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玛纹听了林封谨的话以后,遗憾的叹了口气,却也知道林封谨说的全部都是事实,只能点了点头。于是很快的,在玛纹配合黑帝镜的作用下,看门的两人就被幻觉所迷惑,他们见到了似乎有个人提着一把染血的刀子从内院跑了出去,直往外面跑去,两人顿时大惊,便果断追出。

    在旁边等待已久的林封谨便带着其余的人迅速的闪身而入,进入到了州衙后门当中。

    这州衙的衙门也是相当大的,林封谨循着气味一路而行,凭借他过人的耳力,往往都能提前一步听出周围人的呼吸声,然后藏匿躲避过去,竟是在这里面出入若无人之境,一路上有惊无险的进入到了后面的内院之后,林封谨一抬头,就见到了前方的花园当中有一栋二层小楼,通常情况下,这里都是给知州的内宅闺阁所住的,没想到元昊居然能找到这里来躲藏!

    此时林封谨再不迟疑,大步朝前走去,迎面转过了拐角,就见到了一名婢女端着银盘走了过来,看起来双眼红肿似乎刚刚哭过的样子,迎面就撞到了林封谨这个陌生人,顿时大吃一惊,张口要叫,却是被他一掌切在了脖子上面,立即软软的瘫了下去。

    林封谨一手搀人,一手已经是接着了银盘,脚下依然是不停步,朝着前方走去,将这婢女顺手放在了旁边的椅子上,便是要举步登楼。不过在登楼之前,大巫凶却是忽然咳嗽了一声,指了指楼梯前方的珠帘,林封谨仔细一看,才发觉整个珠帘居然是一个十分完备的阵法,虽然是在仓促当中布下。却是十分隐秘。

    面对这个阵法,林封谨很干脆的伸手了出去,手上已经是满布龙气。一把握住了那珠帘!顿时,就见到了滋滋声大作。元昊布置下来的这神通阵法虽然能对龙气有一定的抗性,但此时元昊已经失去了国师的身份,又是正在虚弱衰微的时候,林封谨脸上青气一盛,骤的发力,那珠帘上立即就燃烧起来了白色的火焰,瞬间就焚烧殆尽。

    这时候,林封谨举步上楼。见到了二楼上乃是典型的官家小姐的闺房格局,前进是会客,绣花的地方,后进则是一张雕花大床,纱帐放了下来,可以见到桌子上还有残羹冷炙,唯一有些不寻常的是,床前摆了三四个木头盆子,盆子里面的清水很是诡异,漂浮着一层厚厚的油腻。仿佛是洗过生猪肉的水似的。

    林封谨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便对那张雕花大床拱了拱手道:

    “大牧首,在下有礼了。”

    从那雕花大床的纱帐背后。忽然传来了一连串剧烈的咳嗽声,紧接着那纱帐便是被掀开,便见到了一个满面青气的道人在绣榻上盘膝而坐,神色却是淡淡的,也看不出什么喜怒哀乐来。他的身后横睡着一个女子,身材颇为婀娜,应该就是知州家的女儿了,不过生死却是很难说。

    “果然是你。”

    元昊的眼睛一下子就看向了林封谨,平淡的道。

    “拜火教的银页神功。居然被你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我这个亏吃得也不算冤了。不过拜火教的三大镇教神功,都是邪到了极处。讲究的是先伤己,再伤敌,你将这银页神功魔柳丝之舌练到了这样的巅峰境界,没有万斤水银修炼下不来,你此时的身体状况,也是外强中干,将来一旦垮掉,比我现在还要不堪十倍。”

    林封谨听了元昊的话,微笑了起来道:

    “大牧首你也不用说这些废话来乱我的心志了,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你先拿我当炮灰用给你开路,接下来又觊觎我的神器想要夺宝杀人,有道是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若是就这么咽下来这口气,只怕今后几年晚上都要睡不着觉。不过上天有好生之德,今天我就不出手,大牧首你能过得了我身边的人这一关,便是放你一马又如何呢?”

