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速道天神到来,众多人举步相迎,不管是年轻一辈的天才,还是老一辈的强者,都对他尊称一声“天神”。≧

    当然,速道天神的到来,很多人心里面也松了一口气,有速道天神坐镇,不管帝蟹霸主这个变态能折腾出什么花样了,都不敢乱来。

    在战崖之上,帝蟹霸主在贴近海面的虚空摆了一个高台,不过,速道天神来了之后,也没有多少人落座于这高台之上。

    因为速道天神他只坐在自己的小舟之上,他与帝蟹霸主拉开了一定距离。

    速道天神都不入座,在场的其他大教强者、年轻天才也不敢落座,都停留在自己的船上,事实上,这只不过是借口而己,现在大家都不愿意靠帝蟹霸主这个变态那么近,谁知道帝蟹霸主这样的变态会做出什么事来?

    当然,很多人都停留在自己船上,帝蟹霸主也一点都不在意,他是醉翁之意不在于酒,他只不过是借这样的一场盛宴来实现自己的目的而己。

    帝蟹霸主吩咐门下弟子为到来的宾客奉上酒菜,他独坐在高台之上。当酒菜都上齐了之后,见时间也差不了多少了。

    帝蟹霸主站了起来,举杯,向所有人致意,说道:“今天,诸位贤者能来此,乃是我帝王谷的荣幸。追思当年,我先祖在此立下了无上神威,作为晚辈,一生所及,无法与先祖相比。今日,我在此向诸位致敬,也是愐怀先祖,更是为我们海妖致敬,不论是什么时代,我们海神都庇护着我们种族……”?见帝蟹霸主致敬。其他人都纷纷站起来,举杯向帝蟹霸主致敬,虽然很多人是被赶鸭子上架请来的,但是,在这样的场面之下,谁都给帝蟹霸主三分情面。

    在众人中。也唯有速道天神没有站起来,他只是坐着给帝蟹霸主致敬。

    “让我们干了这一杯——”帝蟹霸主一席热血洋溢的发言说完之后,一杯饮尽,十分豪迈地说道。

    其他人都纷纷一杯饮尽,大家都恨不得这一场盛宴早点结束,当然,大家都奇怪,李七夜怎么还不来?

    “既然有如此的盛宴,我不来喝一杯。又怎么好意思呢?”就在大家刚刚放下手中的酒杯之时,一个悠闲的声音响起。

    “凶人李七夜来了。”听到这个时候,不知道是谁惊呼一声,然后又忙捂上嘴巴。

    很多人都回头望去,此时,只见吞魔宗的巨艨停在了战崖之外,此时李七夜走下船来,身边相随的还有柳如烟。

    见到李七夜。帝蟹霸主也不吃惊,反而露出笑容来。忙是迎了上去。

    “吞魔宗主也来了?”看到柳如烟随行,有人暗暗地松了一口气,有吞魔宗主在场,有速道天神在场,有人认为,帝蟹霸主不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吧。

    “帝蟹霸主这个疯子不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才怪。”就有人庆幸的时候。有一位海妖老人以十分低的声音说了这么一句话:“他成了帝王谷的谷主之后,他为了抢传功元老的老婆,也就是他的师父,他把传功长老给杀了,连出面阻止他的老谷主。就是他父亲,也被他杀了。嘿,外界传言他们是病逝,事实上帝王谷很多人心知肚明。”

    “他是个疯子,看着吧,他会做出疯狂的事来的。”有一位在场的帝王谷弟子突然以很低很低的声音说了这样的一句话,这话只有他身边的帝王谷弟子听得到。

    见李七夜到来,见帝蟹霸主亲自相迎,很多宾客无声无息地让自己的船只后退了一些距离,因为很多人都能想得出来,帝蟹霸主绝对会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来。

