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包玉强回过神来,忙是对卓剑诗、柳如烟抱拳说道:“卓宗主、柳宗主,这位姑娘可是贵宗弟子?”

    柳如烟似笑非笑,而卓剑诗只是笑了一下,贵气迷人,她只是看着李七夜。

    “不如请这位姑娘来我神梦天作客,一来可以考察一下我们神梦天,二来了也可以让我神梦天为两派的合作而表达神意……”包玉强有些迫不急待地说道。

    事实上,迫不急待的不止是包玉强,沐少龙也忙是说道:“卓宗主、柳宗主,我们天仙楼的大门永远为无垢宗敝开……”

    “好了,你们两个就别在我面前丢人现眼了,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柳如烟和卓剑诗没有回答,李七夜淡淡地打断了包玉强和沐少龙的话。

    被李七夜强行打断话,包玉强和沐少龙两个人都是十分恼火,更何况,他们两个人都为仙女所着迷。

    “李七夜,我不来招惹你,你也别来招惹我。”包玉强姿态很强硬,冷冷地说道:“此乃是我们神梦天与无垢宗的事情……”

    “这里我说了算。”李七夜打断了包玉强的话,说道:“既然给脸不要脸,那就立即给我滚!”

    “你”包玉强顿时大怒,怒视李七夜,双目都不由喷出了怒火,他很少如此被人斥喝,更何况,现在他师祖出世了,谁敢如此斥喝他!

    沐少龙虽然没有像包玉强那样怒火冲天,但是,他也冷冷地说道:“李七夜。就算这里你说了算。但。也由不得你强横,再说,我们是与无垢三宗商议事情,你又不是无垢三宗的弟子……”

    “没错。”包玉强也冷笑一声,说道:“姓李的,你虽然是处处强横,但,你最好眼睛放亮一点。现在时代不同了,在现在的时代,就是绝世天才,最好都乖乖夹着尾巴做人,现在不是绝世天才的时代,是我师祖的时代……”

    “砰”的一声,李七夜的回复是十分的直接,包玉强话还没有说完,他就一脚踩了下去,直接把包玉强踩在了脚下。踩得包玉强吐了一口鲜血!

    “姓李的,你。你敢伤我,我师祖不会放过你……”包玉强被李七夜踩在脚下,不由厉叫一声。

    “喀嚓”的骨碎声响起,李七夜一用力,踩碎包玉强的骨头,踩得他鲜血直吐,在李七夜如此重踩之下,包玉强终于说不出话来了,脸色涨红。

    “李七夜,你太过份了”沐少龙也怒喝一声,他出手救包玉强。

    但是,双方差距太大了,沐少龙还没有来得及出手,就一下子被李七夜卡住了脖子,整个人被高高地吊了起来。

    李七夜不看包玉强一眼,只是冷漠地看着沐少龙,冷冷地说道:“出门在外,多交几个朋友是好事,但是,把你一双狗眼睁大一点,哪些人你是可以惹,哪些人是你惹不起的!别把你家的颜脸丢尽!沐家世代英明,别因为你一个蠢材而让你们沐家蒙羞!”

    “我,我,我关你什么事,我沐家与你无关,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被李七夜卡住脖子,沐少龙不服气地大叫道。

    “啪”的一声,李七夜一个耳光狠狠地抽了他一个耳光,见沐少龙还是不服气,又是“啪、啪、啪”正反连接了十几个耳光,把沐少龙的脸庞抽得都肿起来,肿得像猪头一样。

    “你再跟我啰嗦几句,你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抽得你爸妈都认不出你来。”李七夜冷冷地盯着沐少龙。

    当李七夜目光真的冷下来之后,这个时候,沐少龙真的有些害怕了,因为从李七夜那目光的冷意中,他看出了李七夜的可怕,李七夜绝对是说得到做得到。

    脸庞被李七夜抽得跟猪头一样,此时,沐少龙认相地闭上嘴巴,不敢再顶嘴。

    “啪”的一声,李七夜把沐少龙扔在甲板上,冷漠地看了沐少龙一眼,冷冷地说道:“你最好就给我滚回天仙楼去,再继续在我面前蹦跶,迟早有一天,我亲手杀了你!”

