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就在李七夜与纯阳子闲聊的时候,外面响起了一阵骚动,一个人从天而降,立即引起了众多人的瞩目。

    这是一个青年,这个青年身穿着龙袍,头戴皇冠,龙行虎步,他宛如是一尊帝王巡视八方。

    这个青年周身是一道道神王之环张开,每一道神王之环中就沉浮着一尊神祇,他全身有千百万道神王之环,就好像是有千百位神祇为他护道,有千百万众神为他谒唱。

    当这所有神王之环交汇的时候,浮现了一尊高大无比的身影,这个身影宛如聚集了千万生灵、子民的信仰,在这一尊身影之中沉浮着无穷无尽的血气。

    这样的一尊身影拥有了如此无穷无尽的血气,这看起来不再像是一个影子,而是一尊有血有肉的真神,似乎,它就是真神,它伫立在这个青年的身后,无声无息地庇护着他。

    就是这样的一尊身影,都可以瞬间镇压诸位大贤,可以碾压所谓的神王,不需要这位青年出手,单凭这样的一尊身影,都可以横扫众敌!

    “真神王,这才是真正的神王。”看到这位青年身后的这尊身影,就是老一辈大贤都为之震撼,他们知道这样的一尊身影意味着什么。

    当修士达到了大贤境界的一定程度之后,都有开拓疆土的想法,特别是有资格进入大世道的人,更是有着建宗立派的想法。或者在自己宗门传承中建立一个旁支。

    因为,大贤达到一定程度之后,能得到自己疆土子民的贡奉。这将能承受自己子民的血气蕴养,这不止是让大贤本身受益无穷,而且也能让大贤本身的修行进步极快,同时在战场上,拥有子民贡奉和没有子民贡奉,那怕是境界一样,战斗力都有着很大的差别。

    至于达到了真神王的大贤。那就更不用说了,他们不止是拥有子民的贡奉。更是登坛封神,接受自己子民海量血气的蕴养。

    “沉海神王!”看到眼前这个青年,有人不由吃惊地大叫一声。

    “沉海神王,沉海朝的皇帝!”就算是没有见过这位青年的修士。一听到沉海神王这样的威名,都不由心里面一震。

    沉海神王,沉海朝的皇帝,沉海朝,此乃是古纯四脉之一。

    有老一辈眼尖,见识极广,一看沉海神王身后的那尊身影,不由动容地说道:“沉海神王了不得呀,这不止是有魄力。有野心,而且还有福泽,他这是为沉海朝开拓了广阔的疆土。”

    “是的。听说沉海神王在沉海朝开拓疆土的历代先贤中的佼佼者。”有一位出身于深壑海的魅灵也不由感慨地说道:“沉海神王不止是广拓疆土,而且还福泽子民,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拥有了如此强大的异象。”

    “拥有子民如此海量的血气蕴养,在同为真神王境界而言,只怕没有人能比沉海神王更强大了。”有一位老一辈大贤作出了这样的定论。

    当大贤达到一定境界之后。如果开拓疆土,拥有子民。这将会对自己大有陴益。这也是因为如此,很多大教疆国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他们拥有了很多旁支,这样的旁支就是他们宗门之内的大贤创建的。

    当然,这并非是开拓了疆土就行的,特别是对于一位真神王来说,开拓疆土,真的不是一件难事,拥有足够强大的武力,抢夺疆土,那又有何难之事。

    但是,疆土开辟了,这需要去经营,只有当你能福泽自己的子民之时,你在登坛封神之时,你才能得到你子民的更多血气蕴养,你子民越多,而你子民受到你的福泽越大,那么,你子民对你蕴养的血气就是越海量。

    这就像凡人所说一句老话,连肚子都填不饱,何谈去信奉鬼神呢?

