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个……”对于柳如烟和卓剑诗的怂恿,三长老都不由犹豫了一下。

    三长老不免多看了李七夜一眼,沉吟了一下,说道:“柳宗主和卓宗主的建议,在下也无权作决定,不过,此建议我回去之后,可以与诸老共商。”

    事实上,柳如烟和卓剑诗这样的建议,的确是让三长老怦然心动,从李七夜的表现来看,在三长老看来,他的确是有资质成为仙帝,只不过,现在梦镇天声威太强大而己。

    如果说,他们七圣祖为李七夜护道,让他熬过难关,那么,将会有机会与梦镇天争夺天命。

    梦镇天的强大,这的确是不容否认的,但是,年轻一辈也并非是没有机会超越梦镇天,对于年轻一辈来说,缺少的是时间,如果有真正的老一辈巨头愿意出手挡住梦镇天的步伐,给年轻一辈天才争取时间,这说不定天命将会易主。

    再说,一旦仙帝与海神联姻,那就实在是了不得了,那将会为他们七武阁开创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

    事实上,七武阁也曾经考虑过与梦镇天联手,可惜,梦镇天太过于强大,如果他们七武阁欲与梦镇天联手,那么未来主导整个局面的不是他们七武阁,而是梦镇天,到了那个时候,说不定反而是他们七武阁赔了夫人又折兵。

    见三长老都对这样的建议怦然心动,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他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不要听她们胡扯,如果你们真的有决心为七圣祖续寿,我倒可以给你们指一条明路。”

    “请李公子赐教。”三长老忙是鞠首说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我可以为你们七圣祖续寿。而且保证能成功。我要求也不高,我只要你们七武阁的一件东西。”

    “不知道李公子要何物?”见李七夜心动,三长老也不由为之一喜,这终于有机会了,不管李七夜要什么,这至少比李七夜毫不感兴趣好多了。

    “七大式。”李七夜说到这里。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七大式”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三长老顿时脸色大变,他都不由连退了好几步。

    就是柳如烟和卓剑诗听到这样的话都不由苦笑了一下,这样的要求还不高?世间还有比什么更高的要求吗?

    七大式,这是七武阁的根本,传言说,整个七武阁都是因为七大式而建。

    关于七大式,有着太多的传说了,有人说。七大式是九界之中最强大最无敌的式术,它逆天无比,万古以来,只怕没有式术与之相比。

    虽然说,七大式是万古以来九界最强大最无敌的式术这种说法是有些夸张。

    但是,九界之中很多人乃至是有仙帝都认为,在没有承载天命的情况之下,七大式比天命秘术还要强大。还要可怕。

    它的珍贵珍贵远远超过了天命秘术和某一门体术,因为天命秘术有很多。世间的体术也不少,但是,七大式是唯一的。

    有传言说,七武阁的七大式是出自于九大天书之一的《道书》,关于这个传说是真是假,世人无法考究。但是,一直以来,七大式的地位是无人能撼动,那怕像宴世仙帝这样的存在,她曾经打击过七大式。她都一样承认七大式是举世无双。

    “李公子开玩笑了。”三长老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他干笑了一声,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李公子,我也可以给你兜个底,对于我们七武阁来说,什么都可以谈,唯有七大式不能谈。李公子你想要我们七武阁的什么东西,都可以,但,七大式不行。”

    三长老这话说得很坚定,事实上也是如此,对于他们七武阁来说,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什么东西都可以丢,什么东西都可以交易,但是,唯有七大式不行。

    “对于你们七武阁,除了七大式,我也无所求也。”李七夜笑着说道。

    “李公子可否再换一换,你要几件海神兵器?或者要几种海神功法?只要在我们接受范围,都可以谈。”三长老都再一次加了筹码,只要续寿成功,他们七武阁再出一位海神的机率很大很大。

    对于他们七武阁来说,以二三件海神兵器和二三门海神功法换来一尊海神,这绝对是划算的事情。

    “坦白说,我对这个不感兴趣。”李七夜笑着说道:“对于我来说,我只要七大式。你们七武阁心里面也是一清二楚,如果你们自己能行,绝对不会求外人。”

