亲信人也都是主子,手底下也都是有两三个使唤人,这就多少人了。

    还有,这万宁宫前后足足是五进,大大小小一共两百来个房间,殿堂,要保持整洁干净,还有花园,花圃,流水,荷塘,要使其运作起来能住人,并且整洁舒适,那么负责修补的工匠,负责照料的花匠,扫地,擦桌,涤衣的下人,要不要几十个?

    林林总总算下来,这万宁宫当中两百多人是有的吧,并且总是会有人请假啊,被赶出去啊什么的,自然就有新人手进来,这里面的人宫女内侍也根本不会想到有人能偷混进来,所以说自己这样堂而皇之的行走被发现的几率很小了。

    不过,当林封谨这样继续深入了两进院落之后,观望了一下四周,便是在旁边关闭的门户上轻轻一拍,暗劲透出,悄然的将门格震断,然后便闪身进入到了这个房间,这房间里面有前后两道门,前门是锁住了,林封谨将后门掩上,发觉这里乃是一处空置的厢房,摸一摸桌子上面的灰就知道,至少也是有薄薄的一层,估计很久都没人进来。

    林封谨靠到了这里的窗户边,然后舔湿了旁边的窗户纸,朝着前方望了过去,便恰好能看到上方高耸屋脊尽头站着的一只鸱吻,这玩意儿本来是一种屋脊上面十分常见的雕塑性装饰,类似于瓦当那种,但是在这里若是忽略了它,那么就会有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等着。

    林封谨当时还记得十分清楚,正是吕羽略带得意的指着这鸱吻告诉自己,说这玩意儿是他用特殊的秘术弄出来的,叫做魔鸱吻,将猎犬的生魂血肉和特殊的泥浆混合,制造出来的特别产物,十分警惕,一旦发现有了异状立即就会发出警讯,并且绝对不会偷懒懈怠。

    不消说,吕羽寝宫那里既然有这玩意儿,他的儿子这里就没可能会少得了,林封谨看那屋脊上方的鸱吻眼中隐隐透出了赤红色的光芒,便是知道这玩意儿不简单,这么说吧,这样的傀儡物根本就不是用眼睛来看世界的,而是感知,它的神识感知可以说是遍布在了这一个区域当中,仿佛是蔓延着的无数道触手那样,一旦有任何东西进入了其范围内,那么就会被其感应到。

    不过,有一个好消息是,这鸱吻的秘密吕羽也是局限在了小范围内的人知道,加上此时又是中午,乃是属于一天当中最为懈怠的时候,于是便给了林封谨以可乘之机,而林封谨的要求也不高,只要能给他半盏茶的功夫就好!

    林封谨先是闭上了眼睛,然后骤然睁开,盯住了屋脊上面的鸱吻!他的双眼瞳孔骤然缩小成针尖的模样,紧接着就有一种尖锐无比的感觉直接扑面而来,这种尖锐无比的感觉更是聚焦在了一点上。

    这正是林封谨五神脏之力衍生出来的强大招数:肝神刀!

    这一刀斩出去,屋脊上面站着的那只魔鸱吻表面,立即就发出了卡勒的一丝脆响声,紧接着就出现了好几条裂纹,魔鸱吻眼中的那一点红光也是迅速的暗淡了下去,自身的脆弱就是魔鸱吻的最大弱点。

    倘若是在晚上的话,那么这魔鸱吻的碎裂估计会迅速被发现,不过这大白天又是中午,林封谨觉得自己也是有足够的时间了。

    林封谨的身形再次一闪,便是消失在了这间屋子当中,已经是来到了前方的回廊当中,在这地方是坚决不能上房的,否则的话,那里貌似能躲避过迎面而来的守卫和穿行的内侍,实际上是重点检控区域,不知道安置了多少机关,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林封谨就在这回廊当中呆呆的站了一会儿,又击碎了两只魔鸱吻,然后忽的举步朝着前方走了过去右转,他一走过去的时候,便恰好是负责巡逻这条通道的吞蛇卫转身过去的时候,看起来双方似乎都是极有默契,其实却是土豪金的功劳,它飞在了空中出去当眼睛,一见到这吞蛇卫转身,便马上通知林封谨。

