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于李七夜的话,帝蟹霸主狂笑一声,说道:“成王败寇,少在给我说教,我只是废物利用而己,只要能杀了你,就算它们永不得安宁又怎么样,它们只不过是死人而己,只不过是骷髅而己,它们的存在,就是发挥它们最后的价值。”

    听到帝蟹霸主这样的话,不少人心里面为之毛骨悚然,大家都觉得,帝蟹霸主不是一般的变态。

    “呜”此时,帝蟹霸主再一次吹响了海螺,让骷髅对李七夜他们发动了进攻,帝蟹霸主狂笑地说道:“姓李的,等着受死吧,这些骷髅是很难杀死的,它们会把你折磨到死。”说到这里,他不由狂笑起来。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响起,此时,整个骷髅军团踏入了古战场,在它们强大的气势压制之下,整个古战场都摇晃,如此强大的气势,这都让人怀疑,当它们爆发强大的战斗力的时候,是不是可以把整个古战场压碎。

    “死去的军团呀,帝蟹霸主这也太狠了吧,他祖先帝蟹海神本想让为他战死的军团安宁在此,没有想到,今天却被帝蟹霸主利用上了。”有人看着十万军团欲向这里进攻,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面对死人军团,就不知道李七夜这样的凶人能不能撑住。”有不少人屏住呼吸看着古老战场。

    见死去的军团以压制的姿态踏入了古战场,柳如烟站了起来,轻笑一声。说道:“该我出手的时候了。”

    “不。是我出手的时候。”李七夜笑了一下。站了起来,制止了柳如烟,他一步踏出,“嗡”的一声,一个巨大无比的死章浮现,死章在瞬间疯狂地扩张,一下子淹没了整个古老战场,接着。扩张到了这个海域,死章瞬间烙印在了海底下,烙印在了古战场之中。

    “轰”的一声,李七夜打开死印,死气瞬间像滔天海水一样喷涌而出,宛如大灾难来临一样,如洪水一般的死气瞬间遮闭了天地,接着,死气像有生命一样,一缕缕的死气瞬间钻入了一具具的骷髅体内。

    然而。一切都没有停止,烙印下来的印章乃是“铛“的声音响起。一条条细如发丝的法则从死章浮现,这一条条细如发丝的法则瞬间钉在了一具具的骷髅之上。

    就在这个时候,听到“嗡”的一声,死章再一次回归李七夜身后,整个死章在李七夜身后轮转沉浮,整个死章变得光芒夺目,里面的每一条法则都宛如制控着一个人的生死,似乎,这样的一个死章,里面承载着亿万的生命一样,而这亿万生灵的生命似乎完全掌握在了李七夜手中。

    此时很多人都能听到“蓬”的一声,一具具骷髅的眼眶之中竟然点燃了灵魂之火,它们的眼眶之是的灵魂之火一下子亮了起来,闪烁着血红一般的光芒。

    当所有骷髅点燃了灵魂之火后,整个死人军团一下子停了起来,接着听到整齐的整伐声响起,所有的骷髅在李七夜的控制下,一下子转过身去,整齐无比。

    在这一刻,所有骷髅围成了李七夜一圈,而李七夜这才是真正的主宰,他似乎成了一个黑暗国度的无上君王。

    “发生什么事了?”突然的变异,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有人不可思议地把双眼睁得大大的。

    “不可能”见到骷髅军团没有攻击李七夜,这顿时让帝蟹霸主脸色大变,他厉叫一声道。

    帝蟹霸主回过神来,立即再次吹响了海螺,“呜、呜、呜”的声音响起,但是,不管帝蟹霸主的海螺如何发出攻击的号令,所有的骷髅都没有任何反应。

    虽然帝蟹霸主这海螺乃是由帝蟹海神留下来的,可以号令他曾经死去的军团,但是,它的威力与出自于《死书》的死章相比起来,那实在是相差太远了。

    李七夜拥有着磅礴无尽的死气,他拥有着炉火纯青的死章,如此的实力,足可以让李七夜轻而易举地控制眼前的所有骷髅军团。

    “你知道我刚才所说的永不安宁这话是什么意思吗?”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那是因为你,让它们成了我的傀儡,让它们永世不得超生!”

