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看好遮海天子,并非是说遮海天子天赋不行。只是遮海天子更具有野心,他更有扩张的野望。”卓剑诗认真地说道。

    卓剑诗那温柔的目光迎上李七夜的目光,坦然地说道:“海神与仙帝不一样,就算天灵界有人成为仙帝了,也不一定会在天灵界安家,而海神,最终还是要回归天灵界,对于海神而言,生是天灵界,死也是天灵界……”

    “……而且,仙帝的野望在于九界,海神更多的野望在于天灵界,对于海神而言,天灵界之外的其他地方,只不过是过客而己。若是遮海天子成为海神,他所带来的冲击,只怕会比七海女武神要大很多。如果说,他们两个人有人要成为海神,对于魅灵而言,只怕更多的魅灵会希望是七海女武神成为海神。”卓剑诗把自己的所想一一说出来。

    “其实我们与七海女武神的私交不错。”此时柳如烟轻笑一声,对李七夜眨了眨眼睛,像是一个磨人的小妖精,蛊惑人心的妩媚,笑着说道:“不论站在于公于私,我们都希望七海女武神能成为海神。”

    对于这样的话,李七夜只是笑了笑,说道:“如此年纪,便能贯通七大式,成为海神的机会的确是很大很大。不过,是不是能成为海神,那是她的事,那是七武阁的事,与我没有多少的关系,只要给我七大式,我就给七圣祖续寿。”

    “七大式呀。”卓剑诗都不由感叹一声,她也知道,这样的交易是基本上不可能。七武阁不可能拿七大式来作交易。

    “听说七大式乃是出自于九大天书之一的《道书》。”柳如烟不由好奇。秋波撩人。妖媚无比,轻笑地说道:“公子爷有何看法呢?”

    “美人儿,少套我的话。”李七夜笑着瞪了她一眼,说道:“对于这事,我没有任何看法。”

    “但是,公子爷一口咬定要七大式嘛,我还以为公子爷想凑齐《道书》什么的。”柳如烟如小妖精一样,也不怕李七夜。轻笑地说道。

    “《道书》呀。”对于柳如烟这样的话,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有些东西,并非是传说的那样,但是,七大式嘛,的确是让人心动的东西。”

    “公子对七大式志在必得?”卓剑诗轻声地问道。

    李七夜看了卓剑诗一眼,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小女人,你说错了。如果我对七大式是志在必得的话,那早就把七大式拿到手了。不需要等到现在。对于我来说,只是对七大式感兴趣而己,还谈不上志在必得。”

    柳如烟和卓剑诗都没有再说什么,不过,她们也能想得明白,七大式,的确是让人怦然心动,千百万年以来,不知道有多少人对七大式是垂涎三尺的。

    李七夜杀了帝蟹霸主座下五大将,很多人都以为帝蟹霸主会避开李七夜的锋芒,毕竟,李七夜现在风头太健了,而且行事也是十分的凶猛,动不动就灭教屠派。

    然而,帝蟹霸主却出人意料地没有避开李七夜的锋芒,反而高调地露脸,高调地举行一场盛宴。

    在五大将被杀的第二天,帝蟹霸主竟然向不少人发出了邀请,请很多大教传承的强者和年轻一辈天才参加他的盛宴,而且,盛宴就在离骨海并不远的战崖举行。

    “愐怀我们祖先当年的光耀岁月,纪念祖先的丰功伟绩,作为晚辈既然来了这里,就应该有所作为。”对于自己举行盛宴,帝解霸主如此说道。

    帝蟹霸主突然如此的举行盛宴,而且还如此的高调,这一时之间让很多人有着不同的解读和看法。

    “李七夜是凶人,但是,帝蟹霸主也是一个狠人呀,被他盯上的猎物,如果他未能猎杀成功,他是绝对不会罢休的。帝蟹霸主这个人,他喜欢挑战,喜欢征服,喜欢冒险,喜欢享受把猎物当作自己胜利品的成就感……”

    有了解帝蟹霸主的海妖说道:“这些年来,帝蟹霸主猎杀了不少比他强的人物。现在他是盯上了李七夜,不把李七夜的头颅当作自己的胜利品,只怕帝蟹霸主是绝对不会罢休,对于他而言,那怕是砸下了血本,他也是在所不惜!”