    这样,林封谨依靠自身的超强素质,还有土豪金的帮手,迅速的就接近了平寿侯吕定所居住的寝殿当中,这时候,林封谨就再也没有办法取巧了。

    因为纵然平寿侯吕定此时应该是在午睡了,为了避免嘈杂所以会清场,但是,平寿侯吕定的摇篮周围,永远都有六个人在,这六个人当中有四个人镇守四角,另外两个人则是在房中不停的走动,视线不会离开吕定,同时也是监视其余的人有没有异动。

    这样的话,动静结合,六个人互相牵制,一旦有什么异动,立即就会发动机关,几乎是无解的,除非是有什么办法能够同时让这六个人在瞬间人间蒸发,否则的话,这里的局面就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无解!

    然而林封谨既然能来,既然敢来,那么就当然有着自己的凭借,这六个人林封谨也是见过,乃是吞蛇卫出身,特点是悍不畏死,极其擅长团体合作,同时身份十分尊贵,乃是君王亲卫,气运龙气加持得十分浓烈。

    这样说吧,要击败杀死他们并不算太困难,但是要让他们连声音也发不出来就死,那就是难上加难了,几乎没可能做到这一点。

    不过,只是,这样一个几乎可以说是无解的困局,对于此时的林封谨来说,却并不是太难解开,因为他此时手中已经是有了两张底牌。

    第一张底牌是,在得到了武亲王钱震这身负紫薇真命中人的魂魄气运了以后,林封谨对龙气这方面的操控已经是被全面加强,比起之前只能简单利用龙气来防护什么的要强出不知道多少倍。

    第二张底牌是,林封谨在击败了元昊之后,也是从他的遗产里面捞到了不少的好东西,这其中有一样东西,那就是破局的关键!

    林封谨通过了最后一道巡逻线之后,故意大步走向了吕定呆着的寝殿当中,他的脚步落的很重,目的就是要里面的人提前一步知道自己来了,这样的话,反而不会起什么疑心,要是故意蹑手蹑脚的走过去,那才是会令人心生疑虑。

    此时虽然吕定在睡觉,不过其母也会经常派遣人来看他睡得熟不熟,有没有盖好被子什么的,所以林封谨冒充的,就是前来探问的内侍,他走到了寝殿门口,发觉里面依然没有什么异动,顿时心中大定,知道这一次应该是十拿九稳了,便推开门,举步走了进去。

    林封谨走进去了以后,自然是感觉到了好几道目光都投注到了自己的身上,便抬起头来露齿一笑道:

    “各位将军好啊?”

    很显然,之前的内侍是绝对不会说这么一句话的,这殿中的气氛一下子就若火苗被泼了上一桶油似的,轰的一声就燃烧了起来,立即就有人要想示警,但这时候,在这殿中的六名吞蛇卫,一齐同时都感觉到了天旋地转,然后周围的景物便是完全扭曲!

    他们六人竟是仿佛进入了一个正在不停高速旋转的通道,到处都是光怪陆离被拉长了的景象,甚至自己的手,脚都完全变形了,好在并没有什么痛感,最后重新落地稳住了脚步的时候,却是发觉已经在一个白雾弥漫的世界里面,当中只有一块晒谷场大小的空地!

    这正是林封谨从元昊处得来的法宝:“绝对水领域”珠!