    沐少龙冷哼一声,虽然此时他是十分不服气,但是,也不敢顶嘴。

    不过,沐少龙觉得自己这样又太过于窝囊,被李七夜这样震慑,感觉自己很没面子,最后,他还是忍不住嘟囔一句,说道:“我,我不怕你!”

    “你不需要怕我。”李七夜冷漠地看了他一眼,冷冷地说道:“你给我滚就行,滚回沐家,夹着你的尾巴做人!否则,我亲手扒了你的皮!”

    “你,你,你有本事就来我天仙楼,我,我,我天仙楼也不是怕事的人。”沐少龙不服气,不由顶嘴地说道。

    听到沐少龙的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啪、啪”的两声响起,李七夜狠狠地抽了他两个耳光。

    这一次,李七夜真的是下了狠手,两个耳光抽下去,抽得沐少龙都吐出了两颗牙齿。

    “蠢货!”李七夜收敛起笑容,冷冷地说道:“只有你这种蠢货会搬出靠山来吓人,你这是把你沐家的脸都丢尽了!你以为天仙楼就能吓到我吗?我真去你们天仙楼,狠狠抽你一顿,你们老祖宗都给我乖乖站在一边!”

    “你,你,你少出狂言!”沐少龙掉了两颗牙齿,依然有些倔强,忍不住说道:“我,我,我天仙楼也不怕你,我,我,我天仙楼更不是你放肆的地方。你,你,你敢在我天仙楼放肆,哼,哼,哼,只怕你,你,你走不出来。我,我,我们祖师一只手就能灭了你!”

    “你说的是摘月仙子是吧。”李七夜冷漠地看了沐少龙一眼。

    “没错”沐少龙冷哼一声,说道:“哼,你,你虽然比我强,比很多人强,但,跟我祖师相比起来,你,你,你算得了什么!”说到这里,他也是犟嘴。

    “摘月仙子是吧。”李七夜冷漠地看着沐少龙,最后,露出冷冷的笑容,说道:“很好,那你回去,告诉摘月仙子,就让祁连山的李七夜要见一见她!”

    “凭,凭,凭什么要见你”李七夜这样说,沐少龙反而是没有底气,但,又不承认,犟嘴地说道。

    “你不会连去见你们祖宗的勇气都没有吧?”李七夜冷冷地说道:“滚回去,好好跟你们天仙楼的老祖宗说去。”话一落下,一脚把沐少龙踢了出去,听到“哗啦”一声,沐少龙被踢入海水中。

    此时,李七夜目光落在被踩在脚下的包玉强一眼,淡淡地说道:“就算是两军交战,也不斩来使。今天你运气好,我也不杀你,现在给我滚,下次敢再我面前出现,我必杀了你。”话一说完,一脚把包玉强踢飞,包玉强整个人化作流星,眨眼间消失在天边。

    “李七夜,你,你,你,你狠”此时,在海水中扑嗵着的沐少龙好不容易爬起来,在天空上大叫一声,说道:“你,你,你记住,我,我,我,我一定会把你的话带回去的!”

    事实上,沐少龙也被吓破了胆,被李七夜狠狠地抽了一顿,他都不由怕起李七夜来,但,他还是忍不住犟嘴。

    李七夜坐了下来,只是淡淡一笑,懒得再理会沐少龙。

    沐少龙也无可奈何,只好是灰溜溜地逃了,他也怕李七夜再次把他抓住狠狠揍他一顿。

    “看来,公子对于沐家,那不是一般的照顾。”沐少龙走了之后,柳如烟抿嘴轻笑,妩媚动人。

    事实上,李七夜这样的姿态,谁都看得出来的。就算是出身于神梦天的包玉强,李七夜都懒得多看一眼,在他眼中如蚁蝼一样,但是,对于沐少龙,却完全不一样。

    虽然李七夜是狠狠地教训了沐少龙一顿,但是,这颇有恨铁不成钢的姿态。

    对于柳如烟的话,李七夜只是淡淡地一笑,说道:“天仙楼,终于与我有缘。”说到这里,没有再说什么。

    “你要与摘月仙子为敌吗?”卓剑诗看着李七夜,关心地说道:“虽然世人皆说,梦镇天能成仙帝,我听宗门有老祖说,若是摘月仙子愿意出世,有志于仙帝,只怕梦镇天都必须靠边站。”

