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接下来林封谨一干人等与元昊分道扬镳之后,便是连夜急行,赶往襄都,到了这里以后又包了一艘快船顺江直下,那速度简直就仿佛是飞的一样,法家中人大概被他们甩掉了至少八个小时的路程,虽然有着子午秘术的导航,一路上关键还是要打听什么的,因此拼死累活也只是将八个小时的路程缩短到了三个小时,却已经是达到了极限。

    这一路上,元昊则是依靠秘术,仿佛是黏住了吸血的蚂蝗一样,缀住了林封谨他们的行踪,林封谨说他在水中仿佛是鱼一样这还真的是半点不假,并且元昊结合秘术也能沿途监看到了林封谨他们的行踪,都没有发觉什么破绽。

    而林封谨等人顺江而下,一路到了上茂,此时上茂的繁华便是不用多说,一干人轻车熟路的去了码头,拿出来了个铜牌子的标识给一名闲汉看了,这闲汉立即便是仿佛被刀子捅了一样的跳了起来,点头哈腰,没过多久就将林封谨他们一行人引到了一艘大船上面。

    既然是船只,没有泊在船坞当中的话,那么就肯定要停在港口里面,对于元昊来说,只要有水的地方就没有他去不了的,当然是如影随形,不过这一艘五桅大船乃是要在大洋上航行的,体积比起河船尤大,对于在西戎这地方生活了几十年的元昊来说,看了以后也是忍不住失神,暗中有些咋舌。

    到了船上之后,林封谨又去到了船只的下舱当中,见了船只的水手和船长,丢了几百两银子过去,便马上是钱能通神,让他们马上启航,元昊在暗中观察良久,发觉船上隐藏起来的部分船员和船长都是身材瘦小,皮肤黧黑,眼窝深陷。与中原人的形貌也是有很大的差别,又听他们说话的口音也是十分古怪。结合林封谨所说的东海贼的事情,基本上就能坐实了这些人海外岛国国人的身份。

    接下来,元昊居然还在船头发现了一种神秘无比的波动,好奇的跑去探查,结果立即感应到里面蕴藏的恐怖意志,被反激到重伤呕血地步,这一下只能令他无可奈何的掏出了水元素领域珠。将里面最后剩余的一点儿元气汲取进去才恢复了不少。

    元昊跑去探测的,自然是东海众船只上面的“苏我使者”的封印了,要想进行远洋航行,必须要有苏我使者的气息才能保证不受到深海远古怪物的袭击,而苏我使者则是邪神邪弥呼给制造的,元昊这时候重伤之下贸然跑去探测,当然是要被反击了。

    元昊当下便是抓了一名水手前来逼问,得知了其中的缘由以后,心里面更加确定林封谨没有对自己说谎了——这种事情要想造假几乎是不可能的。别的不说,就是这苏我使者,估计就连西王母实力全盛的时期。都没可能弄出来具有如此特色的变态怪物。

    那就可以反过来推论:林封谨有何德何能,可以在这种地方造假。这里更是可以推理出来一个悖论,倘若林封谨有这个实力在这方面造假,那么他的实力就至少都能达到西王母同级的水准了,费尽心思来坑自己有什么意思呢?

    心中疑窦尽去之后,元昊发觉了这艘大船已经是晃动着微微启航了,他当下便是放心大胆的从水中翻身上船,然后大刺刺的往林封谨他们所住的客房里面走,一进去就见到林封谨趴在桌上研究着什么东西似的,而这时候林封谨一回头看过来之后的错愕。震惊表情,则是让元昊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畅快感觉。只觉得仿佛大热天喝了一碗冰饮,依稀有几分身为大牧首,手掌万人生杀大权的意气风发。

    “你,你大牧首您怎么会在这里?”林封谨震惊的道:

    元昊矜持一笑道:

    “你能在这里,老夫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林封谨呆了半天之后,才恍然怒道:

    “你,你竟然一直跟着我!!”