    “原来是李兄和柳宗主呀,失敬,失敬,李兄和柳宗主到来,实为荣幸,实为荣幸。”帝蟹霸主亲自迎接李七夜,抱拳笑着说道。

    看到帝蟹霸主依然是笑容满脸,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李七夜杀了帝蟹霸主座下五大将,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帝蟹霸主作为主人,不可能不知道,但是,现在帝蟹霸主乃是满脸笑容,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果然是变态,不是一般人能比的。”看到帝蟹霸主依然笑容满脸,对李七夜十分的客气,十分的恭敬,有人不由低声地说道。

    帝蟹霸主座下五大将对李七夜出手,大家都能猜测得出来,肯定是帝蟹霸主出天价悬赏李七夜的性命,现在帝蟹霸主对李七夜却像老朋友一般,这样的事情,还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出来。

    帝蟹霸主把李七夜和柳如烟引于高台上,七夜和柳如烟坐下,对于帝蟹霸主的热情,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

    看到李七夜坐于高台之上,这让不少人都为之佩服,只要不是太蠢的人,都知道宴无好宴,现在没有人愿意坐在那里,而李七夜却一点都不在意,独坐于那里,这实在是太狂了。

    明知道这里有陷阱,李七夜依然跳了下去,这是何等的胆识。

    就是速道天神,他深邃无比的目光也是看着李七夜,他也是想看一看李七夜有怎么样的手段逆转局面。

    “帝蟹霸主,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李七夜坐下来之后,悠闲地笑着说道。

    帝蟹霸主听到李七夜这话,不由为之一愕,说道:“不知道李兄说得何事呢?”

    一听到他们两个人的对话,在场的宾客都纷纷屏住了呼吸,都不由盯着眼前的这一幕。

    “难道帝蟹霸主没听说吗?一二天之前,我正好斩杀了五个号称是你座下五大将的人,这样的事情,帝蟹霸主没有听说过?”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

    “真有此事?”帝蟹霸主不敢相信地说道:“我座下五大将被我派去戎守巡视帝王谷的边疆了,他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吧。”

    “是吗?”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那就巧了,我正好斩杀了他们,如果说,我看错了,天下人不会看错吧。”

    “这,这我倒不是很清楚了,最近这些时日我一直忙着祭拜先祖,宗门之事未多过问。”帝蟹霸主说到这里,沉喝道:“管家,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帝蟹霸主沉喝声中,一个老人走了出来,他看了看帝蟹霸主,又看了看李七夜,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些时日,我祭拜先祖,披麻戴孝,不问世事。”此时帝蟹霸主沉声地说道:“我不掌权之时,所有的权令都经于你手,你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五大将被杀,是不是真的?”?见到帝蟹霸主煞有其事地说这样的事情,这让在场的宾客都相视了一眼,都觉得帝蟹霸主的确是一个变态。

    “谷主,这,这,这事,这事,这事……”这位管家看着帝蟹霸主期期艾艾,说了大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帝蟹霸主双目一厉,冷声地说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从实招来!”

    在帝蟹霸主慑人的凶焰之下,这位管家扑嗵一声,一下子跪在了地上,说道:“谷主,谷主,这,这,这都是小的一时糊涂,是小的糊涂。小的,小的见黑市有人出天价悬赏李公子的性命……”

    “……小的,小的一时起了贪念。趁谷主守孝之时,用谷主的将令调动五大将,派谴他们去伏击李公子。谷主,请饶命,小的,小的只是被利欲蒙闭了双眼,谷主饶命呀。”这位管家一边说话,一边磕头求饶。

    看到这样的一幕,很多宾客都不由冷笑一声,帝蟹霸主这样的做法,只是找一个替死鬼而己,这样的话谁会相信呢。

    “蠢货!”帝蟹霸主双目一厉,凶光慑人,冷森地说道:“擅传将令,罪不可赦!”说着,伸手就向管家抓去。

    “谷主,饶命——”然而,这位管家话还没有说完,一惨叫,头颅被帝蟹霸主扭了下来,鲜血淋漓。

    这位管家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他是死不瞑目,因为事情的发展不应该是这样的。

    帝蟹霸主用木盒盛好管家的头颅,送给了李七夜,说道:“李兄,此獠的头颅我已给你取下,我这一生最恨阴奉阳违的人了。”