    “战崖离骨海很近了,李七夜他们去骨海,只怕是需要经过战崖。”有掌门听到这样的消息,缓缓地说道:“难道帝蟹霸主选在战崖作为举行盛宴的地方,这只会是因为愐怀他们祖先那么简单吗?”

    “这只怕是引李七夜前去吧。”有一位海妖十分肯定地说道:“很多人都说,帝蟹霸主是一个变态,如果说,能当着天下人的面把李七夜的头颅斩下来,对于他而言,那绝对是一大享受,这也只怕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成就之一。”

    “帝蟹霸主是够魄力,但,他究竟有怎么样的实力把李七夜干掉呢,李七夜也不定会去战崖。”也有一些人充满好奇。

    当然,也有一些人十分苦恼,一些大教的强者和年轻一辈的天才接到了帝蟹霸主的邀请,邀请他们出席这一场盛宴。

    一些人不愿意惹上这样的麻烦,对于他们来说,不管是李七夜还是帝蟹霸主,都是狠角色,他们都不愿意去惹。

    但是,如果不出席帝蟹霸主的邀请,说不定会被帝蟹霸主记恨上,如果出席了帝蟹霸主的盛宴了,帝蟹霸主能把李七夜杀了还好,万一帝蟹霸主反而被李七夜杀了,说不定李七夜一怒之下,把在场的所有人都杀了,那么,他们岂不是被殃及池鱼。

    “鹿死谁手呢?”帝蟹霸主如此鲜明的挑衅,这让很多人一下子闻到了战争的血腥味,大家都知道,李七夜与帝蟹霸主之间是不死不休。

    “帝蟹霸主这样人从来不做君子之事,对于他来说只要能把目标猎杀,他可以不择手段。他和一般的强者、天才不一样,很多强者天才都是好面子,以正派自居。帝蟹霸主不一样,他既然敢与李七夜作对,就算他自己不是李七夜的对手,他也有着绝对的底牌斩杀李七夜……”

    有一位海妖圣皇分析说道:“从帝蟹霸主猎杀目标从来没有失手的记录来看,这一次帝蟹霸主对于自己的底牌有着百分百的信心,否则,他就不会如此高调地出现。”

    “帝蟹霸主,狠人一个呀。”有人也不由感慨,有些佩服。

    很多人都知道,帝蟹霸主没有可能成为海神,与遮海天子、七海女武神相比,他的劣势太明显了。

    而帝蟹霸主对于海神也没有太多的追求,他更喜欢杀人,他沉醉于那种猎杀的快感之中,正是因为如此,龙妖海很多人认为帝蟹霸主是一个变态!

    就在帝蟹霸主高调现身要在战崖举行一场盛宴的时候,李七夜也是接到了消息。

    “帝蟹霸主要在战崖举行盛宴。”柳如烟一接到消息,就第一个告诉了李七夜。

    “胆子不小呀。”听到这样的消息,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说道:“在这个时候还敢露脸,这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肥。”

    “这只怕是向公子宣战。”卓剑诗轻轻地蹙了一下眉头,说道:“他一定是在战崖布下了陷阱,等着公子你跳进去。”

    “不是只怕,那是绝对的。”柳如烟轻笑,说道:“帝蟹霸主他自知没有机会成为海神,所以他就搞一些噱头,以扬自己声威。说他是变态,还不如说他是自卑。如果他是真正的狠人,就去挑战遮海天子他们,狠心让自己成为海神!连挑战的勇气都没有,谈什么狠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才是真正的对自己狠。”

    “美人儿这话说得我爱听。”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问鼎仙帝,成就海神,就是需要这样的勇气,需要这样的狠心。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是让无数修士在漫长的大道上坚持下去的动力之一!”

