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管是谁,看到这样的一个大岛,都知道这个大岛经历了无数的加持,这个大岛被打下了坚如磐石的道基,这是一个让人难于撼动的岛屿。

    “帝王谷”看到眼前这个大岛,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很多人都知道眼前这座岛屿是什么地方。

    此时,一个宽阔无比的空间通道从战崖直抵达了帝王谷上空,这个空间通道晶莹无比,十分巨大,那怕是百万大军同时出发,都可以冲过去。

    “空间通道!”看到眼前这样的一幕,有老一辈大贤吃惊地说道:“这怎么可能,一般来说,空间通道只有仙帝级别的道台才能打开,而且需要海量的仙帝精璧才能支撑!赤手就能打开空间通道,这,这不可能的事情!”

    空间通道,这是比空间传送更高级的传送之法,在仙帝时代,仙帝就是用空间通道来传送自己的百万大军战征九天十地。

    比起空间传送来,空间通道更直接,更稳定,更持久,更重要的是,空间通道能传送更庞大的物品或军团。

    像李七夜如此宽阔无比的空间通道,那简直就是可以传送任何东西。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个时候,在自己小空间之中的巨蟹神阵终于打碎了隔离,杀入了主空间。

    “我等的就是这个时候。”李七夜看着巨蟹神阵张牙舞爪地杀来,笑了一下,空间道纹流转。巨蟹神阵所在小空间一下子明亮起来。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李七夜施出了“空间挪移”。瞬间把剥离的巨蟹神阵送入了空间通道之中。

    “轰”的一声巨响,本是张牙舞爪的巨蟹神阵一下子被传送到了帝王谷的上空。

    “你想干什么!”就在这个时候,帝蟹霸主脸色大变,顿时知道不妙了,他为之骇然,吹响了海螺,欲命令巨蟹神阵停止攻击,但是。此时的巨蟹神阵乃是在帝王谷上空,战崖与帝王谷相差亿万里之远,根本就命令不了。

    帝蟹霸主大惊,欲冲入李七夜的空间通道,柳如轻轻笑一声,挡住了帝蟹霸主的去路,笑吟吟地说道:“现在想走,未远太迟了一点吧。”

    “杀了她”帝蟹霸主厉喝一声,命令身边的弟子,同时。他身前冒出了几位老祖,欲挡住柳如烟。

    “轰、轰、轰”天摇地晃。在此时,帝王谷上空的帝蟹神阵发动了攻击,向下面的帝王谷俯冲而来。

    “何人在帝王谷放肆!”突然遭受到了攻击,帝王谷有老祖狂吼一声,瞬间,帝王谷浮现了一层又一层的防御,一个个强者冲天而起,欲挡住巨蟹神阵的攻击。

    “啊”一时之间,惨叫起伏,冲天而起的强者全部被巨蟹神阵斩杀,巨蟹神阵势如破竹,瞬间冲入了帝王谷。

    “轰、轰、轰”轰鸣声中,整个帝王谷摇晃起来,巨蟹神阵的灵活性的确是太强大了,它就像是一只活着的巨蟹,在帝王谷之内疯狂地横冲直撞,在巨蟹神阵的冲撞之下,一座座山峰崩灭。

    一时之间,帝王谷之内惨叫之声响彻了天地,帝王谷的不少强者惨死在了巨蟹神阵之下。

    “轰”的一声巨响,终于,当巨蟹神阵冲杀入了帝王谷深处的时候,浩瀚无比的海神之威冲天而起,在这瞬间,帝王谷深处冲出了第二只巨蟹,这只巨蟹海神之威磅礴无尽,它比刚才这个巨蟹还要强大。

    “第二个巨蟹神阵,这是帝王谷的压箱底的底蕴了。”通过空间通道,很多人看到帝王谷冲起的巨蟹,不由喃喃地说道。

    “该发动攻势的时候了。”李七夜笑了一下,死章璀璨,死气滔滔,接着,“哗啦”的声音响起,此时在海底下爬起了更多的骷髅。

    一时之间,无数的骷髅排列在了这片海域之中,有百万之多,每一具骷髅眼眶都闪动着灵魂之火。

    百万的骷髅军团浮现,这一下子让整个海域被死气所遮蔽了一样。

    所有人都傻傻地看着眼前这百万的骷髅军团,所有人都被震撼了,一下子冒出了这么多的骷髅,这简直就是一个死人的国度。

    “这是当年战死的军团呀,由海螺号所领域的龙海妖百万海妖种族的军团!他们战死之后,枯骨也一直深埋于这海底呀。”有一位知道当年战争的老人看到眼前这百万髅骷军团,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地说道。

    “该启程了。”李七夜笑了一下,出手把百万军团从空间剥离,然后以空间挪移把所有的骷髅送入了空间通道,眨眼之间,所有的军团被送到了帝王谷的上空。

    “轰”的一声,整个军团从天而降,瞬间空降入了帝王谷!