    这一颗珠子乃是西王母亲手炼制,属于使用一次就会受到不可修复的创伤这种,拉扯进入的敌人实力越强,那么珠子受到的伤害和限制就越大。

    然而此时这六名吞蛇卫的强大,便是在于他们乃是吕羽的亲卫士兵,他们身上的气运十分炽烈,隐隐都混有龙气,并且合击之术十分强悍,悍不畏死!在剔除了这几点之后,他们的单体实力其实并不怎么强悍。

    因为说白了吞蛇卫也只是从一群可以量产的士兵当中挑选出来的精锐而已,并没有什么惊才艳艳的天才,此时林封谨利用了从武亲王钱震处得到的紫微真命的能力,可以直接压制住他们身上的龙气反噬,那么一口气收纳他们的话,对绝对水领域珠的负担甚至比想象当中的还小!

    当将这帮人收入到了“绝对水领域珠”当中之后,林封谨也是随之在水娥的帮助下进入了里面,当然,这一次是以操控,主宰者的身份。这六名吞蛇卫当中,甚至有两名是林封谨认识的人,但此时他们也是表现得六亲不认,直接见到了林封谨以后,就咬牙切齿联合其余人一起冲杀了过来。

    此时林封谨也是在心中微微叹息了一声,手中“世界的尽头”已经成型,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也是没可能手下留情了,尤其是这六个人当中多半还混入了六趾组织的人的情况下。

    恐怖的火红色巨锤轰然横扫而过,在吸收了武亲王钱震的魂魄以后,其背后更是出现了一头焰龙幻象,凶猛无比,似幻似真,几乎是与活的极其相似,这六人本来是摆阵直冲而来,为首的两人首当其冲,被锤风命中,直飞出了十几丈远,落地的时候刚刚挣扎了几下,就猛捶胸膛,痛苦的在地上翻滚了起来,顿时从口鼻耳当中冒出来了几道火焰,然后焚烧成了灰烬。

    剩余的四人见状不妙,急忙散开,可是林封谨又怎么可能给他们留下这样的机会?他打定主意是要速战速决,水娥与之心意相通,在这四个人的双脚脚下,立即就出现八个漩涡,死死的将他们的双脚吸附住,这四个人立即疯狂挣扎,然而横扫而来的世界的尽头,又怎么会给他们以缓冲的机会?

    火红色的巨锤煊赫掠过,立即就见到了这四个人当中有三个人立即就化成了灰烬,只留下了六条还被漩涡牢牢吸附住的小腿粘在地面上,小腿的断面都是焦黑一片,看起来十分诡异。

    不过,只有一个人居然在这刻不容缓的瞬间挣脱了,鬼魅也似的直飞了出去,林封谨的嘴角露出来了一抹冷笑道:

    “终于露出了马脚来吗?六趾组织的卧底?”

    这个人在空中一个翻滚后落地,看着林封谨道:

    “吕羽让你来的?”

    林封谨根本就不和他废话,伸手一虚按,世界的尽头就对准了他直轰了过去,这一瞬间,风起云涌,磅礴的气势直若海啸那样扑面而来,这人大概知道不能硬接,便又想逃走,可是林封谨既然让他逃了第一次,又怎么可能重蹈覆辙?

    伸手一指,顿时雷光闪耀,一道凄厉的电光无中生有,直击而下,这一道电光当中,可是带着戮天劫的恐怖威能,立即就电得这六趾组织的成员一下子钉在了原地直打哆嗦,这人便只能强行拍出双手,顶在了世界的尽头的锤面上。

    然而神器之威,又岂是他的这血肉之躯能直面其锋芒的,在他双掌接触到了世界的尽头的同时,立即就是吱吱作响,青烟缭绕,就见到他的手掌都迅速的焦黑,碳化,然后若干掉的焦炭那样碎裂变成粉末,并且这恐怖的碳化速度还在顺着手腕迅速的朝着上方延伸!

    “不!!”这人发出可怕的嘶吼声,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处,在一瞬间就被彻底变成了一尊焦炭也似的雕像,最后哗啦哗啦的变成了黑色的炭粉,飘散而去。

    ***

    咳咳咳,还记得上次在电梯里面看到空姐的事情吗?今天去交水电费又遇到了,还非常有节操的偷拍了一张,有图有真相,丢在微信公众号上面,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看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