    一时之间,帝蟹霸主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李七夜会有这样的一手。

    “这是邪术吗?”看到李七夜瞬间反转,一下子控制了整个骷髅军团,很多人都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说道。

    “好,姓李的,你的确是有本事。”帝蟹霸主狂笑地说道:“但是,我的手段是你永远无法想象的。”

    说完,帝蟹霸主再一次吹响了海螺,“呜”的海螺响起,海水哗啦啦地响。

    “哗、哗、哗”海水卷起,直冲上天空,在这个时候,天空上浮现了海神符文,每一个海神符文宛如星辰一样璀璨夺目,似乎是它们点亮了每一个夜晚的夜空一样。

    “吱”的一声尖锐叫声响彻了整个龙妖海,在这个时候,所有的海水在天空上化作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大阵,这个大阵形成之后,可怕的洪荒气息弥漫天地,感受到这股洪荒气息,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冷颤,似乎,这是一头远古时代的洪荒猛兽苏醒一样。

    此时此刻,天空中出现了一只巨大无比的巨蟹,这个巨蟹由海水凝成,由海神符文作为骨架,这个巨蟹庞大无比,它的双螯就有万里之长,如此巨大的双螯砸下,就可以把大地砸碎。

    “我的妈呀,这是什么鬼东西呀。”看到天空上浮现这样一只巨大无比的巨蟹,不知道多少人看了都为之双腿发软。

    “巨蟹神阵,这是帝蟹海神一生中最得意的杰作。”看到天空上的这个巨蟹,有一位皇主骇然大叫一声。

    知道“巨蟹神阵”的人一听到这话,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凛,传说,帝蟹海神布下的“巨蟹神阵”极为灵活,它可以根据敌人的情况而自己移动作战,它就像是一只活着的巨蟹一样。

    传言说,当年帝蟹海神在此一战千万海妖,有一定程度上是这只“巨蟹神阵”发挥了不小的威力。

    “姓李的,你准备受死吧,当我神阵发动之时,你死无葬身之地。”帝蟹霸主狂笑地说道。

    李七夜看了一眼天空上的巨蟹神阵,笑了一下,对身边的柳如烟说道:“你知道巨蟹神阵最大的弱点是什么吗?灵活性太强,这让它镇守不了空间,当年帝蟹海神留下这样的一个大阵,本来是庇护死去的英灵的。”

    李七夜话一落下,十指一张,无穷无尽的空间道纹浮现,每一条的空间道纹都是无比的繁芜复杂,它有着让人无法看透的玄妙。

    “嗡”的一声,李七夜双手闪动着光芒,此时,随着李七夜的双手划动,所有人都感受到了空间波动,在瞬间,古老战台、骷髅军团、天空的巨蟹神阵,它们三者瞬间从这个海域的空间剥离,它们独自成了一个空间。

    “这是什么”所有人都看得一清二楚,看到古老战台这三者完全从主空间剥离,让人产生了一个错觉。

    “可惜,如果巨蟹神阵灵动弱一些的话,它的镇守威力就很大,想把它剥离,那也不是容易的事情。”李七夜笑着对柳如烟说道。

    空间剥离,此乃是空间控制的秘术之一,它可以把一件东西乃至是整个领域把它从主空间剥离出来,让它自己处于一个小空间之中。

    “呜”见情况不妙,帝蟹霸主吹响了海螺,命令在独立一个空间的巨蟹神阵向李七夜攻击。

    “等的就是这个时候。”李七夜见巨蟹神阵发动了攻击笑了一下,右手划动空间,瞬间让处于小空间的巨蟹神阵隔离于主空间之外。

    空间隔离,这能把一个小空间或一个领域或一个人隔离在主空间之外,一旦被隔离出了主空间,如果你不够强大,那就永远杀不回来,那怕这个人明明在你眼前,但事实上,它离你很遥远,他是在主空间之外,与你相隔得十分遥远。

