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应该”那斜靠的瘦削身影低声的道。忽然,他站了起来,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道:

    “我以为你是个聪明人,原来是个不折不扣的傻子!我们要做的事情何等重要?虽然现在时机差不多也是歪打正着,完全成熟,但是!也一样容不得有半点闪失,你居然告诉我,要将这样的大事寄托在应该两个字上?!!”

    “是是!!主人请宿醉!!”跪在下面的那人颤声道。

    那斜靠的瘦削身影强自压抑着怒气,然后重新坐了下来道:

    “把那个田方的头给我带回来,他接触过的人统统都给我杀干净!”

    跪在下面的那人低声道:

    “事实上,这就是今天我来找主上的原因因为田方这也是十分机警,一直都在隐藏自身的踪迹,田武的事情一暴露之后,立即也是意识到了我们在追查他,所以隐藏了起来,因为他手上有大量的金钱可以动用,所以我们之前也是很难将他给彻底挖出来。”

    “等到我们确定找到了他的藏身处的时候,却已经只有死士的存在,这些人却可以说是一问三不知,我们耽搁了最为宝贵的六个时辰,等到再一次确定了田方的位置的时候,却是知道他在一个时辰之间,已经去了林家。”

    “林家?”上面坐着的那人顿时疑惑道:“哪个林家?”

    跪在了下面的那人低声道:

    “吴作城的那个林家,主人说过不要去招惹的那家。”

    那斜靠的削瘦身影用手捂住了额头,嘘出了一口闷气,隔了一会儿才道:

    “田方竟然去了林家?林封谨是在京里面吧,他会重视田方吗?”

    跪在了下面的那人低声道:

    “应该是会的,因为田方这人也是个狠角色,竟然提前就送了三个藤箱进林府,根据咱们的内线估价,这三个藤箱里面的东西的价值,至少都值七八百万两银子,估计也是田氏一族接近三成的财富!”

    “而我们哪怕想要施展离间计也不成,因为半天后林封谨居然就非常干脆的将这三个藤箱送到了宫里面去,半点犹豫都没有,而田方付出了这样大的代价,不要说是林封谨,就是吕羽也是没可能不见他一面的。”

    “那么,倘若咱们真的是要赶尽杀绝的话,那么林家这个坎儿是一定要迈过去的,然而要动林家的话,根据我们表面上掌握的情况,已经是相当的棘手,内院要害地方,全部是油盐不进的草原蛮子在把守,根本就混不进去,何况林封谨本身的实力就可以说是深不可测动用的人数少了,搞不好根本就是去送死的,动用的人多了,这里可是邺都!”

    那斜靠的削瘦身影沉吟道:

    “要动林家的话,除非是速战速决,否则的话,就算是我们能迟滞官方力量,然而东林书院却是林封谨背后的大靠山,旁人不会来,但是陆九渊和王阳明这两个老不死的却是一定会来的这样的话,动用的底牌就太多了,反而会打草惊蛇影响我们的大计!”

    “那么,就这样吧,传我的命令!”

    跪在了下面的那人立即道:

    “是,主人。”

    “马上让第三颗暗棋动起来,将吕羽和朝廷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对那匹妖马下手同时也是无形当中再次削弱对方的实力了。同时,倘若林封谨知道了些什么的话,兹事体大,那么一定是要面见吕羽才能够说得清楚的,好在这时候吕羽玩弄帝王心术过了头,导致林封谨与之反目,双方之间的关系还在结冰当中,因此当林封谨有进宫的行为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发动内线,不惜代价阻断他们的交流。”

    “是,主人明见。”跪着的那人道。

    接着,上面坐着的那人补充道:

    “我上面说的,只是应对变数的一方面,同时传令下去,一切事情都是开始加速预备!既然没有办法动林家,那么干脆就将计划提前一步执行好了,届时只要万事齐备,计划达成之后大势所趋,区区的林家,也是是翻覆掌中,一念生死!”

