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原来这时候已经是可以见到,就在林封谨他们全员戒备提防元昊偷袭的时候,之前林封谨遇袭的那水潭当中已经是结了一层诡异的厚冰,而那个水潭是怎么形成的呢?是上方一条若匹练也似的飞瀑直冲而下来导致的。

    于是这时候就可以见到,那一条冲激而下的瀑布也是在以惊人的速度从下到上开始凝结,发出来了叮叮当当的响声,几乎是在短时间内迅速的变成了一条完全结冰的冰瀑!

    冰瀑这种景观在南方来说,这种事情十分罕见,但是对于北方人来说,这却是十分常见的景色,司空见惯。然后就能见到一条影子顺着这结冰的瀑布迅速的攀援了上去,那速度十分惊人,所过之处,只是留下来了一条淡淡的灰影而已。

    前面就说过,这里乃是盆地的地势,因为这一面具有高达百余米的陡峭悬崖峭壁,所以一直都是法家的防守力量薄弱的地方,这倒不是他们麻痹大意,而是由于就算是元昊想要攀岩离开,其速度一定快不到哪里去,一旦发现的话,及时赶来阻止也是来得及的。

    并且一旦元昊爬到了高处以后被打下来的话,那么不说别的,单是摔落下来的伤害也是能让他喝一壶的了。

    同时,若是法家中人在正常的包围状况下的话,哪怕是元昊采取了这种冰冻瀑布再攀爬的方式,行进速度比正常的攀岩速度快上好几倍,那么法家中人依然是来得及拦截元昊的,并且冻结了的冰瀑十分脆弱,只需要动用法术神通一轰,立即就是整条冰瀑彻底破碎,稀里哗啦的散掉的下场。这样的话,元昊便是作茧自缚,可以说是爬得越高。摔得越惨了。

    不过,在这时候法家中人混乱成一团。无暇顾及到这边的时候,元昊的行为还真有很大可能性成功呢,前提是,林封谨等人袖手旁观,此时只要野猪抛掷出开天巨斧砸过去,元昊攀援的冰瀑就会彻底粉碎,依照他的攀爬速度,应该是有机会将其逃走计划粉碎。而看野猪狞笑着跃跃欲试的模样,相信他很有将元昊的逃走计划破坏的动机。

    林封谨此时却是微微摇了摇头,伸手按在了野猪的肩头。

    野猪有些愕然,但也选择遵从了林封谨的意思,眼睁睁的看着那一条灰影窜上冰瀑的尽头后消失不见,直到这时候,法家中人依然是陷入到了混乱当中,也还没有发觉这边的异样。林封谨打了个手势,一干人便靠近到了惊惶奔走的法家人群当中,然后跟随着一干人等迅速的离开了这里。

    直到林封谨他们等人都离开了以后。法家中人估计这时候才发现元昊已经是通过这冻结冰瀑的手段,成功逃出生天,本来略微被控制住的局势几乎是在瞬间再次失控……..估计为首的几个人的心里面沮丧得几乎都是要拔刀子杀人了吧。

    ***

    大概离开了十来里地。确认脱离了法家的势力范围之后,野猪才有些疑惑的道:

    “公子,咱们这就放元昊一马了?”

    林封谨淡淡的道:

    “这怎么可能,这一路上,咱们又是被他当成枪来使,又是被他当成了盾牌,放过他?怎么可能!再说了,之前元昊和我交手的时候说过了一句话,我倒是觉得很有道理。他说世界的尽头若是在他的手上的话,能够水火相济。发挥成更加强大的威力,这倒是实话。所以他的魂魄我是一定要收入进去当成器魂的,这样的水火相济方式,我还是能够接受的。”

    野猪道:

    “可是,刚才咱们一叫,明明就能让他死的啊,弄死了他,难道还收不了魂魄?”

    林封谨摇摇头道:

    “元昊的价值,可不仅仅是他的魂魄,他身上必然也是携带着不少的珍贵法宝之类的东西,刚刚我若是出声阻止他的话,最大的得益者就不是我们了,而是法家的那群王八蛋,并且不知道世界的尽头吸收元昊魂魄的时候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倘若动静太大的话怎么办?我们岂不是白白的便宜了法家?并且不要忘记了,咱们和法家的关系也绝对不是很好的!”

    野猪点了点头道:

    “那这么说起来,公子你既然是一切都是自有把握,当然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林封谨看着西方冷笑道:

    “元昊这人身上本来就有我们特别放置的药粉,刚才在交战的时候,又中了我的一记魔柳丝之舌,身上会不停的发出腐烂的味道,这双管齐下之后,辨识度极高,因此逃不过我的追踪的,而他也真是胆子不小,我看他逃走的方向貌似是朝着东北方的钱江而去的,可是实际上根据气味判断,竟然是中途一拐,去了来路的旬州城!”

