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碧海轻波,蓝天飞鸥,吞魔宗的巨艨前行,速度不缓不快,在这行驶的途中,不少修士很快就超过了李七夜他们一行。

    不过,也有比李七夜他们更慢的,当李七夜他们继续前行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人缓慢前行。

    这是一个青年,这青年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光景,他背着一把斑驳老旧的古剑,他穿着一身黄衣,衣裳似乎是染上了淡淡的夕阳光辉,给人一种落寞的气息。

    这个青年长得并不出众,但是,给人一种稳如磐石的感觉,拥有着一种古山博雅的气息。

    这个青年的一双眼睛虽然明亮,但,双眸深处,有着一种说不出来孤寞,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沉默。

    就这样的一个青年,他脚踏着一块木板,这块木块承载着他乘风破浪,踏浪前行。

    青年脚下就踩着这样的一块木板,显得有些寒碜。这一次前来骨海的修士,有多少强者,有多少大人物,他们所乘的不是宝船就是神舟,然而这青年只踩着一块木板前行,看起来的确是有点上不了台面。

    当吞魔宗的巨艨赶上这个青年之时,看到这个青年,卓剑诗和柳如烟都是为之意外。

    此时,这个青年也看到了卓剑诗他们,青年那带着几分沧桑和落寞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招呼地说道:“柳宗主,卓宗主,久违了,将近十年不见。两位宗主更是惊艳绝世。”

    “没有想到纯阳岛主这样淡泊名利的人,也会来骨海。”看到这个青年,柳如烟轻笑一声。

    这个青年洒脱地一笑。说道:“人在世,总是无法摆脱世俗名利,骨海发生一些事情,我这个岛主,也不得不去看看,开开眼界。”

    “这么说来,纯阳岛主乃是为不死之物而来了。”卓剑诗也缓缓地说道。

    青年摇了摇头。说道:“不死之物这等得天独厚之物,我一介俗人。又怎敢多想,我此去骨海,只是想走上一趟。作为天灵界的修士,若是一生不去一趟骨海。那也实是一种遗憾,今天我也是不能免俗,凑一下热闹。”

    说到这里,这个青年看着李七夜,向李七夜抱拳地说道:“李兄不介意我蹭一下柳宗主的船吧,此去骨海,捎我一程如何?”

    这个青年说话很客气,而且他不问柳如烟,而是问李七夜。这也的确是十分有意思。

    李七夜笑了一下,平淡地说道:“不介意,上来吧。”

    这个青年露出笑容。跃身上了巨艨,走进来之后,他向李七夜抱拳,鞠首,笑着说道:“在下纯阳子,出身古灵岛。李兄的大名如雷贯耳……”

    “我知道你出身。”李七夜淡淡地一笑,目光落在纯阳子背上的那把剑上。笑容十分值得玩味,说道:“我一直是想要一把铜剑装装门面,你背上这把铜剑我蛮看得上眼的。”

    纯阳子背上的这把铜剑乃是斑驳古旧,虽然是古意盎然,但,却看不出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地方,似乎这只不过是一把老剑而己。

    “听到没有,我们公子爷可是盯上了你的宝剑了。”柳如烟抿嘴轻笑,说道:“你是乖乖的拱手相送,还是让我公子爷亲手抢呢。”

    这话说纯阳子不由干笑了一声,不过,他依然洒脱,笑着说道:“李兄乃是当代无双之辈,这种宝剑又怎么能入李兄法眼。我这把古纯铜剑虽然不错,但,还不至让李兄出手强抢。”

    “只可惜,此剑乃是宗门之物,若是我个人之物,李兄能看得上,我相送也无所谓。”纯阳子豪气大方地说道。

    如果有外人在场,一听到古纯铜剑,那绝对是被吓得一跳。古纯铜剑,此乃是古纯仙帝的本命真器,这是了不得的无敌之兵,这把铜剑充满着传奇色彩。

    眼前这个青年纯阳子,便是古纯四脉之一古灵岛的岛主,他看起来是二十有余,事实年纪已经不止这个数了。

    “说来说去,还是不肯送。”柳如烟轻笑一声,有点怂恿李七夜,娇笑地说道:“虽然你是一尊了不起的神皇,但是,跟我公子爷一比,那就差得远了……”