    “鸿天女帝的一生劲敌呀。”柳如烟都不由说道:“天姿如仙的人,我都想看一看她有多漂亮。”

    摘月仙子,在天灵界有着她太多的传说了,她存在的时光久远,若是她一旦出世,只怕声威之隆,甚至有可能盖过梦镇天。

    李七夜只是笑了笑,闭着眼睛,没有回答她们的话。

    “我们去哪里?”好一会儿之后,神态有些迷茫孤寂的仙女开口说道。仙女常常是神游太虚,时不时就失神,也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骨海。”李七夜看着仙女,淡淡地说道:“那样的一个地方,或者让你想起一些东西来,或者,让你有所收获。”

    “骨海。”仙女侧了侧螓首,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但是,这只不过是一闪而逝,她没办法抓住。

    “去了,你就知道了,这是值得你一去的地方。”李七夜轻轻地抚着她的秀发。

    仙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第十六章 破军捉将    旁边的中唐府兵见到了自己的同僚被杀掉却也并不意外,因为这些刀头歃血的老兵对死亡已经是司空见惯,深知打仗哪里有不死人的道理?何况这十几个军汉是违反军令出去送死,也没办法多说什么。

    只是,接下来就发生了一件令中唐人愤怒无比的事情!原来当这些冲出去的中唐府兵被射杀了之后,接下来居然那些骑兵当中兜出来了十来个人,策马奔驰到了尸体边,跳下马去居然将尸首上的耳朵给割了下来,得意洋洋的丢在了旁边的鞍囊当中,这一下子可以说顿时是捅了马蜂窝一般。

    中原文化,讲究的就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能随意的伤毁,何况死者为大,侮辱尸体的历来就是要惹出来公愤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唐军这帮人立即人声鼎沸,群情汹涌,立即就分开了一个阵列,总算他们还保持着一丝理智,知道就这么直接奔跑出去是送死,便是见到了一名悍将怒吼着率着二三十骑激冲了出来,直取对面的这几十名骑兵!

    此时出战的这名悍将,乃是中唐府兵当中有名的一个人,叫做刘豹子,虽然中唐府兵乃是以步兵为主,但是将领什么的还是都有自己的坐骑的,并且出征的时候,好歹主将身边好歹也是有百来名骑兵亲卫跟随,这些人是做什么的?便是在大战的时候万一局面不对,保护主将杀出重围用的。

    此时这刘豹子一出马,中唐诸军见到方圆几百米内,对面也就是五六十名北齐骑兵,显然双方数量差不多,甚至可以说己方还要占据优势一点,论质素,自家都是猛将出马,还带了一帮精挑细选的亲军,肯定也是比对方的普通小兵厉害的。

    哪里知道,刘豹子带着人直冲出去以后,对面最初似乎是见到了大将出场,一下子就怂了,顿时便是一哄而散,刘豹子等人也是恨极了,盯住了那几个割耳朵的人追着不放,刘豹子他们胯下的马匹体力充沛,因此陡然爆发力肯定比对方强,眼见得就是两者之间的距离迅速接近。

    然而大概追出了三四百步之后,被追赶的那几名骑兵骤然回身,从马背上直立了起来,然后就见到,为首的那一名骑兵手中的长弓竟是造型十分特殊,直若凤凰飞翔,一出现之后,居然都隐隐给人以一种天地元气都在以这长弓为核心,徐徐流转的感觉,然后他一松弓弦,方圆百丈之内的人耳膜当中竟是一阵无法形容的剧痛,直似要撕裂一般。

    这回马一箭,竟是有石破天惊的感觉!!!

