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与白骨岛主道别,又回到了白骨岛。站在白骨岛上,李七夜只是看了看白骨岛,最后只是轻轻地叹息一声,转身离开了。

    当李七夜回到卓剑诗他们的巨艨之上的时候,在旁边也停着一艘船,这船的主人正是包玉强。

    此时,包玉强站在船前,身边还有沐玉龙,与之同行的,有不少来自于五湖四海的修士。

    “卓宗主,久违了。”当包玉强看到卓剑诗的时候,包玉强忙是抱拳说道。

    对于包玉强的问候,卓剑诗轻颔首,呼招了一声。

    看到卓剑诗,包玉强是目光不由亮了起来。当然,像卓剑诗这样的女子,能让男人怦然心动,这也是正常之事。

    “卓宗主,介意我上船一坐吗?”包玉强忙是笑着对卓剑诗说道,颇有亲近之意。

    “介意。”卓剑诗还没有说话,李七夜就淡淡地一笑说道。

    李七夜接过这话茬,顿时让包玉强脸色一变,事实上,与包玉强走在一起的其他修士都看着李七夜,神态有些怪怪的。

    “包兄乃是向卓宗主致敬,与你有何关?”与包玉强有着深厚交情的沐少龙见李七夜自作主张,就不由为包玉强说话了。

    “这条船,现在我▽了算。”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看了沐少龙一眼,然后缓缓地说道:“你想活久一点,最好不要与神梦天远一点。”

    李七夜这话顿时让沐少龙和包玉强脸色一变,李七夜这话不止是得罪了沐少龙,也是挑衅包玉强。

    至于包玉强身后那些随行的其他修士。他们不敢说什么。在心里面暗暗抽了一口冷气。因为李七夜的凶名他们都有所耳闻。

    沐少龙顿时脸色一冷,冷冷地说道:“是吗?难道我有得罪你的地方吗?就算得罪你了,那又如何!”

    沐少龙这话说得也的确是有底气,他们天仙楼也没有怕过谁,那怕他们天仙楼低调,但,在天灵界,他们天仙楼差不多可以横行。

    “得罪我倒没有。”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不过,要多用用脑子。”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淡淡地说道:“不要给自己沐家丢人。”

    “你”沐少龙对于李七夜这样老气横秋的话,顿时恼怒,不由怒视李七夜。

    “哼,李七夜,我知道你很强!”此时,包玉强也冷冷地说道:“但,天灵界。也不是你想横行就横行的地方……”?“九界万域,对于我来说。我想哪里横行就横行。”李七夜打断了包玉强的话,淡淡地说道:“不服气就上来,看我斩不斩你!”

    这话霸气强横,直接凶猛,根本就不给包玉强丝毫的情面!

    这顿时让包玉强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不由怒视李七夜。但是,一时之间,他还真不敢冲上去与李七夜作对,毕竟李七夜凶名在外,连出身于海螺号的上官飞燕,李七夜都敢当着把她斩首了。

    现在他身边没有长辈为他撑腰,他的师祖更不在这里,他不是李七夜对手,所以,他只好忍下了这口气。

    李七夜懒得理会包玉强,对沐少龙淡淡地说道:“骨海乃是是非之地,你最好走得远远的,最好回你天仙楼去,免得招来杀身之祸。”说完,也不在乎沐少龙是怎么样的神态,就走入了船中。

    看着李七夜消失的背影,包玉强不由咬牙切齿,冷森地说道:“我倒要看你能横多久!等我师祖出世,必灭了你!”

    包玉强这样的话,让他身后的不少修士心里面不由一凛,虽然包玉强本身道行不算是特别强大,但是,他有一个能成为仙帝的师祖呀。

    “哟,公子爷,这是要吃醋吗?”当李七夜走入船中坐定之后,柳如烟抿嘴轻笑,说道。

    “吃醋,吃什么醋?”李七夜瞅了柳如烟一眼,说道。

    柳如烟眨了一下眼睛,说道:“那么,公子爷这是与神梦天有恩怨了?”?“恩怨倒不至于。”李七夜坐在椅子上,自在地说道:“既然梦镇天在这一个时代出世,他既然想争天命,那就是我脚下的枯骨。”

