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大姨,金志文结婚,第十一章 玄甲都

已有 46 阅读此文人 - - np肉文推荐 -

    对付骑兵最有效,最简单的是两种东西,一种东西就是速成的长枪兵,当然,长枪兵还有两大要求,首先人数一定要多,至少也是骑兵的三到五倍,然后还得有面对骑兵冲锋不会大叫一声撒手就跑的勇气。

    第二种东西,就是此时出现的挠钩了,这东西专门用来套马腿的,套住了以后狠狠一扯,马儿立即就会悲鸣着倒地摔翻,骑兵没有了马,甚至是倒霉得比步兵还不如了啊。

    此时这些挠钩对付的虽然不是马,而是“玄甲都”的人,却有异曲同工之妙,玄甲都的人最大的弱点不是别的,正是他们身上穿着的厚厚锁子甲,这锁子甲虽然可以保护他们不怕箭射刀砍枪戳,然而那沉重无比的分量实际上也是给人带来了莫大的负担。

    “玄甲都”的人一旦失去了平衡摔倒在了地上以后,要想重新站起来的难度,几乎是普通人的三四倍,这些纷纷被挠钩所拉倒的玄甲都在地上挣扎的时候,从盾墙后面已经是扑出来了不少身手灵活的中唐战士,手中握持的却是一把一把的匕首,扑上来将“玄甲都”的人按在了身下以后,便是用匕首对准了锁甲的缝隙当中乱刺,而匕首锋锐的锋刃只要运用得当,则是能透过这缝隙的。

    顿时,“玄甲都”的人纷纷开始惨叫了起来,可是他们此时被身上沉重无比的甲胄所拖累,外加每个人身上还被按着了两三个人,手脚都是被死死的箍住,竟哪怕是使出来了吃奶的劲儿也是无济于事啊。

    只是在短短的时间内,便是至少二十来名玄甲都的人死掉或者被重创!!这就是中唐人的反扑,隐秘。迅捷,突兀,有效。要知道,吕羽在每一名玄甲都的成员身上耗费的心思和金钱。至少也是足够武装十名普通军士啊。

    不过就在这时候,忽然旁边响起来了一声霹雳也似乎的怒吼,直震得人都有一种魂魄都要出窍的感觉,紧接着便是见到了一名“玄甲都”中人猛然站了起来,他身上穿着的那一身沉重的锁子甲已经是四分五裂,看起来竟是被这人挣破了似的。

    同时,他虽然身上没有着甲,可是面对敌人刀枪的时候。身上居然会浮现出淡淡的黄色光芒,仿佛那一层淡淡的黄色光芒完全就是一层奇特的铠甲,有刀砍不入,枪扎不入的特殊功效,这分明是修炼了土系护体神通的典型标识呢。

    要知道,修炼护身的神功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尤其还是在这万军当中的血气冲激下,居然还能维持不消散的神功,这足以说明此人修炼的神功已经是达到了一个极高的境界,或者修炼的神通品阶非常高。到了师法天地的程度!

    紧接着,这名“玄甲都”中人就高高的举起了双手,互握成了一个手锤。然后狠狠的对准了地面砸了下去。

    这一砸之下,立即就是尘土飞扬,似乎附近的整个大地周围都颤抖了一下,巨大的冲击力令这人周围的敌人都纷纷的被吹飞,滚地。然后这汉子就猛扑向了旁边的一名“玄甲都”成员,将他抱在了怀里。

    只是林封谨也是看得十分清楚,这成员被中唐军按倒在地上以后,至少是连续刺了十几下,估计锁甲缝隙周围的皮肉和内脏都被搅烂成了一团浆糊。这成员被搂在了那大汉的怀里,已经是颤抖抽搐着说不出话来。面容都彻底扭曲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名玄甲都的成员还是要咬牙支持着。死死的抓住了那大汉的手,看起来还是应该有未了的心愿没有完成,然后他的手就无力的摔落了下去,头也徐徐的歪向了一边-------很显然,生命已经是从他的身体里面迅速消失了。

    然而这兄弟情深的一幕并没能催人泪下,就连双手抱在了胸前看戏的野猪都是忍不住叹了口气道:

    “这人不适合上战场啊。”

    因为此时乃是在战场上,这两名玄甲都的成员便是再怎么兄弟情深,也不可能让周围的敌人都停止行动的,所以在那玄甲都的大汉半跪在地的时候,实际上是放弃了自身的防御的,因此很自然就遭受到了周围的中唐军的围攻。

