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巨艨缓缓离开,李七夜回到船中,坐了下来,闭目养神,对于他而言,刚才所发生的事情,那只不过是热身而己,甚至连热身都算不上。

    经过修练,李七夜已经把空书的控制空间修练得炉火纯青了,可以说,对于空间的掌控,当世难有人能及。

    “帝蟹霸主还真够下本钱。”看着李七夜,卓剑诗说道。

    李七夜与帝蟹霸主结仇,她们是一清二楚的,以事实而论,李七夜与帝蟹霸主之间最多也就是有些怨恨而己,还谈不上不共戴天之仇。他们之间,也最多是李七夜不给帝蟹霸主情面而己。

    但是,现在看来,帝蟹霸主是与李七夜耗上了,他是出了重金悬赏李七夜的性命,非要置李七夜于死地不可。

    “帝蟹霸主一向是自我标榜是最凶狠的男人,他是喜欢猎杀,一旦被他盯上的猎物,不把目标猎杀,他是不会罢休的。”柳如烟轻笑地说道:“这一次他想取公子爷的性命,只怕是出了天价,否则的话,是难于请得动司马玉剑这样的人。”

    “蚁蝼而己。”对于帝蟹霸主这样的角色,李七夜也就只有这么一句话。甚至对于他来说,他连追杀帝蟹霸主的兴趣都没有。

    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待我手中的事了之后,再灭了他们帝王谷也不迟。”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柳如烟和卓剑诗相视了一眼,帝王谷乃是海妖传承,现在李七夜随口一说。便是要灭帝王谷,这宛如帝王谷那只不过是一个小门小派而己。

    卓剑诗和柳如烟并不觉得李七夜这是口出狂言,既然他如此说,那就意味着帝王谷将会走向灭亡。

    “七武阁的长老欲拜见李公子。”经过这样的一场风波之后,柳如烟和卓剑诗会以为前往骨海这段路程会一路平静,没有想到,他们刚启程没有多久。门下弟子就前来汇报。

    “七武阁reads;重生农妇带着娃”听到这话,卓剑诗不由目光一凝。

    柳如烟则是轻笑了一下。说道:“看来,七武阁这样的巨无霸终于是坐不住了,不论是他们抱好意而来,还是心怀目的而来。这已经说明公子爷能入他们七武阁的法眼了。”

    七武阁,乃是龙妖海最强大的巨无霸,它也是站在海妖巅峰的传承,整个七武阁乃是藏龙卧虎,高手无数。

    七武阁,乃是一门三海神的传承,他们曾经出过了三位无敌海神。

    在龙妖海,曾经有着这样的一句话,如果说海螺号能号令天下海妖。那么,七武阁则是能横霸龙妖海。

    七武阁高深莫测,在天灵界曾经有人猜测地说。七武阁绝对不会输于任何一门三帝的帝统仙门。

    “让他进来吧。”李七夜轻轻摆了摆手,淡淡地笑了笑,说道。

    不一会儿,一位老者在吞魔宗弟子的引领之下走了进来,这个老者穿着一身灰衣,戴着一顶帽子。整个人血气收敛,十分的低调。

    这个老者进来之后。他看到李七夜和柳如烟她们,鞠首,拜了拜,说道:“老朽乃是七武阁的长老,排于第三,在此见过李公子与柳宗主、卓宗主。”

    “三长老远道而来,实在是难得。”柳如烟作为主人,也是落落大方,娇笑地说道。

    七武阁这样的巨无霸,他们与无垢三宗这样的庞然大物也一样是有往来,所以,卓剑诗和柳如烟作为宗主,当然是认识七武阁的长老了。

    这位三长老对柳如烟和卓剑诗拜了拜之后,也没有太多的啰嗦,双手捧上一个木盒,送给了李七夜,说道:“初次见李公子,此乃是我七武阁的一点心意,望公子笑纳。”

    李七夜随手把木盒放在桌上,打开之后,里面散发了碧绿的光芒,这光芒十分的纯粹,没有半点的瑕疵,宛如是星辰装入了木盒之中。

    木盒之中装满了满满的一盒宝石,每一颗宝石都是湛蓝无比,好像每一颗宝石之中就容有一个海洋一样。

    “海洋之心,七武阁还真是热情。”看到满满的一盒宝石,柳如烟都抿嘴轻笑。

    海洋之心,这是天灵界极为罕有的宝石,十分珍贵,它可以直接当本精璧使用,而且是一颗宝石能换很多很多精璧的那种。

    七武阁一出手就是满满一盒的海洋之心,如此出手,是何等的阔绰,换作其他人都会被这样的一盒宝石所打动。

    不过,李七夜连眼皮都没有眨了下,也没有再多看这一盒海洋之心一眼,看着三长老淡淡地笑着说道:“出手就是一盒海洋之心,这是你们七武阁有求于我吧,且让我猜猜如何”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是想请我出手,为你们的老祖续寿。”李七夜看着三长老一会儿,最后露出了笑容,淡淡地说道。

