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苏大强图,刘碧渠,第1327章杀神道

已有 23 阅读此文人 - - 高H辣H小说 -

    一时之间,司马玉剑都呆在那里,她都一下子被震慑住了,一时之间都有些难于回过神来,都忘记了逃走。

    “蟠龙弑神筒,世间还剩下几件呢?”看着发呆的司马玉剑,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司马玉剑脸色大变,一回过神来,就转身想逃走。

    不过,此时,她想逃走都已经迟了,李七夜笑着说道:“现在想走,已经迟了,快快束手就擒吧。”话一落下,五指向张,向司马玉剑抓去。

    此时,李七夜的手掌遮蔽天地,镇压万域,在这个时候,不管司马玉剑逃到哪里,都不可能逃出李七夜的手掌心。

    眼看,司马玉剑就要落入李七夜的手掌之中了,就在这个时候,“铛”的一声,剑吟天地,一剑出鞘。

    在这瞬间,有人出手了,他手中的长剑一扫,一剑化万岳,巍峨高耸,厚重沉稳,磐石不动,一剑横天,挡向李七夜抓下的大手。

    “砰”的一声,李七夜一掌天地,一下子碾碎了挡在他前面的万岳,出手之人也是咚咚咚连退了好几步。

    “速道天神”此时,所有人都看清楚出手的人,不由惊呼一声说道。

    出手救下司马玉剑的正是速道圣地的现任圣主,也就是司马玉剑的师弟,速道天神。

    “李兄高绝无双,你大人有大量,就此揭过如何?”速道天神忙是向李七夜抱拳地说道。

    “滚,我的事不需要你来管。”司马玉剑并不领速道天神的情,她冷冷地说道。

    速神天神脸色不变。认真地说道:“师姐。保护速道圣地每一个弟子的安危。是我责无旁贷的责任。”

    “我已不是速道圣地的人,立即给我滚,滚越远越好!”司马玉剑脸色冰冷毫不领情。

    “师姐未被逐出墙门,就永远是速道圣地的弟子。”速道天神摇了摇头说道。

    李七夜看着他们两个人,不由露出笑容,说道:“好一个师姐弟情深呀,你们两个人谁上前来受死呢?”

    “姓李的,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再与你一战。”司马玉剑冰冷无情,一剑在手,依然是杀意冲天,战意高盎。

    速道天神忙是抱拳,向李七夜求情地说道:“李兄,我师姐只是欲借此磨砺大道而己,希望李兄能饶恕她一次。李兄的损失,我们速道圣地愿意赔偿。”

    “我与速道圣地无关!”司马玉剑冰冷地说道。

    看着司马玉剑,又看了看速道天神,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浓浓的笑容。最后,笑着说道:“我这个人一向仁慈为怀。能从我手中逃了一次,这一次我也饶恕了你。”

    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然后转身就走。

    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让司马玉剑呆在了那里,速道天神也一时间愕住了,他当然不会认为李七夜是怕了自己,像李七夜这样的人,根本就不会把任何人放在眼中。

    “下次再相见,我倒希望你是盘龙剑在手,不然,就实在让我失望了。”没走几步,李七夜突然回过头来,对司马玉剑笑着说道。

    说完了这话,李七夜带着柳如烟、卓剑诗飘然离开了。

    司马玉剑一时之间呆在了那里,她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暗杀失败,她已经有了受死的准备了。

    让司马玉剑发呆的是,李七夜怎么知道盘龙剑的!这东西没有人知道才对,但是,李七夜却知道得一清二楚。

    事实上,发呆的不止是司马玉剑,很多亲眼看到这一幕的人都不由呆住了,很多人都不敢相信李七夜这样的凶人就这样轻易地放过了司马玉剑。

    从李七夜的所作所为看来,很多人都知道,与李七夜这样的凶人为敌,那绝对是没有好下场的。

    刚才的帝蟹霸主就是最好的例子,帝蟹霸主不止是自己死了,连帝王谷都被灭了。

    现在司马玉剑倒好,她是暗杀李七夜两次,但是,李七夜却饶恕了她,这让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难道说李七夜这个凶人也有仁慈的时候。

    “李七夜这样的凶人,行事让人无法揣测。”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此时,司马玉剑回过神来,她看了一眼速道天神,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身就走。

