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吞魔宗的巨艨继续前行,因为李七夜并不赶时间,所以,船行的速度并不快,有很多后来的修士都一下子超越他们。

    这一日,巨艨继续前行,突然之间,巨艨停了下来。

    “发生什么事了?”发现巨艨突然停了下来,柳如烟问道。

    “禀宗主,前面有人挡住了我们的航行,不让我们过去。”门下弟子立即向柳如烟汇报地说道。

    “是何人挡道?”柳如烟皱了一下眉头,说道。在天灵界,敢挡他们无垢三宗的人绝对不多。

    “速道圣地的司马玉剑。”门下弟子忙是说道。

    听到这个名字,柳如烟与卓剑诗相视了一眼,她们联袂走了出去。

    在碧海之上,已经有一个人站在那里,当她站在那里的时候,海水宛如是凝结成冰一样,她整个人散发出了冰冷无情的气息,这样冰冷无情的气息弥漫着这片海域,不论是谁,感受到这样的冰冷无情的气息,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这个女子看起来很年纪,年纪甚至比卓剑诗还要年轻,她穿着一身灰衣,身上没有任何装饰和点辍,十分的简朴。

    她的简朴与一般女子的简朴不一样,她的简朴给人一种是多一件东西都是多余的,就像是一把杀人利器一样,没有任何多余的部件。

    女子披发于肩,神态冰冷无情,双眸寒冷,双眸深处,杀意如同炽焰一样绽放,任何人看到她的双眸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论冰冷,李霜颜也是冰冷,白剑真也是冰冷,但是,她们两个人的冰冷与眼前这位女子又完全不一样。

    李霜颜的冰冷乃是寒梅傲雪的冰冷,白剑真的冰冷乃是身化铁剑的冰冷,而眼前这个女子的冰冷。是杀伐无情的冰冷,有着斩杀一切的绝情。她就像是最锋利的锋芒,随时都会刺穿人的心脏。

    眼前这个女子事实上是很美丽,圆润的脸庞,如玉一般的额头,一双如宝石一样透通的眼睛,赤艳如火的朱唇,她如此的容颜。让人想起了一句话美人如玉!

    而且,这女子的身材也是很好,玲珑的曲线是一览无余,特别是她腰间以金丝带紧束,这更让她看起来曲线撩人,丰腴的胸脯,圆翘的香臀,都让人眼前一亮。

    可惜,不论她站在那里。都会难于让人注意到她的美貌,因为她全身散发出了炽焰一般的杀机,让任何人都会打了一个冷颤。就算她再美丽,很多人都会退避三舍。

    她全身散发出来的杀意。这已经是遮掩了她的美丽。

    事实上,当这个女子站在海面上的时候,这片海域往来的很多修士强者都绕道,或者是远远观望,不敢靠近。

    “司马玉剑!”看到这位女子,有来自于深壑海的修士脸色一变,喃喃地说道。

    “当今天灵界最有名气的杀手,而且也是最年轻的杀手。”听过司马玉剑这个名字的人,都不由脸色一变。喃喃地说道。

    柳如烟和卓剑诗走了出来,看到眼前这个女子。柳如烟秀目闪过了一道光芒,说道:“司马玉剑!”

    事实上,路过这片海域的很多人都听说过司马玉剑的名字,甚至,很多人听到这个名字,都心里面一寒。

    “曾经最有潜力的天才呀,可惜,却走了另外一条道路,成为了一名杀手。”有魅灵修士不由说道。

    就是有来自于深壑海的修士都不由觉得可惜,说道:“速道圣地本应是有双星天才,可惜了呀。”

    司马玉剑,出身于帝统仙门的速道圣地,她天赋极高,在她拜入速道圣地之后,道行突飞猛进,以道行而言,在那个时候,放眼整个天灵界的年轻一辈,都少有人能与之比肩。

    但是,可惜,后来有了比她修练速度更快的人,那就是她的师弟速道天神。

    传言,速道天神打破了一个个极限记录,在修练的速度上,甚至是越超他们速道圣地的始祖速道仙帝!

    本是风光无限的司马玉剑却遇到比她修练更快的师弟速道天神,在后来速道圣地的掌门之位争夺之时,司马玉剑败给了她师弟速道天神,让她失去了成为掌门的机会。

    要知道,当时掌门之争的时候,司马玉剑已经是踏入了苍天道,而且已经是达到了道尊层次。

    司马玉剑败北之后,就离开了速道圣地,虽然说,她并没有脱离速道圣地,但,后来有人说,她离开之后再也没有回去过。

    司马玉剑现一次露脸的时候,已经是另一番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她成为了一尊杀手,一尊可怕的杀手,曾经是一夜之间连杀八位威名赫赫的大人物。

    传言说,司马玉剑离开速道圣地之后,她自己创了一条无上大道,一条杀伐无情的大道,正是因为如此,让她成为了一名杀手。

    在修士界来说,很少修士愿意去做杀手,特别是能成为大贤的人,更不愿意去做一名杀手,因为达到了这样境界的强者,可谓是名利双收,根本就不缺名利,对于他们来说,又怎么可能去做一位名声不好的杀手呢?

