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三叉戟,永久的传说,海神就是凭借着三叉戟对抗仙帝,正是因为有了三叉戟,历代以来的海神都能与仙帝并肩。

    对于海妖来说,对于海神来说,三叉戟是唯一的,它拥有着无比强大的力量,三叉戟的强大,远在仙帝真器之上。

    虽然眼前这一支三叉戟是一件仿品,但是,这件仿品所散发出来的无敌力量,威慑血鲨神尊的心魂,这的确是三叉戟才有的力量。

    就算眼前这一件仿品无法与真正的三叉戟相比,但是,它散发出来的无敌力量,这足够让任何海妖为之颤抖。

    “这,这不是真的?”就算是血鲨神尊看着眼前的三叉戟,都脸色煞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直以来有着无数海妖都仿制过三叉戟,真正成功的,未有听说过有几个人,今天,这样的一件仿品竟然出现在人族的手中,这又怎么让他能相信呢。

    血鲨神尊很快就回过神来,他不由打了一个激灵,转身就走,跨越天地,欲逃离这里,不愿意去面对三叉戟。

    血鲨神尊曾经亲自掌执过三叉戟好一段岁月,他比任何人都知道三戟叉的恐怖,那怕眼前这件三叉戟只是一件仿品,但是,它已经拥有了一部分三戟叉的无敌力量了,如此一来,血鲨神尊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

    “嗡——”的一声响起,洞庭湖湖底的大阵璀璨。无穷的力量瞬间爆发,就像是火山爆发一样,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这样爆发喷涌的力量就像一只巨手把三叉戟一掷而出。

    “轰”的一声巨响,三叉戟掷出,虚空崩碎,陷入了可怕的黑洞,那怕是血鲨神尊瞬间跨越天地,三叉戟也是瞬间追上。

    “开——”见直掷而来的三叉戟,血鲨神尊脸色煞白。但是在这个时候他无路可退,狂吼一声。祭出了自己一生中最强大的兵器,演化了自己一生中最坚固的防御,欲挡住这掷来的三叉戟。

    然而,三叉戟无敌的力量再加上了洞庭湖湖底的宝根力量。这使得血鲨神尊根本就是挡不下三叉戟。

    “砰”的一声,三叉戟击穿了血鲨神尊的兵器,击碎了血鲨神尊的防御,以无敌的姿态直掷向血鲨神尊。

    “不——”血鲨神尊凄厉的惨叫声在海洋上回荡着,鲜血一滴滴的滴在海中,染红了海水,慢慢地漾开。

    血鲨神尊就这样被钉杀在那里,他的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算是在临死的时候,他都不敢相信这就是他的结局,他那睁得大大的双眼充满了不甘。

    一时之间。整个天地是一片寂静,所有能看到这一幕的海妖都不由打了一个哆嗦,他们心里面都不由为之发毛,背脊是冷嗖嗖的。

    “这是注定吗?”甚至有老一辈的海妖不由发呆地说道。

    当年,血鲨神尊得到了三叉戟的承认,后来又被三叉戟抛弃。断了他一生的前程,然而。到了最后,他自己却被一件三叉戟的仿品钉杀。

    似乎,这一切都在冥冥中注定一样,血鲨神尊似乎一生都逃不过三叉戟的命运,缘起是三叉戟,缘灭也是三叉戟,这一切充满了讽刺,似乎是老天跟他开了一个玩笑一样。

    “洞庭湖的底蕴。”有人看着眼前那一汪碧水的洞庭湖,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在这一刻,大家才明白,洞庭湖不止有阴兵,还有一件仿品三叉戟。

    “多少年过去了,洞庭湖的底蕴依然还在,依然还能发挥无敌的杀伤力。”在遥远处那观望的魅灵古老传承的老祖不由神态凝重。

    今天,很多人都亲眼看到了洞庭湖的底蕴,过了今天,以后谁敢再打洞庭湖的主意?

