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太成”乃是大卫朝的年号,而年号这东西,则是依照皇帝个人的兴趣而定的,有的在位长的皇帝,一辈子怕麻烦,就用这么一个年号,有的皇帝比较信这口彩的,哪怕是只活了二三十岁也能折腾四五个年号出来。

    若是要对所有的年号了如指掌,那就真的算是一代学霸了,不过太成这个年号林封谨还是知道的,因为距离的时间很近,这么说吧,就是武亲王钱震他爹用过的年号之一,所以说这支笔虽然算是个古物,却也是不算太值钱,一百两银子顶天了,有什么资格能放在这里?

    最后林封谨看的,则是放在了旁边的一本卷册,这卷册看起来也是有些年头了,上面被撕掉着不少,林封谨翻开了一看,卷册的名字叫做:东华门出入循例。上面记载的是人名,日期,大概格式都是一样的,某某人(姓名)某时入宫,某时出宫(签字画押)。

    林封谨作为长期与这种案牍文件打交道的人,对这玩意儿并不陌生,这就是一份宫闱门禁的登记册子,上面的日期是大卫丰昌五年十一月。

    除此之外,这桌子上就没有任何的东西了,当然,值得一提的是,林封谨坐下去的时候,他面前那一本新印的易经是翻开的,上面恰好是《易.乾》这一页:

    “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林封谨沉思了一会儿,很显然,桌子上面的这些东西,就是田襄子想要留给自己的答案,可是这答案却还是要自己来解开,他苦思了一会儿,还是觉得线索不够,好在这时候依然有十分明显的突破口了,那便是第一步,要搞明白大卫丰昌五年的十一月份这个关键的时间点上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封谨记得很清楚,丰昌这个年号,乃是大卫朝的末代帝王卫烈帝用的第一个年号!因为卫烈帝即位的时候,又是水灾,又是蝗灾,加上一直民间都有声音,说他是得位不正,他老子是借的皇位,他实际上是窃取了叔叔武亲王钱震的皇位,这灾难就是上天的警告。

    所以卫烈帝当时便亲自选了这个年号,当然就希望国势隆昌,年年丰收。

    但林封谨也就只知道这些,所以他现在就需要情报,而坐在了这地方显然是得不到任何情报的,所以林封谨再次深深的看了这密室一眼,将各种格局,位置都记忆了下来,然后便收起来了桌子上放置的这三样东西,离开了这一处密室,接下来不消说,自然是直奔东林书院!

    卫烈帝时代距离现在并不远,因此各种记录在书院里面可以说是相当完备详细了,并且书院里面的一群人正在修“卫史”,收集到来的东西更是十分惊人,林封谨连去查找的功夫都直接省掉了,何况阳明先生门下的一位同门周定周师兄就在做这个,师兄弟之间的关系肯定比外人亲密得多。

    林封谨若是去找别人帮忙的话,不送礼物就有些失礼,而他去找这位周师兄帮忙的话,送贵重礼物反而会显得失礼生分了。此时夤夜前往虽然有些唐突,但在同门师兄弟之间则是小事一桩。

    这位周定周师兄虽然是修文的,却是一脸大胡子,身材魁梧,一副做军将的好身板,穿着文人的长衫看起来都有几分不伦不类的样子,不过在考据,金石方面的造诣都是极深的,林封谨知道他嗜杯中物,便很干脆的提了两坛上等的女儿红过去。

    结果林封谨到了他的居处外面以后,惊喜的发觉虽然都三更过了(半夜一点),周师兄那边的窗户居然还亮着灯,这样一来的话,没睡就好办了,把人家从梦乡里面叫起来总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

    两人见面之后,寒暄一番,林封谨便是直接说起了来意,说自己目前手中有个难题需要了解一些东西,要请师兄为自己解惑,周师兄哈哈大笑,说是分内之事,刚好肚子里面酒虫发作,只要师弟陪自己喝酒便是,两人便是手剥花生米下酒,喝得那个气氛热烈。

    转眼之间,便是酒过三巡,林封谨便直接将心中的问题拿了出来:

    “师兄,不知道丰昌五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大事?唔,应该是和京师,皇宫有关的。”

    周定听了以后愣了愣道:

    “丰昌五年?和京师皇宫有关的?第一件大事自然是何平州因为卷入了科场舞弊案被罢相了,唔,接下来则是京城里面出了一桩无头公案,现在都没有被破,那就是连续失踪了九个人,这九个人的身份,性别,年纪,贵贱都各不相同,其中身份尊贵的有郡王之子,身份低贱的甚至有一个倒夜香的吕氏,这九个人的唯一共同点是,生辰都是正月初三。”

    说到这里,周定又喝下了一杯,然后哈出了一口酒气,哈哈笑道:

    “师弟真的是有心了,这状元红至少是二十年陈的,我再想想,丰昌五年,丰昌五年,你确定什么事情都算吗?没有史证的也算?”

