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楼中玉,第一村姑,第1299章侏老头

已有 25 阅读此文人 - - 公车h辣文 -

    在近日,李七夜凶名远播,甚至很多人认为他最有可能成为人族仙帝的人,特别是天灵界的人族,对于他来说,更是寄于厚望。

    现在包玉强有意向李七夜示好,无非是有意招揽李七夜。虽然说是要把李七夜引荐给他师祖梦镇天,事实上,包玉强自己想把李七夜揽于自己的座下。

    在包玉强看来,他师祖出世,必成仙帝,作为徒孙的他,未来必有资格统领某一支仙帝军团,如果他能把李七夜这样的强人揽于座下,这将会提升他自己的实力,也将会提升他未来的地位。

    对于包玉强的示好,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什么都没有说,继续啜着杯中的鬼血酒。

    见李七夜如此的不给情面,包玉强有点挂不住颜脸,他虽然不算是当世天才,但是,他靠山硬,足可以走到哪里都是横行的人,现在李七夜当着众人的面不给他情面,让他下不了台阶,这让他十分的难堪。

    包玉强虽然没有当场发作,但是,冷哼了一声,沉下了脸色。

    “如此好的机缘错过了,可惜,以后想得如此机缘只怕比登天还难。”见李七夜不给情面,沐少龙都摇头说道,当然,他也没有为包玉强强出头。

    “包兄,什么时候来碧海洋走走,小弟给你当向导。”见包玉强有招揽将士之意,立即有精明的年轻一代修士回过神来,向包玉强示好说道。

    “贤侄呀,我们圣心谷大门随时为你敝开。”就算是老一辈的大贤都拉下老脸向包玉强示好。

    年轻一辈不止是有结交包玉强的意思。若真的是有机会。他们甚至愿意在包玉强坐下效力。至于老一辈。他们多少有些自矜身份,作为老一辈大贤,让他们为包玉强效力,那就太过于勉强,但是,他们这些老一辈,也一样愿意放低自己的身份向包玉强示好,与包玉强交结。

    在这一世。梦镇天出世,在天灵界的所有人看来,这一世梦镇天成为仙帝这只怕是没有任何悬念的事情。

    事实上,梦镇天也的确强大,他号称镇天,足够证明他的实力了。甚至曾经有人说,不要说是天灵界,就算是放眼九界,梦镇天也是罕有人能敌。

    对于很多人来说,在梦镇天还没有成为仙帝之前。要交结上他还容易一些,一旦成为仙帝。那么,想抱上他的大腿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对于很多人来说,如果能与仙帝沾上边,甚至是成为仙帝座下的战将的话,那么这不止是自己飞黄腾达,自己的宗门也会因此而沾上荣光。

    李七夜只对“摘月仙子”有兴趣,至于什么梦镇天,什么包玉强,一点兴趣都没有,所以,他不再理会包玉强他们,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外面。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所点的菜肴被端上来了,李七夜没有多看一眼这菜肴,只是问伙计说道:“你们的老头没来兜售点小玩意吗?”?“客人说的是侏老头是吧。”伙计忙是笑着说道:“最近时日来白骨岛的客人不少,平时他都是在这个时候准点的,应该在其他的地方耽搁了。”

    伙计还没有说完,门外铛的一声响起,一个人走了进来。

    “呶,说到就到,侏老头来了。”伙计忙是笑着李七夜说道。

    李七夜此时已经把目光落在了门外走进来之人的身上,门外走进来的这个人,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一具骷髅,这是一具完整的人族骷髅,他身上披着一件又宽又大的长袍,挎着一个大木箱。

    他本身就是一具矮小的骷髅,身上却穿着这样的长袍,又挎着一个大木箱,这样看来有些不伦不类。

    不过,在白骨岛,能见到这样一具完整人族骷髅,那实属不易,比见到活人还要困难上很多很多。

    看到这具矮小的骷髅,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铛、铛、铛……”这个矮小骷髅侏老头走进来之后,就摇着手中的铜铃,幽幽的声音从他那胸腔中传出来,说道:“万世秘骨,通天神眼,仙人手掌……全部大甩卖了。”

