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到司马玉剑的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说道:“用金钱买我性命,这太俗了。好吧,不管谁来买我的命,我都给你出十倍的价格。你要什么,仙帝精璧,还是帝兵,又或者是绝世秘笈,尽管开口吧。”

    李七夜这样的做法,很多人都有些傻眼,大家都认为像李七夜这样的凶人,有谁敢说要他的性命,他一定会发飙,立即对司马玉剑动手。

    没有想到,现在李七夜大有用钱砸死人的架势,开口就是仙帝精璧、帝兵,这简直就是一副大爷我有钱,随时都能砸死你。

    “买家已付钱。”司马玉剑冰冷地说道。

    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没事,既然是买卖,一切都可谈,你要什么,开口吧,我也不需要你说出买家是谁,你给我杀了他就行了。用钱买我的命,这么俗的事都有,那我也就俗一回,告诉那些所有买我命的人,大爷我有的是钱,谁出价,我就给十倍的价钱。”

    李七夜这样的架势让很多人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这完全跟他们想象不一样,大家都认为李七夜是一个凶人,一言不和就会杀人,现在却一副暴发户的样子,一副要用钱砸死人的样子。

    “准备后事,三天后,必取你性命!”司马玉剑并没有回复李七夜的话,只是冷冷地说道。

    “既然都要取我性命。何需等三天呢,现在就可。”李七夜笑着说道,话还没有说完。他已经站在了司马玉剑的身后了。

    李七夜速度太快了,他瞬间就站在了司马玉剑的身后,他是如何站在司马玉剑的身后,只怕很多人都没看清楚。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司马玉剑也出手了,剑芒一闪,无声无息。宛如是黑暗中的毒蝎突然给了猎物致命一击。

    一闪而过的剑芒,快到无与伦比。很多人没有看到剑芒,它就已经刺到了李七夜的胸膛了。

    这一闪的剑芒,没有任何的招式,只有无情的杀机。只有最直接的一刺,这一刺,就足可刺穿李七夜的胸膛。

    司马玉剑的剑芒快,李七夜速度更快,在那瞬间,李七夜双指就夹住了刺向胸膛的剑芒,剑芒在夹在手指之间,跳动着,好像是有性命一般。

    尽管是如此。剑芒已经刺破了李七夜的衣裳,抵于李七夜的胸膛,在冰冷的剑芒之下。皮肤泛起了小疙瘩儿。

    一剑未成,司马玉剑瞬间后退,速度极快,刹那之间,天空中是留下了司马玉剑的无数身影,在这无数身影之中。让人无法分辨哪一个是真哪一个是假。

    “有点意思”李七夜年着满天的飞影,笑了一下。也不分辨是真是假,五指一张,“嗡”的一声响起,一个黑洞瞬间打开,当李七夜血气喷涌的时候,黑洞瞬间扩张,要吞噬这片天空。

    万道拳.吞天魔拳!此拳一出,瞬间可以吞噬天地间的一切,它有着强霸无比的吸引力,一旦被这一拳锁住,让人无法逃过这一拳的吞噬。

    当黑洞吞噬一切的时候,满天的影子都无法逃脱,都被这可怕的黑洞一下子吞噬,最后,只剩下了一个人影,她如流光掠影一样逃脱黑洞的吞噬之力,她的速度太快了,竟然让她能逃脱黑洞吞噬的力量。

    “能逃多远呢?”当司马玉剑往远处逃遁而去的时候,李七夜笑了一下,在海面上一步踏出,一步千里,欲生擒司马玉剑。

    “噗、噗、噗……”就在李七夜要追到司马玉剑的瞬间,天地八方都一下子射出了无数的弩箭,这些弩箭速度极快,瞬间射穿了虚空,当弩箭射过之后,才听到“砰、砰、砰”的虚空碎裂之声。

    更可怕的不是这弩箭的极速,而是这一支支弩箭本身,它是以一根根白骨所打磨而成,当它射出的时候,带着极为恐怖的尸煞,这尸煞随着弩箭激射而来,它们本身就是化作了可怕的怒射。

    这尸煞破坏力极大,当它激射而来的时候,可以瞬间让一切坏死。

    如此的骨箭,可以看得出来,它是以可怕无比的骨骸打磨而成,一旦被这弩箭射中,就算是箭未把你射死,尸煞的坏死威力,也能瞬间毁灭你的肉身和真命。

    毫无疑问,司马玉剑早就是有备而来,她已经是设好了自己的退路,她早在此之前就已经布置下了这些弩箭。

    面对直射而来的弩箭,李七夜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只是随手一指,空间荡漾,虽然李七夜依然还是站在那里,但是,却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错觉。