    “轰、轰、轰……”一时之间,在自己小空间之中的巨蟹神阵对主空间发动了强烈无比的攻击,横冲直撞,它那万里之巨的双螯击碎星辰天穹,在它这样的攻击之下,所有人所在的主空间都摇晃起来,所有人都感觉再这样下去,巨蟹神阵会带着它自己的小空间多隔离之外杀入主空间。

    而此时,李七夜左手压着主空间的虚空,在这个时候,无穷无尽的空间道纹交织,“嗡”的一声响起,一个宽阔无比的道门被打开,道门之中有着无数的空间坐标浮现,似乎九界的坐标都在这道门之中。

    “铛”的一声,就在这瞬间,李七夜锁住了一个坐标,听到“哗啦”的一声响起,在瞬间,这宽阔无比的道门一下子在另一端打开了。

    此时,一个十分大的山谷出现在众人的眼前,与其说是山谷,不如说是一个大岛,这个大岛成山谷状,整个大岛乃是瑞气冲天,气势磅礴。(未完待续……)

第三十三章 又见故人    尽管向聚只是略微一分神,已经可以说是醒悟得相当及时了,然而林封谨是何等人?他所求的,那就只是向聚分身的这一线的机会而已,哪怕这一丝机会仿佛电光石火,稍纵即逝,但只要是闪现了出来,林封谨就一定能抓住!

    林封谨贴近到了向聚面前之后,向聚立即就在心中大叫不妙,虽然说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然而在实战的时候长兵器一旦是被人欺近贴身,那么就十分尴尬了,就拿此时向聚来说,难道是拿朱枪的枪头用力回戳吗?一旦对方一蹲,那岂不是变成了自己插自己了?

    不过,向聚显然也是身经百战,早就考虑到了会出现这种情况,他攥枪的位置本来是在枪柄处,不过手掌朝着上方一滑,便是握住了枪身的中段,紧接着在身上一顶,朱枪的枪柄则是内缩进去了一节,变成了奇门兵器当中若判官笔的那种短兵器!

    同时,朱枪的枪头本来是呈现出来了莲花蓓蕾状的,无形当中向聚便能以判官笔的笔法,还有单手锤法来和林封谨周旋,并不畏惧他的贴身搏杀!

    只是,林封谨却根本不和他玩什么招式和花巧,而是沉声吐气,一拳就砸在了朱枪的枪头上!

    这一击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然而向聚却是在这瞬间感觉到了枪头上涌来了一股无法抗衡的力量,“啪啦”的一声连卸力的机会都没有,自己握持的这把朱枪就被狠狠的砸飞了出去,“噹”的一声砸在了旁边的钢铁囚笼上面,这钢铁囚笼立即都有七八根钢筋弯曲断掉,同样朱枪也是扭曲得仿佛麻花一般!!

    而向聚握枪的那只手的虎口都被震裂,出现了一条婴儿小嘴也似的伤口,露出了鲜红的嫩肉,鲜血直流。

    一拳,

    林封谨只是用了一拳,便是让向聚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明白了双方之间的差距已经仿佛是天堑一般!

    外面的铁闸,已经被“咚咚咚”的疯狂被砸响,然而当时设计这机关的时候,六趾组织恨不得这铁闸连十万大军都突破不了,此时呢,此时却是期望这玩意儿若纸糊的那样一戳就破!

    就算是六趾组织在这里知根知底,就算是他们可以动用充足的人手,然而对林封谨来说,这三道铁闸也至少能给自己争取两三盏茶的功夫吧?

    两三盏茶的时间,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然而对于此时已经是牢牢的把握住了大场面的林封谨来说,可以说真的是绰绰有余了,看着脸色有些灰败的向聚,林封谨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

    “你还有什么伎俩,就一起使出来吧?”

