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你——”好不容易,柳如烟如同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下子跳开了,又惊又羞地怒视李七夜,虽然说她说话如此的大胆,如此的挑逗,她可是黄花大闺女。

    更让柳如烟恼气的是,李七夜没有丝毫怜香惜玉,巴掌抽在她的香臀上,打得她火辣辣的痛,若是一坐在椅子上都一阵辣痛。

    李七夜坐在那里,老神在在,乜了一眼又羞又怒的柳如烟,说道:“美人儿,我不是你能挑逗得起的男人,若怒了我,只怕我是把你全身剥光示众,你觉得呢?”

    柳如烟不由狠狠地剜了李七夜一眼,恼气地说道:“你就不知道惜香怜玉为何物吗?”

    柳如烟作为吞魔宗的宗主,在天灵界拥有着甚高的地位,更何况,她本人就是迷倒众生,拥有让男人为之神魂颠倒的资本,可以说,她是红颜祸水级别的尤物,在男人之中是众星捧月。

    从没有男人在她面前如此的粗鲁,然而,今天李七夜不止是粗鲁,而且还是凶猛。

    “惜香怜玉?”李七夜露出笑容,露出那雪白的牙齿,说道:“我当然会怜香惜玉,不过是要看对于谁来说。”

    柳如烟十分的恼气,但是又无可奈何,李七夜的凶名她又不是不知道的,公孙美玉、上官飞燕这样的绝世美人说杀就杀,根本就不手软,这样的凶人做出这样的事情。已经不足为怪了。

    柳如烟恼气地坐了下来,但是,当她坐下来之时。香臀不由一阵火辣辣的痛,这让她不由紧皱着眉头。

    看着柳如烟那样的神态,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笑着说道:“看来我是下手重了一点。”这话颇有调侃之意。

    “你知道就好。”柳如烟白了李七夜一眼,尽管是如此,依然是妩媚动人,媚态撩拔人的心弦。

    李七夜看着妩媚动人的柳如烟。笑了起来,这让柳如烟又羞又气。不由再狠狠地剜了李七夜一眼。

    对于柳如烟这模样,李七夜也不在意,轻轻地啜着香茗,淡淡一笑。说道:“你们吞魔宗的茶,的确是好茶,不过嘛,你的媚态,就更胜于你们吞魔宗的好茶了。”

    李七夜此话,也不知道是褒是贬,而柳如烟也不骄不躁,优雅而娇媚,她动作十分的值得人去欣赏。她缓缓为李七夜满上。

    李七夜细细地品着香茗,柳如烟也静静地坐在那里,当她静下来之时。有着另一番迷人的风姿。

    “你图的是什么呢?”李七夜啜了一杯香茗之后,看着柳如烟,笑着说道。

    柳如烟为李七夜斟上一杯,妩媚一笑,让人骨头都酥软,那媚到骨子里的劲儿让人喜欢。她轻轻一笑。说道:“跟我师姐抢男人,这不行吗?宗内的诸老。都有希望师姐怀上你的骨肉,传下你的血统。”

    “仅仅是因为帝子血统吗?”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

    柳如烟抿嘴一笑,妩媚之中带着三分的俏皮,眨了一下眼睛,说道:“那作为骑鲸者呢?听说我们无垢宗除了始祖之外,没有人能成为真正的骑鲸者。若是你的血统传承下来,说不定会有新的骑鲸者诞生了。”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至于这一点,他当然明白,无垢三宗的老祖们当然想要一个真正的骑鲸者,所以,对于他们无垢三宗来说,不止是帝子血统那么简单。

    “我听说你师姐可曾是有夫之妇。”李七夜只是淡淡地说道。

    柳如烟轻笑地说道:“我与我师姐可不一样,我师姐一向都以宗门为重,为了宗门,她愿意牲牺自己,再说,我师姐也是男人心中最理想的妻子。优雅贵气,知进退,懂大势,睿智而雍容,哪一个男人不喜欢。”

    “你不嫉妒?”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

    柳如烟不由轻笑起来,说道:“为什么要嫉妒,师姐有师姐的路要走,我有我的路要走。比起我师姐这样的贤妻良母来,我更喜欢做一个逆叛者。大道多艰,修士本就不易,为什么要背负着那么多的包袱,随心而为,又有什么不好呢?”