    此时李七夜四周的空间好像是一下子液化一样,激射而来的弩箭好像是一下子射入了水中一样,接着,这些怒箭虽然是往李七夜身上射去,但,奇怪的是,这些怒箭毫无停止地穿过了李七夜的身体。

    这些怒箭明明是射中了李七夜,但,李七夜的身体却如空气一样。接着,空间又恢复了刚才的模样,而那些激射而落的怒箭却已经消失了,好像它们根本就没有射过来一样,刚才的一切,就好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

    空间位移,这是《空书》四大术之控制空间的一种手段,当一施这手段之时,可以瞬间转移空间。也正是因为这样,射来的怒箭一下子全部落空,都没有射到李七夜的身上,而是被转移到了另外一个空间。

    借着这刹那之间的机会,司马玉剑远遁而去,她十分的果断,没有丝毫的停留。

    就在李七夜的空间位移一下子移走了所有的怒箭那一瞬间,突然,李七夜所在的地方好像一下子失重一样,听到“咕”的一声,一滴海水从海面浮起。

    本来,一滴海水从海面浮起,这不算什么,但是,这样的一滴海水一沾到李七夜的时候,它突然一下子把李七夜整个人包裹住了。

    不可思议的是,这一滴海水一下子把李七夜包裹住,一下子变成了巨大的水滴,更可怕的是,这一滴水珠竟然一下子把李七夜封住,开始慢慢石化,似乎要把李七夜制成琥珀一样。

    见到这样的一滴水珠瞬间把李七夜包裹住,一开始所有人都以为是司马玉剑留下的手段攻击李七夜,但是,接着很多人都觉得不对。

    因为此时司马玉剑已经逃之夭夭了,她已经消失在天边了,如果这是她留下的手段,她不可能再逃走。

    “小心,这是夜僵魔水。”见到水珠开始石化,要把李七夜整个人制成琥珀,卓剑诗不由一惊,叫了一声,提醒李七夜说道。

    “嘿,嘿,嘿,不愧是一宗之主,有见识,能识我的压箱宝物。”此时,一个阴森森的笑声响起。

    听到“哗啦”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听到“哗啦”的水声响起,海水中浮现了一个人,他浮出水面之后,阴森森一笑。

    当很多人看清楚这个人之后,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因为这个人长得太恐怖了,让任何看了他的长相,都觉得是毛骨悚然。

    这个人有着一个又圆又大的鱼头,像是圆头鱼的头颅一样,而且,他的头颅生长着很多像长针一样的刺。

    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他虽然是人身,但是,他身上生长着一支支的触手,这些触手很细很小,大约只有三五寸而己,这样的触手,看起来更像是一条条的肉芽。

    当这样的肉芽蠕动之时,让人不由背脊发寒,让人毛骨悚然。而且,这些肉芽墨黑无比,有毒汁流动。

    “刺须老祖”看到这个人,有一位宗主认出他的来历,不由骇然大叫一声。

    “刺须老祖?”没有见过这人的修士一听到这个名字,也不由打了一个冷颤,说道:“就是那个全身是毒的人吗?”

    “嘿,嘿,嘿,这么多年没出来活动,还有人能记得我的名字。”见很多人害怕自己,刺须老祖十分享受,也是十分得意。

    刺须老祖,是出身于海妖的一个种族,他们这个种族十分稀有和罕见,而且,他们这个族的人,一生下来就是全身剧毒,任何人触碰到他,都会被毒死,除非你是强大到可以抵挡他们的毒性了。

    正是因为他们拥有这样的特征,他们该族的人杀人于无形,特别是刺须老祖,他本身就是一位大贤,再加上他的剧毒,不知道有多少大人物惨死在他的手中。

    “嘿,嘿,嘿,小辈虽强,但,在我夜僵魔水之下,也难逃一劫。”刺须老祖看着被水珠包裹的李七夜,阴森森一笑,说道:“谁叫有人出高价悬你性命,我正好把你制成琥珀去领赏!”