    李七夜这样一说,柳如烟心里面一凛,明白李七夜对天命是志在必得。

    “帝路残酷。”柳如烟都不由感慨一声,说道:“梦镇天要在这个时代出世的消息我们也听说了,这一次他是对天命是志在必得。”

    “争天命,那是他自寻死路。”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柳如烟不由苦笑了一下,换作别人,绝对不敢说这样的话,梦镇天,在天灵界可是宛如巨无霸一样的存在,他一旦出世,足可以威慑天灵界,乃至是让九界强者都为之忌惮。

    梦镇天一旦出世争天命,只怕整个天灵界都看好他,都会认为他必能成为仙帝。可以说,当世天灵界,年轻一代无人能与梦镇天争锋!

    但是,就是梦镇天这样的人物,在李七夜口中说出来,依然是那么的风轻云淡,好像是踩死一只蚁蝼一样。

    “公子与天仙楼有交情?”心思细腻的卓剑诗不由说了这样的一句,她看得出来,李七夜对沐少龙颇为照顾。

    李七夜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虽然他是念旧情的人,但是,如果沐少龙不知进退,不知死活的话,他也一样是杀无赦,那怕他是沐家的人!

    “启程去骨海。”李七夜闭上了眼睛,吩咐地说道。

    柳如烟二话不说,立即吩咐门下弟子启程,前往骨海。

    因为极黑殒星的事,使得天灵界很多人都赶往骨海,事实上,平时也有不少人前往骨海,但是,这一次却是人潮涌动,差不多天灵界有实力的门派传承都来骨海了,特别是老一辈的强者,更是第一时间来到骨海,不论是谁,都想得到长生之物。

    在这些日子里,无数车马掠过蹍过天空,无数的船艨破浪劈波,也有无数的海妖成群结队地在海中飞翔……

    所有人都急着赶往骨海,大家都想成为第一个抵达骨海的人,所有人都想得到长生之物!