    “李公子是如何知道的”本是欲说话的三长老顿时脸色大变,不由后退了一步。

    如果不是这件事由他们七武阁高层秘密商议,他一定会认为是某个弟子把这个消息泄露出去了。

    “猜而己。”李七夜闲定自在地说道:“你们七武阁如此热情,无非是有求于我。你们能求我什么你们不缺宝物,不缺功法,所以,你们不可能谋求宝物功法而来。如果说,你们要招揽我的话,这可能性也不大,你们七武阁不缺人才,更何况,我屠你们海妖亿万,把我招入你们七武阁,这对于你们七武阁声名声不好”

    “我身上算来算去,能让你们七武阁讨好的,那就是一手无双的药道了reads;无敌军宠,娇妻诱人。”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我曾为孔雀树续寿,所以,你们七武阁也动了心。”

    “了不得。”三长老赞了一声,说道:“李公子心思慎密,让人佩服,佩服。”

    三长老拜了拜,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也没有什么好藏着掖着,说道:“正如公子所言,我们七武阁欲请李公子一展无上药道,为我们老祖续寿。至于报酬,公子开口,一切都可以商量。”

    柳如烟与卓剑诗也没有说什么,她们虽然知道李七夜会续寿,但是,她们也一样知道续寿这样的事情,李七夜不会轻易出手的。

    李七夜看了三长老一眼,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报酬,这样的事情,我是没有多少的兴趣。我一向不喜欢给人续寿,就算有人愿意出丰厚的报酬,对于续寿,我也没有兴趣。”

    “可是,李公子也为孔雀树续寿呀。”三长老忙是说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我为孔雀树续寿,那并非是为了报酬,也并非因为我欠孔雀树有什么恩情。我给孔雀树续寿,那是因为孔雀树一直庇护人族,凭这一点,就足够了。”

    “若是李公子能为我们老祖续寿,一切都好商量。”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之后,三长老忙是说道。

    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我并不稀罕,宝物,我不缺,钱财,我也不缺。既然我什么都不缺,为何要去做这样的苦差呢续寿,那是逆天之事,虽然,我不在乎去忤逆贼老天,但是,那点报酬不值得我去做而己。”

    “李公子不妨再思量一下。”三长老依然不死心,他给李七夜兜了一个底,说道:“只要李公子愿意出手,不管成功与否,都有重酬,若是成功了,我们七武阁的海神兵器、海神功法任由李公子挑一份。”

    三长老这样的话一说出来,连柳如烟和卓剑诗都不由为之动容,对于一个海神传承来说,海神兵器、海神功法那是珍贵无比的东西。

    虽然说,七武阁乃是一门三海神的传承,他们拥有的海神兵器远不止三五件,他们拥有的海神功法也是众多。

    但是,这终究是海神兵器、海神功法,这对于七武阁来说,依然是珍贵无比。

    对于任何一个海神传承或者帝统仙门来说,不到万不得己,不会轻易拿出这级别的东西来与别人交易毕竟,这是败家子的行为。

    “有意思。”三长老一开口就兜了底,李七夜也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你们七武阁的老祖之中,能值得用祖先的兵器和功法来换命的人,那还真不多。”

    对于任何一个帝统仙门、海神传承来说,老祖的命虽然值钱,但是,还不至于用他们的祖先的兵器和功法来换命的时候。

    “呵,呵,呵,只要李公子愿意出手,一切都好说。”三长老忙说道。

    “在你们七武阁,值得你们用海神兵器、海神功法来续命的人,算来算去,只怕也就只有一个了。”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你们要续命的老祖是七圣那个老头是吧。”

    “你,你,你怎么知道的”李七夜这话一出,三长老脸色剧变,不由连退了好几步。

    “掐指一算而己。”李七夜平淡地笑着说道:“除了被你们尊称为七圣祖的老头之外,你们七武阁又有谁值得这个价呢以海神兵器、海神功法换命,那是败家子,那是愧对列祖列宗的人,但是,你们七武阁唯有一个人是例外,那就是七圣祖”

