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此时林封谨便是重新将其翻开了这一页,摆放在了自己的面前,然后脑海里面陡的电闪雷鸣也似的,一下子就震惊住了:

    “这这!!!该不会!”

    乾卦的这一卦,九五早就开始代表了九五至尊的意思,也就是帝王的代称,而这本易经书则是全新的,那么这背后的意思是全新的帝王?

    难道,这本崭新的易经,实际上放在这里就是在进行总结和暗示,要告诉自己这个消息!!

    那么这样说起来,六趾神秘组织幕后的那一个人,竟然是他??

    林封谨陡然就觉得浑身上下一股沛然的寒意涌了出来,这样的话,确实是一切都解释得通了!!!也只有他,才有这样强大的实力隐匿在背后,操控着一切,也只有他,才能将吕羽这样的人都仿佛棋子一样的肆意操控!!

    ***

    此时正是清晨,朝阳红彤彤的仿佛是一个蛋黄似的升了起来,山间还有一丝薄雾,鸟雀的鸣叫声也开始在丛林当中缭绕了起来。此时的空气也是变得格外的清新,仿佛深吸一口气就能让肺里面都是凉丝丝的,格外舒服。

    只是,倘若这样的美景当中,忽然多出来了好几具血淋淋的尸体,那当然就不大好了,并且这鸟雀的鸣叫声当中倘若还不时混合了一两声的怒骂和惨叫,那就显得更加的格格不入!

    这里是城西三十里的永山。

    在永山的山头上面,有一处宫殿,叫做得胜宫,宫里面住着一匹马。

    一匹对人类忠心耿耿的妖马。

    然而也是一颗早就被安插下来的棋子而已。

    红先生的真名叫做赤骥,当年的事情它还记得非常的清楚,自己正在修炼当中的时候,一股庞大无比的恐怖气息就直接席卷而来,里面蕴藏的凌厉杀意疯狂无比,只是一照面,赤骥的识海就遭受了重创,它甚至连敌人的模样都完全没有看清楚,只能凭借着本能强忍剧痛而逃!

    只是它逃到哪里,那恐怖的庞大气息就追到哪里,直到赤骥碰到了那个人,那个当年还只是个少年的人,吕羽。

    这时候,赤骥就惊喜的发觉那一股庞大无比的恐怖气息仿佛潮水一般的退去了,却还是积蓄在了远处,引而不发,因此赤骥只能留在了这个少年的身边,仿佛这少年本身就是一盏明灯,能驱散掉所有的黑暗。

    这就是赤骥与吕羽的初次见面。

    接下来他们也是经历了许多事,从陌生到熟悉,从一起浴血奋战,到互相依靠着生死相随那逼得赤骥背井离乡的恐怖气息似乎完全消失掉了,甚至有的时候,赤骥更是觉得那仿佛是一场似幻似真的梦一般!

    或许那就是一个梦吧,赤骥因为潜意识里面对那恐怖的气息极度恐惧,所以很干脆的将其当成是一个噩梦处理了,而这十几年,也真是没有再做这个噩梦。

    直到昨天

    直到昨天。

    赤骥嘴巴里面正在嚼着一根胡萝卜,因为觉得这胡萝卜味儿不怎么足,里面的水分太多,所以决定将冒尖儿的那一截给吐了出来,然后它就再一次感觉到了那噩梦当中才会传来的恐怖气息,并且以惊人的速度一下子就裹住了它,令它根本无法挣扎,艰于呼吸。

    赤骥本来觉得自己的实力已经是比十几年前至少增进了两三倍,毕竟背靠整个北齐,它所能获得的资源几乎是之前几百年加起来的总和,可是依然没有什么卵用,在那可怕的气息面前还是不堪一击,毫无还手之力!!!

    赤骥只见到了一只可怕的大手按了下来,自己就完全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进入到了仿佛梦魇一般的状态当中——神志清醒,肉体却已经是完全的失控。然后就听到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很好,这一颗棋子足足埋了十六年,终于到了派得上用途的时候了。”

    听到了这句话,已经是在人间摸爬滚打了十几年的赤骥心中骤然一片冰凉,它在蓦然之间便是知道对方的目的,这时候它若能动的话,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自杀来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只可惜它此时就仿佛是被困在了躯壳里面的孤魂野鬼,甚至可以说是想要发出半点声音都做不到!!

