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七圣祖”听到这个名字,柳如烟和卓剑诗都不由大吃一惊,说道:“你们的七圣祖还活着?”

    “呵,呵,呵……”三长老干笑一声,也知道这事无法在李七夜他们面前隐瞒下去,只好干笑地说道:“他老人家一直在世,只不过不涉足尘世。”

    毫无疑问,他们的七圣祖被尘封起来,也唯有这样,也才能活到现在。

    “就算他靠尘封活命,也活不了多久了,他活得太久太久了,虽然有两位海神为他尘封过,但,最终也是难逃一死的。”李七夜淡淡笑着说道。

    被李七夜这样一说,三长老叹息一声,虽然李七夜这话不中听,但却是事实。

    “七圣祖,我也曾听宗门内的长辈谈过他老人家。”卓剑诗也不由动容地说道:“他可是为两尊海神护道过的人。”

    七圣祖,这是七武阁最古老最强大的存在,不止是七武阁,在整个天灵界,他都是如同一尊无上巨头一样的存在。

    在天灵界,谈起七武阁,很多人都不免谈起七大式,这是七武阁最强大的式术。

    在天灵界,很多人谈起七大式的时候,都认为七武阁从来没有人贯通七大式,事实并非是如此,七武阁的三尊海神都贯通了七大式。

    f≦长f≦风f≦文f↘

    七武阁的当世传人七海女武神能名扬天下,威慑八方,那正是因为她贯通了七大式,被外界号称为七武阁唯一能贯通七大式的人。

    事实上,在七武阁之内并非是如此,除了七海女武神之外,七武阁现在还有一个人是贯通了七大式,而且比七海女武神还要强大。还要恐怖,他就是七圣祖!

    “传说你们七圣祖的七大式曾经挑战过仙帝。”柳如烟也不由有着几分的好奇,说道。

    “是挑战过。”三大长老没有回答,李七夜就笑着说道:“当年,他贯通了七大式,自认为无敌。挑战了宴世仙帝,那时宴世仙帝还未成为仙帝,可惜,最终是败了。这一战,惊天动地。虽然说,当他是败了,但,也的确是足于自傲,他也只是比宴世仙帝年长几百年而己。他还没有登临巅峰……”

    “……当年一败,对他打击不小,让他错过了成为海神的时机,否则的话,他也是一尊海神!”李七夜说道:“不过,他的成就也足可以自傲,后来虽然他没有成为海神,但是。他曾亲自为七武阁的两位海神护道,他自己也登临巅峰。被号称为可以横击仙帝的存在。”

    李七夜娓娓道来,这让三长老十分吃惊,因为时间太久远了,知道当年真相的人寥寥无几。当然,谈到他们七圣祖的事迹,三长老他也不由为之骄傲。

    “虽然号称能横击仙帝。但是,还是差那么一点点。”李七夜看着有些骄傲神态的三长老,淡淡地一笑说道。

    被李七夜这样一打击,让三长老那刚刚冒起来的骄傲焰火一下子就被熄灭了,这让他有几分的尬尴。

    尽管李七夜这样打击三长老。柳如烟和卓剑诗也是惊叹一声,站在巅峰上的七圣祖,贯通七大式,曾经为七武阁的后面两位海神护过道,这样的成就已经是绝无伦比,已经是无人能敌了。

    当然,从另一个侧面也看得出宴世仙帝的无敌,当年连贯通七大式的七圣祖都不敌年少的宴世仙帝,这可想而知宴世仙帝是何等的无敌。

    这也为什么,自从宴世仙帝之后,魅灵一直寻求人族优秀的血统,大家都是想培养出第二个如宴世仙帝这样的存在来。

    三长老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对李七夜拜了拜,认真地说道:“既然李公子知道,这也没有什么好隐瞒,正是我们的七圣祖欲续寿。”

    李七夜看着三长老,说道:“这么说来,你们的七圣祖要出世了?如果他躺在棺中,埋在地下,继续吊着命,再活一二个时代,那只怕是不成问题。现在突然要续寿,唯有的可能就是你们的七圣祖要出世。”

