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座坟岗却是一座大概两三里长的小小丘陵,略微有些呈现弓形,大概隔着庄子有一两里地,前方还有一条小河弯弯的绕了过去,这在风水上有一句话:山环水抱必有气。也就是说,这丘陵的弓形略微凹陷进去的那个范围就是吉穴,至于小河则是起到聚气的作用,葬在水边是大忌了。

    林封谨走上了那坟岗之后,便是将石奴和水娥都召唤了出来,此时水娥连有奇遇,实力已经是远在石奴之上,而石奴操控的机关人天狼在与火王一战当中遭受了重创,战力也是一直没有恢复,差距就与水娥拉得更大了。

    夜晚独自进入乱葬岗,这想一想也是觉得有些令人恐惧,不过对于林封谨来说,叫出这两名特殊的手下,则是因为田襄子所说的东西未免有些虚幻,在坟岗上有一座碑这可以说是再正常不过了,可是,在坟岗上有一座会动的碑,这却是有些令人难以琢磨。

    而且目前只知道这托碑的石兽模样雕刻的是猛虎,碑上有“往生”两个字,这两条信息也只能确保林封谨找到的不是赝品,至于这往生碑的大小,形状,是不是具有攻击性,见面会不会逃走什么的,都是一概不知。

    何况不是找到了碑就完啊,还要将三岁女童的尿淋上去所以林封谨觉得还是最好谨慎一些为好。

    很快的,林封谨就找到了田襄子所说的四颗老槐树了,这老槐树怕至少年岁都有百年,估计阳光灿烂的时候在其枝叶下都是阴森森的,槐树阴气重,善能聚鬼,不过林封谨也没发现什么异样的东西,顶多也就是一些猫狗的魂魄本能的蜷缩在槐树树根周围,时间一长就自然消散了。

    而四棵老槐树也没有什么奥妙或者说是阵法,就是很简单的有四棵老槐树在这里,这其中圈出来的面积大概也就只有一亩地左右,林封谨在这里寻找了良久,居然都没有任何的发现,最后,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一抬头,果然就见到旁边的老槐树的枝叶里面,有着两只发出幽绿色光芒的眼睛盯住了自己。

    林封谨脚下一错,已经是直接弹射了过去,不过那两只眼睛则是一下子就挪移了开来,并且它明明是在老槐树的枝叶里面,移动起来的时候,这枝叶居然都不发出任何的声音,真的是令人生出来了极度的诡秘。

    这两只眼睛闪开了以后,便是到了下方的平地上,眼睛的主人便是一头石虎!

    和田襄子描述的一样,这头石虎的背后托着一具石碑,石碑上写着往生两个字。并且石虎加上碑的体积也都相当的庞大,几乎都有小牛犊子大小了,而石虎的双眼应该是用上等翡翠镶嵌而成的,所以说莹绿透亮,并不显得呆板迟滞。

    林封谨此时便是朝着这会动的石虎,或者说是石碑慢慢的靠近了过去,不过他一靠近到了十丈之内以后,这石虎则是又一闪逃走了,看起来端的是如鬼魅一般,着实令林封谨有些郁闷。

    当然,若是林封谨一定要收拾它的话,那么这石虎是绝对也逃不过林封谨的掌心的,然而这玩儿不是敌人,而是关系到了林封谨此时急于知道的莫大秘密的关键,一旦用力弄坏了的话,那么岂不是从此就与之绝缘了?

    此时林封谨也是有几分后悔了,武亲王钱震虽然受到了禁制,但是并不妨碍他吐露这石虎的机密对不对?那时候就应该将他问个清楚明白的,而此时武亲王钱震虽然是在神器里面乖乖的做第二器魂,却已经是休眠了过去而不是睡眠,睡眠是可以随时叫醒,而休眠就相当于是在充电,电没充足够之前,杀了他也是不知道的,更不要说是叫醒了。

    不过,接下来林封谨也就很快的冷静了下来,他转念一想,深呼吸了两口气,便知道自己是关心则乱了,实在是自己太在意那神秘人的身份的缘故。等林封谨冷静下来了以后,立即就是豁然开朗——这石虎身上没有什么灵气波动,也没有妖怪的迹象,那就只能说明是傀儡兽这种东西。

    而傀儡兽的实质,其实就是和一把锁没有太多本质上的区别,只要你拿出来了钥匙,就开门,只要你拿不出来钥匙,就滚蛋,如此而已。这不仅仅是对自己,对田襄子和武亲王钱震来说都是一视同仁的。

    那么钥匙是什么呢?