    向聚并不说话,脸色铁青,骤然扑前,顺手拔剑,他的腰间长剑出鞘后一圈,立即就涌现出来了大片连绵无比的剑光,立即整个室内都是幻化出来了森森青木幻象,一颗种子从无到有,迅速的化成了大量的青藤,从林封谨的脚下生长了出来,这些青藤的蔓延之势可以说是如龙如蛇,盘根错节,虬连交错,迅速的就将林封谨绑缚在了其中。

    这就是向聚自身领悟出来的囚之剑,法家著名的“画地为牢”!

    这一剑据说乃是从上古时候天象变化当中演绎而来,深得天地之间的奥秘所在,可以说是传承千古,光耀古今!

    此剑为什么精妙并且名气极大,便是因为不同的人修炼“画地为牢”的相同剑诀,一旦修炼到了某个层次之后,表现出来的剑意都是各不相同的,甚至还能分出五行排列,之前林封谨就见识过好几名法家中人施展这一招,真的是各有所长,精彩纷呈——

    有的人宅心仁厚,不愿意伤人,那么这一剑的剑意表现出来的内涵就是五行属土,周围乃是茫茫迷宫,随便你想要怎么挣扎,也是一只没头苍蝇,想要撞死都没地方去——

    有的人心怀愤怒,其剑意表现出来的内涵也是五行属土,被困的人则是会幻觉自己出现在了一座茫茫的高耸悬崖上面,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若是跳崖的话,那就要遭受到剑意凌厉无比的反击,承受与跳崖类似的后果——

    有的人则是心志坚钢,那么表现出来的剑意就是五行属金,若铁链捆缚,令人喘息都困难,时间一长便是有气无力——

    有的人则是秉性狠辣,那么表现出来的剑意就是焚烧若火,周围都是一片火海,一动的话,那么就要受到极其致命的伤害!焚得你尸骨无存!——

    像此时向聚刺出这一剑,表现出来的剑意便是五行属木,看似青藤缠绕是以困为主,仿佛向聚的心性中正平和,然而仔细一看之后便是会发现,这一根一根的粗大青藤上面,赫然有着尖锐无比的长针,一旦有反抗的企图,便是要被刺入身体,痛苦难当。

    向聚此时虽然觉得心跳气喘,脚步虚浮,然而这一剑刺出之后,心中却是忽然觉得一片空明,似乎在瞬间就来到了极高处的地方俯瞰下方,自己习剑练剑的心得和经验,都是若流水一般,潺潺的从心中流淌而过,最后汇聚成了一汪清潭!

    随着向聚心境的变化,他施展出来的画地为牢剑意又迅速的发生了变化,困住林封谨的带刺青藤居然再次长大,膨胀,最后开花结果,形成了一颗一颗灯笼也似的果实,红彤彤的晶莹剔透,仿佛是玛瑙雕成一般,其中更是蕴藏了蓄而不露恐怖杀伤力,可以想象得到,一旦触碰的话,那么就会煊赫若天火燎原,席卷一切!!

    此时的这变化,已经是从量变发生了质变,向聚之前的剑意是青木之意,但是因为他在剑道上有所突破,所以说根据五行相生的道理,木能生火,就进一步的演绎出来了赤火之意,便演绎出来了这青藤朱果。

    向聚此时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变化,但是林封谨却已经看了出来,他应该是在这样的困境和压力下产生了微妙的反应,剑道方面应该是有所精进,并且还是极大的进步!

    这样的临阵突破,可以说是十分罕见,少之又少,今日却是不意发生在了向聚的身上,倘若他面前的对手只是比他强出一筹的话,那么搞不好就要被他来了个绝地大翻盘呢!

    然而林封谨此时的实力与向聚之间的差距,又何止是一筹能来形容的呢?向聚不要说这时候突然提升了一个境界,就算是提升了足足两个境界,一样不是林封谨的对手啊。

    向聚成功困住了林封谨之后,正要一剑削喉,可是猛然之间,他的剑意凝聚出来的幻象却是在瞬间迅速变淡,然后消失,向聚强提了一口气,便惊然发现,自己体内的元气狂泻,紧接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了一个得意洋洋的声音,并且这声音还显得颇为生涩,仿佛是刚刚说话的孩童一般:

    “啧啧啧啧,好精纯的青木元气啊,大补,大补啊!!”

