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出游装扮,160633,第1288章遗留之物

已有 27 阅读此文人 - - 高h肉辣文 -

    当这极黑的液体冲出了壁洞,李七夜也跟着走了出来。

    极黑液体冲出璧洞之后,就像是重见天日一般,对于它来说,终于自由了。虽然它不会开口说话,但是它模样依然是能让人看得出来它是欢呼一声,然后一下子冲上了天空,如一道黑光一样往骨海的方面飞掠而去。

    看着这极黑的液体瞬间消失在骨海的方向,李七夜笑了一下,拍了拍骷髅马,笑着说道:“去吧,你跟在它的屁股后面,这将会让你更容易通往骨海禁区地带。”

    “咴”骷髅马也是嘶叫一声,高高跃起双蹄,一步跃空,眨眼之间也消失在天际,往极黑液体前往的方向而去。

    看着骷髅马消失在天空,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说道:“不死小子,我倒还真的希望你能成功,若真的是成功了,你这还真是创造了奇迹。当然,你现在本身就是了不得的奇迹。”

    李七夜并不着急去追骷髅马和极黑液体,他只是一步一步走出巨龙山脉。

    当李七夜走出了巨龙山脉,简龙卫已经在那里等待着了,简龙卫站在那里,他双手捧着一只木盒。

    “骨海要翻腾了吗?”李七夜到来之后,简龙卫也不由望着骨海的方向,忍不住问了一句。

    “会热闹一段时间的,骨海里的一些西,一直以来都让人垂涎三尺,现在会有很多人坐不住的。”李七夜看着天边,只是笑了一下。

    简龙卫没有再问什么,骨海的东西虽然珍贵。但是。他并不想指染。再说,时代不一样了,他也更不会离开彩虹城。

    此时,简龙卫回过神来,双手捧着木盒,恭敬地递给了李七夜,说道:“大人,这是始祖让我拿给你的东西。始祖说。这是我们祖姑留下的东西,与鸿天女帝有关。祖姑当年临终之时把这东西交给了始祖,始祖一直不知道该什么时候交给大人……”?“……始祖还说,或者这将会是大人最后一次来我们简家,所以,该面对的事最后还是需要面对,所以,他让我把它交给大人。”

    简龙卫口中的祖姑,指的就是简文心。

    李七夜看着这木盒,然后接了过来。打开了木盒,看着木盒中的东西。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他才轻轻地合上,轻轻地叹息一声。

    “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了。”李七夜收起了木盒,有些黯然地说道:“当年,我已经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了。我一直也没有责怪过谁,长生不死,或者也是我的错。”

    简龙卫犹豫了一下,最后轻轻地说道:“始祖说,祖姑临终之时,也希望大人能忘记鸿天女帝当年的事情……。”

    “你不了解鸿天女帝,文帝也不了解鸿天。”李七夜笑了笑,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这不是我责不责怪她的问题,她一直都是那么的倔强,她从来都不低头,我也不希望她有一天会低头。她一直都是那么傲气的人,倔强得有些可爱……”

    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望得很远很远,想到那个倔强的小女孩,他都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虽然说,当年他与鸿天女帝闹翻了,本是彼此最信任的两个人从此分道扬镳,但是,在心里面,李七夜并不责怪她。

    简龙卫不由沉默着,长辈之间的事情,他所知不多,不过,他偶尔听到始祖提过,关于阴鸦、鸿天女帝还有他们祖姑之间的关系,那是十分的复杂,外人无法理得清。

    过了好一会儿,李七夜收回目光,看了看简龙卫,说道:“你们简家,能与巨龙国相互依存,我也安心了。你现在是简家的家主,我也没有什么好教导你的。只想跟你说,好好经营下去吧,把你们简家的血统一直传承下去,你们简家能传承下来,不容易,这里面包含着你们始祖太多东西了,这也是为什么你始祖一直把寿命一直吊到现在的原因……”

    “……因为他对自己的子孙依依不舍,他对自己的子孙有着太多的情感,他希望能一直庇护自己的子孙,给他们一个平静安宁的生活。他热爱着你们,他热爱着这片土地,他一直活下去,不是为了他自己,也不是因为他害怕面对死亡,只是他舍不得离去,这个世界太让他去牵挂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

