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战局进行到了这一步,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很重要的,那就是看中唐府兵在袭破北齐大营的时候,此时保持的这严整阵容必然就会变乱了,然而究竟会乱到什么程度?这就要看北齐这边的步兵能给中唐府兵带来多少压力了。

    一旦中唐府兵的阵型保持得越差,那么面对接下来的北齐占据优势的恐怖骑兵冲击的话,那么就会伤亡格外的惨重,尤其是在这个时代,伤亡一旦超过了三成,就已经很可能逼近到了大溃败的临界点。

    林封谨此时全神贯注的盯着战局的变化,双方前锋已经是绞杀在了一起,那就真的是堪称血肉绞肉机一样的存在,根据林封谨看到了,在双方短兵相接的一瞬间,这伤亡就是数以千计甚至那一条交锋的战线上瞬间就腾起来了一阵血雾,在阳光下看起来分外的清晰!

    见到了这一幕,野猪忍不住都嗜血的舔了“小说`.“一下自己的嘴唇,右手忍不住也是握紧了开天,这样的大场面,这样疯狂的战场生活才是他的最爱,他最喜欢全身心投入进去的地方啊。

    而在林封谨所处的望楼下面,有两百来名披着红色斗篷的骑手整整齐齐的矗立在了下方,简直就仿佛是整齐摆放在了棋盘当中的棋子一样,单看他们身上带着的那种甚至有些盛气凌人的特质,就知道这些骑手已经是属于拥有了军魂特质的那种强大战士,漠视死亡,嗜好鲜血!

    这些人自然是林封谨的赤骑亲卫队,他们的用处就是一旦北齐战败的话,护住林封谨跑路用的,有他们加上野猪,还有林封谨自身的强大实力,哪怕局势再乱。也是能安全逃脱的。

    当然,倘若说北齐军能够占据上风,林封谨也并不介意将手下的这些人放出去参战,狼要见血才会捕猎,自己的这些手下也绝对不能让他们在温室里面成长,要在这样的大规模战争当中磨砺之后,这把刀才会更加锋利!

    吕羽早在遥城的时候,便是知道林封谨手下有一支草原部族组成的弓骑兵很厉害,所以对林封谨此时带来的这些人的待遇也是颇为优渥,一切都是按照吞蛇军的规例来进行安置的。

    这时候。双方的战事已经是持续了二三十个呼吸,林封谨的脸色也是开始变得严肃了起来,为什么?

    因为北齐军尽管拼死抵抗,然而前方的阵线已经是被迅速的打了进去,本来大营的防守阵线是“一”字的形状,现在居然是朝着里面被打进去了一个明显的弧形进去!!

    尽管在战事的开局就知道,中唐的府兵是王牌兵种,肯定比北齐守卫营地的普通兵力实力强出许多,但是林封谨也没想到居然会出现这样压倒性的优势。要知道,好歹北齐这边是守方,明明以逸待劳占据了地利优势的啊!却是被人的先头部队一波就要击溃似的。

    “不能再让战局这样持续下去了”

    林封谨低声的道。

    此时他已经是判断了出来,吕羽得掀自己的一张底牌了。若是现在就发动骑兵攻势的话,对方阵型未乱,便是恰好如了对方的愿!就算是双方的主力都在这里拼光死光,一两年之后。中唐就能恢复全盛时期大半的实力,而吞蛇军打光以后要恢复元气,那时间就难说了精锐骑兵的补充周期。那是五年小成,十年未必能大成的。

    果然,林封谨应该算得上这世上最了解吕羽的几个人了,在林封谨说出来了这句话大概不到半分钟之后,顿时就见到了从中军大帐里面冲出来了一群黑色的洪流!!

    这就是吕羽的一张底牌,林封谨也只是隐隐约约的听说过,这一群黑色的洪流叫做“玄甲都”,因为吞蛇军毕竟是骑兵,有很多地方受限,比如说是山上,比如说是贴身保护,所以吕羽就私下训练了这一批精锐出来,据说还采用了某些药物秘术刺激这些人的身体,使其哪怕是身穿重甲也是可以肆意冲杀半个时辰!