    并且这大汉也是展现出来了自身土系神通的强横,所以毋庸置疑,他几乎是在瞬间成为了众人集火的目标。只是在几个呼吸内,他身周的黄色光芒就仿佛是被稀释那样的消退了一半。

    在战场上面做出来了这样不理智的事情,所以野猪才很干脆的说这人不适合上战场,因为他不能克制自己的冲动和**,在战场上,一旦确定了自己的同伴无救,那么自然就要当断就断,保留下来自身的有用之身。

    说得不好听一点,同伴或者兄弟的死既然已成定局,他肯定也是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为他多杀几个敌人复仇,或者说代替好他来照顾家人。像是这样直接被悲痛支配,成为情绪的奴隶,落在野猪眼里面,完全就是弱者的表现。

    这时候,悄然站立在了林封谨身边的一名副官上前半步,低声道:”难道总管大人不认识姬道吗?”

    林封谨愕然了一下道:

    “姬道?你说的就是这个精通土系神通的蛮牛?哦,对了,他姓姬,难怪得浑身上下的土系神通浑然天成,有师法天地的势头,血煞之气对他来说没有半点影响,听你的口气,我好像应该认识他?”

    姬乃是上古轩辕黄帝的姓氏,这一族的人在上古几乎全部都是天生土灵之躯,十分强横,非但如此,哪怕是在血脉已经是被稀释了不知道多少代的现在,姬姓人当中出现的天生土灵之体的几率依然是要多得多的。

    而听了林封谨的话以后,那名副官便道:

    “这位姬道,乃是去年进入东林书院当中,风头最劲的人物,几乎能与当年总管大人携风雨一联进入书院相提并论。”

    林封谨微微点头道:

    “我这两年都是被各种事情羁绊。还真的是没能好好的静下来读书,更不要说是回书院了这姬道可惜了啊。”

    林封谨居高临下,已经见到姬道仿佛是一块浸泡在海水里面的血肉。已经引来了大量的鲨鱼,看起来中唐人的调度。竟是有不惜代价之势!不过想想这也是格外正常。

    中唐军连续试探性进攻了两次,得到了情报也是不少了,因此针对性的做好的准备已经是十分充足,眼见得这姬道天生土灵之体,一旦是多经历了几次战争以后,便会以惊人的速度成长,假以时日,必是心腹大患。换成自己是中唐军方面的大将。也是要不惜一切代价,享受一下将这“幼苗”掐灭在摇篮状态当中的快感啊。

    不过,就在这大量的敌人都朝着姬道围攻的时候,林封谨却是忽然眉毛一挑,然后伸出手指到空中,感应了一下什么,紧接着便是吃惊的道:

    “这样的天地元气流动这个姬道要做什么?”

    此时从高处看下去,便可以发觉以姬道为中心,周围有着大量的中唐军精锐朝着他涌了过来,有的中唐军精锐是负责打援的。有的是负责杀人的,这么战争一隅,居然都能打出如此强劲的战术层次感。由此可见中唐府兵名震天下,果然是绝不含糊。

    不过就在这时候,那姬道便是猛然双手握拳,仰天狂啸,同时右脚朝前迈出了半步,对准了地面狠狠的一脚就践踏了下去!这一脚踩踏下去之后,大地深处居然都冒出来了轰隆轰隆的响动声,似乎在地下孕育着什么庞大的怪物,地面上传来的颤抖却是格外的清晰。紧接着,大概以姬道为核心。周围二十来丈的范围内,立即就密密麻麻的刺出来了二三十条巨大的石笋!森然林立。若枪若林,锋锐无比!

    只是这一下,范围内的所有人都遭受到了无差别的打击,几乎有三分之一的人都死伤惨重,呕血倒地,非但如此,还有人被直接刺上来的石刺开膛破肚,当场死了还好,没死的人则是在大声痛哭嚎叫,看起来可以说是格外惨烈。

    紧接着,这二三十条巨大的石笋则是轰的一声爆炸了开来,大量尖锐的石片石块到处激烈飞射,土黄色的烟尘可以说到处弥漫,这一下可以说是格外的凶狠了,露在表面的肌肤被高速飞射的石片切出来一条一条长长的伤口,非但如此,那些拳头大小的石块高速飞射的时候,哪怕是穿了甲胄的话,也同样也是能带给人非常致命的伤害!