    冒出来这样的一个侏儒骷髅来兜售东西,这让第一次来白骨岛的人都不由十分的好奇,至于一些曾经来过白骨岛的修士,他们对侏老头明显抱有戒心,但是,忍不住好奇。

    “万世秘骨,通天神眼,仙人手掌?”有老一辈修士来过这里,他忍不住问道:“侏老头,你又不会是卖假货了吧。”

    “假货?”侏老头乜了这个修士一眼,虽然他是没眼睛,但是,那个动作是再明显不过,他说道:“老头我乃是九代转世的金资招牌,绝对不卖假货。”

    “哼,少来吭我,上次我在你这里买了一块避雷夔牛骨,一点用处都没有,还差点坑死我了。”这个修士冷冷一哼说道。

    “哦,你说的避雷夔牛骨呀,你没跟我买避雷夔牛神血,此骨必须要配上避雷夔牛神血才能抗过雷劫。”侏老头笑吟吟地说道。

    当这样的一具骷髅露出吟吟的笑容,让人有点毛骨悚然。

    “那为什么上次我跟你买避雷夔牛骨的时候,你为什么没跟我说?”这个修士立即不满地说道。

    “不好意思,上次我正好没货,我以为你知道呢。现在我正好有避雷夔牛神血,你要不要来一瓶?”侏老头说道。

    这个老修士有吐血的冲动,他被这个侏老头坑了一把,但是,又无可奈何,在白骨岛没有几个人敢轻易对这些骷髅动手。

    “万世秘骨,那是什么东西?”此时沐少龙不由好奇地问道。

    侏老头看了一眼沐少龙,有几分神秘地说道:“不可曰,不可曰,等你买到了,就知道它的神妙了。”

    “要多少钱?”沐少龙出身于天仙楼,也有些气大财粗,一般的数目他不放在心上。

    “我做买卖,是老规纪,只收寿血,不收他物。”侏老头摇头晃脑地说道。

    听到侏老头这样一说,不少第一次来的修士都不由相视了一眼,对于修士一说,寿血是十分的珍贵的,特别是上了年纪的修士,寿血那就更加珍贵无比了。

    “要多少?一瓶吗?”沐少龙对于侏老头口中的万世秘骨十分感兴趣,不由问道。

    “你?”侏老头摇了摇头,说道:“你的寿血不行,至少必须是一瓶至尊神皇的寿血才能交换。”

    “至尊神皇的寿血!”听到侏老头这样的话,沐少龙都不由脸色变了一下,就算他财大气粗,也无法拿出这样的东西。

    达到这级别的神皇,不可能轻易把自己的寿血取出来。

    “那仙人手掌怎么卖?”包玉强不由问道。

    “不贵,不贵,十滴仙帝寿血便可。”侏老头摇头晃脑地说道。

    侏老头这话一出,很多人都脸色一变,仙帝寿血,这是无价之宝,得一滴就能发大财,十滴仙帝寿血,就算是帝统仙门也不一定能拿得出来。

    “侏老头,你这一批货物怎么这么贵?”有来过白骨岛的修士不由问道。

    侏老头说道:“现在情况可不一样,有长生之物出世,骨海沸腾,老头我最近收获了一批珍品,所以,正好诸位大爷有福气了。”

    侏老头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是,这样的天价,不是他们能买得起的。

    “给我一盒守护符。”就在不少修士还犹豫着要不要问侏老头还有没有其他的货物之时,李七夜淡淡地对侏老头说道。

    “来嘞,大爷,要怎么样的守护符呢?”一见有生意上门,侏老头眉开眼笑,他明明是骷髅,但是神态却是那么的逼真。

    李七夜没有说话,只是把一个小瓶话桌面上。侏老头接过小瓶,放在耳边摇了摇,然后神态凝重,打开他的大木箱,仔细寻找了一番,然后取出一个古香古色的木盒,放在李七夜面前,认真地说道:“大爷,这是你要的守护符。”

