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侏老头笑嘻嘻地说道:“一分钱一分货,刚才这位先生付的钱,这不是你能付得起的。”

    侏老头这样一说,这个修士有些没底了,看着侏老头,说道:“你的守护符真的是能护体吗?”

    “都说了,一分钱一分货了,一张不行,多贴几张,便宜的货,你就不要走得太远。”侏老头笑着说道。

    侏老头这样的话,让这位修士无可奈何,他感觉自己被侏老头坑了一把。

    尽管有不少人觉得侏老头有些不靠谱,但是,依然还是有几个修士是跟侏老头买了守护符,大家都抱着侥幸的心态,希望侏老头的守护符有作用。

    至于仙人手掌这些贵得离谱的东西,其他人就不敢问津了,也没有人能买得起。

    “铛、铛、铛……”见没有人再买他的东西,侏老头摇着铜铃离开了客栈,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万世秘骨、通天神眼、仙人手掌……”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向伙计付了钱,也跟着走出了客栈。

    侏老头一走一晃的,他走得并不快,所以,眨眼之间,李七夜就跟上了侏老头了。

    李七夜也不着急追上侏老头,他跟在侏老头的身后,悠闲地走着,一边走着,一边欣沉着白骨岛四周的建筑。

    而侏老头也好像没有发现跟在后面的李七夜一样,他一边走,一边摇晃手中的铜铃,然后一边吆喝道。

    李七夜跟在侏老头的身后,一点都不着急,悠闲自在,好像是在欣沉美景一样。

    就这样,李七夜与侏老头两个人一前一后,缓慢地走过了好几条街道,当走入一条偏避的街道之时,在前面走着的侏老头突然停了下来,缓缓地转过身来。

    “大爷。你还要买点什么呢?”侏老头转过身来之后,只有颊骨的他依然是能露出笑容。说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走了上去,看着侏老头说道:“我不买什么,我只见你们的主人,也就是你们的岛主。”

    “呵,呵,呵。大爷,你只怕是有所误会了,我们没有什么主人,也没有岛主。”侏老头笑呵呵地说道。

    “我不想再说第二次。”李七夜看了侏老头一眼,淡淡地说道。

    侏老头依然是带着笑容,摇了摇头,说道:“大爷,小的只是一个做点小买卖的鬼魂野鬼而己,不明白大爷说什么……”

    然而。侏老头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一下子僵住了,李七夜的一道法则瞬间钉在了他的额骨之上。李七夜突然出手,没有任何征兆。而且,李七夜速度之快,超越时光,侏老头连反击都来不及。

    “喀嚓”的一声响起,李七夜出手如闪电,瞬间从侏老头的身上抽出了一根白骨,当这根白骨被抽出来的时候,侏老头全身的骸骨就像木偶散架一样,散落得一地都是。

    “喀嚓”的骨碎声响起。这根白骨在李七夜手中一寸寸粉碎,接着。粉碎的骨粉没有洒落于地上,它浮在空中,竟然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黑洞。

    李七夜没有丝毫犹豫,一步踏入了黑洞之中。当李七夜消失在黑洞之中,这黑洞也一下子湮没了,除了地上散落的白骨,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啪”的一声,当黑洞湮没的时候,那根被李七夜抽出来的白骨掉落在地上。

    “喀、喀、喀……”一阵阵驳接之声响起,当这根白骨落下之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侏老头那散落一地的骨头竟然一下驳接起来,接着,完整的骷髅从地上爬了起来。

    侏老头从地上爬了起来之后,他竟然像没发生什么事情一样,捡起了铜铃,挎上大木箱,一边摇着铜铃,一边吆喝着远去。

    在天空之上,白云悠悠。在白云上,浮着一座宫殿,这座宫殿不大不小,宫殿之前有一汪碧水。

    此时,宫殿之前,有一个人躺在木椅之上,他晒着太阳,喝着血酒,十分的舒服,十分的惬意,悠哉悠哉得像神仙一样。

    躺在木椅上的人,准确来说,不是人,是一具骸骨。这具骸骨看起来像是十一二岁的小孩骸骨。

    这具骸骨通体金黄,看起来每一根的骨头都像用黄金铸造的一样,骸骨的眼眶中有一双眼睛,一双如宝石一样的眼睛。

    但是,这具骸骨最为引人注目的不是它如黄金所铸的身体,也不那如宝石一样的眼睛,而是他头顶上的光环。

    这黄金骸骨头顶上悬浮着一只光环,这只光环神圣无比,当看到这只光环的时候,让人自惭形秽,让人有跪下昄依的冲动,似乎,这一只光环是天使之环,能洁化任何人的心灵,能驱散世间的光明。

