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铁血狐营出征,一切都变得没有悬念。要知道,他们当年面对仙帝军团的时候,都是十荡十决,所向披靡,无人能挡。

    今天,就算螭国、血鲨庄再强大,都依然不是铁血狐营的对手。

    “轰——轰——轰——”在这一天之内,这一片海域摇晃起来,海浪冲天,宛如果大海啸要来临一样。

    “杀——”在这一天内,螭国和血鲨庄都响起了狂吼喊杀之声,他们急促的警钟声响彻了他们的祖地,他们祖地的防御大阵一个个升起。

    但是,就算螭国、血鲨庄乃是倾巢而出,所有的精锐、所有的弟子冲杀上战场,所有的老祖都出世迎敌,但是,在绝情无敌的铁血狐营铁蹄之下,他们依然无法改变自己宗门的命运。

    “杀——”到了最后,喊杀之声越来越稀弱,在战场中幸存下来的海妖是越来越少,鲜血染红了海域,一具具尸体在螭国、血鲨庄所在的海域飘泊着。

    “轰——”的一声巨响,最后,铁血狐营崩碎了螭国、血鲨庄的祖地,在这一夜之间,螭国和血鲨庄灰飞烟灭,从此在龙妖海除名,就算他们有弟子活下来,但是,失去了祖地,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失去了一切。

    在一天之前,螭国、血鲨庄乃是十万大军远征洞庭湖,这对于他们螭国、血鲨庄来说,乃是信心满满、士气十足。

    对于他们而言。灭掉了洞庭湖,这不止是能把洞庭湖的资源宝物占为己有,更是能把洞庭湖的女人抢过来。用人族优秀的血统来繁衍他们自己的种族。

    可以说,螭国、血鲨庄出征之时是热血沸腾,等着凯旋归来,红帐之下尽可贪欢作乐,尽享受疯狂的爱腻。

    然而,他们却没有想到,这一次远征。成了他们最后一次远征,这也成了他们灭门的祸源。

    他们没有想到。他们的十万大军不但是没有灭掉洞庭湖,反而他们自己被洞庭湖的阴兵灭掉了。

    一夜之间,螭国、血鲨庄两大传承灰飞烟灭,震撼着看到这一幕的所有海妖。

    虽然螭国、血鲨庄远远比不上神海传承。但是,他们己身也是很强大,在这一带海域,螭国和血鲨庄的实力也是屈指可数的,但是,今天说灭就灭,而且还是被阴兵所灭。

    最终,铁血狐营回到了战旗之下,他们依然是那么的冷漠。依然的那么肃杀,不论什么时候,他们都像是沐浴在鲜血之中一样。

    看着这样的阴兵。无数人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单是他们肃杀的气息都让别人心里面发寒,都不由为之畏惧,这才是真正的铁血,这才是真正的战争机器!

    “谁垂涎洞庭湖,就给我看清楚一点!”站在战旗之下。李七夜冷漠地说道。

    一时之间,李七夜的话让很多人窒息。特别是在此之前想浑水摸鱼的海妖更是不由打了一个冷颤,不由是冷汗淋漓。

    这些曾经想浑水摸鱼的海妖心里面不由暗暗庆幸,幸好自己没有冲在最前面,否则,螭国、血鲨庄的下场,就是他们的下场。

    “哗啦——”此时洞庭湖的湖水喷涌而起,铁血狐营沉入水中,慢慢地沉入了湖底,接着消失而去,他们重归洞庭湖,再一次与洞庭湖为一体,对于它们这样的阴兵而言,洞庭湖在,他们就依然在。

    “嗡”的一声,洞庭湖的绝世大阵打开,三叉戟飞入了大阵之中,随着大阵的闭合,三叉戟也消失在湖底。

    很多海妖羡慕地看着这支三叉戟,就算有海神传承的强者看到这一幕,都是十分的羡慕,因为也曾有海神仿造过三叉戟,却没能成功。虽然大家都知道,眼前这支三叉戟是一件仿品,但是,它是十分的强大,这怎么不让人羡慕呢。

    不过,羡慕归羡慕,在这个时候,没有人敢轻易去打这三叉戟的主意,除非是不想活了。

    “这就是底蕴呀。”看着阴兵消失在湖底,看着三叉戟沉入湖中,有老一辈大贤不由说道:“难怪一直以来没有人敢打洞庭湖的主意。洞庭湖有如此的底蕴,谁人敢轻易向他们宣布呢。”

    洞庭湖的弟子不由震撼地看着眼前这样的一幕,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洞庭湖有着这样的底蕴,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洞庭湖有着这样的底气。