    看到帝蟹霸主的所作所为,有不少人冷笑一声,有一些宾客不齿帝蟹霸主这样的作为,但是,没有人敢说什么。反正帝蟹霸主杀的是自家人,不关他们什么事。

    “原来是这样呀?”李七夜笑了一下。

    帝蟹霸主一掀起长袍,“咚”的一声,一下子跪在地上,认真地说道:“李兄,你乃是当世人杰,我一直仰慕,我一直把李兄当作兄弟。虽然此事非我所为,但是,也是因我而起,是我管教不严,御下无方,我在此下跪,向李兄赔罪道歉。”

    帝蟹霸主来了这样的一手,让很多人都傻了一下,没有人会意料帝蟹霸主会来这样的一手。

    要知道,帝蟹霸主可是海神传承的掌门,地位尊崇,这样的人是膝下有千金,绝对不可能轻易给人下跪。

    对于海神传承的掌门来说,他们宁愿是死,也不会跪下给人认错。

    但是,现在帝蟹霸主却跪下来了,这怎么不让人为之傻眼呢?(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三十章 诱杀    人杀光了以后,水娥也是施术,彻底的将这房间上下左右都冻了起来,这样的话,声音便是极难传出去,此时林封谨才在这三个人的胸口轮流点了一下,注入了一股妖命之力进去,让他们迅速的醒转了过来。

    林封谨面对这三个人,很干脆的道:

    “你们要死还是要活?”

    很显然,如此简单的问题,根本就是无需考虑的,三个人都纷纷的点头,林封谨便道: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我问,你们答。谁最先回答的,就能保住小命,但要是为了追求速度胡说八道的,其余的人也可以指出来,听明白了吗?还有,我问什么,你们答什么,要是有人敢多说一句废话的,那么大可以来试试看我的手段!”

    这三个人只看他们做的事情,身份地位就不高,大概只有那个不肯抬尸,走在了前面的管事略微有一点地位,林封谨觉得自己的手段拿出来,也是不怕他们不吐实话,林封谨便道:

    “你们是什么地方的人?你先说,顺便报一下自己的名字。”

    说完便是指了一指那名貌似管事的,这管事也没料到林封谨居然会问这样的问题,急忙点头哈腰的道:

    “回公子的话,小人叫做张平,就是邺都的人。”

    林封谨点了点头,指向了旁边的那名伙计道:

    “你呢?”

    这名伙计立即便道:

    “小人叫做祝常,大伙儿都叫顺口了,便管我叫猪大肠的,也是邺都的人,家就在旁边的甜水巷啊!”

    原来就在这一瞬间,旁边的那一名一直都默不作声的伙计竟是骤然爆起发难,左手的食指和中指狠狠的插向了这祝常的双眼,若是插实了的话,双手手指必然刺入脑中,当场毙命,非但如此,这伙计同时更是一脚踹向了旁边的那个张平。

    他距离张平足足也隔了两三米远,这一脚本来是踹不到对方的,可是他这一踹用的力道却是非常怪异的,完全是直接将自己的鞋子朝着张平踢了出去,那鞋子在空中“啪啦”一声裂开,然后就见到银光缭绕,十几根银针朝着四面八方激射了出来。

    说实话,林封谨也没料到这人居然会在此时发难,好在这时候他的妖命之力在瞬间就发挥出来了十分恐怖的效果,一脚就将自己面前的祝常给踹飞了出去,一来是让他逃脱了双指插眼的厄运,二来则是避免这祝常同样也是个死硬敌人,配合起来暗算自己。

    那伙计见到自己的双指插空,居然立即便是变招,屈指若钩对准了林封谨的喉咙撕了过来,这样的灵动心思,真的是少有人能及!只是双方的实力终究还是差得太远了,林封谨伸臂一格,便是听的“啪”的一声脆响,这伙计的整条左手手臂立即诡异的弯折了过去,一看便是彻底断掉废掉!

