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时的士大夫大多数也是粗通医术,就像是着名的张仲景曾经做过太守,孙思邈则是中过进士,医生给官员开方,出现探讨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说太医弄出来了这个方子,也是要让皇帝预览一下的,“谨拟圣裁”就是这个意思,不管皇帝看不看,你首先要表示出一个自己的明确态度来。

    同时,林封谨也是知道,现在是不流行会诊制度,给皇帝做医生本来就是高风险行为,在普通情况下,一般都是专人专方,不会让别的医生插手,免得病治好了别人来分功,同时也是怕别人胡说八道把一切都搞砸了。

    只有一种情况,才会出现这样的联名开方的现象,那就是大家都知道风险极大,需要一齐承担风险的时候,这才是联名开方,大家分担责任!这就意味着所有的人都不看好病人的病势。

    发现了这个线索以后,林封谨索性再回到了周师兄那里查询了一下相关的缙绅录,上面便是有记载:徐谷,云翰墨,在智渊,其永言,孙向笛,委弘伟这六个人都是当世良医,并且他们的共同点是,善治咳嗽!

    那么这样一来就说得通了,这六大名医全部都善治咳嗽,而卫烈帝从小就有咳嗽的毛病,他们身为御医,不用说全部应该都是给卫烈帝用过药的,这一次六人打破惯例,联名进方,唯一的解释,就是说他们已经非常不看好卫烈帝当时的病况,而卫烈帝也吃过他们所有人开的药,一旦驾崩的话,大家都是跑不掉的,所以干脆联名开方,分摊一下罪责

    接下来林封谨立即明白了过来,目光投向了那一份名册,很显然,若无意外的话,这一份叫做“东华门循例”的名册记录的,就是大卫丰昌五年,十一月进出东华门的名单。

    而皇宫的四门进出都是有非常大讲究的。

    正门午门,那是在正式场合下才能使用的,用来朝仪,祭天等等,后门神武门,就相当于是人的后窍,运送屎尿的粪车,拉泉水的水车,死掉的人拉去烧埋场等等一切晦气,不洁,低贱的相关东西,都是从这里出入。

    四门当中,还有西华门和东华门,斯时以右为尊,左为卑,因此当时被贬官之类的,都是被称为左迁,升官就是右迁,几位参政当中,谁的权势最大,看谁站在右边第一个位置那就是一目了然了。

    所以说,西华门进出的宫中的,都是采买太监,宫娥,来探问妃子的女眷等等,而东华门进出的,则是换防的禁军,侍卫,奉召入宫的臣子等等,绝对是不能够走错的。

    林封谨深吸了一口气,开始翻开了这一份东华门循例,直接翻到了药方上记载的时间!

    大卫丰昌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然后,林封谨就开始迅速的搜索徐谷,云翰墨,在智渊,其永言,孙向笛,委弘伟这六个人的名字,很快就查到了他们进入皇宫的记录,无一例外,是在下午的亥时(晚上八点左右)这个时间段奉召入宫。

    然后,林封谨一直都翻到了最后一页,这一本东华门循例一直记载到了十二月十一日为止,也没有见到这六个人的出宫记录!

    按照大卫朝,甚至是历代王朝的规定,没有特殊情况,外臣一律都不能在宫中过夜,就算是君上不说,臣子自然也是应该知道避讳,就算是夤夜入宫,办完事就马上出去。

    当然,有臣子受宠,陪着君上聊通宵的也绝对不是没有,但旁边是有宦官盯着呢,还有一种特例,便是帝王病重,需要大臣拱卫,御医日夜看护可以留下来,似乎这是符合当时的情况,只是林封谨查了一下,当时卫烈帝在十二月三日就可以进食,十二月七日就能批阅奏折,十二月十日就再次上朝,虽然只呆了小半个时辰!!

    在这样的情况下,徐谷,云翰墨,在智渊,其永言,孙向笛,委弘伟这六个人还同时留守在宫中没有出去,这就是明显的不符合情理了。

    因此,最大的可能,便是这六个人早就已经出宫了,不过不是从东华门出去的,而是从神武门出去的,出去的时候不是活人,而是尸体!!

    倘若卫烈帝死了,他们可能是被迁怒,殉葬,然而最后的结果是卫烈帝活了,他们为什么反而死掉?不是应该得到封赏吗?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在卫烈帝的病好这件事上,他们根本就没有出什么力。

    而这六个太医手无缚鸡之力,为什么会令卫烈帝忌惮,处死他们灭口呢?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知道得太多了,他们知道的隐秘是什么?那就是对卫烈帝的健康了如指掌。

    进一步可以推论出,这六个人倘若是将自己知道的与卫烈帝的身体健康状况有关的东西泄露出去的话,会给卫烈帝带来非常大的麻烦!

