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巨艨驶入了缺口,李七夜他们走了出来,站在甲板之上,张望前面这一片海水浑浊的海域。

    在场的很多修士看到李七夜身边有卓剑诗和柳如烟相伴,都不由为之羡慕,对于多少人来说,能得到这样绝世美人相伴,那是何等的艳福,更何况,她们都是赫赫有名的一方之主。

    反而站在一旁的纯阳子很少人认出来,就算有人听过纯阳子的名号,但都从来没有见过纯阳子真人。

    李七夜站在甲板上,远眺望着眼前这片海域,淡淡地说道:“骨海呀,多少生灵葬身于此呢。”

    “骨舟来了。”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谁叫了一声,果然,只要远处有好几艘船只往这边飘来。

    这是一艘艘看起来像白骨所造的船只,这几艘船只有大有小,大的也就只能容纳几十人而己,小的也就只是一叶轻舟而己。

    不管是大的小的骨舟,每一艘骨舟之上都有枯骨,有的枯骨还穿有衣裳,尽管它们的衣裳已经腐烂不堪,至少是说明它们生前是活着的人或者是修士。

    “该我们上骨舟了。”见到一舟舟的骨舟飘来,缺口处的所有修士都躁动起来,纷纷争着要上骨舟。

    “凭什么你是上骨舟,我们这三个门派比你们先到这里,当然是我们先来了。”有门派的强者立即不服气。

    “好了,大家都不要争。没去到骨海都争起来,这还谈什么去骨海。”有一个份量很重的大贤站出来说话,说道:“我们就按规纪来。云谣三派、浅水六宗这几个门派先来的,他们联合登舟,然后才是下一批人。”

    见到这个大贤主持大局,其他的修士都没有异议,都纷纷准备登舟。

    此时这一艘艘的骨舟飘来,快要靠近眼前这片浑浊海域的边沿之时,这一艘艘没有人驾驶的骨舟竟然自动调头。然后往骨海方向驶去。

    “上船。”一见这一艘艘的骨舟靠近了,有长辈立即沉喝道。

    一时之间。不少修士跃空而起,一下子跳上了离自己最近的骨舟,当跳上骨舟之后,很多第一次来骨海的人都不由松了一口气。

    “准备好战斗!”然而。已经来过骨海的老修士则是经验丰富,沉喝一声说道,说着,已经取出了自己的宝物。

    就在这个时候,本是倒在甲板上的枯骨竟然是眼眶一下子通红,好像是一下子点燃了灵魂之火一样,这些骷髅一下子站了起来。

    这些骷髅站了起来之后,有些是拎起了自己身边生锈的长刀、巨剑向登舟的修士扑杀而去,有的是怪叫一声。张口就喷出了异宝,直接轰向了登舟的修士。

    “杀——”修士见这些骷髅扑杀而来,也都纷纷反击。在这个时候,就算不是同出一个门派的强者都纷纷联手,此时他们都是同舟共济。

    “小心点,不要把骨舟打沉了,如果舟沉了,我们都玩完了。”有来过骨海的老修士大喝道。

    “喂。骷髅怎么不会攻击你?”在混战中,有人也发现有一些修士竟然不会被骷髅攻击。不由为之意外。

    “嘿,我在白骨岛从侏老头那里用高价买来了护身符,当然没事了。”这位修士不由得意地说道。

    他身上的确是贴着一张护身符,这说来也奇怪,他身上贴了这样的护身符,船上的骷髅就好像没有发现他一样,那怕是攻击离他最近的人,都不会攻击他。

    “我也从侏老头那里买了护身符呀。”一看到这样的一幕,有其他修士回过神来,立即取出一个木盒,把护身符贴在身上。

    “嗡”的一声,然而,就算他把护身符贴在了身上,一具骷髅依然是一刀斩了过来。

    “有没有搞错,我也有护身符。”这位修士不由跳了起来,大叫地说道。

    “嘿,你不知道吧,侏老头的护身符是有讲究的,如果你买的是天价护身符,那绝对不会出问题,你买的是便宜货的话,那绝对有问题,快换一张吧。”这个老修士经验丰富,嘿嘿地笑着说道。

