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这个时候,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帝蟹霸主的身体竟然像融化一样,虽然一双眼睛还在,但是身体却是融化得变成了一团稀泥的样子。

    更恐怖的是,这融化的身体竟然生出了一条条的根须,就像树木一样,这一条条的根须附在了悬崖之上,这让帝蟹霸主整个人看起来不人不鬼的,十分的恐怖。

    帝蟹霸主虽然身体融化了,全身生长出了肉须,但是,他的神智依然清醒,甚至他一双眼睛能看到自己的身体变成了这种不人不鬼的模样。

    看到帝蟹霸主变成了这不人不鬼的模样,很多人都不由毛骨悚然,感觉背脊是冷嗖嗖的,那种感觉十分的恐怖。

    “你知道这叫什么毒吗?”柳如烟轻笑一声,说道:“这叫落叶归根,这不止是你身体融化了,连你的真命都被融化了,如果我不让你死,你会像一棵树一样挂在这里,这样的不人不鬼模样,能活几百年!”

    “你有种的杀了我!”帝蟹霸主狂吼一声,他的声音十分的低闷,就像是一棵老树在咆哮一样。

    “会的,不过,当帝王谷被灭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柳如烟轻笑一声,说道:“我们的公子爷会让你亲眼看着自己造就的局面,帝王谷,因为你而灭,你们的祖先,因为你而死不瞑目,你们的海神军团,因为你而永不安宁!这就是你想满足你自己**的后果!”

    事实上。此时帝蟹霸主已经是牙眦目裂,咬牙切齿,但是。这已经改变不了什么了。

    此时,在帝王谷,两个巨蟹神阵打成了一团,第一个巨蟹神阵占了下风,被压着打,但是,同样是巨蟹神阵。第二个巨蟹神阵虽然比第一个强大很多,但是。想支解它也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这样的两个神阵在帝王谷打在一起,后果可想而知了,就像是两只巨大无比的巨蟹扭打成一团,压碎了帝王谷的很多山峰。击崩了帝王谷的很多防御大阵。

    此时,帝王谷就像末日到来一样,天空上两只巨蟹时不时轰了下来,而百万骷髅军团势如破竹,杀入了帝王谷的深处,收割着帝王谷弟子的性命,一时之间,帝王谷是血洗成河,尸骨如山。

    就算帝王谷的所有老祖出世。都无法逆转眼前这样的局面,他们不止要面对他们祖先帝蟹海神当年的军团,还要面对着当年由海螺号组建的百万海妖大军。

    当年。他们祖先以这支军团打败了所有海妖,也斩杀了海妖的百万军团,但是,今天,这些死去的军团反而攻入了他们的帝王谷!

    “轰、轰、轰……”就在百万骷髅军团攻入了帝王谷深处的时候,帝王谷最深处终于冲起了亿万丈的神光。在这亿万丈神光之中浮现了一个高大无比的影子,当这个影子浮现之时。海神气息喷涌而出,百万里海域的生灵都为之颤抖,无数生灵都为之伏拜。

    “帝蟹海神!”从空间通道看去,看到这个高大的影子,不少人尖叫地说道。

    “是海神基业,不是海神。”看到高大的影子,有强者说道:“百万骷髅军团终于撼动了帝王谷的海神基业,就不知道能不能撑住。”

    “哈,哈,哈,小畜生,我祖先打下的基业是无人能破的,你就做白日梦吧。”帝蟹霸主看到高大的身影,不由狂笑地说道。

    帝王谷乃是海神传承,当年帝蟹海神在此建派的时候,在这片天地之下打下了不朽的海神基业,镇守着整个帝王谷。

    今天,百万骷髅军团轰向帝王谷,终于撼动了海神基业,这爆发了帝蟹海神的执念。

    “轰——”此时,这个高大的影子挟着海神之威,肆虐着天地,以绝世的姿态镇压向百万骷髅军团。

    而百万骷髅军团没有恐怖,没有害怕,它们疯狂一般对整个帝王谷的海神基业发动了最强势的冲击,一个个战阵形成,放眼望去,乃是一片骨山骨海,一时之间,好像当年的无敌军团复活一样,疯狂地对海神基业发动了攻击。