    只有你的子民受到你的福泽,当他们自己安居乐业了,他们才能更强壮,他们的血气才能蕴养着你的疆土,你的疆土能得到血气蕴养,那么,作为真神王,在你登坛封神的时候,才能得到海量的血气蕴养。

    但是,经营一个国家或者几十个国家,能福泽百万乃至是千万子民,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如此,很多神王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放弃对子民的经营,转而苦修道行,或者借用灵丹妙药来弥补子民血气的蕴养。

    虽然说,借着苦修道行或者用灵丹妙药来弥补血气蕴养的不足,这让他们也有机会和可能跨过真神王这一道坎,甚至是登上神皇境界。

    但是,这终究是有所缺憾,并不够满足。真神王既然是登坛封神,就是需要得到自己子民的海量血气蕴养。

    当血气蕴养足够圆满之时,在未来,你不止是成为一尊神皇那么简单,你甚至能成为横世神皇、九界神皇,成为被后世能津津乐道的横击仙帝的存在。

    “沉海神王虽然没有争雄仙帝的野心,但是,他拥有想横击仙帝这般存在的野望呀。”看到沉海神王身后的那尊身影竟然拥有如此海量的血气蕴养,有经验丰富的大贤不由说道。

    这位大贤说的没错,很多曾经天赋很高的天才虽然是轻易地跨过了真神王这一道坎,但是,他们未能好好经营自己的子民,在登坛封神的时候未能得到自己子民海量血气的蕴养,就算后来他有一天能成为一尊神皇了,但是,最终都是止步于大神皇、天神皇的境界。

    也正是因为如此,一直以来,真正能成为横击仙帝的神皇是寥寥无几,因为他们在真神王境界的时候未能得到圆满的血气蕴养,这导致了他们有所缺陷。

    “沉海神王他不止是拥有着圆满的血气蕴养,比起其他的真神王来,他还有一个优势,他拥有神之右手!”有一位了解沉海神王的修士忍不住说了这样的一句。

    被这位修士这样一说,很多人这个时候注意到了沉海神王的右手,沉海神王的右手与一般人不一样,他的右手洁白如玉,比一个女人的手掌还要精致,还要美丽,似乎他这一只手是从一块完整的美玉上雕刻下来的,整只右手给人一种温润无双的感觉。

    如此的一只手,完美到让人无法挑剔的地步,这难怪会被人称之为神之右手。

    “神之右手有怎么样的威力?”看着这样的一只右手,有人不由好奇地说道。

    这位知道神之右手的修士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清楚,听说见过沉海神王这只神之右手威力的人,都已经死了。有人说,这只手力大无穷,有人说这只手能化腐朽为神奇,也有人说这只手拥有诸神的玄妙。”

    就在众人瞩目之下,沉神海王登上了吞魔宗的巨艨,往里面走去。

    看到沉海神王登上吞魔宗的巨艨之时,很多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因为沉海神王与李七夜结仇,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大家都知道,李七夜杀死了沉海神王最宠爱的小妾。

    沉海神王径自走入了船走,龙行虎步,十分的霸气,拥有一股唯我独尊的气势。

    当沉海神王走入了船中,目光一扫,看到纯阳子的时候,就算他这样高高在上的人,也是鞠身,抱拳,很恭敬地说道:“师兄,久违了。”

    沉海神王威名在外,但是,比起纯阳子来,他依然是师弟。在纯阳子面前,沉海神王并不踞傲。

    “恭喜师弟,师弟拥有如此圆满的封禅,这将让师弟未来的道途是一片坦荡,师弟未来超越我,那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己。”纯阳子看了看沉海神王身后的那尊身影,也不由赞声地说道。

    “我无法与师兄相比。”沉海神王笑着说道,尽管他是十分的高傲,但,这一句话说得很真诚。

    沉海神王绝对是一个高傲的人,也是一个自视很高的人,但是,在他师兄纯阳子面前,沉海神王一直都有自知之明,别人没见过他师兄的无双天赋,但是,作为与师兄一同长大的他,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己师兄的强大与无敌!