    这个修士听到这话,立即换了一张护身符,果然,当他换了一张新的护身符之后,骷髅不再攻击他,立即是换作攻击其他人。

    “操,这是吧,我换了五张了。”有另一个修士连换好几张护身符,都被骷髅攻击,他的护身符完全无效。

    “啊——”一声惨叫响起,还有一个修士把所有护身符都用光了,但是,依然无效,在仓促之下,未能招架住骷髅的攻击,眨眼之间被三具骷髅斩死。

    “千万不要贪便宜。”这位老修士见到这修士用光了所有护身符都无效,摇了摇头,说道:“虽然说,侏老头那里有时候能用最低的价钱淘到好东西,但是,这机率渺茫得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如果你用了天价,在侏老头那里,绝对是能买到好东西。”

    “啊——”一时之间,骨舟之中惨叫起伏,有一些修士还不够强大,就算是联手,依然未能招架住骷髅攻势,眨眼之间被斩死。

    “把它们全部轰入海中。”有经验丰富的老修士大声叫道,联手压制攻上来的骷髅。

    “轰——”的一声,在强大的老修士联手压制之下,终于有骨舟取得了胜利,把骷髅轰入了海水中,只见骷髅一落入海水中,也一下子沉了下去,再也浮不起来了。

    “喀嚓——”的一声响起,但是,也有倒霉的人,有一艘骨舟的修士一不小心把船底打穿了,一下子海水漫了进来。

    “你疯了——”有修士见船底被打穿了,吓得一船人都脸色煞白,大叫道。

    有人机灵,反应过来,立即跳上了离他们最近的骨舟之上,而反应不过来的修士眨眼之间随着骨舟沉入了海中,连惨叫都来不及。

    一时之间,骨舟往骨海方向飘去,有的骨舟之上还时不时传出战斗惨叫之上,舟上的修士依然和骷髅争夺着骨舟。

    而把骷髅全部清入海中的骨舟,这骨舟上的修士也只能是坐在骨舟之中,任由骨舟飘泊,往骨海方向驶去,因为谁都驾御不了骨舟飘泊的方向,骨舟把你带到哪里,你就只能抵达哪里。

    “又有骨舟来了。”刚飘走了一批骨舟,又有一批骨舟飘来,有人大叫一声,说道。

    “快准备好了,不要登舟的时候才忙手乱脚的。”有经验丰富的老修士立即吩咐门下弟子说道。

    当骨舟靠近的时候,轮到登舟的修士或门派都纷纷登上这批骨舟,一场争夺战又再次展开了。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连飘来了好几批骨舟,这骨舟有大有小,很多修士都能顺利登上骨舟,不过,实力不够强大的修士就算登上了骨舟,那就被骷髅杀死。

    几批骨舟之后,终于飘来了一艘很大的骨船,这骨船之大,比前面飘来的骨舟都要大上好几倍,能容几百个修士。

    “轮到谁了?”主持大局的那位老大贤看到这舟巨大的骨船,立即说道。

    一时之间,在场的很多修士是你看我,我看你的,有一位宗主说道:“大家都知道,骨船越大,里面的骷髅就越强大。就算轮到我们了,我们也无实力抢夺这艘骨船。”

    这位宗主说的是实情,虽然眼前这艘大骨船对于很多人来说是十分的诱惑,但是,要有实力才行。

    “那我们上吧。”主持大局的老大贤看了一眼,联合了其他几位大贤,带着晚辈登上了这艘骨船,一场夺争大战,在这艘骨船上展开了。

    李七夜他们站在甲板上,看了一会儿,笑了笑,对身边的柳如烟说道:“准备一下吧,等一会儿我们几个上船,此行凶险,就不带门下弟子了。”

    柳如烟不多说,立即把命令吩咐下去。虽然跟随而来的弟子也想去骨海看看,不过,想到此行凶险,会拖累宗主他们,大家也都作罢。

    回到船中之后,李七夜叫来熊千臂,说道:“既然我答应带你去骨海看看,那你就准备一下,不过,能不能得到机缘,就看你自己造化。”

    “多谢李公子、柳宗主、卓宗主的提携。”听到这话,熊千臂十分的激动,拜了拜,立即去准备。

    李七夜坐下之后,看了看神态平静自然的纯阳子,笑着说道:“你去骨海,有什么所求呢?”

