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田紫紫,美女光腚,第九章 升职

已有 47 阅读此文人 - - np肉文推荐 -

    于是林封谨便是接下来对吕羽提了几句狂风军团西进的事情,吕羽听了以后,眼前也是一亮,姑且不说这个计划能收到啥效果,单是能冲进中唐国土里面烧杀掠抢一番已经是能让自己心胸开阔念头通达了。

    有道是人争一口气,树活一张皮,升斗小民都有自己的面子要维护,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来说,男人最不能忍的就是自己被戴绿帽,其实仔细想想实质上的东西也没损失啥,就是自家女人的身体和别的男人接触了一下,要说具体的意义,就和两只流汗的手相握了一下类似。然而为什么男人没办法忍这种事情呢?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感情上和精神上的一些无形的东西被伤害到了。

    北齐被人同时两路进军打成这样,吕羽作为国君,当然是感情上和物质上都受到了巨大的伤害,所以说林封谨的这个提议他想也没想就批了,当场就和林封谨将狂风军团杀进去的一些细节东西都是彻底的规划清楚,比如说是一路上怎么假扮中唐军,进去了以后怎么化整为零来烧杀掠抢最有效率,比如说最后怎么接应他们等等!

    最后还补充上了不少阴险毒辣的招数,比如说狂风军团里面申残有不少旧部是西戎人,那么就让这些西戎人单独成一军,连假扮都不用了,直接打起西戎的旗号在中唐境内烧杀掠抢,又比如说在中唐境内怎么祸害百姓,彻底的废掉水井等等。

    这里为什么要特地将水井单独拿出来说,却是因为中唐靠着北边的国土实际上灌溉水网并不算太发达,因此这种精耕细种的农耕文化当中,一眼出水量大的甜水井,实际上是比耕牛还要宝贝的战略物质。种田最根本的东西,说一千道一万还是离不开水源。毁掉一眼水井,很可能都会使周围好几百亩地产量锐减甚至废掉!

    而重新打一眼井。那绝对不像是江南水乡那种地方了,必须要先找堪舆师寻地脉。然后还要四乡八里的人合起来一起出人出力,并且人心不患贫,患不均,井这东西并不是指定地点就能打出来的,又搬不动带不走,大户人家出大头的话,万一那口井距离他家的田地足有三四里,那怎能叫人想得通?白白便宜的别人家!

    更重要的是。在中唐这边打井的成功率不高,三口才能有一口出水,这已经只得三分之一的成功率了。

    就算是出水的井,往往也会遇到水量不大的废井,属于那种多几户人一打,下面就只剩余下来了泥浆汤水的那种,这种废井的比例虽然不高,也好歹十口里面会遇上两口。最后,还要排除掉那种水量虽然大,水的滋味却是颇为苦涩的碱水井。这种井就只能用来浇菜和饮牲口

    因此,打井打出来一口甜水井的几率有多大,几乎是能屈着手指头算出来的。乡下人家也不蠢,都能算账,所以吕羽这样下令毁井实际上是狠辣到了极点的绝户计,毁一口吃水的甜水井,接下来除非是官府出面,庄户人家自发再有决心打一口井的几率几乎为零

    等到将狂风军队的事情安置妥当了之下,接下来对外的事情,林封谨虽然有腹案,但既然拿定了主意不多说什么。便是很干脆的闭嘴不言了,因为这件事本来也就不急。同时也没必要急。

    因为实施这计划的最好时机也不是现在,而是得等北齐军结结实实的将左柳城围了起来之后。那时候狂风军团直入中唐境内化整为零肆意烧杀的消息也是应该传了过去,北齐和西戎接头的消息再放出来,这就是真真切切的雪上加霜不打折了。

    吕羽这时候也是忙得厉害,接下来要见的几个人也不避讳林封谨,只是让他在旁边听着,这些人当中,林封谨有面孔熟的,有面孔不熟的,却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全部都是军中的实权人物,手握兵权!

