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林封谨一面说,一面就从怀中掏了一颗朱红色的药丸出来,放在了桌上滴溜溜的转着:

    “黄芽丹,炼入了极北之地深海远古巨兽的生命精华,还有三十多种珍贵药物,能延命两年,现在市面上的价格是四万到七万两黄金,大牧首位高权重,应该是不难分辨真假,你身上的伤再严重,有这颗丹药的话,压制一天两天也是没问题的。我已经拿了真东西出来,大牧首你也应该拿些真东西出来交换交换吧?”

    元昊此时内外交困,伤势攻心,远远的就嗅到了林封谨拿出来的黄芽丹上面的香气沁人心脾,隐隐都有令人心情平静的安抚效果,便知道绝对不是假的,并且这种能延寿的药物,可以说里面的成分搭配都是格外的精细,形成了一种十分微妙的平衡在里头,就像是天平那样,只要添加上轻微的毒药或者其余的成分,都立即会破坏掉这种微妙的平衡,因此也不怕林封谨在里面做手脚。

    而元昊被千里追杀,纵是随身有携带各种药物,可是来到了这里,身边的亲信都是死光殆尽,药物补给不说是弹尽粮绝,也真的是濒临枯竭,见到林封谨拿出来了自己当下最需要的东西,便知道不能再打马虎眼,只能将自己的底牌给交了几张出来:

    “我看你修炼的,是以前的拜火教当中的银页神功对吧?”

    林封谨道:

    “大牧首慧眼如炬,说得不错。”

    元昊道:

    “我当年偶有奇遇,恰好还有拜火教当中的金页神功和铜页神功的全篇,据拜火教当中的传闻,三大神功若是集于一体的话,威能无穷。可以说是天下无敌,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林封谨眼中光芒一闪,貌似很有兴趣的样子。心中却是在冷笑,拜火教的三大神功习练可以说是十分苛刻。但可以说也是十分简单,说它苛刻,是需要练到大成境界的话,那就必须要具备相关充足的资源,同时还要拥有拜火教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宝物金属页面,金页神功就需要记载口诀的金页来进行辅助,银页神功就需要记载口诀的银页来进行辅助,否则的话。永远都难以登顶。

    同时,这三大神功的根源都是需要用极强烈的毒物祭恋的,否则的话,只知道练法也没有什么用。

    铜页神功瘴气蜘蛛,是需要在罕见的桃花瘴当中长期练气调息。

    银页神功魔柳丝之舌,则是需要数量惊人的水银来进行消耗,

    金页神功相柳印,则是需要更可怕的毒素九头蛇涎,这玩意儿在人间界几乎是绝迹的,唯一的途径。就是献祭召唤,从其余诸界召来九头蛇属的怪物猎杀取毒!因为当年大巫凶就修炼过相柳印,所以林封谨对此知道得十分清楚。

    因此说实话。修炼拜火教当中的一种神功,已经可以说是将自己的身体潜力给激发得七七八八,哪怕是功法里面有自我修复的能力,对人体来说也相当于承受力达到了极限,林封谨相信元昊没有胡说八道,他手里面搞不好真的有拜火教当中的金页神功和铜页神功的全篇,并且会真的拿出来给自己,然而这有什么卵用呢?

    首先,没有搭配的金页和铜页。林封谨拿着也练不到最高境界。更重要的是,什么三大神功集于一体天下无敌那就是屁话!否则的话。拜火教教主早就天下无敌了,练一种神功。已经令身体对毒素的抗性饱和,三种一齐练,那是要练得骨头渣子都留不下来的节奏!所以说元昊那不怀好意的心思真的是呼之欲出。

    不过林封谨自有主张,明明白白知道元昊这厮是在算计自己也不去揭穿他,因为这种事情双方都是各怀鬼胎,暗藏阴谋,要真的能完全相信对方那才是怪了。他只是淡淡的道:

    “区区的拜火邪教的功法,能叫什么神功,什么天下无敌之类的我是一定不信的,大牧首你若是真觉得威力惊人,那么上一次见面就应该施展出来相柳印将我收拾了,倒是上次切磋的时候,大牧首你请动白虎神上身,以肉身硬抗我的神器,还打得我呕血重伤,这门功法我倒是惊为天人啊。”

    元昊在心中暗道老子为了这门功法足足耗了三十年,期间给西王母供奉了也不知道多少人牲祭品上去,最后才学到了这门白虎杀法,你这小畜生居然就想轻飘飘的几句话觊觎?这真的是连脸都彻底不要了,不过元昊心中这样想,嘴上却也不能真的说出来,便是皮笑肉不笑的道:

    “白虎杀法其实也就是一门微末小术,既然你看得起那么传授你也可以,不过要练这门功法的话,则是会要让白虎神上身,你是知道的,白虎神乃是西方庚金之神,锐利锋芒,杀意沸腾,刚刚上身的时候,却是一定要用心火来锻杀意,让杀意内敛而不能真的杀人宣泄,因此相当折磨人,非但如此,哪怕是白虎神离体之后,也一定是要御女来消解心中的杀伐之气。”

    “每一次请白虎神之后,往往都是要连御七八女才能消火…….这里就有个大问题了,连御七八女的话,对正常男人的伤害极大,所以就一定要配合炼精化气的功法来进行修炼,而炼精化气以后,想要子嗣的话,那就得看运气了哦。”

    元昊这话说出来,便是拿准了林封谨年纪轻轻,肯定是不乐意自己这么早就失掉生育能力的了,没想到林封谨不要脸起来也是非常干脆的:

    “没关系,大牧首可以先把功法写给我呗,等到我年纪大了些之后,儿子女儿生了十个八个再练,而且我肯定也是信不过大牧首您的,所以一定会让人先练,等到他练了没事的话,我才会再接着上,算一算时间也是差不多,主要是看大牧首你有没有这个诚意了。”

    元昊怎知道林封谨竟然直接连“信不过”这种话都直接摆到了台面上来说,完全不符合平日里“点到为止”的交际说话方式,顿时就是一愣,然后便觉得自己仿佛是咽喉上被人硬生生的顶了一把刀上来似的,对林封谨的话真觉得不好答。

    要他心甘情愿的将白虎杀法的修炼方式交出来,那是绝不可能的,但此时他的生机也是在林封谨的手上,双方一旦谈崩,面前的这贼人就能马上翻脸若翻书的下令杀人!他一路上千辛万苦的逃到这里,却是哪里甘心倒在这临门一脚上?

    不过元昊又想得明白,林封谨还价还得十分苛刻,也有能往好处想的方面,那就说明他还真的对自己的交换提议有感兴趣,若林封谨真是对自己提出来的条件满口答应,那么元昊自己就要想一想怎么拼个鱼死网破的问题了。

    此时却听林封谨继续道:

    “既然大牧首你都说白虎杀法是微末小术了,那想必也确实是值不了什么价值,大牧首你名动天下,乃是天下第一高手,您的这条命若是才值这么点东西,以后传扬出去岂不是招人笑话,我这小辈当然不能坐视这样的情况出现,所以大牧首您上一次将我直接请到一个地方饮茶的那招也是不要藏私,就一起传给我了吧?”

    听林封谨话语里面的意思,竟是要将自己和他做交易这件事情之后就到处大肆宣扬!元昊立即就有一种当场吐血的冲动,哦,不对,不是冲动,是真的直接呕血出来了。

    对方这是摆明要拿元昊天大的声誉来做垫脚石了——–天下第一高手的命都是我救的——接下来更不要脸的是,林封谨还觊觎自己的水元素领域珠这件法宝,一时间元昊忍不住就想要翻脸,但是忽然发觉自己又没办法翻,脸色一时间难看得就仿佛是锅底似的。

    想当年,哦不对,也就是一个月之前,元昊过的什么生活?那是一皱眉头,就连西戎国君这样的尊贵身份都要忐忑上半天的!此时却是被林封谨这种不要脸加无赖的方法真的是搞得相当的水土不服!

    不过他毕竟还是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知道人总是要面对现实,不管怎样,至少林封谨丢出来的这一颗相当于是鱼饵的黄芽丹要吃进嘴巴里面再说,很干脆的一挥手道:

    “还有什么要求,你就一起说出来了吧?”

    林封谨笑了笑道:

    “听说大牧首乃是天生水灵之体,并且也是精修到了至高境界,在这方面想必是有很多心得和历程的了?”

    元昊道:

    “不错,怎么?你也想要修炼水系神通?”