    然后,赤骥便在无助,绝望,煎熬当中等待着,他很快的就见到了饲养自己的马夫走了进来,然后看见了瘫软的自己以后,就惊恐大叫着冲了出去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赤骥便见到了那个昔日的少年,今日的君王满面焦急大步走了进来,身边带着许多护卫,眼神里面有暴躁,有关切

    然而赤骥却是在心中疯狂的狂叫着,不要来,不要来,不要来!

    只可惜吕羽完全就听不见他的话。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落在赤骥的眼里,就仿佛是三四十年代的黑白电影片,并且还是慢动作无声的,甚至不时喷洒出来的鲜血都被诡异的染上了一层墨水也似的黑色,首先动手的是吕羽身边的几名毒牙都,他们一下子就红了眼,对准了身边的人疯狂下了刀子,并且是属于完全不顾对方的反击,仿佛双方有着无法调和的死仇。

    而就在这几名发狂的毒牙都总算是被乱刀砍死,局面刚刚稳定下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涌入了大量面无表情的军士,二话不说,挥刀就砍,这些军士都是双眼发直,对任何的喊话什么的都是充耳不闻,似乎他们生出来的命运就是为了握紧刀柄,然后疯狂砍杀一般!

    在这样的围攻下,吕羽身边的毒牙都损耗也是相当大的,护卫在他身边的毒牙都大概一直都会保持在五十人上下,先前内乱就至少死了十多个人,此时剩余下来的三十多人也只能勉强抵敌。

    而就在这个时候,吕羽身边的毒牙都居然还会不时的出现发狂的现象,不分青红皂白的砍杀周围的人,这其中难免就会对周围的同伴兄弟误伤,这样的隐患无疑使得毒牙都的每个人在战斗的时候都要提防身边的人,本来背靠背生死相托的兄弟,一下子就变成了要你命的仇人,这样的感觉真的是极不好受。

    忽然之间,统帅这一队毒牙都的崔钺漠猛然惨叫了一声,用双手抱住了头在地上打滚,他本来就在被敌人围攻,这样顿时就连续吃了几刀,但他终究是实力深厚,还能惨叫出声:

    “啊啊啊!是圣骨,是我们体内的圣骨出了问题,它在控制我的心神,啊啊啊”

    每个合格的毒牙都拥有一根“邪骨”,这就是崔钺漠口中所说的“圣骨”,前文就提到过,为什么毒牙都如此强大,悍不畏死,生命力格外强横,便是因为这一根邪骨在感觉到了宿主危险的时候,能刺激宿主的身体,使其不知道疲倦疼痛,发挥出超卓的力量。

    有道是最强处就是最弱处,毒牙都依靠这一根赐下来的邪骨横行天下,然而万万没有想到,此时在这最关键的时刻,竟也是这一根邪骨出了大问题!!!

    尽管毒牙都这群人知道了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可是却完全束手无策没有任何的解决办法,说实话,还不如不知道好一些,他们总不能现在将自己体内的邪骨剜出来丢掉?这么干的人肯定下一秒就是被乱刀砍死的下场!

    而现在吕羽在做什么呢?他难道不应该是拔出神器吞蛇,带领自己的精锐大杀四方,像之前遭遇到的多次险情那样,逢凶化吉,奇迹一般的转危为安呢?

    然而这只是一个美好的企盼而已,吕羽此时的状况非常糟糕,准确的来说,他脸色惨白,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甚至连正常的坐直都没有办法,只能斜靠在了旁边的柱子上坐倒,此时的他不要说是大杀四方,不给别人添麻烦就好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还是因为吕羽的最强点出了问题,那就是他体内的吞蛇神器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隔绝了双方之间一切微妙的联系,同时,还在疯狂的吸收吕羽体内的元气,吕羽此时的感觉不是痛苦,而是虚弱,甚至是眩晕虚脱,只觉得心里面空荡荡的,连想要抬起半根手指的力气居然都没有。

    而他的旁边,则是躺卧着一样完全不能动弹的赤骥红先生。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吕羽在心中狂吼了起来。

    此时他也早就猜测到自己掉落入了一个巨大的陷阱当中,然而吕羽绞尽脑汁,也是没能想到针对自己的是谁!天底下想自己死的人只怕成千上万,但敢将这个想法在公开场合说出来的,恐怕就只有不到一百个人了,而能将想法实施在行动上的,那真的是一个巴掌也是数得过来,毕竟一旦事泄,要面对的那就是整个国家的恐怖报复。

    然而这五个人,都没可能做到这样的地步啊,连自己的亲信毒牙都都渗透了进来,更是掌握了连吕羽自己都根本不知道的邪骨秘密,毒牙都本来就仿佛是一条巨大而剧毒的眼镜王蛇,可是这个秘密一激发出来后,马上就变成了骨头都仿佛被抽走了似的,成了一条软趴趴的死蛇!