    司马玉剑却成为了杀手,而且,每一次刺杀都是成功,在此之前,她本就是威名远扬,现在屡次成功的刺杀,更是让她声名赫赫了。

    “司马姑娘,此来何事?”见到司马玉剑到来,卓剑诗知道没有什么好事,缓缓地说道。

    “我要见李七夜!”司马玉剑冷冷地说道,她声音冰冷无情,她的杀意宛如是浸透到了她的骨髓一样。

    柳如烟目光一闪,依然是妩媚动人,风情撩人,轻笑地说道:“不知道你要见李公子何事呢?”

    尽管说柳如烟姿态妩媚,并不在意的模样,事实上,她在举止之间,十分的谨慎,没有丝毫的大意。

    不止是柳如烟是这样,就是卓剑诗也是举止谨慎。

    柳如烟和卓剑诗不见得怕司马玉剑,毕竟,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司马玉剑的确是十分可怕的杀手,她们也是提防三分。

    “要杀他!”司马玉剑十分直接,杀意高昂。

    司马玉剑如此直接的话,让卓剑诗和柳如烟相视了一眼,停留在远处的许多人都不由心里面一凛,面面相觑。

    “敢挑战李七夜这样的凶人,的确是够狠的。”有人见司马玉剑如此光明正大地扬言要杀李七夜,不由吃惊地说道。

    李七夜现在是凶名远播,年轻一辈没有几个人敢轻言挑战他,更别说要杀他了。

    “论道行,司马玉剑或者不如速道天神,但是,若是她要暗杀一个人,那就不一样了,前两年碧洋海的海藻神王不也是被她暗杀了吗?”有一位碧洋海的掌门说道:“海藻神王可是一位真神王,在司马玉剑提先警示之后,依然被暗杀了。”

    “不止是海藻神王。”一位贩卖消息的修士摇了摇头,说道:“就是白鲸神皇的惨死,都与她有关。”

    “白鲸神皇,听说他是一尊大神皇呀,司马玉剑能杀他吗?”不少人听到这样的话,不是十分相信。

    “如果正面冲突,司马玉剑不是白鲸神皇的对手,但是,如果暗杀的话,就难说了。”这位贩卖消息的修士沉吟地说道。

    神皇,也有高低之分,由低到高,分别是有六个层次:大神皇、天神皇、至尊神皇、极道神皇、横世神皇、九界神皇。

    在这一边,听到司马玉剑如此直接的话,柳如烟轻笑了一下,说道:“李公子乃是我们的贵宾,如果你想动手,那就必须先过我们这一关。”

    司马玉剑只是冷冷地看了她们一眼,冷冰无情地说道:“如果有人付钱,我也一样会杀了你!”

    “这么说,是有人付钱让你来杀我了。”司马玉剑话一落下,一个悠闲的声音响起,李七夜从里面走了出来。

    “凶人来了。”看到李七夜,不少人惊呼一声。李七夜的凶名,一点都不亚于司马玉剑。

    李七夜走出了之后,司马玉剑的目光瞬间锁定了李七夜,她的双目一下子爆发了可怕的光芒,好像她的目光可以把李七夜的身体刺穿一样。

    被司马玉剑的目光一扫,许多人都会觉得自己的骨头被锋利的刀刃刮过一样,但是,被司马玉剑的目光锁住,李七夜却一点都不在乎。

    李七夜打量了司马玉剑一番,露出了笑容,说道:“我倒好奇,是谁出钱买我的命呢。”

    李七夜那风轻云淡的神态,好像是在谈论今天的天气一样,一点都没觉得司马玉剑是来要他的命。

    换作是别人,听到司马玉剑要来取自己的性命,就算不被吓得双腿发软,也会谨慎起来。

    “无可奉告。”司马玉剑冷冷地说道:“三天之后,我必来取你性命!”

    司马玉剑这样一说,很多人都相视一眼,司马玉剑这样的做法,实在是太自信了。事实上,她常常杀人都会先提醒一下对方,然后再杀他。

    “这是自信十足呀。”见司马玉剑如此的神态,有人不由感慨一声地说道。(未完待续。)

第1234章一脚踩扁    包玉强回过神来,忙是对卓剑诗、柳如烟抱拳说道:“卓宗主、柳宗主,这位姑娘可是贵宗弟子?”

