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大概过了三个时辰,元昊感觉得船只开始减速,然后微微一晃,外面便是传来了交谈声,然后船只算是彻底停稳了,他此时便走上船头去,发觉此时风大雨猛,到处都是漆黑一片,整个码头上都只点了两三盏气死风灯,看起来可以说是一片荒凉,与之前那些船员描述的截然不同。

    不过元昊这时候反而觉得十分正常,这些海盗仿佛一般的家伙能有多大的见识?并且这地方乃是一帮草原蛮子搞出来的,格局能有多大?在心中不屑的同时,然后看着林封谨也从船舱里面钻了出来,撑了一把油布伞,踩着船头搭好的踏板就往岸上走,然后前面自然有人提着灯笼在旁边引路。

    紧接着,元昊便是随着林封谨来到了一处岸边高坡处的客栈里面,看起来也是黑灯瞎火的,想来在这样的风雨夜晚,老板早就睡着了,不过接下来的安排还是令元昊颇为满意的,无论是那充满了异国风味的“风吕”泡澡,还是接下来上的酒菜,都远胜过在船上的享受,接下来进了房间,躺卧在了柔软的大床上迅速睡去。

    不过,元昊还是按照每天入睡之前的习惯,制造出来了足足四个水傀儡放置在了周围,一旦水傀儡发现了什么不对的情况,或者说是水傀儡本身出现什么问题,那么就会将他直接唤醒。

    然而尽管睡前吃的东西和睡觉的环境都是无可挑剔,元昊合上眼睛以后,却都是一直在做噩梦,梦到的都是那些死去的人愤怒的冲上来,嘴巴却是像鱼一样的张合着,也不知道他们具体在喊叫什么,但内容应该就是千篇一律的想得到的内容。

    面对这种情况,元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因为这些人活着他尚且不怕,何况是死了?然而就在他带着积极乐观向上的心态。将双手抱在了自己的胸前,欣赏着这些死鬼表演的时候。却是忽然看到了一只巨大的独目悄然从虚空当中浮现了出来,冷冷的,冷冷的看着他!!

    元昊顿时有一种灵魂深处都要被剥光掉的感觉!!一种巨大的恐惧从心底涌现了上来,然后他就见到,那一只巨大独目当中,居然倒映出来了他本身的影像,赫然是浑身赤裸。遍体鳞伤,鲜血淋漓,正在疯狂惊恐哀号着被拖入到无尽的黑暗当中!!

    然而元昊一下子就被惊醒了,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只觉得满头满脸都是凉浸浸的冷汗,他咽下了一口唾沫,只觉得心中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焦灼感觉,这种焦灼烧心的感觉使得元昊忽然无比渴望大海,只有在大海当中。只有在冰凉的海水里面,仿佛才能抚慰住他疯狂躁动的心灵。

    元昊当然知道这种感觉十分不妥,额头上的冷汗又是一粒一粒的冒了出来。内腑本来被压制下去的伤势又是隐隐作痛,好在他反手一掏。从怀中将那一具西王母的小小雕像给拿了出来,指尖上传来的触感是一如往常,没有问题,元昊的心中便是一松,正要细看的时候,却听到了窗户外面有人在慢条斯理的遥遥喊话道:

    “大牧首阁下,昨天晚上睡得还好吗?”

    元昊一听那声音,便知道是林封谨的,便深吸了一口气。不愿意在这人面前露出任何的破绽来,他知道对方虽然一直表现得十分谦虚。可骨子里面却仿佛一头奸猾残忍的狼,一旦猎物露出虚弱,就多半会扑上来疯狂啃噬!直到元昊将心境恢复了正常,这才推开了旁边的窗户,做出了仿佛罩着面具的威严表情:

    “还”

    那个接下来的“好”字,真的是直接仿佛石头一样,噎在了元昊的嗓子里面,连哽都哽不下去!!

    这里乃是旅舍的二楼,从二楼的窗户可以一直望到不远处的大海,中间的距离也就是半里路吧,并且虽然昨天夜晚漆黑若晦,风大雨狂,今日却是碧空如洗,日光明媚。

    然而,在元昊的眼里,看不到远处泛着白色泡沫涌动着的蔚蓝大海,看不到在明净得仿佛少女眼眸天穹上飞过的点点白鸥,也看不到那带着温暖洒落在了自己脸上手背上的灿烂阳光他的心直沉入到了最低谷!仿佛是那漆黑深邃冰寒的海沟深处。

    因为,从这旅舍到海边,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人!!而且是顶盔贯甲的骑兵,整整齐齐的将这里完全塞满,至少也是有几千人!身上都是清一色赤红色的铠甲,披风!!