    “轰轰轰”就在这一天,神威冲天,一支铁骑开道,碾碎了虚空,这支铁骑神武无比,宛如是一支征战九天十地的仙帝军团。

    这支铁骑虽然人数不多,但是,每一个人都是神武无比,都是有着一股冷厉而又让人敬畏的气息。

    他们身上的铠甲烙印了至高无上的标徽,他们身上散发出的仙威,让人一看就认为这是一支仙帝军团。

    这支铁骑只是作为先锋,但是,就他们这样的一支铁骑,只怕可以轻易灭掉一个门派传承。

    “辘辘辘”的马车声响起,当马车声传来之时,天降异象,天空中降落了一道道的法则,每一道法则就像瀑布一样从天而降。

    法则垂落之后,铺就成了一条大道,一条神光闪烁的大道,它从远处一直通往骨海所在的方向。

    此时,一辆马车从远处缓缓而来,马车在很远的地方都是仙光冲天,每一缕的仙光都变幻着种种异象,在这异象之中,有着万法沉浮,有着神灵庇护,有着异兽珍禽随行……

    “啾”的一声,凤吟九天,拉着马车的竟然是一只金凤,一只宛如纯金所打造的金凤,这只金凤有着犀利无比的目光,它的目光宛如是神刃一样,可以斩断一切。

    不过,当仔细一看,发现这只金凤与真正的凤凰有所区别,这只金凤的头颅看起来是像鹰头。

    马车缓缓拉下,只见马车无比的奢华,马车镶嵌着古老的神玉,镂有仙帝符文,这是一辆被仙帝加持过的马车,当马车缓缓驶来之时,仙帝之威镇压诸天。

    更可怕的是,马车四周有着阴阳交替,宛如这马车之中蕴养着一尊绝世无双的神人一样。

    赶马车的是一个树族老者,这位树族老者全身散发出赤焰,他的每一缕赤焰都宛如可以烧透天穹一样,他身上的神皇之威毫不掩饰。

    这是一尊神皇,今天竟然给别人赶马车,这是让人何等的震撼。

    然而,让人震撼的不是作为先锋的铁骑,也不是拉马车的金凤,也不是赶马车的神皇,而是马车中散发出来的气息。

    马车中所坐着的人虽然是让人看不到,但是,他却散发出了可怕而无敌的气息,他坐在马车之中,宛如是君临九界一样,似乎,他就是仙帝,高坐九天,无人能与之匹敌。

    就算他没有露出真容,但,他所散发出来的气息,都让人敬畏,都让人有着膜拜的冲动,九天十地,唯他独尊。

    “仙帝出行吗?”看到这样的一幕,晚辈为之无比的震撼,心里面不由为之发毛,道行浅的人,感受到这种九天十地唯他独尊的气息,顿时是敬畏地跪拜在地上。

    “梦镇天,他真的出世了。”有老一辈强者一看到马车上的标徽,不由为之心里面一寒,骇然地说道。

    “梦镇天!”这个名字就宛如焦雷一样在很多人耳边炸开了,强大的威力冲击着无数人的心神。

    梦镇天,这个名字一出,在天灵界只怕是神魔都要退避三舍,所有强者都会敬畏三分。(未完待续……)

第十三章 弃子求先    当时的中唐军为什么要逃到左柳城来?乃是因为千里撤退,后路被断绝,并且辎重粮草都不足,乃是不折不扣的疲兵。若是不逃的话,那么要面对的就是狂风军团和勤王军的夹击。

    而现在中唐军在这里养精蓄锐了好几天,疲惫已经是恢复了,最大的短板:辎重粮草也是与西戎交易到手,而狂风军团也是深入到了中唐国内去烧杀掠抢,虽然这不是什么好事,但对于中唐军来说,压力又再次被削弱了三成。

    所以说,就目前的局面来说,北齐军围城是毫无意义的,因为前面就说了,围城的意义最重要的就是封锁,既然你都封锁不了别人,那么还在五里内扎营做什么?而北齐军虽然撤围,可是左柳城当中的中唐军一样是很不好过,因为他们的根并不在这里,需要跋涉千里回家,以骑兵为主的北齐军在机动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可以说是占据了主动。

    中唐军若是不在这里狠狠的与北齐军干上一仗的话,强行上路,那么一路上被士气高昂的北齐军强行袭扰是相当难受的,就像是在荒野里面行走遇到了狼群一样,必须要时刻处于戒备状态当中,略一松懈就会被重创。话说,只有千日抓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所以说,眼下的情况便是中唐军要找北齐军作战,给予对手狠狠的一击之后才能安然离开。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北齐军退后到离城十五里的地方重新扎营的话,就是一步妙棋了。因为中唐军要想过来强攻北齐军的营寨,就意味着在来之前所有的中唐府兵在来攻打之前,都要穿着浑身甲胄先走上十五里再说。可不要小看这一点细节,哪怕是中唐府兵这样训练有素的精锐。被这手段一收拾,可以说是战力都要衰竭一成左右。

    或许一个人的一成战力不算多,然而这是一支军队!中唐府兵的数量至少也是五六万。削弱一成战力就相当于是减员了五六千人-----这么一算的话,那这样的削弱幅度可以说就非常可观。

    次日。中唐府兵的探子却是回报说,北齐军似乎也是出了些问题,大概是因为缺乏木材的缘故,所以说虽然过了这一夜,北齐军大营的防护工事依然是没能全部建立起来,大概只完成了六七成的样子,现在还在加班加点的修筑。

    听说了这个消息以后,中唐军这边立即便是眼前一亮。觉得这是个稍纵即逝的机会,一定要抓住,此时北齐勤王军本来就只能是依靠地利来苦苦抵抗支持,而他们这时候连地利的优势都没有办法完全占据,那还需要等什么呢?当然是马上火速发兵,北齐的骑兵确实厉害,机动性很强,但骑兵和战马也是需要吃东西休息的啊,只要击破了他们的大营,将辎重粮草全部都焚烧毁坏一空。骑兵立即就是不战自溃!!