    “师姐,何不就此回宗门,师尊他们一直盼着你回去。”速道天神对司马玉剑说道。

    但是,司马玉剑充耳不闻,眨眼之间消失在天边,从始至终,她没有再回头看一下。

    速道天神轻轻地叹息一声,什么都没有再说,背上长剑,坐着小舟,也飘然而去,眨眼之间消失在天边。

    其他的人看到大戏结束,都纷纷离开了战崖,奔赴骨海。

    同时,帝王谷被灭的消息,也是一夜之间被传遍了整个龙妖海。有很多人听到帝王谷被灭的过程,都不由为之悚然,这让李七夜的凶人之名更是大噪天下。

    吞魔宗的巨艨继续前行,直往骨海而去。

    在船中,李七夜静坐在那里,柳如烟、卓剑诗左右相伴,卓剑诗为李七夜煮着香茗,而柳如烟为李七夜剥好一个个仙果,放入李七夜口中。

    “公子与司马玉剑的长辈有过故旧?”对于李七夜放过司马玉剑,卓剑诗也是为之好奇,当然,李七夜不是仁慈的人,不可能因为速道天神的求情就放过司马玉剑。

    柳如烟把剥好的果子放入李七夜口中,轻笑地说道:“这还用说嘛,司马玉剑长得漂亮,公子爷放她一马,留着以后暖床呗。”

    柳如烟这话当然是开玩笑的,上官飞燕、公孙美玉都是绝世美女,李七夜杀起来,却一点都不手软,说杀就杀,绝不会因为她们的美丽而下不了手。现在李七夜当然不可能因为司马玉剑的美丽而饶她一命了,这里面只怕是有因缘。

    李七夜不由看着茫茫的大海,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地说道:“她与我有缘,她修练了杀神道,这也算是我与她长辈是故旧吧。”说着,他不由陷入沉思之中。

    杀神道,司马玉剑只怕不知道,此道是创于李七夜之手,当然,那还是李七夜依然为阴鸦的时候。

    在古冥时代,在那黑暗岁月里,古冥十分的强大,统治着九界,特别是天屠仙帝的时候,古冥的强大更是达到了鼎盛。

    在那段岁月里,作为阴鸦的他,他拥有的兵力还无法与整个古冥硬撼,在有一段岁月里,他采用了迂回战术。

    他创出了杀神道,创建了“杀神夜团”,可以说,在那个时代这是最为显赫最为恐怖的杀手集团。

    在那个时候,李七夜率领“杀神夜团”猎杀了古冥的许多天才,狙击了古冥很多能成为无敌的苗子,甚至为了削弱古冥的实力,在九界对古冥的至尊展出了持久的暗杀行动。

    在那个时代,“杀神夜团”虽然从来没有在天下人面前露过脸,虽然一直躲在暗中,但是,它为未来的战争赢得了很多的机会,立下了赫赫的功劳。

    到了古冥时代结束之后,迎来了诸帝时代,九界也迎来了曙光。

    在那个时候,“杀神夜团”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在这样的一个全新时代,“杀神夜团”不需要再进行暗杀。

    从那个时候起,“杀神夜团”再也没有培养过新的杀手,老一辈坐化的坐化,遁隐的遁隐,当年的“杀神夜团”的杀手首领也归隐于世。

    在杀手首领临走的时候,李七夜把“杀神夜团”的一切交给了杀手首领,包括了“杀神道”的秘笈,象征着“杀神夜团”最高权威的盘龙剑,又比如说威力极大的蟠龙弑神筒。

    当时,李七夜曾告诉杀手首领,在未来,杀神夜团的香火是否延续下去,就由他们来决定了。

    至于后来杀手首领他们作出了怎么样的决定,李七夜不得而知。

    只不过,从此之后,他也再没有见过他们,他们消失于世间。而从那个时候起,“杀神夜团”也再也没有出现过,也再也没有听到有人修练过“杀神道”。

    直到今天,司马玉剑出现,这才让李七夜再一次看到了“杀神道”,这再一次让李七夜看到了“蟠龙弑神筒”。

    这是李七夜饶恕司马玉剑的原因,否则的话,凭司马玉剑两次暗杀,她早就被李七夜杀死了。

    见李七夜沉默不语,柳如烟和卓剑诗都没有再追问,卓剑诗煮着香茗,柳如烟剥着仙果,气氛十分的宁静。

    骨海,再一次热闹起来,沸腾起来,天灵界的许多大教传承、帝统仙门都涌向了骨海,就是不出世的老怪物都纷纷出世,前往骨海。

    骨海,十二葬地之一,它在龙妖海遥远的地方,它也是龙妖海中最为凶险的地方。

    骨海,它十分神秘,而且,十分可怕,但是,有一件事十分奇怪。

    传说,天灵界的每一代海神都会去一趟骨海,至于海神去骨海干什么,没有人知道。

    但是,在天灵界曾经有过猜测,有猜测认为三叉戟出自于骨海,正是因为如此,天灵界的每一代海神都会去一趟骨海。(未完待续……)

第三十八章 原来如此    林封谨听了周定的说法,忽然愣住,急忙追问道:

    “那么,从这以后呢,旌元改号之后,还有过关于卫烈帝生病的记载吗?”