    李七夜不由笑了笑,看着柳如烟,柳如烟心里面也坦然,迎上李七夜的目光,坦然而自在,没有什么不可见人的。

    “好一个随心而为。”李七夜也不由点头笑着说道。

    “我或者不是一个合格的宗主,不过,我是一个合格的修士。”柳如烟轻笑地说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也没有说什么,轻轻地啜着着香茗。

    “不过,你可以考虑考虑。”柳如烟眨了眨秀目,说道:“听说有些男人特别喜欢有夫之妇,越是强大的男人,嗜好就是越让人难于想象,虽然说,我师姐曾许配于人,但,她依然是黄花闺女,绝对适合你。”

    “怎么样的女人适合我,我自己心里面清楚。”对于柳如烟的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瞅了柳如烟一眼,说道:“你所谓的跟你师姐争男人,也是想助她一臂之力而己。”

    “是吗?”柳如烟眨了一下秀止,妩媚一笑,挑逗人的心弦,她又有着三分俏皮地说道:“那不一定,像你这样有魅力的男人,也足可让小女子神魂颠倒,让我为之痴迷,我跟师姐抢男人,这也不足为奇。”

    “是吗?”李七夜笑了起来,悠闲地说道:“你们无垢宗的老头子想我身上得到东西,也罢,我也会考虑成全你们的,你们师姐妹一同给我暖床,我倒会考虑考虑的。”

    “哟,公子爷,胃口倒不小,想一箭双雕,左拥右抱,享齐人之福。”柳如烟笑了起来,说道:“公子爷野心不小。”

    “野心不小?”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那我只是考虑考虑而己,吃亏的只是我。”

    柳如烟不由看着眼前悠闲自在的男人,不由感慨地叹息一声,说道:“自信的男人,就是这么的迷人,就是这样的让人痴迷。”

    “好了,美人儿,不用给我灌迷汤。”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让你师姐出来吧,你的小把戏而蒙不了我的双眼。”

    果然,李七夜的话落下之后,卓剑诗从里面走了出来,她行至李七夜面前,拜了拜,真诚地说道:“让公子笑话,小女子愚蠢,不对之处还请公子降罪。”

    卓剑诗态度十分的真诚,她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尽管是如此,她依然是那么的优雅,她的优雅中带着三分的娇媚,这样的女人让人不喜欢都难,特别是她那软绵的声音,听在耳中,让人特别的舒服。

    “好了,我也不是你们无垢三宗的什么人,降罪这种事情就免了。”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

    “公子法眼如炬,智慧无双的男人就是不一样,什么事情都蒙蔽不了。”柳如烟抿嘴轻笑,说道:“不过,公子爷,这事不能怪师姐,乃是我的主意,公子爷要怪,就怪我吧。”

    李七夜看了她们两个人一眼,也没多放在心上,只是淡淡一笑,说道:“你们无垢三宗就不能免俗吗?”

    卓剑诗张口欲言,不知该说什么为好,但最后她只好闭嘴不谈。

    柳如烟则是轻笑一声,妩媚动人,轻笑地说道:“世事总是无奈,修士也逃脱不了自己的责任。若是公子不介意,给我无垢三宗留下血统如何?此乃是大功德一件。”

    “给你们无垢三宗留下血统?”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看了看卓剑诗,又看了看柳如烟,笑着说道:“你们师姐妹两个人哪个来待候我呢?还是两个一同来?”

