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时的中唐军为什么要逃到左柳城来?乃是因为千里撤退,后路被断绝,并且辎重粮草都不足,乃是不折不扣的疲兵。若是不逃的话,那么要面对的就是狂风军团和勤王军的夹击。

    而现在中唐军在这里养精蓄锐了好几天,疲惫已经是恢复了,最大的短板:辎重粮草也是与西戎交易到手,而狂风军团也是深入到了中唐国内去烧杀掠抢,虽然这不是什么好事,但对于中唐军来说,压力又再次被削弱了三成。

    所以说,就目前的局面来说,北齐军围城是毫无意义的,因为前面就说了,围城的意义最重要的就是封锁,既然你都封锁不了别人,那么还在五里内扎营做什么?而北齐军虽然撤围,可是左柳城当中的中唐军一样是很不好过,因为他们的根并不在这里,需要跋涉千里回家,以骑兵为主的北齐军在机动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可以说是占据了主动。

    中唐军若是不在这里狠狠的与北齐军干上一仗的话,强行上路,那么一路上被士气高昂的北齐军强行袭扰是相当难受的,就像是在荒野里面行走遇到了狼群一样,必须要时刻处于戒备状态当中,略一松懈就会被重创。话说,只有千日抓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所以说,眼下的情况便是中唐军要找北齐军作战,给予对手狠狠的一击之后才能安然离开。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北齐军退后到离城十五里的地方重新扎营的话,就是一步妙棋了。因为中唐军要想过来强攻北齐军的营寨,就意味着在来之前所有的中唐府兵在来攻打之前,都要穿着浑身甲胄先走上十五里再说。可不要小看这一点细节,哪怕是中唐府兵这样训练有素的精锐。被这手段一收拾,可以说是战力都要衰竭一成左右。

    或许一个人的一成战力不算多,然而这是一支军队!中唐府兵的数量至少也是五六万。削弱一成战力就相当于是减员了五六千人-----这么一算的话,那这样的削弱幅度可以说就非常可观。

    次日。中唐府兵的探子却是回报说,北齐军似乎也是出了些问题,大概是因为缺乏木材的缘故,所以说虽然过了这一夜,北齐军大营的防护工事依然是没能全部建立起来,大概只完成了六七成的样子,现在还在加班加点的修筑。

    听说了这个消息以后,中唐军这边立即便是眼前一亮。觉得这是个稍纵即逝的机会,一定要抓住,此时北齐勤王军本来就只能是依靠地利来苦苦抵抗支持,而他们这时候连地利的优势都没有办法完全占据,那还需要等什么呢?当然是马上火速发兵,北齐的骑兵确实厉害,机动性很强,但骑兵和战马也是需要吃东西休息的啊,只要击破了他们的大营,将辎重粮草全部都焚烧毁坏一空。骑兵立即就是不战自溃!!

    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唐军这一次便是倾巢而出,足足出动了八个府兵大阵。徐徐进逼,然后二话不说便是直冲北齐军的大营!这一次北齐军也是得到了吕羽的严令,全力防守,近十万人卡在正面死死抵抗,大营从外面看起来是防护不周,内部却是挖出来了大量的坑洞,女墙,沟渠,哪怕是第一道防线被突破了。也是一样可以依靠地利继续死守。

    同时,北齐军的骑兵也是不再坐视。从左右两方同时杀出,要形成三路夹击之势。不过这时候中唐人也是开始派遣了骑兵杀出,试图在旁边牵制抵挡,拖延时间,然而中唐人的骑兵则是根本没有办法与北齐军的骑兵相提并论的,因此被杀得节节败退,偏偏这时候吕羽手中的王牌吞蛇军还没有现身,所以说中唐军也是必须要留下横波将军田武麾下的精锐骑兵来作为预备队,也只能保留实力。

    所以战事进行了一个时辰之后,便是进入到了拉锯状态,北齐军勤王军依靠在大营当中的地利优势,还有北齐军的普通骑兵的左右夹击,堪堪和前来进犯的中唐府兵战成了平手,而中唐军的普通骑兵在投入了战事半个时辰内,就被打残了,减员高达一大半,只能起到一些骚扰的作用了。