    元昊环顾了一下四周,大刺刺的道:

    “你这处房间不错,老夫要了,对了,让人给老夫送一坛酒,四色小菜过来,法家那群狗的鼻子再灵,也没可能这样追上来,好久都没有这样轻松下来过了,确实是应该小酌一番,好好的休憩休憩。”

    林封谨脸色再次变了几下,忽然勉强笑道:

    “既然大牧首看得起这房间,自然是这房子的幸运了,我这就吩咐人去做。”

    元昊嘿然笑了笑道:

    “识时务者为俊杰,看起来你还是知道这句话的嘛,你将手下人都遣走去吸引法家中人的视线,自己乘机溜之大吉,这可不是什么驭下之道哦。”

    林封谨忽然沉下了脸来道:

    “大牧首果然是神通广大,连这种事情都留意到了,想必我的规划谋算也都逃不过你老人家的眼睛,不过我也要大胆的说一句,大牧首您虽然神通广大,除非是豁出命来,却也是拿我没什么办法,没有了我,想要在济岛那边长期落脚,也是没有什么可能的,说得直白一点,这船上的人你大可以杀光,但杀光了以后一个人也是没有办法将这五桅船开走的,既然都在一条船上,那么大家就是要同舟共济,否则的话,就干脆一拍两散!”

    倘若林封谨轻易就范,多疑的元昊估计又要东想西想了,然而林封谨的反应却是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元昊现在也是忙着要摆脱法家的追杀,实在是不愿意节外生枝,便是眯缝起来了眼睛和林封谨谈交易。

    双方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令元昊惊奇的是,这一次林封谨又做出了比较多的让步,林封谨这一次不仅仅要负责给元昊擦屁股,安置好元昊今后数年内在济岛上面的衣食住行,同时还要每十天就提供一颗上品黄芽丹给他。

    当然,元昊也是要有所回报的,他要拿出来西王母祭炼的那一颗水元素领域珠,同时还承诺给林封谨一张藏宝图,里面是他在西戎设置的三处秘藏之一,里面的金银财宝不计其数。

    这一笔交易看起来双方差不多筹码对等,其实却是不然,元昊拿出来的那颗水元素领域珠确实是货真价实的顶级法宝,然而之前就被元昊用来摄取过四次敌人,每摄取一次的话,对其使用上限的消耗损伤是永久性的,这一次摄取林封谨之后,这颗水元素领域珠储存元气的数量,已经下降到了全盛时期的四成,可以说虽然还有用,也已经变得鸡肋起来。

    至于所谓的秘藏,确实是有这东西,但在当前法家当道的状况下,便是熟门熟路的元昊也别想将里面的东西取出来,何况是林封谨了,并且元昊也只告诉了林封谨相关地点,开启方式,里面的什么机关之类的则是一个字都没有提。

    这种行为其实是十分恶劣的,就像某人答应给某人多少钱,然后告诉对方,我的钱在大东街九号的农行里面,你去拿吧,偏偏又不将卡号密码之类告诉人家

    因此,仔细算下来,元昊就是拿一件不算太有用的法宝,换来了今后很长一段时间的舒心生活,同时还有每十天就送过来的上品黄芽丹一颗,就算是林封谨只送半年,那也是足足十八颗上品黄芽丹!元昊虽然说不是很懂行情,但也知道十颗上品黄芽丹差不多就能顶得过他拿出去的东西了,剩下来的都是自己的利润。

    占了个大便宜的元昊心情顿时更好了,一转头就见到了桌子上似乎有张东西,便拿过来看,却又不是很明白,便道:

    “这是什么东西,刚刚你看得这样的专注?”

    林封谨似乎也回过了神来,发觉自己应该先前是被坑了,所以肯定心情不大好,不过面对元昊这样霸气外露的猛人,确实又发不出火来,只能应付性的冷淡道:

    “这是海图啦。”

    元昊奇道:

    “海图?”

    便仔细看去,又问林封谨道:

    “这上面写的地名是什么意思?”

    林封谨叹息道:

    “大牧首,咱们虽然是坐船,但是船上的人也要吃喝拉撒对不对,拉的东西可以倒海里面去,但是吃的东西则不能凭空变出来,更不要说海水不能直接喝了,所以说每航出一段路程的话,那么就要停泊靠岸,补充食水,顺便卖卖货,再进进当地的特产转手,这上面写的,当然就是咱们这艘船到济岛的海途上要停泊的港口了。”

    “哦。”元昊恍然大悟道:“那法家的人会不会追上来?”