    并且林封谨知道此人善于隐忍,出手狠毒,因此使上了阴劲,对方的手臂与自己相碰触的那一节,便是直接粉碎性骨折,所受到的痛楚可以说是普通骨折的数十倍之烈,然而这伙计居然痛叫一声,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居然还要反击,右手屈成了鹰爪状态,就捏向了林封谨的喉结,看起来居然是要想将林封谨的喉核捏碎。

    只是双方的实力终究还是相差过大!林封谨怎么可能让他得手??一低头,便是在他的鹰爪未发力之前撞了过去,额骨本来就是极坚硬的,撞过去以后这伙计的指头也是被“啪啪”的轻响声撞断。

    只是这伙计双手俱废,感受到的痛苦可以说是锥心刺骨,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能起脚踹向林封谨的下阴,林封谨面不改色,则是后发先至的一脚踹了过去,正中其胯下,这伙计终于再也坚持不住,倒在了地上用头撞地,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浑身上下都在痉挛抽搐着。

    这时候他居然还不忘看向旁边的那管事张平,只是张平却是安然无恙,这伙计鞋子里面激射出来的银针张平确实是闪避不开的,但是张平也根本不需要闪避,因为林封谨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的身边还有水娥默默的在守护着旁边,信手一挥,便是一道冰壁就将所有的攻击都挡了下来。

    此人的这种情况,林封谨并不陌生,应该就是六趾组织在底层埋下去的落子,扎进去的钉子,一来是可以在必要时候上位,彻底的掌控这附庸组织,另外一方面也是安插眼线,避免被下面的附庸组织架空,导致自身出现一些决策上的失误。

    而这名暗线为什么一听到了林封谨问“你们是哪里的人”就要骤起发难呢?因为此人对外宣称自己就是从东夏那边过来投亲的,其实是说的假话,根本就经不起盘问,而林封谨显然十分精明,多问几次之后自己很可能就会露出马脚,所以还不如干脆趁着对方对自己没有刻意提防的时候发难,这样的话,还能多几分得手的把握。

    说实话,这名暗线的表现,真的是无可挑剔了,不过这人之前的行为既然没有得手,那么此时他就无疑则是帮了林封谨的一个大忙了。接下来林封谨也没多说什么废话,就直接用这名暗线之前射出来的银针刺在了他自己的身上,只是过了短短的两三个呼吸,这名暗线便是完全浑身上下肿胀了起来,喉咙里面发出“荷荷”的声音,眼珠子鼓胀得几乎要爆炸掉,肌肤更是诡异发黑,显然再过片刻就要毙命。

    见到了这样的惨状,又想到了先前的那银针若是射中了的话,那么此时躺在地上受苦等死的就是自己了,那祝常和张平两人心中既是愤怒,又是恐惧,当下便是连林封谨都不催促,便是将他们知道的一切都竹筒倒豆子似的,统统都说了出来。

    原来先前突袭他们的那伙计叫做龚三儿,平时默不作声的,看起来也不怎么与人交往,因此在他身上也找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同时,李平与祝常两人乃是外围成员,所知道的也是有限,只知道在血将军的尸体被抬出来之前,已经是先抬了一个老头子出去了,这老头子也是死得凄惨无比,满嘴的牙齿都被扒掉了,脚筋被挑,眼睛被挖。

    听他们描述的情况,林封谨发觉死掉的这个老头,搞不好就是武亲王身边的寒江钓叟,不过,这两个人几乎是可以肯定,里面还有囚犯存在的。

    这一点与林封谨所判断的相吻合,他之前就推断出来了:毒牙都的人在这里现身也是明明白白的在昭示一件事,那就是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人的身份也绝对是十分重要!就像是现实当中看到了一横排黑西装墨镜的猛男整整齐齐的站在酒店前面,自然就知道这里有牛人出没——否则的话,这六趾组织也不会冒着极大的风险,调动了毒牙都来到了这里,确保万无一失!