    “公子爷夸奖,小女子是心花怒放。”柳如烟妩媚轻笑,她的横样,十分挑撩心弦。

    “公子去吗?”比起跟小妖精一般的柳如烟来,卓剑诗是十分的端庄。

    “去,为什么不去?”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我这个人最喜欢让人绝望了。一些人自认为胜券在望,那我就把他的自信踏碎一地,让他看着凄惨的结局而绝望,让他们享受一下被踏碎信心的感觉。”

    “公子爷这才是叫变态。”柳如烟眉眼如丝,勾人心魂。

    “去战崖。”李七夜笑了一下,吩咐地说道。

    吞魔宗的巨艨直奔战崖,这让不少有心人注意到了,见到这样的一幕,大家都知道有好戏要上场了。

    “两个都是狠人,一个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一个是不杀死猎物誓不罢休。”有海妖不由说道:“狠人对狠人,这实在是一场精采好戏。”

    “鹿死谁手,还不得知,这样的精采好戏,又怎么能错过呢。”有人也紧跟在吞魔宗的巨艨之后,他们也是想远远看一下热闹。(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二十八章 追踪    “怎么会这样!”吕羽一下子就大声咆哮了起来。

    那名上来回报的宫人十分恐惧,知道此时坚决要马上做出反应,更是不能刺激吕羽的情绪,否则的话,立即当场被拖出去当成泄愤一样活活打死都是好的了。好在他也是在宫里面打滚了十几年的人,早就想好了对策道急忙道:

    “回君上的话,来信的人说事发很突然,早上都没有什么异常,还吃了两斤水果,结果就忽然不过看起来不像是有什么大事的样子,因为其余的状况都还好,搞不好是因为思念君上而出现的癔症呢。”

    他说的话都是模棱两可的,属于能宽慰人并且还挑不出什么错处的,还能让吕羽都随之冷静下来,果然是不折不扣的老油条,最后那一句话更是马上将吕羽的注意力成功的转移了开去,果然,吕羽一下子就急声道:

    “传毒牙都!传御马厩的兽医,朕要立即去得胜宫,对了,顺带去上书房告诉左相,让他代朕主持下午的朝会,将最后的奏折抄录给朕一份!”

    吕羽乃是马上皇帝,所以说也没有人敢出声劝阻的,自然是有人一溜烟的去准备,片刻之后,就很干脆的急匆匆策马而去,连朝政也是顾不得那许多了。

    ***

    林封谨当然不知道宫中突然出现了这样多的变数,他得到了确切的消息以后,便是用孑孓身法直掠了出去,等他重新出现在了街上的时候,已经换成了一名普通的百姓的打扮,脸上也是用姜汁染黄,再戴上一顶半新不旧的毡帽,外表就仿佛是个四十来岁病怏怏的中年人,完全看不出来之前那翩翩贵公子模样了。

    当林封谨来到了胡家铺的门口之后,尽管这里还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却是丝毫都影响不了空气当中的那一丝特殊的味道,林封谨低着头,抄着手在街边慢慢的走着,还不时发出两三声咳嗽,旁边的人见到了都怕他是痨病鬼,纷纷的躲闪。

    大概跟随着那气味走了两三里地,林封谨就发觉了这马车看起来是在有意的兜圈子,心中微微觉得有些不妥,暗道莫非是对方发觉了自己?

    不过此时乃是在邺都城当中,只要不是吕羽要对付自己,林封谨就不会怕了,继续慢吞吞的朝前又走了四五里,这时候林封谨在心中勾勒了一下,才发觉自己走过的路线恰好形成了一个“8”字形状,紧接着马车便开始绕向了城西。

    发觉了这种情况以后,林封谨的心也就放了下来,看起来这六趾组织的警惕防范之心真的是丝毫都不松懈啊,已经在这里进货了一年半,估计少说这条路已经跑了数百次,居然还如此小心的遛弯儿。