    此时的这群玄甲都,可以说是全身都被笼罩在了黑色的甲胄内,威风凛凛,并且使用的全部都是双手连枷这种刚猛型的钝器,普通的中唐府兵的钢刀对于玄甲都身上的锁甲几乎是无能为力,而他们的盾牌在双手连枷这样的武器的轰击下,也可以说是几乎没有什么用处的。

    这“玄甲都”一出现,立即就对准了最危险的地方,就是北齐军前方阵线打得最凹的地方直撞了过去!这里很显然,便是中唐军投放精锐最多的地方,双方这样的硬碰硬,立即就是最为直接的正面冲突交锋。

    玄甲都一出现之后,立即就将中唐人最犀利的攻势遏制住,就像是将一把刀的刀尖直接给敲碎,当然这把刀的威力自然就会被削减到最低。这一冲之后,林封谨看到的局面立即又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那便是本来北齐军的阵线是个“一”字,被中唐人拼死反扑一击之后,变成了凹进去的一条弧线,此时被玄甲都在正面狠狠一冲,战线就呈现出来了诡异的w的形状,中间那一点,赫然是玄甲都反扑得插入到了对方的阵线当中去!

    借助玄甲都的这一次出手,中唐人的攻势被打退了,不过这也并不是什么特别奇怪的事情,就连最乐观的将军,也没指望过能够一击就将吕羽的大营袭破,这一次能逼得吕羽掀出来了一张底牌,已经可以说是达到了进攻的目的。

    此时林封谨见到了身边的野猪呼吸颇不平静,眼神里面也是露着狂热的感觉,两人相交这么多年,关系如主仆,如友,如兄弟,林封谨也是十分了解野猪心中的想法,微微一笑道:

    “怎么,心动了?想下去玩玩?”

    在林封谨的面前,野猪并不避讳什么。嘿然笑道:

    “中唐的府兵,天下闻名,偏偏还是和我走的都是刀盾流派,当然是见猎心喜了。”

    林封谨道:

    “这一次中唐人只是试探性的进攻,逼出了吕羽手上的玄甲都之后,下一次进攻自然就很有针对性了,应该也会掀出一张底牌来针对玄甲都,那时候我放你下去玩玩,和这些普通兵卒打有什么意思,要打就找着精锐来!”

    这一次冲击过后。北齐的营地第一道防线简直就仿佛被糟蹋过似的,可以说真的是惨不忍睹,也是多亏了林封谨临时制订了相当完备的战地救护条令,因此伤员什么的都是被迅速的带到了后方去进行治疗,避免伤兵的**声之类的影响士气。

    在这里林封谨已经是注意到了一个细节,朝着前方去救人的那些辅兵回报说,战场上竟然都只能找到中唐士兵的尸体,伤员绝大多数都被救走了,从这样的从容程度来说。已经是可以看出中唐人在撤退的时候真的是尚有余力。

    很快的,之前作战的四个大方阵就直接撤回了城内,然后又徐徐出现了四个全新的大方阵,二话不说的便是朝着这一方沉默的压了过来。中唐人出奇的没有发出声音,连冲杀的口号也不喊,却给人一种哀兵的感觉,在这宽阔的平原上。足足四个大方阵上万人默不作声的全线碾压了过来,偏偏还是无声的,不说别的。单是这恐怖的气氛已经是令人有着要窒息的感觉了。

    假如面对中唐府兵的乃是吞蛇军,这样的心理战术是没用的,可是面对的乃是北齐普通的守军,那么这一招可以说就已经是有不战而曲人之兵的强大效果!

    看着中唐府兵的方阵若洪流一般的再次蔓延到了北齐的大营上,林封谨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种明悟,那便是搞不好这一战的胜负并不是取决于双方的主力,而是在于双方助战的这些兵力上。

    倘若北齐的这些勤王军表现足够好的话,能将中唐府兵的力量尽可能的消耗掉,那么这一战几乎就是大局已定,同理,横波将军田武手下的骑兵也是未现踪迹,倘若他们能起到足够的牵制力,那么大局也是搞不好会向着中唐倾斜。

    “咦?”林封谨看着下方的战局,忽然奇道:“怎么会这样?”

    林封谨是在因为什么诧异呢?便是由于这一次中唐军居然并没有变招!!这是什么情况?结果这一次玄甲都的出战比之前还早,看准了中唐军的主攻点之后,便是迅速的出击,将中唐军给硬生生的挡了回去!

