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元昊只觉得头都有些大,他乃是发号施令惯了,之前过的是一言既出,几百个人抢着去做的活儿,什么时候像这样是市井妇人买菜那样讨价还价过?想了想就冷然道:

    “老夫也不和你多说什么废话,要老夫修炼的经验可以,恰好也是因为要传授门人相关的东西特地整理过。”

    说着便见到了元昊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册子来,却是用牛皮做的,上面密密麻麻的绣着西戎通行的莽古文字,看起来也是有些年头了,然后道:

    “这一个册子换你的那颗黄芽丹,换不换?”

    林封谨笑了笑道:

    “大牧首肯以西王母之名起个誓言就换。”

    “你!”元昊怒道:“老夫横行天下几十年,你什么时候有听人说过不守信诺?”

    林封谨哈哈一笑道:

    “小子也算是活了二十多年,大牧首什么时候有听人说过我不守信诺?再说了没人说绝对不代表就没有这种事情,也是有可能知情的人全部死光光了呢。”

    元昊此时总算是知道自己面对的这个对手真的是若泥鳅一样的滑不留手,深吸了一口气,知道今天这件事是肯定要出血的了,拿起了那一本小册子就用西王母的法号起了个誓,然后将其丢给了林封谨,林封谨接了过来,他乃是具有缓慢时间的能力,当然看了出来之前元昊在立誓之前,仿佛是为了腾出双手,有一个将那本小册子重新放回到怀中的动作。

    此时重新拿出来的这一本小册子虽然也是牛皮封面,右下方却有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缺角,这却是之前的那个册子没有的,林封谨在肚皮里面冷笑。面上却是微笑着将手上的黄芽丹抛了过去—–元昊说的话他半个字都没有相信过,若元昊真是个说话算数的人,那他能在西戎舒舒服服的做大牧首这么多年?鬼才相信勒!

    好在林封谨也是把住了元昊的弱点。那就是这人看起来对西王母还有些敬畏之心,不过应该不是洗脑那种愿意为你去死的敬畏。而是对力量的畏惧而已,因此这种敬畏在生死之前可能不值一提,但是在一些普通的事情上还是有效的。

    元昊拿到黄芽丹之后,居然还仔细的端详了一下,然后又找了个葫芦出来,将黄芽丹倒进去以后又倒了出去,看起来应该是要用那葫芦检查了里面有没有毒,发觉没事之后。便是迫不及待的一口吞下去,然后开始闭目调息。

    双方交换以后,却是各怀鬼胎,元昊则是只拿了一半的修炼心得出来,自以为林封谨奸似鬼也要喝了老子的洗脚水,林封谨难道是省油的灯?他此时拿出来的这一颗黄芽丹,乃是付道士专门做出来糊弄人的,也不知道失败了多少次才调配出来的得意产品。

    要说假的话,这玩意儿还真不假,问题就在于其实是汤圆那样的带了馅儿的。只有外面那一层是有效果的,里面的东西则是面粉加上了增香剂和精炼酒曲,吃下去以后。顶多只有真正黄芽丹的两三成效果,唔,那药力徐徐释放,就顶多能让元昊的伤势不继续恶化五六天而已。

    而元昊不过肚皮里面肯定会热烘烘的,就仿佛是喝了两三杯热酒一样的舒服,咳咳,事实上这就是精炼酒曲的功效了啊。

    元昊服药以后调息了一会儿,发觉丹药有效以后,终于是惬意的呼出了一口气。这种身上仿佛是被挪去了一块大石头的感觉,委实是让人觉得格外惬意的。林封谨此时便道:

    “我们进来这里的时候,也并不是无声无息的。也是打晕了几个人,若是没有意外的话,很快这件事的后遗症就要显示出来了,既然如此,那么我们是不是换一个地方说话呢?大牧首神通广大,不像我等若无根飘萍一般,此时在这旬州城当中也是不止有一处落脚的地方。”

    元昊此时听了林封谨的话,也是觉得有一定道理的,此时对于他来说,林封谨的身份最重要的地方,还是东夏国崔王女的姘头,什么北齐举人之类的完全就忽略了,在他眼里面根本就是个渣,因此元昊自然可以推论:觉得林封谨的主要根基实力是在东夏国内,在这南方并没有什么根基是很正常的。

    这就是林封谨的狡猾之处,他知道元昊一定会纠结于自己的身份,所以干脆大大方方的将元昊最可能感兴趣的这个身份抛出来,果然元昊就上钩,脑子里面联想到林封谨身份以后,就会情不自禁的推敲他怎么将王猛搞上绝路的,然后就主观性的认为林封谨在东夏很有势力,应该是北齐的人…….这样的避重就轻的举动,其实是很简单的伎俩,但正是因为简单,所以出纰漏的几率就会小很多。