    对于沉海神王的话,纯阳子只是笑了笑。

    此时,沉海神王目光落在了李七夜身上,他双目一寒,他的目光宛如两把神刃,极为锋利,可以斩断一切。

    “你就是李七夜!”沉海神王沉声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没错,我就是李七夜。”

    “是我杀了我小妾!”沉海神王双目寒光闪烁,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没有人会怀疑沉海神王的实力,在年轻一代,沉海神王绝对是能进前几。

    “是的。”李七夜依然是悠闲地坐在那里,说道:“如果你的小妾叫公孙美玉的话,那就是我杀了你的小妾。”

    沉海神王冷哼一声,寒光绽放,冷冷地说道:“你可知道,你若与我为敌,这将会怎么样的下场!”

    “不知道。”李七夜露出笑容,悠闲地说道:“不过,我倒知道,与我为敌的人是怎么样的下场。轻则,丢了性命,重则,灭门之灾。”

    当李七夜与沉海神王针锋相对的时候,纯阳子含笑地坐在那里。(未完待续)

第四十二章 一线生机    林封谨听了以后,顿时就是眼前一黑!他也算是自负聪明的了,然而这一次对上了六趾组织以后,好不容易歪打正着抢占到了一次先手,没想到在这样的状况下,居然都被对方嗅到了危机提前行动,又被他们反扳了回来!!

    “完了。”一股绝望的情绪笼罩在了林封谨的心头,这一瞬间,他差点脚一软坐倒在了地上。

    这六趾组织布局如此之精微深邃,从毒牙都的人都被他们随意驱动这一点上看得出来,肯定是在吕羽的身上布置下来了各种反制的手段,倘若自己见到了吕羽以后,两人商量妥当,骤然发难,那么占据先手的优势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那么事情还有点挽回的余地。

    然而对方本来就是有备而来,还先行一步发难将吕羽诱去了城外的得胜宫,时间地点都是对方选的,吕羽身边的毒牙都当中更是不知道安插了多少钉子,天时地利人和都全部被对方占据,这一次吕羽只能用在劫难逃来形容了。

    而吕羽一旦被对方拿下的话,林封谨一个人便是独木难支,他能做什么呢?根本就是螳臂当车,没有办法再抗衡下去。

    此时的林封谨甚至都深深的体会到了横波将军田武的心情了,他面对六趾组织的收买,既不愿意也不敢和这帮人同流合污,更是不能反过来与庞大无比的六趾组织对抗,那更是要面对家破人亡的惨状,那么就只能惹不起躲得起,走人了事了,这样的浑水真的是没办法趟。

    面对这样的打击,林封谨深吸了一口气,苦涩一笑,然后面对现实,好在他在来之前就下令全家进入到了紧急的状态当中,随时准备逃走,此时便是很干脆的下令,马上执行全家撤离的紧急计划,而林封谨自己则是要继续留在了邺都当中吸引目光,为自己的家人争取时间。

    只要家人安全了,那么一切都好说,邺都毕竟是林封谨经营已久的老巢,不说别的,他只要往东林书院当中一躲,要动他那么就得先问一问阳明先生和九渊先生,当然,倘若这两位都能够被六趾组织收买,那么林封谨也认了。同时,林封谨也是有足够的自信,神器在手,天下我有,尤其是在吸收了武亲王钱震的魂魄精华之后,他觉得自己存心要走的话,天底下还是很难有人将自己留得住的。

    等到发出了立即撤离的信号了以后,林封谨便是直接朝着邺都当中最大的酒楼“繁花楼”而去,他此时要显示自己的存在感,当然是要去这样的公共场合了,虽然心中沉甸甸的充满了沮丧的感觉,但遇到了熟人之后,面上还是做出了强颜欢笑。

    然而,就在林封谨走出去了几百米之后,他的脑海当中陡然生出了一个问题:自己真的就是半点反击的机会都没有了吗?

    吕羽纵然此时凶多吉少,但吕羽毕竟是国君,还有吞蛇这样的神器护体,六趾组织要拿下他估计是十拿九稳的,然而不伤元气的拿下他,这根本就不现实吧?