    林封谨亲眼见到,有一名中唐府兵的头盔被一块飞石砸到,那头盔当场就凹了一块下去,整个人立即都软倒在了地上,当场死掉,还有个中唐府兵正在东张西望,冷不防已经是被一片飞射的岩片给切到了脖子处,立即就仿佛是被斩首了似的,脑袋和脖子之间只连了一块皮,腔子里面鲜血狂喷,可以说是格外的惨烈。

    姬道这一击,完全是不分敌我的无差别攻击,但是杀伤力也是格外惊人的,并且很显然,被他误伤到的友军大概也就只有三四个,其余死伤惨重的,都是中唐军的精锐,只是他这一击之后,整个人也是一下子变成了一尊惟妙惟肖的土黄色石像,看起来还保持着之前瞠目怒吼的威猛姿势。

    这是土灵之躯的人的一大优势,人死之后,从古到今,世界各地都有这个说法,那就是“入土为安”,大地乃是万物生育的根本,同时,万物凋零之后,也是归化入大地,有同化包容的特质。因此,大地的力量善能安抚魂魄是有名的,像是此时姬道的这种情况,就类似于人本身陷入到了假死的状态当中,自身石化有两大目的,一是最大限度的保存住体内的元气不流逝,第二则是化身坚硬无比的石像,起到相当厉害的保护作用,尽可能不被敌人破坏。

    同时,只要将姬道的这石像运回到了安全地方,布置阵势聚集地下的灵气过来。然后将这石像埋入穴眼里面,自然就会被地气滋润,若枯木逢春。险死还生。

    很显然,并不是只有林封谨知道姬道的土灵之躯的秘密的。这种事情本来也就隐瞒不了所有的人,因此姬道一变成了石像,或者说准确的是他一施展出那一记无差别的范围攻击之后,立即就从北齐的军士当中抢出来了五六个人,对准了姬道的石像疾奔而去。

    这五六个人只是一看身法,就知道他们之前可以说是大幅度的隐藏了自己的实力,而此时为什么暴露身份呢?自然是要去将这石像抢回来,很显然。这姬道修炼到了土灵之体的程度,已经算是十分罕见的人才了,并且“姬”乃是上古帝王的姓氏,传承到现在,依然是气运延绵不绝,暗中的家族势力不小。

    这五六个人应该就是暗藏在他身边的贴身护卫,只会在姬道最危急时候出手,保住他的命,其余的时候还是让他在前面拼杀,这样的话。才能够迅速的成长,这几个护卫也是没想到中唐军居然会骤然发难,将姬道激怒到了发狂的地步。施展出来了禁招!!

    此时这几名护卫已经是心中又惊又怒,要知道,姬道陷入到了这样的假死状态以后,也是有可能醒不过来的,一旦醒不过来的话,那么他们全家人搞不好都要为了姬道陪葬。

    偏偏这时候,中唐人也看了出来姬道是个重要的人物,所以立即就见到他们的阵势当中红旗招展!姬道那一击的威力,他们是亲身感受。死掉的更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强大精锐,自然是痛彻心扉。这样的敌人不趁机斩草除根,难道还要放他一马?

    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双方居然开始以这姬道的石像为漩涡的中心,展开了一场激烈无比的攻防战!双方越打越是上了真火,一方想要毁掉石像,一方则是要保住石像,这姬道看起来在玄甲都当中的地位也是极高的,因此为了来救他,那些人也是堪称前仆后继。这一战打到了后面,甚至北齐的骑兵都开始在大营后面集合施加压力,而中唐人那边的骑兵也是出城准备作战!

    好在这时候,姬道的石像终于也是被他手下的死士夺了回去,不过中唐军也绝对不算是输了,因为姬道这石像被夺回去的时候,并不是完好无损的,右手齐着手腕的这个位置,已经是被人生生的敲得碎裂了开来,就剩余下来了一个光秃秃的手腕了。以后埋在地里面若是恢复得好,那么不至于残废,但是右手必然是没有左手有力灵活了,倘若是恢复不好的话,那么搞不好就要变成独臂了……

    这一战打完了之后,那局部区域的战争烈度十分惊人,死伤惨重,双方也都是投入了重兵有些疲惫,于是鸣金收兵,来日再战。

    这一仗打了之后,中唐内部的士气非但没有降低,反而还有所提升,便是因为士兵们的怨气和焦虑都在这大战当中宣泄了出来,而且中唐今日的战斗还明显是处于强势的一方,牢牢的把握住了局面,所以屡次被击退后居然还是欢声笑语,因为有着城墙的防护,出战了的士兵们也是没有什么顾忌,有酒有肉,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一醉方休,口沫横飞的大口讲述着今日大战的经历。

