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人杀光了以后,水娥也是施术,彻底的将这房间上下左右都冻了起来,这样的话,声音便是极难传出去,此时林封谨才在这三个人的胸口轮流点了一下,注入了一股妖命之力进去,让他们迅速的醒转了过来。

    林封谨面对这三个人,很干脆的道:

    “你们要死还是要活?”

    很显然,如此简单的问题,根本就是无需考虑的,三个人都纷纷的点头,林封谨便道: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我问,你们答。谁最先回答的,就能保住小命,但要是为了追求速度胡说八道的,其余的人也可以指出来,听明白了吗?还有,我问什么,你们答什么,要是有人敢多说一句废话的,那么大可以来试试看我的手段!”

    这三个人只看他们做的事情,身份地位就不高,大概只有那个不肯抬尸,走在了前面的管事略微有一点地位,林封谨觉得自己的手段拿出来,也是不怕他们不吐实话,林封谨便道:

    “你们是什么地方的人?你先说,顺便报一下自己的名字。”

    说完便是指了一指那名貌似管事的,这管事也没料到林封谨居然会问这样的问题,急忙点头哈腰的道:

    “回公子的话,小人叫做张平,就是邺都的人。”

    林封谨点了点头,指向了旁边的那名伙计道:

    “你呢?”

    这名伙计立即便道:

    “小人叫做祝常,大伙儿都叫顺口了,便管我叫猪大肠的,也是邺都的人,家就在旁边的甜水巷啊!”

    原来就在这一瞬间,旁边的那一名一直都默不作声的伙计竟是骤然爆起发难,左手的食指和中指狠狠的插向了这祝常的双眼,若是插实了的话,双手手指必然刺入脑中,当场毙命,非但如此,这伙计同时更是一脚踹向了旁边的那个张平。

    他距离张平足足也隔了两三米远,这一脚本来是踹不到对方的,可是他这一踹用的力道却是非常怪异的,完全是直接将自己的鞋子朝着张平踢了出去,那鞋子在空中“啪啦”一声裂开,然后就见到银光缭绕,十几根银针朝着四面八方激射了出来。

    说实话,林封谨也没料到这人居然会在此时发难,好在这时候他的妖命之力在瞬间就发挥出来了十分恐怖的效果,一脚就将自己面前的祝常给踹飞了出去,一来是让他逃脱了双指插眼的厄运,二来则是避免这祝常同样也是个死硬敌人,配合起来暗算自己。

    那伙计见到自己的双指插空,居然立即便是变招,屈指若钩对准了林封谨的喉咙撕了过来,这样的灵动心思,真的是少有人能及!只是双方的实力终究还是差得太远了,林封谨伸臂一格,便是听的“啪”的一声脆响,这伙计的整条左手手臂立即诡异的弯折了过去,一看便是彻底断掉废掉!

    并且林封谨知道此人善于隐忍,出手狠毒,因此使上了阴劲,对方的手臂与自己相碰触的那一节,便是直接粉碎性骨折,所受到的痛楚可以说是普通骨折的数十倍之烈,然而这伙计居然痛叫一声,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居然还要反击,右手屈成了鹰爪状态,就捏向了林封谨的喉结,看起来居然是要想将林封谨的喉核捏碎。

    只是双方的实力终究还是相差过大!林封谨怎么可能让他得手??一低头,便是在他的鹰爪未发力之前撞了过去,额骨本来就是极坚硬的,撞过去以后这伙计的指头也是被“啪啪”的轻响声撞断。

    只是这伙计双手俱废,感受到的痛苦可以说是锥心刺骨,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能起脚踹向林封谨的下阴,林封谨面不改色,则是后发先至的一脚踹了过去,正中其胯下,这伙计终于再也坚持不住,倒在了地上用头撞地,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浑身上下都在痉挛抽搐着。

    这时候他居然还不忘看向旁边的那管事张平,只是张平却是安然无恙,这伙计鞋子里面激射出来的银针张平确实是闪避不开的,但是张平也根本不需要闪避,因为林封谨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的身边还有水娥默默的在守护着旁边,信手一挥,便是一道冰壁就将所有的攻击都挡了下来。