    而这六名御医对卫烈帝的健康状况的判定并不是未知的,从此时这张的药方当中就可以很清楚的看出来——至少在大卫丰昌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这一天,六位给卫烈帝看了好几年病的御医认为,卫烈帝已经是病入膏肓,随时都可能咽气了,所以药方里面的药物都是吊命,补气为主。

    六人在药方上联合署名,则是在进行最后的挣扎,毕竟卫烈帝死前吃的最后一贴药就是他们开的,以后驾崩之后必然会进行最严密的调查,希望朝廷或者说即位的新君能讲点道理,知道卫烈帝是必死无疑,不要迁怒于他们。

    然而卫烈帝没有死,还奇迹一般的活了过来,之后更是健康无比的活了七年,期间不要说咳嗽,连喷嚏都没有打一个!

    一个被六大御医判定必死的人,病势却是忽然出现了如此巨大的转折,这其中隐藏着怎样的玄机,就不必多说了,难怪得卫烈帝要杀人灭口,隐瞒掉自己的真实病情。若是林封谨没有猜错的话,之前的那些病历,病案,也是被卫烈帝统统烧掉了吧?

    林封谨这时候,已经是扯过了一张纸,将围绕着丰昌五年十一月这段时间的大事写了出来:

    九人离奇失踪,生日都是九月初三,

    卫烈帝神奇无比的转危为安,从一个病入膏肓的病人,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健康人。

    六大御医惨遭灭口。

    也是十一月底,暴雨闪电雷鸣声大作,据说真龙出世,有人亲见神龙横亘天际,在闪电当中穿梭,泸临县记载,说是有人拾到了龙鳞一片,呈满月状,有辛辣刺鼻的芬芳气息,金光闪耀,被收缴,此事遭受到了官府的严格封禁。

    数月后太子夭折,此事也是秘而不宣,低调行事,甚至下葬也是非常急迫,直接埋入了卫烈帝自己的寝陵。

    元月,卫烈帝将年号改成了旌元

    这些线索交织在了一起,林封谨隐隐约约已经有一种捕捉到了真相的感觉,中间已经是隔着一层膜,只要一捅破,那就能找到事件的真相,那个神秘六趾组织老大的身份也是可以

    接下来,林封谨则是凝视着桌面上的三样东西,那一支笔已经是派上了用场,笔管里面隐藏的是六大御医开出来的绝命药方,给林封谨透露出来的各种消息至关重要,旁边的那一份“东华门循例”估计是这世上唯一能确实证明六大御医生死的东西了,也亏得钱震能想到这样的死角处的证据。

    从密窟当中找到的东西,有足足两样都发挥出来了其效果,证明了它们的重要性。

    那么最后的这一样东西呢?

    林封谨凝视着桌面上摊开的这一本崭新的易经,田襄子和武亲王钱震又在里面隐藏了怎样的秘密?只要想明白了其中的秘密,那么想必一切的东西都是能够迎刃而解了。

    自从林封谨发觉那一支毛笔当中藏着药方以后,便是反反复复的检查过这本易经,就差点没将其撕开吃掉,最后却终于只能承认,这就是一本新出来的易经,新书,里面没有任何的夹带或者说是特殊的东西。

    林封谨又想到过一种密码暗语,是用数字来传递自己要表达的意思比如约好,第一个数字表示这本书的多少页,第二个数字表示乃是在这一页的多少行,第三个数字代表这一行数过去的多少个字,而这本易经,则是用来承载信息的密码本。

    然而林封谨等了半天,也没找到那密码暗语究竟在什么地方。

    最后,林封谨只能将这本易经还原到了最初见到它时候的模样,然后盯住了它发呆。

    最初林封谨见到了这本易经的时候,便是翻开的,林封谨记得那里面的内容正好是在乾卦这一页上:

    “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孔颖达疏:“言九五,阳气盛至於天,故云‘飞龙在天’。此自然之象,犹若圣人有龙德、飞腾而居天位。”

第1327章杀神道    一时之间,司马玉剑都呆在那里,她都一下子被震慑住了,一时之间都有些难于回过神来,都忘记了逃走。

    “蟠龙弑神筒,世间还剩下几件呢?”看着发呆的司马玉剑,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司马玉剑脸色大变,一回过神来,就转身想逃走。