    眼见得自己身边的毒牙都越来越少,吕羽心中却是有一股邪火升腾了起来,他的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的作响,就算是死!他也绝对不愿意这样仿佛一条鼻涕虫那样的死去啊,苦战力竭而死,才是自己的归宿,眼看着自己一个个以生死相托的部下纷纷倒下,吕羽此时只恨不得付出一切代价,也是要了这幕后黑手的敌人的性命啊!

    骤然之间,赤骥红先生猛的挣扎了一下,紧接着这挣扎的动作则是越来越大,最后一下子就彻底的站了起来,然而这么做也看得出来它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从它的鼻孔当中,此时伴随着呼吸喷射出来的,居然是一团一团的赤红色的血雾,同时其身体表面的毛发也是迅速的脱落着,露出了下方的皮肤,其身体表面上的血管也是暴凸了出来,一根一根的蜿蜒在了身体的表面,仿佛是难看的蟒蛇盘旋在了身体上。更可怕的是,它脱落下来的毛发一接触到了地面,便是马上燃烧了起来,甚至燃烧殆尽以后都没有任何的灰烬留下!!

    吕羽吃惊的看着红先生的变化,然而他依然是不能动弹,只能看着红先生昂头摆尾的将自己一口咬住,丢到了它的背上,然后甩开了四蹄绝尘而去,直若一颗赤红色的流星冲刺而过,所过之处,四蹄留下来的蹄印居然先出现了焦痕,紧接着便是有火焰熊熊燃烧腾起,最后就将周围一切能点燃的东西都彻底点燃,仿佛是火墙那样升腾燃烧了起来!

    所过之处,烈焰滔天!似有焚烧天地的危险!

    这样的气势和威力,已经远远超出了红先生本身的实力,就像是烟花,能够在一刹那当中绽放出惊人的华丽,可是代价就是粉身碎骨。

    红先生为什么在瞬间突破了强大的神秘禁制,此时爆发出来了惊人的力量,不是什么狗血的临阵突破,修为大进,而是直接以自己的妖丹为火种,引燃了体内的那一丝麒麟血脉,这一丝血脉被引发了之后,红先生自己都承受不起这样的强大力量,因此身体上面脱落下来的毛发一落地,便彻底成为了灰烬!

    此时的红先生一路狂奔,沿途引燃出来了一条煊赫的火墙,大概奔出了十里之后,凄厉的嘶鸣了一声,转头咬住了吕羽就将他朝着前方的河中抛了出去,然后前蹄一软跪倒在地,僵硬不动,从眼,耳,口,鼻当中喷出来了熊熊的火焰,彻底成为了一支庞大的火炬!

第1328章纯阳子    碧海轻波,蓝天飞鸥,吞魔宗的巨艨前行,速度不缓不快,在这行驶的途中,不少修士很快就超过了李七夜他们一行。

    不过,也有比李七夜他们更慢的,当李七夜他们继续前行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人缓慢前行。

    这是一个青年,这青年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光景,他背着一把斑驳老旧的古剑,他穿着一身黄衣,衣裳似乎是染上了淡淡的夕阳光辉,给人一种落寞的气息。

    这个青年长得并不出众,但是,给人一种稳如磐石的感觉,拥有着一种古山博雅的气息。

    这个青年的一双眼睛虽然明亮,但,双眸深处,有着一种说不出来孤寞,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沉默。

    就这样的一个青年,他脚踏着一块木板,这块木块承载着他乘风破浪,踏浪前行。

    青年脚下就踩着这样的一块木板,显得有些寒碜。这一次前来骨海的修士,有多少强者,有多少大人物,他们所乘的不是宝船就是神舟,然而这青年只踩着一块木板前行,看起来的确是有点上不了台面。

    当吞魔宗的巨艨赶上这个青年之时,看到这个青年,卓剑诗和柳如烟都是为之意外。

    此时,这个青年也看到了卓剑诗他们,青年那带着几分沧桑和落寞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招呼地说道:“柳宗主,卓宗主,久违了,将近十年不见。两位宗主更是惊艳绝世。”

    “没有想到纯阳岛主这样淡泊名利的人,也会来骨海。”看到这个青年,柳如烟轻笑一声。

    这个青年洒脱地一笑。说道:“人在世,总是无法摆脱世俗名利,骨海发生一些事情,我这个岛主,也不得不去看看,开开眼界。”

    “这么说来,纯阳岛主乃是为不死之物而来了。”卓剑诗也缓缓地说道。

    青年摇了摇头。说道:“不死之物这等得天独厚之物,我一介俗人。又怎敢多想,我此去骨海,只是想走上一趟。作为天灵界的修士,若是一生不去一趟骨海。那也实是一种遗憾,今天我也是不能免俗,凑一下热闹。”

    说到这里,这个青年看着李七夜,向李七夜抱拳地说道:“李兄不介意我蹭一下柳宗主的船吧,此去骨海,捎我一程如何?”