    这倒也罢了,若是说骑兵,西戎的牧骑也是天下一绝,元昊也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

    可是,面前的这些骑兵赫然是排列得笔直,仿佛是用尺子量出来一般的阵列,几千人聚集在这里,更是连一点儿声音都不发出来,马匹除了尾巴轻轻摇动之外,嘴巴里面都是用马嚼子勒住,硬是营造出来了连海风声吹过都听得到的气势!!

    由小可以见大,连马匹这样的畜生都被生生训练成了这样,骑在马背上的人,又将精锐成什么程度?

    唯一与这支军队格格不入的,就是昂然盘膝坐在了一架大辇上的林封谨,这一架大辇赫然是足足由三十二匹赤红色的骏马所拉着的,这样的排场,已经是丝毫都不逊色于西戎的君王出行了,他微笑着看着元昊道:

    “大牧首,吴作城见。”

    这是林封谨八天前在船舱当中告别的时候,对元昊所说的话。这时候他又再说了一次,可是此时说出来这句话,虽然一字不变,但是情景已经大变。

    ***

    元昊掉落入林封谨的这个局当中,委实是半点不冤。

    林封谨中途为什么要和野猪他们分道扬镳?便是要野猪他们先去布置一番,上茂城是什么地方,吴作城在这里的势力想要小估计都难!不过这件事落在了心性凉薄的元昊眼里面,当然是以己度人,觉得抛弃几个手下的小命,让他们布置疑阵,分去法家的精力为自己争取时间是理所当然。

    虽然林封谨他们当日一到上茂,便是连夜,然而中途“触礁”自然是林封谨从中做手脚搞鬼了,甚至就连半路上买来服侍元昊的两个扶桑国的小伴,也是通过联军那边搞来的眼线。

    有了林封谨在船上做手脚,不消说,野猪他们一表露身份,立即就调集最快的船只沿途去布置,这期间整整争取到了两天的时间,就连吴作城这边为了迎接大牧首的到来,也是绸缪已久,更不要说元昊居然昨天夜里还呼呼的大睡了过去不过这也正常,在船只上颠簸了好几天的人一旦靠岸,那一晚上肯定是睡得特别香的,也不能怪元昊大意。

    元昊此时已经是脸色铁青,双手都在微微的颤抖,他此时才知道,林封谨为什么一路上为什么要做这么大的让步,原来这些让步在他的眼中看来,都是一个个不用兑现的诱饵而已!

    林封谨笑了笑道:

    “大牧首,你也不用想要逃脱之类的什么事了,足足有十万骑兵将四面八方围得水泄不通,就算让你逃进了水里面,也会有大量充分的惊喜等待着你老人家的,有一句话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作威作福了这么几十年,也是享尽了人间的权势巅峰,荣华富贵,还有什么想不通的?何必还要垂死挣扎呢?”

    “你,你到底想要什么?你这个虚伪小人,”元昊隔了半天,才咬牙切齿的道。“什么废话就不用多少了,我的这条命也不是这么好拿的,放马过来!”

    林封谨微笑道:

    “大牧首,我可不是什么虚伪小人,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打算要和你合作的打算,并且不要以为你现在的困兽犹斗能威胁到我,倘若只是为了要你的命的话,在上茂城的时候你就死定了,我真正看上的,却是你手里面的那一尊西王母的神像,差不多可以确定,西王母的本尊是已经进入到了休眠当中,因此那上面附带着的,应该是西王母的一缕神识分身吧?”

    林封谨的话,恰似一道霹雳从元昊的头顶直轰了下来,隔了半晌才吃惊的沉声道:

    “你,你竟然觊觎王母的分身神念?你可知道,姑且不说你能不能得手,就算是得手了,这就是相当于是逼着王母她老人家与你不死不休!你就算是死了鬼魂也不要想好过!”

    林封谨比出两根手指头,淡淡的道:

    “我也告诉你两件事,我本来应该就与你们西王母这群人不死不休了,这一点你其实早就看了出来并且说漏了嘴,我们在你的水领域珠里面大战的时候,你就无意当中说过,我的神器上的火焰气息很像是火王,既然你都猜到了真相,那么当然就更不能放过你了,而你之前逼我用生辰八字发誓,目的也是想要拿到我的生辰八字,然后图谋不轨吧?没错,你也不用猜了,火王就是我杀的,而西王母被重创的那一道天劫,也差不多是我设下的陷阱!”

