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可是,在这个时候,偷袭他的那人竟又仿佛是未卜先知似的,抄住了他右脚的那只手上居然还传来了一股大力,这刀疤男子立即就被凌空扯成了“一”字,紧接着对方屈膝狠狠一顶,就撞在了他的胸腹上,这一撞可以说是极重,简直就仿佛是整个五脏六腑都要彻底反转过去似的,刀疤男子绕是训练有素,几乎也是没有彻底晕厥过去,哇的一声就情不自禁的喷出了一口鲜血,那咬舌的举动自然是化为了泡影。

    紧接着,他就感觉到了自己的下颌被狠狠的一捏,然后听到了喀拉的一声,下颌骨便是已经被卸掉,在这个时候他竟是还要反抗,然而对方似乎对他的所有伎俩都是熟悉无比,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用处,这刀疤男子面对这样的敌人,完全就仿佛是整个人都掉落入了一张恐怖柔韧的大网,令人根本就无法逃脱,随便怎么挣扎也是毫无用处!紧接着他就面临着一连串狂风暴雨也似的打击,咔嚓咔嚓的两声传来,双手也是被齐肩彻底的折断。

    最后,这名刀疤男更是发觉对方击倒了自己以后,双手居然是直接摸了过来,简直就仿佛是筛网一样将身上过了一遍,无论是藏在了头发当中的暗器,还是鞋子里面的毒药,都是被无一例外的找了出来。

    这名显得对天底下任何事情,甚至自己性命都是冷漠无比,毫不在乎的刀疤男子,终于眼中生出来了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惧,啊啊啊的在喉咙里面的叫了出来,当然,下巴被直接卸掉以后,也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得清楚说了什么,不过他也只是叫了两声,就被一把泥土无情的塞到了嘴巴里面,彻底的发不出来声音了。

    这时候,林封谨才将这名刀疤男子拖到了旁边的暗处,在黑暗当中很干脆的一把就将他的肩头上的衣服撕开,然后顺着锁骨窝摸了下去,立即就触碰到了一个可以说是十分明显凸起状硬物,一碰到了这东西,林封谨立即就叹了一口气。

    因为他知道自己之前的猜想并没有错,

    可是他真希望这一次自己错!!!

    因为,这刀疤男子的身份十分特殊,他的真实身份赫然乃是毒牙都的人!

    林封谨摸到了锁骨窝里面的那一块硬物,就是合格的毒牙都才能拥有的“邪骨”,这玩意儿却是吕羽从神器吞蛇当中获得的秘术,乃是用千年蛇妖的骨骼炼制出来的,只有被通过了重重考验的吞蛇卫当中的精锐,才能够获得这“邪骨”的赏赐。

    这一根邪骨刺入体内以后,便与人体密切的吻合生长在了一起,毒牙都为什么悍不畏死,生命力格外强横,便是因为这一根邪骨在感觉到了宿主危险的时候,能刺激宿主的身体,使其不知道疲倦疼痛,发挥出超卓的力量。

    林封谨之前与法家向聚一起潜入西戎的时候,手下便是与吕羽派遣过去的毒牙都,与之朝夕相处,更是亲眼目睹了毒牙都多次的战斗,因此对毒牙都身上的那种特殊气质可以说是相当了解了。

    因此他一见到这刀疤男子身上流露出来的气质,便觉得此人很是有些眼熟,等到一交手之后,发觉他用出来的全部都是毒牙都的那一套招数,诡秘,凌厉,同时更是充满了以伤换伤,以命换命的疯狂。

    若是换成另外一个人的话,那么这刀疤男子的这一系列反击肯定会得手,这是毋庸置疑的,然而当他的对手变成了熟知毒牙都打法的林封谨以后,这就可以说是棋差一着,缚手缚脚,完全就被克制住了。

    当然,此时这名刀疤男子心中的惊骇和痛苦,是难以想象的,然而林封谨此时的心中,更是掀起来了滔天巨浪

    “这里竟然是由毒牙都的人守卫着?”

    “这里还是六趾组织的地下秘密作坊?”

    “难道这里是吕羽搞出来的?他就是六趾组织的幕后人?那我他娘的跑到这里来,岂不能将吕羽的秘密给揭破了,下一步就要面临杀人灭口?”