    林封谨很肯定的道:

    “当然了,只要是传闻很广博的,哪怕是轶闻什么的也都算数。”

    周定道:

    “这是我从一本县志,还有当时的不少文人墨客的唱和诗句里面看到的,说是十一月底,居然暴雨闪电雷鸣声大作,据说真龙出世,有人亲见神龙横亘天际,在闪电当中穿梭,泸临县记载,说是有人拾到了龙鳞一片,呈满月状,有辛辣刺鼻的芬芳气息,金光闪耀,后来被收缴了。不过这件事似乎遭受到了朝廷的呵斥和禁令,说是妖言惑众,拾到龙鳞的那人则是被处死了。这件事我还寻访了那人的子孙,邻舍,证明确有这件事。”

    林封谨听到了“十一月”这个关键词,心中立即就是“咯噔”一声,立即就留意了起来,听完了周定的话皱眉道:

    “真龙出世,这是极大的祥瑞呢,为什么朝廷会斥成是妖言惑众?”

    周定又是大饮了一口酒道:

    “当时卫烈帝病重,朝局动荡不堪,也是多亏了当时的左相韦全才撑了下来,有道是一动不如一静,卫烈帝已经是名正言顺的登基了好几年,有这真龙出世的祥瑞也不多,没有却也是不少!万一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事情就大条了,可不要忘记,还有个武亲王钱震在旁边虎视眈眈呢。”

    “何况祥瑞这东西,人人都知道是呈上去拍皇帝马屁的,可是当时主持朝政的是韦全,所以说天然就对他没有任何的吸引力,加上弊端也是颇大,所以被禁也是十分自然的事情呢。”

    林封谨觉得周定所说的理由也是有一定道理的,不过依然值得推敲,何况这件事是发生在了十一月这个关键的节点上面,当然要记录了下来。

    “咦?”林封谨回味周定所说的话,心中忽然一动道:“对了,周师兄,你刚刚说卫烈帝病重?”

    “对啊?”周定很正常的道。

    “根据史书上的记载,卫烈帝据说从小就有胎里病的恶疾,身体十分虚弱,打小就咳嗽不止,等到登基以后他也算是勤政了,因此病情乃是时好时坏,一直都从未被治疗断根过,就算是夏秋两季能够暂时的压住病情,冬天一到气候一凉,便是咳个不停。”

    “丰昌五年的时候,据说卫烈帝在刚刚交秋入八月的时候,咳嗽就再一次犯了,然后十月开始咳血,当时朝堂之上普遍都认为这一次熬不过去了,朝臣隐隐的已经开始出现了分裂,一派是主张立卫烈帝的太子,一派则是拥戴武亲王钱震。”

    “不过,卫烈帝在十二月的时候,病势却是突然的好转了起来,很快的就能进饮食,两天之后就能批阅奏折,五天之后便能上殿临朝,便迅速的将当前的国内形势稳定了下去,这种情况虽然十分罕见,但也绝对不是没有。而开年之后,卫烈帝便是将丰昌这个年号改成了旌元,哪怕是现在,大家对于旌元这个年号也是众说纷纭,没有一个确切的说法出来,只能肯定和卫烈帝这一次大病的转折有关。”