    林封谨想了想以后,迅速的招手唤了一个人过来,然后对他询问道:

    “你马上去问问,玄甲都的出战情况是怎样的?每次都是倾巢出动吗?”。

    很快的,那名传令兵便回来喜气洋洋的道:

    “总管大人,玄甲都第一次出战的时候,只用了一半的人手,并且是副都统出战,这一次只是动用了三分之一的人手,看准了对方的弱点便是一蹴而就!”

    林封谨点了点头道:

    “事不过三中唐军这两次出战看似都被击退,其实连伤员什么的都带走了的,可以说是要来就来,要走就走,余力很足,倘若他们有什么图谋的话,那么这一次就会露出来了。”

    野猪沉声道:

    “那么要不要提醒一下?”

    林封谨微微摇头:

    “君上目前行踪不定,应该是与吞蛇军在一起,督率大军的乃是兵部尚书柳成和大将徐万,这两人一文一武,依靠的是资历来掌管大军,未必就能听进去我的说话。”

    “而玄甲都也是相当神秘,都统和副都统完全都是生面孔,我一区区区的外臣,也根本不方便去结交他们,再说玄甲都此时气势极盛,我去泼冷水旁人反而不领情,所以说静观其变就好了。”

    野猪点了点头。

    于是很快的就能见到,中唐军的第三波攻势再次来临这一次看起来依然和之前没什么两样,中唐军强势突进,北齐中虽然依托营寨而守,却是节节败退。

    紧接着玄甲都的人便是看准了中唐军的主攻方向,遽然前突,战线再次变成了奇特的w形!而就在这时候,玄甲都的人组成的锋矢箭头阵型便是成为北齐军最凸出的那个点,也就是说,他们在这短暂时间当中,就已经是形成了三面受敌的恶劣局面!!

    因此就在这个时候,本来若潮水一般退却的中唐军当中,居然出现了四五面红色的旗帜在迅速的迎风招展,这几面红旗一出现之后,整个中唐军的“硬度”陡然就加倍。

    他们本来给人的感觉似乎是即将退却的潮水,可是在红旗一出现后,立即就化成了坚硬无比的冰山,坚钢无比的矗立在了那里,也不是说就变成了无法逾越的崇山峻岭之类的,而是在表明了自身的决心,那就是你若要冲上来发生直面碰撞的话,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你粉身碎骨,要么就是我粉身碎骨!!

    中唐军一发生变化之后,冲在了最前方的玄甲都的感应乃是最为深刻的,因为毫无疑问,这种变化就是以他们为核心而产生的,本来被他们杀得节节倒退的中唐人猛然后缩,紧接着从他们的身后,赫然出现了一名一名双手握持着重盾的精壮男子!

    这些男子的手臂都是异常的粗壮,个子不高,他们使用的重盾用双手握持,往地下狠狠一砸就深刺入地,足可以让两三个人藏身其后,为什么这样庞大的重盾之前没有被瞭望哨发现?

    那便是因为这重盾乃是在战斗的时候临时拼装起来的,这重盾拆开了之后,就分成了五块,每一块看起来都和普通的中唐府兵制式盾牌大同小异,然而厚度却足足是普通盾牌的一倍,这区别在战斗的时候非常大,可是在远处眺望者的眼里面,却是很难分别。

    随着连续的二十几块双手重盾被扎入了地面之后,突前的“玄甲都”便是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他们挥舞的连枷非常容易就砸到了这些林立的重盾上,使得威力大减,紧接着,从这些同样能够遮蔽人视线的重盾下方,忽然就伸出来了一根一根长长的挠钩!(未完待续……)

    第十章交锋:

第1298章沐少龙    李七夜随意一笑,说道:“就拿你们最拿手的菜肴来吧。”

    “客人,我们小店最拿手的乃是鬼血酒和枯骨菜。”伙计忙是说道:“客人要来一份吗?”。

    “那就来一份吧。”李七夜很随意,淡淡地笑着说道。

    “好嘞,鬼血酒一壶,枯骨菜一份。”伙计吆喝了一声,然后就退下了,很快,他就给李七夜送上了一杯壶酒。

    酒壳乃是以头骨打磨而成,鼻孔正是倒酒口,酒杯也是以白骨打磨而成,在酒杯中盛着有一只眼睛,一只大得像牛眼一样的眼睛,而且,这只眼睛带着鲜血。

    李七夜只是随意一笑,把酒倒入杯中,鬼血酒乃是鲜红无比,就像是鲜血一样。当这鬼血酒倒入杯中之时,会扑嗵扑嗵的响,冒起了酒泡,每一个酒泡冒起的时候,竟然看起来像是魔鬼的头颅,然后就破灭了。

    最为恐怖的,还不是这酒泡,是杯中的那一只眼睛。当鬼血酒倒入杯中之时,这一只眼睛竟然转动起来,让杯中的鬼血杯好像是要慢慢沸腾一样,散发出了一股酒香。

    酒如血,骨为杯,杯中还有一只会转动的眼睛,这样的酒虽然袅袅酒香闻起来是十分诱人,但是,看到这样的酒,又有几个人敢喝呢?