    见完了这几个人之后,林封谨已经是在心中叹了一口气,他忽然觉得自己真的是天生的劳碌命,这不是又被吕羽给惦记上了?此时自己的转运使也是差不多忙到了头,一切都上了正轨,前面有着狂风军堵住了口子,并且接近十万勤王军已经是逼近到了中唐军,那么自己卸任的时间也就差不多了。

    那么,吕羽这样以最简单直接的方式把自己介绍给军中的实权人物完全是没必要的了啊,所以,几乎可以判断出来,那么肯定以后双方是少不了要打交道,才会让林封谨站在自己的身边,与这些人先混个脸熟再说。

    再往深处想的话,这一战乃是北齐几乎是兴重兵而出,吕羽御驾亲征,聚集的部队那是十万往上的,这样组成的庞大军事集团,若是在后勤体系方面不能做到统一调度的话,那么就会出现巨大的人力物力的浪费。

    只是这样的一个庞大后勤体系,偏偏又只能成立一个类似于行营总管这样的临时机构,仗一打完的话那么就得撤销,这样一来直接就会令很多人打退堂鼓——辛辛苦苦呕心沥血弄一个项目出来,刚刚上手就他妈的就撤了,这还有什么干劲儿?

    当然,只要吕羽透露出这意思,肯定也是有大把的人愿意来做这件事的,然而这些人来做这十万大军的行营总管吕羽不愿意啊!这一战败了,他就成败家子了,连老爹留下来的东西都保不住,还谈什么发扬光大?

    因此,很显然吕羽就打的是让林封谨继续接手这烫手山芋,林封谨趁着周围没外人,很干脆的叹息了一声,无奈道:

    “君上,你这是要把我放在火炉子上面烤啊,我最近三四天加起来就睡了三个时辰!”

    吕羽很干脆的对旁边的内侍道:

    “吴先,送林转运使,哦,不对。应该是林总管出去,对了林总管,你之前的转运使也没有撤销。正式并入行营总管的权值之下,你是继续兼任或者说是找个人来做。那么都是随你的便了。”

    “君上喂喂喂,怎么直接就变成林总管了啊?您还没有问过我的意见”

    ***

    四天之后,走马上任的林封谨也是差不多将手里面的事情理顺了,其实各军也是都有自己的火头军,辎重营,林封谨也不是将这些人打乱了什么重新安置,只是让他们变得有序起来,避免各行其是。同时,有的必要的机构也是要未雨绸缪进行操办,比如说伤兵营,

    在这四天里面也发生了不少事儿,首先是狂风军已经彻底开始了西进,在化妆成了撤离的中唐军之后,西进的速度就没有停下来过,并且中唐那边的抵抗比想象当中的还要虚弱。

    其次就是,与西戎那边联合的点子也是有人开始正式的提出来了,并且还得到了大量的完备和补充。天底下也绝对不会缺乏聪明人。他们想出来的办法更是全面阴狠,居然造势说西戎,南郑已经是趁着中唐国内的空虚攻入了他们的腹地。本来这种造谣的话没有太多的采信力度。

    然而最要命的是,狂风军团的是真的朝着西面攻了过去的,并且最初的时候是以假扮撤离的中唐军的身份,破开了好几处要隘。要知道,若是在其余的时候,狂风将军申残的这一招或许成功几率不高,但现在是什么情况,偏偏是横波将军田武作为中唐人的内应投靠过去的情况下!内部的各种管理甄别制度都是一团混乱,而且战事最初的大胜局面也是令得中唐人麻痹大意!

    所以。此时北齐人是真的拿得出来证据,证明中唐内部腹地遭受到了侵袭的。他们可以拿出物证,甚至是俘虏的县令。豪绅这样活生生的人证来!!