    同时林封谨更是差不多可以肯定一件事,那便是这马车在遛弯儿的时候,旁边多半是有人在暗中监视的,这样的话,哪怕是自己经过了易容改扮,旁边暗藏的人也是一定会发现自己的存在,因为巧合也不至于到了这样的程度,能在大街上面绕着8字形状来走。

    当然,这时候那些潜伏在暗处的警哨除非是吃饱了撑的,肯定是已经溜之大吉提前闪人了,也是林封谨有这一手追踪的绝活儿,否则的话,还真的是难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动声色的将敌人给挖出来呢。

    邺都城的城西简单的来说,就是绝大多数的大城市都会存在的贫民区,脏乱差是这里的特征,鱼龙混杂,关系复杂是贴在了这上面的标签,因此六趾组织将自己的固定制药窝点设置在这里的话,那还真的是选对了地方。

    而要想在城西这里混得如鱼得水的话,那就非得对邺都城的一些地下势力了如指掌并且能慑服他们,能做到这一点的人真的是不多,因为这里的牛鬼蛇神也不是那么好打发的,很可能都有着达官贵人的背景。

    虽然林封谨的老丈人左侍郎曾经做过邺都城的知府,因此知府衙门里面的那些孔目,趟子手,差役林封谨都认识,要通过他们来了解掌控城西并不难,但有道是人走茶凉,左侍郎高升了以后,肯定还是现任知府说话管用,加上衙门里面的那些人都是极不可靠的,搞不好会打草惊蛇,所以林封谨也就没存着要利用他们的心思。

    跟随着马车的气息,林封谨开始一头扎入到了城西这边的小巷当中,这些小巷四通八达,密若蛛网,走在大街上的人通常也是不会进这些小巷子,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林封谨看了看天色,便是转身朝着旁边的大街上行了过去,然后找了一家看起来生意挺不错的小酒肆坐下,让老板烫了两壶浊酒,要了一碟茴香豆和一小盘子酥河虾,慢慢的坐着喝着。

    对于林封谨来说,总之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六趾组织在这鬼地方已经悄然开办的作坊一年多,没道理就会马上搬走对吧,所以说干脆在这里消磨到天黑最好。林封谨喝了一口酒,便是皱了皱眉,因为这浊酒的口感简直就酸得像是醋一样,林封谨用了不少的意志力才克制住没吐出来。

    不过,这里的生意兴隆也绝对不是没有原因的,林封谨吃了一颗茴香豆,立即就觉得非常入味,撒在上面的调味料与茴香的香味结合,有一种奇妙的脆香,而酥河虾则是很对得起那个“酥”字,丢进了嘴巴里面之后,上下牙一碰,立即就是咔嚓咔嚓的破碎成了无数的碎片,油香满口,酥而不焦。

    大概在这小酒馆里面消磨了小半个时辰之后,林封谨便是见到了天色黑了下来,击败了来袭的中唐人之后,邺都也才算是将宵禁开启,此时的黑暗对于拥有夜视之能的林封谨来说,完全就像是保护色一样,可以完美的掩盖他的身形。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今夜虽然只是初十,依然有着皎洁的月色,林封谨一出酒馆,便忍不住抬头望去,便见到了金黄色的月亮似刀切过的月饼那样悬在中天之中,林封谨见到了这一轮皎洁的圆月,心中不由自主的又涌出来了一股难以形容的冲动,就仿佛是在月亮里面冥冥中有什么东西在召唤自己似的,要与自己同呼吸,共心跳,齐命运。

    这样妖异的魔力,林封谨急忙深呼吸几口气,才将心底血脉深处涌出来的那种诡异魅惑力给压制了下去,然后一闪身,便是悄然往旁边的巷子里面钻了进去,整个人就仿佛是雾气一般,迅速的飘飞了出去,若是有人看到了这一幕的话,搞不好都会觉得是见了鬼一般。