    周定愣了愣道:

    “你不提的话,我还真的是没有注意到这件事,不过在旌元改号之前的史书上,几乎每年的秋天来临的时候,都会有史书记载,带上一句,说是秋风起,帝咳甚烈话,罢朝。”

    “只要是涉及到了帝王的身体方面的问题,那么就不能由史官擅自书写,也不是卫烈帝自己想加就能加的,而是因为天子乃是一国的表率,卫烈帝倘若是要想不上朝的话,那么就得给文武百官一个交代,会在午门外面用锦牌挂出来。”

    “因此,秋风起,帝咳甚烈,罢朝,这句话就应该是被太医直接写上锦牌,用来晓预天下,告诉天下人,今日天子为什么不上朝,却是因为得病了,就类似于现在的请假条必须要医院来开才有效是一个道理,这样的话,旁边的史官就会如实记载——我最近刚刚看过旌元年号方面的史料,基本基本可以肯定,旌元改制以后,确实是没有烈帝咳嗽方面的相关记载了。”

    林封谨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周定见了林封谨的面色,忽然哈哈一笑,喷着酒气道:

    “师弟怎么对这样的事情上心了?卫烈帝这事情看起来有些古怪,其实也不稀奇,那就是转运了呗,我家的小姨子就这样,小时候年幼多病,几乎每年冬天都说是熬不过去,然而垂髫(十三岁)以后,身子骨却是一下子就变好了,年前生了个大胖儿子,都是母子平安,这种事情也比比皆是啊。”

    林封谨点点头,挤出了一丝十分勉强的笑容道:

    “师兄说得是,来,喝酒。”

    林封谨带来的美酒十分醇厚,周定绕是嗜酒的人,喝到了现在也是有了八分醉意,否则的话,一定看得出来林封谨此时的脸色十分难看,大概又喝了几杯,林封谨忽然道:

    “刚刚听师兄的说话,好像卫烈帝是有太子的?”

    周定点头道:

    “对啊,没错,若是卫烈帝没有太子的话,那么他也根本拖不到十一月转运的时候,只要半个月不朝,武亲王钱震就能获得足够的支撑登基了。”

    林封谨沉吟道:

    “当年大卫旌元七年,妖星现,卫烈帝十日后暴毙,大卫朝从此就陷入到了分析崩溃当中,然而当时严格说起来的话,大卫朝人心未尽丧,既然卫烈帝有太子在,那么为什么太子不登基出来收拾残局呢?就算是太子年幼,可是有皇后,太后,贤相的帮扶,何至于闹到五国纷争的地步?”

    周定打了个酒嗝,醉醺醺的道:

    “当然是因为太子早就死了啊,据说太子当年死后,卫烈帝十分伤痛,所以说不愿意多提这件事,然而对太子却是进行的厚葬,直接用自己的寢陵改造了一下,就将太子埋了进去,这件事史书上也是寥寥带过了一笔,不过太子死的时候才七岁,宫中小儿早夭的实在太多,远比民间的高,这也算不了什么了。”

    “有的说是被打死的宫女,宫侍太多,阴气太重,所以说妨害小孩子生长,这他娘的这都是掩人耳目的鬼话,实在是因为小孩子不懂防范,并且人心险恶,肯为了几代的富贵铤而走险的多的是”

    林封谨见到周定都是昏昏欲睡了,急忙追问道:

    “那太子是什么时候夭折的?”