    “估计任谁也想不到他竟然会往这个方向逃走吧?法家虽然有秘术可以追踪他的下落,但大巫凶您也是知道一些个中隐情的,若是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必须要每天白天的午时,每天晚上的子时才能使用,得出最准确的结果。”

    “此时午时已经过了,到晚上的子时还有足足的五个时辰,这五个时辰的空窗期当中,法家当中的人一定会集中力量朝着东北方追击,尽可能的避免元昊进入钱江,然而元昊却是反其道而行之,回到了旬州当中,这样的话,他就有了足足五个时辰的休养时间,这样的心机城府,难怪得能屹立几十年不倒。”

    大巫凶淡淡的道:

    “公子你对他的情况如此了解,想必这一次应该是有把握将元昊拿下了吧?不过公子你却是要牢记自身的状况,不要因小失大,此时你已经到了相当危险的边缘上,距离临界点也就只有一线之隔。”

    林封谨点了点头森然道:

    “魔柳丝之舌的效能,已经是开始发作了,我从元昊的身上,虽然嗅到腐烂的味道只是淡淡的,但已经表示毒素开始侵入到了骨髓内脏当中,可笑元昊自身还没察觉到,他估计也没有料到魔柳丝之舌配合上我的寸光阴之术的威力吧!再过三个时辰,便会深入膏肓,元昊再怎么驱散也是无济于事了,到那时候,便是一个普通的壮年男子,也能要了元昊的命!!”

    “你既然有把握,那么我也就不啰嗦了。”大巫凶道。

    林封谨淡淡的道:

    “我不是有把握,只是人的一辈子,生老病死这四个字是谁都逃不过的,天底下有不生病的人吗?这拜火教的神功乃是从病这方面入手,来对准敌人的弱点施加压力,元昊既然没有从一开始就重视这一点,那么拖到后来,病势进入到了膏之上,肓之下,那么就很难善罢甘休了。”

    一干人重新进入到了旬州城当中以后,虽然城隍庙一带昨天夜里可以说是大乱了一场,不过法家在行事之前,为了避免元昊等人浑水摸鱼,便事先清了场,所以对于城中的居民影响并不算大,加上郡守也是十分得力,相当重视这件事,所以城中的混乱也就被控制在了一定的范围内。

    林封谨等人也是重新回到了客栈当中歇了下来,然后休息到了晚上挑灯时分之后,便走出了门去,元昊此时身上既有之前大巫凶设计沾染上的药粉,还有中了魔柳丝之舌的特殊腐烂味道,因此林封谨顺着几条主要大街行走了一圈之后,鼻翼抽动,便是沉声道:

    “在这边了。”

    一干人跟着林封谨走了过去,顿时吃了一惊,原来林封谨所指的地方,赫然竟是这旬州城当中的州衙!元昊也真是厉害,居然可以在这里藏身,姑且不说法家短时间内是否能想到在这旬州城内来找人,就算是想到了,也未必能想到这厮竟是会躲藏在州衙里面啊。

    这时候乃是大白天,因为昨天夜晚的城隍庙那边事情搞出来了以后,多半也是有诸多繁琐的后续事情要料理,为法家那帮人搞出来的烂摊子变相擦屁股,是以旬州州衙当中也是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林封谨当然不能昂然直入州衙,一干人便是绕到了州衙的后门去,发觉这里虽然人比较少,却还是有两个看门的门子,哪怕是在没有人的时候,那身板也是挺得笔直的,一看就不是懈怠的人。

    林封谨听说这位旬州的知州以前乃是个投笔从戎的士子,后来却是以军功转为民政官,却还是在依军法治家,此时一看,果然便是名不虚传。面对这样的情况,那毫无疑问只能调虎离山了,至于这调虎离山的人选,林封谨仔细的看了几眼,便道:

    “玛纹来做这件事吧,你的水系神通对元昊来说毫无威胁,所以你带上黑帝镜的话,哪怕是官府中人有气运加持,你也可以凭借幻象很轻松的搞定官府的人,然而你的这些能力对别人来说或许是很强,但是对于元昊来说,哪怕他此时已经是毒入膏肓,也是效果不大的。”(未完待续)

第1277章仿品三叉戟    十万大军,就这样眨眼间被屠杀,铁血狐营的铁骑就像狂风暴雨一般横扫而过,甚至没有丝毫的滞停,双方的实力相差实在是太远了,相差太过于悬殊了。

    见铁血狐营如秋风扫落叶一般扫过螭国、血鲨庄的十万大军,所有人都被震撼了,所有人都呆呆得回不过神来了,这样的战争,太残酷了,太恐怖了,这是他们一生中见过最恐怖的军队,杀伐无情,铁血无敌!