    “”

    想到了这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以后,林封谨的浑身上下都微微颤抖了起来,正是因为恐惧!

    事实上,林封谨并不怕吕羽对自己下手,而是在这一瞬间想到了其他的东西,因为在这北齐,在这邺都城当中,还有许多林封谨在乎的人啊!若是吕羽悍然举起了屠刀,那么林封谨连自己的老头子林员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护得周全,何况是其余的人?

    吕羽毕竟是一国之君,此时在与中唐血战并且全歼了对方以后,更隐然是有最大的几率问鼎中原,一统五国的人物,这么一个人倘若是下令了决心要杀自己,并且出让足够的利益,那么东林书院最后也是很可能选择妥协啊。

    因此,林封谨恐惧的是失去自己身边的至亲,他从这些人身上感觉到了家庭的温情,父爱,母爱,情爱的甜蜜和温馨,一旦要面对彻底失去这一切的可能,林封谨也是会立即失掉自己的平常心。

    “不,不!!不对!”林封谨猛然一咬舌头,强令自己混乱的思绪平息了下来。

    “不可能是吕羽!!我之前曾经怀疑过六趾组织的幕后人是他,但是诸多事实都证明吕羽和这个组织是没有什么关联的,倘若说吕羽之前还要顾忌上面的国君的话,那么现在他已经是一言九鼎,根本就没道理还要让这个组织在暗处存在啊。”

    “一国之君,那做事情就应该是阳刚磊落,行堂堂正正的事情,六趾组织的行事风格,甚至与朝廷的秘密力量都完全扯不上关系,是的,这里绝对不可能是吕羽搞出来的产业那,那么!毒牙都的人居然出现在了这属于六趾组织的地方,倘若只有这刀疤男子一个还好,倘若三五成群出现的话,岂不是说,这六趾组织实际上都已经渗透到了吕羽的身边?吕羽最亲信的身边人,实际上早就心怀鬼胎,是用来监视他的?”

    当最后一个念头浮现在了林封谨的脑海里面的时候,他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是一片冰冷,这样的强大的布局,绝对不是从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再联想一下吕羽的人生经历,从一个在社会当中苦苦挣扎的最底层的私生子,迅速的崛起成为了一国之君,仅仅用了十来年的时间,这样恐怖的崛起速度,当真是令人瞠目结舌啊!

    之前林封谨往深处想,只觉得吕羽的崛起是“天命”,因此幸运值爆棚,处处都能逢凶化吉,化险为夷,甚至就连吞蛇这样的神器,也是出门可以捡到,诸多的豪杰见面就是纳头便拜,现在看起来,这所谓的“天命”完全就是经不起任何的推敲,其中的疑点颇多,相反,一个更合理的解释就是:有一个庞大无比的组织在背后制造,推动着这一切!

    因此,尽管发生在吕羽身上的“幸运”貌似很突兀,但是,当一个人从小到大经常遇到这种“幸运”事情的时候,不要说是本人,就是外人也觉得理所当然,不会往多余的地方想了,这是何等高明的思维盲区策略啊!

    一念及此,林封谨的手心当中都是觉得粘粘的,仔细一攥,真的可以说全部都是冷汗,此时他发觉自己前来查探的内容什么的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要验证这里还有没有别的毒牙都的人存在,因为一个毒牙都成员出现在这里,还或许,可能,也许,大概会是巧合,但是同时两个毒牙都的成员出现在这里,因为毒牙都成员身份的特殊性,所以说几乎是没可能出现什么例外的了!

    于是,林封谨很干脆的双手一错,“喀”的一声轻响,便是拗断了抓住的那名毒牙都的颈骨,因为他知道毒牙都的人是根本不可能逼问得出来任何东西的,不要看林封谨对付这毒牙都十分写意轻松,那是因为他本来就是突袭,占据先手优势,更是对其习惯和弱点都是一清二楚,就像是准备好了工具去捕猎一条眼镜王蛇,当然是毫无危险,但你试试与之狭路相逢看看?

    实际上这个毒牙都的战力是十分强大的,这么说吧,野猪和他单挑,野猪都要受到不轻的伤势,并且毒牙都的优势是团战,配合,两个毒牙都的士兵和野猪战斗,野猪能赢,但是要被重创,三个毒牙都的士兵联手,野猪必死无疑!