    简文帝的人生,让他对于自己的子孙有着无比的责任感,他不希望自己像他父亲那样为了自己而抛弃儿女。

    对于简文帝来说,他愿意为自己的子孙做出一切,他愿意成为一个好父亲,成为一个合格的老祖宗,他愿意守护他子孙生生世世。

    “大人的话,弟子会牢记于心中。”简龙卫深深一拜,恭敬地说道。

    “我也该走的时候了。”李七夜回首再看了一眼巨龙山脉,最后心里面有些黯然,随手一点,打开了道门,眨眼之间跨越疆域而去。

    这些日子,龙妖海突然发生了变异,突然有一天,不知道哪里冒出了一颗黑色的殒星,这颗黑色的殒星跨越天空,速度极快,宛如流星一样,当它跨越天空的时候,因为速度太快了,冲击得虚空都为之崩碎,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

    而且,这颗殒星跨越天空,它后面竟然还跟着一匹骷髅马,这匹骷髅马的速度也是不逊色于这颗殒星丝毫,它一直跟这颗殒星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一颗殒星跨越天空,一匹骷髅马紧随其后,这样的一幕说来也是诡异,引起了龙妖海的无数修士关注。

    更让无数修士为之关注的是,当这过殒星飞过天空的时候,它所过的地方,这附近的枯骨都会动了动,有一些枯骨甚到好像是一下子被赐于生命一样,竟然会爬过来。

    不过,当这一颗殒星消失在天边之时,爬起来的枯骨又一下子散架,又倒在地上,散落得一地都是。

    发生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诡异了,甚至可以说这让整个妖龙海的修士都为之震惊,无数强者甚至是不出世的老祖都不由关注这一件事情。

    对于这颗黑色殒星横空而去带来如此的异象,龙妖海有着众说纷纭,有着诸多的猜测。

    “或者,这是一颗妖星,这会给龙妖海带来灾难,只有妖星才会让死物复活。”忧心忡忡的大人物不乏其数。

    但是,有些老祖看到黑色的殒星所过之处竟然能让枯骨爬起来,则是双目一亮,不由喃喃地说道:“此星可让枯骨复活,或者,此星之中有着长生之物,能让人长生不死!”

    事实上,有这样猜测的老祖不在于少数。对于这些寿元不多即将面临着死亡的老祖来说,他们比任何人都渴望长生。

    所以,这样的一颗黑色殒星出现如此异象之时,这顿时让他们在心里面燃起了希望,这也一时之间,使得不少海神传承、帝统仙门的老祖纷纷出世,都想追逐这一颗黑色的殒星。

    很快,这颗极速殒星的下落有了消息,曾经有人亲眼看到这一颗殒星飞入了骨海,跟在它身后的骷髅马也跟着冲入了骨海。

    “进了骨海?”听到这样的消息,有大人物双目一亮,不由喃喃地说道:“难道真的说,骨海有长生不死之物?”?“只怕骨海真的是有长生不死之物。”有这样想法的老祖很多,想到这个可能,这些老祖顿时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不免兴奋地说道:“骨海所产之物,一直都让人垂涎三尺。今天看来,大势要变了,骨海里面有长生之物出世了。”

    “长生之物将在骨海出世!”也不知道是谁突然间在龙妖海放出了这样的一个消息。

    长生之物,这是多么让人垂涎三尺的东西,这样的东西更让许多的老祖为之疯狂,所以,当这个消息一传出去之后,这个消息就像可怕的风暴一样,席卷整个龙妖海,乃至是席卷整个天灵界,沟壑海、碧海海等地的强者一听到消息,都立即启程前往龙妖海,甚至是直奔骨海。

    只有极为少数的存在,只有那种活了很久而一直埋在地下的亘古存在,当听到这样的消息之时,这种极为亘古的存在不由失神了一下。

    “是谁在做局。”这种亘古存在回过神来,不由喃喃地说道。

    就算是这种极为少数的亘古存在不知道这里面的真正玄机是什么,但是,关于骨海的一些东西,他们却知道一些,他们听说过一些传说。

    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一下子明白这背后有人在做局,至于为了什么,就算他们这样强大而古老的存在,也一样不清楚。