    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唐军这一次便是倾巢而出,足足出动了八个府兵大阵。徐徐进逼,然后二话不说便是直冲北齐军的大营!这一次北齐军也是得到了吕羽的严令,全力防守,近十万人卡在正面死死抵抗,大营从外面看起来是防护不周,内部却是挖出来了大量的坑洞,女墙,沟渠,哪怕是第一道防线被突破了。也是一样可以依靠地利继续死守。

    同时,北齐军的骑兵也是不再坐视。从左右两方同时杀出,要形成三路夹击之势。不过这时候中唐人也是开始派遣了骑兵杀出,试图在旁边牵制抵挡,拖延时间,然而中唐人的骑兵则是根本没有办法与北齐军的骑兵相提并论的,因此被杀得节节败退,偏偏这时候吕羽手中的王牌吞蛇军还没有现身,所以说中唐军也是必须要留下横波将军田武麾下的精锐骑兵来作为预备队,也只能保留实力。

    所以战事进行了一个时辰之后,便是进入到了拉锯状态,北齐军勤王军依靠在大营当中的地利优势,还有北齐军的普通骑兵的左右夹击,堪堪和前来进犯的中唐府兵战成了平手,而中唐军的普通骑兵在投入了战事半个时辰内,就被打残了,减员高达一大半,只能起到一些骚扰的作用了。

    此时虽然说是拉锯状态,其实前线就仿佛是绞肉机一样,无时不刻都是在发生着惨烈的战斗,并且还是中唐军在占据了上风,若不是顾忌两翼的骑兵不时都会发起冲阵,正面的北齐勤王军早就被打垮了,即便是如此,在北齐勤王军的战线后面,依然是悬挂着一长串的人头,便是督战队砍下来的逃兵脑袋,这里面甚至都有好几个副将的头颅,可见这一战也是打出了真火!

    战斗激烈无比的持续着,北齐军可以说是完全在拿人命不断的朝着里面去填,这才能勉强维持着均势。然而这终究不是个长法,于是北齐军的战线再次从直线被打成了一个清晰无比的内弧,然后毫无悬念的节节败退,最后彻底的放弃了外围的栅栏壕沟一线。

    中唐军本来以为就此大局已定,没想到攻入外围了以后才发觉事情没有想象当中那么简单,说到底也是中唐军吃了人生地不熟的亏,原来这一次北齐军的新大营居然是直接修在了一个村落当中,并且还是规模较大的村落,类似于乡镇的级别。

    这村落里面不说别的,单是那种青砖高墙大院的大户人家宅子都有足足四五座,每一座宅子都是三五近,修得十分牢固,并且还有花园水井之类的,每一座宅子里面都塞了几百号精锐进去,墙头屋脊上面也是站满了弓箭手,虽然中唐府兵自身有盾牌格挡,不是很怕弓箭,然而打到了北齐的人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不知道他们的弱点?所以弓箭手的箭头上都有缠绕易燃的东西,分明便是火箭。

    同时,村落当中地形复杂。道路曲折,北齐军之前针对中唐军,也是打造改装出来了几十台冲车。这冲车在平地上面发挥不出来太大的威力,可是在这狭窄小巷地形当中。却是能收奇效。

    有了这些预先设置下来的布置,加上骑兵一直在对中唐军进行包抄冲杀,所以说北齐军虽然看似被逼得十分狼狈,被打得节节败退,却依然是散而不乱,一直能够坚持进行抵抗。

    眼见得时间迅速推移,一直到了日头西斜,自家的军队可以说是占尽了上风和胜势。却没有办法将这胜势转化成胜利,中唐军这帮人的心中其实也是充满了焦躁的,前面就已经说过,最不愿意将战事拖延成夜战的,就是重视纪律的中唐军。

    可是若现在放弃撤军的话,北齐军的大营也是被深入了一小半了,可以说这里的每一寸土地上,也都是染满了自家将士的鲜血,所以这一次若是撤退的话,下面的将士肯定就很难理解了。对士气的伤害也是极大。

    面对这种情况,中唐军终于呜呜呜的吹响了进攻的号角,这一次的进攻号角声被拖拽得长长的。有着三分壮烈,七分激昂的味道,紧接着,中唐军剩余下来的两大方阵终于动了,齐声举起了手中的长刀大喝道:

    “战无不胜,战无不胜!!”