    有道是几家欢乐几家愁,中唐这边既然占了便宜,那么肯定吃亏的就是北齐人了,而此时不要说是北齐军当中了,就连吕羽的御帐当中的气氛也是十分严肃,人人都知道不能再这么打下去了但是若不这么打的话,难道提前出动骑兵吗?那么可以预想得到的,就算是能胜,也是惨胜。

    可是,西戎入侵的这批人却是以骑兵为主!一旦自家的骑兵在这里死伤太多,那么接下来的话难道就放弃掉吗?

    气氛此时顿时就陷入到了尴尬的沉默当中,一时间也是没有人敢多说什么,吕羽的眉头皱了又皱,最后还是敲敲桌子道,那么就这样,先散掉吧。

    林封谨此时听了以后便是走出了门去,回到了帐篷当中之后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水,刚刚叫来下属处理了几件事务,便是见到了有内侍走了进来,十分谦卑的对林封谨道:

    “总管,君上有请。”

    林封谨点点头道:

    “好,我马上就过去。”(未完待续)

第十章 交锋    战局进行到了这一步,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很重要的,那就是看中唐府兵在袭破北齐大营的时候,此时保持的这严整阵容必然就会变乱了,然而究竟会乱到什么程度?这就要看北齐这边的步兵能给中唐府兵带来多少压力了。

    一旦中唐府兵的阵型保持得越差,那么面对接下来的北齐占据优势的恐怖骑兵冲击的话,那么就会伤亡格外的惨重,尤其是在这个时代,伤亡一旦超过了三成,就已经很可能逼近到了大溃败的临界点。

    林封谨此时全神贯注的盯着战局的变化,双方前锋已经是绞杀在了一起,那就真的是堪称血肉绞肉机一样的存在,根据林封谨看到了,在双方短兵相接的一瞬间,这伤亡就是数以千计甚至那一条交锋的战线上瞬间就腾起来了一阵血雾,在阳光下看起来分外的清晰!

    见到了这一幕,野猪忍不住都嗜血的舔了“小说`.“一下自己的嘴唇,右手忍不住也是握紧了开天,这样的大场面,这样疯狂的战场生活才是他的最爱,他最喜欢全身心投入进去的地方啊。

    而在林封谨所处的望楼下面,有两百来名披着红色斗篷的骑手整整齐齐的矗立在了下方,简直就仿佛是整齐摆放在了棋盘当中的棋子一样,单看他们身上带着的那种甚至有些盛气凌人的特质,就知道这些骑手已经是属于拥有了军魂特质的那种强大战士,漠视死亡,嗜好鲜血!

    这些人自然是林封谨的赤骑亲卫队,他们的用处就是一旦北齐战败的话,护住林封谨跑路用的,有他们加上野猪,还有林封谨自身的强大实力,哪怕局势再乱。也是能安全逃脱的。

    当然,倘若说北齐军能够占据上风,林封谨也并不介意将手下的这些人放出去参战,狼要见血才会捕猎,自己的这些手下也绝对不能让他们在温室里面成长,要在这样的大规模战争当中磨砺之后,这把刀才会更加锋利!

    吕羽早在遥城的时候,便是知道林封谨手下有一支草原部族组成的弓骑兵很厉害,所以对林封谨此时带来的这些人的待遇也是颇为优渥,一切都是按照吞蛇军的规例来进行安置的。

    这时候。双方的战事已经是持续了二三十个呼吸,林封谨的脸色也是开始变得严肃了起来,为什么?

    因为北齐军尽管拼死抵抗,然而前方的阵线已经是被迅速的打了进去,本来大营的防守阵线是“一”字的形状,现在居然是朝着里面被打进去了一个明显的弧形进去!!

    尽管在战事的开局就知道,中唐的府兵是王牌兵种,肯定比北齐守卫营地的普通兵力实力强出许多,但是林封谨也没想到居然会出现这样压倒性的优势。要知道,好歹北齐这边是守方,明明以逸待劳占据了地利优势的啊!却是被人的先头部队一波就要击溃似的。

    “不能再让战局这样持续下去了”

    林封谨低声的道。

    此时他已经是判断了出来,吕羽得掀自己的一张底牌了。若是现在就发动骑兵攻势的话,对方阵型未乱,便是恰好如了对方的愿!就算是双方的主力都在这里拼光死光,一两年之后。中唐就能恢复全盛时期大半的实力,而吞蛇军打光以后要恢复元气,那时间就难说了精锐骑兵的补充周期。那是五年小成,十年未必能大成的。

    果然,林封谨应该算得上这世上最了解吕羽的几个人了,在林封谨说出来了这句话大概不到半分钟之后,顿时就见到了从中军大帐里面冲出来了一群黑色的洪流!!