    面对着这样的军队,就算是神灵也一样颤抖,就算是真神也一样退避三舍!

    “阴鸦四军,虎贲最凶,银狐最诡!”看着铁血狐营横扫十万大军,简龙卫也不由震撼地说道:“铁血狐营,又是狠狐军团中数一数二的精锐骑营,张、洪、许、林四大将军,曾经钉杀过一尊尊仙帝座下的神战!区区螭*队,与他们相比,何足为道。”

    “老祖宗见过银狐军团吗?”看着如此震撼的一幕,简小铁也不由毛骨悚然,他人生第一次见过如此恐怖的军队,他今天才真正见识到什么叫做横扫!

    “没有。”简龙卫摇了摇头,说道:“听始祖说过,传说银狐军团神出鬼没,追随大人很久,从来没有人知道银狐军团在哪里,但是,只要大人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会突然出现在敌人的背后,会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歼灭敌人。”

    “这就是洞庭湖的底蕴。”简小铁失神地看着铁血狐营。不由喃喃地说道。

    简龙卫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传言说。铁血狐营退隐之后,他们在老死之前,埋葬了自己的肉身,把自己的真命祭炼,炼成了英灵。在洞庭湖底下,他们布下了绝世大势,铁血狐营的英灵就是沉睡在那里。他们借着洞庭湖这块宝地的地下精气滋养着英灵,让整个铁血狐营以阴军的形式一直保存下来。”

    “试想一下。洞庭湖乃是巨龙山脉的一部分,当年除了得到巨龙国的同意之外,更重要的是因为他们有这个实力镇守洞庭湖。”简龙卫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没有这样强大的镇守。真以为洞庭湖现在的这些弟子能守得住洞庭湖吗?只有一些蠢货认为自己能拿下洞庭湖。巨龙山脉的土地,没有上边龙神的同意,谁敢染指?”

    简小铁沉默不语,他们老祖宗被称之为简龙卫,这个名字可不是他老祖宗出生的时候取的,是被封赐的,而且,能被封赐这个名字的人,那是代表着无上的荣耀。

    简龙卫。这就如他的名字一样,是巨龙的守卫,巨龙国的侍卫!

    看着铁血狐营横扫十万大军。所有人都被震撼住了,过了很久之后,这才有老一辈的大人物回过神来。

    “传说是真的,不是以讹传讹。”有一位老一辈的大贤不由打了一个颤灵,骇然,后退好几步。喃喃地说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先贤英灵,它们一直在庇护着洞庭湖。”

    早在龙妖海就有传言说。人族的洞庭湖受九天十地的先贤英灵庇护,但是,很多人嗤之以鼻,特别是随着洞庭湖的衰落,更多人认为这种说法只不过是以讹传讹而己,什么先贤英灵,那只不过是飘缈虚无的传说而己,不足为信。

    但是,今天所有人都见到了传说中的英灵,都亲眼看到了洞庭湖的底蕴,在这一刻,很多人这才明白,传说是真的,并非是以讹传讹,这就是洞庭湖的底蕴,它一直庇护着洞庭湖。

    “放肆——”此时,血鲨神尊狂吼一声,他一双眼睛通红,他本来是想攻破飞舞在天空上的战旗,把李七夜斩杀。

    但是,一切的变化太快了,在眨眼之间,他们血鲨庄的十万大军被屠杀,这让血鲨神尊抓狂到双眼通红,狂怒之下,他欲扑杀向铁血狐营。

    “你的狗命,给我留下来。”在血鲨神尊欲扑杀向铁血狐营的时候,李七夜冷冷地说道。

    “小畜生——”血鲨神尊瞬间转过身来,愤怒无比地盯着李七夜。

    此时,李七夜只是右手一托,缓缓地说道:“戟来——”口吐真言,真言化作了法则。

    “扑嗵、扑嗵、扑嗵……”就在这个时候,洞庭湖的湖水翻滚,整个洞庭湖就像是被煮沸了一样,接着,洞庭湖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神光。