    有读者提出了章节错误的事情,在此谢谢各位读者。因为错误的章节比较多,暂时就将错就错,只有联系到了编辑之后再修改了。未完待续

    …

第1242章空间挪移    匕将一听到龟将他们的大叫,笑容一下子僵住了,他急忙一看,在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被他刺穿喉咙的不是李七夜,而是本应该将在另一端的钩将。

    此时,鲜血从钩将喉咙直喷而出,他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张大嘴巴欲说话,但是,说了大半天,只能让人听到“呃、呃、呃”这样的声音。

    “不”匕将脸色剧变,不由大叫一声,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杀的竟然是自己的兄弟。

    至于李七夜,他站在了钩将刚才所站的地方,他虽然全身被绑着,但是,丝毫不损,他很平淡地站在那里。

    空间换位,在瞬间,他与钩将互换了位置,使得钩将惨死在了匕将的匕首之下,可以说,钩将是死得不明不白,他到死都不知道自己的喉咙是怎么样送到了匕将的匕首之下的。

    “看来,你们真的老了,人老眼花,把自己人当作是敌人了。”李七夜就算是全身被绑着,依然十分悠闲地笑着说道。

    一时之间,匕将他们四个人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们是好的伏击,竟然没有伤到李七夜丝毫,但是,却把自己的兄弟给杀了。

    “帝蟹霸主座下五大将都在呀。”看到眼前这一幕,有海妖不由喃喃地说道。

    事实上,钩将他们五个人都在船上,只不过是他们暴露了之后,盾将和枪将暴露出来引李七夜上钩,而匕将他们三个人隐遁,欲伏击暗杀李七夜。

    五大将他们一直以来都是五个人联手,不管敌人是一个人还是百个人,他们五个人都是联手杀敌的,而且,他们的合击之术十分的妙,他们的合击之术包括了伏击、暗杀、陷阱等等。

    正是因为他们出奇致胜的合击之术,使得不少比他们强大很多的高手都惨死在了他们的手中。

    这一次他们行踪暴露,他们心里面依然有些侥幸。希望借他们自己神奇的合击术把李七夜击杀。

    然而,他们没有想到,合击术未能把李七夜击杀,先把他们的兄弟钩将给杀了。

    “你们还要再出手吗?”李七夜站在那里。全身依然被绑着,笑吟吟地看着他们说道。

    匕将他们四个人相视了一眼,最后,他们缓缓地围拢过来,匕将咬牙切齿地说道:“小畜生。今天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面对匕将他们四个人围拢过来,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说道:“错,只有你们死,而且,是死不瞑目!”

    围拢过来的匕将他们开始调整自己的方位,而李七夜却一动不动,他只是带着笑容看着他们不断地调整方位。

    当匕将他们四人调整好了自己方位之后,就不再调整了,此时。他们四个人围困住了李七夜,而且,他们的方位十分的完美。

    不论是从哪一个角度上来说,他们同时出手攻击的时候,都不会误伤自己人,而且,他们所占据的方位,不论是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断绝了李七夜的位移,不管李七夜是怎么样的移动。都在他们的攻击范围之内。

    “从合击术的角度来说,你们的确是掌握了其中的真谛。”李七夜看了一眼匕将他们的布局,淡淡地笑着说道:“可惜,你们道行太浅了。如果你们有神皇境界的实力,凭着你们一手合击之术,在天灵界还真的是可以横着走。至于你们现在这样的一点道行嘛,杀杀一般的强者还行,在我眼中,跟蚁蝼差不了多少。”

    “杀”匕将他们只有一个“杀”字回应李七夜。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匕将他们四个人心有灵犀一般,同时出手,而且从完全不同的角度攻击李七夜。

    匕将匕首直取李七夜的喉咙,网将的大网如同化作凶猛的毒砂射向李七夜的背心,而盾将的甲盾如泰山压顶,在轰鸣声中欲击碎李七夜的头颅,枪将的长枪如烈焰一样霸道,一口气便是出了千枪,狂攻李七夜的下盘,十分的霸道。

    面对这样封绝八方的攻击,李七夜连眼皮都没有撩一下,他全身依然被黑索绑着,依然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砰”的一声响起,在这个瞬间,时间如同定格了一样,这个被封锁的空间就像是一下子定住一样。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在了所有人眼前,匕将的匕将割断了龟将的喉咙,龟将的甲盾击碎了枪将的头颅,枪将的长枪刺穿了网将的胸膛,而网将那如黑砂一样的大网把匕将打成了筛子,整张网就好像是一下子从匕将身体穿过一样。