    林封谨轻描淡写的连“上天有好生之德”这样的话说出来,却是充满了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味道,那简直从骨子里面将元昊给轻蔑到了极处,这却是林封谨有意而为的。

    因为此时不要说是他,就连旁边的大巫凶,野猪等人,都很清晰的闻到了元昊身上传来了一股一股强烈的腐臭气息。不过哪怕是这样,林封谨依然是不能大意,因此故意说出这些话来相激,目的自然是要试探元昊的反应,看他的战力究竟下降到了什么程度。

    毕竟在传言当中,元昊可不是一个能忍得了气,吞得了声的人,他此时退一步,林封谨就能有耐心再进一步,得寸进尺的事情林封谨不会做,但是稳扎稳打,得寸进寸的事情,他却是可以徐徐图之的,毕竟现在时间都完全站在了自己这边。

    听了林封谨的话,元昊依然那一副无悲无喜的表情,仿佛没听见似的,林封谨心中早就拿定了主意,看了一眼旁边的力巫凶,力巫凶已经是一把抓住了旁边的那张精巧无比的小圆凳子,猛的对准了元昊就砸了过去。

    那小圆凳子做得虽然精致,木料却是用得极厚的,这一砸之下若是落到了普通人脑袋上的话,非得立即头破血流不可,这就明明白白的乃是试探了,若是元昊强势应对,林封谨肯定是要站出来的,之前所说的什么“我不出手”的话,那完全就当没说过,甚至若是元昊表现出来更加强势的话,一干人马上退走也是可能的。

    对于林封谨来说,总之时间是站在了自己这一边,有耐心的等等实在不能算是什么大事,何况面对的是元昊这位曾经的天下第一人,小心谨慎,甚至表现得丢人一些,也是绝对不为过。

    面对力巫凶“呼”的一声砸来了这条凳子,元昊双眉一扬,正要拂袖扫出,冷不防眉心就狠狠的一皱,显然是遭受了莫大的痛苦,只能将身体一侧,闪避过了那凳子,任其擦着自己的脑袋飞了过去,然后啪的一声摔在了旁边的墙壁上砸得粉碎。

    元昊那一侧身显然是临时起意而为的,勉强闪避过去了以后,再也按捺不住,又是哇的吐了一口血,这口血一吐出来,林封谨立即就露出来了微笑,因为元昊呕出来的鲜血居然粘稠若黑色的油脂,上面还泛着一层微微的异光。

    根据银页上面的记载,这是十分典型的:呕血若脂油,似铅汞的表现,也就代表着魔柳丝之舌的威力已经是发挥到了极致,渗入到了血脉骨髓当中,此时就算是自己将对方体内的铅汞之毒涓滴不剩的重新吸了出来,造成的伤害也是敲骨吸髓,完全不可逆了。

    既然已经拿捏准确了元昊的伤势,林封谨心中大定,顺手就在旁边抽了一条红木太师椅,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笑了笑道:

    “我身边这些人就是做事情忒粗暴了些,惊扰到了大牧首休憩,大牧首还是多多包涵哦,不过,咱们之间毕竟还是大牧首您老人家先来挑我的是非,还想要我的命,我的这条小命虽然不怎么值钱,但好歹也是堂堂北齐的举人,东夏储君的生父,大牧首你好歹也是要给我个说法哦。”

    听到了“堂堂北齐的举人,东夏储君的生父”这句话,不要说元昊的心中震撼了一下,就是力巫凶,都巫凶等人也都是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北齐的举人不算什么,但是东夏储君的生父这个来头就大了。

    而对于元昊来说,身处的位置不一样,那么接触的各种情报也不一样,当然知道东夏国内是个什么状况,并且更重要的是,元昊是与东夏国师王猛两人齐名的,王猛去年惨遭清算的时候,元昊当然是兔死狐悲,额外加派了人手将这其中的内幕都调查了个七七八八,听了林封谨的话以后,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心神激荡之下,顿时又是两口血喷了出来。

    其实此时元昊的状况,比林封谨想象的都要严重得多,元昊之前被围在那盆地里面的时候,已经是身受多处重伤,就仿佛是一个已经打碎了的瓷器,勉强用胶水粘在了一起似的,已经是千疮百孔,却还能勉强支持。

    可是林封谨的那一击魔柳丝之舌,便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的将元昊的健康给击溃,元昊逃到了这里之后,才发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出了些状况,然后自然是要打坐调息,全力排毒,可是已经在他体内根深蒂固盘根错节的魔柳丝之舌,却又是哪里那么轻易排得掉的?