    ***

    话说林封谨追踪着那两名送饭的男子而行,虽然视线里面已经失去了他们的踪迹,但是空气里面那一丝袅袅的饭菜香气则是在指引着前方的道路,大概走过了三条回廊之后,林封谨的鼻孔忽然抽动了几下,一下子就攀援到了回廊的顶部隐藏了起来,紧接着就见到了前方有三个人徐徐的走了过来,这三个人都是脚步虚浮,呼吸浑浊,看起来应该不是练家子,其中一个走在前方的人嘴里面则是骂骂咧咧的道:

    “你们两个王八蛋可是听明白了,这个人乃是个怪物,据说有浴血重生的恐怖能耐,所以马上就抬到后面的园子当中,弄一堆柴火将他给烧了,而且一定要快,别他娘的磨磨唧唧的,否则的话,仔细你们身上的这张皮!”

    而后方两个被骂得唯唯诺诺的人则是连嘴也不敢还,一前一后的抬着一个门板,门板上面用被单蒙着一具人体,有大量的鲜血从里面涌出来,被单都被淋得透湿。

    林封谨心道难怪得这三个人没什么实力,高手怎么会来做这种抬尸的下贱勾当?

    不过,当林封谨落到了这尸首的双脚上的时候,瞳孔陡然收缩:

    “这这双鞋?!还有浴血重生的恐怖能耐难道是他?可是这家伙在人多的地方,简直就仿佛是九条命的怪猫,生存力爆表的存在,就连自己此时也不敢说有百分百的把握能杀得了他,这样一个变态,怎么会死在了这里呢?”

    林封谨于是再不迟疑,一下子就从上方悄然飘落了下来,这三个倒霉蛋根本连声音也是发不出来,就被林封谨击晕后摔在了一旁去,林封谨一把拉开了覆盖尸体的被单,脸色顿时铁青!

    果然,林封谨的猜测并没有错,被单下面的真的是个熟人,既与林封谨做过敌人,也与林封谨做过友军,他就是生存力十分强悍的血将军!对武亲王钱震忠心耿耿的手下。

    此时的血将军已经是死透了,因为他遭受到的致命伤绝对是十分惨烈的,胸口一个恐怖的大洞,从前心能看到后背,显然是被人一招,连心脏都掏了出来,肋骨都是诡异无比的外翻着,这样的重创,生命力再顽强也是没办法活下去,此时林封谨连鼻息都不探,因为尸体都僵硬了。

    原来血将军天生就是一双大脚,所穿的鞋子尺码特别大,林封谨这辈子就没见过比他脚更大的人,本来大脚也不能算什么显著的特征,但是,刚刚的那人却是说到了“浴血重生”这四个字,却是一下子就将林封谨的思绪联系到了血将军身上去,二者之间再相互一综合,便是很自然的猜测到了血将军的身上去了。

    此时那名带头领路的人却是嘴巴里面发出来了微微的**声,然后便挣扎了一下,似乎想要醒来的样子,林封谨在这时候肩头微微晃动,已经是将水娥召唤了出来,水娥自从吸收了元昊死后遗留下来的元魂珠以后,便已经隐隐约约能凝聚出真身了,可虚可实,飘渺灵动,但不知道为什么,林封谨总是觉得她的身上有着森森的鬼气,仿佛天生就不属于人间。

    有了水娥的帮忙,林封谨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将这三人外加血将军的尸体拖到了旁边的僻静房间里面去,这里头本来是有人熟睡的,都是在睡梦当中就糊里糊涂的丢了性命,此时林封谨已经知道自己要面对的只怕是异常可怕的敌人,所以下手也是只能本着宁杀错,不放过的原则,毫不容情。

第1317章 帝蟹霸主再次挑衅    “不看好遮海天子,并非是说遮海天子天赋不行。只是遮海天子更具有野心,他更有扩张的野望。”卓剑诗认真地说道。

    卓剑诗那温柔的目光迎上李七夜的目光,坦然地说道:“海神与仙帝不一样,就算天灵界有人成为仙帝了,也不一定会在天灵界安家,而海神,最终还是要回归天灵界,对于海神而言,生是天灵界,死也是天灵界……”