    一干人要出知州衙门就太简单了,这时候元昊被林封谨的药力压住伤势,虽然没有办法和人动手,但自由行动还是没问题的,出了旬州衙门以后一拐,便是到了旁边的一处大户人家当中,直接在后门上三短两长的敲了两下,赶出来了一个老苍头,拿苍老浑浊的眼神看着一干人,似有疑问之意。

    按理说现在就应该是要对一对什么天王盖地虎的切口之类的了,但是元昊二话不说的就朝着里面走,那老苍头也不阻拦,直进了月门之后便是有人前来接着,林封谨这才知道,原来所谓的对切口就是没有切口,不说话直接就进……..

    于是一干人被带着穿进了内院,最后下了地窖,又穿了出来,走进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院子里面,周围都是高墙,这时候林封谨才明白了过来,原来这家大户人家在修院子的时候,便是设计成了一个“回”字形状,特地在里面留出来了一个空间,若不是从天上看下去的话,旁人是很难识破其中的窍门。

    来到了这地方以后,林封谨便是开始和元昊继续的扯皮,毕竟到了午夜时分的话,法家就能再一次用追踪秘术来寻到元昊,双方也是继续的唇枪舌战,大有寸土必争的势头。

    不过,就在两人都说得累了,开始饮面前的热茶的时候,林封谨忽然道:

    “大牧首虽然在水系方面的造诣登峰造极,但也总不能真的把自己变成一条鱼把?”

    元昊听了林封谨的话,冷冷的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封谨道:

    “我就说一句明白话,倘若我是法家,那么不趁着大牧首你现在的这尴尬模样,彻底的将你置于死地,那么恐怕是连晚上觉也睡不好的,何况每日还能有两次追踪你的机会?所以法家的追杀只会慢慢升格,那是绝对不会停止的,除非是你将法家所有的人都杀光!”

    元昊听了林封谨的话,沉默不语。

    林封谨便道:

    “所以我才问一句大牧首,你是不是真的能变成一条鱼!我们冲破重围把你送到了钱江,看似大家交易达成,从此大道朝天,各走一边,但其实真的是这样的吗?事实上,只要一送你,我们也是法家的眼中钉肉中刺了,说得直白一些,大牧首你死不死和我关系不大,但这一送之后,法家摆明了一收拾了你,那么就要对我们下手,说得难听一点,大牧首你就算是真的是要被法家弄死,至少我也会希望你多活几天,能给我们留出来足够的逃走时间。”

    林封谨说的话虽然难听,但真的是说得相当直白的,并且也是有一种很干净利落的坦诚,元昊仔细的想了想,心中不但不以为忤,更是浮现出来了“忠言逆耳”这四个字——-他自家的情况自家十分清楚,进入了钱江之后,也终究真的不能像鱼一样,就真的高枕无忧了。

    话又说回来,此时西戎内部眼见得元昊都被法家撵得和狗一样的到处跑,势力被连根拔起,眼见得就是命在旦夕,对法家的力度支撑肯定是大增的,就算是国君吸取教训会选择对法家制衡,不会坐视他一家独大,但是,国君和法家要杀元昊的心思,那是绝对一致的!

    在这种情况下,有着法家子午追踪秘术的支持,不要说是元昊在水里面变不成一条鱼,就算是真的变成了一条鱼,只要他的伤势不缓解甚至痊愈,也一定会被生生的从钱江里面给打捞起来,接下来就是煎炒炸闷炖…..

    而元昊自家的情况自家知道,他身上的伤势若是换成另外一个人,估计早就死得干净利落了,也就是他这八十年来的积累统统砸在了自己身上,也才能在这时候苟延残喘,若是要伤势痊愈,至少要寻个不受打扰的地方安静的待上个三四年不可。

    所以,面对林封谨质问的话,元昊真的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能说什么,一路追杀,千里奔逃,元昊也从未遇到过如此凶险的局面,对未来的格局也是根本没有打算,隔了半晌之后才徐徐的道:

    “你说的这些东西,究竟是什么意思?”