    “是吗?”刺须老祖话一落下,本是被封在夜僵魔水中的李七夜竟然站在外面了,没有人看到李七夜是怎么样从夜僵魔水中走出来的。

    “怎么可能?”见到李七夜瞬间站在夜僵魔水之外,刺须老祖脸色大变,骇然。

    “小术而己,也想封住我。”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修练了《空书》的他,不要说是夜僵魔水,就算是再逆天的手段,想封住他,都是很困难的事情。(未完待续)

第十八章 猜疑    是日,中唐军进入大足县以后,遭受火攻,全军大哗,混乱无比,主帅唐烈发病晕厥。

    吞蛇军乘势急攻,中唐军在这样的情况下,依然是顽强抵抗,隐隐有以镇南军团,平西军团为核心坚守之势。

    然而在关键时刻,吕羽率吞蛇亲军出马,从侧面奔袭而出,趁其不备,将守护辎重的中唐军团彻底击溃,将粮草辎重焚烧一空,并阵斩镇南军团大将侯烈。

    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唐军依然能坚守了三天,最后水粮全部断绝,大概有十多名将领不肯降服,在大营当中自尽而死,失去了主心骨的中唐军终于彻底溃散,此时北齐军已经是结成了彻底的包围圈,笼统的算下来,中唐军能有百来个漏网之鱼能逃回去已经相当不错了。

    这一战的结局,在短时间内就轰传天下,中原震动!

    吞蛇军之前是与中唐的府兵齐名,这一战之后,便是名震天下,隐隐有将其彻底盖过去的征兆,甚至已经出现了一种说法,恐怕只有当年大卫朝拱卫京畿的钦飞军与之相提并论。

    在这一战结束之前,普遍都会认为北齐与中唐相争,胜负那是五五开,就算是有一方能抓住机会将对方击败,那也应该只能算得上是惨胜而已。哪里会知道这一战竟然是灭军杀将的包围歼灭战?

    这一战之后,已经是捞得盆满钵满的西戎人也是忍不住被这消息彻底震撼,没有了再逗留的意思,连吞蛇军还在休整就直接奇兵打道回府了,惶急得仿佛是一条夹着尾巴的狗。

    据说在得知了前线的战报之后,中唐国君貌似十分平静,但接下来两三天都没露面,据内侍说,送进去的御膳,几乎是原封不动的被送了出来,接下来就下令选才人,选妃子,看起来是打算用声色犬马来麻痹自己了。

    或许对于中唐军来说,唯一的利好消息就是,狂风军团遭受到了一次伏击,不说是伤筋动骨,却也是元气大伤,因此也是被步步为营的反逼了回去,好在此时申残已经是立了大功,当时能将中唐府兵的后路闸断已经是奇功一件,之后攻入中唐境内更是神来之笔。

    因为全歼中唐府兵主力一战,乃是吕羽御驾亲征,光芒和功劳都在集成在他的身上,所以这一战之后,申残在北齐当中,隐然已经是军方第一人的位置,无可撼动,田横本来应该是在他之上的,然而自己作死,却是怪不得谁。

    同时,在林封谨的建言之下,对中唐军的俘虏也是十分优容,同时也是进行了仔细的甄别:

    若是有家室在中唐的就列了出来,这些人是打算拿来关押起来找中唐人要赎金或者交换的。

    若是那种死硬份子的话,就直接打乱编组,丢给当地的官府,让他们混合着囚犯一起去服劳役做苦力,修沟挖堰,矿山开道总是跑不了的,在这样艰苦的劳作下,面对着一个多余的窝窝头都要像狗一样的去争抢的时候,这些死硬份子内心的戾气应该也会迅速的消磨平息下来,到时候再去招揽也是不迟,若是还冥顽不灵,那就把骨头填了矿井吧。

    若是那种身无牵挂,同时也是在各方面也显得颇为配合的,北齐便是打算收编起来,用来组建填充北齐即将新建的步军兵团。

    这样三管齐下分流之后,基本上中唐军的俘虏也是顺顺当当的就被消化掉了,没有闹什么幺蛾子出来。

    因此,总体上来说,这一战之后,北齐的国力大损不假,然而军力却是很难说了,一旦中唐军被俘虏的那几万名府兵被北齐彻底消化的话,搞不好军势更盛!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北齐缓过劲儿来,明眼人都知道,必然是要对着中唐开刀的。

    不过现在说这些事情还是太早了些,北齐此时国内的局面也是绝不轻松,西北糜烂得至少要十年才能恢复元气,左柳城下的血战兑子,更是令得国中多了数十万的孤儿寡母,更不要说秋收在即,海外的东海诸国依然虎视眈眈,随时可能前来寇掠海疆。

    因此,就算是吕羽再怎么想要挥军而出,估计也是要等上个半年了,这时候,便是双方开始舔舐伤口,消化掉战争当中掳掠来的红利的时候了。

    ***

    “翻天了?你们这是要翻了天了?”

