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林封谨同时也是很清楚的知道,要在短时间内办好吕羽委派下来的这事,府库的钱那是绝对不够的,官府的效率也是不能依靠,必须有大量的人力财力投入进去,有道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人可以用高价来招募,用权势来威迫,至于钱这东西不够的话,没有人会白白拿出来的,于是就只能硬来了。

    当然,那些被林封谨火线提拔起来的人也只能硬着头皮顶上去,甘心来做林封谨的走狗,否则的话,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林封谨临危受命跑来接这一档子破事,他对这三路地区足足十七个县完全都是瞎子一抹黑,没有人来做带路党,林封谨怎么能精准的对准了地方上搜刮?

    不过,之前像是刘正说林封谨烧杀掠抢的话,却也真的是在冤枉林封谨,说白了,林封谨抓一个典型出来宰掉杀鸡儆猴之后,在血淋淋的屠刀面前,杀气腾腾的大军一围,舍命不舍财的人还真没几个——这不要说是古代,就是现代社会来一群荷枪实弹的野战军将你家一围,并且隔壁小区有一家顽抗的已经被打成了马蜂窝,那估计九成九的人都会老老实实的靠墙,双手抱头将一切的财物都交出来——并且林封谨也不是白拿,直接打了白条,本息啊,归还期限什么的都写得明明白白的,上面还有官府的大印,因此遇到的抵触还真不算大。

    接下来有了钱,有了粮,就不缺人了,直接十个铜子儿一天管饱,一个村子里面的人都能跟着你走!并且最好的就是,林封谨要办的事儿很多。男女老少都能派上用场。不停的撒钱,金钱开道之下,这样的速度真的是令人惊奇无比。因此摊子很快的就铺了开来。

    其实这件事想明白了也就没多复杂,从邺都到焦北这地方的官道三百九十多里。林封谨要做的事情就是每隔二三十里找个靠近官道的村子,然后把周围四乡八里的人都雇过来,雇不过来就拿刀子逼着过去,村子里面家家户户都有灶台,直接就让家庭主妇进去显身手,这一来就解决了主食的问题,也不知道省了多少的事情。

    接下来就是挖几口大灶,煮汤炒菜烧肉。这件事在林封谨拿十个铜板一天砸出来的人海战术面前,那完全就不叫个事儿了。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似乎老天爷也是在帮忙,林封谨接手了之后,这天虽然一直阴沉,好歹也是没有继续下雨了。路虽然被踩得稀烂,可是能在外面生火做饭就省下来了天大的事儿啊。

    一个试点区域铺开了之后,这些活儿便都可以说是眼见功夫,看一遍就会的。生手就都变成了熟手,林封谨采取的病毒扩张式的手段很简单,但也很有效。摊子铺得非常大,当然,钱也是烧的十分惊人。

    林封谨这样强悍的人物,在接下了吕羽这临危受命的转运使活儿之后,也是三天只睡了四个时辰,这时候总算是一切都走上了正轨,同时,林封谨也是收到了军报:

    狂风军终于是不负“狂风”之名,提前一步拦在了中唐人西撤的路上。也并没有出现什么千钧一发,双方争分夺秒的惊险事情。狂风军来到了官道上面的碧峰峡,然后顺利站住了脚。足足三个时辰之后,狂风军每个人都喝上了热汤水,甚至开始轮番用热水泡脚的时候,中唐人的先头兵马才姗姗来迟。佯攻了一下,便是丢下了几十具尸体撤了下去。

    而这个时候,狂风军已经是立足已定,什么滚木擂石都预备了一大堆,他们凭险而守,居高临下,这已经是非常棘手的了,因为中唐军这一次回撤也是轻装上阵,邺都下面打造的攻城器具肯定没有带上,并且就算带上了又怎样?狂风军占据的地段,那甚至比守城还恶心,因为城墙是有可能被投石车砸塌的,但是你拿投石车砸塌一座山试试?