    此时虽然说是拉锯状态,其实前线就仿佛是绞肉机一样,无时不刻都是在发生着惨烈的战斗,并且还是中唐军在占据了上风,若不是顾忌两翼的骑兵不时都会发起冲阵,正面的北齐勤王军早就被打垮了,即便是如此,在北齐勤王军的战线后面,依然是悬挂着一长串的人头,便是督战队砍下来的逃兵脑袋,这里面甚至都有好几个副将的头颅,可见这一战也是打出了真火!

    战斗激烈无比的持续着,北齐军可以说是完全在拿人命不断的朝着里面去填,这才能勉强维持着均势。然而这终究不是个长法,于是北齐军的战线再次从直线被打成了一个清晰无比的内弧,然后毫无悬念的节节败退,最后彻底的放弃了外围的栅栏壕沟一线。

    中唐军本来以为就此大局已定,没想到攻入外围了以后才发觉事情没有想象当中那么简单,说到底也是中唐军吃了人生地不熟的亏,原来这一次北齐军的新大营居然是直接修在了一个村落当中,并且还是规模较大的村落,类似于乡镇的级别。

    这村落里面不说别的,单是那种青砖高墙大院的大户人家宅子都有足足四五座,每一座宅子都是三五近,修得十分牢固,并且还有花园水井之类的,每一座宅子里面都塞了几百号精锐进去,墙头屋脊上面也是站满了弓箭手,虽然中唐府兵自身有盾牌格挡,不是很怕弓箭,然而打到了北齐的人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不知道他们的弱点?所以弓箭手的箭头上都有缠绕易燃的东西,分明便是火箭。

    同时,村落当中地形复杂。道路曲折,北齐军之前针对中唐军,也是打造改装出来了几十台冲车。这冲车在平地上面发挥不出来太大的威力,可是在这狭窄小巷地形当中。却是能收奇效。

    有了这些预先设置下来的布置,加上骑兵一直在对中唐军进行包抄冲杀,所以说北齐军虽然看似被逼得十分狼狈,被打得节节败退,却依然是散而不乱,一直能够坚持进行抵抗。

    眼见得时间迅速推移,一直到了日头西斜,自家的军队可以说是占尽了上风和胜势。却没有办法将这胜势转化成胜利,中唐军这帮人的心中其实也是充满了焦躁的,前面就已经说过,最不愿意将战事拖延成夜战的,就是重视纪律的中唐军。

    可是若现在放弃撤军的话,北齐军的大营也是被深入了一小半了,可以说这里的每一寸土地上,也都是染满了自家将士的鲜血,所以这一次若是撤退的话,下面的将士肯定就很难理解了。对士气的伤害也是极大。

    面对这种情况,中唐军终于呜呜呜的吹响了进攻的号角,这一次的进攻号角声被拖拽得长长的。有着三分壮烈,七分激昂的味道,紧接着,中唐军剩余下来的两大方阵终于动了,齐声举起了手中的长刀大喝道:

    “战无不胜,战无不胜!!”

    然后就见到,这两个庞大方阵当中的士兵手腕一翻,取出来了自己的盾牌,这盾牌却可以说是十分独特。上面看起来都是金光璨然的,乃是被镀上了一层精铜!看上去和金盾也没什么区别。

    这就是中唐府兵当中的精锐。叫做金盾禁军,是被打造出来与吕羽的吞蛇军抗衡的强大军团。倾全国之力。也一共只打造出来了四个军团,分明用镇南,平西,攻北,卫东的名字来称呼,这一次跟随出战的,便是镇南军团和平西军团。

    随着这两大军团加入到了战团当中,立即就变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中唐军给人的感觉都是立即不一样了,仿佛是有了主心骨似的,一股崇山峻岭也似的强悍气势冉冉升起,紧接着中唐军便是开始平推,虽然速度不快,可是北齐军的所有防守在金盾禁军的攻势面前,那简直就是若摧枯拉朽一般,节节败退!