    就是洞庭湖的弟子都不由看着为之傻眼,他们从来没有想象过这样的景象。就算是洪天柱他们这些老一辈的长老护法都一样是震撼。

    他们从来不知道他们祖先一直庇护着他们,他们从来不知道他们祖先曾经是有着无上的荣耀,他们从来不知道他们祖先有着一段无敌的岁月。

    想到他们这些作为子孙后代的人,却抛弃了祖先的荣耀,抛弃了祖先的一切,为了蝇头小利而你争我夺,不少的长老护法都不由为之羞愧,都不由觉得无颜面对列祖列宗。

    多少年了,他们洞庭湖没有再贡奉过祖先,没有再有拜祭过祖先的英灵,他们忘记了祖先,而他们的祖先却一直在庇护着他们这些不肖子孙,一直守护着洞庭湖。

    想到这一点,洪天柱他们这些老一辈都不由羞愧得无地从容,是他们对不起列祖列宗。

    看着天空中列阵的军营,看着四支铁骑,很多人都为之骇然,心里面发冷,这样的阴兵,简直就无敌,可以横扫一切敌人。

    “既然来了,就想走吗?”此时,李七夜冷漠的声音响起,他冷漠的声音让人听了不由毛骨悚然。

    上官飞燕在震惊中回过神来,在悲伤中振作起来,她欲逃遁而去,火速离开之里,对于她来说,只要留得青山在,就不怕没柴烧。

    然而,上官飞燕没有逃多远,就被李七夜挡住了去路。

    看到李七夜,上官飞燕那美丽无比的脸庞不由扭曲,同时,她脸色也是煞白,又惊又愤怒,但,又是那么的绝望。

    看着眼前的杀父仇人,看着眼前杀弟仇人,上官飞燕恨不得冲上去把他撕得粉碎,但是,理智告诉她,只要活下去,一切都有可能,才有机会杀了眼前这个不共戴天的仇人,为死去的父亲报仇,为死去的弟弟报仇!

    上官飞燕不愿意死,如果她死了,一切都灰飞烟灭,她师门是海螺号,只要她能活着回去,她就有机会报仇。

    一时之间,上官飞燕心里面是百般个念头一掠而过,她站在那里,不敢造次。

    当李七夜与上官飞燕两个人对峙之时,许多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在此之前,很多人都看好上官飞燕,因为上官飞燕有着强硬的底牌,然而,在眨眼之间,整个局势一下子大逆转,本是有底牌的上官飞燕一下子成了丧家之犬。

    “你不是要杀死我吗?”李七夜冷淡地看着上官飞燕说道。

    看着李七夜,上官飞燕不由咬牙切齿,双目喷出了愤怒无比的怒火,她咬碎贝齿,厉叫道:“李七夜!”

    “我知道你恨我。”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我恨不得扒你的皮,喝你的血,吃你的肉!”上官飞燕不由厉叫道:“杀父之仇,誓不共戴天!”

    “那又如何。”李七夜反应冷淡,说道:“我就是心狠手辣的人,我已经警告过你,既然敢来与我为敌,就有被屠杀的觉悟。”

    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敌人,上官飞燕脸色铁青,被气得哆嗦,恨不得现在就斩杀了李七夜。

    李七夜冷淡地看着上官飞燕,说道:“借用你的话,你现在是跪过来受死,还是我亲手斩了你!”

    一时之间,上官飞燕咬碎了牙,在这一刻她明白自己逃出生天无望,她不由厉叫道:“姓李的,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世间有你无我,有我无你!”

    “很好,至少有勇气。”李七夜平淡地说道:“至少比你死去的弟弟强大了,至死都不求饶!”

    “姓李的——”上官飞燕咬牙厉叫道:“有没有种跟我单打独斗,一见生死!若我输了,无话可说,否则,就算是我死了,也不甘心,化作厉鬼也不会饶过你!”

    此时,上官飞燕知道无路可逃,将心一横,欲与李七夜拼命,但是,让她忌惮的是洞庭湖的阴兵和三叉戟。

    “厉鬼?”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连众神我都不怕,还怕你一个孤魂野鬼吗?”

    上官飞燕脸色铁青,全身哆嗦,但,不敢造次,她想与李七夜单打独斗,若是杀了李七夜,那怕是搭上自己的性命,那也是为她死去的父亲、弟弟报仇了。

    “不过,既然你报仇心切,那我就成全你。”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你自认为有机会,那好,我就踏灭你的机会,我就是喜欢把别人的自尊和自信击得粉碎,让他尝一尝绝望的滋味。”

    “好,姓李的,这可是你说的,单打独斗,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本是绝望的上官飞燕顿时燃起了希望,又怕李七夜后悔,顿时厉叫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冷淡地说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放心吧,我李七夜说得到做得到。要杀你,我一个人足矣,何需其他的手段。”

    “好,姓李的,我们不死不休!”上官飞燕心里面一喜,看到了复仇的希望,沉喝道。

    李七夜冷淡地看了她一眼,说道:“出手吧,我会让你死得绝望的,与我为敌,只有死路一条。”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看着眼前这一幕,就算是有海妖同情上官飞燕,为上官飞燕报不平,但是,也没有哪一个海妖敢出手相救。(未完待续)

第九十八章 纵放    原来这时候已经是可以见到,就在林封谨他们全员戒备提防元昊偷袭的时候,之前林封谨遇袭的那水潭当中已经是结了一层诡异的厚冰,而那个水潭是怎么形成的呢?是上方一条若匹练也似的飞瀑直冲而下来导致的。

    于是这时候就可以见到,那一条冲激而下的瀑布也是在以惊人的速度从下到上开始凝结,发出来了叮叮当当的响声,几乎是在短时间内迅速的变成了一条完全结冰的冰瀑!