    若自己没猜错的话,六趾组织在十几年前布局吕羽,所图谋的事情首先是北齐,进而就是天下了,然而现在五国仍在,北齐大败中唐以后,固然已经隐隐实力一举跃升成为了五国战力之首,这时候还绝对不是六趾组织站到前台来的时候!

    所以他们依然是需要继续隐藏在了背后,暗中操控朝局!!同时表面上依然是需要一个傀儡的君主要坐镇北齐。

    吕羽会甘心做一个傀儡吗?当然不可能了,更不会配合他们甘心做一个傀儡!

    换而言之,就算是吕羽肯配合,六趾组织难道就放心了吗?根本不可能,相反,还要冒着极大的风险,他们终究还没达到一手遮天的程度,一旦吕羽在上朝的时候直接站出来说些什么不利他们的话怎么办?

    因此,目前对于六趾组织来说,最好的办法是,将吕羽直接弄死,或者说是最好是弄成重伤不能说话,还有一口气的样子,能拖延上几个月,然后传位给他的唯一儿子,将君位平稳过度。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自然就是太子登基,母妃垂帘,权利就将会转移到了垂帘的太后和几位内阁臣子的手中,这样一来的话,六趾组织依照他们的实力,必能顺利推送他们的党羽入阁,悄然从上层控制住整个北齐的大权。

    这一点,从他们找上横波将军田武就能看得出来,这帮人早就在做这件事了,乃是毋庸置疑的。

    同时,吕羽一死,周围的四国立即也会松一口气,毕竟之前吕羽大败中唐,吞蛇军的威名已经是赫赫,其余的四国也明显有着警惕防范的念头,若是北齐再来一次大胜,搞不好就是战国末年,六国联手抗暴秦的局面!

    因此吕羽一死,北齐也是可以得以乘机获得喘息之机,继续低调发展行事,一面恢复国力,一面消化捕获来的那几万中唐府兵,继续寻找时机,只要能够一举吞并一国,那么基本上就能形成定鼎的大局了。

    所以林封谨的脑海里面顿时就仿佛是有闪电横空掠过,将漫天的乌云撕碎,露出来了一个关键无比的节点,要害!

    也是此时六趾组织多半还没有重视到的要害!

    那就是吕羽与显贵妃所生的儿子,

    平寿侯吕定!

    为什么吕定明明是太子的身份,却只是侯?便是因为普遍都认为小孩子的命太弱,一来的话,骤然就封王,封太子什么的承受不起容易夭折,就像民间的小孩的小命都是越低贱越好,什么狗子,石头,狗蛋

    同时,从其封号就能看出来吕羽的希望,平安,长寿,甚至名字里面的那个“定”字都希望他安定。

    是的,吕定就是林封谨此时还能主动出击,能握在自己手里面的唯一筹码!有了这个筹码,才有了能与对方谈判的资格,同时林封谨相信吕羽若是没有死的话,也一样会支持自己这样做的。

    因为道理很简单,吕定若是落入到了六趾组织的手里面,那么几乎是必死的,一旦他做了这个傀儡,那么等到六趾组织图穷匕见的时候,为了避免后患,吕定就是一定要死,估计他想要活到成年都难。

    而一旦吕定在林封谨的手里面,至少还有那么一丝希望能将北齐握在自己的手里面,日后做一个名正言顺的国君,或者至少情势不妙,林封谨也不会生出什么坏念头,能保他一世富贵,平平安安,能开枝散叶将吕羽的血脉给传下去。

    林封谨是一个想到就做的人,并且此时更是时间紧迫,争分夺秒,所以他二话不说就很干脆的直掠了出去,前往林苻氏那边,现在去林苻氏那里做什么?因为,林苻氏那边就有混入宫中的最佳渠道!

    此时就看出来了林封谨之前的布局的好处。林苻氏这个产业最初只是为了赚钱而已,林封谨也没有预估到这个产业高端化以后,居然能吸引宫中的贵妇,接下来就变成了一条亏钱也不能舍弃的渠道,这么一个可以摆在明处与宫中交通消息的地方,傻子才会放手!