    李七夜也没有多看一眼,随手就把这个木盒收入了怀中。

    “侏老头,你的守护符还有?”有曾与侏老头交易过的修士不由惊讶说道:“你的守护符不是断货很久了吗?”?“嘻,嘻,嘻,最近骨海异象,老头我拼着老命特制了一批上好守护符,官人要吗?”侏老头摇头晃脑说道。

    “守护符是什么?”有晚辈不由问这个修士说道。

    “去骨海的一种符,有此符护体,说不定不会遭受攻击。”这个修士看了看侏老头,犹豫着要不要跟侏老头买守护符。

    “他的守护符在骨海真的能护体吗?”听到这位老修士的话,不少人都双眼一亮,因为他们都是想去骨海的。

    “给我一盒,要什么价?”有修士怦然心动,说道。

    “一瓶寿血。”侏老头说道。

    这个修士犹豫了一下,最终取出了自己的寿血,递给了侏老头。

    而侏老头从木箱中取出一个木盒,递给了这个修士。这个修士一看手中木盒,说道:“我的怎么不一样?”

    他意思是指他的木盒与李七夜刚才的木盒明显有区别。(未完待续……)

第十一章 玄甲都    对付骑兵最有效,最简单的是两种东西,一种东西就是速成的长枪兵,当然,长枪兵还有两大要求,首先人数一定要多,至少也是骑兵的三到五倍,然后还得有面对骑兵冲锋不会大叫一声撒手就跑的勇气。

    第二种东西,就是此时出现的挠钩了,这东西专门用来套马腿的,套住了以后狠狠一扯,马儿立即就会悲鸣着倒地摔翻,骑兵没有了马,甚至是倒霉得比步兵还不如了啊。

    此时这些挠钩对付的虽然不是马,而是“玄甲都”的人,却有异曲同工之妙,玄甲都的人最大的弱点不是别的,正是他们身上穿着的厚厚锁子甲,这锁子甲虽然可以保护他们不怕箭射刀砍枪戳,然而那沉重无比的分量实际上也是给人带来了莫大的负担。

    “玄甲都”的人一旦失去了平衡摔倒在了地上以后,要想重新站起来的难度,几乎是普通人的三四倍,这些纷纷被挠钩所拉倒的玄甲都在地上挣扎的时候,从盾墙后面已经是扑出来了不少身手灵活的中唐战士,手中握持的却是一把一把的匕首,扑上来将“玄甲都”的人按在了身下以后,便是用匕首对准了锁甲的缝隙当中乱刺,而匕首锋锐的锋刃只要运用得当,则是能透过这缝隙的。

    顿时,“玄甲都”的人纷纷开始惨叫了起来,可是他们此时被身上沉重无比的甲胄所拖累,外加每个人身上还被按着了两三个人,手脚都是被死死的箍住,竟哪怕是使出来了吃奶的劲儿也是无济于事啊。

    只是在短短的时间内,便是至少二十来名玄甲都的人死掉或者被重创!!这就是中唐人的反扑,隐秘。迅捷,突兀,有效。要知道,吕羽在每一名玄甲都的成员身上耗费的心思和金钱。至少也是足够武装十名普通军士啊。

    不过就在这时候,忽然旁边响起来了一声霹雳也似乎的怒吼,直震得人都有一种魂魄都要出窍的感觉,紧接着便是见到了一名“玄甲都”中人猛然站了起来,他身上穿着的那一身沉重的锁子甲已经是四分五裂,看起来竟是被这人挣破了似的。

    同时,他虽然身上没有着甲,可是面对敌人刀枪的时候。身上居然会浮现出淡淡的黄色光芒,仿佛那一层淡淡的黄色光芒完全就是一层奇特的铠甲,有刀砍不入,枪扎不入的特殊功效,这分明是修炼了土系护体神通的典型标识呢。

    要知道,修炼护身的神功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尤其还是在这万军当中的血气冲激下,居然还能维持不消散的神功,这足以说明此人修炼的神功已经是达到了一个极高的境界,或者修炼的神通品阶非常高。到了师法天地的程度!