    在这种情况下,便是对军事都是一无所知的人估计也知道,双方的大决战恐怕不会太久了,这时候是双方都渴望迅速的交战,北齐等不起,因为此时西戎人还仿佛像是毒疮一般的寄生在他们的国土上面,多留一日,北齐的国力就要多遭受一丝损害,他们身上的压力也是一样的大,因为不仅仅要打这一仗,并且还要赢得漂亮,不能惨胜,因为还要负责打完之后留着余力将那帮该死的西戎人赶走。

    同样,中唐人更是等不起,眼见得中唐腹地被攻破的消息甚嚣尘上,并且北齐人押出来的许多中唐的俘虏每天都在城下哭号受虐,中唐军也不是没想过冲出去救人,然而城门就那么大一点,仓促当中能投放多少兵力出去?一冲出去就等着被四面八方冲过来的骑兵包饺子吧!

    倘若要是背靠城墙,列阵而出的话,这样依城列阵,城墙上的弓箭手肯定比下面的射得远,稳妥是稳妥,可是失去了突然性之后,人家早就将俘虏给撵回去了。

    因此,中唐人现在一战的话,还能有借助哀兵之势的可能,若是现在不战,士气每天都在直线衰落,等个十天半个月的,估计就是想要战也是军心涣散,彻底没有胜算了。

    不过,也有一个坏消息是,西戎真的是和中唐人达成了交易,他们确实是拿出来了为数众多的牛马来与中唐人交易人口,因为西戎的东北就是草原,并不怎么稀缺牛羊牲口。

    同时,西戎人更乐于见到的事情,便是北齐与中唐拼个两败俱伤,虚弱的北齐更弱,即将强大的中唐起不来,那才是最符合西戎的利益,正因为这样,所以说西戎人在交易的时候也是相当爽快,并没有拖泥带水。

    ***

    在这种情况下,双方在你攻我守,互相试探了几个回合以后,终究还是中唐人先沉不住气。

    看起来他们是占据地利,并且粮食充足,然而这一次守城却是完全变味的守城啊!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通常情况下的守城,守城的人肯定是没有中唐府兵这么精锐,但是,他们的斗志却是满满的,因为他们是为了城里面的家人而战,不说别的。单是这一点就足够令人战斗力翻倍了。

    同时,守城的信心还有一点,那便是援军。内有坚城。外有援军呼应,这是守城的正理。要是没有援军。主帅甚至都会编造一些事实来哄骗手下,告诉他们援军一定会来,一定ok没问题。

    然而此时中唐的主帅甚至连圆谎的话都没办法说,因为他们守的北齐的城啊,他们距离自己的国土数千里呢?

    所以,虽然知道谁先动谁吃亏,但是中唐军还是开始源源不断的出城,然后在城墙下方依城列阵。最后开始向前。只是这时候,北齐反而开始退回去,固守住自己的营寨了,这是摆明了有恃无恐的姿态。

    这里距离中唐的边境数千里,中唐人若是不在这里击溃北齐的主力,那么要想好好撤回家的话,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不过中唐军觉得,大军撤到了这左柳城当中也绝对不是一招昏棋,而绝对是一招妙棋。

    首先大军千里撤退,十分疲惫。到了左柳城才有了休憩的机会,此时养了这几天,也算是缓过了劲儿来。

    其次。此时背靠左柳城与北齐军决战,相当于是左柳城就成了中唐军的军寨——这样的话,晚上就根本不怕偷营,骚扰等等伎俩了,同时即使有什么不对的话,重新撤回左柳城,依城而守,也是有卷土重来的好机会。

    当然,北齐就更占便宜了。能逼着城里面的对手出来找自己决战,这样的大便宜都占到了。并且至少这附近也是平原,能发挥出来吞蛇骑兵的莫大优势。别的就更不用说了。

    在两军即将展开决战的时候,林封谨在做什么呢?他则是什么都没有做,老老实实的呆在了军营里面的望楼上远眺战况:

    这一日老天爷也是作美,天空当中居然是连云彩都没有什么,直接露出来了深蓝得醉人的天空,阳光很干脆的照射了下来,甚至空气里面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新味道。

    此时可以见到,中唐的府兵已经是鱼贯而出,形成了足足四个庞大的方阵,左盾右刀,徐徐的朝着北齐这边行来,这样的视觉效果,真的是相当壮观,令人震撼啊。

    府兵摆出来了这样的阵型以后,就连骑兵也绝对不敢直冲的,因为这样一来的话,付出的代价太大了,要培养骑兵的话,首先你得有一匹马,其次你还得有一个精通马术的人,否则的话,怎么上马玩儿花活砍人?