    林封谨道:

    “那倒不是,只是我身边有个人也是天生水灵之体,所以大牧首您老人家的这些经验和心得我虽然派不上用场,对她来说则是金玉良言,也不知道要让她少走多少弯路,大牧首你若能指点指点,那么自然是感激不尽了。”(未完待续)

第1280章斩首示众    海神的无敌一击,让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让无数人喘不过气来,在海神之威下,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颤抖,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战战兢兢。

    “铮——”此时,刀吟九天,李七夜手中的明仁刀一下子璀璨,整把明仁刀好像消失了一样,化作了天地间最璀璨的光芒,这一刀,照耀了十洲,雪亮了天地神狱。

    此时,李七夜不止是全身爆发了仙帝之威,更是爆发了无敌的刀意,刀意凌驾天地,镇压阴阳,在天穹之上,李七夜就是刀,刀就是李七夜。

    刀无双,此时,没有什么更好的词语来形容眼前的刀意了,刀意无所不在,就像是泄地的水银一样,无孔不入。

    在此时此刻,所有人都能感受得到,自己是沐浴在刀意之下,而不是沐浴在阳光之下,似乎,此时明仁刀取代了高挂在天穹之上的太阳一样。

    “这不止是得到了仙帝真器的承受,他还修练了刀道,刀道无敌,一刀在手,可战百兵。”看到李七夜此时人刀合一,天地都沐浴在刀意之下,那怕是神王,在心里面都不由发寒。

    “杀——”此时,上官飞燕无路可退,厉吼一声,她已经豁出去了,走到今天,不是她死便是李七夜亡,就算是同归于尽,她都在所不惜。

    逆击而上,这是上官飞燕唯一的选择,不战是死,战也是死。那何不一战呢!

    “轰——轰——轰——”随着上官飞燕的意志狂暴而起,由海水所化的海神踏空而上,每一步都踏碎虚空。在它的脚下,虚空就像是陶瓷一样崩碎,极为壮观。

    而且,海神踏空而起,不止是虚空崩碎,就是大道法则也为之哀鸣,那怕是万道之法。也无法与之争锋。

    “砰”的一声,海神出手。一手穿碎天地,出手便是结了海神印,古老的海洋符文像火山爆发一样,每一只符文如同星辰大小。在轰灭之下,这些符文碾压诸天十地,封印诸帝众神,一印之下,魅魑魍魉灰飞烟灭。

    海神印一落,所有人都为之魂飞,感觉这海神印就是镇压在自己心口一样,在海神的绝对力量之下,是那么的软弱无力。是那么的缈小,是那么的不足为道,宛如是世间的尘埃一样。

    海神印镇落。李七夜出手了,长刀横空,璀璨万世,一刀之下,斩断了阴阳,熄灭了因果。

    “铮——”的一声刀动万域。一刀照亮了世间的任何角落,一刀烛耀了地狱。众神诸魔,都无处遁形。

    明仁三刀之第一刀,明则天下无察!在这一刀之下,一切都是坦然,一切都是烛耀,黑暗光明、阴阳生死,一切的一切,在这一刀之下都变得坦然,不再玄奥。

    这已经不是刀法了,这是一种意志,明仁仙帝的一种意志,一种救赎万世众生的意志,一种坦然面对的意志。

    一刀之下,任何人都觉得自惭形秽,这一刀之下,一切的龌龊都无处遁形,一切都随着照耀而烟消云散。

    在这一刀之下,海神也好,群魔也罢,都一样变得渺小,变得那么的不足为道。

    “砰”的一声响起,这一刀毫不停滞地劈开了海神印,一刀之下,听到“啪”的一声,斩杀了海神。

    听到“哗啦”的一声响起,海水重归汪洋,海神消失,所有的海水像瀑布一样垂落于大海之中。

    天空上留下的是海神之旗,而这面海神之旗,被明仁刀削下了一角。

    “蓬”的一声响起,被削去一角的海神之旗是狂风大作,一下子飞遁而去,消逝在天边。

    “不——”看到这样的一幕,尖叫一声的不是上官飞燕,而是一些海妖。

    这一幕对于人们来说,实在是太过于打击,海神竟然被斩杀了,这简直就是击碎他们海妖的至尊。

    “这终究不是真正的海神,只是兵器的战意而己。”有海妖掌门不由失神,虽然这话说的没错,但,依然难于遮掩心中的失落。

    “屠神吗?”看到这样的一幕,有人族修士不由热血沸腾,这样的一幕实是太过于震撼了。

    要知道,在龙妖海,这可是以海妖为尊的世界,海神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在海妖心目中是亘古无敌。

    但是,今天明仁刀一出,斩了海神,削下了海神之旗的一角,这绝对是打击着海妖的士气,崩碎海妖的信心。

    这样的一幕,又怎么不让人族修士骄傲呢,这是他们人族的荣耀。

    “我们仙帝,终是无敌,不论是哪一个时代!”有人族掩不住自豪,掩不住骄傲地说道。

    “明仁三刀,传说是明仁仙帝最为骄傲的刀法,有传言说,此刀法在明仁仙帝的心目中甚至在他的天命秘术之上。曾有人说过,执此刀,出此法,天命不出,无招能敌!”简龙卫看到这样的一幕,也不由感慨地说道。