    柳如烟似笑非笑,而卓剑诗只是笑了一下,贵气迷人,她只是看着李七夜。

    “不如请这位姑娘来我神梦天作客,一来可以考察一下我们神梦天,二来了也可以让我神梦天为两派的合作而表达神意……”包玉强有些迫不急待地说道。

    事实上,迫不急待的不止是包玉强,沐少龙也忙是说道:“卓宗主、柳宗主,我们天仙楼的大门永远为无垢宗敝开……”

    “好了,你们两个就别在我面前丢人现眼了,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柳如烟和卓剑诗没有回答,李七夜淡淡地打断了包玉强和沐少龙的话。

    被李七夜强行打断话,包玉强和沐少龙两个人都是十分恼火,更何况,他们两个人都为仙女所着迷。

    “李七夜,我不来招惹你,你也别来招惹我。”包玉强姿态很强硬,冷冷地说道:“此乃是我们神梦天与无垢宗的事情……”

    “这里我说了算。”李七夜打断了包玉强的话,说道:“既然给脸不要脸,那就立即给我滚!”

    “你”包玉强顿时大怒,怒视李七夜,双目都不由喷出了怒火,他很少如此被人斥喝,更何况,现在他师祖出世了,谁敢如此斥喝他!

    沐少龙虽然没有像包玉强那样怒火冲天,但是,他也冷冷地说道:“李七夜。就算这里你说了算。但。也由不得你强横,再说,我们是与无垢三宗商议事情,你又不是无垢三宗的弟子……”

    “没错。”包玉强也冷笑一声,说道:“姓李的,你虽然是处处强横,但,你最好眼睛放亮一点。现在时代不同了,在现在的时代,就是绝世天才,最好都乖乖夹着尾巴做人,现在不是绝世天才的时代,是我师祖的时代……”

    “砰”的一声,李七夜的回复是十分的直接,包玉强话还没有说完,他就一脚踩了下去,直接把包玉强踩在了脚下。踩得包玉强吐了一口鲜血!

    “姓李的,你。你敢伤我,我师祖不会放过你……”包玉强被李七夜踩在脚下,不由厉叫一声。

    “喀嚓”的骨碎声响起,李七夜一用力,踩碎包玉强的骨头,踩得他鲜血直吐,在李七夜如此重踩之下,包玉强终于说不出话来了,脸色涨红。

    “李七夜,你太过份了”沐少龙也怒喝一声,他出手救包玉强。

    但是,双方差距太大了,沐少龙还没有来得及出手,就一下子被李七夜卡住了脖子,整个人被高高地吊了起来。

    李七夜不看包玉强一眼,只是冷漠地看着沐少龙,冷冷地说道:“出门在外,多交几个朋友是好事,但是,把你一双狗眼睁大一点,哪些人你是可以惹,哪些人是你惹不起的!别把你家的颜脸丢尽!沐家世代英明,别因为你一个蠢材而让你们沐家蒙羞!”

    “我,我,我关你什么事,我沐家与你无关,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被李七夜卡住脖子,沐少龙不服气地大叫道。

    “啪”的一声,李七夜一个耳光狠狠地抽了他一个耳光,见沐少龙还是不服气,又是“啪、啪、啪”正反连接了十几个耳光,把沐少龙的脸庞抽得都肿起来,肿得像猪头一样。

    “你再跟我啰嗦几句,你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抽得你爸妈都认不出你来。”李七夜冷冷地盯着沐少龙。

    当李七夜目光真的冷下来之后,这个时候,沐少龙真的有些害怕了,因为从李七夜那目光的冷意中,他看出了李七夜的可怕,李七夜绝对是说得到做得到。

    脸庞被李七夜抽得跟猪头一样,此时,沐少龙认相地闭上嘴巴,不敢再顶嘴。

    “啪”的一声,李七夜把沐少龙扔在甲板上,冷漠地看了沐少龙一眼,冷冷地说道:“你最好就给我滚回天仙楼去,再继续在我面前蹦跶,迟早有一天,我亲手杀了你!”

    沐少龙冷哼一声,虽然此时他是十分不服气,但是,也不敢顶嘴。

    不过,沐少龙觉得自己这样又太过于窝囊,被李七夜这样震慑,感觉自己很没面子,最后,他还是忍不住嘟囔一句,说道:“我,我不怕你!”

    “你不需要怕我。”李七夜冷漠地看了他一眼,冷冷地说道:“你给我滚就行,滚回沐家,夹着你的尾巴做人!否则,我亲手扒了你的皮!”