    这个青年说话很客气,而且他不问柳如烟,而是问李七夜。这也的确是十分有意思。

    李七夜笑了一下,平淡地说道:“不介意,上来吧。”

    这个青年露出笑容。跃身上了巨艨,走进来之后,他向李七夜抱拳,鞠首,笑着说道:“在下纯阳子,出身古灵岛。李兄的大名如雷贯耳……”

    “我知道你出身。”李七夜淡淡地一笑,目光落在纯阳子背上的那把剑上。笑容十分值得玩味,说道:“我一直是想要一把铜剑装装门面,你背上这把铜剑我蛮看得上眼的。”

    纯阳子背上的这把铜剑乃是斑驳古旧,虽然是古意盎然,但,却看不出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地方,似乎这只不过是一把老剑而己。

    “听到没有,我们公子爷可是盯上了你的宝剑了。”柳如烟抿嘴轻笑,说道:“你是乖乖的拱手相送,还是让我公子爷亲手抢呢。”

    这话说纯阳子不由干笑了一声,不过,他依然洒脱,笑着说道:“李兄乃是当代无双之辈,这种宝剑又怎么能入李兄法眼。我这把古纯铜剑虽然不错,但,还不至让李兄出手强抢。”

    “只可惜,此剑乃是宗门之物,若是我个人之物,李兄能看得上,我相送也无所谓。”纯阳子豪气大方地说道。

    如果有外人在场,一听到古纯铜剑,那绝对是被吓得一跳。古纯铜剑,此乃是古纯仙帝的本命真器,这是了不得的无敌之兵,这把铜剑充满着传奇色彩。

    眼前这个青年纯阳子,便是古纯四脉之一古灵岛的岛主,他看起来是二十有余,事实年纪已经不止这个数了。

    “说来说去,还是不肯送。”柳如烟轻笑一声,有点怂恿李七夜,娇笑地说道:“虽然你是一尊了不起的神皇,但是,跟我公子爷一比,那就差得远了……”

    “……公子爷,如果说,你想横扫天灵界,最好拿眼前的纯阳子动手,能斩了纯阳子,至于什么遮海天子、七海女武神,那都不在话下了。纯阳子虽然声名不显,但是,他绝对是我们魅灵一族最了不起的天才,十年前就已经达到了神皇成就。”说到这里,柳如烟对李七夜眨了眨秀目,模样有点悄皮。

    被柳如烟这样一说,纯阳子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柳宗主这话太捧杀我了,柳宗主的吞天魔体横空,若是’媚魔击’一出,我也不是对手。”

    吞魔宗的始祖创下了仙体术,她是一尊无敌的大成仙体,虽然她没有成为仙帝,但是,却创出了仙体击媚魔击。

    当然,拥理来说,一尊大成仙体,是不能创出仙体击,不过,吞魔宗的始祖天赋太高了,如妖一般,她在仙体大成之时创下了仙体击媚魔击。

    当然,这样的仙体击与大成仙体的仙帝所创的仙体击术比起来,的确有着一定距离,所以,这种由大成仙体创出来的仙体击,又被称之为“次仙体击”。

    “古纯仙帝的后人,又能修练成金刚不灭体,这的确是了不起的成就。”看着纯阳子,李七夜也点了点头说道。

    古纯四脉,分别是古灵岛、纯阳河、沉海朝、宴世宫。整个古纯四脉创于古纯仙帝之手,后来分为了四脉。

    有传言说,古灵岛是古纯仙帝后人掌执。而纯阳河,则是建于他们传承的一位大成仙体之手,这位大成仙体修练的乃是金刚不灭体。他创下了赫赫有名的金刚伏魔体术,该体术也是古纯四脉的唯一仙体术。

