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柄朱枪大概只有普通长枪的一半长度,通体呈现出朱红色,枪头呈现出莲花形状,一点枪尖从莲花的花蕊当中吐了出来,看起来除了可以使用刺,戳的枪法之外,膨大若莲花的枪头还能当成金瓜锤来砸,撞!

    紧接着向聚又拿出来了一柄扫帚,又是一抖,里面依然是一把相同规格的莲花朱枪。他左右手分持了一柄朱枪,看似不伦不类,其实已经是有一股强大的压迫力从他的身上传递了过来。

    林封谨知道,这一次向聚也是拿出来了自己压箱底的招数,眼睛微微眯缝了起来,然后淡淡的道:

    “难得向兄翻出了底牌,全力以赴,可惜我还另外有事情要做,只能让属下陪你玩玩了。”

    听到了林封谨的这句话,向聚双眉一挑,已经是怒喝了一声,一枪扎了过来,这一枪扎出来之势,可以说是有风云雷动的感觉,仿佛只是一闪,那一点枪尖已经是到了对方的面前!

    只是林封谨在说话的时候,已经是急退,在他的身边,一团若云雾飘渺也似的影子已经成型,正是水娥现身,她将手一指,地上便是冒出来了一面冰墙挡在前方,这朱枪一刺到了冰壁上,立即就听到了“铮”的一声,以被冰枪所刺到的那个点为中心,冰墙上立即出现了大量的裂纹,只需要再补上一下,便是片片碎裂。

    然而耽搁了这短短时间之后,水娥已经是双手结出来了一个法印,紧接着白雾弥漫,旁边的炉火火焰陡然摇曳,一下子就暗淡了好几分,紧接着室内寒风大作,一头仿佛是用四四方方的冰块堆砌出来的寒冰傀儡便是就此现身。

    这一头寒冰傀儡一出现,立即就张口对准了向聚喷出来了一口寒气,这口寒气立即在这狭小斗室内刮起来了惊人的暴风雪,里面还夹杂着大量鸡蛋大小的冰雹,令人眼睛都睁不开。

    向聚在这时候想要抢攻,冷不防额头上被一块冰雹砸中,立即就是血流满面,头痛欲裂,只能挥舞双枪转成了守势,徐徐退后,然后一脚揣翻了旁边的桌子缩到了后面去。紧接着就听到桌子上发出来了密密麻麻的“哒哒”声,密若骤雨。

    而这时候,林封谨已经是走到了关押着囚犯的两个铁笼前面去,一伸手便是拉动了上面的开关,顿时就见到了两个铁笼当中的笼门同时就“哐当”的一声打开了。

    这时候,那铁笼的笼门却是刻意打造得很下,林封谨若是要上前救人的话,那么势必就要弯腰,钻入笼子里面去,然后将人拉出来,于是他便是踏前一步,弯腰拉人。

    然而在这时候,铁笼当中看似已经奄奄一息的“囚犯”竟是骤然暴起,一扬手之间,便是多了一柄极其锋利尖锐的短刀,对准了林封谨当面就捅,同时还一张口,吐出来了一点寒星直射林封谨的面颊。

    同时,旁边的那个铁笼里面的“囚犯”则是猛然翻滚,半跪在地将手一扬,便是一蓬银针撒了出来,这蓬银针上面闪耀着花花绿绿的诡异光芒,一看就令人觉得十分心悸,显然一旦被刺中的话,决计就讨不了什么好下场。

    这两人布置下来的联手杀局,可以说是天衣无缝,同时他们也不知道依靠这一招杀掉了多少强人,此时这两人也是有自信:那便是一定能够将对方杀掉,然而令他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林封谨居然在弯下腰之后的那一瞬间,貌似是伸出手来拉人,其实呢?脚下已经是陡然发力朝着后方疾退了开去,看起来似乎是那“囚犯”发难之后,林封谨才开始后跃退却的,实际上只有当事人双方才清楚,林封谨在这件事上完全是抢占了一丝先机,他退却在前,而这两名隐藏的刺客发难在后。

    有道是一步落后,步步落后,林封谨急退出两丈余之后,已经是将隔笼刺客的那暗器突袭彻底避开,紧接着他将头一偏,面前的这名刺客从嘴巴里面吐出来的鱼嘴镖便是射空了,“夺”的一声射到了林封谨后方的木头柜子上,声音可以说是格外的沉闷。