    李七夜如此直接的话,让卓剑诗粉脸火辣辣的,虽然说,她们无垢宗的老祖们的确是如此希望,但她终究是一个女孩子,面对这样的问题之时,依然不免羞郝。

    柳如烟倒好一点,抿嘴轻笑,说道:“公子爷是想把我们姐妹两个都吃了呀,这可真有想法。”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笑了笑,说道:“算了,此事不谈也罢,回去告诉你们无垢三宗的老头子,这种想法就此作罢。我不会随随便便就留下子嗣的,我也不可能轻易为你们无垢宗留下血统。”说着,站起来就走。

    听李七夜这样一说,卓剑诗轻轻一叹,她也无可奈何,她也明白,李七夜这样的男人不是哪一个女人都能迷得住的。

    “公子爷既然去骨海,同行如何?”柳如烟轻笑地说道:“难道说,公子爷怕被我们姐妹两个人的魅力迷住,所以不敢与我们亲近?”

    “是吗?”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看了柳如烟一眼,反而坐了下来,说道:“好,那我倒要看一下你们姐妹两个有什么样的魅力。”

    李七夜当然知道这是柳如烟的激将之法,但是,他依然是留了下来。

    “师姐,既然公子都留了下来,是不是也该献献殷勤,给公子爷捶捶背松松筋骨什么的?”柳如烟说话大胆,轻笑地对卓剑诗说道。

    一时之间卓剑诗粉脸通红,虽然她答应了宗门内的老祖宗,心里面也有了牲牺的准备,但是,对于她这样的黄花大闺女来说,待候男人还是第一次。

    月底了,请大家投一下月票和推荐票,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第一章 北齐乱    正是因为吴作城的军力发展得如此迅速,因此,林封谨觉得自己在十年以内,是有可能鲸吞蚕食西戎和中唐的一部分领土,然后将整体的国力提升起来,进而登基君位的,天下五国变成天下六国,绝对不是说说而已。

    林封谨一向是个喜欢求稳的人,并且他此时身体当中双脉轮运转,气机回旋激荡,一点一点的将自己产生的妖命之力炼成晶体,积存在了海底轮当中,因此只要没有意外的话,也至少能拖个十来二十年才会接近那个临界点,所以他还有时间,也不用急。

    并且脉轮逆运这样积累妖命之力的话,也是有所好处的,因为这并不是自残也似的方法用废掉自己的代价来压制实力的增长,而是将自己涓滴增长的实力一点一点的攒了起来

    就仿佛是一个人一旦赚到了钱,就立即放到了一个隐蔽并且富有伪装性的储钱罐罐子里面,这样的话,随时来看这人,似乎都会觉得他是一个穷光蛋,事实上只要打破那个存钱的罐子,这人其实就能在瞬间华丽转身,变成一个大富翁。

    简单的一点来讲,只要林封谨确定自己登基成功,确定了自己头上的那一层天花板消失了,可以用国君的气运来蒙蔽掉妖星的探测,那么在瞬间碎裂掉自己体内的两大脉轮,那么他的妖命之力,就会在瞬间膨胀到惊人的地步!

    林封谨一面想着这些与自己有着切身相关的东西,一面站在高处眺望着晴空下的草原和大海,心中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他现在明白为什么很多帝王都有巡游的癖好,在这大好山河里面游走,同时心中还很明白的知道对它们的占有权,那种贪婪得到满足的快意,应该是前所未有的吧。就连自己。也忍不住有一种渴望和冲动,要想让这属于自己的草原,海洋朝着更加深远的地方无限制的延伸。

    不过就在这时候,林封谨见到了远方有着十来骑奔马迅速的对准了这边奔驰而来,马蹄滚滚,甚至拖拽出来了一条长长的烟尘,非但如此,奔马上的三名骑手身上的披风还是黑色的,这就令林封谨的眼光在他的身上停留了三四个呼吸的时间。

