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离开了巨龙山脉,也是往骨海而去,不过,李七夜并不着急赶路,随意的打开道门,跨越疆域。

    李七夜一路走下去,走走停停,欣赏着龙妖海的美景,品味着只属于天灵界才有的壮观景象。

    关于骨海之中有长生之物出世的消息,李七夜也听说了,听到这样的消息,李七夜也只是莞尔一笑。

    看到很多人都十万火急地赶往骨海,李七夜却并不着急,因为他知道时机并不成熟,只要时机成熟了,才能抵达他想抵达的地方,否则,一切都是徒劳。

    也正是因为如此,李七夜是走走停停,放宽心态去欣赏龙妖海的美景。

    不过,偶尔间,李七夜也会为之失神,在茫茫大海之中,李七夜站在一处断崖之上,看着茫茫的大海,看着碧海汪洋,李七夜神绪飞得很远很远。

    在那遥远的岁月,曾有那么一段岁月,他也曾经是体味过作为一个俗人的快乐,在那夕阳下,在这断崖之上,曾经有那么一个人,与他挽着手,并肩而立,看着夕阳西下。

    此时,李七夜站在这里很久很久,一直站到了夕阳西下,看着太阳慢慢地沉入海底之时,李七夜不由久久失神。

    过了很久之后,李七夜这才收回了目£et光,最后,不由洒脱一笑,笑着说道:“玥璃,我会让你知道有一个叫李七夜的人回来了,就算是杀了我,我也不在意。该还的。终究是要还。希望走到那世界的走头。我并不欠债。”

    最后。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放开胸怀,洒脱无比,然后飘然而去。

    李七夜时而踏空而行,时而踏水而行,在天空上,白云朵朵,有时候在这朵朵的白云之中。能见三五座山,或者是一二座古阁。

    在这白云之中的山岭,看起来像是传说的仙境。在这些隐于白云之间的山峰之上,能见古松青翠,也能见溪水潺潺。

    而这一二座的古阁之中,也有见修士坐在那里吞霞吐雾,看起像是仙家之人。

    甚至,有时候,你踏上天空的云朵,能见云朵之中有修士往来。这些修士相见,欢快而热情。称号道弟,宛如是仙家的仙人彼此往来,相互拜访,共同探讨云霞之术。

    这些景象看起来十分的美丽,事实上,并非是如此,这看起来美丽而梦幻的景象背后藏着让人难于想象的残酷。

    这些躲于云朵之上、飘浮于天空之上的修士多属于人族修士,而且,对于这些藏于云朵之中、飘浮于天空之上的修士,多数是属于无奈。

    在天灵界,陆地很少,就算是有陆地,都已经是有主之物,虽然对于修士来说,不介意居于海中,甚至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海洋与陆地没有太多的区别。

    但是,人族是陆居种族,在很多时候,人族是居不惯海洋,不像海族,他们热爱海洋,他们天生就是居住在海洋之中。

    有一些没有领土的人族修士来说,他们只好居于天上,或者躲于云朵之中。他们拥有的三五座山峰或者三五座古阁,不是他们自己炼成的,就是祖上传承下来的,或者,有时候运气好,能在天空上捡到已经是无主的山峰或者是古阁。

    像这种山峰、古阁被废弃,往往是他们传承无后,传到最后一代人老死之后,这些山峰或者古阁只能是随云朵而飘荡于茫茫天宇之中,运气好的人,能遇到这样的山峰古阁,占为己有。

    有一定实力的人族修士,他们如果不能拥有一块陆地的话,那么他们就在海底挖来泥土或移来山峰,把它炼化,最后让它飘泊在天空,躲于云朵之上。

    事实上,对于这样的修士而言,实属于无奈之举。如果拥有自己领土,拥有自己的陆地,又有几个人愿意这样飘泊在天空之上呢。

    对于一些人而言,或者一开始飘泊在天空之上,躲于云朵之中,是一件很有意思、很好玩的事情,但是,只要时间久了,大家才会知道,这样的做法是无奈之举。

    拥有自己的领地,拥有自己的疆土,谁愿意做无根的浮萍,而且这种飘泊于天空之上的家,随时都会崩灭,一旦遇到强自己几分的敌人,就可以把自己的家轰得粉碎。

    这种飘于天空之上、躲于云朵之中的安居生活,听起来梦幻,但往往是没有选择。在这样的无根浮萍的飘泊之中,你没办法建立自己的祖地,没办法拥有矿产,没办法种植珍贵的灵药丹草。