    被加持上了“寸光阴”之力以后,哪怕是元昊自身保持健康,那么魔柳丝之舌也会令他十分头疼,尤其这玩意儿是和被蛇咬伤了一样,是坚决不能拖的,处理得越早的话,那么恢复的效果就越好,一旦其毒素元力顺着血脉流入到了全身上下,五脏六腑,就真的是非常难缠了。(未完待续)

第1278章杀无赦    三叉戟,永久的传说,海神就是凭借着三叉戟对抗仙帝,正是因为有了三叉戟,历代以来的海神都能与仙帝并肩。

    对于海妖来说,对于海神来说,三叉戟是唯一的,它拥有着无比强大的力量,三叉戟的强大,远在仙帝真器之上。

    虽然眼前这一支三叉戟是一件仿品,但是,这件仿品所散发出来的无敌力量,威慑血鲨神尊的心魂,这的确是三叉戟才有的力量。

    就算眼前这一件仿品无法与真正的三叉戟相比,但是,它散发出来的无敌力量,这足够让任何海妖为之颤抖。

    “这,这不是真的?”就算是血鲨神尊看着眼前的三叉戟,都脸色煞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直以来有着无数海妖都仿制过三叉戟,真正成功的,未有听说过有几个人,今天,这样的一件仿品竟然出现在人族的手中,这又怎么让他能相信呢。

    血鲨神尊很快就回过神来,他不由打了一个激灵,转身就走,跨越天地,欲逃离这里,不愿意去面对三叉戟。

    血鲨神尊曾经亲自掌执过三叉戟好一段岁月,他比任何人都知道三戟叉的恐怖,那怕眼前这件三叉戟只是一件仿品,但是,它已经拥有了一部分三戟叉的无敌力量了,如此一来,血鲨神尊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

    “嗡——”的一声响起,洞庭湖湖底的大阵璀璨。无穷的力量瞬间爆发,就像是火山爆发一样,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这样爆发喷涌的力量就像一只巨手把三叉戟一掷而出。

    “轰”的一声巨响,三叉戟掷出,虚空崩碎,陷入了可怕的黑洞,那怕是血鲨神尊瞬间跨越天地,三叉戟也是瞬间追上。

    “开——”见直掷而来的三叉戟,血鲨神尊脸色煞白。但是在这个时候他无路可退,狂吼一声。祭出了自己一生中最强大的兵器,演化了自己一生中最坚固的防御,欲挡住这掷来的三叉戟。

    然而,三叉戟无敌的力量再加上了洞庭湖湖底的宝根力量。这使得血鲨神尊根本就是挡不下三叉戟。

    “砰”的一声,三叉戟击穿了血鲨神尊的兵器,击碎了血鲨神尊的防御,以无敌的姿态直掷向血鲨神尊。

    “不——”血鲨神尊凄厉的惨叫声在海洋上回荡着,鲜血一滴滴的滴在海中,染红了海水,慢慢地漾开。

    血鲨神尊就这样被钉杀在那里,他的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算是在临死的时候,他都不敢相信这就是他的结局,他那睁得大大的双眼充满了不甘。

    一时之间。整个天地是一片寂静,所有能看到这一幕的海妖都不由打了一个哆嗦,他们心里面都不由为之发毛,背脊是冷嗖嗖的。

    “这是注定吗?”甚至有老一辈的海妖不由发呆地说道。

    当年,血鲨神尊得到了三叉戟的承认,后来又被三叉戟抛弃。断了他一生的前程,然而。到了最后,他自己却被一件三叉戟的仿品钉杀。

    似乎,这一切都在冥冥中注定一样,血鲨神尊似乎一生都逃不过三叉戟的命运,缘起是三叉戟,缘灭也是三叉戟,这一切充满了讽刺,似乎是老天跟他开了一个玩笑一样。

    “洞庭湖的底蕴。”有人看着眼前那一汪碧水的洞庭湖,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在这一刻,大家才明白,洞庭湖不止有阴兵,还有一件仿品三叉戟。

    “多少年过去了,洞庭湖的底蕴依然还在,依然还能发挥无敌的杀伤力。”在遥远处那观望的魅灵古老传承的老祖不由神态凝重。

    今天,很多人都亲眼看到了洞庭湖的底蕴,过了今天,以后谁敢再打洞庭湖的主意?