    ***

    次日,林封谨手下的办事效率非常快,在将田方一家人送走的同时,也是派人将田方留下来的那一个蜡丸给挖了出来,林封谨捏开了这个蜡丸之后,立即就发现里面的东西确实是质地若黄金一般,若说是金丸也不为过,并且有着十分特殊的气息。

    林封谨手上掌握的资源与田方相比起来的话,那就可是要全面的多了,背靠着林苻氏的强大资源,还有付道人的坐镇,林家旗下可以说至少都有十多名格外专业的药剂调配师,炼丹师,当下便是将这一粒金丸拿去给他们分析化验。

    大概只是过了半个时辰,对这玩意儿的分析便出来了,这东西乃是用特殊方法炼制出来的丹药,叫做金元丹,这药物服下了以后,会令人痛觉变得迟钝,体力大幅度的增加,同时身体的素质潜力也是得到极大的提升,不过代价则是因为过分挖掘体内的潜力,会折损寿命三个月。

    根据林封谨麾下的一名药师封先生分析,他也是在自己的师尊留下来的笔记上看到过这东西的记载,这丹药乃是大卫朝时候的元元子的独门秘方,随着元元子的死去而失传了,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会重新出现在这世上。

    林封谨立即就记住了元元子这三个字,然后马上赶去东林书院当中,此时东林书院当中藏书之丰富,可以说是不作第二人想,林封谨为了此事情也是特地的拜托了王成武,有他帮忙,立即阳明先生门下的十几位学霸立即就去一齐帮忙查询。

    最后才知道,元元子的身世十分离奇,他本来乃是当朝吏部侍郎之子,却是三岁的时候就被全家抄家,全家的成年男丁被押上刑场吃了一刀,女眷则是被充为官妓,未成年的小孩子被流放。

    正是因为这一段悲惨无比的经历,所以说元元子便是十分痛恨大卫朝的官员,他知道当时大卫朝一统天下,气运磅礴,官员不是能用神通轻易能杀的,于是便是醉心于丹道和毒道,造诣精深,最后直接将已经致仕的当场太师——当年迫害他全家的罪魁祸首生生毒死!

    若元元子就此收手的话倒也罢了,偏偏他却是在这方面极有天分,渐渐就成为了很有名气的大师,他炼制出来的丹药也都是极有特色,属于那种效果奇强,但是副作用也是奇大的那种,因此享有盛誉,供不应求,然而乐极生悲,在元元子五十一岁的时候,终于东窗事发,被朝廷的密谍盯上,抓进了黑牢里面,自此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他的几道著名的毒丹,也就成为了绝响。

    因此,若是追溯根源的话,元元子的配方应该是在朝廷的黑牢里面被榨了出来,然后被记档进入到了大卫朝的密库当中,所以最有可能的就是这金元丹的来历是与大卫朝的残余势力有关。

    “莫非,是武亲王钱震那群人在背后捣鬼?”林封谨忍不住就想到了这一点。

    然而武亲王钱震等人上一次在吴作城合作过以后,便是鸿飞渺渺,不知所踪,林封谨也是没有他们的联系方案,也是没有办法追问,这条线索便是就此断掉了。

    不过,很快的又传来了一条线索,经过付道人的分析以后,认为这金元丹的成分里面,有着一味十分独特的成分,那就是朱砂晶,这朱砂晶乃是用上等的朱砂来进行炼制的,直接决定了金元丹的效果,而金元丹的药效也只能持续七天,过期就成为了剧毒,服之必死!同时,炼制朱砂晶耗费的朱砂数量非常的大。

    同时,从田方的描述当中,那个夜访田武的神秘人应该背后有着一个极大的势力,这势力甚至能令北齐国内的第一武将都为之恐惧,做出要叛逃到中唐去的选择,那么不难推断出来,这个势力当中金元丹这种药物应该是很多人都拥有,而金元丹的保鲜期又如此短暂,因此这其中耗费的朱砂可想而知!这就显然是一个可以追溯的绝佳线索了。

    因为现在市面上能买到的最好的朱砂,都是由林家背后操控的商行供货的,还记得西戎的涂章狼青这个家族吗?自从林封谨上一次前去了西戎之后,涂章家族也是知道了林封谨的实力,所以双方也就开始建立了一系列的贸易关系,涂章家的老窝甘木结拿得出手的东西,自然就是特产神仙血,也就是朱砂了。