    “七圣祖要为七海女武神护道,你们七武阁要成就第四个海神!”此时卓剑诗明白七武阁他们要干什么了。

    柳如烟轻笑一声,说道:“当世之中,海妖若出海神,最热闹的人选就是遮海天子和七海女武神了,七海女武神贯通七大式,那可是颇有优势,不过,遮海天了的虚无体也听说十年之内必能大成,看来七海女武神的压力不小呀。”

    三长老干笑一声,也没有再说什么,卓剑诗和柳如烟都是一宗之主,很多事情她们也是能一目了然。

    “争仙帝也好,夺海神也罢,年轻人的事情,终究是要让年轻人去面对。”李七夜淡淡地笑了笑,说道:“你们七圣祖,还不至于为自己门下弟子铲除竞争对手。”

    “海螺号也不是好惹的角色。”柳如烟轻笑,说道:“听说海螺号的一位巨头还活着,七海女武神要成海神的话,说不定海螺海的巨头会狙击都不一定。让我没想到的是,七武阁的七圣祖依然还活着。”

    “海螺号虽然强大,还不至于你们七武阁忌惮到这地步。”李七夜看着三长老说道:“你们七武阁忌惮的是梦镇天吧。”

    李七夜这样一说,柳如烟和卓剑诗心里面一凛,如果说,梦镇天真的是先所有人一步成了仙帝,那么,梦镇天愿意为遮海天子或七武阁女武神护道,让他们中的某个人成为海神,那就意味着强强联合。

    仙帝与海神联手,那将会意味着横推天灵界,横扫九界,任何巨头都挡不住他们的步伐。

    这个时候,柳如烟和卓剑诗也总算明白为什么七武阁愿意拿出海神兵器、海神功法来为七圣祖续寿了,他们七武阁也必须保证七海女武神能成为海神。

    那么,对于他们七武阁来说,最强大有力的保证就是他们的七圣祖出世,亲自为七海女武神护道!

    三长老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郑重地说道:“如果李公子愿意出手,事成之后,我们七武阁的兵器和功法愿意让李公子挑两份。”

    “看来你们要加筹码了。”李七夜笑了起来。

    三长老这也是无奈之举,李七夜与柳如烟她们三言五语就能道破这里面的玄机,这毫无疑问,李七夜此次出手,对于他们七武阁十分重要,让李七夜坐地起价,不如他们自己索性开价。

    三长老此次前来,受七武阁诸老重托,他们七武阁的诸老已经给了三长老交了底线,只要不超过底线,李七夜的所有要求他们七武阁都愿意答应。

    “李公子认为如何?”三长老认真而又真诚地对李七夜说道:“李公子,我们七武阁乃是以十二分的诚意前来与你商谈。如果李公子觉得这条件还不适合,李公子可以开价。”

    此时,三长老已经摆出一副任由李七夜宰割的状态了,也就是说,李七夜随时都可以开价,这也是三长老向李七夜表明一个姿态,他们七武阁带着十二分的诚意而来。

    “还是刚才那句话,我并不感兴趣。”李七夜不为所动,笑了一下说道。

    李七夜这样的姿态让三长老十分头痛,要知道换作其他的人,面对这样的诱惑,早就一口答应了,但是,李七夜却完全无所谓的模样。

    见李七夜依然不为所动,三长老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郑重地说道:“李公子,七武阁的宝物,任你挑选,只要你能续寿成功。我们七圣祖愿意为你护道,为你挡平障碍,让你成为仙帝!”

    三长老这话一出,卓剑诗和柳如烟都相视了一眼,成为仙帝,这对于很多人来说,是无比的诱惑,只怕很少人能逃过如此的诱惑。

    换作另外一个人说要庇护某一个人成为仙帝,那会有人认为这是口出狂言,但是,七圣祖,那就不一样了,他曾经为两尊海神护过道,他的实力不容置疑,他的经验也是十分的丰富,如果他真的为某一个天才护道,只要这个天才有着足够的实力,那成为仙帝的可能性的确是很大很大。

    面对三长老所开的条件,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

    “三长老还不如让你们的七海女武神从了公子算了。”高贵雅致的卓剑诗一笑,说道:“这才是真正的强强联合。”