    不过这时候,那名刺客依然是手持短刀,如影随形的对准了林封谨的胸口直插而至,这样的一柄薄而锋锐的短刀,根本就不能用来格挡招架,唯一的用处就是用来捅人的。

    只要动作足够迅速,一捅一抽之后,甚至在表皮上产生的伤口几乎是不可辨认的,完全就像是一道红线,而实际上体内的器官和血管已经是遭受到了重创,鲜血激喷而出,只能在体内淤积。

    这名刺客锲而不舍精神值得赞赏,只是林封谨站在了自己的角度来说,却是只能让这名刺客住手,他是不愿意被这么一把专门用来捅人的刀子刺上一下的。

    因此,接下来林封谨就是一拳轰出!

    这一拳甚至在空气当中搅出了沉闷无比的“呼隆”一声,砸向了这刺客的脑袋,这刺客在此时居然还抱着两败俱伤的心思,不闪不逼,加速狠狠捅向了林封谨的胸口,他算得很清楚,就算是林封谨打到了自己,林封谨也是要吃上这一刀!

    一拳换一刀,这似乎是小孩子都能知道谁占便宜的好事。

    只是,林封谨轰出来的这一拳打到了中途,居然还能再次加速了少许!这一招却是林封谨与火王一战当中学来的,对方的这种变速攻击,对于掌握战斗当中的节奏,打乱对方的战斗习惯很有帮助。令初次遭遇到了这种攻击的敌人产生相当不适应的感觉。

    林封谨这一变速,看起来十分微妙,实际上就会使得战斗结果发生根本的变化,那就是他的拳头将会提前一步轰中对方的脑袋。

    这刺客显然也是在尸山血海当中滚出来的,战斗经验丰富无比,也是感觉到了这样的战场变化,不过他本来就有打算要硬吃下林封谨一拳的,因此觉得自己先吃一拳再刺中敌人和先刺中林封谨再吃一拳的区别其实并不算大。

    所以,他此时依然将牙一咬,继续猛刺了过去......

    然后,林封谨的拳头,就狠狠的轰中了他的脑袋,当然,与此同时,这刺客的那一柄锐利轻薄的短刀,也是刺破了林封谨的外衣,抵到了胸口的肌肤上,只要稍微一发力,就能直插进去。

    只是在这时候,这刺客已经无法发力了,因为他的脑袋已经是被林封谨一拳轰爆!没错,确实是直接轰得像是一个被狠狠摔在了地上的西瓜,啪啦的一声爆炸了开来,非但如此,这拳头上蕴藏的庞大力量更是将刺客整个人都狠狠的击飞了出去,打着旋儿撞到了后方的钢铁囚笼,然后发出来了哐当一声巨响,整个笼子都是直接被撞歪,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挪出了好几尺!

    一拳之威,一至于斯!!

    为什么会造成如此惊人的后果?这当然是因为林封谨在瞬间启动了神器力牧戒,将自己的力量瞬间增幅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这时候另外一名刺客见到了同伴殒命,呆了一呆,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呼号声,双眼也是立即红了,然后双足蓄劲猛然跃起,然后在空中翻了一个空翻跟斗,顺势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拔出来了一把暗沉沉的小斧,在空中划出来了一道黑沉沉的斧光,对准了林封谨当头斩至!!

    然而面对这一击,林封谨却是微微的摇头,头也不回的道:

    “你身为刺客,要做的事情就是在黑暗当中下毒,用刀子抹过敌人的咽喉,现在跳出来直面硬撼,看起来仿佛是很厉害,其实已经是全面违反了你毕生钻研之道的作战风格,倘若你是一名军中的大将,这一斧还能令我退避三舍,只可惜现在”

    现在怎样?林封谨并没有说出来,他似乎更热衷于事实来说话,面对对方凶狠无比的当头一击,林封谨双眼却是盯住了正在与寒冰傀儡缠斗当中的向聚,然后猛然挥手,似乎是用手刀斩向了半空当中的那刺客。

    只是在林封谨的右手要与那刺客的斧光即将相触碰的瞬间,从他的身上,忽然就涌现出来了一股庞大疯狂的力量,简直就仿佛是大海潮汐,疯狂汹涌,一个巨浪猛然涌起,狠狠的砸向了对方。