    “你们七圣祖活了多久了?从宴世仙帝时代一直活到现在,在这中间,他出世两次,为你们的后面两位海神护道。虽然说,你们的两位海神也曾经亲手为他尘封,曾经不惜血本为他续寿,但是,时间太久远了,他也难于熬得过岁月的无情……”?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说道:“试想一下,你们七圣祖吃过了多少的续寿的灵丹妙药,服用过了多少的仙草神果,可以说,能用到的续寿手段,只怕他都用过了……”

    “……从站在药师的角度,像你们七圣祖这样的情况,想续寿,基本上是没可能,更别说让他再一次出世,活蹦乱跳地为别人护道了。”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

    “但,李公子你可是有把握的。”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三长老也不由沉吟了一下说道。

    关于李七夜所说的情况,他也知道一些,虽然他不知道他们的七圣祖曾经吃过了哪些续寿的仙草神药,但是,他可以肯定,只要他们七武阁能弄能的仙草神药、能用上的续寿手段,只怕都给他们七圣祖用上了。

    李七夜笑着说道:“没错,我的确是有办法为你们七圣祖续寿,我也可以保证他可以活蹦乱跳地为你们的女武神护道,但是,我只要七大式。”

    李七夜这样的条件让三长老沉默起来,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也应该明白,像你们七圣祖这样的情况,为他续寿,难度不见得会比为孔雀树续寿低。”李七夜笑了笑,说道:“这一级别的续寿,你觉得,凭海神兵器、海神功法能打动我的心吗?我手中有仙帝真器,我拥有天命秘术,可以说,我对于你们七武阁的这些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唯一能让我感兴趣的,就是你们的七大式。”

    “这个,这个是不可能的事情。”三长老不由摇了摇头说道:“不论什么情况,我们七大式都是不可能作交易。”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只能说是很遗憾了。”李七夜摊了摊手,笑吟吟地说道:“现在问题不在于我,而是在于你们。”

    “如果说我不出手给你们七圣祖续寿,或者说我是太过于刻薄,太不近人情,那有点道理。”李七夜笑着说道:“但是,现在我答应了,是你们不答应。那就不能怪我了,这是你们自己的事情。”

    三长老强口欲言,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毕竟,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可以考虑考虑。”李七夜笑了笑说道:“至少我还有一些时间,当然,不要让我等太久,总有一天,我会离开天灵界的。”

    三长老无奈,他只好拜了拜,对李七夜说道:“李公子的要求,我会回去跟诸老共商的。”

    最后,三长老也只好是无奈地离开了,七大式,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这样的交易根本就无法再谈下去。

    三长老走了之后,李七夜瞅了卓剑诗和柳如烟一样,说道:“你们心里面的如意算盘,打得还是啪啪响嘛。”

    卓剑诗只是有些尬尴地笑了笑,低下了螓首,宛如是小媳妇一般。

    倒是柳如烟,她是抿嘴轻笑,说道:“这是利益均沾,若是女武神成了海神,而公子爷你成了仙帝,你们若是联姻,那是多么好的事情呀。”

    说到这里,柳如烟大胆无比,妩媚十足,笑着说道:“公子爷与我们无垢三宗乃是世代联盟,若是公子爷成了仙帝,又取了一个海神作为帝后,那我们无垢三宗,那不是可以沾一下公子爷你的荣光。”

    对于柳如烟这样的话,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他没有放在心上,当然,柳如烟和卓剑诗有撮合他与七海女武神的心思,这也是有着她们自己的看法。

    “公子真的要为七圣祖续寿?”低下螓首的卓剑诗此时抬起头来看着李七夜,温柔地问道。

    “怎么,看来你们是蛮看好七海女武神的嘛,难道你们很希望她成为海神?”李七夜撩了一下眼皮,淡淡地笑着说道。

    “因为我是想让公子爷娶一个海神作为帝后呀。”柳如烟眨了眨眼睛,妩媚而俏皮地说道。

    “遮海天子与七海女武神我们都有过接触。”比起狡黠的柳如烟来,卓剑诗倒是坦诚,她说道:“若是他们中两个人必成为海神的话,我倒是希望七海女武神成为海神,遮海天子,我个人并不看好他,至少对于天灵界或者说对于我们无垢三宗来说是如此。”