    吕羽的咆哮声在大帐当中回荡着,周围的人都有几分噤若寒蝉的感觉,不过下方的两个当事人看起来依然还是不甘不休的样子。

    这两个人说起来都是当前炙手可热的红人,穿戴着一身亮银色甲胄的那汉子,乃是在这一战当中立下了大功的吞蛇军副统领夏侯野,此人精通兵法,更是勇悍非常,擅使投矛,在大足县当中率军急进,飞矛杀将,率先踏破敌人的大营!阵斩北齐四名大将,隐隐已经是吞蛇军当中新冒头的代表人物。

    另外一个看起来若无其事的人,则是在一群武将当中都显得格格不入,一身文士打扮,看起来更是年纪轻轻的,面对杀人不眨眼的夏侯野,却是从容平静,十分淡定,就抄着手含笑站在旁边,直将用杀人的眼神瞪着自己的夏侯野当成了空气。

    能在吕羽这位君王的咆哮声和杀人如麻的新贵大将面前做得如此从容的,当然不是等闲人,正是行营总管林封谨。

    话说行营总管这个职位,看起来十分低调,类似于运粮将领,斩将夺旗的功劳轮不到你,貌似只能在背后慢慢的积累资历,其实相当重要,技术含量也是异常的高,真的是非常考验坐这个位置的人的水准。

    不过呢,严格的说起来的话,说好做也是好做,说难当也是难当。

    倘若是平庸的人来做这个位置的话,其实也很简单,萧随曹规就好了,各军也都是有自己的军需官,谁要什么的话,会开具一份单子上来,你就唯唯诺诺的别人要什么给什么,没有的话就把库房钥匙丢给他,老老实实的告诉他没有,别人也不会难为你。当然,你也不要想有任何的存在感了,各军将领估计也只有在喝酒聊天的时候会提到你的名字,然后从牙齿缝或者酒嗝里面“嗤”的一声来表现出自己的轻蔑!

    但是,倘若做这个位置的人既有才能又有手段的话,那么就是像林封谨这种,甚至可以完全做到架空各军军需官的存在,也就是说,军需官在提出各种需求之前,行营总管就能将大军需要的东西送了过来,军需官就只能做个签字画押的木偶人。

    并且各军都有私心,于公于私都恨不得多吃多占,因此在给予各军分配的数量上也是有讲究的,既是要考虑到折扣损耗,又不能任下面的人信口开河,然后让多余的物资被压在了分配过去的仓库底部,白白的发挥不了作用。

    这一切说起来复杂,举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比如天上阴云密布,那么行军总管就知道要下雨,提前一步就将伞送过来。当然,这是最基本的例子,像是林封谨这种行营总管,考虑的东西岂止是这么一点,涵盖了衣食住行多种方面!

    比如某先锋军今夜出去袭扰了三次,那么送过去的马料里面就有说道了,肯定要额外按照每一匹马多加上十个鸡蛋的份额来进行配料。

    同时,送过去的伤药应该就是以箭创,跌打伤为主,因为去袭扰的时候,对方多半是用弓箭回击,不会出战,同时跌打伤是因为从马匹上摔下来的。

    又比如说同样的一支军队今天要上阵冲杀,预先配比的伤药就应该适当的配比一些治内伤的药物,因为中唐军除了用刀砍之外,拿盾牌砸也是非常常见的招数

    单是马料,伤药里面都是这么多门道,学问也是极多,因此要想不被下面的人蒙蔽,要想反过来架空各军的军需官,将手中有限的资源最大化的利用,那么真的是要全新全意的扑在了军务上,了解到的情报不能比主帅少,更是要对手下的人恩威并施,才能极有执行力。

    林封谨做了这行营总管之后,在场的人已经知道他是入了吕羽的眼的,这些日子的相处更是从自家的军需官口中,还有战利品的处置,伤员的安排,战功的计算等等各个方面,都知道这是个相当厉害的人物,想要在他的面前耍什么花样,那是不要想了。

    因此军中的这些骄兵悍将虽然大胜以后,眼高于顶,却也是对林封谨和其人手颇为克制,说得直白一点,山不转水转,这一仗打完也不是天下太平,日后有这么个厉害人物在后方坐镇,也是能让人安心。

    不过,将领虽然这样想,底下的军士却哪里知道这些,这些天携大胜之威,几乎是要翻了天去,夏侯野手下的人半夜喝得醉醺醺的,却还没有尽兴,居然有两个伍长带队,借着酒意跑到了林封谨这边的辎重营里面偷酒喝,被人发现了以后借酒行凶,捅死了两名辎兵。

    这件事到此为止,也本来是夏侯野这边没道理,可是林封谨布置的警卫发觉不对,立即就撵了上去,林封谨布置的警卫自然是他身边的那群赤骑护卫,而他下的命令,自然是擅入辎重库房区域者死!