    这名刺客身在半空,完全是无处卸力,整个人在瞬间就仿佛是一片羽毛也似的被砸飞,“蓬”的一声重重的砸到了对面的墙壁上,然后反弹了回来,在地上翻滚了几下,仰面朝天,嘴巴里面的鲜血几乎是不要钱也似的狂喷了出来,他与林封谨正面硬撼的那只右手已经完全都仿佛是软绵绵的耷拉了下来,所有的骨头都被震碎成了粉末。

    向聚见到了这样的情况,急忙一个翻滚后,狼狈的闪避过冰傀儡的一次攻击,抢到了这刺客的面前,只是他一看这伤势,便知道已经是全然无救,嘴唇张合了几下,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刺客却是生命力十分顽强,回光返照的微弱道:

    “大,大人,这个人太强了,他的身体当中,有着绝对不应该属于这世界的力力量!”

    说完了这句话,这名刺客便是气绝,临死之前双眼都还没有合上,可见其心中应该还有什么事情没有放下。向聚伸出手去,有些颤抖的想要将其双眼合上,却终究还是未能成功,这时候,冰傀儡已经是抛出了一发冰雹弹,啪的一声就打在了向聚的背后!

    虽然向聚身上立即就腾起来了一股盘旋缭绕的金紫色气息,瞬间就中和了这冰雹弹弥散出来的大部分威力,这金紫色气息就是向聚身为北齐国高官所带来的气运加持,但是水娥此时吸收了元昊的元魂气息以后,施展出来的寒冰法术也是师法于天地,穿透性可以说是十分强悍。

    向聚中了这一发冰雹弹以后,立即也是口中溢血,踉跄踏前了几步,但他这时候竟是骤然回身,整个身体都完全像是一张绷得紧紧的长弓似的,接着用力抛掷出来了手中的一把朱枪!

    这把朱枪脱手了以后,竟是在半空当中发出了雷鸣也似的响声,枪身周围旋转出来了螺旋状的气劲幻象,只觉得电光石火,一闪之间就钉在了对面的墙壁上,而对面的那一头冰傀儡则是骤然僵住,胸口多出来了一个碗口也似的孔洞,然后浑身上下出现了大量的裂纹,最后稀里哗啦的就地散成了一大堆碎掉的冰块。

    这一击投枪,感觉乃是凝聚了向聚浑身上下的力量,并且将自己的精气神都凝聚在了一点,因此才达成了如此恐怖的杀伤力。

    而向聚还有一支朱枪在手,已经是缓缓的提了起来,面沉如水,遥指林封谨!他一枪在手,虽然看起来处在了极端的劣势之下,却依然是渊停岳峙,有着宗师一般的风范。

    林封谨却是仿佛根本没看到那一柄对准了自己的朱枪似的,淡淡的道:

    “这一记投枪,却是和法家的关系不大哦,看起来你还是兵家的传人呢。”

    向聚面上有青气一闪而过,森然道:

    “上一个敢在我面前这样说话的,骨头渣子估计都能磨成粉了。”

    林封谨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

    “你难道还没有发觉,我们之间的实力根本就不在同一个层次上了吗?你的这朱枪投射看起来很强,其实有足足的三大弱点,第一是极其耗费你的精气神,若我没有看错,你现在都还没有回过气来,第二,你一共只有两把朱枪,并且这时候还用了一把,所以说你下一击的容错率真的很低,低到了不容出错的地步,至于第三个弱点,则是估计你自己都没能发觉,那就是这武器已经是不堪重负,业已损坏了。”

    听到了林封谨说“损坏了”这三个字,向聚顿时心中一诧,便是对准了自己握持的朱枪看了过去,只是这么一分身,面前的这敌人就诡异的消失在了空中,然后以一种仿佛是水中孑孓游泳的姿态弹射而出,瞬间就出现在了向聚的面前!

第1320章 帝蟹霸主的算计    此时,帝蟹霸主跪在了那里,让很多人都傻了眼,一方霸主,说跪就跪,这真的是让人无法相信。£∝

    对于多少一方霸主来说,他们宁愿被打断双腿,也不会向别人跪下,但是,帝蟹霸主却跪下了。

    一时之间,很多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大家都想看一看李七夜将会面对这样的一幕。

    对于跪在那里的帝蟹霸主,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说道:“真的如此吗?”