    这样的一幕,实在是太震撼了,让所有人看得都抽了一口冷气,试想一下,突然有一天,你的头顶上突然空降下了百万骷髅军团,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一时之间,帝王谷的所有弟子都被吓懵了,所有人都被吓傻了。

    “啊”当帝王谷的弟子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遭受了残酷的攻击,瞬间百万骷髅军团践踏整个帝王谷,他们就像死神一样收割着所有帝王谷弟子的性命。

    一时之间,整个帝王谷惨叫连连,鲜血迸射,一个个头颅冲天而起,一个个帝王谷的弟子倒下。

    “杀”此时,帝王谷的弟子没得选择,都狂吼一声,迎上这骷髅军团冲杀而去,在这个时候,他们帝王谷已经没有退路了。

    眼前的一幕,让人十分的震撼,只怕帝蟹海神在世的时候都无法想到会有今天吧,当年曾经为他战死的军团,曾经被他击败的敌人军团,在今天却以另外一种方式攻入了他的帝王谷,要毁灭他的传承。

    “杀”帝蟹霸主狂吼,此时他双眼通红,狂吼着咬牙切齿,他身边的所有弟子、所有强者都出手了,几位追随他左右的老祖也拼尽了全力,欲为帝蟹霸主开道,让帝蟹霸主能杀回帝王谷。

    但是,不管帝王谷的强者如何拼命,不管帝王谷的几位老祖如何舍命相搏,都无法攻破柳如烟的防线。

    柳如烟一人当关,斩杀了一轮又一轮冲杀而上的帝王谷强者,就是在帝王谷几位老祖,在柳如烟的强势压制之下,都支撑不住了。

    柳如烟只不过是赤手空拳而己,以一己之力压制了帝蟹霸主身边所有强者和几位老祖的一轮轮强攻,十分的霸道。

    “嗡”的一声,就在几位老祖祭寿血强攻之时,柳如烟体魄璀璨,一个可怕的黑洞打开了,吞噬诸天十地。

    吞天魔体!这是无垢三宗的三大仙体之一,而且无垢宗拥有的三大仙体术都是甚为完善,就算比不上《体书》的仙体术,也是举世无双。

    “喀嚓”的崩碎之声响起,那怕这几位老祖在以寿血相祭,他们的祭台攻势也一下子崩碎,他们撑不住吞天魔体如此强大的攻势,在这刹那之间,不止是他们祭台崩溃,而且他们全身都一下子支解碎裂。

    就是帝蟹霸主都被碾压得鲜血狂喷,如果不是他掌执海神兵器,在这样的仙体碾压之下也一样难逃一死。

    看到如此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柳如烟的强大,很多人还是第一次看到。

    帝蟹霸主见情况不妙,转身就逃走。

    “铛”剑吟九天,一剑横来,仙体压天,面对如此磅礴无敌的一剑为之骇然,手中的海神之兵轰了上去。

    他面对的是突然出现的卓剑诗,她修练的是圣泉体,圣泉体能让血气无穷无尽,磅礴无敌,最普通的招式在圣泉体的爆发下,能爆发几十倍甚至是上百倍的威力!

    帝蟹霸主手中的海神之兵也依然支撑不住如此的横天一剑,当场就被震飞,听到“铛”的一声,逃走的帝蟹霸主被钉在了悬崖之上。

    看着帝蟹霸主被钉在了悬崖之上,战崖之外的很多人都不由心里面一凛,不止是柳如烟强大,卓剑诗也是强大。

    就算帝蟹霸主他们这种海神传承的强者,也一样无法与她们争锋。

    “无垢三宗,一直以来都是那么强大。”不管是海妖,还是魅灵,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心里面发毛。

    一直以来,无垢三宗都很低调,在年轻一辈而言,卓剑诗和柳如烟声名远不如遮海天子、速道天神、七海女武神那样响亮,但是,她们的实力之强大,一点都不容置疑。

    此时,柳如烟走近,看着被钉在悬崖之上的帝蟹霸主,轻笑地说道:“你是喜欢用毒是吧,那好,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使毒的手段!”