    更烦人的是,狂风军这边的战略纵深也是十分惊人的,这一段的官道叫做黑瞎子沟,官道就在弯弯曲曲的山沟里面穿行,那地形不用形容,就是一个险字,这么说吧,一个小孩子丢一块石头下去,也能砸死一个人的。

    黑瞎子沟绵延二十多里,那就意味着中唐人得一口气将这二十多里的夹着黑瞎子沟的山头给扫平了,否则的话,大军是别想安安稳稳的通过这里,尤其此时这地方还是满地泥泞的情况下。

    中唐人做不做得到将狂风军从这二十多里地山头扫出去呢?当然做得到,毕竟这一次中唐来袭的,全部都是精锐,论质量绝对不输给狂风军,论数量更是过之而无不及。

    然而这需要时间。

    山地战与平原战是截然不同的,山地当中素来都是易守难攻,甚至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说法,这已经不仅仅像是攻城那样,可以去拿人命的填的问题了,城墙再高,高不过山峰,护城河再深,深得过悬崖?

    这就仿佛是两个人对殴,若是平原上狭路相逢,中唐军抠眼睛捏睾丸抽耳光锁喉拳打脚踢刀砍无所不用至极,那么狂风军估计瞬间就溃了,但是,在山地当中,人数优势发挥不出来,就仿佛是两个人隔着一条深沟用竹竿对捅,这要把对方捅死得何年何月啊。

    更要命的是,中唐军要击溃狂风军需要时间,然而现在中唐军最缺的也是时间,他们屁股后面正是十万火急的撵了好几万勤王军过来呢!中唐军与勤王军之间的距离也就是一天而已,只要中唐军在一天内没有击溃狂风军,就要面临前后夹击的下场,这是兵法当中的大忌!背水一战能成功,那是因为屁股后面是水,至少也是后顾无忧,古往今来,就没有什么军队能做了包子馅儿以后还能绝地反击的。

    看起来局势一下子就又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中唐军走出来的这一步妙棋又陷入到了死局当中,一切都是因为狂风军居然能奇迹一般的抄前卡住对方的咽喉要害,这一步就真的是将棋全面盘活了。

    在知道了这个消息以后。吕羽当场就喝了两坛酒,然后就粗暴的撕了旁边的一个使女的衣服。直接挺枪上马,然后沉沉睡去,性,酒精,一场充足的大睡,都是宣泄压力的最好方式。

    不过,当吕羽带着好心情醒来的时候,忽然又是目瞪口呆。因为现在传来的消息又是令人瞠目结舌。

    中唐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玩出来花样!他们只是佯攻了一下狂风军盘踞的黑瞎子沟,然后就留下了疑兵,火速会师,设下了埋伏吃掉了紧追而来的北齐军先锋,然后急进四十里,击溃北齐军前军,重新攻陷了官道上的驿站三十里铺。

    这三十里铺也是一个官道上很重要的节点,简单的来说,就是两条官道交错的十字路口。从邺都到焦北的官道是从西往东,而此时还有一条官道,则是南北相连。往北方走,就到了鄞州,没错,就是被西戎人肆掠过后,元气大伤的鄞州!

    在这里,中唐人便是兵锋一转,很干脆的北上!看起来居然是要与西戎人汇合了,这一转进的话,可以说是大出所有人的意料。要知道,中唐和西戎双方也绝对不是能手牵手做好朋友的。双方一样是互相厮杀了几十年,一见面就能将脑子打出来。

    这一次双方合作。那都是同时看上了一块蛋糕,想要吃独食的话谁都捞不着,因此才是约定了这一次的攻势,但也没规划好双方要见面啊,并且中唐人朝着这边跑也是没什么用,总不能借道西戎的国土然后溜回去?

    不过,中唐这一次变招也是相当明智的,因为转进鄞州就算是看起来有多不靠谱,也总比傻乎乎的呆在了官道上被前后夹攻的好。更何况用兵若走棋,走一步看一步的那是庸手,高手对弈,往往是能布局谋划到七八步之后,对方一落子,总不能只考虑一种方案。这一次转进看似并不靠谱,实际上也早就是中唐的备选方案了。

    ***

    此时吕羽一醒来了之后,便接到了这么一个消息,要说仿佛是被打了一闷棍是不可能的,但瞅着对方居然从这必死之局当中跳了出去,肯定心里面也是颇为郁闷。

    就在这时候,外面有内侍通传,说是林转运使求见,吕羽眼前顿时一亮,嘴角也露出了一抹微笑,很干脆的道:

    “马上传。”

    这回答还是非常有讲究的,就吕羽这个身份来说,只说想见他的人已经不大合适了,那是一个天文数字,单是那种想见他并且还算有资格见的人,已经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数字,倘若要满足所有人的要求,吕羽哪怕是每天只见人时间都不够用,所以那就得老老实实的排队,书面语言就叫依次入对。

    通常这个排队等候周期都是十天,这已经是前所未有的速度,大卫朝的时候,这个排队等候周期是足足两个月,那还是算运气不错的。

    因此,内侍上来汇报说,某某某求见,吕羽最常见的答复就是,依次入对,那就是排队去吧。

    还有一种情况是类似于方面重臣求见,吕羽就不能凉别人太久,对内侍的答复就是候阙。这意思就是领到宫阙(会客室)里面去,我这边手里面的事儿处理完就见,顺便得整理一下思路,要想好和他谈什么。

    最少见的就是这种马上传的吩咐,意思就是马上带进来,我不用准备什么也能和聊,手边的事情也是可以放一放。

    很显然,最少见的这种,在君王心中的位置不用说都是最高的。有事想来求见吕羽,就能见到人的,那掰着指头也是真心能算得出来。

    为什么林封谨会在吕羽心中有这样高的地位,原因很复杂,比如林封谨已经有好几次都是在吕羽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冒出来,并且最后吕羽做的事情也是成功了,又比如说林封谨屡次都是以退为进,并没有表现出来对权力的强力渴望,善于使用手中的权力,却并不贪权,这反而会给人以安心的感觉,因此也是吕羽欣赏他的另外的一种原因。

    因此在吕羽的心中,实际上对林封谨的评价是很高的,比如“干将”这两个字是一定有的,甚至人总是有一种迷信的心理,吕羽甚至都给林封谨贴上了“福将”的标签,因为有他参与的事情,吕羽都往往能最后达成自己满意的结果。有了“福将”“干将”这两标签贴在了自己的身上,林封谨在吕羽心中的地位想低也难啊。

    要说林封谨在吴作城那里的发展吕羽半点不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不过当时的观念就是这样,提到了草原,就是苦寒盐碱地用来发配人的。在吕羽的心中,林封谨弄了个港口来作为自家的产业,还收拢了几个部落,这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若是屈起指头来数一数林封谨的功绩,赏个一县之地做封地也是可以的。这二者一对比,自然就是睁只眼闭只眼了。

    这一次林封谨来之前也没怎么打理外表,前襟裤子上全是泥点子,眼睛里面都是血丝,人一副十分疲惫的样子,比起他平时的模样,可以说是相当的狼狈了,林封谨倒不是作秀,而是确确实实是本色演出,他做的事情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可以说是千头万绪都要抓在他这个核心手里,否则的话,就是一团乱麻。

    君臣相见,尽管已经是隔了两年了,也肯定有一些感慨和一些想说的话,但是眼下双方心中都是十分清楚,这就不是叙旧的时候,林封谨将礼数做完,很干脆的就开门见山道:

    “君上,你要我办的事儿我算是差不多全办妥了,但现在为了办这事儿,我也开了不少白条,许了不少诺,这些东西要是落不到实处,我也是没脸面见人了。旁人我没办法找,也找不了,只能来君上你这里哭穷了。”(未完待续)

第1295章 棺中女子    “嗡”的一声响起,宛如生命之树一般的符文在摇曳着,接着,它一下子冲入了木棺之中,好像这样的一棵生命之树是要扎根于木棺之中一样。

    当这生命之树一般的符文消失在木棺之中后,听到“轧轧轧”的声音响起,木棺之中好像是有什么滑动一样,最后,听到“喀”的一声开锁之音响起,本是与木棺严丝合缝的棺盖一下子松动了。