    “我也知道李兄是不相信我的话。”帝蟹霸主是十分真诚地说道:“人人都说男儿膝下有千金,但是,此事虽然不是我下令,但的确是错在于我,单凭下跪向李兄请罪,只怕难于让李兄休怒,我自断一臂,向李兄请罪。”

    “嘶”的一声,帝蟹霸主一下子撕下了自己的左臂,鲜血喷射,鲜血淋漓的手臂被帝蟹霸主撕下之后,放在了桌面上。

    “不知道李兄解恨了没有?”撕下手臂之后,帝蟹霸主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十分真诚地对李七夜说道。

    看到帝蟹霸主撕下了自己的手臂向李七夜请罪,这让不少人大吃一惊,十分意外地看着帝蟹霸主。

    虽然说,修士达到了一定境界之后可以重塑身体,但是,重塑身体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是需要损耗寿血,再强大的修士,都会爱惜自己的身体。

    更何况,对于一尊强者来说,断臂是一个奇耻大辱,若是被敌人断臂,甚至有人视之为不共戴天之仇。

    看到帝蟹霸主先是跪在地上认罪,现在又撕下自己的手臂向李七夜请求谅原。这让一些人心里面都不由为之动摇,难道说,此事真的是与帝蟹霸主无关,真的是他的管家为了拿到丰厚无比的悬赏,而假传将令?

    虽然有一些人心里面产生了动摇,但是。了解帝蟹霸主的人只是心里面冷笑了一下,他们见识过帝蟹霸主的变态,事情哪里有这么简单。

    看到被撕下来的手臂,李七夜不由笑了笑,说道:“这么说来,你真的不知道了?”

    “如果我知道此事,那就绝对不会发生,我对李兄的敬仰乃是如江水一般滔滔不绝,我视李兄为兄长。又怎么能做出此等丧尽天良的事情呢。”帝蟹霸主十分真诚,信誓旦旦地说道:“如是我有半句是假话,便是天打五雷轰。”

    对于帝蟹霸主信誓旦旦的话,李七夜只是笑了笑,而柳如被容颜被面纱所遮,无法看到她的神态,不过,她的双眸中露出笑意。

    “如果李兄不愿意相信我。那李兄你就拧下我的头颅。”帝蟹霸主大声说道:“既然李兄认为我是幕后黑手,认为我是凶手的话。那么,你就拧下我的头颅,让你一消心中的仇恨,这也是给李兄报了大仇。”

    “只要李兄你能消除心中的仇恨,就算我死了,那也是值得。”帝蟹霸主说着伸长自己的脖子。让李七夜来拧自己的头颅。

    “难道真的不是他指使的?”看到帝蟹霸主除无防备地伸出自己的头颅,让一些心里面动摇的宾客都开始有些相信帝蟹霸主的话了。

    只有真正了解帝蟹霸主所作所为的人,只是冷笑了一下,什么都没有说。

    看着帝蟹霸主的模样,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过了好一会儿,他就淡淡地笑着说道:“既然你如此说,那我也相信此事不是你所为,那此事就此作罢。”

    “李兄宽宏大量,大人不计小人之过,这让我感激涕零,不管怎么说,此事都是我的错,是我御下不严,管教无方,在此磕个响头向李兄道歉。”帝蟹霸主忙是说道。

    而且,帝蟹霸主说得到做得到,当场就咚咚咚地向李七夜磕了三个响头,而且三个响头都十分用力。

    帝蟹霸主这样的举止,让一些人都不由相信了他的话,都觉得帝蟹霸主一言一举都是充满了真诚。

    “难屈难伸,心怀狼虎,此子不成事都难。”在宾客之中,有老一辈的强者看到帝蟹霸主所作所为,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低声地说道。

    而一些人看到李七夜竟然相信了帝蟹霸主的话,也不由低声地说道:“李七夜虽然凶,但是,还是嫩了一点,经验尚浅,这迟早会吃亏。”

    风波己过,此时帝蟹霸主让人端上了美酒,自己酌了一杯,说道:“在这样的盛宴之上见了血光,此乃有扫李兄的雅兴,我自罚三杯,向李兄致敬。”说着,他一口喝了三杯美酒。

    当帝蟹霸主喝了三杯美酒之后,这才为李七夜和柳如烟一一满上,他高兴地笑着说道:“敬李兄和柳宗主,敬天地先贤,我也在此先祝李兄未来登临巅峰,问鼎天命。”