    林封谨叹了口气道:

    “大牧首,这艘船是东海贼的船,停泊的地方也必然尽可能的是私港,眼下乃是风季,跑这条线路的船只好几百艘,哪里有那么容易掌握我们的消息,再说了,倘若连停泊的私港都被随便打听到的话,那么东海贼能搞得其余的四国焦头烂额?早就被统统剿干净了吧?”(未完待续 。)

第1284章林妙    看着低着螓首的林妙,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血统,并没有优劣之分,并不是说谁生下来注定就是高贵,谁生下来注定就是低贱。”

    “是,是,是真的吗?”林妙低头螓首,偷偷地瞄了李七夜一眼,立即又收回了目光,十分的紧张。

    李七夜认真地说道:“我没有骗你的必要,我所说,一句一字都是真实,一句一字都出于腑肺。”

    “我,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一听到李七夜这样说,林妙以为李七夜误会了,她都急得快要哭着出来,忙是说道:“我,我,我没有怀疑你话的意思……”?看到林妙那么紧张的模样,李七夜不由苦笑了一下,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你坐下来吧,我跟你说一说血统的事情。”说着,点了一下旁边的椅子。

    林妙犹豫了一下,最后她在旁边坐了下来,坐在李七夜的身旁,她的粉脸儿不由发烫起来,但是,心里面又不免有点甜滋滋的。

    李七夜看着她,认真地说道:“血统,没有高贵低贱之分,至少在我看来是如此。在世人眼中,在修士眼中,或者某一个人的血统是低贱,但是,最终又有多少在他们眼中的低贱血统把他们踩在脚下。”

    “是如此吗?”坐在李七夜身边,林妙心里面有着说不出来的满足感,只着李七夜轻声细语,那充满磁性的声音。让她有着一种幸福的感觉。

    “是如此。”李七夜认真地说道:“万古以来,多少仙帝曾经被人看来是低贱的血统的?并不是每一个仙帝出身都高贵。而世间又有多少帝子,最终被人践踏在脚下的?”

    “对于修士来说。只要你有一颗高贵的道心,那么,你就是拥有高贵的血统。”李七夜说道:“万古以来,许多不可一世的存在、许多无敌之辈,他们最以为傲的,不是他们自己的血统贵贱,而是他们自己的道心高贵。拥有一颗高贵、自信、坚定的道心,比什么都弥足珍贵。”

    “我。我听人说,公子乃,乃是帝子血统,在。在我看来,公子比谁都高贵。”林妙偷偷瞄了李七夜一眼,说出这样的话,她的粉脸火辣辣的,全身都不由发烫,这样的话她是脱口而出,想控制都控制不了。

    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是不是帝子血统。在我自己看来,这都是无所谓的事情。对于我来说,我拥有一颗坚定的道心。我就是拥有了世间的一切,只要道心不灭,失败,可以重头再来,挫折,可以使我越战越勇。成功,也不会让忘记自我。我就是我。道心不灭,亘古永存。”

    “所以,对于我自己而言,拥有坚定的道心,就是拥有了一切。”李七夜认真地对她说道。

    “公子乃是九天真龙,战无不胜。”林妙不由脱口赞道,她忍不住看向李七夜,在她眼中,李七夜是那么的完美,她回过神来,飞霞满脸,忙是低下头。

    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只要你有一颗坚定的道心,你也是能成为天际的凤凰,在那遥远的天空上遨翔。”?“我,我,我能行吗?”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林妙芳心不由颤了一下,宛如触电一样,天际上的凤凰,这样的事情她从未想过。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这样的一句话宛如闪电一样在她心头掠过,好像让她一下子看到世间最美丽的光芒一样。

    “为什么不行?”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谁说人一生下来就是注定高贵的,谁一生下来就是低贱的?世间本就没有高贵低贱,你心有高贵,你便是高贵!万古以来,又有多少人逆天改命的……”?“……在这漫长的岁月中,又有多少出身低微的人在时间长河中流下了永世不可磨灭的痕迹。”李七夜说道:“就如鸿天女帝,她小时候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而己,在她所生的那个天才璀璨的年代,她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而己。”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说道:“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小女孩,她一路走来,经历了无数的困难,哭过,笑过,但是,她从来没有退缩过,最终,又有多少天才被她踩在了脚下,又有多少帝子被她斩杀,坚定的道心,让她铺就了一条无敌的道路。”

    林妙不由仰起螓首,听着李七夜所说的话,看着李七夜,看着他那平凡的轮廓,她都不由为之着迷,这平凡的容貌是那么的有魅力,让她百看不厌,他的声音是那么的好听,充满了睿智,充满了磁性。