    “我倒想去传言中的核心地带看看。”纯阳子笑着说道。

    李七夜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说道:“你的确是很强大,也很了不起,不过,核心地带,那就算了,如果你有三长两短,以你的资质,对于天灵界,对于你们魅灵,对于古纯四脉来说,乃是一大损失。”

    李七夜很少如此夸过人,他如此夸赞纯阳子,这也的确可以说明纯阳子的强大。

    “那以后待我更强大了再去吧。”听到这样的话,纯阳子也是十分洒脱一笑,也不勉强。

    “骨海还是有其他很有趣的地方走走。”李七夜笑着说道:“等去了之后,你就会发现此行不会白跑一趟。”

    “那就有劳李兄为我们引路了。”纯阳子抱拳笑着说道。(未完待续)

第四十一章 现身    吕羽被抛到了冰凉的河水当中,好不容易才竭尽全力爬到了岸上去,他此时真的是感觉自己是一个废人似的,心中的悲愤感觉却是疯狂激荡涌动,难以自抑,他毕竟是北齐的国君,自然就生出了强力的天人感应,于是天空当中竟是有星光闪耀,竟是紫薇昼现,在呼应吕羽!

    此时吕羽的君王气运被催逼到了极盛,同时还有天上的星辰呼应,顿时就感觉到体内的气血翻腾和痛苦被压制了许多下来!顿时就可以大概感觉到,在吞蛇神器与他的血肉之间,似乎多了一层无形的桎梏出来,正是这一层阻隔就仿佛是极其韧密的纸张或者皮革那样,阻挡了自己与吞蛇神器之间的联系。

    非但如此,自己体内的元气,也是在被那一层无形的桎梏在源源不断的抽吸!此时吕羽仰天狂叫,感应天上的紫微帝星之力,结合自身的浩荡气运,猛烈的撕扯撞击着这一层无形的桎梏,竟是被他成功的在上面打出来了一道缝隙。

    这道缝隙一出现之后,吕羽顿时就恢复了对吞蛇神器的联系!!!他的神识立即就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变成了无数血红色的细丝,疯狂的蔓延了进去,彻底的裹住了吞蛇剑,尝试重新掌控它。

    不过这时候,远方已经是十几道身影疾掠而来,吕羽从落马以后出水,一直到现在的调息,大概也只是耗费了半盏茶的功夫,尽管红先生所过之处的痕迹太明显,简直就无需追踪,这帮人追杀的速度也真的是未免太快了些。

    这十几道身影穿着的衣服都是各不相同的,倘若是根据衣服来判断身份的话,这些人当中有宫女,有太监,有农夫,有军士。最有特色的是一个还围着白色围裙的胖子,但是这些人的表情都是一致的。那就是仿佛带着面具一般,冷冷的看着吕羽,等到确认了吕羽的身份之后,徐徐的散开,然后一步一步的对准了吕羽徐徐接近了过来。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吕羽仰面朝天,发出了一连串狂笑声:

    “来得好。来得好,你们来得正是时候,否则朕心中的怒火,又怎么找得到地方宣泄出来?”

    说完了这句话以后,吕羽骤的用左手握紧了自己右手的手腕,然后将颤抖着的右手高高举向了天空,似乎在祈祷着什么,紧接着,就听到了一连串瘆人的金属与骨骼摩擦的声音。然后便见到,神器吞蛇的剑尖刺破吕羽的右手掌心,徐徐的的浮现了出来。

    吞蛇的剑锋上面照耀着阳光。涟漪起来了一圈一圈的光华,配合上面浓烈的血痕。给人的感觉就是充满了血腥,而吞蛇虽然有着锐利的锋芒,可是当这锋芒彻底的展露了出来以后,带给人的印象只有一个,那便是厚重!!

    无法形容的厚重!!

    那是山河社稷一般的威严凝聚起来的恐怖压迫力!