    最后,“哗啦”的一声,银狐也消失了,战旗飞入了议事大堂,再一次挂在了墙壁上。

    天地寂静,一场战争结束,很多人都以为这一场战争会让洞庭湖被灭,又有谁想到,这一场战争被灭的是螭国和血鲨庄。

    李七夜冷漠地看了一眼所有人,然后转身就走,回到了洞庭湖中。洪天柱他们立即跟了上去,也跟着回了洞庭湖。

    见李七夜离开之后,很多人都不由松了一口气。

    “这家伙太逆天了,如果天灵界有他在,只怕这一世天灵界人族中是要数他最有机会成为仙帝了。”有老人看着李七夜消失的背影,不由喃喃地说道。

    “非是他成为仙帝不可。”人族的修士当然是以他为傲了,说道:“他既然控树者,又是洞庭湖的王者,更是仙帝传承的帝子,这一世不是他为仙帝,还有何人。”

    当然,很多人族修士根本就不知道李七夜是什么来历,他们只是随口说说而己,在他们眼中,只要李七夜能成为仙帝,就是他们人族的荣耀,不论如何夸赞李七夜都不为过。

    有很多海妖都不由为之沉默,脸色并不好看,毕竟最近李七夜实在是太打击他们海妖的焰气。

    在前不久,李七夜与孔雀树联手血炼了孔雀树,今天,李七夜又借着洞庭湖的阴兵和三叉戟灭掉了螭国和血鲨庄。

    李七夜的所作所为,这实在是打击着他们海妖的焰气,让他们海妖有些喘不过气来。

    “我们海妖也有绝世天才。”很多海妖都觉得李七夜气焰太高涨了,被压得有些憋气,就忍不住说道。

    “没错,我们的绝世天才还未出手呢。”有海妖立即说道:“我们还有遮海天子和七海女武神,待我们遮海天子仙体大成之时,连仙帝都能横击,若是遮海天子成为了海神,手持三叉戟,那就更加无敌了。”

    “这的确没必要涨敌人威风,灭自己志气。”连老一辈的海妖都不由给自己种族打气,说道:“七海女武神也一样无敌,七海女武神可是唯一一个贯通七大式的无双天才,当世又有谁能与她匹敌呢?只要她七大式一出,就算是神皇也要退避三舍。”

    “就是。”有海妖急忙附和地说道:“七武阁的七大式,那可是无敌仙术,就算是仙帝的天命秘术都比不了。遥想当年,七武阁的海神曾以七大式大战仙帝呢,问世间,又有谁能把七大式完全接下的。”

    “七大式一出,天下无敌。”不管是海妖是心虚,还是为自己打气,都赞声地说道:“世间从来没有人能挡下完整的七大式,只怕仙帝都不行。哼,一个晚辈,更不可能接下七大式!”

    七武阁的七大式,一直是传奇,曾经有传说,七大式一出,天下无敌。

    在天灵界,一直有人认为,如果谁能把七大式练完,就算不用成为海神,也一样能横击仙帝,这是世间最无敌的式术!

    “问世间,何为无敌,唯有七大式。”有海妖说到最后,他都不知道是自己吹嘘,还是真正的如此。

    事实上,这些海妖在拼命夸七大式的时候,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是七大式,甚至连七大式是怎么样的,都没见过。

    因为七武阁的七大式一直很少出世,曾经有人说过,见过七大式的人,都没能活在世上,因为没有人能接下完整的七大式!

    “哼,仙体又如何,七大式又如何,我们有李七夜。”有人族见海妖在吹嘘七大式,心里面就不爽,不由冷冷地说道。

    “哼,李七夜也不见得能无敌到最后,天灵界可是藏龙卧虎之地,不说我们海妖,在碧洋海,又有多少的树祖后代,又有多少无敌的血统呢,在深壑海,魅灵就是上天的宠儿,他们注定着无敌。”

    “就是嘛,你们人族不要忘记了魅灵,在深壑海,多少强大的魅灵淡泊名利,不说沉海神王,传言说,古灵岛的纯阳子已经是金刚不灭体大成,虽然人家名气不大,那只不过人家是低调而己,并不是所有无敌的人都是那么高调,真正的无敌,那是低调生活着。”有海妖不由反驳地说道。

    今天对于海妖来说,的确是不好过的一天,他们海妖的气焰完全被李七夜压下去了,所以,就算没办法与李七夜为敌,也要吹嘘一下自己海妖。

    见海妖一副“高手在民间”的模样,明智一点的人族修士都不愿意再开口了,再把树族、魅灵都得罪了,那就没立足的地方了。

    “牛刀小试而己。”当然,像简龙卫这样真正知道内幕的人对于那些碎言碎语不去理会,缓缓地说道:“这一世,海妖也好,魅灵也罢,如果那些人依然自认为自己的种族无敌,等着被血洗吧,说不定,当年的血洗又会再次重演。”(未完待续)