    而刀盾兵呢?挑选身高力大的就好了,军中要的不是能舞七八个刀花出来的高手,也不需要一刀能斩断瀑布的变态,就是竖劈横斩这两招,每天练六个小时,持续的练上三个月就好,再听老兵油子传授点正面的经验,就能很轻松的拉上战场。

    这二者加起来的话,严格的说起来,一个骑兵耗费的资源至少也是等同于供养五个刀盾兵,也就是说,只要双方的战损比低于五比一,那么这一战刀盾兵一方就可以接受。

    还有非常重要的一件事,中唐也并不是没有骑兵的!不仅仅中唐有骑兵,并且这一次叛变的横波将军田武,麾下一样有着精锐骑兵存在,并且实力绝对不弱,只是吞蛇军的名气太响,所以被掩盖住了而已。

    此时林封谨已经看了出来,中唐府兵精锐,的确是名不虚传,就这么结成了四个巨大的方阵平推过来,单是给人的压力都是十分震撼的。就目前来说,就连骑兵也是要尽量避免直冲这样的整齐军阵。

    然而更要命的是,对方是刀盾兵,因此就是打乱对方阵型的利器,骑兵的抛射也是几乎无效,你一抛射,对方马上一蹲,盾牌往头上一顶,抛射半点用处都没有。

    有的骑兵要是略微靠近了一些的话,就会知道为什么中唐府兵为什么能号称天下精锐——立即就有那种经过了专门培养的掷矛手出来招呼骑兵,他们抛掷的乃是铁头木柄的特制短矛,抛掷出去的射程接近五十米,更是在空中发出诡异无比的唿哨声,北齐的骑兵立即就是吃了大亏,连续损失了数百骑以后,便只敢在五十米外进行抛射,这样的话,威力更弱了。

    当然,这些死伤几百人的摩擦和战斗,对于此时双方接近十几万人的大规模碰撞来说,真的就只能用无伤大雅来形容了,甚至就相当于是只冒了个泡起来。

    甚至此时中唐派遣出来的四个大方阵,也只是前军而已,双方这时候依然没有竭尽全力,在反复试探着对方的破绽!

    此时林封谨双眼都是微微眯缝了起来,因为这时候,中唐府兵形成的方阵,已经是徐徐的接近到了北齐军的大营外!顿时就能见到,大量的箭簇直飞了出来,然而对府兵来说,这样的射击依然对他们的威胁并不大。

    这就是府兵变态的地方,因为其有着盾牌护体,所以其防御力仅仅只是逊色于浑身甲胄的铁甲军而已,敏捷和耐久力却是完爆对方,这可以说是罕见无比的攻守兼备的兵种。(未完待续)

第1297章白骨岛    听完了李七夜的话,仙女侧首,细细品味着李七夜的话,过了很久,她好像是听明白了一些,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至于卓剑诗他们,听到李七夜和仙女的对话,觉得是丈三和尚摸着不头脑,他们所谈的东西,给人一种飘渺虚无的感觉。

    当然,柳如烟他们当然不会知道李七夜和仙女这种听起来飘渺虚无的谈话,事实上是这个世界上最巅峰的谈话,他们所谈,已经是修士之间最终极的题话,这里面涉及的东西,远远不是卓剑诗他们所能理解的。

    李七夜静静地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好像是睡着了,而仙女也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她坐在那里,神态间有些茫然,有些迷惑,有些孤寂,有些忧郁。

    她这样的神态,让人看在眼都不由有些心疼,似乎,在这个间好像是只剩下她一个人一样,似乎她是背负了什么东西有着千万年之久一样。

    过了好一会儿,李七夜睁开双眼,对柳如烟说道:“去骨海之前,先去一趟白骨岛。”