    不过,此时,她想逃走都已经迟了,李七夜笑着说道:“现在想走,已经迟了,快快束手就擒吧。”话一落下,五指向张,向司马玉剑抓去。

    此时,李七夜的手掌遮蔽天地,镇压万域,在这个时候,不管司马玉剑逃到哪里,都不可能逃出李七夜的手掌心。

    眼看,司马玉剑就要落入李七夜的手掌之中了,就在这个时候,“铛”的一声,剑吟天地,一剑出鞘。

    在这瞬间,有人出手了,他手中的长剑一扫,一剑化万岳,巍峨高耸,厚重沉稳,磐石不动,一剑横天,挡向李七夜抓下的大手。

    “砰”的一声,李七夜一掌天地,一下子碾碎了挡在他前面的万岳,出手之人也是咚咚咚连退了好几步。

    “速道天神”此时,所有人都看清楚出手的人,不由惊呼一声说道。

    出手救下司马玉剑的正是速道圣地的现任圣主,也就是司马玉剑的师弟,速道天神。

    “李兄高绝无双,你大人有大量,就此揭过如何?”速道天神忙是向李七夜抱拳地说道。

    “滚,我的事不需要你来管。”司马玉剑并不领速道天神的情,她冷冷地说道。

    速神天神脸色不变。认真地说道:“师姐。保护速道圣地每一个弟子的安危。是我责无旁贷的责任。”

    “我已不是速道圣地的人,立即给我滚,滚越远越好!”司马玉剑脸色冰冷毫不领情。

    “师姐未被逐出墙门,就永远是速道圣地的弟子。”速道天神摇了摇头说道。

    李七夜看着他们两个人,不由露出笑容,说道:“好一个师姐弟情深呀,你们两个人谁上前来受死呢?”

    “姓李的,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再与你一战。”司马玉剑冰冷无情,一剑在手,依然是杀意冲天,战意高盎。

    速道天神忙是抱拳,向李七夜求情地说道:“李兄,我师姐只是欲借此磨砺大道而己,希望李兄能饶恕她一次。李兄的损失,我们速道圣地愿意赔偿。”

    “我与速道圣地无关!”司马玉剑冰冷地说道。

    看着司马玉剑,又看了看速道天神,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浓浓的笑容。最后,笑着说道:“我这个人一向仁慈为怀。能从我手中逃了一次,这一次我也饶恕了你。”

    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然后转身就走。

    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让司马玉剑呆在了那里,速道天神也一时间愕住了,他当然不会认为李七夜是怕了自己,像李七夜这样的人,根本就不会把任何人放在眼中。

    “下次再相见,我倒希望你是盘龙剑在手,不然,就实在让我失望了。”没走几步,李七夜突然回过头来,对司马玉剑笑着说道。

    说完了这话,李七夜带着柳如烟、卓剑诗飘然离开了。

    司马玉剑一时之间呆在了那里,她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暗杀失败,她已经有了受死的准备了。

    让司马玉剑发呆的是,李七夜怎么知道盘龙剑的!这东西没有人知道才对,但是,李七夜却知道得一清二楚。

    事实上,发呆的不止是司马玉剑,很多亲眼看到这一幕的人都不由呆住了,很多人都不敢相信李七夜这样的凶人就这样轻易地放过了司马玉剑。

    从李七夜的所作所为看来,很多人都知道,与李七夜这样的凶人为敌,那绝对是没有好下场的。

    刚才的帝蟹霸主就是最好的例子,帝蟹霸主不止是自己死了,连帝王谷都被灭了。

    现在司马玉剑倒好,她是暗杀李七夜两次,但是,李七夜却饶恕了她,这让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难道说李七夜这个凶人也有仁慈的时候。

    “李七夜这样的凶人,行事让人无法揣测。”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此时,司马玉剑回过神来,她看了一眼速道天神,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身就走。