    此时,上官飞燕呆如木鸡,她心里面最大的依托海神之旗都被战败飞走,她心里面唯有的希望一下子崩灭,她呆在那里久久回不过神来。

    “借你的话,跪下受死。”李七夜冷漠地看着上官飞燕,明仁刀在手,直指上官飞燕。

    “咚、咚、咚”上官飞燕回过神来,连退了好几步,脸色毫无血色。

    “不——”上官飞燕厉叫一声,那怕此时她战败,都依然的那么骄傲,依然是高高抬起头颅。

    “由不得你!”李七夜冷漠,明仁刀璀璨,刀意盎然,仙帝之威肆虐着天地,此时,他就像是一尊仙帝一样,高高在上,施号发令,他的意志是不容任何人抗抵。

    刀意无敌,仙威无上,绝对的镇压由不得上官飞燕高傲,“砰”的一声,在如此的镇压之下,上官飞燕双膝跪了下来。

    “不——”那怕临死了,上官飞燕依然是倔强,欲引化万法,所剩无比的血气欲化作一只凤凰,欲冲天而起,对于她来说,她宁可自尽,也不愿意跪着被斩杀。

    “砰”的一声,但是,上官飞燕的血气刚化作凤凰,却被无敌的刀意瞬间碾灭,本是欲挣扎站起来的上官飞燕更是重重地跪在了那里,膝盖都碎了。

    血气旺盛的上官飞燕或者还能挣扎一下,可惜,她所有的寿血早就祭在了海神旗之上了,她此时已经是不复当年之勇。

    无敌刀意、无上帝威,镇压着上官飞燕跪在了那里,李七夜缓缓地举起了明仁刀。

    “天地间,不管是谁,与我为敌,我都不在意,就算敌人败了,如果想求一个有尊严的死法,我都能允许。”李七夜举起明仁刀,冷漠地说道:“但是,在九界之中,如果有人认为我人族积弱,认为我人族弱小,就能拿我人族为奴,拿我人族来做鼎炉,拿我人族来做泄欲的工具,那么,我会灭他全族,我会让他死得毫无尊严……”

    “……我不是人族的守护者,我也不是世间的救世者。但是,不管你是海妖,还是树族,都给我听好,我是人族,所以,如果你想奴役我人族的时候,就好好想一下,你将会有如何的下场!”李七夜声音冷漠,他冷漠的声音是那么的掷地有声,是那么的坚定有力,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钉入了每一个人心中。

    “噗——”的一声,明仁刀斩下,上官飞燕的头颅飞起,最终滚落在地上,鲜血高高的喷起,染红了碧空,洒落于大海,染红了海水。

    天之骄女,海妖的天才,一代年轻神王,今天竟然如此跪着被斩杀,这一幕震撼着所有人心房,特别是让海,都窒息得喘不过气来。

    “我人族虽然弱小,但,永不为奴!”有人族修士听到这样的一席话,都不由为之热血沸腾,热泪满盈,不由紧紧地握住拳头。

    在天灵界,人族本来就是弱小,锦秀谷出身的修士还好一点,像小门小派或者散修,在天灵界处处受到海妖的挤压和欺凌。

    今天李七夜的所作所为,这不由让人族修士飞眉吐气,引以为傲。

    至于海妖,此时没有人愿意吭一声,李七夜当众斩杀上官飞燕,这是挑衅着他们的海妖,但是,此时,谁都知道,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若想与李七夜为敌,那是自寻死路!

    李七夜收回了明仁刀,冷漠地回到了战旗之下,他冷漠地看着远方,冷漠地说道:“铁血狐营听令,灭了螭国、血鲨庄,明天太阳升起之时,便再也没有螭国、血鲨庄。”

    “轰——”的一声巨响,铁血狐营最直接的应答就是拔营出征,随着一声巨响,铁血狐营左右分开,一队直奔螭国,一阴直奔血鲨庄。

    这样的无敌军团,瞬间踏空而去,如同闪电一样,一下子劈开了虚空,跨越而去。

    “这,这,这样的阴兵未免太无敌了吧。”看着铁血狐营而去,不知道它来历的人不由失神喃喃地说道。

    远在天边观望的那位魅灵古老传承的老祖不由喃喃地说道:“传说中的军团呀,连仙帝军团都被杀得节节后退,就算他们已经死了,就算他们化作了阴兵,但是,在当世依然无敌!这就是真正的无敌军团。”

    *来临,请大家投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