    如果卓剑诗要杀帝蟹霸主的话,帝蟹霸主已经没有性命了,只不过,李七夜没有下令,留着他一条命而己。

    此时,柳如烟取出了一支细如丝一般的木刺,她出手如闪电,瞬间刺入了帝蟹霸主的眉心之中。

    “啊”顿时,帝蟹霸主惨叫起来,就算他这样狠毒残忍的人也一样承受不了那种痛苦,他的凄厉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天空。(未完待续……)

    第13章控制空间:

第三十四章 求死不能    林封谨默然了一会儿道:

    “不瞒你说,现在局面依然不大好,我只是依靠外面的三块落下来的铸铁大门,才能勉强争取到一些时间和你说话,现在已经是被弄开了一道大门,顶多只有盏茶时间的功夫我看你的状态也是不大好,不如先出去找大夫治疗以后再说吧。”

    “不用了啊”田襄子叹息了一声:

    “我的状况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他们这样折磨我都没有死掉,却是因为这帮人对我用了结脉搜骨的禁术,将我的生命力疯狂的压榨了出来,才能强撑不死,我就算是被救出去了,体内的生机也像是几百岁的老朽残躯,顶多支撑一两个月罢了,活着也是受罪!”

    林封谨其实也是早就看出来了这一点,只是不方便直接说出来而已,他叹了一口气道:

    “那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我虽然平时行事不像是阳明先生和九渊先生那样,事无不可对人言,但也当得起一诺千金这四个字。咱们相识一场,也是并肩战斗过,有什么要交代的尽管说好了。“

    田襄子道:

    “我这一门的传承有些古怪,田襄子之名,是代代相传下去的,我是第二十五代田襄子,你若是有机会见到二十六代田襄子的话,告诉他,不要替我报仇,再带个口信给他,说是珠在火中。这样的话,足感大德了。”

    林封谨认真的点了点头道:

    “好,我记下来了。”

    接着林封谨又看向了旁边的囚笼,然后道:

    “这位是?”

    田襄子惨然道:

    “当然就是王上了。”

    尽管林封谨已经有心理准备,但听到了田襄子的回答之后,依然是若晴天霹雳,这就是钱震?这就是那个在地下幽居了几十年都不死,不久之前还意气风发,纵横天地之间的武亲王钱震!

    这时候,钱震也是蠕动着,发出了微弱的声音,林封谨仔细一听,赫然竟是说的:“求求你,杀了我”!!

    一代枭雄,最后竟是沦落到了这样的下场,求一死而不得!他平生估计也是很少求人,想来连他自己都万万猜不到,他所求的最后一件事,居然是要哀求别人杀了自己!

    如此的凄凉啊

    林封谨深深的呼吸,摇了摇头,低声道:

    “王上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

    钱震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声音当中有着无尽的屈辱和痛苦:

    “没有了,但求速死!”

    林封谨沉默了一会儿道:

    “你们的事情,我都能答应下来,但是,你们以为不提那件事,那个人,我就不会问吗?那个将你们害到了这种程度的幕后黑手!!你们以为到了这一步,你们说不说还重要吗?他一定会将我看成眼中钉,肉中刺!就算你们一个字不说,既然他知道我来了这里,那么就一定会当成我什么都知道了”

    “所以,你们若是不说的话,那么反而是害了我,反而要我继续这样连敌人都不知道是谁的日子。对我实在是有害无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你们还要继续为那个人守秘吗?”

    林封谨这话一下子就将之前遮掩的东西给掀了开来,之前田襄子和武亲王钱震如此惨象,无论是谁,都肯定是要对这人恨得入骨三分,心中想必是对这个人恨不得食肉寝皮,然而在交代后事的时候,却是对此事绝口不提,田襄子更是让他的接班人不要报仇——

    可见这个人的身份之高,势力之强,甚至已经是达到了连武亲王这样的人都忌惮的地步!

    他们为什么要保持缄默?便是对林封谨能在此时出现帮他们解脱十分感激,因此不愿意林封谨搀和进去!然而到了这个份儿上,林封谨连人也杀了,这牢房也毁了,真的是黄泥巴落在裤裆里面,不是屎也是屎了,他就算什么信息都得不到逃了出去,那幕后黑手能信吗?