    章节号编辑修改中,因为1308这一章的章号漏编,所以继续修改中。(未完待续……)

    第1316章一场交易:

第二十七章 寅见寅    事后,田方也肯定是到处查询过这三个字的含义,显然无所收获,那么为什么林封谨就能迅速的取得突破呢?则是因为林封谨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这个巨人的名字就叫做东林书院,里面有足足数万名在书山学海里面钻研了几十年的读书人可以称为林封谨的助力。

    成功解掉了林封谨心中谜团的,却并不是什么学霸啊,牛人啊,而是一个学问并不怎么好的学生,看得出来知识面相当狭窄,并且也是属于不怎么上得了台面的人,说话也是战战兢兢的,并且他的出身还是相当贫寒,穷到了什么地步,就连书都卖不起一本,因为他自己拥有的三本书都是自己抄写得来的。

    这位学生为什么能解答出来林封谨心中的谜团,和他的学问无关,也和他的年龄无关,却是和他的家庭背景有很大的关系。

    因为他的亲爷爷,乃是一名风水堪舆师,擅长看面相和手相,这学生从小就被朝着这方面来进行培养,看样子是打算让他继承祖传下来的这本事后拥有一技之长避免被饿死——直到他成功考中了秀才,能够免除掉一家人的徭役以后。才算是彻底的与风水堪舆方面的东西成功的一刀两断。

    此时的这位同学,就很深切的感觉到了知识就是力量的重要性,林封谨作为书院大师兄,当然不会用区区的阿堵物来亵渎读书人的清高,所以说一套精致无比的文房四宝已经是让这位同学笑得合不拢嘴巴了,这套文房四宝至少也是值两三百两银子,倘若他缺钱的话,转手一卖也能值个一百多两,在同窗当中也是有大把炫耀的余地了。

    而此时的林封谨,心中却已经是掀起了惊天的波澜,之前这位同窗的话还在他的耳边不停回荡着!

    “手指脚趾的“指”,在古代典籍当中的记载是“枝”的通假字,因为在造字的时候。觉得指和树枝都有共同性,乃是肢体末端的分叉。从五行当中来说,就属木,在八卦当中就是在艮宫,是艮山之寅木,当指头出现异常的时候,额外有多余的生长,那么就在命理当中叫做复寅。便又被称为寅见寅。这是堪舆风水当中比较偏门的说法了。”

    倘若是旁人,或许还一头雾水,但林封谨从一开始的时候,可以说就与一个神秘的组织结下了不解之缘,当然是孽缘,这个组织十分神秘,成员在现实当中更是拥有各种各样的掩盖身份,很可能你身边最亲的人,便是这个组织当中的成员之一。

    从殷青月。到九渊先生门下的弟子孙和林,再到后来的巩德,最近出现的沐恩!这都是神秘的六趾组织的成员。并且其高层还有很大的可能是妖命者,这样的一个强大的组织。其实力就仿佛是海上的冰山,虽然貌似只在水面上只露出来了一角,然而潜伏在下方的实力,却是可怕得惊人!

    神秘,强大,诡异,

    这就是这个六趾组织给林封谨留下来的最大印象。

    最要命的是,依照林封谨此时此地的身份地位,情报来源。甚至他可以动用北齐和东夏两个国家的庞大情报网络,都没能将这六趾组织给挖出来!甚至林封谨曾经想要借助娲蛇神的力量来对其首脑进行定位。貌似无所不能的娲蛇神对他的回答居然都是此人有着神秘的力量保护,混淆天机,陷入在一片迷雾当中,不知道这六趾组织的首脑是活人还是死人,是魔还是妖。

    由此可见林封谨对这六趾组织的惊惧程度了,所以说,当这位同窗将“寅见寅”解读出来,认为是当指头出现异常的时候,额外有多余的生长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就是此事牵扯到的是六趾组织。

    此时林封谨再逆推回去之后,立即又觉得恍然大悟,若不是这神秘诡异强大的六趾组织,中原之中有又谁能逼得田武这样的大将无奈反叛?若不是这神秘强大的六趾组织,又有谁行事可以这样的水滴不漏,神出鬼没?