    很显然,田襄子一定会交代自己这一点的,那么就呼之欲出了,虽然这玩意儿很难和钥匙挂钩,但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应该就是它!三岁女童的尿!

    这玩意儿林封谨在出城之前就找到了,他之前炼化武亲王钱震魂魄的时候,便是去了一处自己布置在了邺都当中的密窟,然后在炼化的过程当中让手下去找的,此时也是带在了身上。

    当然,这样奇葩的东西,林封谨肯定也不会是拿在手里面或者就这么直接揣着奔跑了,而是放在了一个竹筒里面,表面用纸塞住以后蜡封,最后外面再套一个竹筒,否则的话,一旦溅出来的话就有些尴尬。

    此时林封谨心念一动,便是将这玩意儿拿了出来,直接弹开封口,让那味儿散发出来,然后慢慢的靠过去,果然,这托碑的石虎便是定住不动了,一直等到了林封谨走到了它的面前,依然是没有任何要挪移的意思。

    这时候林封谨便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对的,这傀儡兽就是一把锁,而开锁的钥匙,则是味道,当然,这味道比较奇葩而已。

    接下来林封谨便是将尿淋在了这傀儡兽的头上,骤然之间,就见到了这傀儡石虎摇头摆尾,然后猛的张开了血盆大口,对准了林封谨咬了下来!林封谨陡的一惊,便是要后闪,忽然又想到了田襄子“处变不惊”的那句话,顿时微微眯缝起来了眼睛,强行压制住自己闪躲的冲动,不过此时水娥已经直接朝着林封谨护住头部的手臂上凝结出来了一层厚实的冰甲,就算是咬个正着,也未必能伤到林封谨。

    结果就在这傀儡石虎的牙齿要接触到了林封谨的手臂的时候,林封谨顿时就发觉眼前一花,然后就仿佛是换了个地方似的,这地方看起来并不大,也就是一个小房间大小,里面摆放了一张书桌,还有三个柜子,就没有什么空间了,看起来简单,整洁,朴素。

    不过,当林封谨随手打开了一个柜子以后,尽管有心理准备,还是被里面的这些珍贵财货给惊到了,珠光宝气扑面而来,甚至能将人的双眼都给耀花。这也是很正常的,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大卫朝得天下几百年,没点精品底子留下来做复国资本怎么可能?

    林封谨连续开了三个柜子,已经是初步算了出来,就算是自己能估算出来价值的财物,都已经是超过了两千万两了,何况是还有好几十样自己都没有办法估价的东西呢?

    有一句话叫做清酒红人面,财帛动人心,林封谨也是被这么大的一笔财富给震撼了,只是他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因为这些东西虽然是好,却并非是他最想看到的啊!这么不惜夤夜赶来,林封谨要的答案在哪里?

    因此,林封谨将目光投注到了旁边的书桌上,这书桌没有抽屉,也没有夹层,就是只有几块木板钉在了一起,而书桌上也只是摆着寥寥的几样东西。

    此时林封谨冷静下来了一想:从那些珍贵无比的财物被随意的堆放在了旁边的柜子当中就可以看出来,在布置此地的人的心里面,书桌上面的这几样东西,其重要性应该是比那三个箱子里面的东西还要贵重得多,可是最要命的是:林封谨却看不出来这书桌上的东西究竟贵重在什么地方

    首先是这张桌子和凳子,加工手法也就是一般而已,也就是当得起能用两个字罢了,其次用料则是最最常见的水冬瓜木,这玩意儿就两个字来形容:“大众”,属于普通人都能用得起的。

    林封谨接下来就干脆坐到了这桌子面前来,发觉桌子上摆着的是一本易经,不是什么名人书写,价格估计也不会超过二十文钱,因为林封谨在这易经上面还闻到了淡淡的油墨味道,纸张的触感什么的也都是崭新的,页面也是没有翻动的痕迹,应该就是邺都的“翰林书局”当中印出来的新货,问世时间绝对不会超过一个月。

    旁边摆着的那一支笔倒是一件不折不扣的古物,林封谨拿起来了端详一番,发觉这笔杆乃是湘妃竹做的,笔尖应该是兔毫毛,上面还用瘦金体刻着两句诗:道上勾衣苍耳子,风前寻客白头翁,后面还有“太成三年孙改谨制”的字样。

第1324章攻打帝王谷    在这个时候,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帝蟹霸主的身体竟然像融化一样,虽然一双眼睛还在,但是身体却是融化得变成了一团稀泥的样子。