    柳如烟二话不说,立即吩咐门下弟子前往白骨岛,事实上,他们前往骨海,也是必须经过白骨岛。

    “我有点累了,休息一下。”李七夜站了起来,然后对仙女说道:“你跟着我就行了。”

    “我为公子准备有客房。”卓剑诗立即张罗,负责照顾李七夜的起居。

    李七夜随卓剑诗而去,他临走的时候,看了站在一旁的熊千臂,淡淡地说道:“你想跟着去骨海是吧?那好,去后面找点苦力活做做,我身边从不养吃闲饭的人。”

    “呵,呵,小的这就去,只要公子需要小的做什么,尽管吩咐。”熊千臂立即大喜。忙是拜了拜说道。

    李七夜没有多说什么,带着仙女离开了。

    白骨岛。在龙妖海算是一个有名的地方,也是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当然,这也是让人有些惊耸的地方。

    白骨岛,就像它的名字一样,整座岛都是由白骨所铺成,而且。站在白骨岛上,你放眼望去,处处都是白骨。

    白骨岛不算大,但是,就这样的一座岛屿,没有花木树木,也没有小溪流水,在这里除了白骨还是白骨。

    当你走在白骨岛上,你会发现地上所铺的都是白骨。可以说,整个白骨岛的每一寸土地都是用白骨铺成的。

    而铺成白骨岛的白骨各式各样的都有,铺在地面上的白骨。有的是胫骨,有的是肋骨。有的是盆骨……也有小如鸟爪一般的骨块,但也有大得像一条桥梁一般大小的手骨。

    在白骨岛上有着不少的建筑,有楼宇,有房屋,也有殿堂……这里的楼宇房屋让人也看得有些毛骨悚然。

    有巨大的头颅骨倒扣在地上,这样就是一座房子,有的巨大肘骨搭筑在一起,再嵌上如甲骨就是成了一座楼宇,更是有殿堂是有一块块的骨头嵌成的……

    同时。白骨岛上也有居民,这些居民全部是白骨。当然,这些白骨并不是说一个人的骷髅什么的。

    当你走在白骨岛上,你或者会街道上看到这样的一具白骨,头颅看起来像是鳄鱼的头骨,身子却用的是人族的胸骨,背后再插上十几支如鸡爪一样的骨刺,双腿却是用又粗又大的犀牛骨头拼凑而成。

    就这样的一具不伦不类的白骨,身披上一身长袍,行走在白骨岛的街道上,一点都不突兀,因为白骨岛上的多数居民都是白骨,而且它们的身体都是有离奇古怪的骨头拼凑而成。

    如果说,你在白骨岛上能看到一具人形骷髅在行走,那才显得有些不正常,那些离奇古怪的白骨在行走,那才是正常的事情。

    当柳如烟的船只停泊在白骨岛外的时候,早就有白骨岛的居民来接待了,来接待的白骨指挥着柳如烟的巨艨停泊到了适当的船位。

    “先生,你来我白骨岛,需要什么呢?”这具白骨有着巨象的头颅骨,身体竟然用鱼骨头拼凑而成,双腿用的是鹤脚骨,这样的身体能支撑得起如此巨大的头颅,这有点让人难于想象。

    而且这白骨披着一身宽大的锦袍,看起来十分的滑稽,给人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这样的一具白骨开口就吐人言,若是换作是其人地方,只怕会把人的胆子吓破。

    李七夜看着这尊白骨,笑了一下,说道:“我要见你们的岛主。”

    “呵,呵,呵,先生,你只怕是有所误会了,我们白骨岛是没有岛主。”这尊白骨笑着摇了摇头。

    你想能象一个巨象头颅骨露出笑容的模样吗?这种笑容比哭还人难看,给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是吗?”李七夜笑了一下,悠闲地说道:“那我先吃点东西吧,再见见他,如果他不见我,我就把你们白骨岛拆了。”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船上的柳如烟和卓剑诗相视了一眼,在白骨岛,敢说这样话的人,还真的不多。