    随着这说话的声音,旁边墙壁上面的几块石砖忽然哗啦的一声脱落了下来,紧接着里面的泥土石块簌簌的落下,然后从中伸出来了一根若触手若树根的东西,末端还有许多须根。

    这玩意儿是什么?自然是林封谨召唤出来的三瘤妖树大根的根系了,此时向聚一剑削出,凝聚出来的精纯无比的青木剑气的锋芒全部都灌注在了内部,全力压制林封谨的一举一动,相当于外围就是不设防的。

    这样做的时候,向聚也是深思熟虑过,考虑到这里面完全就是个巨大的密室,根本不会有外力介入,所以才会让自己的剑气对外完全不设防,将所有的力量都用来困在林封谨身上。

    结果哪里知道这半路上杀出来了个程咬金,居然在这地方都会有妖物侵入?将他辛辛苦苦凝聚出来的青木之气一股脑的当成了大补之物,一股脑的给猛吸了进去?

    此时向聚聚集出来的青木之气被全面吸收掉了以后,什么幻象之类的立即就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泉,顿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接下来削出来的那一剑则被林封谨屈指一弹,便是“当”的一声彻底弹飞!

    此时打到了这份儿上,向聚也是知道双方之间的差距太大,真的是完全没有可比性,长叹一声,回剑再刺向了林封谨,林封谨继续伸出手指一弹,那长剑顿时就被反激了回去。

    谁知道这时候,向聚居然趁着这回荡之势一按剑柄上面的机括,从剑柄处忽的弹射出来了一截匕首也似的锋刃,向聚用力一收,那一截锋刃便是深刺入胸,直入心脏。

    这一下可以说是令人措手不及,真的是猝不及防,林封谨想要出手抢救也是来不及了,向聚中了这致命一击,立即也是踉跄后退了几步,然后靠着墙壁徐徐的软倒在地,眼神涣散,看起来丝毫都没有求生的**,显然也是早萌死志。

    林封谨看着他,长叹了一声道:

    “卿本佳人?何必做贼?”

    向聚毕竟也算是高手了,生命力也是格外的强悍,嘴角露出了一抹苦涩的笑意道:

    “朝闻道,夕可死能在死前看到剑术方面的全新天地,我也是知足了。”

    林封谨道:

    “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不活着去到更高处,看更美好的风景呢?”

    向聚惨笑道:

    “君恩如山,不能或忘啊。”

    说完这句话以后,向聚的眼睛徐徐闭上,胸前的鲜血也是湿透了衣衫,气息也是渐渐的衰弱低沉了下去。

    林封谨看着他,心中也是百感交集,他记得在南郑河仓城当中的时候,便是因为向家的弟弟,深得当时南郑国君信重的向烈被杀,而使自己的命运轨迹发生了转变,而此时向聚也是陨落在了自己的面前,这真的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巨大轮回啊!

    只是向聚所说的那句话似乎有些古怪呢,君恩如山,似乎是吕羽逼着他去死一样,这也真的是有些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外面传来的越来越响的敲打铁门的声音则是在提醒着林封谨:此时绝对不是发呆的时候,更不是感怀过去的时候,时间有限,务必抓紧!

    然而这里面一眼都能望得到边,两个钢铁囚笼当中关着的却是用来引诱人上当的死士,那么犯人究竟是在什么地方吗?对于其余的人来说,这或许是个难题,但是对于耳力惊人的林封谨来说,这还真不是什么大问题了,因为犯人无论如何藏得再好,你总得给他留出来呼吸的孔洞,你总得让人家有心跳!