    对于这样的鬼血族,李七夜一点都不在意,端起酒杯,轻轻地啜了起来,血酒入口烈而不燥,醇而不稠,口感极好。

    当端这样的酒杯。啜着血酒。而酒杯中的那只转动的眼睛近在咫尺。如此恐怖的事情,只怕会有不少人是毛骨悚然,李七夜只是笑了笑而己。

    李七夜轻啜着血酒,扫了一眼客栈中的宾客。在这酒家之中,可谓是宾客如云,都是来自于五湖四海的修士。

    这些修士落座于这客栈之中,这些来自于五湖四海的修士有的只是猎奇而来,也有的是抱目的而来。还有的是路过歇脚的。

    猎奇而来的修士是一眼能看得出来,这些猎奇而来的修士多数这第一次来白骨岛,所以,对这里的事情都是十分的好奇,不够东张西望。

    在这酒家的宾客中,有两个青年特别的吸引人注目,因为他们身边围了一大群的人,而且,这些围着这两个青年的修士其中不乏是老一辈大贤这一级别的强者,而且。那怕是老一辈大贤,都颇有讨好他们的意思。

    这两个青年明显不是出身于同一个门派。这两个青年之中,一个是长得很俊俏,一个是长得英朗。

    “包公子此次来也是去骨海吗?”。此时,众星捧月般的人群中,一个年轻一辈修士带着讨好的笑容说道。

    “此次我只是先去探探情况,我只是一个小兵而己,为师祖望望风。”长得俊俏的青年笑着说道。他说得有些矜持,但是,神态间,不免有气傲气。

    “镇天前辈也来骨海?”听到这青年的话,连老一辈大贤都心里面一震,不可思议地说道。

    “没错,我也正好告诉诸位兄弟一声,我师祖出世,这一世他将成为仙帝。”这个青年笑着说道,在神态间,已经露出了高傲。

    “梦镇天吗?”。这青年话一说出来,在场很多人都为之震撼,就像是整个时空被炸开一样,本是热闹非凡的酒家一下子静了下来。

    事实上,听到“梦镇天”这个名字的时候,整个酒家都静寂下来,很多人都不由抽了一口气。

    “梦前辈真的是只错一代?”刚才说话的老一辈大贤都不由骇然,不敢相信地说道。

    眼前这个俊俏的青年叫包玉强,出身于神梦天。神梦天本就是龙妖海极为强大的魅灵传承,更让人忌惮的是,在上一个时代,神梦天出了一位极为了不起的至尊梦镇天!

    “胡兄,这样的大事包兄弟没必要瞒你。”另一个英气的青年对这个老一辈大贤笑着说道。

    这两个青年道行虽然不错,离天才还有不小的距离,但是,他们却敢托大与老一辈的大贤称兄道弟。

    包玉强不用说了,他师父是曹国剑,是梦镇天的弟子,就算是当代天才都对他尊敬三分。

    至于这个英气的青年,他虽然比不上天才,他本身天赋也不错,更重要的是,他出身于天仙楼,虽然天仙楼的弟子出很在外面走动,但是,一旦天仙楼的弟子在外面走动,都格外受人尊敬。

    这个青年叫沐少龙,他出身天仙楼,而且在天仙楼的辈份不低。比起天仙楼的那些不出世的大人物来,沐少龙相对喜欢往外面跑,交结朋友,正是因为如此,沐少龙他道行比不上太阳王这样的年轻一辈天才,但,他在天灵界也是有着不小的名气。

    “少龙兄说得没错,上一时代我师祖与踏空仙帝交情极深,所以,我师祖不愿意与踏空仙帝为了争天命而兄弟相残。我师祖错代之后,他在这个时代出世,问鼎天命。”包玉强点头说道,说到自己师祖,他是骄傲无比,不免抬起头颅来。