    不过刘豹子也是征战多年的悍将,居然在对方松手的时候狠狠一拉缰绳,顿时就见到了胯下的坐骑淅沥沥的一声长嘶,然后人立而起,对方射来的那流光也似的一箭,便是被刘豹子胯下的坐骑脖子挡了下来,然后朝着后方连人带马的摔飞。

    见到了这一幕,中唐人紧绷的心情为之一松,而此时刘豹子身边的亲卫已经是又惊又怒,狂叫着策马冲上,从地上带起来了刘豹子就往回猛冲,只是他们这时候才发觉,已经是被那些北齐骑兵引诱得实在是来到了太外面了,距离主阵足足有三四百步。

    这时候不消说,那些佯败的北齐骑兵已经是策马狂追了过来,最狠毒的是,这帮人之前展现出来的箭术还只是部分,此时他们在高速奔驰当中的骑射,竟也是准得惊人,可以说竟然是达到了十发五中的程度。

    而这些人瞄上的不是人,是刘豹子这群逃走的人的马!!

    有一句话叫做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刚刚的这一次小规模的战斗,就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的定义,本来战马浑身上下也是有水牛皮的皮甲遮护,同时,马匹的生命力也是非常强悍的,即便是被箭簇射到,往往都是因为剧痛会跑得更快!然而这些在北齐骑兵的追射下,马匹纷纷的惨嘶倒地,足以说明这些人非但骑射箭术炉火纯青,更是对马匹的弱点都是了如指掌。

    终于,保护在了刘豹子身边的扎堆亲卫仿佛是竹笋剥壳一样,一层一层的被剥去,纷纷落马,最后,就连搭载着刘豹子的那一匹马也是发出了一声惨嘶,前蹄一软跪倒在地。

    本来已经逃得很远的十余名亲卫互望一眼,脸上都露出了惨然的神色,然后勒马,拔刀,回冲,中唐的军纪森严,他们作为亲兵牙将,平时可以说是吃主将的,用主将的,然而一旦上阵,主将死在了他们的前头,他们的下场也是极惨,此时刘豹子看起来凶多吉少,他们要祸不及家人,最好的结局就是与主将死在一起,反而还能拿到一笔不菲的抚恤

    当然,这十余名亲卫的下场也不会比刘豹子好太多,此时目睹这一战的中唐军可以说已经是完全呆滞住了,面前的这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骑射在他们的手底下演绎出来可以说完全只能用艺术来形容了难道就是传说当中的吞蛇卫??!!

    这样的骑射水准,在中唐国内估计大内禁军当中能找得出来十来人已经是了不起了,可是眼前这五十余骑看起来竟都与之与有着同样的水准!!这是怎样的怪物?遇到了这样的敌人还直接冲出去,那岂不是茅厕里面打灯笼——找死吗?

    这一次,中唐军当中也没人敢再用骑兵前去针锋相对了,而是直接出动了一个四百人的府兵方阵前去救人,不过,府兵本来就是步军,还是身穿甲胄挺盾推进,同时还要保持基本的阵型,同时还要小心翼翼闪避可能飞来的箭簇,很显然,中唐府兵之前那一股子“老子天下第一”的骄悍之气已经是被压制得荡然无存了。

    由此也可以推算出这一支救援部队的龟速,因此等到他们赶到两三百步之外的地方的时候,他们也就只能对着满地被割掉耳朵的死尸叹气了,至于生死不知的刘豹子,已经是被裹挟着席卷而去。

    ***

    半个时辰之后,吕羽正在大帐当中与一干亲将议事,忽然就有一名侍从进来禀告,因为这侍从直接是送的口信进来,所以与会的好几名将领都听得清清楚楚,吕羽最赏识的一名新提拔起来的大将罗蛮子就一下子跳了起来,仿佛自家的脚底板被刀子刺了一下似的,瞪着牛一样的眼珠子惊道:

    “什么?林总管带来的那群草原蛮子竟然抓住了中唐军的一名副将?”