    然后就见到,这两个庞大方阵当中的士兵手腕一翻,取出来了自己的盾牌,这盾牌却可以说是十分独特。上面看起来都是金光璨然的,乃是被镀上了一层精铜!看上去和金盾也没什么区别。

    这就是中唐府兵当中的精锐。叫做金盾禁军,是被打造出来与吕羽的吞蛇军抗衡的强大军团。倾全国之力。也一共只打造出来了四个军团,分明用镇南,平西,攻北,卫东的名字来称呼,这一次跟随出战的,便是镇南军团和平西军团。

    随着这两大军团加入到了战团当中,立即就变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中唐军给人的感觉都是立即不一样了,仿佛是有了主心骨似的,一股崇山峻岭也似的强悍气势冉冉升起,紧接着中唐军便是开始平推,虽然速度不快,可是北齐军的所有防守在金盾禁军的攻势面前,那简直就是若摧枯拉朽一般,节节败退!

    到了这个时候,已经可以说是图穷匕见,北齐当然也不会保留什么,远处忽然传来了一声悠长的长嘶声,直若要穿入云端似的,紧接着,一匹火炭也似的巨马便是从远方奔驰而来,而在他的后方,一支长长的骑兵蜿蜒若龙,起伏若蛇,阵型一直都是诡异的变幻不定,朝着战场这边突击而来。

    吞蛇军终于出现。

    之前吕羽只是侯爷的时候,能动用的资源有限,所以那时候的吞蛇军的核心数量一直也就维系着几千人而已,不过现在他身为国君,也不知道倾斜了多少资源在吞蛇军身上,此时的这一支吞蛇军的数量已经可以说达到了接近两万余人,若不是考虑到吕羽自身掌握的神器吞蛇的光环极限,甚至是可以扩充更多人手。

    双方的底牌都已经动用,便是即将直接碰撞!只是这时候中唐军的统帅唐烈却是为之犹豫了。

    他虽然没有与吞蛇军交手的经验,可是之前与北齐普通的骑兵交手的时候,已经感觉到了对方明显强出一筹的实力,何况明显比北齐的普通骑兵强大得多的吞蛇军?这时候若是将自己手中的王牌“金盾禁军”调过去正面硬撼吞蛇军,唐烈便要面对两大为难之处。

    第一个为难之处是:双方这样火星撞地球的碰撞,绝对不可能不死人,有道是杀敌一万,自伤八千!一旦金盾禁军伤亡太过惨重的话,那么很容易就成为了政敌攻击自己的口实。

    第二个为难之处便是金盾禁军此时本来是冲杀在了第一线,根据目前战场上的态势显示,只需要最多两三柱香的功夫,北齐军的大营就会被彻底击破,现在直接将金盾禁军调离第一线,肯定会遭受到被死死压制的对方的强势反弹!搞不好就要前功尽弃。

    同时,若是将金盾禁军仓促的撤出来,临时结阵对抗已经是完全奔驰起来的吞蛇军,在气势和准备上就逊色一筹,未必就有十足的把握挡得下来对方,相反,若是咬咬牙能多撑两三柱香的功夫,等到金盾禁军彻底的将北齐的大营占领,再依靠里面的村落建筑来抵抗吞蛇军,甚至可以反过来将吞蛇军重创!

    因此,唐烈很干脆的就做出了决断,那就是让早就准备好的横波将军田武的精锐骑兵杀出,同时己方残余下来的骑兵配合,务必不惜一切代价的拖住吞蛇军三柱香的功夫,同时派出了督战队,密密麻麻的排成了一排站在了后方,意思也是很简单,那就是怯战者死!

    唐烈的军令很快就得到了执行,带队的横波将军田武也没觉得这军令有多离谱,毕竟自己的军队之前都一直没有出战,而且这军令也不是所谓的“乱命”,叫他们直接去干取吕羽人头这种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而只是牵绊住敌军三炷香的功夫。

    因此,面对这军令,田武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就很干脆的接下了军令,率领自己的部下翻身上马,对准了吞蛇军策马奔驰而去,他此时却没有发现,自己的两名副将却是交换了一下眼色,眼中闪耀过了一抹阴毒的光芒,然后大声呼喝着,带着自己的部下跟随着田武奔驰而去。(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