    但是,在高大影子的无敌姿态之下,这一个个强大的战阵也坚持不住,一具具骷髅崩碎,百万骷髅军团无法攻破海神执念的防线。

    “海神就是海神,永远是我们海妖的无敌至尊。”看到这样的一幕,有不少海妖为之骄傲。

    “小畜生,你的如意算盘落空了,你的雕虫小技无法与我祖先的无敌之姿相比。”帝蟹霸主看到这样的一幕,狂笑地说道。他的声音沉闷无比。

    看到这高大的影子,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笑着说道:“海神执念而己,如果说,是掌执有仙帝真器的仙帝执念,还有点看头,海神执念,没有三叉戟在手,那也不过尔尔。我就是喜欢踏碎别人的希望,你看着我是怎么样灭掉你们的帝王谷的。”

    李七夜说完,亲自出手,他踏入了空间通道,从空间通道降临于帝王谷的上空。

    当李七夜踏入了空间通道之后,柳如烟和卓剑诗守在了空间通道之前,谁想通过空间通道,那就必须先通过她们这一关。

    当李七夜出现在帝王谷的上空之间,帝王谷深处的那个高大影子目光向李七夜扫去,那目光如同两把绝世神剑一样,可以绞杀世间的一切。

    但是,这两道目光还没有扫到李七夜的时候,李七夜就一下子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无踪可寻。

    似乎,这海神的执念也发现了什么问题,他的双眼一下子亮了起来,十分的璀璨,就像是两轮太阳照亮了整个帝王谷的天空,

    毫无疑问,这执念是在寻找李七夜,按道理来说,在如此强大的执念搜寻之下,不论是怎么样的逃遁手法都是无法遁形才对。

    但是,不管这一双眼睛怎么样的扫射,怎么样的烛照,李七夜依然无影无踪,根本就无法发现李七夜的影子。

    “这不可能——”通过空间通道,看到这样的一幕,就算是强大的大贤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就算海神执念远不如海神本身强大,但,这终究是海神执念,它承托于海神基业之上,强大到极道神皇都十分忌惮。在这样的执念横扫之下,一般的神皇也不可能遁形呀。”这位大贤感到不可思议地说道。

    绝隐空间,这是《空书》的四大术之一,在这样的遁隐手段之下,不要说是海神执念,就算是海神亲临,都不见得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有所发现。

    绝隐空间,它可以隐避一样,遮蔽一切,甚至可以遮蔽苍天,在绝隐空间之下,那怕近在咫尺你也无法发现。

    就在很多人为李七夜的遁隐手段而震撼的时候,帝王谷终于有变化了,在此时,帝王谷所在的空间竟然开始模糊起来,好像这个空间要开始融化一样。

    帝王谷所在空间开始模糊起来的时候,而它所在空间的背景却清晰起来,好像在这一刻帝王谷所在的空间是要衔接某一个空间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扫射搜寻李七夜的海神执念终于有发现了,目光如神剑一样瞬间绞杀而来。

    “砰”的一声,在如此的绞杀之下,绝隐空间暴露,李七夜出现在空中,他站在那里,掌执着空间法则。

    “已经迟了。”就在海神执念要对李七夜手出的时候,李七夜露出了笑容,笑着说道。

    “轰——轰——轰——”在这个时候,一阵阵巨大无比的轰鸣之声响彻了整个龙妖海,整个龙妖海宛如要颤抖一样。

    在海神执念要击杀李七夜的时候,帝王谷所在的空间背景一下子清晰起来,在这个时候,一个巨大无比的漩涡出现了,这个巨大无比的漩涡就在帝王谷的背后。

    “大漩涡——”看到这个巨大无比的漩涡之时,所有人都腿软,就算是大贤都脸色皱白,尖叫一声。

    “不可能,大漩涡怎么会出现在龙妖海!”看到大漩涡突然出现,有人不由尖叫地说道。

    此时,很多海妖都被吓得魂飞魄散,如果大漩涡真的是出现在龙妖海的时候,那么龙妖海的末日到来了,他们海妖的末日也要到来了。

    “不,这不是大漩涡出现在我们龙妖海,是李七夜架接了两个空间。”有一位大人物脸色大变说道,同时也不由松了一口气。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一刻,海神的执念已经无力对付李七夜了,它一下子转过身去,要去对抗大漩涡的力量。

    “喀嚓、喀嚓、喀嚓……”一阵阵碎裂的声音响起,虽然海神执念欲镇压住帝王谷的空间,但是,这已经迟了,海神基业出现了一条条裂缝。

    “空间驳接,就应该这样。”李七夜看到这样的一幕,露出笑容,说道:“可惜,一步走错,全盘皆输,若是海神基业不动,依然镇守整个帝王谷,我也没办法让帝王谷的空间与大漩涡的空间相衔接。”

    空间驳接,这比空间通道更高级的一种空间传送,它属于空间控制。(未完待续)

第三十五章 达成交易    钱震道:

    “那我们不妨可以做一个交易,眼见得对方即将破门而入,我已经是这样的状态,可以说是必死无疑,我死以后,对方也很可能不会放过我,依照那人的行事手段,很可能会将我的魂魄来打造成什么狠毒道具或者武器,不如你让你的神器器魂将我的魂魄吸收掉,然后保留我的自我意识?”