    正是因为如此,出于谨慎,那怕听说有不死之物出世,他们这样即将垂死的亘古存在也不愿意出世,那怕真的是有不死之物出世,他们也不敢去指染。

    因为只有他们这种真正强大到无敌的存在才明白,敢做这种局的人,举世之间寥寥无几。

    有资格做这种局的人,不是他们这种级别的,那就是更加可怕的那种级别的存在了,这种存在,只有在传说之中。

    这样的存在,那怕他们这种亘古无敌的人,都不愿意去沾,一不小心,会为自己整个种族带来灭顶之灾。(未完待续……)

第一百零八章 万箭穿心!    元昊此时听了林封谨的话,脸色已经狰狞无比的道: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你就去死吧!!”

    说着,他便是从自己的怀中掏出来了那个小小的西王母雕像,然后咬破手指,用指尖血迅速的在西王母雕像上面书写了林封谨的生辰八字,然后狠狠一捏!嘴里已经是咬牙切齿的爆出来了五个怨毒无比的字:

    “大,灭,枯,焚,咒!”

    这大灭枯焚咒是直接引动受术者的心火,然后从内心焚烧而起,然后蔓延入四肢百骸当中,伤人元气骨髓,无形无色,十分恶毒,有一句民间俗话叫做酒乃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其实就是有些类似的手段,在暗中伤人,一旦发觉,已经局面仿佛溃堤,没有办法在挽回下来。

    同时,这大灭枯焚咒最恶毒的地方在于,是从对方的生辰八字的根源上开始着手,这就是对准了对方最脆弱的根基下刀似的,同时,还借助了西王母自身的强大神力,双管齐下,中者无救。

    这一捏之下,甚至那西王母雕像上面,赫然隐隐的出现了一个奇妙的金斗,徐徐旋转,点点白色的锐利光芒若锋若刃,就要渗透入到林封谨的生辰八字当中去,将其彻底粉碎。

    西王母乃是西方庚金之主,其※︽长※︽风※︽文※︽▼象征就是这混元金斗,这雕像上的神力乃是她的分身,自然是也有其相关的特征,但是,就在这时候,林封谨的生辰八字也是可以随便动的?他毕竟是妖命者!毕竟是承袭了妖星使命的人,纵是自身还没有达到苏醒的标准,但本能就会自动反击。

    这点点西方庚金之气渗透之下,立即就见到了林封谨的生辰八字当中,赫然涌出来了一股仿佛是深邃无比的黑气。这黑气滚滚荡荡,似乎深邃无比,多看几眼之后就舍不得挪开了,仿佛里面蕴藏着天地演化,时光荏苒的莫大奥妙。

    一接触到这黑气之后,那点点若刀若刃的锋锐庚金光芒居然就迅速的生锈,消亡,甚至连混元金斗上也蒙上了一层暗淡之意,只是这一股黑气的量实在是太少了,这只是林封谨的本命妖星烛九阴加持在他命格当中的基础力量而已。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相当难得。

    当然,若此时林封谨双轮逆转,提升自己的实力达到了临界点,引来了烛九阴意志的关注,那肯定局面又是截然不同,只是这样的胜势,却绝对不是林封谨期望看到的了,那完全是因小失大,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为什么要费尽心机的将元昊引来吴作城?

    便是因为。在吴作城这里,林封谨已经是可以有借力的对象了!在这里,已经是有一个可以与西王母这样的绝世妖孽抗衡的存在,那就是娲蛇神!

    娲蛇神乃是女娲。羲皇一脉的血脉,因此顿时就能见到,一个清晰的八卦图闪耀了出来,徐徐的旋转。将那代表西王母神力的混元金斗幻象给徐徐磨灭,至此,元昊的大灭枯焚咒便是连林封谨的身体都沾染不到。便是宣告消亡结束。

    元昊也是立即感觉到了他这一捏之下,手心处却是传来了无穷无尽的阻力,仿佛在手心和西王母雕像之间,居然出现了一层半透明的空气墙。

    这空气墙很薄,却是有一种坚不可摧的感觉,元昊从上面感觉到了一种与西王母相同的威严,那绝对不是凡人能抗衡的!他的牙齿咬得格格作响,额头上面的青筋暴绽,然而并没有任何的用处,他还在不甘心的一捏,这一次,上面的巨大反震之力立即就传递了过来,只见得元昊的右手立即就“啪啦”的一声爆炸,化成了血肉碎屑!!