    “……公子爷,如果说,你想横扫天灵界,最好拿眼前的纯阳子动手,能斩了纯阳子,至于什么遮海天子、七海女武神,那都不在话下了。纯阳子虽然声名不显,但是,他绝对是我们魅灵一族最了不起的天才,十年前就已经达到了神皇成就。”说到这里,柳如烟对李七夜眨了眨秀目,模样有点悄皮。

    被柳如烟这样一说,纯阳子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柳宗主这话太捧杀我了,柳宗主的吞天魔体横空,若是’媚魔击’一出,我也不是对手。”

    吞魔宗的始祖创下了仙体术,她是一尊无敌的大成仙体,虽然她没有成为仙帝,但是,却创出了仙体击媚魔击。

    当然,拥理来说,一尊大成仙体,是不能创出仙体击,不过,吞魔宗的始祖天赋太高了,如妖一般,她在仙体大成之时创下了仙体击媚魔击。

    当然,这样的仙体击与大成仙体的仙帝所创的仙体击术比起来,的确有着一定距离,所以,这种由大成仙体创出来的仙体击,又被称之为“次仙体击”。

    “古纯仙帝的后人,又能修练成金刚不灭体,这的确是了不起的成就。”看着纯阳子,李七夜也点了点头说道。

    古纯四脉,分别是古灵岛、纯阳河、沉海朝、宴世宫。整个古纯四脉创于古纯仙帝之手,后来分为了四脉。

    有传言说,古灵岛是古纯仙帝后人掌执。而纯阳河,则是建于他们传承的一位大成仙体之手,这位大成仙体修练的乃是金刚不灭体。他创下了赫赫有名的金刚伏魔体术,该体术也是古纯四脉的唯一仙体术。

    沉海朝,则是由古纯传承的沉海仙帝所创,宴世宫,那就不用说了,它建于威名赫赫的宴世仙帝。

    虽然说,古纯这一传承分为了四脉。但是,他们在整个传承中而言。依然是一家人,他们传承常常是交换功法,共享消息。

    就如眼前的纯阳子,虽然他是出身于古灵岛。但是,他却修练了金刚不灭体。

    李七夜这样一说,纯阳子立即站了起来,向李七夜抱拳地说道:“李兄此话,让我惶恐。我这点小道行,不入李兄法眼……”?“行,我没找你们古纯四脉麻烦的意思,至少你们古纯四脉不惹我,我也不会端你们的老巢。”李七夜笑着说道。

    “李兄这样说。小弟就松了一口气。”纯阳子忙是说道。他这话不是开玩笑,说得很认真。

    柳如烟说纯阳子是魅灵一族最了不起的天才,这话的确是没错。纯阳子不止是仙体中成,而且,在十年前他就已经踏入了神皇境界,这是何等惊人的成就呀。

    换作是其他人,如此年轻,就踏入了神皇境界。那绝对是惊动八方,威慑天下。但是,纯阳子在天灵界声名并不响亮。

    这不止是因为他为人低调,同时,他无志争雄天下,一直以来,他是闲云野鹤,淡定无为,这使得他道行高远,也是声名不显。

    在天灵界,甚至有很多人不知道纯阳子这个人,就算一些知道纯阳子的人,也不一定知道纯阳子有多强大。

    像无垢三宗与古灵岛有往来,这才知道纯阳子的真正实力。

    虽然纯阳子道行了得,实力惊天,但,他是一个有卓见的人,他一见李七夜,便知是深不可测,就算他是神皇境界,又是仙体中成,在李七夜面前,也不敢以强者自居。

    “不过,古纯铜剑的确是不错。”在纯阳子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李七夜笑着说道:“我一直缺一把趁手的宝剑,是不是考虑一下抢一把铜剑。”