    单凭这样恐怖的压迫力,吞蛇就能够凌驾于其余的神兵之上,堪称是天下第一神器,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威能,便是因为在锻造这把神兵的时候。是加入了大卫朝末代帝王卫烈帝的精血魂魄,这在整个人间界的历史上。都是极其罕见的。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炼器的方法很多,但是用“人殉”的方法炼制神兵的,有史记载的是欧冶子。

    此人开了用活人祭祀炼剑的先河,这门炼制方法被一脉单传了下来,将之发扬光大的,是干将和莫邪两夫妇,他们先为楚王铸剑,后来为吴王铸剑的时候,遇到了五山铁精,六合金英,根本连融化都非常困难,最后干将莫邪跳入炉子中,用身殉炉,学徒便造出来了名震千古的神器双剑,干将莫邪。

    之后,为干将莫邪掌控炉火的师傅得到了莫邪的笔记,也开始摸索这种“人殉”的方法来打造神兵,这一次,这个人便是不惜献祭了自己的两个儿子,炼制出来了一把神器金钩,献给了吴王,这把金钩就叫做吴钩。

    而吴钩这把神器大放光彩,甚至在人间界的历史上都留下来了可以说是浓墨重彩的一笔,甚至都成为了神兵的代称,有诗云: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然而据说吴王收藏了吴钩之后,每日都要被鬼魂萦绕哀求,最后不堪其愤,只能斩杀了献钩的那一名大匠,人殉铸神兵的方法,自此便是缺失了最关键的部分,而自此人间也再也没有了著名的用人殉血祭炼制出来的神兵。

    所以要铸造吞蛇这样一把神兵,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寻找到已经失传了几千年的人殉血祭的口诀。

    其次,你还得找一个活生生的帝王,还不是已经退位那种,新鲜杀掉,然后用他来当成人殉血祭的祭品,这二者可以说是缺一不可,否则的话,炼制出来的神兵也是决计没有这种如山如海,君临天下的气势!

    此时吕羽以国君之身,持天子之剑,面对徐徐逼来的敌人,一剑斩出!!

    这一剑没有任何的花巧,朴实无比,可是天地之间顿时就苍茫一片,前来的这十多个人都是一齐仿佛狂风扫落叶一般的被击飞而出,看起来根本就是避无可避,至少有四五个人在这一剑下身首异处,鲜血冲天,其余的人最好情况也是只能勉强着半跪在地,重伤呕血。

    这就是吞蛇神器的威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帝王一声令下,寥寥几个字,就能让天下血流漂杵,尸骨成山。

    此时吕羽的面容已经扭曲,他看着的不是被自己斩杀的敌人,而是远处那一堆红先生自焚以后冒出来的袅袅青烟,此时的吕羽的双眼都已经变得赤红,他的思想都仿佛是在燃烧了起来,只有面前这帮乱臣贼子的鲜血,才能让他得到平静和满足!

    吕羽又是一剑斩出,这一剑掠过了空气当中,明明是朝阳当空,可是整个世界却仿佛是一下子就完全改变了颜色,化成了铁青与铅灰,恐怖的肃杀之意若寒冬降临。若水银泻地,无孔不入。此时他面前的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吞蛇剑的本体在哪里,只知道冥冥当中有着一个伟大的意志在主宰着一切,那就是要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然而这铺天盖地,仿佛萧瑟寒风而来的肃杀之意,却是在瞬间一扫而空!整个世界重新又恢复到了朝阳当空照耀的模样,而这一切则是因为忽然多出来了一只手的缘故。

    一只戴着纯黑色皮手套的手掌突兀的出现在了空中,握住了在空中斩落下来的吞蛇剑的剑锋。

    这只手掌可以说根本就不能叫做手掌。而应该是黑洞,这只手一出现之后,就将吞蛇带起来的所有杀意,杀气,幻象,气势,都全部都吞噬掉了,涓滴不剩,更可怕的是。吕羽更是发觉,甚至自己身体内的元气,气运。甚至是天空当中的紫微星力,也都是在被这只手掌贪婪而疯狂的吞噬着。

    一个人影不知道什么时候挡在了吕羽的面前。宽袍大袖,看起来十分从容,而他的脸沐浴在了朝阳的阳光里面,也根本就看不真切,只是看他居然能赤手握住神器吞蛇的锋刃而毫无损伤,就知道这个人的实力,实在是仿佛渊海一般的深邃!

    “真是对不起呢,其实我也很理解你的心情。”

    这个神秘人开口说话道。

    他的声音低沉,悦耳。并且带着一种天下事都在我指掌当中的从容。

    “按理说让你杀几个奴才也没什么,不过。这里面有两个人却是办事十分得力的,可不能死,所以说真是抱歉呢。不过你居然能结合紫微之力和气运,撕破我布置下来的桎梏,还真的是有些令人意外,但想想也是正常的,你若是连这点潜质都没有,又怎么有资格来做我手中的棋子,吞蛇的剑鞘呢?”