    听了林封谨的话,田襄子就叹了口气,然后低声的道:

    “你说得也是有一定道理的那个人的名字,是禁忌,我们天生就要受制于他,因此被他抓住了以后,用十分特别的秘术禁锢住了,一旦有任何的敢于吐露他的秘密的行为,那么就会立即遭受到搜魂炼魄之苦,只不过,还是有办法可以规避的,但你要动些心思了——到了这一步田地上,王上,我们也没有什么好再隐藏的了,什么家国天下,雄图霸业,都是一场空啊,你觉得呢?”

    钱震默然了一会儿,微微的点了点头,被剜掉双眼的眼眶当中,忽然有两道血泪流淌了下来,“皇图霸业转头空!”

    田襄子这时候便对林封谨低声的道:

    “你记得,城南二十一里,有一个赵家庄,那里的风水奇佳,在赵家庄背后的坟岗上,能找到四棵老槐树,这四棵老槐树围成的圈子里面,你要找一座碑,这座碑会动,不会固定在一个地方,下面托碑的石兽雕刻的是一头猛虎,石碑上写着往生两个字。”

    “接下来的事情非常重要,你要听好了,你找到碑以后,得往上面淋一泡尿,而且必须是三岁以下的女童的尿,就能进入到我们的密窟里面,只要一进去之后,便可以见到我留下来的线索,只要你解开了这个线索,那么你就会知道这幕后黑手的真实身份了。你要记得哦,在这过程当中,遇到了什么事情都要镇定,淡然处之就好了。”

    林封谨听明白了以后,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

    田襄子微微点头,笑了笑,然后道:

    “最后还要拜托你一件事了,在旁边应该是有一个桶,里面盛的是供给狱卒喝的清水,麻烦你帮我和王上擦擦脸。我这样的模样去地下见祖宗先人,未免也是太凄惨丢人了些。”

    士大夫在死前要沐浴,要正衣冠,要端仪容,这才是有风度的表现,田襄子应该也是个满腹诗书的人,因此有着这样的要求。

    林封谨此时只觉得心情说不出来的沉痛悲愤,其实他和田襄子,钱震之间的关系并不好,只是因为他们的遭遇太惨而激起了自身的怜悯心吧,面对田襄子的要求,林封谨点点头道:

    “没那么麻烦。”

    说着便做了个手势,水娥与他心意相通,便是将手一挥,立即就见到了一团白色的水雾将田襄子包裹住,水雾迅速变黑,然后被水娥抛掉,然后又是笼罩了一团水雾上去,接连几次之后,便是沐浴完成,什么脏污血迹都是统统除掉了,接下来林封谨从须弥芥子戒里面取出来了一套自己穿的长袍,给田襄子换上,帮忙让他贴墙坐好,然后低声的道:

    “袍子有些不合身,我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田襄子点了点头,欣慰的道:

    “能这样我已经非常满足了,动手吧。”

    林封谨叹了一口气,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股暗劲传入到了田襄子的体内,震断了他的心脉,便是当场气绝,只是田襄子死前嘴角带着一抹微笑,竟是含笑而死,看得出来这样的结局对他来说,已经是意外的惊喜,更可以说是解脱。

    林封谨这时候便来到了钱震的面前,帮他沐浴更衣完毕,然后道:”王上还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钱震微微摇头道:

    “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最后劝你一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娲蛇神是妖,你是人,与之打交道太深的话,我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说完,钱震便不再说话了,林封谨以为他已经是没有什么遗言,便朝着他的头顶拍了下去,不过刚刚落到了一半,忽然听到了钱震沉声道:

    “我刚刚听你出手的时候,甚至都隐隐约约能感觉到一股难以形容的磅礴力量,深不可测,这样的力量,绝对不是血肉之躯能承受得起的,莫非你最有又有什么大的奇遇?”

    林封谨听了钱震的话以后,犹豫了一会儿然后道:

    “没错,我现在手中,已经是有一把十分强大的神器了,只是因为某些限制,我也不能轻易动用,并且这神器乃是用了血炼之术,只有我能使用。”

    钱震听了以后也是一震道:

    “莫非,就是那把青梅嗅吗?”

    林封谨道:

    “差不多可以说是这样。”

    钱震忽然道: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你的神器里面应该是有器魂的了。”

    林封谨道:

    “没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