    就是洞庭湖的弟子都不由看着为之傻眼,他们从来没有想象过这样的景象。就算是洪天柱他们这些老一辈的长老护法都一样是震撼。

    他们从来不知道他们祖先一直庇护着他们,他们从来不知道他们祖先曾经是有着无上的荣耀,他们从来不知道他们祖先有着一段无敌的岁月。

    想到他们这些作为子孙后代的人,却抛弃了祖先的荣耀,抛弃了祖先的一切,为了蝇头小利而你争我夺,不少的长老护法都不由为之羞愧,都不由觉得无颜面对列祖列宗。

    多少年了,他们洞庭湖没有再贡奉过祖先,没有再有拜祭过祖先的英灵,他们忘记了祖先,而他们的祖先却一直在庇护着他们这些不肖子孙,一直守护着洞庭湖。

    想到这一点,洪天柱他们这些老一辈都不由羞愧得无地从容,是他们对不起列祖列宗。

    看着天空中列阵的军营,看着四支铁骑,很多人都为之骇然,心里面发冷,这样的阴兵,简直就无敌,可以横扫一切敌人。

    “既然来了,就想走吗?”此时,李七夜冷漠的声音响起,他冷漠的声音让人听了不由毛骨悚然。

    上官飞燕在震惊中回过神来,在悲伤中振作起来,她欲逃遁而去,火速离开之里,对于她来说,只要留得青山在,就不怕没柴烧。

    然而,上官飞燕没有逃多远,就被李七夜挡住了去路。

    看到李七夜,上官飞燕那美丽无比的脸庞不由扭曲,同时,她脸色也是煞白,又惊又愤怒,但,又是那么的绝望。

    看着眼前的杀父仇人,看着眼前杀弟仇人,上官飞燕恨不得冲上去把他撕得粉碎,但是,理智告诉她,只要活下去,一切都有可能,才有机会杀了眼前这个不共戴天的仇人,为死去的父亲报仇,为死去的弟弟报仇!

    上官飞燕不愿意死,如果她死了,一切都灰飞烟灭,她师门是海螺号,只要她能活着回去,她就有机会报仇。

    一时之间,上官飞燕心里面是百般个念头一掠而过,她站在那里,不敢造次。

    当李七夜与上官飞燕两个人对峙之时,许多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在此之前,很多人都看好上官飞燕,因为上官飞燕有着强硬的底牌,然而,在眨眼之间,整个局势一下子大逆转,本是有底牌的上官飞燕一下子成了丧家之犬。

    “你不是要杀死我吗?”李七夜冷淡地看着上官飞燕说道。

    看着李七夜,上官飞燕不由咬牙切齿,双目喷出了愤怒无比的怒火,她咬碎贝齿,厉叫道:“李七夜!”

    “我知道你恨我。”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我恨不得扒你的皮,喝你的血,吃你的肉!”上官飞燕不由厉叫道:“杀父之仇,誓不共戴天!”

    “那又如何。”李七夜反应冷淡,说道:“我就是心狠手辣的人,我已经警告过你,既然敢来与我为敌,就有被屠杀的觉悟。”

    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敌人,上官飞燕脸色铁青,被气得哆嗦,恨不得现在就斩杀了李七夜。

    李七夜冷淡地看着上官飞燕,说道:“借用你的话,你现在是跪过来受死,还是我亲手斩了你!”

    一时之间,上官飞燕咬碎了牙,在这一刻她明白自己逃出生天无望,她不由厉叫道:“姓李的,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世间有你无我,有我无你!”

    “很好,至少有勇气。”李七夜平淡地说道:“至少比你死去的弟弟强大了,至死都不求饶!”

    “姓李的——”上官飞燕咬牙厉叫道:“有没有种跟我单打独斗,一见生死!若我输了,无话可说,否则,就算是我死了,也不甘心,化作厉鬼也不会饶过你!”

    此时,上官飞燕知道无路可逃,将心一横,欲与李七夜拼命,但是,让她忌惮的是洞庭湖的阴兵和三叉戟。

    “厉鬼?”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连众神我都不怕,还怕你一个孤魂野鬼吗?”

    上官飞燕脸色铁青,全身哆嗦,但,不敢造次,她想与李七夜单打独斗,若是杀了李七夜,那怕是搭上自己的性命,那也是为她死去的父亲、弟弟报仇了。

    “不过,既然你报仇心切,那我就成全你。”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你自认为有机会,那好,我就踏灭你的机会,我就是喜欢把别人的自尊和自信击得粉碎,让他尝一尝绝望的滋味。”

    “好,姓李的,这可是你说的,单打独斗,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本是绝望的上官飞燕顿时燃起了希望,又怕李七夜后悔,顿时厉叫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冷淡地说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放心吧,我李七夜说得到做得到。要杀你,我一个人足矣,何需其他的手段。”

    “好,姓李的,我们不死不休!”上官飞燕心里面一喜,看到了复仇的希望,沉喝道。

    李七夜冷淡地看了她一眼,说道:“出手吧,我会让你死得绝望的,与我为敌,只有死路一条。”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看着眼前这一幕,就算是有海妖同情上官飞燕,为上官飞燕报不平,但是,也没有哪一个海妖敢出手相救。(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