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保鲜肉,尊龙现在,第1297章白骨岛

已有 30 阅读此文人 - - 高H辣H小说 -

    听完了李七夜的话,仙女侧首,细细品味着李七夜的话,过了很久,她好像是听明白了一些,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至于卓剑诗他们,听到李七夜和仙女的对话,觉得是丈三和尚摸着不头脑,他们所谈的东西,给人一种飘渺虚无的感觉。

    当然,柳如烟他们当然不会知道李七夜和仙女这种听起来飘渺虚无的谈话,事实上是这个世界上最巅峰的谈话,他们所谈,已经是修士之间最终极的题话,这里面涉及的东西,远远不是卓剑诗他们所能理解的。

    李七夜静静地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好像是睡着了,而仙女也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她坐在那里,神态间有些茫然,有些迷惑,有些孤寂,有些忧郁。

    她这样的神态,让人看在眼都不由有些心疼,似乎,在这个间好像是只剩下她一个人一样,似乎她是背负了什么东西有着千万年之久一样。

    过了好一会儿,李七夜睁开双眼,对柳如烟说道:“去骨海之前,先去一趟白骨岛。”

    柳如烟二话不说,立即吩咐门下弟子前往白骨岛,事实上,他们前往骨海,也是必须经过白骨岛。

    “我有点累了,休息一下。”李七夜站了起来,然后对仙女说道:“你跟着我就行了。”

    “我为公子准备有客房。”卓剑诗立即张罗,负责照顾李七夜的起居。

    李七夜随卓剑诗而去,他临走的时候,看了站在一旁的熊千臂,淡淡地说道:“你想跟着去骨海是吧?那好,去后面找点苦力活做做,我身边从不养吃闲饭的人。”

    “呵,呵,小的这就去,只要公子需要小的做什么,尽管吩咐。”熊千臂立即大喜。忙是拜了拜说道。

    李七夜没有多说什么,带着仙女离开了。

    白骨岛。在龙妖海算是一个有名的地方,也是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当然,这也是让人有些惊耸的地方。

    白骨岛,就像它的名字一样,整座岛都是由白骨所铺成,而且。站在白骨岛上,你放眼望去,处处都是白骨。

    白骨岛不算大,但是,就这样的一座岛屿,没有花木树木,也没有小溪流水,在这里除了白骨还是白骨。

    当你走在白骨岛上,你会发现地上所铺的都是白骨。可以说,整个白骨岛的每一寸土地都是用白骨铺成的。

    而铺成白骨岛的白骨各式各样的都有,铺在地面上的白骨。有的是胫骨,有的是肋骨。有的是盆骨……也有小如鸟爪一般的骨块,但也有大得像一条桥梁一般大小的手骨。

    在白骨岛上有着不少的建筑,有楼宇,有房屋,也有殿堂……这里的楼宇房屋让人也看得有些毛骨悚然。

    有巨大的头颅骨倒扣在地上,这样就是一座房子,有的巨大肘骨搭筑在一起,再嵌上如甲骨就是成了一座楼宇,更是有殿堂是有一块块的骨头嵌成的……

    同时。白骨岛上也有居民,这些居民全部是白骨。当然,这些白骨并不是说一个人的骷髅什么的。

    当你走在白骨岛上,你或者会街道上看到这样的一具白骨,头颅看起来像是鳄鱼的头骨,身子却用的是人族的胸骨,背后再插上十几支如鸡爪一样的骨刺,双腿却是用又粗又大的犀牛骨头拼凑而成。

    就这样的一具不伦不类的白骨,身披上一身长袍,行走在白骨岛的街道上,一点都不突兀,因为白骨岛上的多数居民都是白骨,而且它们的身体都是有离奇古怪的骨头拼凑而成。

    如果说,你在白骨岛上能看到一具人形骷髅在行走,那才显得有些不正常,那些离奇古怪的白骨在行走,那才是正常的事情。

    当柳如烟的船只停泊在白骨岛外的时候,早就有白骨岛的居民来接待了,来接待的白骨指挥着柳如烟的巨艨停泊到了适当的船位。

    “先生,你来我白骨岛,需要什么呢?”这具白骨有着巨象的头颅骨,身体竟然用鱼骨头拼凑而成,双腿用的是鹤脚骨,这样的身体能支撑得起如此巨大的头颅,这有点让人难于想象。