    资源的贫脊,对于修士来说,这是十分致命的事情。任何一个修士或门派想强大,就必须拥有丰富的资源。

    而丰富的资源,往往拥有自己的疆土是最好的依托,没有疆土领地作为依托,所谓拥有丰富的资源往往那也是空中楼阁,那只不过是一场空谈而己。

    看着云霞中的三五座山峰楼阁,看着一些修士彼此往来,相互拜访,相互磋切,李七夜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对于这些飘泊的人族修士来说,在这种无奈的处境之下,他们这些散修或小门小派只能是相互联合起来,大家只有相互扶持才能依存,不然的话,他们更容易像水中的浮萍,一下子被大水冲散。

    “这里终究不是人族安居乐业之所。”李七夜看到这种景象,也只是摇了摇头而己,没有多说什么。

    对于天灵界的人族而言,安居乐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又有多少人能那么幸运,能像锦秀谷、洞庭湖这样拥有自己陆地的修士或门派那可以说是寥寥无几,对于人族的修士而言,能出身于这样的门派修士,这也算是一种幸运。

    对于这种事情,李七夜也未多去伤感,对于他而言,每一个人有每一个人的道路要走,就算是救世主,也救不了所有人。

    这一天,李七夜踏浪而行,走在碧波之上,潇脱自在。

    “公子爷,上哪里呢?要不要我捎你一程呢?”此时,一个悦耳的声音响起,这声音中有着让人听了都心里面痒痒的妩媚。

    李七夜看了一眼,只见柳如烟站在船上,她迎风而立,袅娜多姿的身材宛如像是风中的柳叶,给人一种随风飘舞的感觉。

    柳如烟所乘坐的乃是一艘巨艨,巨艨之上烙印有无垢三宗的标徽,在天灵界,不管是谁看到这样的标徽,都会敬之三分。

    看到柳如烟,李七夜笑了一下,也不推辞,踏上了巨艨,走了进去。

    柳如烟热情招待,搬来桌椅,点燃檀香,煮上仙茶,亲手为李七夜奉上。

    李七夜也不在意,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半卧于椅子之上,显得特别的舒服。

    “公子爷,我的手艺可能没我师姐好,莫见笑。”柳如烟亲手为李七夜奉上香茗,笑盈盈地说道。

    虽然说柳如烟乃是容颜被轻纱所遮,但是,她一颦一笑都透露出了一股媚态,她这股媚态,让人看得心里面特别的舒服。

    公孙美玉也是一个妩媚的人,但是,柳如烟与公孙美玉的妩媚不一样,公孙美丽的妩媚乃是少妇的熟媚,媚在带艳,艳在带俗。

    而柳如烟的妩媚,则是骨子里有着一股灵动,妩媚之中有着一股清秀,沁人心肺,雅中带媚,媚中带艳,这样的女人,绝对是让男人喜欢。

    李七夜接过手中的香茗,轻轻地啜了一口,只是淡淡地看了柳如烟一眼,也没有多说什么。

    “公子爷此行乃是去骨海吧?”柳如烟妩媚一笑,让人看得心里面都为之一荡,她笑在带媚,说道:“小女子也去骨海,与公子爷同行如何?”