    骑手身上的黑氅被绣上了月亮和星星的图案黑色表示情况的紧急,月亮和星星的图案表示披星戴月。所有的人都要为这样的传递信息的军探绕路。

    骑手为什么有三人同行?则是因为骑马的时候有可能遇到落马,惊马,得病等等危险,所以三个人才能确保这消息一定是会被是送回去,将意外和纰漏程度降低到最小。

    事实上,还是上一次东海联军入侵的时候,动用了黑氅骑手来传递消息,这样看起来的话,一定是发生了什么相当了不起的大事。

    林封谨徐徐转头。发觉黑氅骑手奔驰而来的路径直指西方。

    那是北齐的方向。

    ***

    七月的雨,往往都是与滂沱,浩大,狂风。雷电等等特征结合在一起的,

    不过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短暂。

    这就和武学上的道理有触类旁通之处:刚猛所以不能持久。

    连绵不断,一下就是三四天的。那是秋雨。

    可是凡事都有例外,此时林封谨乘坐的这一支车队,就惨遭了狂风暴雨甚至冰雹的袭击。在草原上遇到这种事情原本也是常事,然而这狂风暴雨一直持续了三天三夜,这种事情说实话,就连车队里面跑了这条商道足足三十七年的田鞭子,也是从未遇到过。

    看着眼前那一堵在大雨当中朦胧着倔强矗立的巍峨城墙,车队里面几乎是发出来了一阵压抑不住的欢呼声。

    “终于他娘的到了四胜关了!”这是所有人的心声。

    纵是在这条商道上跑了许多次的商队,准备也是十分充分,但没人能想得到居然会出现这样该死的天气,所以到现在,车队里面受凉发烧的人已经有足足十七八个,几乎所有的货物里面都泡满了水,有足足八头牲口拉稀拉得脱了形,最要命的是剩余下来的二十头牲口因此就要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出更大的力,还要受更多的罪,最后一起瘫倒,彻底罢工这种连锁反应的后果是整个商队中人都承受不起的,所以只能得出抛弃部分货物的决定。

    好在这时候到了四胜关!

    林封谨掀开了车帘,看着雨水朦胧当中的四胜关,然后继续坐回了车内,脸色冷峻,保持着之前的坐姿,同时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右手中指上面的一只指环。

    这只指环看起来并不起眼,有些暗淡无光,似乎就是十分普通的铁指环而已,然而没有人知道,这一只指环,便是林封谨随身携带的神器:世界的尽头。

    娲蛇神用了七天来研究,分析西王母分身的神识,最后将其中属于西王母的意识彻底的抹去,林封谨知道她在其中是获得了莫大的好处的,因为,娲蛇神已经开始娴熟无比的利用庚金之气,来为自己的肉身打造武器和铠甲。

    当然,林封谨也是拿到了自己的回报,那就是西王母分身的空白神识。

    在世界的尽头将这空白神识彻底吞噬之后,林封谨就见到了这一把神器便是开始返璞归真,最后变成了这么一只看起来锈迹斑斑的精铁指环,自行的戴在了自己的中指上面。

    林封谨可以感觉得到,自己手中的这一把神器有着明显的变化,从锋芒毕露开始渐渐的内敛了起来,仿佛是就火山那样,表面丑陋而平凡,可是内部却是有着滚烫而澎湃的激烈,这才是成熟的神器的标志。

    但也正是如此,林封谨才连世界的尽头此时究竟成长,强大到了什么地步也是有些茫然的。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此时的世界的尽头这把神器,已经不是可以随随便便拿出来挥舞把玩的时候了,就仿佛陆九渊是绝对不会轻易出手表演自己的剑术一样。只有天桥卖把式的艺人才会随随便便的动手。

    要么不动,动必见血!世界的尽头必须遇到足够强大的对手,它才会展现出来自己那爆发性的可怕威力,强大的神器,自有尊严,至于林封谨想要拿它熟悉一下,练手的请求,那是完全的抛在了脑袋后面,置若罔闻,安静的呆在了林封谨的手指上做他的那一只普通到有些难看的戒指。