    而且这白骨披着一身宽大的锦袍,看起来十分的滑稽,给人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这样的一具白骨开口就吐人言,若是换作是其人地方,只怕会把人的胆子吓破。

    李七夜看着这尊白骨,笑了一下,说道:“我要见你们的岛主。”

    “呵,呵,呵,先生,你只怕是有所误会了,我们白骨岛是没有岛主。”这尊白骨笑着摇了摇头。

    你想能象一个巨象头颅骨露出笑容的模样吗?这种笑容比哭还人难看,给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是吗?”李七夜笑了一下,悠闲地说道:“那我先吃点东西吧,再见见他,如果他不见我,我就把你们白骨岛拆了。”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船上的柳如烟和卓剑诗相视了一眼,在白骨岛,敢说这样话的人,还真的不多。

    白骨岛所有的居民全都是白骨拼凑而成,形形色色都有,看起来白骨岛的居民并不强大,甚至可以说,那只是过是一堆枯骨而己。

    但是,一直没有人敢找白骨岛的茬。听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曾经有一尊真神自认为无敌,他欲研究白骨岛的玄机,可惜,却被白骨岛活捉,挂在岛上,被白骨岛一根根骨头从体内拔出来,听说这尊真神嚎叫了九天九夜才死去,让许多强者看得毛骨悚然。

    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敢在白骨岛上惹是生非。

    “先生,你说笑了。”这尊白骨也不生气,笑着说道:“先生要吃点东西,请去白骨酒家,这边请。”说着,它竟然为李七夜带路。

    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跟着这尊白骨踏上了白骨岛,边走边看。

    在白骨岛,放眼望去,处处都是白骨,但是,说来十分奇怪,整个白骨岛看起来十分的干净,空气也是特别的新鲜。

    如果说,在别的地方,处处都是白骨,绝对会有尸气或者是秽气,但是,白骨岛却没有丝毫的尸气。

    甚至可以说,白骨岛干净得离谱,在这里的一根根白骨,甚至是雪白得像象牙一样,似乎,每一根白骨都经过无数次的打磨和抹拭。

    李七夜跟着这一尊白骨,慢慢地欣赏着眼前这座白骨岛,说来奇怪,在九界中也有不少白骨会走路或者说白骨复活这样的事情。

    但是,不管是复活的白骨还是走路的白骨,都会有异象,比如说,有一些葬地的白骨虽然会走路,但是,真正驱动它的、让它有力量的,是眼眶之中的灵魂之火,也有一些地方的白骨因为吸收了太多的秽气,让它变成了一具行尸。

    但是,白骨岛的白骨完全不一样,它们没有灵魂之火,也没有秽气,它们是纯粹的白骨。白骨岛的每一个居民都是以纯粹的白骨拼凑而成。

    这就让很多人奇怪,白骨岛的白骨,究竟是以怎么样形式而存在,他们的实力来自于哪里?

    这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谜,虽然有人想搞清楚,但是,没有人能琢磨得透。当然,也没有人敢在白骨岛上对白骨居民动手。

    事实上,此时行走在白骨岛的,不止只有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外来客,在这里,有很多外来客,这都是来自于五湖四海的修士。

    在平时,龙妖海都有不少猎奇的修士前来白骨岛见识见识白骨岛的神奇。至于现在,那就更加不用说了,很多修士前往骨海,需要经过白骨岛,所以,他们索性前来白骨岛歇歇脚,顺便见识见识白骨岛的惊奇。

    也正是因为如此,现在的白骨岛特别的热闹,随处都可以见到从外面而来的修士,有海妖,有树族,有魅灵。

    这尊白骨把李七夜带到了白骨岛上的一家酒店,这家酒店乃是以一只巨大的头颅骨所建成,看着那两只如巨洞一样的眼眶,让人觉得有点掺然。

    不过,这样让人有点毛骨悚然的酒家早就已经是宾客满坐了,在这里落坐的都是从外面赶来的修士。

    在酒家之中,来自于五湖四海的修士三三五五的落座,而一尊尊的白骨伙计穿梭于宾客之间,端酒上菜,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