    “这个主意不错。”柳如烟也抿嘴轻笑,说道:“让七海女武神做公子爷的女人,那的确极好的想法。仙帝和海神结合,这将会诞生绝世无双的后代。成了一家人,那么,公子爷出手为你们七圣祖续寿,那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呃”对于柳如烟和卓剑诗这样的建议,三长老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但是,仔细想想,这个主意的确是不错。

    仙帝和海神结合,这是多么完美的结合,更重要的是,李七夜拥有帝子之血,他成为仙帝,血统就更加珍贵,一旦与七武神结合,如此强大无双的血统,这将会让他们七武阁受益一个又一个时代,这将会让他们七武阁的血统进行了一次前所未有的进化。(未完待续……)

第二十六章 元元子    “应该”那斜靠的瘦削身影低声的道。忽然,他站了起来,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道:

    “我以为你是个聪明人,原来是个不折不扣的傻子!我们要做的事情何等重要?虽然现在时机差不多也是歪打正着,完全成熟,但是!也一样容不得有半点闪失,你居然告诉我,要将这样的大事寄托在应该两个字上?!!”

    “是是!!主人请宿醉!!”跪在下面的那人颤声道。

    那斜靠的瘦削身影强自压抑着怒气,然后重新坐了下来道:

    “把那个田方的头给我带回来,他接触过的人统统都给我杀干净!”

    跪在下面的那人低声道:

    “事实上,这就是今天我来找主上的原因因为田方这也是十分机警,一直都在隐藏自身的踪迹,田武的事情一暴露之后,立即也是意识到了我们在追查他,所以隐藏了起来,因为他手上有大量的金钱可以动用,所以我们之前也是很难将他给彻底挖出来。”

    “等到我们确定找到了他的藏身处的时候,却已经只有死士的存在,这些人却可以说是一问三不知,我们耽搁了最为宝贵的六个时辰,等到再一次确定了田方的位置的时候,却是知道他在一个时辰之间,已经去了林家。”

    “林家?”上面坐着的那人顿时疑惑道:“哪个林家?”

    跪在了下面的那人低声道:

    “吴作城的那个林家,主人说过不要去招惹的那家。”

    那斜靠的削瘦身影用手捂住了额头,嘘出了一口闷气,隔了一会儿才道:

    “田方竟然去了林家?林封谨是在京里面吧,他会重视田方吗?”

    跪在了下面的那人低声道:

    “应该是会的,因为田方这人也是个狠角色,竟然提前就送了三个藤箱进林府,根据咱们的内线估价,这三个藤箱里面的东西的价值,至少都值七八百万两银子,估计也是田氏一族接近三成的财富!”

    “而我们哪怕想要施展离间计也不成,因为半天后林封谨居然就非常干脆的将这三个藤箱送到了宫里面去,半点犹豫都没有,而田方付出了这样大的代价,不要说是林封谨,就是吕羽也是没可能不见他一面的。”

    “那么,倘若咱们真的是要赶尽杀绝的话,那么林家这个坎儿是一定要迈过去的,然而要动林家的话,根据我们表面上掌握的情况,已经是相当的棘手,内院要害地方,全部是油盐不进的草原蛮子在把守,根本就混不进去,何况林封谨本身的实力就可以说是深不可测动用的人数少了,搞不好根本就是去送死的,动用的人多了,这里可是邺都!”

    那斜靠的削瘦身影沉吟道:

    “要动林家的话,除非是速战速决,否则的话,就算是我们能迟滞官方力量,然而东林书院却是林封谨背后的大靠山,旁人不会来,但是陆九渊和王阳明这两个老不死的却是一定会来的这样的话,动用的底牌就太多了,反而会打草惊蛇影响我们的大计!”

    “那么,就这样吧,传我的命令!”

    跪在了下面的那人立即道:

    “是,主人。”

    “马上让第三颗暗棋动起来,将吕羽和朝廷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对那匹妖马下手同时也是无形当中再次削弱对方的实力了。同时,倘若林封谨知道了些什么的话,兹事体大,那么一定是要面见吕羽才能够说得清楚的,好在这时候吕羽玩弄帝王心术过了头,导致林封谨与之反目,双方之间的关系还在结冰当中,因此当林封谨有进宫的行为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发动内线,不惜代价阻断他们的交流。”

    “是,主人明见。”跪着的那人道。

    接着,上面坐着的那人补充道:

    “我上面说的,只是应对变数的一方面,同时传令下去,一切事情都是开始加速预备!既然没有办法动林家,那么干脆就将计划提前一步执行好了,届时只要万事齐备,计划达成之后大势所趋,区区的林家,也是是翻覆掌中,一念生死!”