    到了这个时候,已经可以说是图穷匕见,北齐当然也不会保留什么,远处忽然传来了一声悠长的长嘶声,直若要穿入云端似的,紧接着,一匹火炭也似的巨马便是从远方奔驰而来,而在他的后方,一支长长的骑兵蜿蜒若龙,起伏若蛇,阵型一直都是诡异的变幻不定,朝着战场这边突击而来。

    吞蛇军终于出现。

    之前吕羽只是侯爷的时候,能动用的资源有限,所以那时候的吞蛇军的核心数量一直也就维系着几千人而已,不过现在他身为国君,也不知道倾斜了多少资源在吞蛇军身上,此时的这一支吞蛇军的数量已经可以说达到了接近两万余人,若不是考虑到吕羽自身掌握的神器吞蛇的光环极限,甚至是可以扩充更多人手。

    双方的底牌都已经动用,便是即将直接碰撞!只是这时候中唐军的统帅唐烈却是为之犹豫了。

    他虽然没有与吞蛇军交手的经验,可是之前与北齐普通的骑兵交手的时候,已经感觉到了对方明显强出一筹的实力,何况明显比北齐的普通骑兵强大得多的吞蛇军?这时候若是将自己手中的王牌“金盾禁军”调过去正面硬撼吞蛇军,唐烈便要面对两大为难之处。

    第一个为难之处是:双方这样火星撞地球的碰撞,绝对不可能不死人,有道是杀敌一万,自伤八千!一旦金盾禁军伤亡太过惨重的话,那么很容易就成为了政敌攻击自己的口实。

    第二个为难之处便是金盾禁军此时本来是冲杀在了第一线,根据目前战场上的态势显示,只需要最多两三柱香的功夫,北齐军的大营就会被彻底击破,现在直接将金盾禁军调离第一线,肯定会遭受到被死死压制的对方的强势反弹!搞不好就要前功尽弃。

    同时,若是将金盾禁军仓促的撤出来,临时结阵对抗已经是完全奔驰起来的吞蛇军,在气势和准备上就逊色一筹,未必就有十足的把握挡得下来对方,相反,若是咬咬牙能多撑两三柱香的功夫,等到金盾禁军彻底的将北齐的大营占领,再依靠里面的村落建筑来抵抗吞蛇军,甚至可以反过来将吞蛇军重创!

    因此,唐烈很干脆的就做出了决断,那就是让早就准备好的横波将军田武的精锐骑兵杀出,同时己方残余下来的骑兵配合,务必不惜一切代价的拖住吞蛇军三柱香的功夫,同时派出了督战队,密密麻麻的排成了一排站在了后方,意思也是很简单,那就是怯战者死!

    唐烈的军令很快就得到了执行,带队的横波将军田武也没觉得这军令有多离谱,毕竟自己的军队之前都一直没有出战,而且这军令也不是所谓的“乱命”,叫他们直接去干取吕羽人头这种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而只是牵绊住敌军三炷香的功夫。

    因此,面对这军令,田武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就很干脆的接下了军令,率领自己的部下翻身上马,对准了吞蛇军策马奔驰而去,他此时却没有发现,自己的两名副将却是交换了一下眼色,眼中闪耀过了一抹阴毒的光芒,然后大声呼喝着,带着自己的部下跟随着田武奔驰而去。(未完待续)

第1231章借船    被李七夜这样一说,白骨岛主干笑几声,笑呵呵地说道:“那都是陈年往事,陈年往事,太久了,我都记不得了,记不得了。”

    说到最后,白骨岛主还补上了一句,说道:“往事太久,岁月无情,当年的那点家当也是消耗得七七八八,现在我连吊命的家底都快没有了。”

    对于白骨岛主的哭穷,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说道:“少跟我来这一套,我没有洗劫你一把,你都应该庆幸才对,今天跟你借件东西,就在叫苦连天。”