    这样的景象,让不知情的人看了都有点毛骨悚然,这还让人以为这是一场盛大的阴宴呢。

    事实上,不少修士前来,并不是为了吃喝,更多的是为了探险猎奇。

    “喵、喵、喵……”当李七夜走入酒家之中后,蹲在柜台前的一具猫骨在向李七夜招手,看这猫骨似乎它生前是一只招财猫。

    “白小骨,有客人来了,好好招待。”李七夜走入了客栈之后,为李七夜引路的白骨叫来了一个伙计,然后就离开了。

    在这酒家,连桌子都是用白骨拼凑而成,李七夜所坐的桌子乃是用一根根手指骨拼凑而成,而椅子则是用腿骨凑成,坐在这样的桌椅上,让有感觉有点冷嗖嗖的。

    “客人,要吃喝点什么?”李七夜坐下之后,招待他的伙计笑吟吟地说道。(未完待续。)

第八章 见面    吕羽点点头道:

    “我看看清单。”

    林封谨将那清单递了上去,顿时吕羽一看,眉头就皱了皱,“这么多”三个字在喉咙管里面盘旋了半天,愣是没说出来。因为吕羽想到了当时自己心急火燎,却是发觉手边无人可用的紧张纠结,在那时候林封谨二话不说站了出来,也没有提什么条件,很干脆的就默默去了。

    接下来吕羽又想,在当时自己完全心急火燎忙于后勤的时候,倘若有人站出来,拍胸脯告诉自己,要付出这么多的代价,就能保证后勤畅通的时候,自己会不会点头?那当然会!

    一念及此,吕羽便是深吸了一口气,很干脆的无奈道:

    “我这上面是没问题的,不过这上面牵扯的官位太多,并且耗费的银钱也是数额太大,这一战打下来的话,你也是知道的,可以说是国中元气大伤,在银钱方面很难及时的弥补了出来,我也是很有难处的啊。”

    旁边的吴公公是个新来的,这却是因为平时跟随在吕羽身边的王太监人老了,不适合长途跋涉,因此得以火速上位。之前只是知道这位林转运使很得圣眷,现在才知道吕羽对他的倚重到了什么程度,这吴公公平时见到的被吕羽骂成灰孙子一般滚出去的不要太多,真的能以这种商量的口气来与臣子交流的,林封谨真是破天荒的第一个!

    按理说吕羽都放下了身段这样说话了,你一个臣子应该识点抬举吧?马上跪下来谢恩不就好了。

    然而令吴公公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林转运使默然了一会儿,便将怀中放着的官印,令箭什么的都统统交了出来,然后叹了口气道:

    “臣平生从未对人有过失信之事。人无信不立,既然是这样的话,君上的难处我也理解。但是我的难处君上也是应该体谅一下,从此便是无颜再面对这些豁出了命和胆子来跟着我干的手下。请君上允我辞官。”

    换了个人来拿辞官做要挟,吕羽的第一反应就是马上叫他滚蛋,爱干不干,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想做官的人还真不少,但林封谨这样的人才,却不是能说找就找得到的,吕羽疲惫的叹了口气。然后却是有些郁闷的道:

    “要不先让名单上的一小半人上去?”

    一听吕羽的旁边的吴公公立即就后悔了,早知道这位林转运使是如此牛b奢遮的人物,自己先前怎么能怠慢他呢,怎么能连一口水都不倒给他饮呢!!?这样的大人物,万一因为这么一点儿小事就记恨上了自己,那岂不是要冤枉死?

    令吴公公目瞪口呆的是,这位林转运使居然硬着脖子抗声道:

    “要是臣接下王上派下来的差事的时候,说先顶一顶,只完成一半怎么样?王上你肯吗?要是臣办的手下对饥寒交迫的将士说,你们先吃个半饱顶一顶。将士们就能恢复体力英勇杀敌吗?”

    吕羽的脸皮顿时就抽搐了几下,胸膛也是开始起伏了起来,脸色也是变得十分难看。似乎下一秒就要拍桌子发飙,吴公公已经是很熟悉这套流程了,没想到吕羽接下来居然深呼吸了几口气,勉强的道:

    “这这哪能呢?”

    这样的情况下,都没发飙!!吴公公几乎都有一种感觉,君上怎的是换了一个人啊!?