    更恐怖的是,这融化的身体竟然生出了一条条的根须,就像树木一样,这一条条的根须附在了悬崖之上,这让帝蟹霸主整个人看起来不人不鬼的,十分的恐怖。

    帝蟹霸主虽然身体融化了,全身生长出了肉须,但是,他的神智依然清醒,甚至他一双眼睛能看到自己的身体变成了这种不人不鬼的模样。

    看到帝蟹霸主变成了这不人不鬼的模样,很多人都不由毛骨悚然,感觉背脊是冷嗖嗖的,那种感觉十分的恐怖。

    “你知道这叫什么毒吗?”柳如烟轻笑一声,说道:“这叫落叶归根,这不止是你身体融化了,连你的真命都被融化了,如果我不让你死,你会像一棵树一样挂在这里,这样的不人不鬼模样,能活几百年!”

    “你有种的杀了我!”帝蟹霸主狂吼一声,他的声音十分的低闷,就像是一棵老树在咆哮一样。

    “会的,不过,当帝王谷被灭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柳如烟轻笑一声,说道:“我们的公子爷会让你亲眼看着自己造就的局面,帝王谷,因为你而灭,你们的祖先,因为你而死不瞑目,你们的海神军团,因为你而永不安宁!这就是你想满足你自己**的后果!”

    事实上。此时帝蟹霸主已经是牙眦目裂,咬牙切齿,但是。这已经改变不了什么了。

    此时,在帝王谷,两个巨蟹神阵打成了一团,第一个巨蟹神阵占了下风,被压着打,但是,同样是巨蟹神阵。第二个巨蟹神阵虽然比第一个强大很多,但是。想支解它也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这样的两个神阵在帝王谷打在一起,后果可想而知了,就像是两只巨大无比的巨蟹扭打成一团,压碎了帝王谷的很多山峰。击崩了帝王谷的很多防御大阵。

    此时,帝王谷就像末日到来一样,天空上两只巨蟹时不时轰了下来,而百万骷髅军团势如破竹,杀入了帝王谷的深处,收割着帝王谷弟子的性命,一时之间,帝王谷是血洗成河,尸骨如山。

    就算帝王谷的所有老祖出世。都无法逆转眼前这样的局面,他们不止要面对他们祖先帝蟹海神当年的军团,还要面对着当年由海螺号组建的百万海妖大军。

    当年。他们祖先以这支军团打败了所有海妖,也斩杀了海妖的百万军团,但是,今天,这些死去的军团反而攻入了他们的帝王谷!

    “轰、轰、轰……”就在百万骷髅军团攻入了帝王谷深处的时候,帝王谷最深处终于冲起了亿万丈的神光。在这亿万丈神光之中浮现了一个高大无比的影子,当这个影子浮现之时。海神气息喷涌而出,百万里海域的生灵都为之颤抖,无数生灵都为之伏拜。

    “帝蟹海神!”从空间通道看去,看到这个高大的影子,不少人尖叫地说道。

    “是海神基业,不是海神。”看到高大的影子,有强者说道:“百万骷髅军团终于撼动了帝王谷的海神基业,就不知道能不能撑住。”

    “哈,哈,哈,小畜生,我祖先打下的基业是无人能破的,你就做白日梦吧。”帝蟹霸主看到高大的身影,不由狂笑地说道。

    帝王谷乃是海神传承,当年帝蟹海神在此建派的时候,在这片天地之下打下了不朽的海神基业,镇守着整个帝王谷。

    今天,百万骷髅军团轰向帝王谷,终于撼动了海神基业,这爆发了帝蟹海神的执念。

    “轰——”此时,这个高大的影子挟着海神之威,肆虐着天地,以绝世的姿态镇压向百万骷髅军团。

    而百万骷髅军团没有恐怖,没有害怕,它们疯狂一般对整个帝王谷的海神基业发动了最强势的冲击,一个个战阵形成,放眼望去,乃是一片骨山骨海,一时之间,好像当年的无敌军团复活一样,疯狂地对海神基业发动了攻击。

    但是,在高大影子的无敌姿态之下,这一个个强大的战阵也坚持不住,一具具骷髅崩碎,百万骷髅军团无法攻破海神执念的防线。

    “海神就是海神,永远是我们海妖的无敌至尊。”看到这样的一幕,有不少海妖为之骄傲。

    “小畜生,你的如意算盘落空了,你的雕虫小技无法与我祖先的无敌之姿相比。”帝蟹霸主看到这样的一幕,狂笑地说道。他的声音沉闷无比。

    看到这高大的影子,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笑着说道:“海神执念而己,如果说,是掌执有仙帝真器的仙帝执念,还有点看头,海神执念,没有三叉戟在手,那也不过尔尔。我就是喜欢踏碎别人的希望,你看着我是怎么样灭掉你们的帝王谷的。”