    ***

    次日,林封谨手下的办事效率非常快,在将田方一家人送走的同时,也是派人将田方留下来的那一个蜡丸给挖了出来,林封谨捏开了这个蜡丸之后,立即就发现里面的东西确实是质地若黄金一般,若说是金丸也不为过,并且有着十分特殊的气息。

    林封谨手上掌握的资源与田方相比起来的话,那就可是要全面的多了,背靠着林苻氏的强大资源,还有付道人的坐镇,林家旗下可以说至少都有十多名格外专业的药剂调配师,炼丹师,当下便是将这一粒金丸拿去给他们分析化验。

    大概只是过了半个时辰,对这玩意儿的分析便出来了,这东西乃是用特殊方法炼制出来的丹药,叫做金元丹,这药物服下了以后,会令人痛觉变得迟钝,体力大幅度的增加,同时身体的素质潜力也是得到极大的提升,不过代价则是因为过分挖掘体内的潜力,会折损寿命三个月。

    根据林封谨麾下的一名药师封先生分析,他也是在自己的师尊留下来的笔记上看到过这东西的记载,这丹药乃是大卫朝时候的元元子的独门秘方,随着元元子的死去而失传了,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会重新出现在这世上。

    林封谨立即就记住了元元子这三个字,然后马上赶去东林书院当中,此时东林书院当中藏书之丰富,可以说是不作第二人想,林封谨为了此事情也是特地的拜托了王成武,有他帮忙,立即阳明先生门下的十几位学霸立即就去一齐帮忙查询。

    最后才知道,元元子的身世十分离奇,他本来乃是当朝吏部侍郎之子,却是三岁的时候就被全家抄家,全家的成年男丁被押上刑场吃了一刀,女眷则是被充为官妓,未成年的小孩子被流放。

    正是因为这一段悲惨无比的经历,所以说元元子便是十分痛恨大卫朝的官员,他知道当时大卫朝一统天下,气运磅礴,官员不是能用神通轻易能杀的,于是便是醉心于丹道和毒道,造诣精深,最后直接将已经致仕的当场太师——当年迫害他全家的罪魁祸首生生毒死!

    若元元子就此收手的话倒也罢了,偏偏他却是在这方面极有天分,渐渐就成为了很有名气的大师,他炼制出来的丹药也都是极有特色,属于那种效果奇强,但是副作用也是奇大的那种,因此享有盛誉,供不应求,然而乐极生悲,在元元子五十一岁的时候,终于东窗事发,被朝廷的密谍盯上,抓进了黑牢里面,自此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他的几道著名的毒丹,也就成为了绝响。

    因此,若是追溯根源的话,元元子的配方应该是在朝廷的黑牢里面被榨了出来,然后被记档进入到了大卫朝的密库当中,所以最有可能的就是这金元丹的来历是与大卫朝的残余势力有关。

    “莫非,是武亲王钱震那群人在背后捣鬼?”林封谨忍不住就想到了这一点。

    然而武亲王钱震等人上一次在吴作城合作过以后,便是鸿飞渺渺,不知所踪,林封谨也是没有他们的联系方案,也是没有办法追问,这条线索便是就此断掉了。

    不过,很快的又传来了一条线索,经过付道人的分析以后,认为这金元丹的成分里面,有着一味十分独特的成分,那就是朱砂晶,这朱砂晶乃是用上等的朱砂来进行炼制的,直接决定了金元丹的效果,而金元丹的药效也只能持续七天,过期就成为了剧毒,服之必死!同时,炼制朱砂晶耗费的朱砂数量非常的大。