    “垂死挣扎”林封谨淡淡的道:“你还有什么底牌,大可以翻出来用一用。我可不是法家的那帮人,倘若在这样的情况下都被你逃了,那就是你命不该绝,也绝对不会死缠烂打你。”

    元昊低着头,浑身上下都在微微的颤抖,也不知道是愤怒,还是痛苦,忽然之间,他脖子上挂着的一串不起眼的项链哗啦的一声掉落了下来,那一颗颗黑漆漆的念珠居然是见风即长,形成了一头一头巨大的蔚蓝色水傀儡,至少也是二三十头,朝着林封谨直扑了上去,紧接着,元昊则是瞬间身形一闪,直接进入到了一头水傀儡的体内。

    面对这样的垂死挣扎,林封谨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道:

    “你要比人多?”

    他这一声话音未落,便见到林封谨身边的几千名赤骑同时以惊人的速度弯弓搭箭,然后并不是平射,而是朝着天空一齐抛射出千万支利箭!!赤骑中人,都是满手血腥的狂信徒,在这千万支利箭恐怖无比的覆盖打击下,上面的血腥疯狂气息对水傀儡造成了十分恐怖的伤害,几乎是在一瞬间,二三十头庞大的水傀儡就化成了大量的清水渗入到了地上。

    剩余下来了一个残废的元昊孤零零空荡荡的矗立在了场中,看起来无尽的凄凉,也是无尽的辛酸。

    在这样的状况下,元昊长叹一声:

    “罢,罢,罢,没想到老夫竟然死在了这里!”

    说完用左手在喉间一抹,顿时血光涌出,元昊捂住了喉咙,在原地踉跄了几步,扑倒在了原地,最后终于看起来仿佛是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然而元昊虽然死掉,周围的赤骑依然是森然矗立,没有任何要挪动的迹象,看起来只要林封谨没有发号施令的话,那么就能一直在这里站到死!林封谨看了元昊的尸体一眼,淡淡的道:

    “似乎是死了呢?大牧首这辈子一代枭雄,居然死后如此凄凉,于情于理,还是应该好好的收敛一下那就再对准射一千箭吧,以防后患。”

    旁人听了林封谨的话,最初似乎还有几分悲天悯人,但是最后那个神转折,真的是令人有完全反应不过来的感觉。但林封谨身边的赤骑则是完全唯命是从,林封谨说要射一千箭,那么只射九百九十九箭都不算数!顿时便是举弓,瞄准!!

    而这时候,明明已经是自刎死掉的元昊居然还一下子从地上弹了起来,疯狂的冲向了林封谨,看样子先前竟然还在耍心机假死,一旦林封谨迫不及待的来他的身上搜尸的话,便还有可能劫持住林封谨的,然后寻求一条生路。

    事实上。元昊也是伪装得极好,林封谨也压根都没看出来他究竟是真死还是假死,然而林封谨做事一直都是小心谨慎,不管你他娘的真死假死,先挨一千箭再说,这样一来,元昊的最后反扑也是毫无用处,白费心机!

    在密密麻麻迎面扑来的箭雨面前,元昊眼中的神色终于转为绝望。他依然不肯放弃的护住了头脸,运起了护身真气,然而这一千支利箭的攒射令他此时最后的反抗完全变成了笑话,直接将其射成了刺猬!!

    ***

    天穹当中。有一颗大星闪耀了几下,最终黯灭了下来。

    同时,在法家的一处密室当中,有四个紧闭双眼的人同时睁开了眼睛。这四个人呈“东南西北”方向围坐,在他们的面前有着一张看起来十分精致的玉石桌子,上面雕刻的花纹乃是大禹治水。取的也是“土克水”的含义,在桌面上有放置着四件东西,

    半块染血的衣襟,

    一个看起来用了很久的木头杯子,

    一小撮卷曲的毛发,看起来应该是人的下体的,

    最后是一个看起来龇牙咧嘴,触目惊心的头颅!

    为了这四件东西,法家的牺牲之惊人,累计布局耗费之周全,达到了惊人的地步!!那半块染血的衣襟是从元昊的身上扯下来的,这个动作貌似很简单,可是为了铺垫并且保证这个动作成功,法家足足死了三十四个人,十一名高手!!