    吕羽听了却并没有什么太吃惊的地方,林封谨身边有一群草原上招揽的亲卫非常厉害,几乎个个都是神箭手,这件事情他早就知道了。

    而这些人都是亡命徒,平时闲着的时候没事做,也是乐于参战,不过他们不要军功,而是杀人后会割下敌人的耳朵,拿这耳朵去军需处卖钱。这件事因为牵涉到了林封谨,所以军需处还特地上过折子问过吕羽,主要是怕有杀良冒功的事情发生,吕羽却是在遥城一战当中,亲自与林封谨身边的亲卫打过交道,所以很清楚这些人的品行,很干脆的准了。

    这时候,又有一名侍从来了,并且还是小跑着进来的,颇有几分喘息,并且这喘息还是因为激动,不是说体力消耗:

    “君上,大喜啊!被抓到的那名副将已经是被确认了身份,乃是中唐军当中有名的悍将刘豹子,这个人乃是世代将门,很有可能知道一些中唐的练兵秘术!并且看起来还有一口气!”

    这一次,就连吕羽都是一下子站了起来,遽然动容!

    中唐府兵其实就是刀盾兵,为什么能够在五国当中都是声名显赫?其余的四国真的就穷到了连打造一支刀盾兵的资源都没有了吗?当然不是,因为中唐的府兵,乃是用秘传的练兵秘术打造出来的,这练兵秘术涵盖了士兵的起居住行,吃喝拉撒,还有盾牌的打造方法,手中握持的钢刀的材质配比等等,似乎只是重视了一些细节而已,然而积沙成塔,集腋成裘,正是这许多个细节,就堆砌出来了中唐府兵的赫赫威名!

    其余的四国,可以说自然都是在想方设法的试图拿到中唐府兵的练兵秘术,不过拿到手的秘术都是支离破碎,并且里面还不乏中唐这边虚虚实实放出来的假情报,就算是照着施行,大费周折弄出来的刀盾兵效果也是不佳的。

    吕羽身为一国之君,当然同样觊觎中唐府兵的强悍战力,倘若真的能将中唐府兵在北齐还原出来,中唐府兵攻守兼备负责防守,吞蛇军则是若烈焰席卷而过主攻,那就真的是天生的搭配,可以被当成帝王的根基了。

    因此,就不难理解刘豹子被活捉以后对吕羽的重要性了吧,这可以说是吕羽通向皇帝位置的一块结结实实的垫脚石啊。因此吕羽立即便道:

    “赶快把人给我带进来。”

    不过那侍从却是脸上露出一丝十分为难的神色,然后苦笑道:

    “君上,一来是那刘豹子胸口中了一箭,这一箭刺得极深,估计都是影响到内脏了,已经是气若游丝,奄奄一息,在这样的情况下,将他叫来问话的话,估计也是半个字都问不出来。”

    吕羽听了也是为之一紧张,立即就大声道:

    “这个人不能死!马上给我调军医来”

    这侍从的表情更加为难了,苦笑道:

    “这就是第二个问题了,这刘豹子是林总管身边的人抓住的,他们嚷嚷着,说这个人是个大官儿,不能用普通的方法来对待,至少也得拿三百两银子,还有一头小马驹子才肯换。”

    吕羽气极反笑道:

    “这种事情也需要来问我?难道军需的那帮人脑子里面都是水吗,三百两的银子他们都做不了主?三千两银子也许了他们啊。”

    这侍从为难道:

    “不是银子的问题,而是那帮草原蛮子看上的小马驹子是龙鬃公的血脉啊。”

    龙鬃公不是别人,正是吕羽给胯下妖马红先生新封的爵位,话说这妖马这一两年来,忽然不知道为什么,淫兴大发,貌似是发情期到了,开始临幸母马,这种事情一发生,肯定是满邺都的人都赶着给红先生“进贡”了。

    最后还是吕羽自家马厩里面的一匹母马近水楼台先得月,肚皮里面揣上了崽子,三个月之前生下来了三个小崽子,生下来就是活蹦乱跳的,马奶完全都是不够喝,还要额外牵了六七头母羊来顶上才行。

    这三匹小马灵性十足,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红先生就去看了一眼,然后便是不再关注,或许是觉得对这三个后代不满意?甚至这三头小马驹子想要往他身前靠,也是立即龇牙扬蹄的。

    不过就算是这样,吕羽也是珍之重之的将这三匹小马驹子给养了起来,不消说,这三头小家伙长成了以后,必然是神骏无比的坐骑,大概是林封谨身边的这些草原护卫天生就对马匹感兴趣,所以说早就看对眼了。