    此人的这种情况,林封谨并不陌生,应该就是六趾组织在底层埋下去的落子,扎进去的钉子,一来是可以在必要时候上位,彻底的掌控这附庸组织,另外一方面也是安插眼线,避免被下面的附庸组织架空,导致自身出现一些决策上的失误。

    而这名暗线为什么一听到了林封谨问“你们是哪里的人”就要骤起发难呢?因为此人对外宣称自己就是从东夏那边过来投亲的,其实是说的假话,根本就经不起盘问,而林封谨显然十分精明,多问几次之后自己很可能就会露出马脚,所以还不如干脆趁着对方对自己没有刻意提防的时候发难,这样的话,还能多几分得手的把握。

    说实话,这名暗线的表现,真的是无可挑剔了,不过这人之前的行为既然没有得手,那么此时他就无疑则是帮了林封谨的一个大忙了。接下来林封谨也没多说什么废话,就直接用这名暗线之前射出来的银针刺在了他自己的身上,只是过了短短的两三个呼吸,这名暗线便是完全浑身上下肿胀了起来,喉咙里面发出“荷荷”的声音,眼珠子鼓胀得几乎要爆炸掉,肌肤更是诡异发黑,显然再过片刻就要毙命。

    见到了这样的惨状,又想到了先前的那银针若是射中了的话,那么此时躺在地上受苦等死的就是自己了,那祝常和张平两人心中既是愤怒,又是恐惧,当下便是连林封谨都不催促,便是将他们知道的一切都竹筒倒豆子似的,统统都说了出来。

    原来先前突袭他们的那伙计叫做龚三儿,平时默不作声的,看起来也不怎么与人交往,因此在他身上也找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同时,李平与祝常两人乃是外围成员,所知道的也是有限,只知道在血将军的尸体被抬出来之前,已经是先抬了一个老头子出去了,这老头子也是死得凄惨无比,满嘴的牙齿都被扒掉了,脚筋被挑,眼睛被挖。

    听他们描述的情况,林封谨发觉死掉的这个老头,搞不好就是武亲王身边的寒江钓叟,不过,这两个人几乎是可以肯定,里面还有囚犯存在的。

    这一点与林封谨所判断的相吻合,他之前就推断出来了:毒牙都的人在这里现身也是明明白白的在昭示一件事,那就是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人的身份也绝对是十分重要!就像是现实当中看到了一横排黑西装墨镜的猛男整整齐齐的站在酒店前面,自然就知道这里有牛人出没——否则的话,这六趾组织也不会冒着极大的风险,调动了毒牙都来到了这里,确保万无一失!

    这两个被抓到的倒霉蛋既然十分配合,将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都说了出来,林封谨也不是赶尽杀绝的人,便一人丢了两百两面额的银票给他们做跑路费,答应两人若是肯帮忙去叫开门的话,再额外添五百两,有了这一笔对他们来说的巨款,基本上就算是拖家带口的跑路也是能维持好几十年衣食无忧了。

    这两人听了林封谨的说话以后,张平却是有些胆小,并且家里面还有妻小,便是惶恐的缩了,林封谨也不难为他,直接叫他走人就好。

    不过祝常却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饥的角色,也是有几分见识,赌档的刘黑虎刘大爷在他眼里面已经是奢遮得不得了的牛B人物了,让马二小去顶罪也是只丢了三十两银子出来,并且这三十两银子里面,还有七两三厘是马二小欠的赌资。

    而马二小上堂了以后,连那一顿杀威棒也没撑住,屁股被打成了一个糖心蛋,衙门里面叫人抬回来以后,两天不到就咽了气,刘黑虎人不到,又赶了二十两香蜡钱,要知道,人死若灯灭,刘黑虎不给这钱也没人说什么,而他偏偏还给了,这已经是仁义得不得了的了。