第1325章屠灭    与空间传送和空间通道不同,空间传送和空间通道就好像是从一个地方通往另一个地方的桥梁。

    而空间驳接不一样,它可以衔接两个空间的一切,比如说,它可以把这个空间的海水倒灌到另一个空间,这也是空间驳接比空间传送、空间通道更高级的地方。

    此时,李七夜把帝王谷的空间与大漩涡的空间驳接在了一起,用大漩涡的强大无匹的力量去撕裂海神基业。

    如果说,一开始海神基业不动的话,它一直镇守着帝王谷的话,李七夜想把帝王谷的空间和大漩涡的空间驳接起来,那是比较困难,要动用很多的手段和资源。

    但是,在百万骷髅大军的撼动之下,海神基业终于爆发了,海神基业的所有海神力凝集在了海神执念之上,这让海神执念去击毁百万骷髅军团。

    然而,当海神基业的海神力量凝集在海神执念上的时候,海神基业对帝王谷的空间镇守就一下子松懈起来。

    帝王谷空间失去了海神基业的镇守,这让李七夜有机可趁,让他顺利地把帝王谷空间与大漩涡空间驳接起来。

    而大漩涡的空间是搬移不动,也是左右不了的,它比帝王谷空间不知道强大了多少万倍,那么,这就导致了大漩涡的力量倒灌入了帝王谷的空间。

    “砰——”的一声,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海神基业被大漩涡的力量撕裂,失去了海神基业的依托,海神执念瞬间失去了大量的海神力量。一下子黯淡无光,在这此,就算是海神执念也一样庇护不了帝王谷。

    在瞬间,整个帝王谷被吸入了大漩涡之中,在这空间驳接的情况之下,所有人都看到了整个帝王谷出现在了大漩涡的主空间。

    “不——”看到这样的一幕,帝蟹霸主凄厉地大叫一声。他的声音沉闷让人听得不清楚。

    “喀嚓、喀嚓、喀嚓……”的碎裂之声响起,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整个帝王谷被大漩涡的力量撕得粉碎,整个帝王谷化作了碎片被吸入了大漩涡最深处,整个帝王谷眨眼之间是灰飞烟灭!

    “砰”的一声响起,当帝王谷的空间随着帝王谷被撕得粉碎之时。空间驳接也一下子崩溃,接着,大漩涡从大家的视线中消失了。

    此时,本是帝王谷所在的地方乃是茫茫一片,帝王谷灰飞烟灭了,帝王谷所在的空间也粉碎了,这个地方只留下了茫茫虚空,一切都归到了原点。

    似乎,在这里一切都没有存在过一样。没有过帝王谷,没有过帝蟹海神,这里的一切痕迹都被抹除了。

    从此之后。世间再也没有帝王谷,帝王谷只存在于传说之中。

    李七夜从空间通道回到了战崖,然后随手关闭了空间通道,他站在战崖空中,风轻云淡,所有人被他目光扫过的时候。都不由脸色发白。

    甚至可以说,从始至终。李七夜没有对帝王谷动手,他只是掌控空间而己,在百万骷髅军团的配合之下,李七夜只需要操纵空间,就把一个帝王谷灰飞烟灭!

    一位海神传承呀,没有绝世无敌的横扫,没有帝兵的肆虐,只是十分巧妙地操纵了空间,就这样,一个海神传承从此消失。

    这样的事情,不管是谁,仔细想一想,都是十分恐怖,都不寒而栗。

    “空间,这就是空间的威力。”过了好一会儿,沉默了甚久的大人物不由喃喃地说道:“李七夜是掌握了空间,修练了不世秘术。”

    很多修士难于从这一幕中回过神来,一直以来,修士所涉及的功法,除了寿法、命功之外,所谈及的更多的是式术。

    至于式术,对于修士而言,涉及的更多是攻伐、防御、镇压这一类的手段,虽然也有式术涉及了放逐、封印,但是,真正主战场之上,像放逐、封印这样的手段还是十分少用到。

    至于真正的空间层次的手段,那是更加罕见了,能修练空间层次的修士并不多,而且,就算有修士是修练了空间层次的式术,那最多也只不过是旁枝末节而己,并未把空间层次的式术当作是主修的功法。

    这一次李七夜出手,让人真正大开眼界,让人真正见识到了空间层次的威力,见识到了空间层次的可怕。

    甚至可以说,一旦掌握了空间层次,那就是可以横扫一切强敌,而且还能让自己随时随地处身于安全地带。

    “掌控空间,这就意味着掌握了操纵战局真谛。”有人回过神来之后,不由喃喃地说道。

    李七夜这一次展示了空间层次的手段,十分让人震撼,不过,也让人遗憾的是,在这方面很少修士去钻研,像空间层次的功法,十分的稀少。

    李七夜回来之后,看着挂在悬崖之上的帝蟹霸主,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把我当猎物?你够资格吗?”