    “谁”本是悠闲喝着血酒,晒着太阳的这具骸骨突然坐了起来,沉喝一声。

    “嗡”的一声,黑洞打开,李七夜从黑洞之中走了出来,一步就走到了这具骸骨面前。

    这具骸骨一看到李七夜,他眼眶中那如宝石一样的双眼闪动着奇异的光芒,他盯着李七夜,脸上只有颊骨的他露出了凝重的神态。

    “道友,不知道如何称呼?”这具骸骨盯了李七夜一会儿,看不出李七夜的来历,抱拳说道。

    李七夜露出温柔的笑容,那雪白的牙齿特别的好看,说道:“上次拆了你的骨头,你竟然一点都不长记性,要我亲自折腾一下。”

    “操”一听到李七夜的话,这具骸骨一下子跳了起来,打翻了血酒,跳到一旁,失声地说道:“你是那只死乌鸦!”

    “猜对了。”李七夜露出笑容,雪白的牙齿特别的耀眼,然后也不客气地坐在椅子之上,半躺在那里,很舒服地叹了一口气。

    “你,你,你抢回了真身了。”这具骸骨依然有些惊疑不定地看着李七夜,说道。

    李七夜闭上了眼睛,很舒服地吁了一口气,说道:“没错,这就是真身。我这么远来,好酒是不是应该拿出来招待一下客人。”

    这具骸骨就是白骨岛的岛主,它来历不明,至少万古以来很少很少人知道他的来历,一直以来,他掌执着白骨岛。

    白骨岛主看了李七夜一会儿,最后,无可奈何,从宫殿中取出了血酒,给李七夜满上了一杯。

    李七夜接过血酒,喝了一口,吁了一口气,悠闲地说道:“你还真会享受,如此的好东西藏起来喝。”

    “嘿,我还能怎么样,被不死那个王八蛋坑了一把,只能是吊着这样的一条小命活在这里,平日里除了喝上这么一小口消磨时间之外,还能干什么?”白骨岛主说道。

    “嗯,说得也是。”李七夜喝了一口血酒之后,点了点头,说道。

    “他妈的。”说起往事,白骨岛主也不由破口大骂,说道:“不死那个王八蛋,当年老子那么信他,他竟然坑了老子一把,害得老子逃又逃不掉,死也不死不了,吊着一条命,每次偷偷摸摸回去都要遭罪一番。”

    对于白骨岛主的破口大骂,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说道:“不死小子的骷髅马不也是跑去骨海了吗?你可以潜回去,把它捉来嘛。”

    “哼,哼,哼,本大爷不着急。”白骨岛主气得牙痒痒的,说道:“本大爷等着不死小子呢,如果他不成功也就罢了,如果他能成了,嘿,嘿,不要让我见到他,大爷我见一次就扒皮一次,让他尝尝本大爷的厉害。竟然敢坑本大爷,我与他没完!”

    “就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机会。”李七夜喝着血酒,悠闲地说道。

    “会的,会有这个机会的,本大爷一定会好好扒他的皮。”说到这里,白骨岛主不由摩拳擦掌,杀气腾腾,说道:“这个王八蛋,不让他尝一尝世间残刑,就对不起他当年坑我的事!”

    李七夜笑了笑,放下手中的酒杯,说道:“你们两个人的恩怨,我是没有什么兴趣去问,如果你扒了不死小子的皮,我也会给你鼓掌叫好的。我这一次来,是跟你借一件东西的。”

    “呵,呵,呵……”李七夜这样一说,白骨岛主顿时警惕起来,他笑呵呵地说道:“死乌鸦,不,尊敬的大人陛下,你这是跟我这种小人物开玩笑了,我只不过是一只孤魂野鬼而己,上受镇压,下遭折磨,我这样的孤魂野鬼,没有什么能拿得上台面的。”

    “大人你乃是九界的主宰,万世之神,九天十地,唯你独尊,世间没有什么你老人家能稀罕的。”说完了,白骨岛主还给李七夜戴了一顶高帽子。

    对于白骨岛主的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笑着说道:“白骨,你这话说得有一定道理,你的确是只有半条命吊在这里。骨海也把你折腾得够呛的,当年不死小子又坑了你一把,这也的确是不容易,不容易。”

    “嘿,嘿,嘿,还是大人英明神武,绝世无双,法眼如炬。”白骨岛主大拍马屁地说道。

    “不过”李七夜笑吟吟地看着白骨岛主,悠闲地说道:“你当年在骨海,那是顺走了不少的宝物,你当年跟不死小子说好了五五分成,事后,你是贪了不死小子的三成,你说,不死小子不坑你一把,他会罢休吗?”(未完待续。)