    时间定格在了这一刻,此时,匕将他们都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的合击之术已经是推算出从他们所站的位置出手,绝对不可能像刚才那样误伤自己的兄弟,那怕是李七夜位移了,都不可能发生误伤的事情。

    然而,这一次,李七夜竟然一动没有动,他依然是站在那里,此时,被换了位置的不是李七夜,而是他们自己,他们被换在了击杀的节点之上,如此一来,发生了眼前这样的一幕。

    “砰、砰、砰”匕将他们的尸体一一摔落下来,他们眼睛睁得大大的,到死,他们都不瞑目,因为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杀死了自己兄弟,自己也死在了自己兄弟的手中。

    正如李七夜刚才所说那样,死的是他们,而且是死不瞑目。

    “这,这,这是妖术吧。”看到这样的一幕,很多人都抽了一口冷气,就算是作为掌门这一级别的强者都为之骇然,脸色煞白。

    “不是妖术。”这位掌门的一位长辈大贤也是脸色发白,说道:“这是空间之术,李七夜修练了某一种空间秘法,他能随意地支配挪移空间。”

    这位大贤说得没错,这一次李七夜没有使用“空间换位”,这一次他使用了“空间挪移”,在石火电光之间,他把匕将他们挪移到了被攻击的节点之上。

    如此一来,龟将的喉咙被送到了匕将的匕将之下,而枪将的头颅被送到了龟将的甲盾之下,他们瞬间被自己的兄弟杀死。

    “随意支配挪移空间?”这位掌门不由脸色一变,说道:“那岂不是意味着李七夜想送你到哪里就送你到哪里?”

    “这个要看道行了,只要道行强大到了一定程度,李七夜才无法支配挪移敌人所在的空间,或者是,支配挪移的效果大减。”这位大贤沉吟了一下,不是十分肯定地说道。

    事实上,这位大贤说得也没错,就像刚才李七夜所说的那样,匕将他们的道行太浅了,如果他们是神皇境界这样的实力,李七夜想支配挪移他们的空间不是那么容易,就算是能支配挪移,也会受到一定的局限。

    但是,凭匕将他们的实力,根本就无法镇守自己的空间,李七夜要支配挪移他们的空间,那实在是太容易了,随意而为便可。

    “唉,好好的兄弟,为什么要相互残杀呢。”李七夜笑了一下,此时,绑在他身上的黑索松开滑落。

    对于李七夜而言,这种黑索根本对于构不成什么威胁,他只是戏弄一下匕将他们而己,让匕将他们自认为是胜券在握。

    李七夜此时站在空中,目光扫了一下,此时这里已经没有任何埋伏了,敌人的手段已经用尽。

    “这点小手段也能让我送死?这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我还以为有什么惊天的陷阱呢。”李七夜平淡一笑,摇了摇头,回到了柳如烟的巨艨之上。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很多人都一时之间无语。事实上,在很多人看来匕将他们的陷阱已经是很强大了,先是有炽浆树族、冰灵海妖的联手,后有帝章这样的恐怖海怪,踏入这样的陷阱,就算是神王也是难逃一死。

    然而,李七夜却是毫发不损,匕将他们全部惨死在这里,全军覆没,一个人都未能逃出生天。

    “这个凶人,太恐怖了,绝对不会弱于遮海天子、七海女武神。”看到吞魔宗的巨艨远去,有人不由打了一个冷颤说道。

    “在当世,他是很有机会成为仙帝呀。”就算是老一辈海妖都不得不承认李七夜的强大。

    “嘿,他再强大又怎么样,这一世他绝对没有机会成为仙帝。”有一个魅灵冷笑一声,说道:“有梦镇天在,他就是蚁蝼,除非他在一二年时间能成为帝诸,能得到天命的承认,否则,他敢与梦镇天争天命,梦镇天就能碾死蚁蝼一样把他碾死!”

    这个魅灵如此一说,就算有人心里面不爽,也无法去反驳,天下人都知道,梦镇天问鼎天命,这一世仙帝已经是注定莫梦镇天莫属了,不管是谁,想与梦镇天争天命,唯有死路一条。

    就算再了不起的天才,都依然无法与梦镇天争天命。

    “还好遮海天子和七海女武神他们是海妖,不需要争天命。”也有海妖不由为之庆幸地说道。

    他们海妖不需要争天命,这就意味着遮海天子、七海女武神这样的存在不需要与梦镇天成为敌人。(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