    “第二,西王母也就是一头活得很久,甚至连肉身都腐朽了的妖怪而已,只是现在被神化了而已,你们吹得天下无敌,其实在我看来,也不过如此,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我既然敢打这个主意,当然就有自己的依仗!”(未完待续。)

第1286章巨龙山脉    巨龙山脉,笼罩于迷雾之中,让人无法看得它的真容,一直以来,它就是那样的神秘。

    一直以来,天灵界曾有很多人想进入巨龙山脉去看个究竟,但是,却未能成功。

    传说,巨龙山脉之中,有一个巨龙国,一个很大很大的国度,是不是真的如此,没有人知道,至少没有人去过巨龙国,所以世间有没有巨龙国,不得而知。

    站在高山之上,吹拂着巨龙山脉才有的龙息,李七夜不由远眺,远眺那起伏无尽的山岭。

    当你站在巨龙山脉的时候,你看到的景象与外面的景象是完全不一样的。

    所有人都知道,天灵界大陆稀少,辽阔的大陆更是寥寥无几。事实上,整个天灵界,真正算得上大陆的地方,那就是神止洲。

    但是如果你有机会来到巨龙山脉的话,你会发现,自己不是站在一条山脉之上,而是站在一片广阔无比的大地之上,似乎,这片大陆的广袤绝对不会亚于神止洲。

    当然,有机会看到这一幕的人那是寥寥无几,就算有资格进入巨龙山脉的人,回去之后,只怕都不愿意与外人说。

    “巨龙国。”李七夜远眺天地,不由露出了笑容。对于他来说,巨龙国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

    当然,这一次来巨龙山脉李七夜也没有打算去巨龙国,他也不想去把那群野猴崽子狠揍一顿。

    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轻轻地摇了摇头,继续上路前行。不过,这是他独自一人前行。简龙卫已经不能再继续跟着来了。

    在巨龙山脉中,李七夜走了很远很远,翻过了群山,越过戈壁,穿过了沙漠,跨过了火山,甚至是淌过了汪洋。

    似乎。这里完全是自成一个世界,在这广袤的大地之上。虽然没有遇到有人烟,但是,龙息是无处无地不在。

    对于人族来说,沐漓着龙息。或者会承受着很强大的压力,毕竟,龙息是很强大的力量,道行浅的修士根本就承受不了龙息。

    李七夜却是十分享受龙息,对于他来说,龙息这种滋味,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太让人享受了。

    不管是越过戈壁,还是穿过沙漠。沐浴在龙息之下,李七夜都觉得格外的享受。

    “真龙呀,一代妖龙最后化作了真正的无敌。洗涤了自己的血统,让自己的血统变成了世间最珍贵最强大的血统。”李七夜沐浴着龙息,不由感慨地说道:“神龙之称,也是名至实归。”

    外界或者没有人知道,整条巨龙山脉,每一寸的土地都显得格外珍贵。这是广袤的宝地,能让子孙后代受之无穷。

    “就是血统太珍贵了。老头子所选择也的确是睿智的,否则,在九天之上,必将会成为诸帝众神的佳肴美味。”李七夜不由喃喃地说道。

    老头子的子孙,都很强大,因为他们都传承了老头子的血统,当然,比起老头子生前本身的血统来,那就弱上很多很多,尽管是如此,他们身上依然流淌着很浓稠的真龙血统。

    在外界,流淌着很稀薄很稀薄的真龙血统,都真贵无比了,像老头子他们子孙那样的血统放在外界的话,那就是世人眼中的真龙了。

    对于老头子他们一族而言,血统珍贵,有好处也有弊端,好处就不用说了,他们这一族注定着强大无比。弊端也很明显,正是因为他们的血统太过于强大,这使得他们这一族繁衍速度很慢很慢。

    甚至可以说,在天灵界乃至是九界,只怕没有哪个种族的繁衍会比他们这一族更慢了,幸好的是,他们这一族寿命都比较长,不然的话,他们这一族也早就灭族了。

    正是因为如此,老头子他们很需要简家,因为简家的帝子血统才能配得上他们一族,而且,简家与老头子他们这一族是血浓于水,老头子也是极为信任简家,这也是为何简家是天灵界唯一能屹立于彩虹城的原因了。