    吕羽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搐着,他的一颗心此时已经仿佛是彻底的沉入到了冰窖当中,艰于跳动。

    一个人在达到了巅峰,渴望发泄的时候被一把拉了下来,那是什么感觉?

    一个人在自以为最强大的时候,却是被一巴掌像是苍蝇那样的拍飞,那又是什么感觉?

    绕是此时吕羽已经是心丧若死,此时忍不住问了出来:

    “你是谁?什么什么叫做吞蛇的剑鞘?”

    当说到“吞蛇的剑鞘”的时候,吕羽的声音都情不自禁的颤抖了起来!

    这神秘人淡淡道:

    “你这样的棋子和剑鞘,是没有必要知道这么多的,眼下时机已经成熟,所以你也就失去利用价值了。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说说看。”

    ***

    林封谨此时很想睡觉,然而他还是睡不着。

    之前是因为那神秘人的身份仿佛迷雾那样,顽固的笼罩在了自己的前方,所以林封谨睡不着。但是现在,在解开了钱震和田襄子两人留下来的谜团以后,林封谨则是因为紧张和恐惧而睡不着。

    没错,的的确确是恐惧!!

    这世界上此时能够让他感觉到恐惧的事情已经不多了,只是,不多绝对不等于没有,此时的林封谨便是陷入到了一种死循环当中,越想越怕,越怕越想,他本来以为已经是对六趾组织作出了足够的高估,但这时候看来,依然是小看了他们的实力。

    不说别的,单看他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将吕羽这么一个起于微末的私生子,径直捧到了如今五国争霸的最强国的位置上,就能知道这个组织的潜力有多恐怖,同时,林封谨这才明白,自己若不是实力成长很快,背后有着妖星残魂烛九阴这样的上古巨妖关注,同时也算是自身有着不小的势力,一旦死掉容易打草惊蛇,那么恐怕自己和全家上下,都死得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林封谨连续深呼吸了几口气,他生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逃,但是马上就否决了这个提议,现在马上逃,自己当然是逃得掉,但是家人呢?但是北齐这边偌大的基业呢?能逃到哪里去?

    更重要的是,六趾组织连吕羽这样的君王都扶植了起来,他们所图谋的事情总不会是喝喝茶,聊聊天那样简单,必然是意在天下!!就算是逃得了一时,难道等到六趾组织阴谋达成,席卷天下的时候,自己全家还能逃得了一世?

    更何况,对于林封谨来说,逃避不是他的习惯,只有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不将敌人打痛,对方的爪子又怎么会缩回去?双方反正都已经是得罪到死,那么还不如干脆的撕破脸了。

    既然要反击,那么肯定就要联合吕羽,否则的话,自己势单力薄能掀起什么风浪来,何况吕羽这个位置上能动用的能量,也绝对是林封谨可以调动的十倍,同时,吕羽站出来了之后,六趾组织也肯定是要首当其冲对付他,而不是自己!!

    有这样大的好处,那么林封谨立即就朝着邺都城赶了过去,现在也是顾不得什么矜持面子了,命都要没有了,还在乎这些做啥?

    然而一番急赶之后,林封谨气喘吁吁的站到了王宫外,得到的消息却是令他如堕冰窖:

    “你,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林封谨的模样着实将人吓了一条,守门的这位侯都尉看着面前这位爷几乎是要吃人的模样,心中恼怒,却是知道林封谨的潜力有多大,自己也是开罪不起,只能赔笑道:

    “回总管的话,君上确实是一大早就出去了,小人怎么敢说谎呢?就连咱们的崔钺漠崔统领也是跟着随行,这可是大伙儿都瞧见的。”

    林封谨愣了半晌,尤不死心的道:

    “这么一大早出去做什么?”

    侯都尉为了讨好林封谨,便是小声道:

    “照理说君上的去向不是我们能打听的,不过这事儿闹得沸沸扬扬的,我等也是略有耳闻,据说是城外得胜宫里面的红先生突发疾病,瘫了!你知道,这可是君上的心头肉,不能有任何闪失的,所以说君上便是风风火火的赶了出去。”(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