    “大人,这可是小人的命根子呀。”白骨岛主苦着脸,哭穷地说道。此时,他已经知道李七夜要借什么了,对于他来说,李七夜要借的东西,实在是太重要了。

    “我是有借有还,又不是要贪墨你那破船。”李七夜说道:“待我把事情做完了,就把它还给你。”

    “大人,这不是我不肯借给你,你老人家也知道,我这条小命还要靠这船来过日子,没有了这船,小的就熬不下去。小的这破船,不经用,用一次之后,要时间来等待。”白骨岛主苦着脸说道。

    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不到迫不得己,我是不会用你这破船的,我只是留一个后手而己,骨海其他的地方,我自会解决。在横渡禁区的时候,迫不得己,才用你的破船。放心好了,我还不至于拿你的破船来挥霍。”

    “大人要进里面?”听到李七夜的话,白骨岛主怔了一下,然后他一拍脑袋,跳了起来,说道:“看我这木疙瘩脑袋,竟然一下子不灵光了。那颗殒星直奔骨海,我就应该想到大人才对。我还以为是老龙神要动手,原来是大人要动手。”

    白骨岛主对于骨海有深刻的了解,当那颗极黑殒星飞往骨海的时候,他就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了。只不过,他是没有想到李七夜这只阴鸦要来而己。

    “是。”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在那里有些东西不属于那里,该属于我!”

    “大人想要三叉戟?”白骨岛主刚说出这话,立即觉得不对,说道:“不对,若是大人要三叉戟早就动手了。”

    说到这里,白骨岛主他眼眶中如宝石一样的眼睛是光芒跳动起来,说道:“大人不是要三叉戟。那是要什么呢?”?“这个答案,你应该更加清楚才对。”李七夜露出了深深的笑容,说道:“你是从那地方爬出来的,你应该知道那地方有什么东西才对。”

    “这,这个,小的还真有些想不到。”白骨岛主不由犹豫了一下,细细地想起来,但是,他出身的那个地方。藏着太多玄机了,藏着太多秘密了,就算是他。也无法一一了解,无法一一掌握。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里有一个漩涡。”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给了白骨岛主一个提示。

    “不是吧。”得到了李七夜的提示,白骨岛主不由打了一个哆嗦,抽了一口冷气,说道:“大人这是玩真的吗?那,那地方我也没有涉足过,只是知道而己,在很久很久以前,曾经是远远看过一眼。”

    “万古以来。又有谁涉足过那个地方呢?真正涉足于那个地方的人,那是寥寥无几。宴世仙帝当年应该有所涉足。”李七夜笑了笑,说道。

    “那地方,我是知道。”白骨岛主不由犹豫了一下,就算他这样的人物,也忍不住好奇,问道:“大人要这漩涡干什么,这东西有什么用处呢?”

    李七夜神秘一笑,说道:“这个嘛,是一个秘密,再说了,就算你知道了也没有用,你的出身,注定着与你无缘,除非你能像不死仙帝那样了。”

    “奶奶的,提到不死那个王八蛋我就想扒他的皮。”说到这件事,白骨岛主就恨得牙痒痒的,说道:“当年的机会,本应该就属于我,不死那个王八蛋挖坑忽悠我!”

    “你们两个人的恩怨,我就不想去过问了,你想扒不死小子的皮,说不定未来有这个机会。”李七夜笑了笑,说道。

    白骨岛主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他的那艘船取出来,给了李七夜。当李七夜收入了这艘船之后,他还是忍不住补上一句,苦着脸说道:“大人,你可给我省点用呀,这是我的命根子呀。”

    “用得着这样吝啬吗?”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说道。

    白骨岛主立即哭穷地说道:“大人你乃是九天上的主宰,你老人家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我只是一个小角色,家底浅得很,无法与大人相比呀。”

    “少跟我哭穷。”李七夜说道:“如果我成功了,你就把牙齿笑掉吧。若是我成功了,说不定你一下子发大财了,以后再也用不着每隔一段时间偷偷摸摸的潜回骨海。”