    “师姐,何不就此回宗门,师尊他们一直盼着你回去。”速道天神对司马玉剑说道。

    但是,司马玉剑充耳不闻,眨眼之间消失在天边,从始至终,她没有再回头看一下。

    速道天神轻轻地叹息一声,什么都没有再说,背上长剑,坐着小舟,也飘然而去,眨眼之间消失在天边。

    其他的人看到大戏结束,都纷纷离开了战崖,奔赴骨海。

    同时,帝王谷被灭的消息,也是一夜之间被传遍了整个龙妖海。有很多人听到帝王谷被灭的过程,都不由为之悚然,这让李七夜的凶人之名更是大噪天下。

    吞魔宗的巨艨继续前行,直往骨海而去。

    在船中,李七夜静坐在那里,柳如烟、卓剑诗左右相伴,卓剑诗为李七夜煮着香茗,而柳如烟为李七夜剥好一个个仙果,放入李七夜口中。

    “公子与司马玉剑的长辈有过故旧?”对于李七夜放过司马玉剑,卓剑诗也是为之好奇,当然,李七夜不是仁慈的人,不可能因为速道天神的求情就放过司马玉剑。

    柳如烟把剥好的果子放入李七夜口中,轻笑地说道:“这还用说嘛,司马玉剑长得漂亮,公子爷放她一马,留着以后暖床呗。”

    柳如烟这话当然是开玩笑的,上官飞燕、公孙美玉都是绝世美女,李七夜杀起来,却一点都不手软,说杀就杀,绝不会因为她们的美丽而下不了手。现在李七夜当然不可能因为司马玉剑的美丽而饶她一命了,这里面只怕是有因缘。

    李七夜不由看着茫茫的大海,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地说道:“她与我有缘,她修练了杀神道,这也算是我与她长辈是故旧吧。”说着,他不由陷入沉思之中。

    杀神道,司马玉剑只怕不知道,此道是创于李七夜之手,当然,那还是李七夜依然为阴鸦的时候。

    在古冥时代,在那黑暗岁月里,古冥十分的强大,统治着九界,特别是天屠仙帝的时候,古冥的强大更是达到了鼎盛。

    在那段岁月里,作为阴鸦的他,他拥有的兵力还无法与整个古冥硬撼,在有一段岁月里,他采用了迂回战术。

    他创出了杀神道,创建了“杀神夜团”,可以说,在那个时代这是最为显赫最为恐怖的杀手集团。

    在那个时候,李七夜率领“杀神夜团”猎杀了古冥的许多天才,狙击了古冥很多能成为无敌的苗子,甚至为了削弱古冥的实力,在九界对古冥的至尊展出了持久的暗杀行动。

    在那个时代,“杀神夜团”虽然从来没有在天下人面前露过脸,虽然一直躲在暗中,但是,它为未来的战争赢得了很多的机会,立下了赫赫的功劳。

    到了古冥时代结束之后,迎来了诸帝时代,九界也迎来了曙光。

    在那个时候,“杀神夜团”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在这样的一个全新时代,“杀神夜团”不需要再进行暗杀。

    从那个时候起,“杀神夜团”再也没有培养过新的杀手,老一辈坐化的坐化,遁隐的遁隐,当年的“杀神夜团”的杀手首领也归隐于世。

    在杀手首领临走的时候,李七夜把“杀神夜团”的一切交给了杀手首领,包括了“杀神道”的秘笈,象征着“杀神夜团”最高权威的盘龙剑,又比如说威力极大的蟠龙弑神筒。

    当时,李七夜曾告诉杀手首领,在未来,杀神夜团的香火是否延续下去,就由他们来决定了。

    至于后来杀手首领他们作出了怎么样的决定,李七夜不得而知。

    只不过,从此之后,他也再没有见过他们,他们消失于世间。而从那个时候起,“杀神夜团”也再也没有出现过,也再也没有听到有人修练过“杀神道”。

    直到今天,司马玉剑出现,这才让李七夜再一次看到了“杀神道”,这再一次让李七夜看到了“蟠龙弑神筒”。

    这是李七夜饶恕司马玉剑的原因,否则的话,凭司马玉剑两次暗杀,她早就被李七夜杀死了。

    见李七夜沉默不语,柳如烟和卓剑诗都没有再追问,卓剑诗煮着香茗,柳如烟剥着仙果,气氛十分的宁静。

    骨海,再一次热闹起来,沸腾起来,天灵界的许多大教传承、帝统仙门都涌向了骨海,就是不出世的老怪物都纷纷出世,前往骨海。

    骨海,十二葬地之一,它在龙妖海遥远的地方,它也是龙妖海中最为凶险的地方。

    骨海,它十分神秘,而且,十分可怕,但是,有一件事十分奇怪。

    传说,天灵界的每一代海神都会去一趟骨海,至于海神去骨海干什么,没有人知道。

    但是,在天灵界曾经有过猜测,有猜测认为三叉戟出自于骨海,正是因为如此,天灵界的每一代海神都会去一趟骨海。(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