    这两个被抓到的倒霉蛋既然十分配合,将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都说了出来,林封谨也不是赶尽杀绝的人,便一人丢了两百两面额的银票给他们做跑路费,答应两人若是肯帮忙去叫开门的话,再额外添五百两,有了这一笔对他们来说的巨款,基本上就算是拖家带口的跑路也是能维持好几十年衣食无忧了。

    这两人听了林封谨的说话以后,张平却是有些胆小,并且家里面还有妻小,便是惶恐的缩了,林封谨也不难为他,直接叫他走人就好。

    不过祝常却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饥的角色,也是有几分见识,赌档的刘黑虎刘大爷在他眼里面已经是奢遮得不得了的牛B人物了,让马二小去顶罪也是只丢了三十两银子出来,并且这三十两银子里面,还有七两三厘是马二小欠的赌资。

    而马二小上堂了以后,连那一顿杀威棒也没撑住,屁股被打成了一个糖心蛋,衙门里面叫人抬回来以后,两天不到就咽了气,刘黑虎人不到,又赶了二十两香蜡钱,要知道,人死若灯灭,刘黑虎不给这钱也没人说什么,而他偏偏还给了,这已经是仁义得不得了的了。

    这样算下来的话,大家都是贱命一条,眼前的这位爷直接就丢了五百两银子出来,而马二小呢?连命都丢了也只换了四十二两银子回来,哪怕是卖命,这样的机会也绝对不会是随时都有的,所以说祝常将牙一咬,心道老子下半辈子是吃香的喝辣的就看这一搏了,因此很干脆的就愿意做这件事。

    ****

    今日看守牢房重地的乃是毒牙都当中的刑大,刑二两兄弟,这两人不是亲生兄弟,不过并肩作战了十来年,双方你救我,我救你的事情也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很自然的不是兄弟也是变成兄弟了。

    他们此时也是被一纸调令给弄到了这里来,大概是用来看守一名重犯之类的,之前这两兄弟也不是没有做过相同的事情,不过这一次他们也是感觉到了这一次上面对此事还是相当重视,给予的支持力度可以说还是相当大的。

    就刑大刑二知道的,毒牙都中人都来了足足六个,有着这六个人在此坐镇,还有随时可以调度的百余名精锐,在刑狱当中坐镇的还有一位神秘无比的大人,其实力也是空前惊人,这样的组合用来看守几名人犯的话,也是过分的奢侈了些吧?

    然而就在这时候,刑大忽然听到了外面有着急促杂乱的脚步声,他的双眼顿时就眯缝了起来,右手也顿时伸到了腰间,紧握住了自己的刀柄,不过很快的就见到了一张熟脸孔穿过拐角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正是先前去抬尸的三人当中之一,貌似叫做祝常的这人身上,脸上都有些鲜血,更是语无伦次的惊惶喊叫道:

    “炸尸了,炸尸了!”

    刑大刑二立即就一下子站了起身来,刑大一步就跨到了这人的面前,沉声道:”怎么回事?!”

    祝常惶恐无比的道:

    “我们刚刚抬着尸体走到了回廊那里,忽然那蒙在了被单下面的尸体就弹了起来,将龚三儿一下子就扑倒了,按住了脖子就开始猛吸鲜血!也是我见机逃得快,否则的话,搞不好也是逃脱不了这玩意儿的魔爪啊!”

    刑大立即便道:

    “快些带我去!”

    祝常立即就带着恐惧和哭腔道:

    “这位爷,您老行行好啊!那诈尸的怪物就在前头按住了龚三儿狠吸鲜血呢,小人好不容易才挣回来这条命,就这身板子,还不够他两三口的!他就在前面不远啊,您老人家拐过去就能见到!”

    刑大一脚就将祝常踹开,转头就对刑二沉声道:

    “三级警备,吹哨!”