    这就是吕羽的一张底牌,林封谨也只是隐隐约约的听说过,这一群黑色的洪流叫做“玄甲都”,因为吞蛇军毕竟是骑兵,有很多地方受限,比如说是山上,比如说是贴身保护,所以吕羽就私下训练了这一批精锐出来,据说还采用了某些药物秘术刺激这些人的身体,使其哪怕是身穿重甲也是可以肆意冲杀半个时辰!

    此时的这群玄甲都,可以说是全身都被笼罩在了黑色的甲胄内,威风凛凛,并且使用的全部都是双手连枷这种刚猛型的钝器,普通的中唐府兵的钢刀对于玄甲都身上的锁甲几乎是无能为力,而他们的盾牌在双手连枷这样的武器的轰击下,也可以说是几乎没有什么用处的。

    这“玄甲都”一出现,立即就对准了最危险的地方,就是北齐军前方阵线打得最凹的地方直撞了过去!这里很显然,便是中唐军投放精锐最多的地方,双方这样的硬碰硬,立即就是最为直接的正面冲突交锋。

    玄甲都一出现之后,立即就将中唐人最犀利的攻势遏制住,就像是将一把刀的刀尖直接给敲碎,当然这把刀的威力自然就会被削减到最低。这一冲之后,林封谨看到的局面立即又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那便是本来北齐军的阵线是个“一”字,被中唐人拼死反扑一击之后,变成了凹进去的一条弧线,此时被玄甲都在正面狠狠一冲,战线就呈现出来了诡异的w的形状,中间那一点,赫然是玄甲都反扑得插入到了对方的阵线当中去!

    借助玄甲都的这一次出手,中唐人的攻势被打退了,不过这也并不是什么特别奇怪的事情,就连最乐观的将军,也没指望过能够一击就将吕羽的大营袭破,这一次能逼得吕羽掀出来了一张底牌,已经可以说是达到了进攻的目的。

    此时林封谨见到了身边的野猪呼吸颇不平静,眼神里面也是露着狂热的感觉,两人相交这么多年,关系如主仆,如友,如兄弟,林封谨也是十分了解野猪心中的想法,微微一笑道:

    “怎么,心动了?想下去玩玩?”

    在林封谨的面前,野猪并不避讳什么。嘿然笑道:

    “中唐的府兵,天下闻名,偏偏还是和我走的都是刀盾流派,当然是见猎心喜了。”

    林封谨道:

    “这一次中唐人只是试探性的进攻,逼出了吕羽手上的玄甲都之后,下一次进攻自然就很有针对性了,应该也会掀出一张底牌来针对玄甲都,那时候我放你下去玩玩,和这些普通兵卒打有什么意思,要打就找着精锐来!”

    这一次冲击过后。北齐的营地第一道防线简直就仿佛被糟蹋过似的,可以说真的是惨不忍睹,也是多亏了林封谨临时制订了相当完备的战地救护条令,因此伤员什么的都是被迅速的带到了后方去进行治疗,避免伤兵的**声之类的影响士气。

    在这里林封谨已经是注意到了一个细节,朝着前方去救人的那些辅兵回报说,战场上竟然都只能找到中唐士兵的尸体,伤员绝大多数都被救走了,从这样的从容程度来说。已经是可以看出中唐人在撤退的时候真的是尚有余力。

    很快的,之前作战的四个大方阵就直接撤回了城内,然后又徐徐出现了四个全新的大方阵,二话不说的便是朝着这一方沉默的压了过来。中唐人出奇的没有发出声音,连冲杀的口号也不喊,却给人一种哀兵的感觉,在这宽阔的平原上。足足四个大方阵上万人默不作声的全线碾压了过来,偏偏还是无声的,不说别的。单是这恐怖的气氛已经是令人有着要窒息的感觉了。

    假如面对中唐府兵的乃是吞蛇军,这样的心理战术是没用的,可是面对的乃是北齐普通的守军,那么这一招可以说就已经是有不战而曲人之兵的强大效果!