    林封谨却也不接口了,只是强着脖子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看他的模样,就知道是要能硬顶到底的。林封谨也是没办法。他心里面还窝着一肚皮火呢?你吕羽丢了个烫手山芋给我,我他妈累死累活给你好不容易把硬骨头啃下来。结果呢?你这边要给我耍赖不认账了?你叫我以后怎么在旁人面前抬得起头?

    同时,林封谨也是知道。这行营里面到处都是人,估计也没有什么好保密的,今天和吕羽的对话迟早就要传出去,因此,呈现在了其余的人面前的,将会是一个能在吕羽这样的君主面前依然可以倔强昂着头的官员,一个肯为了手下的升官发财霸气无比的硬顶的顶头上司!——

    这就是林封谨想要传递给外人的信息!

    而林封谨为什么要这样做?原因很简单,他想要正式入仕了。带着这样的印象步入官场,才能够更加迅速的在身边聚集起来一批人物。

    眼下的天下大势,可以说是十分动荡,根本就很难说会往什么地方发展,林封谨手中掌握了吴作城这个势力,但还是不够,尤其是放在现在的大环境下真的是不够看,简单的来说,就是守住可以,想要进取的话就非常难。

    此时北齐已经是陷入了凶险之境,被中唐和西戎先发制人,发起了突袭,就仿佛是在斗殴的时候被人先捅了一刀那样严重,林封谨此时就不能不考虑到北齐抵挡不住的后果了。

    他正式入仕的目的,首先是可以依托国家的情报体系,拿到第一手的消息,同时也是可以尽自己全力来帮助北齐,其次,就算是北齐抵挡不住,林封谨也是要在亡国前狠狠的捞上一笔,尽可能的将北齐的人力,物力资源转换到自己的手上。

    吕羽在位一天,林封谨就绝对不会去挖他的墙角,并且鞠躬尽瘁,当然,不会做到死而后已这一步,但有朝一日真的发生了北齐亡国这种事情——并且就目前的局面来说,是很有可能的——那么北齐亡国之后,势必会留下大量的资源。

    这些资源林封谨不动手的话,就会白白的便宜了中唐和西戎,接着他们将这些资源彻底的消化了以后,就会反过来对付林封谨,此消彼长之势,这点林封谨也是算得非常清楚的,所以该下手的时候,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

    面对林封谨的默不作声。吕羽也是感觉到了头大,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道:

    “现在的事情千头万绪,朕实在是没有办法来顾及这么多。这样多的缺份,必须要通过吏部。这样把,你这份单子上面已经定下来开始履职的,就算是正式提拔了上去,其余的功臣的安置,此间战事一了,朕一定给你个满意的答复。”

    吕羽的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林封谨若是再不答应的话,那就是真的不识抬举了。并且林封谨此行的心理底线是自己定下来的人能留下一半,这样的话已经是足够交代得过去,便是很干脆的谢恩。

    这时候,大帐当中的紧张气氛才缓和了下来,吕羽正要说话叙叙旧,林封谨也打算提起那一匹妖马红先生来引发两人之间的共同语言,冷不防外面已经是有一连串的声音传了进来:

    “急报,赤布急报”

    “急报,赤布急报”

    “急报,赤布急报”

    这声音迅速的由远及近。这里乃是吕羽的御营,戒备森严,这赤布急报足足要辗转四个人的手。才能到吕羽的手上,按照北齐的规矩,一旦是有人拿着了赤布急报的话,那么就一定要大声的喊出来,前面的人就得马上避让,不避让的话就只有一个死字。

    吕羽拿到了急报之后,脸色又是沉重了少许,然后直接将急报丢给了林封谨道:

    “你看看。”

    赤布急报乃是非常重要的机密军情,林封谨却是毫不避讳。拿起来就看,看了之后也是愣了愣然后道:

    “中唐军当中有高人啊!”

    原来。这赤布急报上赫然写着,敌军猛攻鄞州左柳城。两个时辰后便是成功登城,同时开始迅速的修筑城防什么的,看起来竟是有固守顽抗的打算!

    吕羽皱起了眉头,很是有些焦躁的道:

    “一动不如一静,他们居然要夺城固守?这事情就难办了,只不过中唐这帮人直接跑到了左柳城当中去做缩头乌龟,难道就不怕断粮?”