    “你,你,你有本事就来我天仙楼,我,我,我天仙楼也不是怕事的人。”沐少龙不服气,不由顶嘴地说道。

    听到沐少龙的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啪、啪”的两声响起,李七夜狠狠地抽了他两个耳光。

    这一次,李七夜真的是下了狠手,两个耳光抽下去,抽得沐少龙都吐出了两颗牙齿。

    “蠢货!”李七夜收敛起笑容,冷冷地说道:“只有你这种蠢货会搬出靠山来吓人,你这是把你沐家的脸都丢尽了!你以为天仙楼就能吓到我吗?我真去你们天仙楼,狠狠抽你一顿,你们老祖宗都给我乖乖站在一边!”

    “你,你,你少出狂言!”沐少龙掉了两颗牙齿,依然有些倔强,忍不住说道:“我,我,我天仙楼也不怕你,我,我,我天仙楼更不是你放肆的地方。你,你,你敢在我天仙楼放肆,哼,哼,哼,只怕你,你,你走不出来。我,我,我们祖师一只手就能灭了你!”

    “你说的是摘月仙子是吧。”李七夜冷漠地看了沐少龙一眼。

    “没错”沐少龙冷哼一声,说道:“哼,你,你虽然比我强,比很多人强,但,跟我祖师相比起来,你,你,你算得了什么!”说到这里,他也是犟嘴。

    “摘月仙子是吧。”李七夜冷漠地看着沐少龙,最后,露出冷冷的笑容,说道:“很好,那你回去,告诉摘月仙子,就让祁连山的李七夜要见一见她!”

    “凭,凭,凭什么要见你”李七夜这样说,沐少龙反而是没有底气,但,又不承认,犟嘴地说道。

    “你不会连去见你们祖宗的勇气都没有吧?”李七夜冷冷地说道:“滚回去,好好跟你们天仙楼的老祖宗说去。”话一落下,一脚把沐少龙踢了出去,听到“哗啦”一声,沐少龙被踢入海水中。

    此时,李七夜目光落在被踩在脚下的包玉强一眼,淡淡地说道:“就算是两军交战,也不斩来使。今天你运气好,我也不杀你,现在给我滚,下次敢再我面前出现,我必杀了你。”话一说完,一脚把包玉强踢飞,包玉强整个人化作流星,眨眼间消失在天边。

    “李七夜,你,你,你,你狠”此时,在海水中扑嗵着的沐少龙好不容易爬起来,在天空上大叫一声,说道:“你,你,你记住,我,我,我,我一定会把你的话带回去的!”

    事实上,沐少龙也被吓破了胆,被李七夜狠狠地抽了一顿,他都不由怕起李七夜来,但,他还是忍不住犟嘴。

    李七夜坐了下来,只是淡淡一笑,懒得再理会沐少龙。

    沐少龙也无可奈何,只好是灰溜溜地逃了,他也怕李七夜再次把他抓住狠狠揍他一顿。

    “看来,公子对于沐家,那不是一般的照顾。”沐少龙走了之后,柳如烟抿嘴轻笑,妩媚动人。

    事实上,李七夜这样的姿态,谁都看得出来的。就算是出身于神梦天的包玉强,李七夜都懒得多看一眼,在他眼中如蚁蝼一样,但是,对于沐少龙,却完全不一样。

    虽然李七夜是狠狠地教训了沐少龙一顿,但是,这颇有恨铁不成钢的姿态。

    对于柳如烟的话,李七夜只是淡淡地一笑,说道:“天仙楼,终于与我有缘。”说到这里,没有再说什么。

    “你要与摘月仙子为敌吗?”卓剑诗看着李七夜,关心地说道:“虽然世人皆说,梦镇天能成仙帝,我听宗门有老祖说,若是摘月仙子愿意出世,有志于仙帝,只怕梦镇天都必须靠边站。”

    “鸿天女帝的一生劲敌呀。”柳如烟都不由说道:“天姿如仙的人,我都想看一看她有多漂亮。”

    摘月仙子,在天灵界有着她太多的传说了,她存在的时光久远,若是她一旦出世,只怕声威之隆,甚至有可能盖过梦镇天。

    李七夜只是笑了笑,闭着眼睛,没有回答她们的话。

    “我们去哪里?”好一会儿之后,神态有些迷茫孤寂的仙女开口说道。仙女常常是神游太虚,时不时就失神,也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骨海。”李七夜看着仙女,淡淡地说道:“那样的一个地方,或者让你想起一些东西来,或者,让你有所收获。”

    “骨海。”仙女侧了侧螓首,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但是,这只不过是一闪而逝,她没办法抓住。

    “去了,你就知道了,这是值得你一去的地方。”李七夜轻轻地抚着她的秀发。

    仙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