    事实上,洞庭湖的张、林、许、洪他们几大姓氏也与巨龙山脉有着不小的渊源,不过,这已经是很遥远岁月的事情了。

    老头子一脉的血统珍贵,这将还有一个问题,老头子的子孙通过修练,可以让自己血统返祖,让真龙之血更加纯粹。

    但是,因为他们己身的繁衍问题,他们血统珍贵的问题,这使得他们这一脉并不参加争雄天下这样的盛宴。

    因为对于他们这一族来说,就算有人成为了无敌的仙帝,总有一天,都会面对一个问题——在那诸帝众神并肩的时代。

    试想一下,如此珍贵的血统,那是何等的美味,那是何等的大补,甚至是延年益寿的佳品。

    如此的血统,放在诸帝众神并肩的时代,必会成为美味佳肴,有很大的可能成为猎物。他们这一族想在那样的一个地方站稳脚根,是不容易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使得老头子他们这个种族不为外人所知。

    李七夜走了很远,终于抵达了他的目的地,在这里,寸草不生,这土地乃是黄土满天,放眼望去,处处都是黄土。

    最终,李七夜来到了一座山丘之下,这座山丘并不大,也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李七夜还没有走到山丘之下的时候,就已经听到了一阵笃笃笃的马蹄声了,听到这样的马蹄声,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

    走到山丘下,只见那里有一个壁洞,这样的一个壁洞没有什么太多出奇的,平凡无奇。

    不过,这样的一个壁洞被栅栏封锁住了,这封锁住的栅栏乃是象牙白,这样的栅栏好像是用象牙打磨而成一样。

    就在这壁洞面前,有一头骷髅马在徘徊着,它在那里走来走去,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一样。

    这一头骷髅马正是在海上出现过的那头骷髅马,它就是不死仙帝当年的座骑,又有谁会想到这一头骷髅马会出现在这里呢。

    当然,这头骷髅马能出现在这里,那也是得到了老头子的允许,否则的话,就算它曾经是仙帝的座骑,也不可能进入这个地方。

    “咴——”当骷髅马看到李七夜的时候,立即对着李七夜嘶叫一声,甚至是扬起了双蹄,很明显,它是对李七夜充满了敌意。

    这也不怪骷髅马对李七夜充满敌意,在此之前李七夜曾经是化作不死仙帝年少时的模样,欲欺骗它,在它看来,李七夜就是敌人。

    看到骷髅马对着自己嘶叫,李七夜不由笑了一声,说道:“你用不着对我如此敌意,说不定等一会儿你不需要求我,到时候,你再向我示好,就已经迟了,你说是不是。”

    “咴——”虽然说骷髅马它只是骷髅,但是,作为仙帝的座骑,它拥有着很高的灵性,它当然能听得懂李七夜的话了,它冲着李七夜嘶叫一声,不过,它虽然对李七夜充满敌意,但是,它并没有攻击李七夜。

    李七夜站在了壁洞之前,他看了看壁洞,都不由赞了一声,说道:“这真是一个封锁的好地方,一旦锁在这里,不止是可以规避一切,还逃不出去。”

    这个壁洞看起来是平凡无奇,但是,它可是有着了不得的玄机,单是封锁壁洞的栅栏都是极为强大逆天的龙骨,这可是老头子的龙骨!它的强大可想而知了。

    看着壁洞,壁洞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洞,里面也没有什么太多的东西,在洞里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笼子,这个笼子是扣在地面的一个凹坑之上,笼子好像是插入了大地之中。

    这个凹坑里面盛满了黑色的液体,这黑色的液体极黑,只怕世间没有比它更黑的东西了,它黑到可以吸入一切光线,阳光照射在它的身上之时,都会被它捕捉到,都无法从它身上逃逸。

    就这样极黑的液体,第一眼看去,还以为这是一个小小的黑洞呢。

    再仔细去看这个极黑的液体并非是死物,偶尔之间,它会蠕动一下,只不过,它是趴在那凹坑之中是无法动弹,只好是偶尔蠕动一下。

    这至少说明这黑色的液体是活着的,它就像是有生命的东西一样。

    看着这极黑的液体,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浓浓的笑容,喃喃地说道:“老头子当年也的确是够拼的,竟然把这东西拆下来锁在这里,问世间,又有几个人做得到呢。”

    这极黑的液体,乃是老头子从骨海带回来的,它有着惊天的来历,老头子他把这极黑液体封锁在这里,本来是打算作为他用的,只不过,一直没有用上,就一直让它封锁在这里。

    就这样极黑的液体,看起来并不是特别的起眼,但是,如果知道它的用处的话,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抢破头,就算是仙帝都愿意拿宝物来与老头子做交易。

    看了极黑液体之外,李七夜的目光落在了壁洞的角落之中,在这个不起眼的角落放着一件东西。

    正确来讲,是一双东西,一双眼睛。

    这一双眼睛好像是很随意地被放在了这个角落中,好像是被人抛弃一样。(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