    “你消息倒灵通。”李七夜轻轻地啜了一口香茗,淡淡地一笑说道。

    “公子爷乃是人中之龙,绝世天骄,不论公子爷你走到哪里,都是那么的引人瞩目,就如鹤立鸡群一般。公子爷的行踪,只要稍加打听,也能知道。”柳如烟轻笑,也不隐瞒,坦然地说道。

    看着眼前这媚妩动人的柳如烟,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笑着说道:“美人儿,不管你打什么主意,小心惹怒了我,把你给强暴了。”

    “公子爷敢吗?”柳如烟妩媚一笑,撩拔心弦,轻笑地说道:“不需公子爷强暴,若是公子想要,小女子愿意为公子爷迎榻。当然,若是公子爷喜欢一些不一般的情趣,小女子也乐意给公子爷带来快乐。”

    这样的话,实在是太过于撩拔人心了,特别是这话从柳如烟这种妩媚入骨的女子口中说出来,那绝对是让人热血沸腾。

    “说得好”李七夜双目一张,顿时神芒夺人,就在这瞬间,柳如烟还没有反应过来,李七夜就一把把她揽入怀中,李七夜的动作十分的霸道和凶猛。

    “啪啪啪”一阵抽打声响起,柳如烟惊呼一声之时,李七夜是一巴掌一巴掌地抽在了她的香臀之上。

    李七夜也毫不怜香惜玉,手劲很大,打在她那圆臀柔软的香臀之上,打得柳如烟火辣辣地痛,绝对是很痛!(未完待续……)

第一百零九章 大丰收    林封谨知道西王母乃是十分奇特的存在,虽然与娲蛇神不在同一个历史时代,可是自有十分惊人的独到之处,娲蛇神要消灭掉神像上面的西王母分身意志可以说是很轻松,也看不上眼其上的微弱力量,不过那分身意志运使元力的方法,还有各种技巧,对娲蛇神来说都是不落窠臼,自有独到之处,甚至大有启发。

    既然得到了娲蛇神的准信,那么林封谨也不愿意把事情做绝,人死恨消,既然元昊的魂魄已经变成了鸡肋,那么就给他转世轮回的机会吧。当然,林封谨会这样网开一面的原因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元昊所留下来的遗产实在也是十分丰厚,几乎是达到了令人惊叹的地步。

    从元昊搜出来的东西,最珍贵的是两件,第一件就是一件镶嵌了一颗淡蓝色珠子的饰品,仿佛是玉佩那样挂在腰间,可以随佩戴者心意发动,这一件饰品叫做盘古瞳,甚至在妖族当中都名声颇响亮,乃是毫无意外的神器!

    这盘古瞳的效果,就是在发动以后,会在使用者的身体周围形成一层半透明的菱盾,这菱盾却是十分奇特,一旦发动以后持续的时间是十个呼吸,这十个呼吸当中,可以抵挡任何一次不拘形式的攻击,然而强就强在这一次攻击哪怕是有多强悍也是能抵挡下来,根据娲蛇神的说法,就算是上一次的戮天劫那种的直面轰击,也是没有问题的,这就十分恐怖了,若是运用得当的话,那就是一条命啊!!

    盘古瞳发动了以后,必须就要等待一天后才能使用了。林封谨拿到手的时候,发觉这盘古瞳居然还是处于没用过的状态,当下就让野猪对自己来了个全力一击。果然就轻松挡下,只是元昊十分倒霉。遇到了林封谨最后竟然是对他来了个万箭齐发,这也是仿佛天要亡他,因此十分绝望,连使用的心思都没有了。

    其次就是元昊死后,他浑身上下的精血修为居然并不消散,就仿佛是佛教的高僧火葬以后形成的舍利子那样,从元昊的嘴巴里面也浮现出来了一颗蔚蓝若大海也似的珠子。

    这珠子虽然只有鸽子蛋大小,却是在空中滴溜溜的旋转着。仔细看去,就仿佛是一个蔚蓝色的小小地球,徐徐旋转,其材质似水非水,上面居然左半边若刮起来了台风也似的惊涛骇浪,右半边就是风平浪静。

    林封谨也是差不多知道这珠子的来历,元昊这样的强人,多半已经是将自己的能力修炼到了自成天地的巅峰境界,说实话,若是元昊在全盛的姿态下。林封谨也是只有落荒而逃的份儿,所以哪怕元昊死后,他体内的真气。神通都会不由自主的被自成天地的元神所吸附,形成一个能生生不息,循环往复的小世界,这就是元昊的元魂珠。