    “在我眼中,你跟蚁蝼差不多。”李七夜淡淡地笑了笑,说道:“在我看来,我都懒得与一只蚁蝼去计较,可惜,你却不知道进退,还真以为自己一只蚂蚁能猎真龙!我这一次不止是要把你这样的一只蚁蝼踩死,而且是把蚂蚁窝一下子端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说道:“你知道为什么吗?我灭了你,端了你帝王谷,不是因为你与为敌,不是因为你设陷阱来暗杀我。而是因为我觉得你恶心,享受猎杀猎物的快感,去满足你变态的心理……”

    “……如果说,你是自己去猎杀,凭着自己本事去把猎物杀事,说真的,我还是有些佩服你的勇气。但是,堂堂一个海神后代,净是用些肮脏的手段,去满足你自己的变态**,把整个帝王谷拉下水。那好,那我就成全你,所以,你玩完了,帝王谷也完了。”说到这里,李七夜只是冷笑了一下。

    “成王败寇,没有什么好说的,要杀要剐,随你们便!”此时帝蟹霸主也是万念如灰,完全绝望了。

    “你也配成王败寇这够话?”李七夜冷笑了一下,说道:“像你这样的人,连称寇的资格都没有,最多就是市井中的那种下三滥的瘪三而己。”

    李七夜的话十分残酷,不过,此时没有人去质疑李七夜的话,现在李七夜完全有这个资格说这样的话。

    更何况,很多人对帝蟹霸主不待见,对于帝蟹霸主那种变态的行为,心里面为之不屑,只不过很多人忌惮于帝王谷的实力,不敢说什么而己。

    现在帝王谷灭了,帝蟹霸主也完了,这让不少人心里面暗暗的拍手称快。

    唯一让人可惜的是,整个帝王谷完了,整个帝王谷灰飞烟灭了。要知道,这可是海神传承呀,在他们的宝库之中藏有多少的宝物,在帝王谷之中种栽有多少神树灵草,如果是能攻下帝王谷,单是这些资源都让很多人一辈子享之不尽。

    “有种的就杀了我!”帝蟹霸主厉叫地说道,他的声音沉闷。

    “杀了你,还玷污了我的手,让你活到现在,只不过是想让你亲眼看着帝王谷毁灭而己。”李七夜笑了一下,看着柳如烟。

    柳如烟轻笑地说道:“只要公子爷需要,可以让他在这里嚎叫几百年,借用他的话来说,生不如死!”

    “蚁蝼而己,也值得让他嚎叫几百年来彰显我的残酷吗?”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

    柳如烟轻笑地说道:“既然是如此,那我就送他一程,他也是该上路的时候了。”

    此时,帝蟹霸主也不挣扎,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帝王谷被灭了,他也玩完了,就算他活下去,那也是惭对列祖列宗,他是帝王谷的罪人!

    帝蟹霸主完全绝望了,对于他来说,死亡已经不可怕,反而,这是一种解脱。

    此时,柳如烟一招手,一道木刺飞了出来,这正是刚才柳如烟刺入帝蟹霸主眉心的毒刺。

    当毒刺被拔出之后,本是像树木扎根在悬崖之上的帝蟹霸主全身竟然开始灰化,以很快的速度老死,接着他全身化作了粉末,飘散于海中,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这就是真正的灰飞烟灭。

    或者,就像这种毒药的名字一样,落叶归根,最后化作归于大地,不留下任何痕迹。

    看着帝蟹霸主灰飞烟灭,李七夜转身就走,也未多作停留,欲就此离开战崖。

    就在李七夜转过身去的瞬间,一道寒芒突然射出,这一道寒芒射出的地方正是刚才帝蟹霸主扎根的悬崖,而且这一道寒芒突然射出,十分突然。

    此处没有任何人影,突然射出了这样的一道寒芒,让任何人都是难于意想得到。

    帝蟹霸主己死,李七夜转过身离开的那瞬间,可以说是防御最忪懈的时候,谁会想到在这一刻背后有人偷袭呢。

    这一道寒芒速度太快了,快到比流星还要快,比电光还要快,瞬间就刺到了李七夜背心。

    这发生得太突然了,而且杀手离李七夜只有咫尺之近,如此快的速度,柳如烟想呼叫提醒都来不及了,她声音还没有叫出,寒芒已经刺到了李七夜的背心。(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