    吕羽沉吟了一会儿道:

    “你去看一看刘豹子的伤势究竟怎样,再来回复我。”

    很快的,那侍从就回报说,刘豹子的伤势乃是在右胸上,乃是箭伤,那一箭先是洞穿了刘豹子的坐骑脖子,然后穿透了他的铠甲,最后贯入到了胸口里面,因此乃是右肺受到了重创,不停的咳血,不过医官说,因为不是心,脑这样一伤便死的要害受伤,所以活下来的机会还是很大的,但有很大的可能以后一动就会喘得上气不接下气,整个人基本上是没可能再领军打仗了。

    吕羽麾下猛将如云,也不在乎这么一个人,关键是要刘豹子不死,想要将他脑子里面的东西给掏出来,听到了医官的说话,便是很干脆的拍板道:

    “和这帮草原人换了,告诉他们,是看在他们主人的面子上才能换的。”

    既然吕羽点了头,那么这一场交易达成得自然是相当迅速,因此很快的,已经是被救治过了刘豹子便是被抬到了吕羽的面前来,虽然刘豹子此时双目紧闭,脸色青灰,看起来奄奄一息一言不发,再也没有办法与那个咆哮疆场,猛恶凶残的悍将联系在了一起,但是他身上的甲胄,还有惯用的武器都是出卖了他的身份。

    见到了刘豹子以后,吕羽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温言抚慰了几句,告诉他胜败乃是兵家常事,自己也是知道他的大名很久了,如今也是不用多想,安心养病就是,刘豹子虽然不说话,但是死死攥住旁边担架的双手显示出其内心并不平静,都是在微微的颤抖着。

    等刘豹子被抬下去以后,便立即有人站出来恭喜吕羽,因为此时任谁都看得出来,最担心的情况就是这刘豹子性格暴躁激烈,被抓住了以后心萌死志,一有机会就要咬舌自尽。

    但现在看起来,很显然这种情况不大可能发生了,这刘豹子若是真的是有求死之心的话,根本就直接放弃治疗了,撞墙,咬舌等等方法都是能用出来的,实在是动手不能的话,根据这刘豹子的传闻,多半是一见面就破口大骂吕羽,甚至要暴起来伤人,绝对不会做出这样死气沉沉模样。

    这其中的根源有很多,但是不能不说,和最近中唐府兵所遇到的境况有着莫大的关联,此时的中唐府兵,就仿佛是一头威严尤存却是已经落入陷阱,遍体鳞伤的困兽,不停疯狂无助的大声咆哮着,拼命挣扎却是徒劳无功。

    底下的兵卒还好,可是眼光相对来说比较开阔的将领,却是已经感觉到了前方末路尽头的来临,最要命的是,眼前这种境况,对方采取的战术也确实是太过卑鄙无耻,或者说是克制住中唐军的打法了

    举个例子来说,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只要豁出去也能拿人命去硬趟,说得不济一点,就算是对方千军万马,自家明知不敌,好歹也是能一头狠狠的撞上去,老子死之前,嘴巴里面也得狠狠撕扯你狗日的一块血肉下来。

    问题是此时北齐军的这战术就是无耻到了极点,仿佛蜘蛛网那样一层层的缠了上来,你进他就退,摆明了你两条腿的跑不过四条腿的,你退的话,他就死不要脸的仿佛是牛皮糖那样的粘了上来,明眼人早就看了出来,这种战术端的是将战争的主动权完全捏在了手里面,什么时候开战,在什么地方开战那可以说是完全都是别人说了算,这样的仗可以说是未打就先输掉了一半啊!

    之前吕羽等人还是对此时的局面把握得不深,毕竟左柳城外的那一战虽说是兑子,可是中唐府兵表现的强横战力一样是令人咋舌,面对深沟栅栏,旁边还有两翼骑兵的袭扰,正面也算是北齐的正规军队了,中唐府兵就摆出了大方阵,硬生生的平推碾压了过去,无论你怎么反抗抵挡也是无济于事,这样的坚决,沉稳,霸气,就连素来都是觉得“老子天下第一”的吞蛇军精锐,也是出奇的没有说什么要正面将其击溃的话。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