    这珠子虽说是自成天地,但实际上对这外界来说也是太弱小了,因此无法长期保留下来,而直接丢给野猪老婆玛纹的话,那是害了她而不是在成全她,这其中的道理就和请正常人直接吃一百根野生百年老山参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玛纹消受不了。水娥却是能直接寄体于其上,水娥的本体就是那一滴清澈得不像话的水。这颗元魂珠便是溶入到了这一点水中,自此。水娥便是能凝聚出来了自身的形体,乃是一名三十许人的妇女,却是用面纱包裹住了脸,看不清楚面容。

    当然,这也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玛纹,水娥,黑帝镜组成的铁三角因此也是得到了惊人的提升,获得了额外能力,首先被强化的就是召唤:可以选择召唤一只庞大的重型水傀儡!

    那只庞大的水傀儡横冲直撞,仿佛攻城巨人,具有冰甲壳,寒冰爆弹,区域沼泽化三种能力。

    冰甲壳能够使在五丈内的攻击者被寒气侵袭,举步维艰,

    从口中吐出来的寒冰爆弹爆炸以后,能在三十丈内形成局部的冰雹,暴风雪,

    区域沼泽化虽然并没有直接杀伤能力,却是用在战争上十分厉害,能让方圆一平方公里内的地下水上涌,形成恶劣无比的沼泽区域,这样的话,将会大幅度限制在其中的军队的行动力。

    同时,当这只水傀儡被杀死以后,会发生爆炸,然后形成六头中型水傀儡继续作战,这六头中型水傀儡完全是近身搏战的类型,很容易就在普通的士兵当中掀起腥风血雨,加上悍不畏死,免疫毒素,冰系神通,连高手也会觉得头疼。

    其次被强化的,是水娥的直接攻击能力,释放出一把远古寒冰大弓,以旋转型的螺旋穿透冰矢猛射向前方,中者立即化成冰雕,碎裂掉,这一招就完全是不折不扣的元昊的招牌技了,杀伤力极强,元昊就是用这一招屠杀了法家好多名高手,然而最值得讽刺的是,元昊在死前连自己最拿手的一样本事都没施展出来,这也真是一种莫大的悲哀,他死前的不甘心和怨气,也是可想而知。

    最后,水娥还感悟到了自然之道,获得了相关的强化,就像是龙气,血煞之气也不能让人无视冬天的到来和寒冷一样,秉承了自然之道的这些法术也就具有了大自然的威能,能抵消敌人的大量抗性。这样的提升,可以说是鸟枪换炮,从量变到质变了。

    ***

    来到了吴作城之后,林封谨当然也不能立即就走人,这里毕竟乃是他苦心经营的腹心之地,唯一能够被自己彻底掌握的地方,所以无论如何也得留下来几天,一是要好好的调来卷宗账目看一看——就算是实际上躺在上面睡大觉,但必要的姿态也是要做出来了。

    接下来林封谨也是要拿几天的时间单独与自己手下的一些核心骨干会一会面,同时喝酒行猎,交流一下感情,最后林封谨也是要接着水娥实力大进的机会,有打算要开一场法会。虽然林封谨对这种神神叨叨外加强力洗脑的模式不是很感冒,但是在当前的这大环境下,他也是知道这件事乃是迫在眉睫。别人想都想不来的好事。

    直接在普通的基础民众当中,将自己神化。将个人的崇拜建立起来后,那么哪怕就算是手握重权的心腹大将野心勃勃,也是毫无用处,因为野心这种东西说到底也仿佛是种子一样,必须要土壤,肥料,阳光才能茁壮生长,林封谨先行一步就将其存在的空间直接掐灭封死。这才是高瞻远瞩的行动。

    将这些事情一一做完之后,也是过了足足七天了,这一日晴空万里,林封谨置身在了吴作城当中的高处远眺四周。

    只见远处碧海汹涌起伏,一直连接到了天边,港口外面有点点白帆,波光粼粼,现在吴作城当中的人已经是知道了大海相当于是个无穷无尽的聚宝盆一样,因此每天出海专业打渔的人络绎不绝,同时。在旁边港口处也是开山裂石,修筑出来了一个中型船坞,可以对过往的船只进行修缮。