第一百零一章 各怀鬼胎    林封谨一面说,一面就从怀中掏了一颗朱红色的药丸出来,放在了桌上滴溜溜的转着:

    “黄芽丹,炼入了极北之地深海远古巨兽的生命精华,还有三十多种珍贵药物,能延命两年,现在市面上的价格是四万到七万两黄金,大牧首位高权重,应该是不难分辨真假,你身上的伤再严重,有这颗丹药的话,压制一天两天也是没问题的。我已经拿了真东西出来,大牧首你也应该拿些真东西出来交换交换吧?”

    元昊此时内外交困,伤势攻心,远远的就嗅到了林封谨拿出来的黄芽丹上面的香气沁人心脾,隐隐都有令人心情平静的安抚效果,便知道绝对不是假的,并且这种能延寿的药物,可以说里面的成分搭配都是格外的精细,形成了一种十分微妙的平衡在里头,就像是天平那样,只要添加上轻微的毒药或者其余的成分,都立即会破坏掉这种微妙的平衡,因此也不怕林封谨在里面做手脚。

    而元昊被千里追杀,纵是随身有携带各种药物,可是来到了这里,身边的亲信都是死光殆尽,药物补给不说是弹尽粮绝,也真的是濒临枯竭,见到林封谨拿出来了自己当下最需要的东西,便知道不能再打马虎眼,只能将自己的底牌给交了几张出来:

    “我看你修炼的,是以前的拜火教当中的银页神功对吧?”

    林封谨道:

    “大牧首慧眼如炬,说得不错。”

    元昊道:

    “我当年偶有奇遇,恰好还有拜火教当中的金页神功和铜页神功的全篇,据拜火教当中的传闻,三大神功若是集于一体的话,威能无穷。可以说是天下无敌,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林封谨眼中光芒一闪,貌似很有兴趣的样子。心中却是在冷笑,拜火教的三大神功习练可以说是十分苛刻。但可以说也是十分简单,说它苛刻,是需要练到大成境界的话,那就必须要具备相关充足的资源,同时还要拥有拜火教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宝物金属页面,金页神功就需要记载口诀的金页来进行辅助,银页神功就需要记载口诀的银页来进行辅助,否则的话。永远都难以登顶。

    同时,这三大神功的根源都是需要用极强烈的毒物祭恋的,否则的话,只知道练法也没有什么用。

    铜页神功瘴气蜘蛛,是需要在罕见的桃花瘴当中长期练气调息。

    银页神功魔柳丝之舌,则是需要数量惊人的水银来进行消耗,

    金页神功相柳印,则是需要更可怕的毒素九头蛇涎,这玩意儿在人间界几乎是绝迹的,唯一的途径。就是献祭召唤,从其余诸界召来九头蛇属的怪物猎杀取毒!因为当年大巫凶就修炼过相柳印,所以林封谨对此知道得十分清楚。

    因此说实话。修炼拜火教当中的一种神功,已经可以说是将自己的身体潜力给激发得七七八八,哪怕是功法里面有自我修复的能力,对人体来说也相当于承受力达到了极限,林封谨相信元昊没有胡说八道,他手里面搞不好真的有拜火教当中的金页神功和铜页神功的全篇,并且会真的拿出来给自己,然而这有什么卵用呢?

    首先,没有搭配的金页和铜页。林封谨拿着也练不到最高境界。更重要的是,什么三大神功集于一体天下无敌那就是屁话!否则的话。拜火教教主早就天下无敌了,练一种神功。已经令身体对毒素的抗性饱和,三种一齐练,那是要练得骨头渣子都留不下来的节奏!所以说元昊那不怀好意的心思真的是呼之欲出。

    不过林封谨自有主张,明明白白知道元昊这厮是在算计自己也不去揭穿他,因为这种事情双方都是各怀鬼胎,暗藏阴谋,要真的能完全相信对方那才是怪了。他只是淡淡的道:

    “区区的拜火邪教的功法,能叫什么神功,什么天下无敌之类的我是一定不信的,大牧首你若是真觉得威力惊人,那么上一次见面就应该施展出来相柳印将我收拾了,倒是上次切磋的时候,大牧首你请动白虎神上身,以肉身硬抗我的神器,还打得我呕血重伤,这门功法我倒是惊为天人啊。”