    紧接着林封谨便是循着气味迅速的朝着目的地而去,在白天的时候,这些小巷当中总是会有妇人小孩存在,然后用一种警惕而防范的眼神盯住生面孔,根本难以分清楚谁是原住民,谁是安插的探子,林封谨为什么要夜间行事,便是要避开这些人。这时候已经回家睡觉的他们,已经无法再干扰林封谨的行进了。

    很快的,随着鼻子里面气味开始浓郁起来,林封谨知道自己距离目的地不远了,而这里的人气则显然比起其他的地方来说要热闹得多,站在了巷头的拐角处,林封谨微微偏头,朝着旁边看了过去,顿时就见到旁边的一处半新不旧的宅院里面,隐隐约约有嘈杂的人声传来,而院门口站着两个懒洋洋的汉子,一人望向这边,另外一人靠在了旁边的墙上,拿着一把牛耳尖刀剔着自己的指甲。

    林封谨观察了一会儿,发觉进出的人也是有两三个,出去的多半都是面带晦气,嘴巴里面骂骂咧咧的,而进去的则是急不可耐,一副恨不得直冲进去的样子,门口的查验也是相当松懈,只需要拿出来钱袋子一晃,便是能放人进去。

    很显然,林封谨看了出来,这是一处最为常见的小赌坊了,每天的流水顶天也就是几十百把两上下,庄家能抽的水也就是二三十两顶天了,六趾组织将自己制药作坊安插在这里,当真还有几分“大隐隐于市”的味道,搞不好这里赌坊的东家都根本不会知道这幕后的勾当。

    既然找到了地头,林封谨便是到了附近的高处地方去,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赌坊周围的情况,最后基本上可以确定,六趾组织的那作坊应该就在赌坊旁边的院落内,从街头那边走过来,就可以见到背靠背赌坊的乃是一家叫做“济生堂”的成药铺子,这样的安排也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了,有着成药铺子的掩护,作坊当中正常的药物运输进出就能名正言顺的从这里运进去,并且成药铺子的存在也是能解释附近经常飘出来的药物味道什么的,令人不起疑心。

    当然,用脚趾头都想得出来,这家所谓挂羊头卖狗肉的“济生堂”生意肯定是奇差无比的了,态度一定也是恶劣得吓死人,同时赌坊的存在是为了让作坊里面形形色色的可疑人等方便进出,同时人人只道这里乃是藏污纳垢的赌坊外加土娼馆,哪里想得到有更深的秘密隐藏在背后?

    摸清楚了大致的状况以后,林封谨便是对准了一处民居当中摸了进去,他通过呼吸不难判断出来,这里面只有三个人,并且呼吸悠长平缓,显然是已经熟睡,应该是正常的三口之家,林封谨来到了这家人的后面柴房当中,连出了三掌拍在了旁边的墙壁上,劲道都是一发即收,乃是含而不续的阴劲。

    这三掌轰在了墙上之后,林封谨微一发力,这面墙壁上便是有砂土簌簌而落的声音,迅速的崩坍出来了一个半人高的大洞,林封谨一弯腰便是钻了过去,发觉气味很是有些难闻,应该是马牛牲畜所呆的地方,他往前走几步,便是见到了一匹马和一头骡子在慢吞吞的嚼着干草。

    林封谨正要闪身出去,耳朵微动,便是重新藏回到了暗影当中,大概隔了数十秒便是有两个人提着灯笼走了过来,而他们的手里面则是提着两个篮子,可以从篮子里面闻到饭菜的香气,隐隐约约有交谈声传来:

    “这里面的爷真的是享福呢,酒一定是要杨家的老白干,还得是三两银子一壶的那种,酱肘子得上三全居的,每顿饭都要上一盅汤,奶奶的,就算是吴财主的日子也没有那么好过啊!”

    “让我来闻闻,奶奶个熊,真是越闻越饿,越闻越香啊!”