    这命令本来也是理所当然,要随随便便什么人在辎重营区库房周围晃悠,那就证明林封谨这个行营总管就是个废材了,说得不好听一点,奸细点一把火,那损失就甚至可能导致全军崩溃!

    于是,林封谨身边的赤骑护卫撵了上去,生生的把这五名行凶的人射死在了夏侯野的大营门口!!

    这下子顿时就捅了马蜂窝,立即就好些人冲出来要为同僚报仇,吞蛇军虽然骄横,林封谨身边的这些赤骑中人难道就是省油的灯了?一声唿哨,率先冲出来的那十来个人的坐骑就遭了殃,被赤骑中人的连珠箭射翻在了二十余丈外。

    之前林封谨身边的这些赤骑中人出战前去领赏金的时候,吞蛇军上下就都知道这些草原蛮子的箭术又狠又毒,被他们射死的中唐人要么就是眼睛,要么就是咽喉,但是,有一句话说得好,最了解你的人是敌人。

    当这些脸上似乎从来都没有笑容的草原人站在你对立面,成为敌人的时候,眼高于顶的吞蛇军这才深切的体会到了这些草原人的箭术又岂止是能用“狠”和“毒”两个字形容得了的?

    正因为这样,所以在有顾忌的情况下,双方的对持状态才变得久了些,没有变成大混战,当然,林封谨闻讯也是立即赶来,而夏侯野当然也是不肯罢休,双方自然是看得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立即也是起了冲突。

    有一句话叫做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夏侯野眼睛一翻,和林封谨也没多说两句,欺负他文弱便是一耳刮子抽了过来,然而他却不知道林封谨虽然看起来是个文弱书生,但若论单挑的话,还真的是半点都不怕他,结果被林封谨一巴掌就攥住手腕子,一个窝心脚就几乎踹了个大马趴,在众目睽睽简直是丢脸到了极处。

    偏偏这时候,夏侯野刚刚怒吼着抽刀子,被惊动的吕羽就撵了过来,这一下子就彻底的打不起来了,此时强势围观的人也是很多,而夏侯野好歹也是吞蛇军的,于是其余的将领也是跟随了过来,军中本来就抱团护短得很,于是就有了眼前这一幕。

    吕羽咆哮完毕了之后,锋利的眼神就从帐中诸人面上扫了过去,他知道今天自己将要面对一个难题,只是心中却已经是有了成算:

    首先:吞蛇军的势头太盛,正好要敲打一下。

    同时,军纪森严,这件事的源头也是夏侯野治军不严。

    并且这一战林封谨临危受命,自己最需要的时候,二话不说就顶了上来,可以说是鞠躬尽瘁,尽心竭力,旁人不知道,吕羽心中却是格外的清楚,自己能取得今日的主动优势局面,可以没有夏侯野,也可以没有在场的这几名将领,但是,在必不可少的人的名单当中,申残要算一个,林封谨却也是要算一个!不说别的,只叙功劳,也是应该给林封谨一个面子。

    最后,即便是处理了吞蛇军,诸将的怨恨也会归结到林封谨的身上,之前林封谨收容吞蛇军的伤残老兵,一直都对吞蛇军有一定的影响力,这样一来的话,也是将其影响力削弱了不少。

    然而,就在吕羽即将宣布自己的处理的时候,之前收到的几条消息忽然一下子就浮现了出来,若毒蛇那样盘旋在了他的脑海当中。

    “此人广蓄死士,吴作城有带甲五万,骑兵十万之众,对其唯命是从!”

    “吴作城港口足有千顷之多,进出港口的帆樯遮天蔽日,昼夜忙碌!”

    “此人身上隐隐有龙气散出,据说乃是有奇遇沾染所得,但君上应该最是明白,龙气就算是沾染上了,顶多一年半载就会消散,哪里会持续这么久?”

    “回君上的话,此人似乎与拜魔教也是有所勾结,颇多谜团。”

    “”

    忽然之间,吕羽想到了这些事情以后,眼神忽然又阴冷了下来,他这一次也是看了出来,林封谨乃是有入仕的打算了,此时吕羽忽然又想到了自己对横波将军田武的恩宠怀柔,可是,此人却是用背叛来回报自己的信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