    冰瀑这种景观在南方来说,这种事情十分罕见,但是对于北方人来说,这却是十分常见的景色,司空见惯。然后就能见到一条影子顺着这结冰的瀑布迅速的攀援了上去,那速度十分惊人,所过之处,只是留下来了一条淡淡的灰影而已。

    前面就说过,这里乃是盆地的地势,因为这一面具有高达百余米的陡峭悬崖峭壁,所以一直都是法家的防守力量薄弱的地方,这倒不是他们麻痹大意,而是由于就算是元昊想要攀岩离开,其速度一定快不到哪里去,一旦发现的话,及时赶来阻止也是来得及的。

    并且一旦元昊爬到了高处以后被打下来的话,那么不说别的,单是摔落下来的伤害也是能让他喝一壶的了。

    同时,若是法家中人在正常的包围状况下的话,哪怕是元昊采取了这种冰冻瀑布再攀爬的方式,行进速度比正常的攀岩速度快上好几倍,那么法家中人依然是来得及拦截元昊的,并且冻结了的冰瀑十分脆弱,只需要动用法术神通一轰,立即就是整条冰瀑彻底破碎,稀里哗啦的散掉的下场。这样的话,元昊便是作茧自缚,可以说是爬得越高。摔得越惨了。

    不过,在这时候法家中人混乱成一团。无暇顾及到这边的时候,元昊的行为还真有很大可能性成功呢,前提是,林封谨等人袖手旁观,此时只要野猪抛掷出开天巨斧砸过去,元昊攀援的冰瀑就会彻底粉碎,依照他的攀爬速度,应该是有机会将其逃走计划粉碎。而看野猪狞笑着跃跃欲试的模样,相信他很有将元昊的逃走计划破坏的动机。

    林封谨此时却是微微摇了摇头,伸手按在了野猪的肩头。

    野猪有些愕然,但也选择遵从了林封谨的意思,眼睁睁的看着那一条灰影窜上冰瀑的尽头后消失不见,直到这时候,法家中人依然是陷入到了混乱当中,也还没有发觉这边的异样。林封谨打了个手势,一干人便靠近到了惊惶奔走的法家人群当中,然后跟随着一干人等迅速的离开了这里。

    直到林封谨他们等人都离开了以后。法家中人估计这时候才发现元昊已经是通过这冻结冰瀑的手段,成功逃出生天,本来略微被控制住的局势几乎是在瞬间再次失控……..估计为首的几个人的心里面沮丧得几乎都是要拔刀子杀人了吧。

    ***

    大概离开了十来里地。确认脱离了法家的势力范围之后,野猪才有些疑惑的道:

    “公子,咱们这就放元昊一马了?”

    林封谨淡淡的道:

    “这怎么可能,这一路上,咱们又是被他当成枪来使,又是被他当成了盾牌,放过他?怎么可能!再说了,之前元昊和我交手的时候说过了一句话,我倒是觉得很有道理。他说世界的尽头若是在他的手上的话,能够水火相济。发挥成更加强大的威力,这倒是实话。所以他的魂魄我是一定要收入进去当成器魂的,这样的水火相济方式,我还是能够接受的。”

    野猪道:

    “可是,刚才咱们一叫,明明就能让他死的啊,弄死了他,难道还收不了魂魄?”

    林封谨摇摇头道:

    “元昊的价值,可不仅仅是他的魂魄,他身上必然也是携带着不少的珍贵法宝之类的东西,刚刚我若是出声阻止他的话,最大的得益者就不是我们了,而是法家的那群王八蛋,并且不知道世界的尽头吸收元昊魂魄的时候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倘若动静太大的话怎么办?我们岂不是白白的便宜了法家?并且不要忘记了,咱们和法家的关系也绝对不是很好的!”