    李七夜这样一说,让纯阳子神态又有些尴尬起来,他干笑一声,说道:“李兄说笑了,区区一把铜剑,又怎么能入李兄法眼。”

    “若是其他的仙帝真器,我还真不一定能看得上。”李七夜认真地说道:“不过,古纯仙帝的这把古纯铜剑,还真的不一样,它里面的玄机那可是十分的了不得。”?李七夜如此认真地说,纯阳子一时之间答不上话来。

    柳如烟抿嘴轻笑,而卓剑诗也露出了优雅雍容的笑容,十分的迷人。

    “跟你开个玩笑而己。”见纯阳子颇为紧张,李七夜笑着说道:“你们的古纯铜剑的确是了不得,不过,如果我真的要抢你们的古纯铜剑,也不会等到现在。”

    “李兄如此的高抬贵手,小弟感激不尽。”纯阳子忙是抱拳地说道。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轻轻摆了摆手,说道:“古纯四脉,对于九界,一直以来都有着卓越的贡献,这也算是古纯仙帝之后,后代皆是贤能。”

    “不过,最近我与你们古纯四脉是有点恩怨,至于是进还是退,就看你们古纯四脉自己了。”说到最后,李七夜露出了笑容。

    李七夜这样的笑容让纯阳子心里面都不由跳了一下,李七夜露出这样笑容的时候,他总觉得李七夜倒希望他们古纯四脉找他的麻烦一样,这就好像是羔羊把自己送入虎口的感觉。

    “我师弟乃是一代豪杰,我相信他知进退。”纯阳子心里面有底,还能沉得住气,认真地说道。

    李七夜杀了公孙美玉,这件事不是什么秘密,而公孙美玉乃是沉海神王的小妾。天下人都知道,沉海神王十分宠爱公孙美玉,现在公孙美玉被杀,只怕沉海神王是难于咽下这一口气。

    不过,对于这事,纯阳子心里面倒是有底气,这并不是说他们纯阳四脉有多强大,而是他与沉海神王交情甚深,他了解沉海神王,他知道沉海神王的个性,他相信沉海神王能处理好这样的恩怨。

    当然,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也未把这样的事情怎么样放在心上。就算沉海神王想找公孙美玉报仇,他也奉陪。

    “古纯四脉。”李七夜多看了纯阳子背上的纯阳铜剑,有些感慨,然后,又笑着说道:“我所知,你们古纯四脉之一的宴世宫一向都是美女如云,你们古纯四脉除了这把铜剑让我感兴趣之外,你们宴世宫也让我感兴趣。”

    当然,宴世宫真正让李七夜感兴趣的不是众多的美女,而是宴世仙帝当年留下的一些东西。(未完待续)

第三十九章 抽丝剥茧    当时的士大夫大多数也是粗通医术,就像是着名的张仲景曾经做过太守,孙思邈则是中过进士,医生给官员开方,出现探讨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说太医弄出来了这个方子,也是要让皇帝预览一下的,“谨拟圣裁”就是这个意思,不管皇帝看不看,你首先要表示出一个自己的明确态度来。

    同时,林封谨也是知道,现在是不流行会诊制度,给皇帝做医生本来就是高风险行为,在普通情况下,一般都是专人专方,不会让别的医生插手,免得病治好了别人来分功,同时也是怕别人胡说八道把一切都搞砸了。

    只有一种情况,才会出现这样的联名开方的现象,那就是大家都知道风险极大,需要一齐承担风险的时候,这才是联名开方,大家分担责任!这就意味着所有的人都不看好病人的病势。

    发现了这个线索以后,林封谨索性再回到了周师兄那里查询了一下相关的缙绅录,上面便是有记载:徐谷,云翰墨,在智渊,其永言,孙向笛,委弘伟这六个人都是当世良医,并且他们的共同点是,善治咳嗽!