    白骨岛所有的居民全都是白骨拼凑而成,形形色色都有,看起来白骨岛的居民并不强大,甚至可以说,那只是过是一堆枯骨而己。

    但是,一直没有人敢找白骨岛的茬。听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曾经有一尊真神自认为无敌,他欲研究白骨岛的玄机,可惜,却被白骨岛活捉,挂在岛上,被白骨岛一根根骨头从体内拔出来,听说这尊真神嚎叫了九天九夜才死去,让许多强者看得毛骨悚然。

    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敢在白骨岛上惹是生非。

    “先生,你说笑了。”这尊白骨也不生气,笑着说道:“先生要吃点东西,请去白骨酒家,这边请。”说着,它竟然为李七夜带路。

    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跟着这尊白骨踏上了白骨岛,边走边看。

    在白骨岛,放眼望去,处处都是白骨,但是,说来十分奇怪,整个白骨岛看起来十分的干净,空气也是特别的新鲜。

    如果说,在别的地方,处处都是白骨,绝对会有尸气或者是秽气,但是,白骨岛却没有丝毫的尸气。

    甚至可以说,白骨岛干净得离谱,在这里的一根根白骨,甚至是雪白得像象牙一样,似乎,每一根白骨都经过无数次的打磨和抹拭。

    李七夜跟着这一尊白骨,慢慢地欣赏着眼前这座白骨岛,说来奇怪,在九界中也有不少白骨会走路或者说白骨复活这样的事情。

    但是,不管是复活的白骨还是走路的白骨,都会有异象,比如说,有一些葬地的白骨虽然会走路,但是,真正驱动它的、让它有力量的,是眼眶之中的灵魂之火,也有一些地方的白骨因为吸收了太多的秽气,让它变成了一具行尸。

    但是,白骨岛的白骨完全不一样,它们没有灵魂之火,也没有秽气,它们是纯粹的白骨。白骨岛的每一个居民都是以纯粹的白骨拼凑而成。

    这就让很多人奇怪,白骨岛的白骨,究竟是以怎么样形式而存在,他们的实力来自于哪里?

    这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谜,虽然有人想搞清楚,但是,没有人能琢磨得透。当然,也没有人敢在白骨岛上对白骨居民动手。

    事实上,此时行走在白骨岛的,不止只有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外来客,在这里,有很多外来客,这都是来自于五湖四海的修士。

    在平时,龙妖海都有不少猎奇的修士前来白骨岛见识见识白骨岛的神奇。至于现在,那就更加不用说了,很多修士前往骨海,需要经过白骨岛,所以,他们索性前来白骨岛歇歇脚,顺便见识见识白骨岛的惊奇。

    也正是因为如此,现在的白骨岛特别的热闹,随处都可以见到从外面而来的修士,有海妖,有树族,有魅灵。

    这尊白骨把李七夜带到了白骨岛上的一家酒店,这家酒店乃是以一只巨大的头颅骨所建成,看着那两只如巨洞一样的眼眶,让人觉得有点掺然。

    不过,这样让人有点毛骨悚然的酒家早就已经是宾客满坐了,在这里落坐的都是从外面赶来的修士。

    在酒家之中,来自于五湖四海的修士三三五五的落座,而一尊尊的白骨伙计穿梭于宾客之间,端酒上菜,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

    这样的景象,让不知情的人看了都有点毛骨悚然,这还让人以为这是一场盛大的阴宴呢。

    事实上,不少修士前来,并不是为了吃喝,更多的是为了探险猎奇。

    “喵、喵、喵……”当李七夜走入酒家之中后,蹲在柜台前的一具猫骨在向李七夜招手,看这猫骨似乎它生前是一只招财猫。

    “白小骨,有客人来了,好好招待。”李七夜走入了客栈之后,为李七夜引路的白骨叫来了一个伙计,然后就离开了。

    在这酒家,连桌子都是用白骨拼凑而成,李七夜所坐的桌子乃是用一根根手指骨拼凑而成,而椅子则是用腿骨凑成,坐在这样的桌椅上,让有感觉有点冷嗖嗖的。

    “客人,要吃喝点什么?”李七夜坐下之后,招待他的伙计笑吟吟地说道。(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