    紧接着,这名“玄甲都”中人就高高的举起了双手,互握成了一个手锤。然后狠狠的对准了地面砸了下去。

    这一砸之下,立即就是尘土飞扬,似乎附近的整个大地周围都颤抖了一下,巨大的冲击力令这人周围的敌人都纷纷的被吹飞,滚地。然后这汉子就猛扑向了旁边的一名“玄甲都”成员,将他抱在了怀里。

    只是林封谨也是看得十分清楚,这成员被中唐军按倒在地上以后,至少是连续刺了十几下,估计锁甲缝隙周围的皮肉和内脏都被搅烂成了一团浆糊。这成员被搂在了那大汉的怀里,已经是颤抖抽搐着说不出话来。面容都彻底扭曲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名玄甲都的成员还是要咬牙支持着。死死的抓住了那大汉的手,看起来还是应该有未了的心愿没有完成,然后他的手就无力的摔落了下去,头也徐徐的歪向了一边-------很显然,生命已经是从他的身体里面迅速消失了。

    然而这兄弟情深的一幕并没能催人泪下,就连双手抱在了胸前看戏的野猪都是忍不住叹了口气道:

    “这人不适合上战场啊。”

    因为此时乃是在战场上,这两名玄甲都的成员便是再怎么兄弟情深,也不可能让周围的敌人都停止行动的,所以在那玄甲都的大汉半跪在地的时候,实际上是放弃了自身的防御的,因此很自然就遭受到了周围的中唐军的围攻。

    并且这大汉也是展现出来了自身土系神通的强横,所以毋庸置疑,他几乎是在瞬间成为了众人集火的目标。只是在几个呼吸内,他身周的黄色光芒就仿佛是被稀释那样的消退了一半。

    在战场上面做出来了这样不理智的事情,所以野猪才很干脆的说这人不适合上战场,因为他不能克制自己的冲动和**,在战场上,一旦确定了自己的同伴无救,那么自然就要当断就断,保留下来自身的有用之身。

    说得不好听一点,同伴或者兄弟的死既然已成定局,他肯定也是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为他多杀几个敌人复仇,或者说代替好他来照顾家人。像是这样直接被悲痛支配,成为情绪的奴隶,落在野猪眼里面,完全就是弱者的表现。

    这时候,悄然站立在了林封谨身边的一名副官上前半步,低声道:”难道总管大人不认识姬道吗?”

    林封谨愕然了一下道:

    “姬道?你说的就是这个精通土系神通的蛮牛?哦,对了,他姓姬,难怪得浑身上下的土系神通浑然天成,有师法天地的势头,血煞之气对他来说没有半点影响,听你的口气,我好像应该认识他?”

    姬乃是上古轩辕黄帝的姓氏,这一族的人在上古几乎全部都是天生土灵之躯,十分强横,非但如此,哪怕是在血脉已经是被稀释了不知道多少代的现在,姬姓人当中出现的天生土灵之体的几率依然是要多得多的。

    而听了林封谨的话以后,那名副官便道:

    “这位姬道,乃是去年进入东林书院当中,风头最劲的人物,几乎能与当年总管大人携风雨一联进入书院相提并论。”

    林封谨微微点头道:

    “我这两年都是被各种事情羁绊。还真的是没能好好的静下来读书,更不要说是回书院了这姬道可惜了啊。”

    林封谨居高临下,已经见到姬道仿佛是一块浸泡在海水里面的血肉。已经引来了大量的鲨鱼,看起来中唐人的调度。竟是有不惜代价之势!不过想想这也是格外正常。

    中唐军连续试探性进攻了两次,得到了情报也是不少了,因此针对性的做好的准备已经是十分充足,眼见得这姬道天生土灵之体,一旦是多经历了几次战争以后,便会以惊人的速度成长,假以时日,必是心腹大患。换成自己是中唐军方面的大将。也是要不惜一切代价,享受一下将这“幼苗”掐灭在摇篮状态当中的快感啊。

    不过,就在这大量的敌人都朝着姬道围攻的时候,林封谨却是忽然眉毛一挑,然后伸出手指到空中,感应了一下什么,紧接着便是吃惊的道:

    “这样的天地元气流动这个姬道要做什么?”