    “六傻子,我告诉你,你别打着偷吃的主意,半年前你知道为什么老大忽然大发雷霆,将刘耗子直接沉了河吗?就是因为他偷吃了这帮人宵夜的烧鸡,然后扯犊子说是摔了跤落到阴沟里面去了。”

    “嘿,这帮人心狠手辣,会给你狡辩的机会?其实在沉河之前刘耗子就已经没什么气儿了,因为他满口都是在混赖,所以里面有个爷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直接就一刀剖了他的肚子,从肚皮里面把刘耗子吃的烧鸡肉给掏了出来,说是让他死个明明白白,心服口服,你想要试试这滋味的话,不妨就多闻几下。”

    “啥??啥??四哥你不要吓唬我?”

    “我吓唬你这个王八蛋做什么,别他妈废话,好好的做事就屁事儿都没有!”

    “”

    这两个人在前面走着,看似十分松懈的模样,但一直到他们消失,林封谨都没有要出来的意思,看起来反而在黑暗当中藏匿得更深了,大概又隔了五六个呼吸之后,从黑暗里面忽然又冒出来了一个人。

    这人的打扮虽然是虽然是普通人,但其实走路的时候竟是相当有讲究的,居然是每踏出一步看起来有些随意散漫,其实人的整条脊椎骨都在作着有规律的起伏弹动,只要一旦遇到了什么事情,便会在骤然之间炸起,爆发出来惊人的力量。

    同时,他每一步踏出也是有讲究的,前脚掌先着地,然后进行了一定的缓冲,整个脚掌再徐徐的落地。

    同时,这人的眼睛所注视停留的地方也都是有相当程度的讲究,全部都是那种易于隐匿藏人的地方,其目光更是凌厉无比,似乎能洞穿一切,精光四射,面容上有一条蜈蚣也似扭曲的疤痕,更是显得十分的阴骘冷酷。

    看到了这个人,就仿佛是看到了一把寒光闪闪,既没有刀柄也没有刀鞘的刺刀,刺刀上面还散发着刺鼻的血腥,可以说是格外的危险。

    很显然,之前走过去送饭的那两个人就是诱饵,倘若是有人想要心怀不轨,偷偷的入侵进来,那么必然就会选择他们两人来动手脚,而此时出现的这人,则是将他们当成了鱼饵,一旦有敌人出现对这两名送饭的人下手,那么根本就逃不过此人的眼线。

    若不是林封谨的嗅觉和听力都是异于常人,几乎是普通人的好几倍,否则的话,先前就对送饭的那两人出手了,那么就正好中了对方的钓鱼之计。

    看到了这个新出现的人,林封谨心中陡然一寒,因为他之前也是见过有着同样气质的人,感觉到了十分熟悉的味道,这样的人,世界上应该很少的,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出现?倘若自己的猜测是真的的话,那么恐怕有一个很可怕的真相就要被掀翻了开来!!

    一念及此,林封谨身形微动,已经是从暗影当中悄然滑了出来,徐徐走向了这个刺刀一般的男子,林封谨虽然是用走的方式,但他明明与这人的距离足足有两三丈远,却仅仅迈出了两步,便已经是来到了这男子的身后。

    这男子面上的刀疤陡的抽搐了一下,然后根本不回身,一肘就击向了背后,同时上身猛然前倾做出了一个仿佛是深鞠躬的动作,右脚直接后踢,脚后跟撩阴!这一系列的动作可以说是一气呵成,看得出来这男子在这方面所经历的事情都早就是千锤百炼了。

    只是在这时候,在他身后的人却仿佛是早知道他会这么做似的,这男子的左肘横扫居然落了个空,而他本来是十分阴毒的右脚后撩则是被人一把抄住,顺着他反踢的方向猛力一扯,整个人立即就仿佛是腾云驾雾似的,失去了重心朝着前方猛摔了下去。

    这样一来的话,他的右手准备放出来的烟火信号居然根本就放不出来,这玩意儿总不能对着地面喷吧?此时这刀疤男子心神闪动当中,已经是狠辣无比的伸出了舌头打算用力的咬下去,他此时的命魂已经是用秘术被锁了一盏命灯起来,只要他的生命垂危衰弱,命灯就自然会变得暗淡衰竭,于是就被变相的示警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