    林封谨一笑道:

    “我的意思,当然是要加码了,大牧首,你看我们为你冒了这么大的风险,是不是应该拿更多的诚意出来呢?比如,你刚刚所说的,压制我妖命之力的方法?”(未完待续)

第1281章屠灭敌人    铁血狐营出征,一切都变得没有悬念。要知道,他们当年面对仙帝军团的时候,都是十荡十决,所向披靡,无人能挡。

    今天,就算螭国、血鲨庄再强大,都依然不是铁血狐营的对手。

    “轰——轰——轰——”在这一天之内,这一片海域摇晃起来,海浪冲天,宛如果大海啸要来临一样。

    “杀——”在这一天内,螭国和血鲨庄都响起了狂吼喊杀之声,他们急促的警钟声响彻了他们的祖地,他们祖地的防御大阵一个个升起。

    但是,就算螭国、血鲨庄乃是倾巢而出,所有的精锐、所有的弟子冲杀上战场,所有的老祖都出世迎敌,但是,在绝情无敌的铁血狐营铁蹄之下,他们依然无法改变自己宗门的命运。

    “杀——”到了最后,喊杀之声越来越稀弱,在战场中幸存下来的海妖是越来越少,鲜血染红了海域,一具具尸体在螭国、血鲨庄所在的海域飘泊着。

    “轰——”的一声巨响,最后,铁血狐营崩碎了螭国、血鲨庄的祖地,在这一夜之间,螭国和血鲨庄灰飞烟灭,从此在龙妖海除名,就算他们有弟子活下来,但是,失去了祖地,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失去了一切。

    在一天之前,螭国、血鲨庄乃是十万大军远征洞庭湖,这对于他们螭国、血鲨庄来说,乃是信心满满、士气十足。

    对于他们而言。灭掉了洞庭湖,这不止是能把洞庭湖的资源宝物占为己有,更是能把洞庭湖的女人抢过来。用人族优秀的血统来繁衍他们自己的种族。

    可以说,螭国、血鲨庄出征之时是热血沸腾,等着凯旋归来,红帐之下尽可贪欢作乐,尽享受疯狂的爱腻。

    然而,他们却没有想到,这一次远征。成了他们最后一次远征,这也成了他们灭门的祸源。

    他们没有想到。他们的十万大军不但是没有灭掉洞庭湖,反而他们自己被洞庭湖的阴兵灭掉了。

    一夜之间,螭国、血鲨庄两大传承灰飞烟灭,震撼着看到这一幕的所有海妖。

    虽然螭国、血鲨庄远远比不上神海传承。但是,他们己身也是很强大,在这一带海域,螭国和血鲨庄的实力也是屈指可数的,但是,今天说灭就灭,而且还是被阴兵所灭。

    最终,铁血狐营回到了战旗之下,他们依然是那么的冷漠。依然的那么肃杀,不论什么时候,他们都像是沐浴在鲜血之中一样。

    看着这样的阴兵。无数人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单是他们肃杀的气息都让别人心里面发寒,都不由为之畏惧,这才是真正的铁血,这才是真正的战争机器!

    “谁垂涎洞庭湖,就给我看清楚一点!”站在战旗之下。李七夜冷漠地说道。

    一时之间,李七夜的话让很多人窒息。特别是在此之前想浑水摸鱼的海妖更是不由打了一个冷颤,不由是冷汗淋漓。

    这些曾经想浑水摸鱼的海妖心里面不由暗暗庆幸,幸好自己没有冲在最前面,否则,螭国、血鲨庄的下场,就是他们的下场。

    “哗啦——”此时洞庭湖的湖水喷涌而起,铁血狐营沉入水中,慢慢地沉入了湖底,接着消失而去,他们重归洞庭湖,再一次与洞庭湖为一体,对于它们这样的阴兵而言,洞庭湖在,他们就依然在。

    “嗡”的一声,洞庭湖的绝世大阵打开,三叉戟飞入了大阵之中,随着大阵的闭合,三叉戟也消失在湖底。

    很多海妖羡慕地看着这支三叉戟,就算有海神传承的强者看到这一幕,都是十分的羡慕,因为也曾有海神仿造过三叉戟,却没能成功。虽然大家都知道,眼前这支三叉戟是一件仿品,但是,它是十分的强大,这怎么不让人羡慕呢。

    不过,羡慕归羡慕,在这个时候,没有人敢轻易去打这三叉戟的主意,除非是不想活了。

    “这就是底蕴呀。”看着阴兵消失在湖底,看着三叉戟沉入湖中,有老一辈大贤不由说道:“难怪一直以来没有人敢打洞庭湖的主意。洞庭湖有如此的底蕴,谁人敢轻易向他们宣布呢。”

    洞庭湖的弟子不由震撼地看着眼前这样的一幕,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洞庭湖有着这样的底蕴,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洞庭湖有着这样的底气。