    此时从高处看下去,便可以发觉以姬道为中心,周围有着大量的中唐军精锐朝着他涌了过来,有的中唐军精锐是负责打援的。有的是负责杀人的,这么战争一隅,居然都能打出如此强劲的战术层次感。由此可见中唐府兵名震天下,果然是绝不含糊。

    不过就在这时候,那姬道便是猛然双手握拳,仰天狂啸,同时右脚朝前迈出了半步,对准了地面狠狠的一脚就践踏了下去!这一脚踩踏下去之后,大地深处居然都冒出来了轰隆轰隆的响动声,似乎在地下孕育着什么庞大的怪物,地面上传来的颤抖却是格外的清晰。紧接着,大概以姬道为核心。周围二十来丈的范围内,立即就密密麻麻的刺出来了二三十条巨大的石笋!森然林立。若枪若林,锋锐无比!

    只是这一下,范围内的所有人都遭受到了无差别的打击,几乎有三分之一的人都死伤惨重,呕血倒地,非但如此,还有人被直接刺上来的石刺开膛破肚,当场死了还好,没死的人则是在大声痛哭嚎叫,看起来可以说是格外惨烈。

    紧接着,这二三十条巨大的石笋则是轰的一声爆炸了开来,大量尖锐的石片石块到处激烈飞射,土黄色的烟尘可以说到处弥漫,这一下可以说是格外的凶狠了,露在表面的肌肤被高速飞射的石片切出来一条一条长长的伤口,非但如此,那些拳头大小的石块高速飞射的时候,哪怕是穿了甲胄的话,也同样也是能带给人非常致命的伤害!

    林封谨亲眼见到,有一名中唐府兵的头盔被一块飞石砸到,那头盔当场就凹了一块下去,整个人立即都软倒在了地上,当场死掉,还有个中唐府兵正在东张西望,冷不防已经是被一片飞射的岩片给切到了脖子处,立即就仿佛是被斩首了似的,脑袋和脖子之间只连了一块皮,腔子里面鲜血狂喷,可以说是格外的惨烈。

    姬道这一击,完全是不分敌我的无差别攻击,但是杀伤力也是格外惊人的,并且很显然,被他误伤到的友军大概也就只有三四个,其余死伤惨重的,都是中唐军的精锐,只是他这一击之后,整个人也是一下子变成了一尊惟妙惟肖的土黄色石像,看起来还保持着之前瞠目怒吼的威猛姿势。

    这是土灵之躯的人的一大优势,人死之后,从古到今,世界各地都有这个说法,那就是“入土为安”,大地乃是万物生育的根本,同时,万物凋零之后,也是归化入大地,有同化包容的特质。因此,大地的力量善能安抚魂魄是有名的,像是此时姬道的这种情况,就类似于人本身陷入到了假死的状态当中,自身石化有两大目的,一是最大限度的保存住体内的元气不流逝,第二则是化身坚硬无比的石像,起到相当厉害的保护作用,尽可能不被敌人破坏。

    同时,只要将姬道的这石像运回到了安全地方,布置阵势聚集地下的灵气过来。然后将这石像埋入穴眼里面,自然就会被地气滋润,若枯木逢春。险死还生。

    很显然,并不是只有林封谨知道姬道的土灵之躯的秘密的。这种事情本来也就隐瞒不了所有的人,因此姬道一变成了石像,或者说准确的是他一施展出那一记无差别的范围攻击之后,立即就从北齐的军士当中抢出来了五六个人,对准了姬道的石像疾奔而去。