    李七夜说完,亲自出手,他踏入了空间通道,从空间通道降临于帝王谷的上空。

    当李七夜踏入了空间通道之后,柳如烟和卓剑诗守在了空间通道之前,谁想通过空间通道,那就必须先通过她们这一关。

    当李七夜出现在帝王谷的上空之间,帝王谷深处的那个高大影子目光向李七夜扫去,那目光如同两把绝世神剑一样,可以绞杀世间的一切。

    但是,这两道目光还没有扫到李七夜的时候,李七夜就一下子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无踪可寻。

    似乎,这海神的执念也发现了什么问题,他的双眼一下子亮了起来,十分的璀璨,就像是两轮太阳照亮了整个帝王谷的天空,

    毫无疑问,这执念是在寻找李七夜,按道理来说,在如此强大的执念搜寻之下,不论是怎么样的逃遁手法都是无法遁形才对。

    但是,不管这一双眼睛怎么样的扫射,怎么样的烛照,李七夜依然无影无踪,根本就无法发现李七夜的影子。

    “这不可能——”通过空间通道,看到这样的一幕,就算是强大的大贤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就算海神执念远不如海神本身强大,但,这终究是海神执念,它承托于海神基业之上,强大到极道神皇都十分忌惮。在这样的执念横扫之下,一般的神皇也不可能遁形呀。”这位大贤感到不可思议地说道。

    绝隐空间,这是《空书》的四大术之一,在这样的遁隐手段之下,不要说是海神执念,就算是海神亲临,都不见得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有所发现。

    绝隐空间,它可以隐避一样,遮蔽一切,甚至可以遮蔽苍天,在绝隐空间之下,那怕近在咫尺你也无法发现。

    就在很多人为李七夜的遁隐手段而震撼的时候,帝王谷终于有变化了,在此时,帝王谷所在的空间竟然开始模糊起来,好像这个空间要开始融化一样。

    帝王谷所在空间开始模糊起来的时候,而它所在空间的背景却清晰起来,好像在这一刻帝王谷所在的空间是要衔接某一个空间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扫射搜寻李七夜的海神执念终于有发现了,目光如神剑一样瞬间绞杀而来。

    “砰”的一声,在如此的绞杀之下,绝隐空间暴露,李七夜出现在空中,他站在那里,掌执着空间法则。

    “已经迟了。”就在海神执念要对李七夜手出的时候,李七夜露出了笑容,笑着说道。

    “轰——轰——轰——”在这个时候,一阵阵巨大无比的轰鸣之声响彻了整个龙妖海,整个龙妖海宛如要颤抖一样。

    在海神执念要击杀李七夜的时候,帝王谷所在的空间背景一下子清晰起来,在这个时候,一个巨大无比的漩涡出现了,这个巨大无比的漩涡就在帝王谷的背后。

    “大漩涡——”看到这个巨大无比的漩涡之时,所有人都腿软,就算是大贤都脸色皱白,尖叫一声。

    “不可能,大漩涡怎么会出现在龙妖海!”看到大漩涡突然出现,有人不由尖叫地说道。

    此时,很多海妖都被吓得魂飞魄散,如果大漩涡真的是出现在龙妖海的时候,那么龙妖海的末日到来了,他们海妖的末日也要到来了。

    “不,这不是大漩涡出现在我们龙妖海,是李七夜架接了两个空间。”有一位大人物脸色大变说道,同时也不由松了一口气。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一刻,海神的执念已经无力对付李七夜了,它一下子转过身去,要去对抗大漩涡的力量。

    “喀嚓、喀嚓、喀嚓……”一阵阵碎裂的声音响起,虽然海神执念欲镇压住帝王谷的空间,但是,这已经迟了,海神基业出现了一条条裂缝。

    “空间驳接,就应该这样。”李七夜看到这样的一幕,露出笑容,说道:“可惜,一步走错,全盘皆输,若是海神基业不动,依然镇守整个帝王谷,我也没办法让帝王谷的空间与大漩涡的空间相衔接。”

    空间驳接,这比空间通道更高级的一种空间传送,它属于空间控制。(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