    神光一下子照亮了天地,在洞庭湖的底部浮现了一个庞大无比的大阵,这个大阵铭刻了无数的符文,雕篆有古老的阵术,整个大阵与洞庭湖的根脉为一体。

    就在这一刻,整个洞庭湖宛如像活了过来一样,洞庭湖地下就像有巨龙的心脏在跳动一样,好像是让人听到了砰砰砰的心跳声,强壮而有力。

    “嗡——”的一声响起,无穷无尽的神光喷洒而出,神光洒落在天地之间,就像是众神驾临一样。

    在此时,在神光之中,浮现了一只大戟,这个大戟由湖水祭炼而成,这样的水戟上面炼有一张张古符,每一张古符重如山岳,古符上铭乃是帝文,宛如是仙帝亲自加持一样。

    这样的一只由湖水所化的大戟,古朴大方,戟有三叉,没有其他的装饰之物,它看起来虽是平淡,但是,就这样的一只古朴大戟,宛如是开辟天地一样。

    这明明是由湖水祭炼而来的大戟,但,却给人一种亿万斤重量的感觉,似乎除了海神之外就没有人能拿得起这样的一支大戟了。

    “三叉戟——”一看到这支大戟的时候,就是血鲨神尊这样的逆天之辈都不由为之骇然,血鲨神尊脸色发白,骇然地后退了好几步。

    “三叉戟——”听到这样的话,远处观战的所有海妖都不由尖叫一声,就是其他各族的强者都为由心里面抽了一口冷气。

    “这是我们海神的三叉戟吗?”一时之间,众多海妖都不由双眼睁得大大的。

    “不对——”有海妖老一辈大贤仔细一看这支三叉戟,打了一个激灵,急忙大声说道:“这不是真的三叉戟,这是一件仿品。”

    听到这样的话,很多海妖都不由为之松了一口气,喃喃地说道:“幸好是仿品。”

    三叉戟,这是海妖的象征,它在海妖心目中有着无上高的地位,甚至可以说,三叉戟是海妖心目中的图腾。

    一直以来,海妖的至高存在——海神才有资格持有三叉戟,同时,三叉戟也是海妖的无敌象征。

    如果三叉戟真的是落入人族手中,那么对于海妖打击就太大了,甚至可以让海妖疯掉。

    这也难怪如此多的海妖担心,因为踏空仙帝时代他们海妖中竟然没有出现海神,而且,在这个整整的一个时代,他们海神象征的三叉戟也一直没有出现。

    海妖中的最后一位海神是帝蟹海神,这个海神是生于吟龙仙帝时代。

    现在突然出现三叉戟,这怎么不把所有海妖吓得一大跳,他们还真以为三叉戟落入了洞庭湖手中。

    “还好是仿品。”不知道多少海妖心里面暗暗庆幸,如果真的是三叉戟,他们就真的是要疯掉了。

    与暗暗松了一口气的海妖不一样,血鲨神尊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死死地盯着三叉戟,他脸色煞白。

    他是曾经得到过三叉戟承认的人,他在年少的时候曾经掌执过三叉戟一段时间,那是他人生最辉煌最无敌的一段岁月。

    在那段岁月中,他的修行是高歌猛进,他手持三叉戟,所向无敌,没有人是他对手,在同一辈中有着无数的天才败在他的手中,包括了当时还是年少的帝蟹海神。

    在那一段岁月,这也让他的道行突飞猛进,让他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跃入了顶尖层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三叉戟突然舍他而去,转而认为年少的帝蟹海神为主,使得他成为了真正的海神。

    失去了三叉戟,断绝了他的海神之路,从此之后,他的人生一下子跌入了低谷,他后来虽然经过修练,道行有所精进,但是,再也找不回当年的高歌猛进,再也找不回当年的无敌。

    后来,曾经不甘心的他想仿造一件三叉戟,但是,他都未能成功,他所仿造出来的三叉戟都没有那种无敌的力量,那只不过是一件破铜烂铁而己。

    直到很久之后,他才明白无法摸索出三叉戟玄妙,根本就别谈仿造三叉戟了。事实上,千百万年以来,有无数海妖仿造过三叉戟,但是,真正成功的人,是寥寥无几,就算是成功了,也远远无法与真的三叉戟相比。

    此时,看着眼前的三叉戟,这让血鲨神尊心里面颤抖了一下,他曾经掌执过三叉戟,对于三叉戟的力量太熟悉了,这支三叉戟虽然是一件仿品,但是,有着真正三叉戟的那种无敌的力量。

    “三叉戟——”血鲨海神又惊又不可思议,他没有想到在生前还能见到一件三叉戟的仿品,这是他一生的追求。

    但是,当这样的一件仿品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却让血鲨海神颤抖了,因为他明白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力量!(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