    那个木头杯子是元昊从老家带出来喝水的,材质十分特殊,乃是用当地的铁黎木做的,看起来十分粗陋,却是在水里面浸泡得越久越是坚硬,元昊用了足足三十一年,很有感情,为了将这玩意儿弄到手,法家耗费了一百三十三万两白银,累计收买了七个人。

    那一小撮体毛,是从元昊的下体剪下的,这玩意儿耗费的代价最少,却也是耗费掉了三个美姬,七万两银子。

    最后的那个脑袋,则是被认定是与元昊血脉最接近的一个人的。

    元昊一直都是保持童子之身,因为男精当中蕴藏着一点真阳,一遇女阴,就能交汇出新的生命,所以他一直坚持元阳不泄,直到进入到了炼精化气的境界,便是将男人精中的那一点真阳炼成了本元之气来反哺自身后,这才开荤。

    不过这样一来,炼精化气之后,想要后代的几率可以说几乎就极小了,元昊身边因此也是有些前来投奔的族亲之类的围绕,攀附,这个人头的主人,就是元昊的远方侄子,眉眼都和元昊颇为类似。不过法家要杀这人不难,难就难在杀了他以后,还要伪装成意外,让当时的元昊不生疑,那么就难了。

    有了这四样东西,法家才能成功的施展出来“子午秘术”,仿佛是死死的粘在了人身上的蚂蝗一样的狠狠监控住元昊的去向,更要命的是,这蚂蝗还是扯都扯不掉的,这样恶毒无比的秘术,用蚂蝗来形容也真是说少了,说浅了,说低了!

    然而,当这四个人张开了眼睛之后,那半块染血的衣襟忽的燃烧了起来,而且不是正常程度的燃烧,就像是头发丝过火那样,“嗤”的一声就烧尽了。而那个木头杯子则是自己轻轻的摇晃了一下,悄无声息的化成了粉末。

    那一小撮弯曲的毛发则是一下子变得枯干了起来,而元昊的远方侄子的干枯脑袋则是忽然从桌子上面蹦跶了几下,大声惨叫了几声,啪啦的一声炸裂了。顿时一片血肉狼藉,更是满屋子都是刺鼻的腥臭。

    见到了这样惊人的场景,四人都同时站了起来,面上露出来了震惊的表情,更是对望了几眼,不确定的试探道:

    “这这是?元昊死了?”

    “按理来说,这四件东西当中只要有两件被损毁,那么几乎就能确定是受术者出了问题,四件全毁,那么就只有两个可能,一个可能是我们要追踪的人死了,另外的一个可能则是,我们的这秘术被破掉了!”

    “上几次的探测都是元昊上了船出海,眼下忽然出了这样的事情,莫非元昊不仅仅在西戎有所经营,难道在海外有所布局吗?这就未免太令人吃惊了!”

    “我们的秘术被破的话,那么韩子他老人家肯定是有所感应的,我们可以稍微等待一下,只要阴阳卫的人没有来,那么几乎就能确定元昊毙命的消息了。”

    “”

    同时,在中原各地,有不少人都是心有所感,忽然抬头看向了天空,那神情有患得患失的,有欣喜若狂的,有平静若水的,

    元昊的死,便是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结束,他和王猛两人的成功几乎是不可能复制的了,君王们也再也不会容忍有这样的强势人物可以与他们共享龙气和君权,整个中原的江湖上,将会进入波澜壮阔的战国时代

    ***

    元昊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本来是晴朗的天空一下子就乌云密布,天降暴雨,

    林封谨站在了他的身前,默然良久,然后对旁边的人道:

    “搜尸以后,用冰棺冻住其尸体七天七夜,发觉没有什么异变之后便海葬了吧,他一身惊天动地的水系神通,死后能以大海为坟墓,也算是死得其所。”

    旁边的人都躬身称是,林封谨此时已经是得到了娲蛇神的准信,说是那神像上面西王母的分身意志对她来说很是有用处,等到将其彻底弄清楚以后就能抹掉其中西王母的意志,使其还原成空白的状况,这时候林封谨的“世界的尽头”的器魂吞噬掉了这西王母的分身意志之后,便会彻底成熟。(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