    “开了,开了。”看到这样的一幕,熊千臂也不由为之狂喜,大叫一声说道。

    “这,这怎么可能?就这样打开了?”柳如烟都不由有些傻眼,看着李七夜,她和卓剑诗一时之间都看不出这里面的端倪。

    可以说,李七夜只是把手掌放在木棺之上而己,什么都没有用,就这样打开了木棺了,这简直就是太不可思议了。

    事实上,熊千臂也是一样疑惑,这木棺在他手中有好几天了,为了打开木棺他甚至用了许多的方法,但是,都无法打开木棺。

    现在李七夜只是把手掌放上去就能打开木棺,这未免是太简单了吧。

    “这不是一般的棺椁,这样的棺椁,乃是生于天地的木棺,用暴力是无法打开它的,nt必须用这个。”说着,李七夜指了指自己的心脏,说道:“你要用心去感悟它,要用心去体会它,要用心去唤醒它,只有你心的跳动,才能让它知道生命的所在。”

    李七夜这话说起来玄之又玄,妙之又玄,柳如烟和卓剑诗都细细体味李七夜这样的话,就是熊千臂,虽然他不能领悟李七夜这一句话,但是,他却是死记硬背地把李七夜这句话记了下来。

    此时,李七夜缓缓地打开了木棺,他的动作是那么的温柔。他的动作是那么的轻缓,他的动作是那么的小心翼翼,似乎,在这木棺之中有着旷世无比的宝物一样。

    卓剑诗他们都是十分的好奇。他们都很想知道这具木棺之中装的究竟是什么,所以,他们都不由探出脑袋去看木棺中的东西。

    当卓剑诗他们看清楚木棺中的东西之时,他们都不由看呆了,他们都不由眼睛睁得大大的。都不可思议地看着木棺中之物,他们甚至是有些难于相信自己的眼睛。

    熊千臂还以为自己眼花,都不由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但是,他并没有眼花。他震撼地看着木棺中之物,不由喃喃地说道:”世间,真有仙女。“