    “……而且,仙帝的野望在于九界,海神更多的野望在于天灵界,对于海神而言,天灵界之外的其他地方,只不过是过客而己。若是遮海天子成为海神,他所带来的冲击,只怕会比七海女武神要大很多。如果说,他们两个人有人要成为海神,对于魅灵而言,只怕更多的魅灵会希望是七海女武神成为海神。”卓剑诗把自己的所想一一说出来。

    “其实我们与七海女武神的私交不错。”此时柳如烟轻笑一声,对李七夜眨了眨眼睛,像是一个磨人的小妖精,蛊惑人心的妩媚,笑着说道:“不论站在于公于私,我们都希望七海女武神能成为海神。”

    对于这样的话,李七夜只是笑了笑,说道:“如此年纪,便能贯通七大式,成为海神的机会的确是很大很大。不过,是不是能成为海神,那是她的事,那是七武阁的事,与我没有多少的关系,只要给我七大式,我就给七圣祖续寿。”

    “七大式呀。”卓剑诗都不由感叹一声,她也知道,这样的交易是基本上不可能。七武阁不可能拿七大式来作交易。

    “听说七大式乃是出自于九大天书之一的《道书》。”柳如烟不由好奇。秋波撩人。妖媚无比,轻笑地说道:“公子爷有何看法呢?”

    “美人儿,少套我的话。”李七夜笑着瞪了她一眼,说道:“对于这事,我没有任何看法。”

    “但是,公子爷一口咬定要七大式嘛,我还以为公子爷想凑齐《道书》什么的。”柳如烟如小妖精一样,也不怕李七夜。轻笑地说道。

    “《道书》呀。”对于柳如烟这样的话,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有些东西,并非是传说的那样,但是,七大式嘛,的确是让人心动的东西。”

    “公子对七大式志在必得?”卓剑诗轻声地问道。

    李七夜看了卓剑诗一眼,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小女人,你说错了。如果我对七大式是志在必得的话,那早就把七大式拿到手了。不需要等到现在。对于我来说,只是对七大式感兴趣而己,还谈不上志在必得。”

    柳如烟和卓剑诗都没有再说什么,不过,她们也能想得明白,七大式,的确是让人怦然心动,千百万年以来,不知道有多少人对七大式是垂涎三尺的。

    李七夜杀了帝蟹霸主座下五大将,很多人都以为帝蟹霸主会避开李七夜的锋芒,毕竟,李七夜现在风头太健了,而且行事也是十分的凶猛,动不动就灭教屠派。

    然而,帝蟹霸主却出人意料地没有避开李七夜的锋芒,反而高调地露脸,高调地举行一场盛宴。

    在五大将被杀的第二天,帝蟹霸主竟然向不少人发出了邀请,请很多大教传承的强者和年轻一辈天才参加他的盛宴,而且,盛宴就在离骨海并不远的战崖举行。

    “愐怀我们祖先当年的光耀岁月,纪念祖先的丰功伟绩,作为晚辈既然来了这里,就应该有所作为。”对于自己举行盛宴,帝解霸主如此说道。

    帝蟹霸主突然如此的举行盛宴,而且还如此的高调,这一时之间让很多人有着不同的解读和看法。

    “李七夜是凶人,但是,帝蟹霸主也是一个狠人呀,被他盯上的猎物,如果他未能猎杀成功,他是绝对不会罢休的。帝蟹霸主这个人,他喜欢挑战,喜欢征服,喜欢冒险,喜欢享受把猎物当作自己胜利品的成就感……”

    有了解帝蟹霸主的海妖说道:“这些年来,帝蟹霸主猎杀了不少比他强的人物。现在他是盯上了李七夜,不把李七夜的头颅当作自己的胜利品,只怕帝蟹霸主是绝对不会罢休,对于他而言,那怕是砸下了血本,他也是在所不惜!”

    “战崖离骨海很近了,李七夜他们去骨海,只怕是需要经过战崖。”有掌门听到这样的消息,缓缓地说道:“难道帝蟹霸主选在战崖作为举行盛宴的地方,这只会是因为愐怀他们祖先那么简单吗?”