    这样算下来的话,大家都是贱命一条,眼前的这位爷直接就丢了五百两银子出来,而马二小呢?连命都丢了也只换了四十二两银子回来,哪怕是卖命,这样的机会也绝对不会是随时都有的,所以说祝常将牙一咬,心道老子下半辈子是吃香的喝辣的就看这一搏了,因此很干脆的就愿意做这件事。

    ****

    今日看守牢房重地的乃是毒牙都当中的刑大,刑二两兄弟,这两人不是亲生兄弟,不过并肩作战了十来年,双方你救我,我救你的事情也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很自然的不是兄弟也是变成兄弟了。

    他们此时也是被一纸调令给弄到了这里来,大概是用来看守一名重犯之类的,之前这两兄弟也不是没有做过相同的事情,不过这一次他们也是感觉到了这一次上面对此事还是相当重视,给予的支持力度可以说还是相当大的。

    就刑大刑二知道的,毒牙都中人都来了足足六个,有着这六个人在此坐镇,还有随时可以调度的百余名精锐,在刑狱当中坐镇的还有一位神秘无比的大人,其实力也是空前惊人,这样的组合用来看守几名人犯的话,也是过分的奢侈了些吧?

    然而就在这时候,刑大忽然听到了外面有着急促杂乱的脚步声,他的双眼顿时就眯缝了起来,右手也顿时伸到了腰间,紧握住了自己的刀柄,不过很快的就见到了一张熟脸孔穿过拐角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正是先前去抬尸的三人当中之一,貌似叫做祝常的这人身上,脸上都有些鲜血,更是语无伦次的惊惶喊叫道:

    “炸尸了,炸尸了!”

    刑大刑二立即就一下子站了起身来,刑大一步就跨到了这人的面前,沉声道:”怎么回事?!”

    祝常惶恐无比的道:

    “我们刚刚抬着尸体走到了回廊那里,忽然那蒙在了被单下面的尸体就弹了起来,将龚三儿一下子就扑倒了,按住了脖子就开始猛吸鲜血!也是我见机逃得快,否则的话,搞不好也是逃脱不了这玩意儿的魔爪啊!”

    刑大立即便道:

    “快些带我去!”

    祝常立即就带着恐惧和哭腔道:

    “这位爷,您老行行好啊!那诈尸的怪物就在前头按住了龚三儿狠吸鲜血呢,小人好不容易才挣回来这条命,就这身板子,还不够他两三口的!他就在前面不远啊,您老人家拐过去就能见到!”

    刑大一脚就将祝常踹开,转头就对刑二沉声道:

    “三级警备,吹哨!”

    刑二立即就掏出来了一支竹制的哨子,依照三长三短的顺序吹了六声,在约定的暗号当中,这便是三级警戒,表示发生了一些异常状况,不过一切的局面应该是在掌握当中,所有的人都要严加戒备。

    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刑大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外,刑二心中隐隐约约生出来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这种感觉他自己也是不知道从何而来,忍不住要出声提醒,可是这时候刑大已经走开了十余丈,自己说话他未必能听到,所以居然没说出口来。

    大概又在原地枯坐了少许之间,只觉得心中不详的感觉越来越浓郁,当下便是将牙一咬,然后站起来迅速的追了上去。

    刑大深吸了一口气,也是艺高人胆大,便是朝着之前祝常来的回廊处走了过去,果然见到了之前运出的那“尸体”背对着自己这边,门板已经是断掉在了旁边,然后正将那名死掉的倒霉蛋压在了墙上猛啃,这种局面可以说本来极是骇人的,只不过刑大这种在尸山血海里面滚出来的,能够枕着刚刚砍死的敌人尸体大腿睡觉,又怎么会在乎这样的血腥景象,当下便是拔出了刀来,步步逼近!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尸体却是忽然转过了身来,看了刑大一眼,接着转身就逃!看其举手投足之间似乎是十分僵硬,可是逃跑的速度却是半点不慢,刑大心中一急,怎么会让这家伙白白跑掉,一旦出了这样的事情,那么自己可是要受罚的啊,于是立即就前冲追出。

    冷不防这时候刑大却是感觉到脑后风声微动,竟是有人暗算,刑大冷笑了一声,心中却是大定,不怕有人装神弄鬼,就怕对方潜在了暗处一直不现形,只要是对方露出来了狐狸尾巴,那么就一切都是万事大吉啊。

    因此刑大信心满满的一低头,就打算回身反击,这一瞬间,他的心中已经有了三四个以攻代守的方案,特别经过了这方面培训的他们,根本就不会在乎任何形式的偷袭!