    而这时候,在如此关键的时候,林封谨便是可以凭借这个渠道,堂而皇之的潜入宫中,成功做出先手,再次在与六趾组织的竞争当中夺得先机!!

    这一次林封谨依然是改头换面了一番,同时抱着尽可能的少与人接触的目的,潜入到了林苻氏当中,直接进入到了林苻氏的大掌柜的书房里面,这大掌柜也是姓林,能做到这个位置上,自然是林家的心腹,其父亲就是跟随着林员外的老人,卖身契都是签的死契,子孙都是林家的家生子奴才,当然是极得信任。

    林封谨一见到他之后,马上摆手郑重的道:

    “不必多礼,我现在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办,据说有人要对平寿侯不利,但这件事又不宜公开,此时偏偏君上又不在宫中,所以要尽快进宫去,并且尽可能的接近平寿侯的寝宫,你马上去给我安排!记住,一定要快,实在不行的话,只要能将我送入内宫当中也行!”

    大掌柜一听,立即就是悚然答应,转身出去安排,也不怪林封谨说谎话哄骗他,实在是林封谨知道六趾组织当真是无孔不入,十分恶毒,安插的人手根本你想都想不到。

    就像是吕羽身边的毒牙都,那估计是要用整个国家机器的力量进行筛选,查询,连祖宗十八代的底细都要挖出来,林封谨自问也不可能做到如此程度,可是一样的叛变得不要太干脆。

    因此,林封谨也是逼于无奈,没可能将全家人的性命都寄托在他的忠诚上,同时,倘若自己成功得手了以后,必然也会将所有的仇恨和目光拉扯过去,也就给自己手下的这些核心骨干以足够的时间来缓冲逃命了。

    有着林封谨的吩咐,所以说这位大掌柜也是火速出去办这件事,林封谨微闭着眼睛,其实却是将自己的听觉发挥到了最大的程度,假如他是六趾组织的奸细,此时应该就是第一时间被设法稳住自己,拖延一下时间通知里面布置了,不过,他监听了好一会儿,却是没有发觉什么可疑之处。

    而这位大掌柜很快进来回禀道:

    “刚刚里面来了一位海公公,身形和主人是差不多的,奉命过来取一盒《花想容膏》,这位海公公乃是住在了福庆宫当中的万妃的人,平时十分惫懒难缠的,这一次也是,一来逼着我们要给他匀十盒出来!”

    “这东西早在五天之前就被预定光了,我们原本也是手里面有留一定的存货,但这位万妃主子也不是省油的灯,拿了东西就要拿出来到处炫耀,意思就是老娘的面子大,手面广,别人拿不到的东西老娘就有,这样一来的话,面对其余的顾客来买的,我们就会觉得非常难做,别人会说感情你们林苻氏只卖给万妃是怕得罪了她,难道就不怕得罪我么?所以说这一次无论这位海公公怎么惫懒耍赖,我们是说什么也顶住不卖的”

    林封谨看着这位大掌柜,聚精会神,知道他的说话必然有下文。大掌柜是跑上楼来的,此时抹了一把汗然后有些喘息的道:

    “但是之前听到了主人有这样的吩咐后,便忽然想到了万妃平时所住的福庆宫和平寿侯所在的万宁宫之间,也就只是隔了一个镜湖,一堵围墙而已,我已经用言语稳住了这位海公公,告诉他两个时辰之后货栈那边就有车将新货送过来,海公公就不要让我们难做了,倘若是能等的话,等到马车送货的时候来强夺了几盒《花想容膏》,我们也是无可奈何的”

    “这海公公也是点头答应了,时候已经将酒菜给他送过去了,酒菜里面特地加了安神麻痹的药物,却是青楼里面的**对付那种节烈的清倌人用的,服了以后沉睡不醒,就算是骨软筋酥,没有一天一夜是缓不过来的了,到时候主人就穿了他的衣服,拿了他的腰牌,跟着我们送货的车子进第一道门。”

    “我们的车子每天进出至少五六次,都是没人查的,等进了宫里面以后,公子你再直接过去,一路上遇到了人查问的话,有服饰腰牌为凭,那么也是没有什么大的问题,这宫中大小太监至少也是五六千人,里面的侍卫也没可能将所有的人认熟的,何况现在乃是上午,应该是最松懈的时候。”

    林封谨听了他的话以后,点了点头嘉许的道:

    “做得好,我什么时候能下去换衣服?”