    “你要知道,我的命格乃是紫薇真命,当年距离大卫朝的帝位也就是近在咫尺而已,若不是当年阴差阳错,一念之差,早就登基了,也不会将赫赫大卫朝弄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倘若是有我自身元神配合的话,你的神器器魂可以毫无损耗的获得极大的补益,相当于是直接用一名帝王来血祭你的这把神器!”

    “而你要付出的,相当于只是在你的神器当中出现第二器魂而已。当然,假以时日,我有可能会取你的神器器魂而代之,不过既然你的神器乃是血炼之术铸就的话,那么这一定是你死后才发生的事情了!”

    钱震所说的这些东西并没有什么虚假的地方,林封谨自从认识了大巫凶之后,也是经常向他请教一些关于人的魂魄方面的东西,因此知道钱震所说的句句是实,听得外面敲击那钢门的声音越发的急促,钱震便也是有些急切的道:

    “这样吧,你就算是信不过我,那杀了我之后,也是要将我的尸体带走,否则的话,一旦对方将我的魂魄打造成什么恶毒的道具或者武器,肯定首先要用来对付的就是你!”

    钱震的这句话顿时就令林封谨下了决心,他点了点头,往钱震的嘴巴里面塞了一颗黄芽丹来给他补充元气,避免这厮不要是因为沿途剧烈颠簸,虚脱而死,然后便将钱震一把抄起来抗在了肩头,便是迅速的朝着外面走去。

    此时三瘤妖树大根已经是利用了自己强大的根须之力,在旁边打出来了一个通道,林封谨便是顺着这个通道斜着向上方走去,大概走了五六米远,就直接翻出来了地面上,却是发觉这里乃是个地下室,里面储藏着土豆,白菜,大酱之类的东西,鼻孔里面还隐隐的闻到了一个烟火气传来。

    很显然,这里乃是厨房里面的储藏间了,林封谨从里面掠出去了以后,下方敲击最后一道钢铁大闸的声音依然是络绎不绝,林封谨此时扛着武亲王钱震之后,便迅速的翻越过了旁边的墙头,他乃是这邺都当中的地头蛇,各种路径不要太熟,迅速的消失在了黑暗当中。

    直到林封谨离开了接近一百个呼吸的时间之后,才有人气急败坏的从厨房当中冲了出来,然而在这样关键的时候,可以说是十个呼吸的时间都是格外致命的,何况是近百个呼吸的时间?这帮人追出来之后看到的,也就只有茫茫的夜色而已。

    ***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林封谨就重新出现在了邺都的夜色当中,钱震的尸身已经是火化了,而他的魂魄则是成为了世界的尽头器魂的一部分,说实话,钱震身为武亲王,接触到的层次面和消息可以说都是常人几辈子都积累不下来的,因此,他的判断很是准确:

    他此时确实是已经成为了第二人格,第二器魂这样的存在,并且林封谨发觉自己应该是对其拥有绝对生杀予夺的权力,不要说是林封谨自身的意志,就连神器器魂的存在,对钱震来说都是高不可攀的庞然大物,这么说吧,就算是林封谨死了,钱震的神魂要想取器魂而代之也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只因为林封谨的这器魂之强,乃是吸收了绝世天劫的威能还有元昊这样的绝世人物的魂魄而成,也是超乎了钱震的想象。

    此时林封谨与“世界的尽头”血脉相连,自然能感觉到,世界的尽头吸收了钱震神魂之后,又出现了微妙的改变,多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凌厉,厚重,一如山峦那样,总体给人的感觉是看上去极其厚重,无法撼动,但山峦当中的刀削绝壁,刺天山峰,则是凌厉无比。

    并且世界的尽头当中,本来就含有两州社稷之力的存在,对方想要招架的话,就得有足足两州之力才能抵挡,而林封谨此时的身份却是一介举人而已,连官位也没有,因此使用世界的尽头的时候总是有一种晦涩笨拙的感觉。

    但是现在武亲王钱震的神魂进入了世界的尽头之后,他乃是什么身份,半步帝王,紫薇真命,驾驭这区区两州之力自然是轻而易举,就相当于弥补上了最后一块短板,林封谨施展世界尽头的时候就是举重若轻,御神器若鸿毛,敌人招架起来却是重若泰山!