    “美丽两字,已经不足用来形容。”就是柳如烟也不由感慨地赞叹地说道。

    在木棺之中,躺着一个女子,一个很年轻很年轻的女子。一个美丽到无法用笔墨来形容的女子。

    卓剑诗柳如烟可谓是当今天灵界排得上名号的美女,就算她们不是天灵界的第一美女,但是,在整个天灵界,她们也是数一数二。

    作为一代宗主,卓剑诗柳如烟并不以自己的美貌为资本,但是,她们自己的美丽,也足可以让她们为之一傲。

    但是,今天与眼前的女子相比起来。那怕卓剑诗柳如烟这样的绝世美女都不由为之黯然失色。

    在木棺之中,静静地躺着一个女子,她美丽得让人无法用笔墨来形容,似乎世间的词藻都不足来形容眼前的女子。眼前的女子美丽得让人觉得不是那么的真实。

    这个女子静静地躺在木棺之中,纤秀的十指放在腹部,她睡得很沉,睡得很恬静,虽然她脸上没有带着笑容,但是。从她恬静的神态来看,她宛如是做了一个美梦一样。

    过了一会儿,女子终于缓缓睁开双目来,当她睁开双目来的时候,日月星辰都为之失色,她的眼睛实在是太美丽了。

    过了一会儿之后,女子终于从木棺之中爬了出来,当她站在众人面前的时候,神态有些迷茫。

    看着眼前的女子,卓剑诗他们都不由赞叹一声,都觉得眼前的女子实在是太过于美丽了,美丽得如梦比一样。

    眼前的女子,堪称绝世无双,一双眼睛,深邃而美丽,宛如星辰荟萃,当这样的一双眼睛睁开之时,日月星辰都为之黯然,都不由躲起来,羞得见人。

    女子的身姿,宛如天仙,线条之美,完美无瑕,那怕是眼光最为挑剔之人,都无法挑剔,她的身姿宛如是天地一体,犹如是世间最美丽的东西。

    瓜子脸儿,精致得惊艳,似乎这是苍天的杰作,是一件完美无缺的艺术品,不论是谁看了,都会为之惊叹,这实在是太美丽了。

    虽然,女子穿着一件普通的浅白素衣,但是,依然无损她的美丽,她的美丽根本就不需要任何东西来衬托,对于她的美丽来说,一切的饰品都是多余的。

    就是这么简单的浅白素衣,这对于她来说,就是最适合的衣裳,这样简单的衣裳,在她身上穿出最美丽的风姿。

    卓剑诗柳如烟都是绝世美女,与眼前的女子相比起来,就像是两个小丫环一样。

    就是李七夜所认识的女子之中,如明夜雪,如梅素瑶,她都是可以冠绝一界的大美女,甚至可以称她们是一界的第一美女。

    但是,与眼前的女子相比起来,眼前她们似乎是少了点什么,似乎,她们是少了那么一点的万世毓秀。

    似乎,眼前的女子乃是万世精灵,她乃是经万世生灵所蕴养,拥有了大世之气,拥有了天地朝气,她有着别人无法企及的气韵。

    似乎,这种气韵是天生的,是万世所蕴养的,这种东西似乎是后天无法养成的。

    “好美丽的一双眼睛。”卓剑诗看着女子的这双眼睛,都不由赞叹地说道。

    “称之为九界第一美人,这也不过份。”柳如烟对于自己容貌一向都自负,但是,看着眼前的女子,她也不由赞美,也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九界第一美女。

    “世间真有仙子。”熊千臂都看得傻眼,说道:“这是世间最美丽的女子。”在他看来,如此美丽得梦幻的女子,只能是远观。

    在他们之中,唯有李七夜还算是正常的,唯有他没有被眼前女子的美貌而惊艳。

    此时女子看了看李七夜他们,她的神态有些迷茫,然后她的目光落在李七夜的身上,说道:“是你叫醒我吗?”当她一开口之时,就让人为之陶醉,这是天籁之声,卓剑诗和柳如烟的声音都很好听,都很迷人,但是,与眼前这女子的声音比起来,依然有着不小的距离。

    “是的。”李七夜露出了笑容,他伸出双手,轻轻地摩挲着女子的脸庞。这样的动作,任何人做起来,都会显得那么的粗鲁,那么的无礼,但是,由李七夜做出来,却是那么的自然。

    女子也不拒绝,她那双如同星空的眼睛看着李七夜,李七夜的目光也看着她,他们两个人的目光相交,似乎跨越了亘古,似乎是回到了一个遥远到无法追溯的时代。

    李七夜双手捧着女子的绝世容颜,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女子也没有说话,她也是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一时之间,整个场面都寂静下来,李七夜是捧着她的脸儿,而女子静静地感受着李七夜的气息,似乎,在这一刻连时间都停了下来,他们两个人都宛如陷入了熟睡之中。

    此时,风也停下了吹拂,时光也停止了流淌,似乎,一切事物都不愿意打扰他们两个人一样。

    此时,李七夜捧着女子的容颜,女子感受着李七夜的气息,两个人是那么的自然,宛如万世就定格在了这一刻一样。

    这样的一幕,似乎他们在很遥远的岁月就已经认识了一样,早在很遥远的岁月,他们就有着很深很深的情意一般。

    过了很久之后,李七夜睁开了双目,女子也同时睁开了双目,他们两个人的动作似乎是同一个节拍一样。

    “果然是如此,万古,这多么遥远的岁月,多少失落。”李七夜不由感慨地说道。

    女子轻轻侧首,动作美丽得无法挑剔,她目光中有些迷茫,又有着智慧,说道:“你就是智者吗?”“不,我不是智者。”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人家都叫我杀人魔王,也有人叫我是黑暗之手,各种叫法都有,就是没有人叫我智者。”

    “你是智者。”女子在迷茫中给了李七夜这样的一句定论,虽然她神态是有些迷茫,但是,目光却又清澈起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目光是那么的坚定。

    “智者就智者吧。”李七夜笑了笑,说道:“那也只是一个称谓而己,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也不少。”

    说着,李七夜缓缓地坐了下来,他拍了拍身边的椅子,女子也跟着坐了下来,她的动作姿态是那么的自在,那么的自然,那怕是一切都是随意而为,但就是那样的自然,似乎,她是与天地为一体。

    “你叫什么名字?”看着眼前这样的一个美丽而又神秘的女子,柳如烟都不由感兴趣地问道。

    “名字?”听到柳如烟的话,女子有些好奇,看着柳如烟。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