第1299章侏老头    在近日,李七夜凶名远播,甚至很多人认为他最有可能成为人族仙帝的人,特别是天灵界的人族,对于他来说,更是寄于厚望。

    现在包玉强有意向李七夜示好,无非是有意招揽李七夜。虽然说是要把李七夜引荐给他师祖梦镇天,事实上,包玉强自己想把李七夜揽于自己的座下。

    在包玉强看来,他师祖出世,必成仙帝,作为徒孙的他,未来必有资格统领某一支仙帝军团,如果他能把李七夜这样的强人揽于座下,这将会提升他自己的实力,也将会提升他未来的地位。

    对于包玉强的示好,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什么都没有说,继续啜着杯中的鬼血酒。

    见李七夜如此的不给情面,包玉强有点挂不住颜脸,他虽然不算是当世天才,但是,他靠山硬,足可以走到哪里都是横行的人,现在李七夜当着众人的面不给他情面,让他下不了台阶,这让他十分的难堪。

    包玉强虽然没有当场发作,但是,冷哼了一声,沉下了脸色。

    “如此好的机缘错过了,可惜,以后想得如此机缘只怕比登天还难。”见李七夜不给情面,沐少龙都摇头说道,当然,他也没有为包玉强强出头。

    “包兄,什么时候来碧海洋走走,小弟给你当向导。”见包玉强有招揽将士之意,立即有精明的年轻一代修士回过神来,向包玉强示好说道。

    “贤侄呀,我们圣心谷大门随时为你敝开。”就算是老一辈的大贤都拉下老脸向包玉强示好。

    年轻一辈不止是有结交包玉强的意思。若真的是有机会。他们甚至愿意在包玉强坐下效力。至于老一辈。他们多少有些自矜身份,作为老一辈大贤,让他们为包玉强效力,那就太过于勉强,但是,他们这些老一辈,也一样愿意放低自己的身份向包玉强示好,与包玉强交结。

    在这一世。梦镇天出世,在天灵界的所有人看来,这一世梦镇天成为仙帝这只怕是没有任何悬念的事情。

    事实上,梦镇天也的确强大,他号称镇天,足够证明他的实力了。甚至曾经有人说,不要说是天灵界,就算是放眼九界,梦镇天也是罕有人能敌。

    对于很多人来说,在梦镇天还没有成为仙帝之前。要交结上他还容易一些,一旦成为仙帝。那么,想抱上他的大腿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对于很多人来说,如果能与仙帝沾上边,甚至是成为仙帝座下的战将的话,那么这不止是自己飞黄腾达,自己的宗门也会因此而沾上荣光。

    李七夜只对“摘月仙子”有兴趣,至于什么梦镇天,什么包玉强,一点兴趣都没有,所以,他不再理会包玉强他们,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外面。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所点的菜肴被端上来了,李七夜没有多看一眼这菜肴,只是问伙计说道:“你们的老头没来兜售点小玩意吗?”?“客人说的是侏老头是吧。”伙计忙是笑着说道:“最近时日来白骨岛的客人不少,平时他都是在这个时候准点的,应该在其他的地方耽搁了。”

    伙计还没有说完,门外铛的一声响起,一个人走了进来。

    “呶,说到就到,侏老头来了。”伙计忙是笑着李七夜说道。

    李七夜此时已经把目光落在了门外走进来之人的身上,门外走进来的这个人,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一具骷髅,这是一具完整的人族骷髅,他身上披着一件又宽又大的长袍,挎着一个大木箱。

    他本身就是一具矮小的骷髅,身上却穿着这样的长袍,又挎着一个大木箱,这样看来有些不伦不类。

    不过,在白骨岛,能见到这样一具完整人族骷髅,那实属不易,比见到活人还要困难上很多很多。

    看到这具矮小的骷髅,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铛、铛、铛……”这个矮小骷髅侏老头走进来之后,就摇着手中的铜铃,幽幽的声音从他那胸腔中传出来,说道:“万世秘骨,通天神眼,仙人手掌……全部大甩卖了。”

    冒出来这样的一个侏儒骷髅来兜售东西,这让第一次来白骨岛的人都不由十分的好奇,至于一些曾经来过白骨岛的修士,他们对侏老头明显抱有戒心,但是,忍不住好奇。

    “万世秘骨,通天神眼,仙人手掌?”有老一辈修士来过这里,他忍不住问道:“侏老头,你又不会是卖假货了吧。”