    然而,刑大很快就发现,自己的一招一式,居然都似是被对方预判到了似的,打法里面陷阱什么的都是被对方识破,整个人仿佛都是跌入到了一张巨大粘稠的蜘蛛网当中,束手缚脚,端的是格外难受。

    两人只是过了三招,刑大不仅仅没能将自己先前的劣势搬回来,更是被压制得格外厉害!套用一句岌岌可危也不为过,不过刑大毕竟乃是毒牙都当中的一份子,在这样的局面下居然还想着反扑,居然之间将腰刀对准了面前这敌人猛抛了过去,借着这个机会双脚猛的发力,腾空而起,双手张开若螃蟹的一对大爪子,对准了敌人一左一右狠狠的钳了过去!

    这一下乃是险中求胜,死里求活的奇招。几乎是用出来了之后,立即就能反扳回来之前不利的局面,哪怕是毒牙都内部之间互相切磋,这一招也是属于被绝对禁止的,只因为这一招乃是破釜沉舟的打法,一旦用了出来之后,便是立即要分胜负,定生死!

    这一下子,果然就真的是分了胜负,定了生死,不过败的是刑大,死的也是他而已,他抛刀的时候,林封谨便已经是先佯作了一个闪身的动作,实际上却是在蓄力跃了起来,等到刑大飞扑而出的时候,林封谨已经比他跳得更高,然后伸脚一点,踩在了他的后脑勺上,这貌似轻轻的一点,实际上便已经是将刑大的脑浆都彻底的毁掉,彻底扼杀了刑大的生机。

    看着倒在了地上还在才抽搐着的刑大,甚至连两只眼睛都还没闭上,林封谨脸色冷漠,打了个响指,顿时就见到了旁边的地上钻出来了一根仿佛是触手也似的树根,然后将一颗种子射入到了刑大的面前。

    这一颗种子在地上迅速若甲虫那样的爬行,进入到了刑大的鼻孔当中,正是三瘤妖树大根用来控制尸体的独特玩意儿——妖种,这妖种一进入到了刑大的鼻孔当中之后,便迅速的的生根发芽,用根系来代替刑大的神经系统。

第1318章 速道天神    战崖,乃是一个留骨海比较近的地方,在这里,海水汹涌,浪涛拍崖,水势十分的凶猛。

    在这里,有一座座悬崖从海中浮起,每一座悬崖都有所残裂,有的悬崖被拦腰斩断,有的悬崖被打碎,也有的悬崖被打穿,也有悬崖被劈开……

    在今天,冰冷的海水拍打着这些破碎的悬崖,似乎只有冰冷的海水在述说着当年的一场激战。

    传言说,在以前这里乃是悬崖林立,甚至有不少花草树木,虽然说,这里的悬崖无法成为陆地,但是曾经有不少修士曾经在这里休憩或者逗留过。

    但是,后来发生了一场激战,把这里完全破坏了,战争的余威使得这里再也没有修士来逗留或休憩。

    当年这场激战的主角就是帝王谷的始祖帝蟹海神!而且,经过这一场战争,也确定了帝蟹海神不可撼动的地位。

    在帝蟹海神那个时代,一开始三戟叉是承认血鲨神尊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三戟叉弃血鲨神尊而去,承认了帝蟹海神,这为帝蟹海神通往海神之路开启了全新的篇章。