    元昊在心中暗道老子为了这门功法足足耗了三十年,期间给西王母供奉了也不知道多少人牲祭品上去,最后才学到了这门白虎杀法,你这小畜生居然就想轻飘飘的几句话觊觎?这真的是连脸都彻底不要了,不过元昊心中这样想,嘴上却也不能真的说出来,便是皮笑肉不笑的道:

    “白虎杀法其实也就是一门微末小术,既然你看得起那么传授你也可以,不过要练这门功法的话,则是会要让白虎神上身,你是知道的,白虎神乃是西方庚金之神,锐利锋芒,杀意沸腾,刚刚上身的时候,却是一定要用心火来锻杀意,让杀意内敛而不能真的杀人宣泄,因此相当折磨人,非但如此,哪怕是白虎神离体之后,也一定是要御女来消解心中的杀伐之气。”

    “每一次请白虎神之后,往往都是要连御七八女才能消火…….这里就有个大问题了,连御七八女的话,对正常男人的伤害极大,所以就一定要配合炼精化气的功法来进行修炼,而炼精化气以后,想要子嗣的话,那就得看运气了哦。”

    元昊这话说出来,便是拿准了林封谨年纪轻轻,肯定是不乐意自己这么早就失掉生育能力的了,没想到林封谨不要脸起来也是非常干脆的:

    “没关系,大牧首可以先把功法写给我呗,等到我年纪大了些之后,儿子女儿生了十个八个再练,而且我肯定也是信不过大牧首您的,所以一定会让人先练,等到他练了没事的话,我才会再接着上,算一算时间也是差不多,主要是看大牧首你有没有这个诚意了。”

    元昊怎知道林封谨竟然直接连“信不过”这种话都直接摆到了台面上来说,完全不符合平日里“点到为止”的交际说话方式,顿时就是一愣,然后便觉得自己仿佛是咽喉上被人硬生生的顶了一把刀上来似的,对林封谨的话真觉得不好答。

    要他心甘情愿的将白虎杀法的修炼方式交出来,那是绝不可能的,但此时他的生机也是在林封谨的手上,双方一旦谈崩,面前的这贼人就能马上翻脸若翻书的下令杀人!他一路上千辛万苦的逃到这里,却是哪里甘心倒在这临门一脚上?

    不过元昊又想得明白,林封谨还价还得十分苛刻,也有能往好处想的方面,那就说明他还真的对自己的交换提议有感兴趣,若林封谨真是对自己提出来的条件满口答应,那么元昊自己就要想一想怎么拼个鱼死网破的问题了。

    此时却听林封谨继续道:

    “既然大牧首你都说白虎杀法是微末小术了,那想必也确实是值不了什么价值,大牧首你名动天下,乃是天下第一高手,您的这条命若是才值这么点东西,以后传扬出去岂不是招人笑话,我这小辈当然不能坐视这样的情况出现,所以大牧首您上一次将我直接请到一个地方饮茶的那招也是不要藏私,就一起传给我了吧?”

    听林封谨话语里面的意思,竟是要将自己和他做交易这件事情之后就到处大肆宣扬!元昊立即就有一种当场吐血的冲动,哦,不对,不是冲动,是真的直接呕血出来了。

    对方这是摆明要拿元昊天大的声誉来做垫脚石了——–天下第一高手的命都是我救的——接下来更不要脸的是,林封谨还觊觎自己的水元素领域珠这件法宝,一时间元昊忍不住就想要翻脸,但是忽然发觉自己又没办法翻,脸色一时间难看得就仿佛是锅底似的。

    想当年,哦不对,也就是一个月之前,元昊过的什么生活?那是一皱眉头,就连西戎国君这样的尊贵身份都要忐忑上半天的!此时却是被林封谨这种不要脸加无赖的方法真的是搞得相当的水土不服!

    不过他毕竟还是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知道人总是要面对现实,不管怎样,至少林封谨丢出来的这一颗相当于是鱼饵的黄芽丹要吃进嘴巴里面再说,很干脆的一挥手道:

    “还有什么要求,你就一起说出来了吧?”

    林封谨笑了笑道:

    “听说大牧首乃是天生水灵之体,并且也是精修到了至高境界,在这方面想必是有很多心得和历程的了?”

    元昊道:

    “不错,怎么?你也想要修炼水系神通?”

    林封谨道:

    “那倒不是,只是我身边有个人也是天生水灵之体,所以大牧首您老人家的这些经验和心得我虽然派不上用场,对她来说则是金玉良言,也不知道要让她少走多少弯路,大牧首你若能指点指点,那么自然是感激不尽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