    刑二立即就掏出来了一支竹制的哨子,依照三长三短的顺序吹了六声,在约定的暗号当中,这便是三级警戒,表示发生了一些异常状况,不过一切的局面应该是在掌握当中,所有的人都要严加戒备。

    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刑大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外,刑二心中隐隐约约生出来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这种感觉他自己也是不知道从何而来,忍不住要出声提醒,可是这时候刑大已经走开了十余丈,自己说话他未必能听到,所以居然没说出口来。

    大概又在原地枯坐了少许之间,只觉得心中不详的感觉越来越浓郁,当下便是将牙一咬,然后站起来迅速的追了上去。

    刑大深吸了一口气,也是艺高人胆大,便是朝着之前祝常来的回廊处走了过去,果然见到了之前运出的那“尸体”背对着自己这边,门板已经是断掉在了旁边,然后正将那名死掉的倒霉蛋压在了墙上猛啃,这种局面可以说本来极是骇人的,只不过刑大这种在尸山血海里面滚出来的,能够枕着刚刚砍死的敌人尸体大腿睡觉,又怎么会在乎这样的血腥景象,当下便是拔出了刀来,步步逼近!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尸体却是忽然转过了身来,看了刑大一眼,接着转身就逃!看其举手投足之间似乎是十分僵硬,可是逃跑的速度却是半点不慢,刑大心中一急,怎么会让这家伙白白跑掉,一旦出了这样的事情,那么自己可是要受罚的啊,于是立即就前冲追出。

    冷不防这时候刑大却是感觉到脑后风声微动,竟是有人暗算,刑大冷笑了一声,心中却是大定,不怕有人装神弄鬼,就怕对方潜在了暗处一直不现形,只要是对方露出来了狐狸尾巴,那么就一切都是万事大吉啊。

    因此刑大信心满满的一低头,就打算回身反击,这一瞬间,他的心中已经有了三四个以攻代守的方案,特别经过了这方面培训的他们,根本就不会在乎任何形式的偷袭!

    然而,刑大很快就发现,自己的一招一式,居然都似是被对方预判到了似的,打法里面陷阱什么的都是被对方识破,整个人仿佛都是跌入到了一张巨大粘稠的蜘蛛网当中,束手缚脚,端的是格外难受。

    两人只是过了三招,刑大不仅仅没能将自己先前的劣势搬回来,更是被压制得格外厉害!套用一句岌岌可危也不为过,不过刑大毕竟乃是毒牙都当中的一份子,在这样的局面下居然还想着反扑,居然之间将腰刀对准了面前这敌人猛抛了过去,借着这个机会双脚猛的发力,腾空而起,双手张开若螃蟹的一对大爪子,对准了敌人一左一右狠狠的钳了过去!

    这一下乃是险中求胜,死里求活的奇招。几乎是用出来了之后,立即就能反扳回来之前不利的局面,哪怕是毒牙都内部之间互相切磋,这一招也是属于被绝对禁止的,只因为这一招乃是破釜沉舟的打法,一旦用了出来之后,便是立即要分胜负,定生死!

    这一下子,果然就真的是分了胜负,定了生死,不过败的是刑大,死的也是他而已,他抛刀的时候,林封谨便已经是先佯作了一个闪身的动作,实际上却是在蓄力跃了起来,等到刑大飞扑而出的时候,林封谨已经比他跳得更高,然后伸脚一点,踩在了他的后脑勺上,这貌似轻轻的一点,实际上便已经是将刑大的脑浆都彻底的毁掉,彻底扼杀了刑大的生机。

    看着倒在了地上还在才抽搐着的刑大,甚至连两只眼睛都还没闭上,林封谨脸色冷漠,打了个响指,顿时就见到了旁边的地上钻出来了一根仿佛是触手也似的树根,然后将一颗种子射入到了刑大的面前。

    这一颗种子在地上迅速若甲虫那样的爬行,进入到了刑大的鼻孔当中,正是三瘤妖树大根用来控制尸体的独特玩意儿——妖种,这妖种一进入到了刑大的鼻孔当中之后,便迅速的的生根发芽,用根系来代替刑大的神经系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