    不过,对于钱震来说,有这样的结局总比落在了那神秘人手中,死后魂魄备受折磨要好得多了,他此时身为器魂,只要林封谨允许的话,就能开辟出一方小天地出来,这方小天地大概有学校的操场大小,钱震乃是魂魄,所以他能用意念和神器当中的灵气来随便凝聚出他想要的东西,此时里面就有了一座将军府,闲暇的时候可以看书,品茶,品尝各种美味,但是必须是他自己吃过,拥有相关记忆的。

    钱震的魂魄此时则是已经因为疲惫陷入到了休眠当中,等待世界的尽头吸收来的灵气慢慢的渗入,滋养他的魂魄之后才能恢复。

    而此时林封谨疾奔的方向也不是回到自己的府邸,而是城外。为什么呢?因为他刚才突入到了那一处密窟当中,自身也没有受什么伤,体内的元气也是补充得七七八八,便是还遇到了敌人大战一场也是没有太大问题的,所以说,林封谨已经是决意要在今天一定要弄明白那个幕后黑手的真实身份了!

    有一句话说得非常有道理:叫做我知道得越多,那么就越是觉得自己无知,对于林封谨来说也是这样,他对这幕后黑手知道得越多,那么心中就越是觉得恐惧!更要命的是,自己还是将这个王八蛋往死里面得罪了,所以说林封谨此时既然从田襄子的口中得到了确切消息,那么就真的是不肯耽搁,当然是要争分夺秒的赶过去,将这家伙的根底挖出来,这才能做针对性的防范。

    邺都城在夜间想要进出的话,尽管不是宵禁时期,也是要颇费手脚的,但是对于林封谨来说,这一次赶过去做苦力也绝对不是没有额外收获的,此时被吕羽调来拱卫京畿的,那都是在与中唐一战的时候立下大功的。

    怎么立下大功,那就自然是要打仗做先锋了,要打仗做先锋,那么要不要补充额外的马匹,粮食,箭簇,伤药呢?要不要战后照顾伤员呢?要不要请人好好的清点一下首级呢?

    要做这些事,那就得和林封谨打交道,而林封谨为什么能够稳稳当当的坐在大营总管这个位置上不被赶走?那可不仅仅是依靠的吕羽的宠信,自然是有自己的卓越才干了,这些立功了的将军和林封谨打交道,就是求人,有时候还要为自家的部队想着多捞一些好处,那么肯定就要经过林封谨,就得承他的情了,那么这时候就是他们还情的时候了。

    于是很快的,林封谨便是在一大群巡城军士的目送下,从城头上面一跃而下,最后还挥手作别,换成是别人的话,估计还没有走到城头上就直接被射成刺猬了。

    离开了城门之后,林封谨便是按照田襄子的提示,迅速的对准了城南奔了过去,在邺都城外,因为路平治安也是宁靖,所以说恰好是二十里一驿,林封谨此时便是顺着朝向南边的官道而行,然后见到的驿站走进去打听一下赵家庄就得了,实在不行的话,城南二十里乃是古亭县管辖,县官不一定知道赵家庄,但是随便去找一个差役就一定知道。

    这些人都是世袭了一两代人的地里鬼,并且平日下乡催青苗钱,审案办事什么的,整个县内的草木都是一清二楚,了如指掌,何况是区区的一个庄子呢?

    结果林封谨这一次运气颇好,敲响了驿站的大门以后,便是直接打听到了赵家庄的所在,从这边一条大路直通过去就是,因为庄子上的首富孙员外便是做醋的,整个邺都里面的醋业里面,他有足足两成的份子,可见其生意之兴隆,而醋这东西要缸子装,很怕颠簸,孙家孙员外也不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便从庄子里面索性修了一条通官道的大路出来。

    这一修既是在四乡八里得了好名声,积了阴德,还对自家的生意有蛮大的帮助,免得送醋的时候车子一颠簸就得折上好几缸了。

    林封谨走在这大路上,发觉不比官道差,心道这赵家庄在这路上利益攸关,也是耗费了足够心思的,看看这赵家庄屋舍的轮廓出现在了黑暗当中,林封谨也是懒得靠近过去惹狗叫,便干脆绕了个圈子过去,直插赵家庄背后的坟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