    林封谨忽然道:

    “唯一的解释是,他们对王上的吞蛇军十分忌惮!并且我是觉得他们也绝对不是没有办法可以解决粮食的问题,其实还是有一条路是可以走的,这条路只是我们刚才短时间内没有想到而已。”

    吕羽眼神一凝,忽然道:

    “你的意思是?”

    林封谨淡淡的道:

    “那就是去找西戎那边仔细商谈一下,西戎那边在鄞州劫掠了大量的粮草和牲口,可以说是已经达到了非常饱和的状态。西戎那边实际上最缺少的是人口资源,牲口和粮草并不是很缺,所以,中唐人实际上是可以拿西戎人最为稀缺的人口出来,双方互相交换一下彼此的需求,可以说是刚好能起到互补的作用!中唐人可能会亏很多,但是,他们至少得到了目前最需要的粮草!”

    吕羽脸上的表情顿时严肃了起来,一字一句的道:

    “那我们岂不是要打一场攻城战了?”

    这时候,林封谨忽然心中生出来了一个念头,这个念头可以说是阴狠无比,但话到了嘴巴边上又缩了回去,因为这个谋划一旦说出来的话,搞不好是要影响到自己在吕羽心中的印象,这就得不偿失了。

    好在这时候,吕羽也是在纠结于中唐人居然打算是要和自己用城防对耗,这就十分棘手了,吞蛇再强,也不能翻过城墙去马踏敌人啊!因此就没有留意到林封谨的表情。

    其实此时在林封谨的心里面,已经是有了一个比较完整的规划,分成对外和对内两方面。

    首先就说对外的,那便是西戎一方,有一句话说得好,没有永久的盟友,也没有永久的敌人,何况西戎与中唐之间连盟友都算不上?很简单的来说,一旦这一次中唐成功的从北齐身上咬掉了一块肉下来,然后实力迅速增长,实际上是不符合西戎的利益的,因为西戎同样也是在与中唐接壤!

    而这时候,本来已经是显得咄咄逼人的北齐已经是元气大伤,对西戎的威胁并没有那么重了,在这种情况下,发生什么事情对西戎最有利?那当然是中唐人吃上一个大亏了!只要抓准了这么一个心思的话,派遣一名使者前去讲明白厉害关系,甚至可以出让一部分利益,刚刚经历了内乱的西戎人是乐见其成的,巴不得中唐和北齐死磕呢!

    其次,对内也是不能闲着,中唐人这一次撤向了左柳城,那可以说是临时的举动,就算之前应该是有相关的计划,那么肯定会出很多纰漏的,倘若能抓住这个机会,让狂风军团乘势狂飙西进,反杀回去!!那才真的是一步好棋!

    此时中唐的主力已经是被堵在了左柳城,这至少就要耗去中唐六成的总兵力,加上中唐要不要在西戎边境上放人防护?要不要在世仇南郑的边境上丢下兵力守卫?这样一来的话,狂风军团西进的阻力可以说是极小,至于他们去做什么?当然是烧杀了,甚至连掠抢都是能做就做,不能做就直接毁掉!破坏永远都比建设容易百倍,说白了也就是点一把火的事情!

    这样双管齐下,林封谨就不相信中唐人居然还可以在左柳城当中坐得住,甚至对外与西戎和谈这件事,可以说是成功不成功都无所谓的,只要将这和谈的风声放出去,那么中唐人自然就会将后面的所有情节脑补完毕,甚至林封谨他们没考虑到的细节中唐人都会想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很显然,中唐对西戎的情报了解很可能比北齐都要多得多!

    此时的这一招双管齐下的计谋,林封谨只能说对内的谋划,这一招看起来狠辣,其实却是堂堂正正的,行的阳谋,但是对外的计谋,则是失之阴狠,利用的不是别的,而是人与人之间的负面情绪,猜忌心理,这样的招数林封谨是不愿意用的。

    因为用了之后的话,就会给人以阴毒狠辣的感觉,他此时既然是决心要正式入仕了,那么就必须要考虑到自己的形象问题,方方面面的各种问题也都是会冒出来很多,毫无疑问,林封谨想要收拢人才的话,就要考虑到人心了,换成是你自己,你是愿意跟随着一个正直阳光口碑好的老大,还是愿意跟随一个阴狠恶毒,不择手段的老大?(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