    那么这样一来就说得通了,这六大名医全部都善治咳嗽,而卫烈帝从小就有咳嗽的毛病,他们身为御医,不用说全部应该都是给卫烈帝用过药的,这一次六人打破惯例,联名进方,唯一的解释,就是说他们已经非常不看好卫烈帝当时的病况,而卫烈帝也吃过他们所有人开的药,一旦驾崩的话,大家都是跑不掉的,所以干脆联名开方,分摊一下罪责

    接下来林封谨立即明白了过来,目光投向了那一份名册,很显然,若无意外的话,这一份叫做“东华门循例”的名册记录的,就是大卫丰昌五年,十一月进出东华门的名单。

    而皇宫的四门进出都是有非常大讲究的。

    正门午门,那是在正式场合下才能使用的,用来朝仪,祭天等等,后门神武门,就相当于是人的后窍,运送屎尿的粪车,拉泉水的水车,死掉的人拉去烧埋场等等一切晦气,不洁,低贱的相关东西,都是从这里出入。

    四门当中,还有西华门和东华门,斯时以右为尊,左为卑,因此当时被贬官之类的,都是被称为左迁,升官就是右迁,几位参政当中,谁的权势最大,看谁站在右边第一个位置那就是一目了然了。

    所以说,西华门进出的宫中的,都是采买太监,宫娥,来探问妃子的女眷等等,而东华门进出的,则是换防的禁军,侍卫,奉召入宫的臣子等等,绝对是不能够走错的。

    林封谨深吸了一口气,开始翻开了这一份东华门循例,直接翻到了药方上记载的时间!

    大卫丰昌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然后,林封谨就开始迅速的搜索徐谷,云翰墨,在智渊,其永言,孙向笛,委弘伟这六个人的名字,很快就查到了他们进入皇宫的记录,无一例外,是在下午的亥时(晚上八点左右)这个时间段奉召入宫。

    然后,林封谨一直都翻到了最后一页,这一本东华门循例一直记载到了十二月十一日为止,也没有见到这六个人的出宫记录!

    按照大卫朝,甚至是历代王朝的规定,没有特殊情况,外臣一律都不能在宫中过夜,就算是君上不说,臣子自然也是应该知道避讳,就算是夤夜入宫,办完事就马上出去。

    当然,有臣子受宠,陪着君上聊通宵的也绝对不是没有,但旁边是有宦官盯着呢,还有一种特例,便是帝王病重,需要大臣拱卫,御医日夜看护可以留下来,似乎这是符合当时的情况,只是林封谨查了一下,当时卫烈帝在十二月三日就可以进食,十二月七日就能批阅奏折,十二月十日就再次上朝,虽然只呆了小半个时辰!!

    在这样的情况下,徐谷,云翰墨,在智渊,其永言,孙向笛,委弘伟这六个人还同时留守在宫中没有出去,这就是明显的不符合情理了。

    因此,最大的可能,便是这六个人早就已经出宫了,不过不是从东华门出去的,而是从神武门出去的,出去的时候不是活人,而是尸体!!

    倘若卫烈帝死了,他们可能是被迁怒,殉葬,然而最后的结果是卫烈帝活了,他们为什么反而死掉?不是应该得到封赏吗?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在卫烈帝的病好这件事上,他们根本就没有出什么力。

    而这六个太医手无缚鸡之力,为什么会令卫烈帝忌惮,处死他们灭口呢?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知道得太多了,他们知道的隐秘是什么?那就是对卫烈帝的健康了如指掌。

    进一步可以推论出,这六个人倘若是将自己知道的与卫烈帝的身体健康状况有关的东西泄露出去的话,会给卫烈帝带来非常大的麻烦!