    林家有渠道有铺面有背景,此时更是有了上好的充足货源,因此几乎是在三个月内就直接用低价倾销的方式横扫整个北齐朱砂市场,好在林封谨也是自己吃肉,也给别人留一口汤喝,只是将顶级朱砂的批发市场给占据了下来,其余的人要想做零售也给他们留出利润空间,要想做中低端的朱砂市场林封谨也不去打压别人,因此市场也是无奈默认了这个事实。

    而此时整个北齐,甚至中原来说,还都是属于物产匮乏的社会,属于绝对的供方占据主动地位,割几斤肥肉都要找关系的那种情况,何况朱砂市场当中林家还是绝对的霸主地位?只要放一句话出来,想要买朱砂就只能去别国了。

    所以,接下来的调查就非常之轻松,很快就查了出来,能够大宗吃进顶级的朱砂,并且还是每隔一段时间就来稳定进货的,便是只有三家,这三家当中,有一家是利用上等的朱砂来制作“八宝印泥”的,另外的一家则是用上等的朱砂来制染料发卖,只有一家“胡家铺”是专门炼制朱砂晶,并且这一家也是在邺都开了二十多年的老店了,却是从一年半之前起,忽然提高了收购朱砂的质量和数量。

    接到了这个消息以后,林封谨立即就将“胡家铺”列入到了重点的怀疑对象当中,不过,经过了多方面的查询之后,胡家铺的嫌疑基本上是被取消了,接下来自然就是要查问一下他们店中卖的朱砂晶的去向,这胡家铺的老板还颇有几分倔强,坚决不肯吐实。

    不过在这邺都当中,真的不折不扣乃是林封谨的主场,要想拿捏这么一个没有什么背景的倒霉蛋也是实在太简单了,接下来略施手脚就拿到了账本,拿出来一看,便发觉胡家铺每个月生产出来的朱砂晶十之八九都是被三个人买走的。

    这三个人在账本上记载的名字一个叫做赵员外,一个叫做郭老大,一个叫做谢大爷。并且他们采取的方式都是自提货物,每一次都是现货现款,信用良好,这三个人虽然绝对不会同时出现购买朱砂晶,但可以肯定:在一年半之前他们三个人是从未光顾过这店铺的。

    林封谨此时已经差不多可以肯定,这三个人应该就与那暗中的神秘组织有着很大的关系了,甚至搞不好他们用来提货的马车都是同一辆呢!接下来林封谨就在这里洒出来了好几个暗哨,根据账本上面的记载,这几天应该三个人当中就会有人莅临店铺来做生意了,林封谨对暗哨的要求很简单,并不是跟踪马车这种事情,而是确保这“胡家铺”的老板能将自己指定的那一批做过手脚的朱砂晶卖给对方。

    这些朱砂晶上面,则是被林封谨撒上了特别调配的药粉,对于普通人来说,这药粉就和灰尘一样,看不出任何的异常,不过对于嗅觉格外灵敏的林封谨来说,这药粉的气味却是极具辨识度,并且哪怕是风吹雨淋也很难散去,很是容易追踪了。

    林封谨在这边安排下来了守株待兔之后,另外一条线索也是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那就是田方之前曾经提到过一件事,他在空无一人的书房茶几上面,看到了田武沉思着随手写下来的东西,因为当时田方去的时候,一部分茶水已经干掉了,所以他只能辨认出来几个关键词,这些关键词绝大部分的意义都可以理解,唯有一个词令林封谨十分费解,那便是“寅见寅”这三个字。

第1243章 七武阁    巨艨缓缓离开,李七夜回到船中,坐了下来,闭目养神,对于他而言,刚才所发生的事情,那只不过是热身而己,甚至连热身都算不上。

    经过修练,李七夜已经把空书的控制空间修练得炉火纯青了,可以说,对于空间的掌控,当世难有人能及。

    “帝蟹霸主还真够下本钱。”看着李七夜,卓剑诗说道。

    李七夜与帝蟹霸主结仇,她们是一清二楚的,以事实而论,李七夜与帝蟹霸主之间最多也就是有些怨恨而己,还谈不上不共戴天之仇。他们之间,也最多是李七夜不给帝蟹霸主情面而己。