    野猪点了点头道:

    “那这么说起来,公子你既然是一切都是自有把握,当然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林封谨看着西方冷笑道:

    “元昊这人身上本来就有我们特别放置的药粉,刚才在交战的时候,又中了我的一记魔柳丝之舌,身上会不停的发出腐烂的味道,这双管齐下之后,辨识度极高,因此逃不过我的追踪的,而他也真是胆子不小,我看他逃走的方向貌似是朝着东北方的钱江而去的,可是实际上根据气味判断,竟然是中途一拐,去了来路的旬州城!”

    “估计任谁也想不到他竟然会往这个方向逃走吧?法家虽然有秘术可以追踪他的下落,但大巫凶您也是知道一些个中隐情的,若是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必须要每天白天的午时,每天晚上的子时才能使用,得出最准确的结果。”

    “此时午时已经过了,到晚上的子时还有足足的五个时辰,这五个时辰的空窗期当中,法家当中的人一定会集中力量朝着东北方追击,尽可能的避免元昊进入钱江,然而元昊却是反其道而行之,回到了旬州当中,这样的话,他就有了足足五个时辰的休养时间,这样的心机城府,难怪得能屹立几十年不倒。”

    大巫凶淡淡的道:

    “公子你对他的情况如此了解,想必这一次应该是有把握将元昊拿下了吧?不过公子你却是要牢记自身的状况,不要因小失大,此时你已经到了相当危险的边缘上,距离临界点也就只有一线之隔。”

    林封谨点了点头森然道:

    “魔柳丝之舌的效能,已经是开始发作了,我从元昊的身上,虽然嗅到腐烂的味道只是淡淡的,但已经表示毒素开始侵入到了骨髓内脏当中,可笑元昊自身还没察觉到,他估计也没有料到魔柳丝之舌配合上我的寸光阴之术的威力吧!再过三个时辰,便会深入膏肓,元昊再怎么驱散也是无济于事了,到那时候,便是一个普通的壮年男子,也能要了元昊的命!!”

    “你既然有把握,那么我也就不啰嗦了。”大巫凶道。

    林封谨淡淡的道:

    “我不是有把握,只是人的一辈子,生老病死这四个字是谁都逃不过的,天底下有不生病的人吗?这拜火教的神功乃是从病这方面入手,来对准敌人的弱点施加压力,元昊既然没有从一开始就重视这一点,那么拖到后来,病势进入到了膏之上,肓之下,那么就很难善罢甘休了。”

    一干人重新进入到了旬州城当中以后,虽然城隍庙一带昨天夜里可以说是大乱了一场,不过法家在行事之前,为了避免元昊等人浑水摸鱼,便事先清了场,所以对于城中的居民影响并不算大,加上郡守也是十分得力,相当重视这件事,所以城中的混乱也就被控制在了一定的范围内。

    林封谨等人也是重新回到了客栈当中歇了下来,然后休息到了晚上挑灯时分之后,便走出了门去,元昊此时身上既有之前大巫凶设计沾染上的药粉,还有中了魔柳丝之舌的特殊腐烂味道,因此林封谨顺着几条主要大街行走了一圈之后,鼻翼抽动,便是沉声道:

    “在这边了。”

    一干人跟着林封谨走了过去,顿时吃了一惊,原来林封谨所指的地方,赫然竟是这旬州城当中的州衙!元昊也真是厉害,居然可以在这里藏身,姑且不说法家短时间内是否能想到在这旬州城内来找人,就算是想到了,也未必能想到这厮竟是会躲藏在州衙里面啊。

    这时候乃是大白天,因为昨天夜晚的城隍庙那边事情搞出来了以后,多半也是有诸多繁琐的后续事情要料理,为法家那帮人搞出来的烂摊子变相擦屁股,是以旬州州衙当中也是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林封谨当然不能昂然直入州衙,一干人便是绕到了州衙的后门去,发觉这里虽然人比较少,却还是有两个看门的门子,哪怕是在没有人的时候,那身板也是挺得笔直的,一看就不是懈怠的人。

    林封谨听说这位旬州的知州以前乃是个投笔从戎的士子,后来却是以军功转为民政官,却还是在依军法治家,此时一看,果然便是名不虚传。面对这样的情况,那毫无疑问只能调虎离山了,至于这调虎离山的人选,林封谨仔细的看了几眼,便道:

    “玛纹来做这件事吧,你的水系神通对元昊来说毫无威胁,所以你带上黑帝镜的话,哪怕是官府中人有气运加持,你也可以凭借幻象很轻松的搞定官府的人,然而你的这些能力对别人来说或许是很强,但是对于元昊来说,哪怕他此时已经是毒入膏肓,也是效果不大的。”(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