    这五六个人只是一看身法,就知道他们之前可以说是大幅度的隐藏了自己的实力,而此时为什么暴露身份呢?自然是要去将这石像抢回来,很显然。这姬道修炼到了土灵之体的程度,已经算是十分罕见的人才了,并且“姬”乃是上古帝王的姓氏,传承到现在,依然是气运延绵不绝,暗中的家族势力不小。

    这五六个人应该就是暗藏在他身边的贴身护卫,只会在姬道最危急时候出手,保住他的命,其余的时候还是让他在前面拼杀,这样的话。才能够迅速的成长,这几个护卫也是没想到中唐军居然会骤然发难,将姬道激怒到了发狂的地步。施展出来了禁招!!

    此时这几名护卫已经是心中又惊又怒,要知道,姬道陷入到了这样的假死状态以后,也是有可能醒不过来的,一旦醒不过来的话,那么他们全家人搞不好都要为了姬道陪葬。

    偏偏这时候,中唐人也看了出来姬道是个重要的人物,所以立即就见到他们的阵势当中红旗招展!姬道那一击的威力,他们是亲身感受。死掉的更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强大精锐,自然是痛彻心扉。这样的敌人不趁机斩草除根,难道还要放他一马?

    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双方居然开始以这姬道的石像为漩涡的中心,展开了一场激烈无比的攻防战!双方越打越是上了真火,一方想要毁掉石像,一方则是要保住石像,这姬道看起来在玄甲都当中的地位也是极高的,因此为了来救他,那些人也是堪称前仆后继。这一战打到了后面,甚至北齐的骑兵都开始在大营后面集合施加压力,而中唐人那边的骑兵也是出城准备作战!

    好在这时候,姬道的石像终于也是被他手下的死士夺了回去,不过中唐军也绝对不算是输了,因为姬道这石像被夺回去的时候,并不是完好无损的,右手齐着手腕的这个位置,已经是被人生生的敲得碎裂了开来,就剩余下来了一个光秃秃的手腕了。以后埋在地里面若是恢复得好,那么不至于残废,但是右手必然是没有左手有力灵活了,倘若是恢复不好的话,那么搞不好就要变成独臂了……

    这一战打完了之后,那局部区域的战争烈度十分惊人,死伤惨重,双方也都是投入了重兵有些疲惫,于是鸣金收兵,来日再战。

    这一仗打了之后,中唐内部的士气非但没有降低,反而还有所提升,便是因为士兵们的怨气和焦虑都在这大战当中宣泄了出来,而且中唐今日的战斗还明显是处于强势的一方,牢牢的把握住了局面,所以屡次被击退后居然还是欢声笑语,因为有着城墙的防护,出战了的士兵们也是没有什么顾忌,有酒有肉,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一醉方休,口沫横飞的大口讲述着今日大战的经历。

    有道是几家欢乐几家愁,中唐这边既然占了便宜,那么肯定吃亏的就是北齐人了,而此时不要说是北齐军当中了,就连吕羽的御帐当中的气氛也是十分严肃,人人都知道不能再这么打下去了但是若不这么打的话,难道提前出动骑兵吗?那么可以预想得到的,就算是能胜,也是惨胜。

    可是,西戎入侵的这批人却是以骑兵为主!一旦自家的骑兵在这里死伤太多,那么接下来的话难道就放弃掉吗?

    气氛此时顿时就陷入到了尴尬的沉默当中,一时间也是没有人敢多说什么,吕羽的眉头皱了又皱,最后还是敲敲桌子道,那么就这样,先散掉吧。

    林封谨此时听了以后便是走出了门去,回到了帐篷当中之后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水,刚刚叫来下属处理了几件事务,便是见到了有内侍走了进来,十分谦卑的对林封谨道:

    “总管,君上有请。”

    林封谨点点头道:

    “好,我马上就过去。”(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