    但是,现在看来,帝蟹霸主是与李七夜耗上了,他是出了重金悬赏李七夜的性命,非要置李七夜于死地不可。

    “帝蟹霸主一向是自我标榜是最凶狠的男人,他是喜欢猎杀,一旦被他盯上的猎物,不把目标猎杀,他是不会罢休的。”柳如烟轻笑地说道:“这一次他想取公子爷的性命,只怕是出了天价,否则的话,是难于请得动司马玉剑这样的人。”

    “蚁蝼而己。”对于帝蟹霸主这样的角色,李七夜也就只有这么一句话。甚至对于他来说,他连追杀帝蟹霸主的兴趣都没有。

    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待我手中的事了之后,再灭了他们帝王谷也不迟。”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柳如烟和卓剑诗相视了一眼,帝王谷乃是海妖传承,现在李七夜随口一说。便是要灭帝王谷,这宛如帝王谷那只不过是一个小门小派而己。

    卓剑诗和柳如烟并不觉得李七夜这是口出狂言,既然他如此说,那就意味着帝王谷将会走向灭亡。

    “七武阁的长老欲拜见李公子。”经过这样的一场风波之后,柳如烟和卓剑诗会以为前往骨海这段路程会一路平静,没有想到,他们刚启程没有多久。门下弟子就前来汇报。

    “七武阁reads;重生农妇带着娃”听到这话,卓剑诗不由目光一凝。

    柳如烟则是轻笑了一下。说道:“看来,七武阁这样的巨无霸终于是坐不住了,不论是他们抱好意而来,还是心怀目的而来。这已经说明公子爷能入他们七武阁的法眼了。”

    七武阁,乃是龙妖海最强大的巨无霸,它也是站在海妖巅峰的传承,整个七武阁乃是藏龙卧虎,高手无数。

    七武阁,乃是一门三海神的传承,他们曾经出过了三位无敌海神。

    在龙妖海,曾经有着这样的一句话,如果说海螺号能号令天下海妖。那么,七武阁则是能横霸龙妖海。

    七武阁高深莫测,在天灵界曾经有人猜测地说。七武阁绝对不会输于任何一门三帝的帝统仙门。

    “让他进来吧。”李七夜轻轻摆了摆手,淡淡地笑了笑,说道。

    不一会儿,一位老者在吞魔宗弟子的引领之下走了进来,这个老者穿着一身灰衣,戴着一顶帽子。整个人血气收敛,十分的低调。

    这个老者进来之后。他看到李七夜和柳如烟她们,鞠首,拜了拜,说道:“老朽乃是七武阁的长老,排于第三,在此见过李公子与柳宗主、卓宗主。”

    “三长老远道而来,实在是难得。”柳如烟作为主人,也是落落大方,娇笑地说道。

    七武阁这样的巨无霸,他们与无垢三宗这样的庞然大物也一样是有往来,所以,卓剑诗和柳如烟作为宗主,当然是认识七武阁的长老了。

    这位三长老对柳如烟和卓剑诗拜了拜之后,也没有太多的啰嗦,双手捧上一个木盒,送给了李七夜,说道:“初次见李公子,此乃是我七武阁的一点心意,望公子笑纳。”

    李七夜随手把木盒放在桌上,打开之后,里面散发了碧绿的光芒,这光芒十分的纯粹,没有半点的瑕疵,宛如是星辰装入了木盒之中。

    木盒之中装满了满满的一盒宝石,每一颗宝石都是湛蓝无比,好像每一颗宝石之中就容有一个海洋一样。

    “海洋之心,七武阁还真是热情。”看到满满的一盒宝石,柳如烟都抿嘴轻笑。

    海洋之心,这是天灵界极为罕有的宝石,十分珍贵,它可以直接当本精璧使用,而且是一颗宝石能换很多很多精璧的那种。

    七武阁一出手就是满满一盒的海洋之心,如此出手,是何等的阔绰,换作其他人都会被这样的一盒宝石所打动。

    不过,李七夜连眼皮都没有眨了下,也没有再多看这一盒海洋之心一眼,看着三长老淡淡地笑着说道:“出手就是一盒海洋之心,这是你们七武阁有求于我吧,且让我猜猜如何”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是想请我出手,为你们的老祖续寿。”李七夜看着三长老一会儿,最后露出了笑容,淡淡地说道。