    在吴作城的周围区域。草原已经是被很明显的进行了开发垦植,这里的水土不算肥沃,不过在中原来的老农的教育下,也是开始进行套种,轮作,施肥等等精耕细作的适应,那大片的良田雏形已经形成,并且沟壑也是被挖掘了出来,林封谨对他们的要求。是要在三年内吴作城实现自给自足,不能将粮食这种最重要的东西捏在旁人的手上。对于三里部的人来说,林封谨的说话就是不容置疑的。因此所有的人都在为此而努力。

    而吴作城的西面,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集市,不说别的,单是门口用来寄放马匹的马场当中,随时都是有着三五千头牲口!本来草原上地广人稀,集市是十五日一开,但是吴作城这边一开市之后,便是三日一市,现在等周围的环境稳定了下来,改成了两日一市。

    结果最近一年来,吴作城附近的部族呈现出来了井喷的势头,为什么呢?因为当年东海联军入侵将方圆数千里内的部族都一扫而空,辎重用来充当攻打吴作城的消耗,人口则是掠走为奴,所以这周围的草原就呈现出来了真空区。

    按照常理来说,吴作城里面的人在击退了东海联军之后,便是应该分裂出诸多的子部族,大肆扩张,占据这片草原,只是此时的三里部已经不是以前的三里部了,放牧已经变成了副业,并且牧场供养的主要是战马,只凭借交易,便是可以很轻松的将三里部的族人养活,对牛羊的需求可以说大幅度的下降。

    于是,这大片的无主草原,就迅速被迁移而来的部族填满,并且随着吴作城名声的与日俱增,聚集过来的部族也是越来越多,商业需求则是越来越频繁,最直观的就体现在了集市现在已经是分成了大小市,小市每日都开,大市则是两天一次。

    集市只是供应大宗货物,而在集市的旁边,大量的客栈,货栈,酒楼,茶舍,妓寨,布铺,铁匠铺,菜场,渔寮等等都是被修筑了起来,五花八门,各型各色,足足已经是形成了吴作城本城七八倍的规模,随着吴作城的势力急速膨胀,骑兵扩展到了三万,吴作城的本城此时则已经是完全变成了军事化的要塞,不允许闲杂人等随意进出了。

    此时的吴作城,赫然已经形成了一个兼容并蓄,堆积了多种文化的复杂都市,在这样的氛围下,真的是一年变一个模样!生机勃勃,焕发着崭新的商机。

    林封谨看着这个完全属于自己的都市,耳边忍不住又想起来了元昊之前作为交换条件,告诉自己的那个秘密。

    “妖命者的宿命是没有办法改变的,所以,顶在了你们头上的那一层无形的界限一旦逾越,就会直接引来祖巫的觊觎和降临,在这样的情况下,几乎所有有知情权的妖命者都选择了压制,但是,西王母大人却是知道一个天大的秘密,那就是有妖命者可以无视掉这一层桎梏,将自己的境界拔升到了极高!”

    “这个天大的秘密就是,蒙蔽!”

    “妖星毕竟是长期隐藏在月之暗面当中。距离人间界有数万里的距离,这样漫长的距离,加上妖星当中的那些变态都是即将烟消云散。只是在苟延残喘而已,所以有一个方法。是可以蒙蔽掉你冲破了那一层界限的气息的…..那就是登基!!”

    “你自己成为了国君,集合了千万人的期望在自己的身上,凝结出来了一国的运势加持,结合龙气覆盖在上面,形成君王的华盖,稳稳当当的护持住你的身躯,这一下便自然连天机都能蒙蔽掉,何况是妖星的探查?”

    “……….”