    好在这一次,一直都是处在暗处的六趾组织终于露出来了一丝破绽,他们万万也没有料到,林封谨居然可以从药物的来源入手,进而反过来推断出六趾组织的行踪和据点!并且死去的田武居然还留下来了这么大的一个破绽。

    并且六趾组织这一次露出来的破绽乃是在生产丹药的区域,这个区域对于任何一个组织来说,都是软肋要害之处,像是这样的生产基地,一旦在这里停留的时间越久,那么突袭过去可能暴露出来的东西就越多!

    大概又等待了一天左右,正是大概已经是晚饭时分,林封谨忽然接到了消息,说是府门外有一辆马车断了轴停下来没办法走,运的大米也是哗啦啦的流了一地。

    林封谨听了这个消息以后,眼前一亮,他也是知道自己府上一定是被监视的重点区域,所以说这一次动用的密谍人手都不是自己的,而是左家那边的,就算是要传递相关的信息,也是根本就不经过自己这一系的情报系统!

    听到了这个消息,林封谨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眼中光芒闪耀,嘴角露出来了一抹冷笑:

    “你暗我明这么久现在总算是轮到我藏在暗处给你来一下子狠的了!”

    原来,这马车断轴,漏出大米,便是林封谨安置在了胡家铺的人手给自己传递过来的信号——嫌疑人前来了铺子上购买朱砂晶,并且已经在货物上成功的做了相关的手脚!

    只是在眨眼时间当中,林封谨便是消失在了自己的书房当中,只有门帘还在微微的晃动着。

    ***

    与此同时,吕羽正难得的获得了片刻的休息时间,在王宫的湖心亭当中躺在椅子上养神。

    这些日子他的活儿可不轻松,北齐成为了主战场,差不多大半个国土都沦于兵灾战火,可以说是民不聊生,这个烂摊子可是要着落在他身上来擦屁股的,一系列的安民事务分摊了下去,可以说是忙得那个是焦头烂额。

    好在狂风军团攻入到了中唐境内也是搜刮了一笔狠的回来。同时,来攻的中唐大军几乎是被全歼。大概有至少三四千人属于那种死硬派坚决不肯投降,本来这些人是烫手山芋,不过有人出了个十分狠辣的主意,那就是让中唐用高价来赎人,不赎的话,那么就押到中唐与北齐接壤的三大边关处,每天都将一名俘虏押出去折磨。砍手跺脚钉肚皮,酷刑折磨,肆意羞辱。

    并且还在对方关下派出几百人大声呐喊,就说是你们中唐朝廷无耻的前来侵略我国,却是被打的全军覆没,我国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所以这些人也不杀他们,让你们赎回来就好了,结果你们的君王连这点小钱都不肯花。说什么人贱命贱,大头兵死了再招就好了。那么我们也就只能每天折磨弄死一个俘虏给死难的百姓出气。

    这一招之毒辣,对中唐军的士气摧残之狠。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强大,中唐边关的将领每天发快马急件的丢两三个奏折上去叫苦。可以说是锥心泣血,说是现在自己被北齐这一招弄得麾下士气低落,已经是出现了逃兵,若是继续发展下去的话, 根本就不用北齐来打,自己麾下的人都跑光光了。

    同时,北齐的密谍更是在中唐国内大肆宣传被俘后还活着的将士名单,最为要命的是,这将士名单一旦传播出去以后。就立即形成了病毒传销的方式,官府都是完全禁止不了的。因为就算是官府禁止了,这一次出征的将士当中,每一个人的背后都有父母,都有亲戚,这些人只要是听闻了这样的风声存在,那么一定会是不惜一切代价来搞到这份名单的。

    而官府能对北齐的密谍下狠手,可怎么能对这些军属下手?