    对此林封谨觉得非常无可奈何。但仔细一想,这世上能与自己手中的“世界的尽头”拿来相提并论的,估计也就知道那一把叫做吞蛇的神锋了,林封谨总之是没看过吕羽在后花园里面拿吞蛇舞剑练招,或者说是劈木桩,这么一想的话便是心平气和,甚至想一想吕羽以自身血肉养剑,拔出吞蛇的方式,林封谨更是觉得开始在心中庆幸了起来还好这把狗日的锤子没这么多稀奇古怪的噱头。

    当林封谨这么庆幸的时候。“世界的尽头”居然也能感应到他的想法,因此林封谨的中指就会微微一痛,显然是这把神器表示抗议的方式。

    这时候,车身微微的一晃。然后就感觉到了慢慢的停了下来,外面有人低声道:

    “主人,请先下来休息吧,得在这里停留一晚上了。”

    林封谨点了点头。然后从旁边接过了一张斗笠,然后戴在了头上走了进去,掀开了被雨水淋得半湿的沉重布帘子。顿时,一股热气扑面而来,这热气里面混合了酒味,汗味,饭菜香等等复杂的气息,接下来就是将整个客栈大堂都塞得满满的人,似乎是整个跑草原上面这条商道的行商都拥挤到了一起来。

    这一次林封谨出行既然是混在了商队里面,不想要人知道,那么肯定是将自己的长相和脸容都改扮过一番的,所以那些在大堂里面坐着的商贾用眼光扫视过他的脸孔以后,便重新聚焦到了面前的酒菜当中去。

    林封谨在旁边的随从引领下,迅速的上楼,然后旁边的小二就走了过来,试图用客满这样的理由来拦阻他们的前进,只是林封谨的随从迅速用一张看起来很简单可笑的骨牌就让他闭嘴并且马上毕恭毕敬,很快的,林封谨就来到了这一处客栈里面最好的房间里面,并且桌面上放着他目前最为需要的东西。

    不是一桌热腾腾的酒菜,而是官方的邸报,准确的说,是发给四胜关这边的邸报。

    在五天之前,林封谨得到了快马传来的急报,中唐,西戎居然联手,攻入了北齐的边境,看当时密报上绘制出来的图形,中唐从东北方向的韶关出兵,西戎从东南方向的马蹄峡袭来,就仿佛是一上一下的两把刀,狠狠的插入到了北齐的国土当中。

    根据林封谨当时得到的消息,中唐那边居然是罕见的以骑兵为主,府兵为辅,直突狂飙扑向国都,当时的兵锋距离国都已经只有一百一十里,纵马狂奔的话,一夜便到!

    家人尽在邺都,林封谨自然是勃然色变,只能立即秘密赶往邺都,他相信就算是有什么大事,无论是阳明先生还是陆师,都不会忘记自己的家人,但将最重要的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本来就是一件很傻的事情,再说了,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所以林封谨还是一定要连夜兼程赶过去。

    此时林封谨先是在床上躺卧了下来,舒展着酸痛的腰骨,然后翻阅着邸报,这时候才知道了这一战的详细情况。

    西戎是先出兵三日,在马蹄峡与大将江离率领的龙骧军死战两日两夜,在北齐的注意力被全部吸引过去以后,中唐赫然出兵!这一次,中唐看起来也是绝对不打算留手,因为他们竟然动用了自己的底牌。

    最大的一张底牌!

    那就是北齐的名将:横波将军田武!!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田武要叛,或许是他感觉到了来自申残的步步紧逼?或许是他发觉吕羽对他的信任在流逝?或许是他觉得自己被边缘化了而实际上没有?或许是中唐给他开出了无法拒绝的条件?

    有着田武这个大内应在,便是中唐的战术陡变:罕见的以骑兵为主,府兵为辅,直突狂飙扑向国都,威迫邺都的最主要原因!