    沉海朝,则是由古纯传承的沉海仙帝所创,宴世宫,那就不用说了,它建于威名赫赫的宴世仙帝。

    虽然说,古纯这一传承分为了四脉。但是,他们在整个传承中而言。依然是一家人,他们传承常常是交换功法,共享消息。

    就如眼前的纯阳子,虽然他是出身于古灵岛。但是,他却修练了金刚不灭体。

    李七夜这样一说,纯阳子立即站了起来,向李七夜抱拳地说道:“李兄此话,让我惶恐。我这点小道行,不入李兄法眼……”?“行,我没找你们古纯四脉麻烦的意思,至少你们古纯四脉不惹我,我也不会端你们的老巢。”李七夜笑着说道。

    “李兄这样说。小弟就松了一口气。”纯阳子忙是说道。他这话不是开玩笑,说得很认真。

    柳如烟说纯阳子是魅灵一族最了不起的天才,这话的确是没错。纯阳子不止是仙体中成,而且,在十年前他就已经踏入了神皇境界,这是何等惊人的成就呀。

    换作是其他人,如此年轻,就踏入了神皇境界。那绝对是惊动八方,威慑天下。但是,纯阳子在天灵界声名并不响亮。

    这不止是因为他为人低调,同时,他无志争雄天下,一直以来,他是闲云野鹤,淡定无为,这使得他道行高远,也是声名不显。

    在天灵界,甚至有很多人不知道纯阳子这个人,就算一些知道纯阳子的人,也不一定知道纯阳子有多强大。

    像无垢三宗与古灵岛有往来,这才知道纯阳子的真正实力。

    虽然纯阳子道行了得,实力惊天,但,他是一个有卓见的人,他一见李七夜,便知是深不可测,就算他是神皇境界,又是仙体中成,在李七夜面前,也不敢以强者自居。

    “不过,古纯铜剑的确是不错。”在纯阳子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李七夜笑着说道:“我一直缺一把趁手的宝剑,是不是考虑一下抢一把铜剑。”

    李七夜这样一说,让纯阳子神态又有些尴尬起来,他干笑一声,说道:“李兄说笑了,区区一把铜剑,又怎么能入李兄法眼。”

    “若是其他的仙帝真器,我还真不一定能看得上。”李七夜认真地说道:“不过,古纯仙帝的这把古纯铜剑,还真的不一样,它里面的玄机那可是十分的了不得。”?李七夜如此认真地说,纯阳子一时之间答不上话来。

    柳如烟抿嘴轻笑,而卓剑诗也露出了优雅雍容的笑容,十分的迷人。

    “跟你开个玩笑而己。”见纯阳子颇为紧张,李七夜笑着说道:“你们的古纯铜剑的确是了不得,不过,如果我真的要抢你们的古纯铜剑,也不会等到现在。”

    “李兄如此的高抬贵手,小弟感激不尽。”纯阳子忙是抱拳地说道。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轻轻摆了摆手,说道:“古纯四脉,对于九界,一直以来都有着卓越的贡献,这也算是古纯仙帝之后,后代皆是贤能。”

    “不过,最近我与你们古纯四脉是有点恩怨,至于是进还是退,就看你们古纯四脉自己了。”说到最后,李七夜露出了笑容。

    李七夜这样的笑容让纯阳子心里面都不由跳了一下,李七夜露出这样笑容的时候,他总觉得李七夜倒希望他们古纯四脉找他的麻烦一样,这就好像是羔羊把自己送入虎口的感觉。

    “我师弟乃是一代豪杰,我相信他知进退。”纯阳子心里面有底,还能沉得住气,认真地说道。

    李七夜杀了公孙美玉,这件事不是什么秘密,而公孙美玉乃是沉海神王的小妾。天下人都知道,沉海神王十分宠爱公孙美玉,现在公孙美玉被杀,只怕沉海神王是难于咽下这一口气。

    不过,对于这事,纯阳子心里面倒是有底气,这并不是说他们纯阳四脉有多强大,而是他与沉海神王交情甚深,他了解沉海神王,他知道沉海神王的个性,他相信沉海神王能处理好这样的恩怨。

    当然,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也未把这样的事情怎么样放在心上。就算沉海神王想找公孙美玉报仇,他也奉陪。

    “古纯四脉。”李七夜多看了纯阳子背上的纯阳铜剑,有些感慨,然后,又笑着说道:“我所知,你们古纯四脉之一的宴世宫一向都是美女如云,你们古纯四脉除了这把铜剑让我感兴趣之外,你们宴世宫也让我感兴趣。”

    当然,宴世宫真正让李七夜感兴趣的不是众多的美女,而是宴世仙帝当年留下的一些东西。(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