    而这六名御医对卫烈帝的健康状况的判定并不是未知的,从此时这张的药方当中就可以很清楚的看出来——至少在大卫丰昌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这一天,六位给卫烈帝看了好几年病的御医认为,卫烈帝已经是病入膏肓,随时都可能咽气了,所以药方里面的药物都是吊命,补气为主。

    六人在药方上联合署名,则是在进行最后的挣扎,毕竟卫烈帝死前吃的最后一贴药就是他们开的,以后驾崩之后必然会进行最严密的调查,希望朝廷或者说即位的新君能讲点道理,知道卫烈帝是必死无疑,不要迁怒于他们。

    然而卫烈帝没有死,还奇迹一般的活了过来,之后更是健康无比的活了七年,期间不要说咳嗽,连喷嚏都没有打一个!

    一个被六大御医判定必死的人,病势却是忽然出现了如此巨大的转折,这其中隐藏着怎样的玄机,就不必多说了,难怪得卫烈帝要杀人灭口,隐瞒掉自己的真实病情。若是林封谨没有猜错的话,之前的那些病历,病案,也是被卫烈帝统统烧掉了吧?

    林封谨这时候,已经是扯过了一张纸,将围绕着丰昌五年十一月这段时间的大事写了出来:

    九人离奇失踪,生日都是九月初三,

    卫烈帝神奇无比的转危为安,从一个病入膏肓的病人,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健康人。

    六大御医惨遭灭口。

    也是十一月底,暴雨闪电雷鸣声大作,据说真龙出世,有人亲见神龙横亘天际,在闪电当中穿梭,泸临县记载,说是有人拾到了龙鳞一片,呈满月状,有辛辣刺鼻的芬芳气息,金光闪耀,被收缴,此事遭受到了官府的严格封禁。

    数月后太子夭折,此事也是秘而不宣,低调行事,甚至下葬也是非常急迫,直接埋入了卫烈帝自己的寝陵。

    元月,卫烈帝将年号改成了旌元

    这些线索交织在了一起,林封谨隐隐约约已经有一种捕捉到了真相的感觉,中间已经是隔着一层膜,只要一捅破,那就能找到事件的真相,那个神秘六趾组织老大的身份也是可以

    接下来,林封谨则是凝视着桌面上的三样东西,那一支笔已经是派上了用场,笔管里面隐藏的是六大御医开出来的绝命药方,给林封谨透露出来的各种消息至关重要,旁边的那一份“东华门循例”估计是这世上唯一能确实证明六大御医生死的东西了,也亏得钱震能想到这样的死角处的证据。

    从密窟当中找到的东西,有足足两样都发挥出来了其效果,证明了它们的重要性。

    那么最后的这一样东西呢?

    林封谨凝视着桌面上摊开的这一本崭新的易经,田襄子和武亲王钱震又在里面隐藏了怎样的秘密?只要想明白了其中的秘密,那么想必一切的东西都是能够迎刃而解了。

    自从林封谨发觉那一支毛笔当中藏着药方以后,便是反反复复的检查过这本易经,就差点没将其撕开吃掉,最后却终于只能承认,这就是一本新出来的易经,新书,里面没有任何的夹带或者说是特殊的东西。

    林封谨又想到过一种密码暗语,是用数字来传递自己要表达的意思比如约好,第一个数字表示这本书的多少页,第二个数字表示乃是在这一页的多少行,第三个数字代表这一行数过去的多少个字,而这本易经,则是用来承载信息的密码本。

    然而林封谨等了半天,也没找到那密码暗语究竟在什么地方。

    最后,林封谨只能将这本易经还原到了最初见到它时候的模样,然后盯住了它发呆。

    最初林封谨见到了这本易经的时候,便是翻开的,林封谨记得那里面的内容正好是在乾卦这一页上:

    “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孔颖达疏:“言九五,阳气盛至於天,故云‘飞龙在天’。此自然之象,犹若圣人有龙德、飞腾而居天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