    此时的军情邸报上已经写得清清楚楚,中唐兵锋,已经是逼到了葫芦河一带。距离邺都只有五十里,而军情邸报上没有写的出来的是,距离东林书院,则是只有二十七里了。

    所以林封谨舒了一口气,很欣慰的气。

    中唐兵锋之锐,这一次实在是难以想象,根据邸报上的记载,四天三夜就杀到了距离邺都一百一十里的地方,然而接下来他们足足用了一天一夜,才推进了六十一里。因此。东林书院当中的所有人,应该都有至少一天的时间来进行缓冲,那么邺都当中得到的缓冲时间毫无疑问更多。

    或许有很多人是会慷慨激昂的大喊出来什么院在人在,院亡人亡的口号,但林封谨并不担心王师和陆师的安危,因为他们只要没有后顾之忧,虽是千军万马也是等闲,至于自己的老头子林封谨就更不担心了,林员外爱钱。却并不是守财奴,林封谨之前提出来的共享理念就很对他的胃口,那就是宁愿利润分薄甚至是不要利润,也是可以致力而为的。因为人脉实际上就是最大的财富。

    因此,林封谨相信,只要有缓冲的时间,感觉到了家族的兴亡可能受到威胁的时候。将金钱只是看成自己奴隶的老头子,一定是跑得比谁都干脆迅速的,他相信如果是有必要的话。林员外甚至可以舍弃全部家财和家产来换取家族的平安在这样的理念支持下,林封谨开始变得乐观了起来,老头子要逃走的话,那么肯定是会朝着吴作城草原这边逃的,所以林封谨有理由相信,两三天以后搞不好就能和老头子在路上的旅店相遇了呢。

    放下了心来的林封谨在将对私事的担忧去掉了以后,便开始让人上酒上菜,以吴作城城主的身份来考虑一下当今的天下大势了毕竟林封谨这时候已经开始对国君这个位置有所野望。

    然后,他一面喝着酒,一面将一切的东西都抽丝剥茧的分析了出来的结论,当真是有些令人目瞪口呆难以置信:西戎和中唐联手攻向北齐,居然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有的事情,看似偶然,其实必然。

    按理说西戎国君加上法家的势力,元昊也应该是心中有数,为什么一旦对方发难,元昊就几乎是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因为有元昊都没有预算到的外力强势进入,在瞬间配合西戎国君和法家的势力,似秋风扫落叶之势一下子就将元昊的势力扫平!这外力,就是以一国之力供养的中唐:天策府,背后运筹帷幄的那个人就是东山羊!

    天策府出手的代价,就是西戎先攻北齐。

    西戎内乱之后,国君一定要扫平那些曾经对元昊忠心耿耿的家族,这些人被直接杀掉太浪费了,所以西戎便是在马蹄峡与大将江离率领的龙骧军血战,清洗掉的就是这些忠于元昊的旧势力,虽然这是让本来就虚弱的西戎变得更伤。却就像是在腐烂的伤口上剜肉一样,是必须要经历的阵痛。

    接下来,中唐强势出兵,有着西戎之前的佯攻来吸引火力,外加动用了横波将军田武这张惊人的底牌,所以一路长驱直入,这时候,想必没有人再会将精力放在了西戎这一边,很显然,虽然马蹄峡后方就是重镇鄞州,鄞州后面就是北齐的膏腴之地,但是谁都知道邺都更加重要,何况大将江离率领的龙骧军十有八九都是来自邺都旁边的淮州?

    所以,本来可以西戎死战到底,甚至隐隐约约还能占据上风的龙骧军,接下来就很干脆的象征性的抵抗了几下,便是一溃千里,而已经是元气大伤的西戎军也并不追击,反而让开了他们回家的道路,开始在富庶肥沃的北齐国土上疯狂劫掠。

    至此,西戎的目标已经是完全达成了。

    首先,借来了中唐天策府的力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扫平了元昊的力量。

    其次,将忠诚于元昊的力量成功的派去送死牺牲掉。

    然后,还成功的削弱了隐然已经有成为中原第一强国的邻居,北齐的国力。

    最后,还在富庶的北齐国土上狠狠的洗劫了一番,让随同前来的部族捞到了足够的金帛子女,粮食牛马,成功的将国内不安定而人心惶惶的局面安定了下来。这样的谋划,可以说是一举四得。(未完待续……)

    第一章北齐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