    可以想象得到,这些被俘的将士的家属之类的一旦知道了自家的亲人还活着以后,将会爆发出来怎样的力量来为自己的亲人争取自由?尤其是当这些人知道,北齐人会每天从俘虏当中抽取一个人出来,在边关处让愤怒的百姓虐杀之后,这些军属的情绪可以说是只要稍微一刺激,就会立即爆发的。

    中唐的国内自从北齐的密谍开始活动了以后,在短短的三天当中,发生了七八起州县衙门处理不当,被军属联合起来冲击的事件,平时高高在上的县官,知府什么的被愤怒的民众围攻,堵住出不了门,甚至有两名官吏被生生打死。

    当地的驻军奉命前去镇压,有的将领通情达理,走到了半路上以后一听背后的缘由情弊,立即就转身走了,这种事情能搀和进去吗?以后还想不想在这圈子里面混了?

    有的士兵就算勉强被将领赶着去了是能到衙门的前面,一看那些军属哭天抢地,悲情诉说的模样,立即就是兔死狐悲的感觉,难不成在这样的状况还能对一干妇孺老弱下手?

    有一个将领却是和知府有亲,声嘶力竭的大吼着让亲兵出手驱散“乱民”,结果他手下的十几名亲兵刚刚抽刀杀了两个人,他麾下的部队就直接哗变了,而被他杀掉的两名军属背后也是有来头的,这家人生了三个儿子,就有两个去从了军,其中一个失陷在了北齐,而另外一个则是在南方当差。

    剩余下来的这个军汉本来听说了弟弟死在了中唐,肯定是十分痛苦,不过既然做了这一行,就是将脑袋别在了裤带上,听说了父母因为弟弟没死去衙门讨公道,居然是惨遭杀死,全家上下就只剩余下来了他一个人,当下眼睛就红了,只觉得完全是生无可恋,直接就带了几个亲信撵过去,屠了那名将领的满门,然后更是顺势割了那将领的首级,直接投北齐去了。

    在这样的局面下,中唐朝廷也是焦头烂额,只能派遣使者与北齐和谈。

    哪里知道,北齐这边虽然是欣然答应和谈,其实在谈判桌上却是开了一个惊人的天价出来,每名俘虏一千两银子!最要命的是,北齐的使者对外却是一直宣称每个俘虏只要十两银子的赎金!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却是因为中唐这一战实在是太倒霉了,被人打成了彻底的歼灭战,俘虏被抓得太多,倘若只有几十个,几百个俘虏的话,那么随便北齐怎么拨弄是非,影响力也是有限的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忙得简直是应接不暇的吕羽每当想要偷懒的时候,就想一想中唐国君此时的焦头烂额的局面,顿时就觉得心平气和,心中暗爽了,所以说有了比较就是爽啊。何况吕羽此时正是浮生偷得半日闲,还在御花园当中悠闲的休憩呢?

    此时他双手搂着两个美人,眯缝着眼睛赏着丝竹声,不时张嘴吃一颗妃子娇嗔着喂过来的水果,只觉得人生之乐也是莫过于此了。不过,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随着一名宫人疾奔进来,拜伏在了地上,浑身颤抖说不出话,只敢双手将一张赤红色的密奏举过头顶,吕羽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非常不好了。

    “什么?!!红先生突然病重昏迷,瘫倒在了得胜宫中?”

    红先生不消说,便是吕羽胯下的那一匹强悍的妖马,跟随吕羽南征北战,倘若没有这一匹妖马的话,吕羽这辈子估计都骨头早就化成灰烬了,更重要的是,吕羽知道天底下任何人都有可能背叛自己,但是牲口不会,一旦追随,便是不离不弃。

    所以,吕羽对红先生也是恩宠有加,甚至宫中的妃子见到了这一匹妖马也是得十分尊重。否则话,一定没有好果子吃!话说这几年暑热渐重,红先生天生就耐不得热,并且马性崇尚自由,因此实在是不愿意在人多嘈杂的皇宫里面呆着,所以吕羽特地在城西三十里的永山处修筑了一处夏宫,叫做得胜宫,这里背后靠山,正面就是一马平川,拨出了百名宫人特地照料它,有什么大小事务,都是要每天具备专折呈过来。(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