    当然,对于海妖来说,你得到了三戟叉的承认,并非说你就是海神,那怕你得到了三戟叉的承认之后,也必须经历磨砺,经历考验,只有当你真正站在巅峰上的时候,当你能掌执海神法则的时候,你才是真正的海神。

    对于海妖而言,就算你得到了三戟叉的认同,还不能掌执海神法则的时候。你依然不是海神。最多也只是海神候选人而己。

    事实上。在万古以来,海神候选人也曾被强行更换过,七武阁的第二位海神就是如此而来的。

    传言说,在一开始,三戟叉并没有认同七武阁的这位传人,但是,七武阁极为逆天,这位传人实力十分的强大无敌。以绝世无双的手段压制了三叉戟,斩杀了海神的候选人。

    事实上,当时这位海神候选人实力也很强大,特别是他掌执三叉戟之后,堪称无敌。

    但是,他终究不是海神,未能掌执海神法则,未能发挥三叉戟的真正威力,最后,在七武阁无双的手段之下。三叉戟受到了压制,海神候选人被杀。

    而这位七武阁的传人以无敌的姿态、纯正的血统、开创的无双大道。最终得到了三戟叉的承认,掌执了海神法则,成为了一代无敌的海神。

    这就是曾经赫赫有名的深蓝海神,也是七武阁的第二代海神!

    帝蟹海神年少之时虽然是得到了三戟叉的承认,成为了海神候选人,但是,在当时很多海妖不服于他,毕竟,帝蟹海神年少时的出身谈不上惊天动地,甚至可以说,他得到三叉戟的承认是有点莫明其妙。

    试想一下,这样的海神候选人又怎么可能得到天灵界的海妖承认呢?特别是七武阁、海螺号这样的绝世无双传承,更是不承认帝蟹海神的地位。

    在那个时候,很多海神传承都想剥夺帝蟹海神的资格,都想压制三戟叉,斩杀帝蟹海神。

    最终,双方的矛盾终于大爆发了,海螺号乃是号令天下海妖,与帝蟹海神对决于战崖。

    面对海螺号的无敌军团,帝蟹海神统领着自己的军团,亲自上阵,搏杀强敌。

    听说,这一战打得天崩地裂,日月无光,这一战结束之时,鲜血染红了龙妖海,海面上漂浮着无数的尸体,至于作为主战场的战崖,更是有着无数的尸体沉入了海底。

    在后世,曾有人下去勘探过,在这海底,乃是尸骨如山,让人望之却步,不敢再久留。

    这可想而知,这一战是多么的惨烈。当然,最终帝蟹海神在付出了极大的付价之下,赢了这一场战争,确立了他的无双地位,最终,帝蟹海神掌执海神法则,成为了真正的海神。

    在今天,帝蟹霸主在此举行盛宴,以愐怀祖先的荣光,他此举也是有道理的,因为当年这一战,完全是确立了他们祖先帝蟹海神的地位。

    在今天,帝蟹霸主重回旧地,邀请天下俊杰,举行盛宴,以愐怀祖先的荣光,于情于理,这也是说得过去的。

    此时,虽然战崖依然是残破,海水依然是冰冷地拍打着悬崖,不过,此时战崖的气氛是十分的热闹。

    在战崖之上,停着一艘艘的船只,这些船只有神金所铸的战舰,也有巨大的战艨,还有一叶叶的小舟……

    停留在这里的船只,有的是帝蟹霸主安排于此的,也有一些是客宾所乘的船只。

    帝蟹霸主邀请天上俊杰前来参加他的盛宴,出席的大教强者和年轻一辈天才不少,若是换作平日里,帝蟹霸主突然一下子邀请五湖四海的大教强者或年轻一辈天才来参加这样的盛宴,大家天隔一方,想参加这样的盛宴,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现在五湖四海的许多大教疆国都赶来骨海,如此一来,这正好让帝蟹霸主抓住了机会。

    大家都心知胆明,帝蟹霸主突然举行这样的一场盛宴,只怕是冲着李七夜而去的,很多人都不愿意去发招惹上这样的风波,但是,帝蟹霸主却隆重地邀请,这让很多大教强者和年轻一辈天才又不得不给帝蟹霸主的情面。

    特别是那些与帝蟹霸主近邻的门派传承,如果今天你不给帝蟹霸主情面,说不定明天他就会清算你!