    大掌柜道:

    “我知道事情很急,并且这件事也是十分隐秘的,所以说特地下了三倍的药量,刚刚走的时候已经是让人将酒菜送了进去,应该现在就能去了。”

    林封谨点点头道:

    “我这一次过来的话是要保密的,你带路,我跟着你就好了,记得清场。”

    大掌柜点头恭敬道:

    “是。”

    林封谨施展孑孓身法,跟随着大掌柜走了进去,果然发现那位海公公已经是趴在了桌子上面,睡得可以说仿佛是死猪一样,鼾声如雷,林封谨三下五除二的麻利将其扒光,然后换上,接着大掌柜便是带着林封谨出去,安排他跟着车队,为了不露出来破绽,转身就走。

    林封谨看着大掌柜离开的背影,心中却是有些不是滋味,因为倘若大掌柜并没有投靠六趾组织的话,那么自己这一去之后,他受牵连的可能性也是不小的,尽管理智不停的在心中重复着不要这样,可是最后还是很干脆的叫了一声,然后将大掌柜拉到了旁边,旁人也只当是这个太监和大掌柜有什么私下话要交流,所以说一个个都不以为意。

    “今天这件事,可大可小,牵涉很广。”林封谨很郑重的道:

    “倘若对方有所图谋的话,那么搞不好是要见血的,而在宫中见血的后果你应该是知道的,所以我走了以后,为了小心起见,你还是去柜台上取几万两银子,去咱们建出来的秘处避一避风头。”

    大掌柜听了以后,脸上也是有惊容一闪而逝,旋即点了点头,然后低声道:

    “那公子你也要保重啊。”

    林封谨认真的道:

    “这个是当然的。”

    说完林封谨就直接跳上了马车的车厢,不再回头,此时他心中的那一种若骨鲠在喉的不舒服感觉一下子就消失了,同时更是觉得念头通达。

    “果然我和曹阿瞒不是一类人啊,宁我负天下人,也不要天下人负我看来我骨子里面,却是个宁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的笨蛋,愿意用人心本善来看这涛涛浊世!”

    ***

    林封谨对北齐王宫的熟悉程度,可以说是远在其余的臣子之上,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一来他被吕羽私下召见的次数很多,二来则是当年林封谨当时中计,被大卫朝死掉的卫明帝泄露出来关于神器的秘密利诱,结果要进入邺都当中的王宫寻找线索,所以也是特地对这里研究了一番,结果还被吕羽利用当年大卫朝遗留下来的恶毒陷阱,将自己的老头子暗算致死,自己成功弑君登基。

    此时乃是上午,正是宿卫宫禁的人最为麻痹大意的时候了,林封谨利用林苻氏的运货马车,轻松的就闯过了禁军把守的区域,直入内宫当中,而这里面因为是嫔妃所居住的地方,所以在里面的除了毒牙都的人,那么就是太监了,因此林封谨在里面活动可以说是自在得很,低着头循着路而行,见到了服色比自己高的就闪在路边趋避,见到了服色比自己低的就昂然直行,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难度。

    等他来到了福庆宫旁边的时候,便是观察了一下,发觉四周无人,便是从旁边的台阶当中一步步的走入到了镜湖的水中,只是荡起来了少许的涟漪而已,而林封谨依靠水娥的强大水系神通能力,在水底简直就胜似闲庭漫步,无惊无险的就到了对岸,藏在了旁边的灌木中,此时他的身上居然都还是十分干爽整洁的,丝毫都看不出来刚刚入水过的痕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