    因此,对于林封谨来说,只需要侧耳倾听,就能辨别出来一些隐藏得极深的秘密!他微微的眯缝起来了眼睛,然后彻底的闭上了,这是因为外面撞击铁门的声音太吵,所以需要沉下心来过滤一下才行。

    大概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林封谨猛然抬头,看向了上方的顶部,这里的通道一直都是斜向下方的,所以到了此地之后,估计少说都已经是深入了地下至少十来米,林封谨双脚骤然发力,紧接着便是跃了上去,在石室上方一按,便是听到了里面发出来了沉闷的“蓬”的一声。

    紧接着林封谨连跃连按,却是听到了一个地方发出了“嗡嗡”的空响,这时候林封谨便很干脆的对大根道:

    “是这里了。你的根系蔓延过来一些。”

    有道是木能克土,大根这样的怪物,根须在泥土当中穿行,简直就仿佛是触手在海水里面游动似的,可以说是格外的迅捷,很快的,它的触手就蔓延到了这里来,然后一片悉悉索索的声音,最后就见到了一条黄白色的根须从旁边的凳子这边穿了出来。

    林封谨立即就走了过去,拿手一搬这个凳子,果然发觉钉死在了墙上了,他便是尝试左旋右旋,依然是纹丝不动,最后便是用力往上一拔,立即就听到了墙壁旁边传来了一系列的机括转动声,天花板上面裂开了一个大洞,两个囚笼便是从里面放了下来,接着就传来了一阵扑鼻的恶臭!

    对于其余的人来说,肯定是先找寻机关,再来找寻密室在什么地方,而林封谨这样的变态则是可以先找到密室,不过因为怕非正常开启会对里面的囚犯造成不必要的损失,所以说林封谨才索性让三瘤妖树大根帮忙,以它无孔不入的根须反探测回去,试探出机关的所在。若是换了一个人的话,那么是断然不敢,当然也不可能采用这样方法的。

    绕是林封谨经历过的事情已经是太多,在看到了这铁笼里面的“囚犯”之后,依然是被深深的震撼了!他在笼子里面看到了什么?里面的人手脚全部都被斩断,形成了一个“人棍”模样的东西,同时,身上完全就是血肉,烧焦的皮肤,头发,破烂衣服,还有屎尿混合在一起的奇形怪状东西,要耗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能辨认出来这是个人的形状!!

    大概是感觉到了被放出来,似乎有一个人形蠕动了一下,然后发出来了微弱的声音,简直就仿佛是蚊子鸣叫似的,林封谨急忙上去,将他抱起来了仔细的侧着耳朵倾听,这才听到了似乎是在说:“水,水,水”

    林封谨此时也真的是觉得心神激荡,他觉得无论有什么仇恨,也是没有必要做绝到这样的程度,这么逼问完全不将人当人看了,甚至连畜生都不如。

    他此时急忙从腰间掏出来了一个葫芦,将这人报了起来,自己预备好以备不时之需的药液一点一点的给他灌了进去,可怜这个人的嘴唇都被割掉了,满口的牙都被拔光,露出了黑红溃烂的牙龈,感觉到了水流的滋润,顿时**的吞咽着,喉结都在不停的上下蠕动。

    隔了一会儿,他忽然挪动了一下头颅,用眼睛的位置对准了这边,为什么说是眼睛的位置,则是因为双眼都被挖掉了,露出来了深深的两个黑洞,里面还有红色的筋络在蠕动着然后艰难的道:

    “你,你不是他们,你,你是谁?他们每天只会喂我两口水,并且还是混了尿的,更不会好心到在里面放老山参和茯苓。”

    林封谨惨然道:

    “没错,我是林封谨,乃是无意当中闯进来的,看到了血将军的尸体被送出去,便是顺藤摸瓜到了这里来,你是?”

    “你??你是林封谨?林城主?”这人忽然激动了起来:“你不认得我了吗?我是田襄子啊!”

    林封谨勉强笑道:

    “我之前闯进来的时候中了毒雾,虽然及时解了毒,可是眼睛有些花迎风流泪,所以没看清楚呢,现在当然认出来了!”

    这时候,林封谨喂给田襄子的药物开始生效了起来,田襄子忽然惨笑道:

    “你不用安慰我了,我被折磨成什么样子,心里面自然是有数的,你一时间认不出来我也是应该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