    “这,这真的能行吗?”听到李七夜这样一说,白骨岛主那双如宝石一样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甚至是有些兴奋地说道。

    “所以说,想发财,好好准备吧,准备好了,等着收割就是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

    白骨岛主听到这样的话,也不由有些兴奋,搓了搓手,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我这条命也不用这样七上八下的吊着了。”

    “所以说,你哭什么穷?你破船借给我,你会吃亏吗?”李七夜瞥了他一眼说道。

    “嘿,嘿,嘿,大人见笑了,见笑了。”白骨岛主嘿嘿一笑,他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忍不住问道:“大人,你真的这样干的话,骨海只怕是把天都掀翻。”

    “掀翻?”李七夜露出了笑容,说道:“那里有那么快的事情,如果能掀翻天灵界,早就掀了。当然,这一天终究会要到来的。”

    听到这样的知,白骨岛主都不由为之沉默起来,过了好一会儿,他都忍不住问道:“天灵界真的是难逃这个劫难吗?”?李七夜听到白骨岛主这样说,就不由看着他,露出了笑容,说道:“我不会听错了吧,你会在乎天灵界?不要忘记了,你是死人,死人会在乎天下生灵吗?”

    “呵,呵,呵。”白骨岛主干笑一声,搓了搓手,说道:“大人所说,我也知道。或者我这条命吊得日子有些久了,不免对这天地有了点念想。或者,也正是因为这样,有些仙帝不愿意离开,子孙后辈都扎根于这里。”

    对于这话,李七夜不由沉默了一下,过了一会儿,他也点了点头,说道:“作为人族,并不喜欢天灵界。但是,天灵界的确是一个好地方,除了一些海妖让人看得眼烦之外,天灵界也的确是人杰地灵地方,若是我出生在此,也会对这块大地有着深沉的热爱。”

    “是呀,这是一块让人热爱的地方,那怕是对于死人来说。”白骨岛主也不由感慨地说了一声。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天灵界,自有天灵界的命运,你就不用去操心了,真的那天到来,你还是赶紧逃命吧,嘿,不然,你自己可以想象的。”

    “真的那一天到来,我也的确只能是逃命了。”白骨岛主苦笑了一下,说道:“天灵界的生灵,也只能是自求多福了。”

    “有些东西,自有他们的命运。”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在这天灵界,也就人族是无根浮萍而己,魅灵、海妖、树族,都有他们自己的命运,或者,有些东西在很久很久之前就注定了。”

    “骨海,终有一天会掀翻天。”白骨岛主有些无奈地说道。

    “骨海掀翻天又怎么样?”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说道:“在天灵界,又不只有骨海,骨海若是打破了天灵界的平衡,大漩涡、神树岭也一样是掀翻天。”

    “骨海、大漩涡、神树岭都掀翻天的话,那天灵界岂不是要面临着灭顶之灾?整个天灵界崩灭。”白骨岛主不由脸色大变,说道。

    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这些东西还说不准,天灵界的命运,又不是只掌执在少数人的手中。有些东西,除了要看机缘之外,自身的努力,也是很重要。千百万年以来,有多少树祖努力过,有多少海神努力过,又有多少仙帝努力过。”

    “对于天灵界,有时不需要如此悲观,至少对于海妖、树族、魅灵来说是如此。”李七夜说到最后,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唯一需要悲观的,只怕是人族。”

    “这些东西,我也只能是唠叨几句,连仙帝都改变不了的东西,我又奈得了何呢。”白骨岛主说道。

    “所以,你就准备好吧,如果我成功了,你就是狠狠捞上一把。”李七夜笑着说道:“等你积攒够了。天灵界真的是要翻天了,那么,你也是自由了,你一条命也不用吊在这里了,赶紧逃吧。”

    “嘿,说得也是。”白骨岛主不由双眼发亮,搓了搓手,说道:“我还没去过其他的地方,若是我自由了,嘿,嘿,骨海就让它翻天吧,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鸟飞!”

    想到自己有一天能解脱,白骨岛主也不由跃跃欲试,也不由有几分的兴奋。(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