    包玉强本不是那种气势凌人的人,当然,他也是比较骄傲的人,但,一旦谈到他师祖梦镇天的时候,他自信就一下子爆棚,整个人就不一样了。

    包玉强这样一说,整个客栈的宾客都一下子沉寂了,甚至很多人都不由感到窒息,心里面抽了一口冷气。

    梦镇天,这个名字在天灵界有着无上的神威,任何人提到这个名字,都心里面发毛,有传言说,梦镇天已经只差一步就能成为仙帝了。

    在所有人都寂静之时,沐少龙笑着说道:“恭喜包兄弟,待梦前辈成为仙帝之时,包兄弟必是统御仙帝军团,远征九界。”

    沐少龙这样一说,包玉强顿时是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有些飘飘然,说道:“哪里,哪里,少龙兄过奖了。未来兄弟我还需要少龙力鼎力相助之时,谁人不知,少龙兄的天仙楼乃是藏龙卧虎,若是摘月仙子一旦出世,九界无人能敌。”

    虽然包玉强有点飘飘然,但是,在沐少龙面前他还是不敢太过于高傲,还是捧了沐少龙一下。

    “我们祖师,已经隐世很久很久了,我们这些晚辈未能见上一面。”沐少龙虽然心里面舒畅,但是也不由轻轻叹息一声。

    包玉强忙是笑着说道:“摘月前辈已经无敌,看破红尘,隐世不出,也不足为奇。”

    刚才大家都为“梦镇天”所震撼,但是,当现在提起“摘月仙子”的时候,所有人更是一下子沉默了。

    摘月仙子,这个名字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提起了,但是,当再一次提起这个名字的时候,依然震撼着整个天灵界。

    天仙楼,是一个十分神秘的传承,他们低调,但是极为强大。虽然说,他们天仙楼没有出过仙帝,但是,他们比仙帝传承还要强大。在千百万年以来,有人说,天仙楼曾经出过天仙,是真是假,没有人知道。

    摘月仙子,威慑一个又一个时代,那怕她已经没有出世,依然是威慑着一个又一个时代!因为她是鸿天女帝一生中最强大的劲敌。

    本是随意坐在那里李七夜并不关心包玉强、沐少龙的谈话,但是,当听到“摘月仙子”这个名字的时候,李七夜的目光不由跳动了一下。

    此时,李七夜不由望着沐少龙,让自己的声音平静起来,问道:“摘月仙子还是隐居于望月峰吗?”。?酒家本是寂静,现在李七夜这话一说,不少人望向李七夜。在天灵界,人族本来就不多,如果刚才不是被包玉强和沐少龙吸引,很多人都会留意到李七夜这样的一个人族。

    “是的,你怎么知道?”沐少龙也不由吃惊,看了看李七夜说。

    李七夜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沐少龙的话,心里面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望月峰!想到过往的种种,他心里面百般滋味。

    “不知道兄台如何称呼?”此时沐少龙笑着对李七夜说道。

    “李七夜。”李七夜看了看沐少龙一眼,只是笑了笑,点了点头。以李七夜的个性,他对于其他的修士,不爱理睬,除非是那种知进退、识大势的人了,他对沐少龙有如此的姿态,这已经是高看了沐少龙一眼了。

    “李七夜”一听到李七夜报了名号,在场的一些修士都不由吃了一惊,甚至有修士挪了挪身体,离他远一点。

    虽然有很多人没见过李七夜,但是,最近李七夜的凶名远播,在天灵界,只怕已经是有很多人听过李七夜的凶名了。

    血炼亿万广海鱼,屠杀螭国、血鲨庄,特别是斩杀上官飞燕,更是震撼得让人悚然。

    “原来是李兄,大名久仰。”沐少龙只是抱了抱拳,只是客气了一下,虽然李七夜凶名在外,他也没有必要巴结李七夜这样的一个人族,他们天仙楼本就不需要巴结任何人。

    “李兄大名,远扬天下,不如一同坐下来小酌几杯如何?”包玉强立即对李七夜有兴趣了,笑着说道。

    “对,李兄过来一同坐也无妨。若是包兄弟能为李兄引见一下镇天前辈,你必是飞腾黄达。”沐少龙见包玉强对李七夜有兴趣,就笑着说道。(未完待续……)

    第1298章沐少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