    “鸿天女帝一生的座右铭是: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她一生都牢记着这句话,所以,她才会取名为鸿天。”李七夜对林妙说道:“你也可以做到这一点,并不因为自己的血统高低,而觉得比人矮半截。”

    听着李七夜的话,林妙不由为之失神,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喃喃地说道:“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就在这个时候,恍然间,这一句话照亮了她的人生,李七夜的一席话给她构勒了她的一生,似乎,她感觉自己的人生一下子明亮起来。

    在此之前,她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对于她来说,洞庭湖就这么大,与那些海神传承、帝统仙门相比起来,那是不足为道。

    她只不过是洞庭湖的一个普通弟子而己,在她之上,还有其他师兄师姐,比她优秀的人也不少,与她情同姐妹的洪玉娇不论是哪一方面都比她优秀。

    所以,对于林妙而言,她的人生最多也就是平凡中有些惊奇,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想成为上官飞燕或者传说中的七海女武神之流,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让林妙宁静平淡,她没有太多的追求,对于她而言,只要能做一些她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已经很满足了。

    但是,现在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突然给她蒙懵的人生带来了光明,好像一下子照亮了她的人生一样。李七夜这一席话,就像是明灯一样指引着她的人生一样。

    “心若在,梦就在。”李七夜笑着说道:“遥想当年,就是你们许、林、张、洪几大姓氏的祖先,他们世家的底蕴也不见得比今天的洞庭湖要深厚。但是,最后他们却成了无敌的军团,他们兄弟情深,带着世家子弟血洒沙场,为自己,为宗族,为自己姓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声威。”

    说到这里,李七夜深深地看了林妙一眼,说道:“你们祖先成就无敌,他们兄弟横扫九天十地,让仙帝军团都为之退避三舍,这并不是因为他们有拥有多高贵的血统,并不是因为他们拥有多了不起的出身,而是他们拥有一颗永不言败的道心。”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林妙芳心不由怦然而动,身为娇柔女孩子的她,都不由觉得是热血沸腾,想象着他们祖先,想象着铁血狐营横扫九天十地,这都足可以让她骄傲,这是属于他们祖先的荣耀。

    林妙一时之间都不由想痴了,在这个时候,她不由有着很多的遐想,惚然之间,她心里面有了一个梦,有了一个梦想。

    “心若在,梦就在。”林妙由有些痴痴地说道。

    “对,心若在,梦就在。”李七夜鼓励地说道:“你们年轻一辈的未来,就是洞庭湖的未来,除了你们,还有谁能左右洞庭湖的命运?洞庭湖的命运,在你们的手中,在你们年轻一辈的手中。”

    林妙好一会儿回过神来,她不由偷偷多瞄了李七夜几眼,轻声地说道:“我,我,我是没想过成为祖先他们那样的无敌存在,我,我,我只是想过着自己喜欢的日子,快快乐乐。”说到这里,她又不由再偷偷瞄了李七夜一眼,粉脸发烫,低下了螓首。

    “道路只要走着下去就行了,只要你坚持了,只要你守护了,这就可以了,是不是无敌,就看造化吧。”李七夜安抚且鼓励地说道:“洞庭湖需要你们年轻人去守护,如果你们都不去守护自己的家园,那么,由谁来去守护呢?你说是吧。”

    “是的。”林妙忙是点了点头,心里面十分的顺从,在她心中听来,李七夜所说的话都是那么的有道理,那么的睿智。

    “去努力吧,去坚守吧,只要你们年轻一代人去努力了,去守护了,你们洞庭湖才有更好的未来。”说到这里,李七夜难得温柔,说道:“我把洞庭湖托负给你们了,你觉得可以吗?”

    说来说去,李七夜在心里面还是希望洞庭湖有一个未来,洪天柱他们终究是老了,洞庭湖的未来,还必须依靠林妙他们这些年轻一辈。

    本是害羞的林妙,她突然心里面觉得暖暖的,突然觉得甜甜的,李七夜在此时说把洞庭湖托负给她,这是对她多么的信任,对她寄于多么厚重的希望。

    “我,我听你的。”最后,林妙不由抬起头下,迎上李七夜的目光,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坚定地对李七夜说道。(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