    看着中唐府兵的方阵若洪流一般的再次蔓延到了北齐的大营上,林封谨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种明悟,那便是搞不好这一战的胜负并不是取决于双方的主力,而是在于双方助战的这些兵力上。

    倘若北齐的这些勤王军表现足够好的话,能将中唐府兵的力量尽可能的消耗掉,那么这一战几乎就是大局已定,同理,横波将军田武手下的骑兵也是未现踪迹,倘若他们能起到足够的牵制力,那么大局也是搞不好会向着中唐倾斜。

    “咦?”林封谨看着下方的战局,忽然奇道:“怎么会这样?”

    林封谨是在因为什么诧异呢?便是由于这一次中唐军居然并没有变招!!这是什么情况?结果这一次玄甲都的出战比之前还早,看准了中唐军的主攻点之后,便是迅速的出击,将中唐军给硬生生的挡了回去!

    林封谨想了想以后,迅速的招手唤了一个人过来,然后对他询问道:

    “你马上去问问,玄甲都的出战情况是怎样的?每次都是倾巢出动吗?”。

    很快的,那名传令兵便回来喜气洋洋的道:

    “总管大人,玄甲都第一次出战的时候,只用了一半的人手,并且是副都统出战,这一次只是动用了三分之一的人手,看准了对方的弱点便是一蹴而就!”

    林封谨点了点头道:

    “事不过三中唐军这两次出战看似都被击退,其实连伤员什么的都带走了的,可以说是要来就来,要走就走,余力很足,倘若他们有什么图谋的话,那么这一次就会露出来了。”

    野猪沉声道:

    “那么要不要提醒一下?”

    林封谨微微摇头:

    “君上目前行踪不定,应该是与吞蛇军在一起,督率大军的乃是兵部尚书柳成和大将徐万,这两人一文一武,依靠的是资历来掌管大军,未必就能听进去我的说话。”

    “而玄甲都也是相当神秘,都统和副都统完全都是生面孔,我一区区区的外臣,也根本不方便去结交他们,再说玄甲都此时气势极盛,我去泼冷水旁人反而不领情,所以说静观其变就好了。”

    野猪点了点头。

    于是很快的就能见到,中唐军的第三波攻势再次来临这一次看起来依然和之前没什么两样,中唐军强势突进,北齐中虽然依托营寨而守,却是节节败退。

    紧接着玄甲都的人便是看准了中唐军的主攻方向,遽然前突,战线再次变成了奇特的w形!而就在这时候,玄甲都的人组成的锋矢箭头阵型便是成为北齐军最凸出的那个点,也就是说,他们在这短暂时间当中,就已经是形成了三面受敌的恶劣局面!!

    因此就在这个时候,本来若潮水一般退却的中唐军当中,居然出现了四五面红色的旗帜在迅速的迎风招展,这几面红旗一出现之后,整个中唐军的“硬度”陡然就加倍。

    他们本来给人的感觉似乎是即将退却的潮水,可是在红旗一出现后,立即就化成了坚硬无比的冰山,坚钢无比的矗立在了那里,也不是说就变成了无法逾越的崇山峻岭之类的,而是在表明了自身的决心,那就是你若要冲上来发生直面碰撞的话,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你粉身碎骨,要么就是我粉身碎骨!!

    中唐军一发生变化之后,冲在了最前方的玄甲都的感应乃是最为深刻的,因为毫无疑问,这种变化就是以他们为核心而产生的,本来被他们杀得节节倒退的中唐人猛然后缩,紧接着从他们的身后,赫然出现了一名一名双手握持着重盾的精壮男子!

    这些男子的手臂都是异常的粗壮,个子不高,他们使用的重盾用双手握持,往地下狠狠一砸就深刺入地,足可以让两三个人藏身其后,为什么这样庞大的重盾之前没有被瞭望哨发现?

    那便是因为这重盾乃是在战斗的时候临时拼装起来的,这重盾拆开了之后,就分成了五块,每一块看起来都和普通的中唐府兵制式盾牌大同小异,然而厚度却足足是普通盾牌的一倍,这区别在战斗的时候非常大,可是在远处眺望者的眼里面,却是很难分别。

    随着连续的二十几块双手重盾被扎入了地面之后,突前的“玄甲都”便是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他们挥舞的连枷非常容易就砸到了这些林立的重盾上,使得威力大减,紧接着,从这些同样能够遮蔽人视线的重盾下方,忽然就伸出来了一根一根长长的挠钩!(未完待续……)

    第十章交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