    “假货?”侏老头乜了这个修士一眼,虽然他是没眼睛,但是,那个动作是再明显不过,他说道:“老头我乃是九代转世的金资招牌,绝对不卖假货。”

    “哼,少来吭我,上次我在你这里买了一块避雷夔牛骨,一点用处都没有,还差点坑死我了。”这个修士冷冷一哼说道。

    “哦,你说的避雷夔牛骨呀,你没跟我买避雷夔牛神血,此骨必须要配上避雷夔牛神血才能抗过雷劫。”侏老头笑吟吟地说道。

    当这样的一具骷髅露出吟吟的笑容,让人有点毛骨悚然。

    “那为什么上次我跟你买避雷夔牛骨的时候,你为什么没跟我说?”这个修士立即不满地说道。

    “不好意思,上次我正好没货,我以为你知道呢。现在我正好有避雷夔牛神血,你要不要来一瓶?”侏老头说道。

    这个老修士有吐血的冲动,他被这个侏老头坑了一把,但是,又无可奈何,在白骨岛没有几个人敢轻易对这些骷髅动手。

    “万世秘骨,那是什么东西?”此时沐少龙不由好奇地问道。

    侏老头看了一眼沐少龙,有几分神秘地说道:“不可曰,不可曰,等你买到了,就知道它的神妙了。”

    “要多少钱?”沐少龙出身于天仙楼,也有些气大财粗,一般的数目他不放在心上。

    “我做买卖,是老规纪,只收寿血,不收他物。”侏老头摇头晃脑地说道。

    听到侏老头这样一说,不少第一次来的修士都不由相视了一眼,对于修士一说,寿血是十分的珍贵的,特别是上了年纪的修士,寿血那就更加珍贵无比了。

    “要多少?一瓶吗?”沐少龙对于侏老头口中的万世秘骨十分感兴趣,不由问道。

    “你?”侏老头摇了摇头,说道:“你的寿血不行,至少必须是一瓶至尊神皇的寿血才能交换。”

    “至尊神皇的寿血!”听到侏老头这样的话,沐少龙都不由脸色变了一下,就算他财大气粗,也无法拿出这样的东西。

    达到这级别的神皇,不可能轻易把自己的寿血取出来。

    “那仙人手掌怎么卖?”包玉强不由问道。

    “不贵,不贵,十滴仙帝寿血便可。”侏老头摇头晃脑地说道。

    侏老头这话一出,很多人都脸色一变,仙帝寿血,这是无价之宝,得一滴就能发大财,十滴仙帝寿血,就算是帝统仙门也不一定能拿得出来。

    “侏老头,你这一批货物怎么这么贵?”有来过白骨岛的修士不由问道。

    侏老头说道:“现在情况可不一样,有长生之物出世,骨海沸腾,老头我最近收获了一批珍品,所以,正好诸位大爷有福气了。”

    侏老头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是,这样的天价,不是他们能买得起的。

    “给我一盒守护符。”就在不少修士还犹豫着要不要问侏老头还有没有其他的货物之时,李七夜淡淡地对侏老头说道。

    “来嘞,大爷,要怎么样的守护符呢?”一见有生意上门,侏老头眉开眼笑,他明明是骷髅,但是神态却是那么的逼真。

    李七夜没有说话,只是把一个小瓶话桌面上。侏老头接过小瓶,放在耳边摇了摇,然后神态凝重,打开他的大木箱,仔细寻找了一番,然后取出一个古香古色的木盒,放在李七夜面前,认真地说道:“大爷,这是你要的守护符。”

    李七夜也没有多看一眼,随手就把这个木盒收入了怀中。

    “侏老头,你的守护符还有?”有曾与侏老头交易过的修士不由惊讶说道:“你的守护符不是断货很久了吗?”?“嘻,嘻,嘻,最近骨海异象,老头我拼着老命特制了一批上好守护符,官人要吗?”侏老头摇头晃脑说道。

    “守护符是什么?”有晚辈不由问这个修士说道。

    “去骨海的一种符,有此符护体,说不定不会遭受攻击。”这个修士看了看侏老头,犹豫着要不要跟侏老头买守护符。

    “他的守护符在骨海真的能护体吗?”听到这位老修士的话,不少人都双眼一亮,因为他们都是想去骨海的。

    “给我一盒,要什么价?”有修士怦然心动,说道。

    “一瓶寿血。”侏老头说道。

    这个修士犹豫了一下,最终取出了自己的寿血,递给了侏老头。

    而侏老头从木箱中取出一个木盒,递给了这个修士。这个修士一看手中木盒,说道:“我的怎么不一样?”

    他意思是指他的木盒与李七夜刚才的木盒明显有区别。(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