    林封谨从旁边的托盘里面端起来了一杯茶。然后慢慢的喝了下去,

    茶水是咸的,从中可以喝到羊奶和香料的味道,

    最初的时候,林封谨确定自己很不喜欢喝这种茶水,不过后来则是慢慢的习惯了,

    他确信元昊在活着的时候就非常讨厌自己,但他也是确信元昊在说上面方法的时候没有骗自己,因为这种事情本来就不像是可以随口编出来胡说八道的。

    并且,林封谨之所以确信这件事。那便是他经过了深思熟虑以后,还想到了一个莫大的可能,那就是这个条件很可能就是妖星本身故意漏出来的破绽。妖星上的那些孤独的妖魂为什么要降临在妖命者的身上?那便是要宣泄自身对人族的恨意,对人族造成更大的破坏。

    然而因为妖魂降临以后,因为魂魄异常的强大,便会直接导致一件事,那就是肉身枯萎的速度极其迅速,这一点,在大巫凶占据韩天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因此妖命者被降临以后,肉身也就只能支撑上古妖魂占据一两天而已。这一两天就算是上古妖魂疯狂杀人,能给人族带来多少伤害?能杀一千人。两千人?五千人?

    不用怀疑上古妖魂降临下来的强悍,但是人是长了腿的。一旦发觉事情不对的话,都会逃走。所以说这其实是效率最低的一种方式。

    杀人效率最高的方式,就是战争!

    人类有组织,有几率的让自己的族人大量的送死!!

    因此,倘若一个妖命者要孜孜不倦的追求国君的位置的话,那要做的事情就很多了,引发的腥风血雨和巨大伤害,绝对要比简简单单的降临下来,在很短暂的时间内乱杀一气要可怕十倍!

    虽然元昊所说的这个办法实际上对绝大部分的妖命者来说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然而林封谨相信这个条件是真的,那么他就没有办法不去认真的考虑这件事的达成概率。

    事实上,这些天林封谨已经耗费了大量的时间仔细想过,自己距离国君的位置…….真的是远吗?

    要成为一国君王,看起来要满足很多条件,要经历无数的勾心斗角,风霜雨雪,凶残夺嫡,复杂无比,但林封谨很仔细的想了这么久,觉得事情似乎也没有自己想象当中那么复杂,做一国君王,其实只要满足一个条件,寥寥几个字就可以了。

    ——-只要你拳头够大!!

    没有错,拳头够大,就能做国君,甚至不要说国君,那九五之尊的位置,也是可以想一想的!!

    ——-只要你拳头够大!

    遥想当年历朝历代的开国君王,哪个不是凭借这七个字成功的从旧朝代的尸骨上面崛起的?

    ——-只要你拳头够大!!

    而现在林封谨自从击退了东海联军开始,便已经几乎可以证明他有拳头,并且拳头显然比海外诸国的这群人要大,所以他现在若是去海外割据称王,登基为君,东海诸国搞不好还真的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这件事,说不定被林封谨打得最狠的几个国家是最先遣使来道贺的。

    因为了解,所以畏惧。

    就算是林封谨不愿意跑到偏僻的海外岛屿上面去,他做国君的希望依然是非常大的,这其中有一条捷径,那便是去东夏,等自己的儿子登基以后便是不折不扣的摄政王,有国君之实,无国君之名,依照林封谨的厉害手段,三年内登基不成问题。

    退一步来说,林封谨就算是继续执行现在吴作城“缓称王,广积粮”的政策,慢慢积蓄实力,也绝对不是没有机会的。因为天下不可能一直这么和平下去。

    五国当中,南郑的国势已经是在迅速的衰弱,跌落到了五国之末,同时,中唐的新君刚愎自用,多谋却不擅断,登基之后已经是屡犯错误,屠戮大臣,这样关系到此消彼长国运的错误,犯一次都已经是极限,何况是连续犯?

    所以,北齐与中唐之间,也是必有一战,并且北齐的赢面很大,因此,假如这时候吴作城的铁骑在这个时候轰然而出,从东北方向直插中唐的重镇豫州的话,中唐必然是手忙脚乱,招架不住的,因为他们应该是想不到草原上的铁骑竟然能在三天三夜之内就连破四大险关,并且还要能令这四大险关的人发不出警讯来!!!

    要做到这一点看似很难,其实也很简单,那便是绕路,绕海路!!不要说以后,就连此时吴作城的船队,也已经有了扬帆而下,直接在一天一夜里朝着五百里外投放五千骑兵的实力!(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