    同时,从田方的描述当中,那个夜访田武的神秘人应该背后有着一个极大的势力,这势力甚至能令北齐国内的第一武将都为之恐惧,做出要叛逃到中唐去的选择,那么不难推断出来,这个势力当中金元丹这种药物应该是很多人都拥有,而金元丹的保鲜期又如此短暂,因此这其中耗费的朱砂可想而知!这就显然是一个可以追溯的绝佳线索了。

    因为现在市面上能买到的最好的朱砂,都是由林家背后操控的商行供货的,还记得西戎的涂章狼青这个家族吗?自从林封谨上一次前去了西戎之后,涂章家族也是知道了林封谨的实力,所以双方也就开始建立了一系列的贸易关系,涂章家的老窝甘木结拿得出手的东西,自然就是特产神仙血,也就是朱砂了。

    林家有渠道有铺面有背景,此时更是有了上好的充足货源,因此几乎是在三个月内就直接用低价倾销的方式横扫整个北齐朱砂市场,好在林封谨也是自己吃肉,也给别人留一口汤喝,只是将顶级朱砂的批发市场给占据了下来,其余的人要想做零售也给他们留出利润空间,要想做中低端的朱砂市场林封谨也不去打压别人,因此市场也是无奈默认了这个事实。

    而此时整个北齐,甚至中原来说,还都是属于物产匮乏的社会,属于绝对的供方占据主动地位,割几斤肥肉都要找关系的那种情况,何况朱砂市场当中林家还是绝对的霸主地位?只要放一句话出来,想要买朱砂就只能去别国了。

    所以,接下来的调查就非常之轻松,很快就查了出来,能够大宗吃进顶级的朱砂,并且还是每隔一段时间就来稳定进货的,便是只有三家,这三家当中,有一家是利用上等的朱砂来制作“八宝印泥”的,另外的一家则是用上等的朱砂来制染料发卖,只有一家“胡家铺”是专门炼制朱砂晶,并且这一家也是在邺都开了二十多年的老店了,却是从一年半之前起,忽然提高了收购朱砂的质量和数量。

    接到了这个消息以后,林封谨立即就将“胡家铺”列入到了重点的怀疑对象当中,不过,经过了多方面的查询之后,胡家铺的嫌疑基本上是被取消了,接下来自然就是要查问一下他们店中卖的朱砂晶的去向,这胡家铺的老板还颇有几分倔强,坚决不肯吐实。

    不过在这邺都当中,真的不折不扣乃是林封谨的主场,要想拿捏这么一个没有什么背景的倒霉蛋也是实在太简单了,接下来略施手脚就拿到了账本,拿出来一看,便发觉胡家铺每个月生产出来的朱砂晶十之八九都是被三个人买走的。

    这三个人在账本上记载的名字一个叫做赵员外,一个叫做郭老大,一个叫做谢大爷。并且他们采取的方式都是自提货物,每一次都是现货现款,信用良好,这三个人虽然绝对不会同时出现购买朱砂晶,但可以肯定:在一年半之前他们三个人是从未光顾过这店铺的。

    林封谨此时已经差不多可以肯定,这三个人应该就与那暗中的神秘组织有着很大的关系了,甚至搞不好他们用来提货的马车都是同一辆呢!接下来林封谨就在这里洒出来了好几个暗哨,根据账本上面的记载,这几天应该三个人当中就会有人莅临店铺来做生意了,林封谨对暗哨的要求很简单,并不是跟踪马车这种事情,而是确保这“胡家铺”的老板能将自己指定的那一批做过手脚的朱砂晶卖给对方。

    这些朱砂晶上面,则是被林封谨撒上了特别调配的药粉,对于普通人来说,这药粉就和灰尘一样,看不出任何的异常,不过对于嗅觉格外灵敏的林封谨来说,这药粉的气味却是极具辨识度,并且哪怕是风吹雨淋也很难散去,很是容易追踪了。

    林封谨在这边安排下来了守株待兔之后,另外一条线索也是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那就是田方之前曾经提到过一件事,他在空无一人的书房茶几上面,看到了田武沉思着随手写下来的东西,因为当时田方去的时候,一部分茶水已经干掉了,所以他只能辨认出来几个关键词,这些关键词绝大部分的意义都可以理解,唯有一个词令林封谨十分费解,那便是“寅见寅”这三个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