    对于出席这样的一场盛宴,很多人在心里面都不由担忧,以怕被殃及池鱼。

    不过,有一个人的到来却为很多人解忧了,当这个人到来之时,所有人都不由松了一口气。

    这个人就是年轻一辈赫赫有名的速道天神!

    速道天神,当世速道圣地的圣主,也就是司马玉剑的师弟。

    速道天神来了,他只是坐着一叶小舟而来,他没有太多的排场,一叶轻舟飘浮于空中,速度极快,瞬间就抵达了战崖。

    速道天神,被人尊称为天神,但是,他的模样看起来很年轻,看起来,速道天神也是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长得英气逼人,他穿着一身宝蓝衣裳,膝上放着一把剑,顾盼之间有着与他年纪不符的气势。

    速道天神有着一股长虹贯日的气势,似乎,对于他而言,不论是在什么地方,不论是什么事情,不论是什么样的困难,都阻止不了他的步伐,他随时随地都能高歌猛进。

    速道天神虽然看起来是十五六岁的模样,不过,他年纪却不止是这个岁数,但,也大不到哪里去。

    速道天神,他被尊称为“天神”,这个封号不是他封的,而是天下众人尊称的。

    而且,速道天神被人尊称为“天神”,这里面是有一个故事。当年速道天神与他师姐司马玉剑争夺圣主之位,司马玉剑以苍天道的道尊实力镇压了同门师兄弟。

    但是,当速道天神出场之时,他以苍天道的天神实力打败了司马玉剑,比起司马玉剑来,速道天神的优势实在是太大了,所以,他被尊称为速道天神,而那一年,速道天神才十六岁。

    大贤之后,有两条路可以走,那就是苍天道和大世道,走苍天道,那是争夺天命,成就仙帝。

    在苍天道这一条道路上,有八个层次,这八个层次由低到高,分别为:道子、道师、道尊、天人、天将、天神、帝候、帝储。

    当修士一旦踏上了苍天道,就必须开创属于自己的大道,当达到了天人层次之时,所开创的大道能感受到天命的力量。

    而当达到了帝候境界的时候,开创的大道可以承受天命,这为未来承载天命而作准备。

    至于到了帝储层次,这将会得到天命的承认,到了这一步,就是真正天命相争之时,大世之战开启。

    速道天神在十六岁的时候,使达到了天神层次,这可想而知是何等的了不得,当然,这除了速道圣地的功法能让他极速修行之外,同时,也与他无双的资质是分不开的。

    速道天神到来之时,帝蟹霸主亲自相迎,他一见到帝蟹霸主,十分的热情,拱手笑着说道:“天神驾临,蓬荜生辉,实是我帝王谷的荣幸。”

    速道天神坐于小舟之上,对帝蟹霸主点了点头,也没有站起来,缓缓地说道:“我此去骨海,正好路过于此,既然帝蟹兄相邀,也进来一坐。”

    论年龄,帝蟹霸主比速道天神大,不过,在速道天神面前,帝蟹霸主也不敢摆姿态,忙是笑脸相迎。

    “速道天神来了。”看到速道天神到来,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气,不管是发生什么事情,帝蟹霸主都不敢乱来,李七夜也不见得会对速道天神动手。

    事实上,速道天神极受人尊敬,特别是年轻一辈,对速道天神寄于厚望,在很多人看来,以现在的情况来说,在天灵界,速道天神是最有机会与梦镇天争夺天命的人。

    虽然大家不知道速道天神现在是怎么样的境界,但是,他十六岁的时候就已经是天神层次了。

    很多人推测,速道天神现在踏入了帝候层次的可能性很高。

    那么,再加上速道圣地的无双速成功法,只要再给速道天神三五年时间,他就能追赶上梦镇天。(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