    李七夜笑了一下,二话不说,一口把美酒喝了,柳如烟也什么话都没有说,也跟着把美酒喝了。

    帝蟹霸主再一次为他们两个人满上,再次向李七夜和柳如烟敬酒,真诚地说道:“李兄和柳宗主的到来,使得这一次盛宴更是生辉,在此,我敬李兄和柳宗主一杯,也敬所有前来参加盛宴的贵宾一杯。”

    虽然有不少宾客心里面不是十分的愿意,但也只好举杯相敬。

    帝蟹霸主一口气连敬了李七夜和柳如烟好几杯酒,最后,柳如烟忙是说道:“我有些酒力不胜,先回去了。”说着站了起来。

    但是,柳如烟刚站了起来,就打了一个踉跄,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她惊声说道:“我,我血气不继!”

    “你怎么了?”李七夜刚状,忙是站起来扶她,但是,李七夜一站起来,也是浑身无力,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

    “酒中有毒!”李七夜失声大叫地说道。

    见到李七夜和柳如烟的模样,很多宾客大吃一惊,他们都纷纷运转血气,但是,他们都发现自己血气通畅,全身无恙,这才让他们松了一口气。

    “是,是,是你下的毒!”李七夜此瘫坐于椅子上,骇然,指着帝蟹霸主又惊又怒地说道。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此时,帝蟹霸主的手臂又再一次生长出来,他看了看瘫坐于椅子上的李七夜和柳如烟,不由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姓李的,就算你再凶,也有喝我洗脚水的时候。”帝蟹霸主得意地笑着说道:“李七夜,你再强大又怎么样,那还不是有阴沟里翻船的时候。”

    “不可能,酒里明明没有毒,我们怎么会中毒呢?”柳如烟也是花容失色地说道。

    帝蟹霸主露出得意的笑容,笑着说道:“不错,酒里面的确是没有毒,如果酒里有毒的话,只怕是难于瞒得过你们的双眼,我只是在酒里加了一点点的邪暗龙的龙涎而己,加了龙涎的酒,那是更美味,更可口……”?“……邪暗龙的龙涎是没有毒,但是,你们坐的椅子都是以暗影木所做成的,暗影木的木香一遇到邪暗龙的龙涎,就产生剧毒,能让修士血气不继,举止无力。这样的手段,只怕你们是没有想到吧。”说到家里,帝蟹霸主放声地得意大笑起来。

    “邪暗龙的龙涎、暗影木。”听到帝蟹霸主的话,很多人都不由大吃一惊,邪暗龙在天灵界是一种很强大的海怪。

    邪暗龙的龙涎和暗影木,这都是极为珍稀的东西,这两样东西想弄到手,只怕是需要天价。

    “你,你,你刚才说的都是假的?”李七夜吃惊地指着帝蟹霸主说道:“你才是杀人凶手。”

    “哈,哈,哈,没错,我就是凶手。”帝蟹霸主放声大笑地说道:“管家只不过是替死鬼而己!只要我露脸,你这种心高气傲的人就会来,所以,我就在此等着你上钩……”

    “……对于你们这样的天才来说,都是自视高人一等,认为下跪认错,自残负罪那是奇耻大耻,不过,我这个人从来不看重这样的虚名,只要能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我此举,本来是想放松你们的戒备,没有想到,你们竟然一下子相信了我的话,这更是省了我很多功夫,一举把你们拿下!”说到这里,帝蟹霸主得意万分。

    柳如烟不由大声地说道:“天下人皆在此,众目睽睽之下,你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冒天下之大不韪?”帝蟹霸主大笑地说道:“什么叫天下之大不韪?这只是过是我们个人仇恨而己,个人恩怨而己。”

    “天下很多修士,爱惜自己的名声,但是,我从来不在乎别人说我是什么,说我是小人也好,说我是疯子也罢,我都不在乎,就算天下人知道我用卑鄙无耻的手段杀了你们,那又怎么样?就算天下人骂我无耻,我也一样不在乎。”帝蟹霸主狂笑地说道。

    “更可况天下人知道我杀了李七夜,我怕怕把他折磨而死,那么,这对于我来说,更是一件有成就的事情,天下人看着我怎么样杀死我的猎物之时,这对于我来说,是十分享受的事情。”说到这里,帝蟹霸主双目露出兴奋的光芒。(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