    “这只怕是引李七夜前去吧。”有一位海妖十分肯定地说道:“很多人都说,帝蟹霸主是一个变态,如果说,能当着天下人的面把李七夜的头颅斩下来,对于他而言,那绝对是一大享受,这也只怕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成就之一。”

    “帝蟹霸主是够魄力,但,他究竟有怎么样的实力把李七夜干掉呢,李七夜也不定会去战崖。”也有一些人充满好奇。

    当然,也有一些人十分苦恼,一些大教的强者和年轻一辈的天才接到了帝蟹霸主的邀请,邀请他们出席这一场盛宴。

    一些人不愿意惹上这样的麻烦,对于他们来说,不管是李七夜还是帝蟹霸主,都是狠角色,他们都不愿意去惹。

    但是,如果不出席帝蟹霸主的邀请,说不定会被帝蟹霸主记恨上,如果出席了帝蟹霸主的盛宴了,帝蟹霸主能把李七夜杀了还好,万一帝蟹霸主反而被李七夜杀了,说不定李七夜一怒之下,把在场的所有人都杀了,那么,他们岂不是被殃及池鱼。

    “鹿死谁手呢?”帝蟹霸主如此鲜明的挑衅,这让很多人一下子闻到了战争的血腥味,大家都知道,李七夜与帝蟹霸主之间是不死不休。

    “帝蟹霸主这样人从来不做君子之事,对于他来说只要能把目标猎杀,他可以不择手段。他和一般的强者、天才不一样,很多强者天才都是好面子,以正派自居。帝蟹霸主不一样,他既然敢与李七夜作对,就算他自己不是李七夜的对手,他也有着绝对的底牌斩杀李七夜……”

    有一位海妖圣皇分析说道:“从帝蟹霸主猎杀目标从来没有失手的记录来看,这一次帝蟹霸主对于自己的底牌有着百分百的信心,否则,他就不会如此高调地出现。”

    “帝蟹霸主,狠人一个呀。”有人也不由感慨,有些佩服。

    很多人都知道,帝蟹霸主没有可能成为海神,与遮海天子、七海女武神相比,他的劣势太明显了。

    而帝蟹霸主对于海神也没有太多的追求,他更喜欢杀人,他沉醉于那种猎杀的快感之中,正是因为如此,龙妖海很多人认为帝蟹霸主是一个变态!

    就在帝蟹霸主高调现身要在战崖举行一场盛宴的时候,李七夜也是接到了消息。

    “帝蟹霸主要在战崖举行盛宴。”柳如烟一接到消息,就第一个告诉了李七夜。

    “胆子不小呀。”听到这样的消息,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说道:“在这个时候还敢露脸,这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肥。”

    “这只怕是向公子宣战。”卓剑诗轻轻地蹙了一下眉头,说道:“他一定是在战崖布下了陷阱,等着公子你跳进去。”

    “不是只怕,那是绝对的。”柳如烟轻笑,说道:“帝蟹霸主他自知没有机会成为海神,所以他就搞一些噱头,以扬自己声威。说他是变态,还不如说他是自卑。如果他是真正的狠人,就去挑战遮海天子他们,狠心让自己成为海神!连挑战的勇气都没有,谈什么狠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才是真正的对自己狠。”

    “美人儿这话说得我爱听。”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问鼎仙帝,成就海神,就是需要这样的勇气,需要这样的狠心。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是让无数修士在漫长的大道上坚持下去的动力之一!”

    “公子爷夸奖,小女子是心花怒放。”柳如烟妩媚轻笑,她的横样,十分挑撩心弦。

    “公子去吗?”比起跟小妖精一般的柳如烟来,卓剑诗是十分的端庄。

    “去,为什么不去?”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我这个人最喜欢让人绝望了。一些人自认为胜券在望,那我就把他的自信踏碎一地,让他看着凄惨的结局而绝望,让他们享受一下被踏碎信心的感觉。”

    “公子爷这才是叫变态。”柳如烟眉眼如丝,勾人心魂。

    “去战崖。”李七夜笑了一下,吩咐地说道。

    吞魔宗的巨艨直奔战崖,这让不少有心人注意到了,见到这样的一幕,大家都知道有好戏要上场了。

    “两个都是狠人,一个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一个是不杀死猎物誓不罢休。”有海妖不由说道:“狠人对狠人,这实在是一场精采好戏。”

    “鹿死谁手,还不得知,这样的精采好戏,又怎么能错过呢。”有人也紧跟在吞魔宗的巨艨之后,他们也是想远远看一下热闹。(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