    “李公子是如何知道的”本是欲说话的三长老顿时脸色大变,不由后退了一步。

    如果不是这件事由他们七武阁高层秘密商议,他一定会认为是某个弟子把这个消息泄露出去了。

    “猜而己。”李七夜闲定自在地说道:“你们七武阁如此热情,无非是有求于我。你们能求我什么你们不缺宝物,不缺功法,所以,你们不可能谋求宝物功法而来。如果说,你们要招揽我的话,这可能性也不大,你们七武阁不缺人才,更何况,我屠你们海妖亿万,把我招入你们七武阁,这对于你们七武阁声名声不好”

    “我身上算来算去,能让你们七武阁讨好的,那就是一手无双的药道了reads;无敌军宠,娇妻诱人。”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我曾为孔雀树续寿,所以,你们七武阁也动了心。”

    “了不得。”三长老赞了一声,说道:“李公子心思慎密,让人佩服,佩服。”

    三长老拜了拜,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也没有什么好藏着掖着,说道:“正如公子所言,我们七武阁欲请李公子一展无上药道,为我们老祖续寿。至于报酬,公子开口,一切都可以商量。”

    柳如烟与卓剑诗也没有说什么,她们虽然知道李七夜会续寿,但是,她们也一样知道续寿这样的事情,李七夜不会轻易出手的。

    李七夜看了三长老一眼,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报酬,这样的事情,我是没有多少的兴趣。我一向不喜欢给人续寿,就算有人愿意出丰厚的报酬,对于续寿,我也没有兴趣。”

    “可是,李公子也为孔雀树续寿呀。”三长老忙是说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我为孔雀树续寿,那并非是为了报酬,也并非因为我欠孔雀树有什么恩情。我给孔雀树续寿,那是因为孔雀树一直庇护人族,凭这一点,就足够了。”

    “若是李公子能为我们老祖续寿,一切都好商量。”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之后,三长老忙是说道。

    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我并不稀罕,宝物,我不缺,钱财,我也不缺。既然我什么都不缺,为何要去做这样的苦差呢续寿,那是逆天之事,虽然,我不在乎去忤逆贼老天,但是,那点报酬不值得我去做而己。”

    “李公子不妨再思量一下。”三长老依然不死心,他给李七夜兜了一个底,说道:“只要李公子愿意出手,不管成功与否,都有重酬,若是成功了,我们七武阁的海神兵器、海神功法任由李公子挑一份。”

    三长老这样的话一说出来,连柳如烟和卓剑诗都不由为之动容,对于一个海神传承来说,海神兵器、海神功法那是珍贵无比的东西。

    虽然说,七武阁乃是一门三海神的传承,他们拥有的海神兵器远不止三五件,他们拥有的海神功法也是众多。

    但是,这终究是海神兵器、海神功法,这对于七武阁来说,依然是珍贵无比。

    对于任何一个海神传承或者帝统仙门来说,不到万不得己,不会轻易拿出这级别的东西来与别人交易毕竟,这是败家子的行为。

    “有意思。”三长老一开口就兜了底,李七夜也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你们七武阁的老祖之中,能值得用祖先的兵器和功法来换命的人,那还真不多。”

    对于任何一个帝统仙门、海神传承来说,老祖的命虽然值钱,但是,还不至于用他们的祖先的兵器和功法来换命的时候。

    “呵,呵,呵,只要李公子愿意出手,一切都好说。”三长老忙说道。

    “在你们七武阁,值得你们用海神兵器、海神功法来续命的人,算来算去,只怕也就只有一个了。”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你们要续命的老祖是七圣那个老头是吧。”

    “你,你,你怎么知道的”李七夜这话一出,三长老脸色剧变,不由连退了好几步。

    “掐指一算而己。”李七夜平淡地笑着说道:“除了被你们尊称为七圣祖的老头之外,你们七武阁又有谁值得这个价呢以海神兵器、海神功法换命,那是败家子,那是愧对列祖列宗的人,但是,你们七武阁唯有一个人是例外,那就是七圣祖”

    有读者提出了章节错误的事情,在此谢谢各位读者。因为错误的章节比较多,暂时就将错就错,只有联系到了编辑之后再修改了。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