    最后,“哗啦”的一声,银狐也消失了,战旗飞入了议事大堂,再一次挂在了墙壁上。

    天地寂静,一场战争结束,很多人都以为这一场战争会让洞庭湖被灭,又有谁想到,这一场战争被灭的是螭国和血鲨庄。

    李七夜冷漠地看了一眼所有人,然后转身就走,回到了洞庭湖中。洪天柱他们立即跟了上去,也跟着回了洞庭湖。

    见李七夜离开之后,很多人都不由松了一口气。

    “这家伙太逆天了,如果天灵界有他在,只怕这一世天灵界人族中是要数他最有机会成为仙帝了。”有老人看着李七夜消失的背影,不由喃喃地说道。

    “非是他成为仙帝不可。”人族的修士当然是以他为傲了,说道:“他既然控树者,又是洞庭湖的王者,更是仙帝传承的帝子,这一世不是他为仙帝,还有何人。”

    当然,很多人族修士根本就不知道李七夜是什么来历,他们只是随口说说而己,在他们眼中,只要李七夜能成为仙帝,就是他们人族的荣耀,不论如何夸赞李七夜都不为过。

    有很多海妖都不由为之沉默,脸色并不好看,毕竟最近李七夜实在是太打击他们海妖的焰气。

    在前不久,李七夜与孔雀树联手血炼了孔雀树,今天,李七夜又借着洞庭湖的阴兵和三叉戟灭掉了螭国和血鲨庄。

    李七夜的所作所为,这实在是打击着他们海妖的焰气,让他们海妖有些喘不过气来。

    “我们海妖也有绝世天才。”很多海妖都觉得李七夜气焰太高涨了,被压得有些憋气,就忍不住说道。

    “没错,我们的绝世天才还未出手呢。”有海妖立即说道:“我们还有遮海天子和七海女武神,待我们遮海天子仙体大成之时,连仙帝都能横击,若是遮海天子成为了海神,手持三叉戟,那就更加无敌了。”

    “这的确没必要涨敌人威风,灭自己志气。”连老一辈的海妖都不由给自己种族打气,说道:“七海女武神也一样无敌,七海女武神可是唯一一个贯通七大式的无双天才,当世又有谁能与她匹敌呢?只要她七大式一出,就算是神皇也要退避三舍。”

    “就是。”有海妖急忙附和地说道:“七武阁的七大式,那可是无敌仙术,就算是仙帝的天命秘术都比不了。遥想当年,七武阁的海神曾以七大式大战仙帝呢,问世间,又有谁能把七大式完全接下的。”

    “七大式一出,天下无敌。”不管是海妖是心虚,还是为自己打气,都赞声地说道:“世间从来没有人能挡下完整的七大式,只怕仙帝都不行。哼,一个晚辈,更不可能接下七大式!”

    七武阁的七大式,一直是传奇,曾经有传说,七大式一出,天下无敌。

    在天灵界,一直有人认为,如果谁能把七大式练完,就算不用成为海神,也一样能横击仙帝,这是世间最无敌的式术!

    “问世间,何为无敌,唯有七大式。”有海妖说到最后,他都不知道是自己吹嘘,还是真正的如此。

    事实上,这些海妖在拼命夸七大式的时候,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是七大式,甚至连七大式是怎么样的,都没见过。

    因为七武阁的七大式一直很少出世,曾经有人说过,见过七大式的人,都没能活在世上,因为没有人能接下完整的七大式!

    “哼,仙体又如何,七大式又如何,我们有李七夜。”有人族见海妖在吹嘘七大式,心里面就不爽,不由冷冷地说道。

    “哼,李七夜也不见得能无敌到最后,天灵界可是藏龙卧虎之地,不说我们海妖,在碧洋海,又有多少的树祖后代,又有多少无敌的血统呢,在深壑海,魅灵就是上天的宠儿,他们注定着无敌。”

    “就是嘛,你们人族不要忘记了魅灵,在深壑海,多少强大的魅灵淡泊名利,不说沉海神王,传言说,古灵岛的纯阳子已经是金刚不灭体大成,虽然人家名气不大,那只不过人家是低调而己,并不是所有无敌的人都是那么高调,真正的无敌,那是低调生活着。”有海妖不由反驳地说道。

    今天对于海妖来说,的确是不好过的一天,他们海妖的气焰完全被李七夜压下去了,所以,就算没办法与李七夜为敌,也要吹嘘一下自己海妖。

    见海妖一副“高手在民间”的模样,明智一点的人族修士都不愿意再开口了,再把树族、魅灵都得罪了,那就没立足的地方了。

    “牛刀小试而己。”当然,像简龙卫这样真正知道内幕的人对于那些碎言碎语不去理会,缓缓地说道:“这一世,海妖也好,魅灵也罢,如果那些人依然自认为自己的种族无敌,等着被血洗吧,说不定,当年的血洗又会再次重演。”(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