    周定已经开始直接往桌子下面溜了,醉眼朦胧,结结巴巴的道:

    “好,好像是旌元初年的一月还是二月,我从书馆当中也带,带了些资料回,回来,你,你自己翻。”

    说完就直接趴在了桌子上面,片刻后就鼾声如雷,林封谨转头看向了旁边的书桌,发觉那里真的是书牍什么的堆积如山,不过有一个好处便是周定这人虽然貌似不修边幅,可是在整理方面却还是很有一套的,把这些东西分门别类的有归类,否则的话,单是这一大堆书林封谨就要泪流满面了。

    此时林封谨便是一头扎进了这书堆当中,一面翻越,一面记录,脸色也是越来越阴沉,此时他发觉自己已经开始渐渐的接近真相了,虽然真相很可能是比想象的还要残酷

    将这些书籍什么的翻阅完毕了之后,已经是鸡叫头遍时分,此时周定依然是睡得正香,口水流了一大滩将桌面都淋湿了,还不时都会吧唧几下嘴巴,说几句诸如“来,干”“别耍奸”的梦话。林封谨见他睡得正香,也不去叫醒他,而是直接出门了。

    此时林封谨已经是觉得身体十分疲惫,但是精神相当亢奋,也是不想奔波,直接去了外面的天下第一烤,掌柜伙计的看到大老板一大早就莅临,顿时十分惶恐,林封谨也是摆摆手懒得理他们,直接说自己昨天晚上与同窗开了一场诗会,大家吃酒赏花赏月闹腾了一晚上,没有睡好特地来这里找个地方休息。

    像是天下第一烤这种高端餐饮,做的又是书院当中的学生生意,因此林封谨说的这种情况真的是不要见得太多,天下第一烤几乎每天都有酒醉的客人在这里走不了的,因此早就在旁边起了一座楼,便是让这些喝醉的了顾客有地方休息。

    当然,一楼免费休息的地方,肯定就没有二楼付费的地方好,三楼四楼则是完全比照着邺都城里面最好的客栈来的,林封谨既然来了开口说要休息,立即就有两个伙计诚惶诚恐的将他带去天字第一号房里面去,又按照吩咐打水什么的,忙前跑后的十分殷勤。

    林封谨找来木桶泡了个热水澡,然后便上床倒头就睡,可是依然是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面就像是堵着一把火似的,于是又重新坐起来,然后在旁边的桌子上坐下,从须弥芥子戒里面将田襄子他们密窟里面带出来的东西也是拿了出来,按照记忆在桌子上面摆好。

    不过,就在林封谨掏出那一支笔的时候,忽然发觉这支毛笔的笔头忽然歪了,并且歪得非常偏斜,林封谨端详了一下,拿手碰了碰,笔头就一下子掉落了,只留下来了一支空荡荡的笔管。

    毛笔的笔管,九成九都是用中空的竹子做成的,林封谨看着这根笔管,眼前忽然亮了起来,索性将笔管屁股后面的装饰性塞子也是随之扒掉,然后就从旁边找了一根筷子,三下两下就削成了一根又尖又长的竹签,对准了笔管里面捅了进去。

    果然,才捅进去一寸不到,林封谨就感觉笔管里面传来了触感,紧接着便动作很是小心的继续用力,将里面隐藏的东西顶了出来,却发觉这是一团小纸卷,被裹成了炮筒状后塞进了笔管里面,这纸卷的质地却是相当不错,轻轻一抹就展开了来。

    林封谨打开了这纸卷一看,上面记载的东西却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机密,而只是一张药方而已,并且这张药方上的药物并没有什么冷门的——人参,首乌,茯苓,五味子,最后还加了川贝,可以说是方子开得四平八稳,补益当中外加止咳,并且用的药都是好药。

    不过,当林封谨看到了落款的时候,他放在了旁边椅子上面的手掌一下子就收紧了,椅柄上忽然传来了“喀拉”的一声脆响,坚硬的黄犁木做的椅子在瞬间被死死捏出了好几条清晰的裂痕!

    是什么让林封谨如此失态?便是这落款上赫然写着这么一句话,臣太医院给从七品冠带徐谷,臣太医院给从七品冠带云翰墨,臣太医院八品翰目在智渊,臣太医院八品翰目其永言,臣太医院八品翰目孙向笛,臣太医院八品翰目委弘伟,谨拟圣裁大卫丰昌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这,这张药方前半部分看起来并不出奇,只是一张普通的药方而已,但是,但是!!这后面的落款,却是绝对不寻常了!

    太医院是什么地方,就不用说了吧,里面的医生全部都是御医!而在太医院当中,负责看病治病的医生也就顶多能升到七品,就是上面所写的太医院给从七品冠带,与知县是一个行政的级别,因此就有不为良相,即为良医的说法,同样,太医院八品翰目也是官职,只是级别低一些而已。

    如果前面的这句话泄露出来的信息还不明显的话,那么,最后四个字“谨拟圣裁‘则是赤裸裸的直接表明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个药方乃是开给当时的皇帝吃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