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十万大军,就这样眨眼间被屠杀,铁血狐营的铁骑就像狂风暴雨一般横扫而过,甚至没有丝毫的滞停,双方的实力相差实在是太远了,相差太过于悬殊了。

    见铁血狐营如秋风扫落叶一般扫过螭国、血鲨庄的十万大军,所有人都被震撼了,所有人都呆呆得回不过神来了,这样的战争,太残酷了,太恐怖了,这是他们一生中见过最恐怖的军队,杀伐无情,铁血无敌!

    面对着这样的军队,就算是神灵也一样颤抖,就算是真神也一样退避三舍!

    “阴鸦四军,虎贲最凶,银狐最诡!”看着铁血狐营横扫十万大军,简龙卫也不由震撼地说道:“铁血狐营,又是狠狐军团中数一数二的精锐骑营,张、洪、许、林四大将军,曾经钉杀过一尊尊仙帝座下的神战!区区螭*队,与他们相比,何足为道。”

    “老祖宗见过银狐军团吗?”看着如此震撼的一幕,简小铁也不由毛骨悚然,他人生第一次见过如此恐怖的军队,他今天才真正见识到什么叫做横扫!

    “没有。”简龙卫摇了摇头,说道:“听始祖说过,传说银狐军团神出鬼没,追随大人很久,从来没有人知道银狐军团在哪里,但是,只要大人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会突然出现在敌人的背后,会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歼灭敌人。”

    “这就是洞庭湖的底蕴。”简小铁失神地看着铁血狐营。不由喃喃地说道。

    简龙卫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传言说。铁血狐营退隐之后,他们在老死之前,埋葬了自己的肉身,把自己的真命祭炼,炼成了英灵。在洞庭湖底下,他们布下了绝世大势,铁血狐营的英灵就是沉睡在那里。他们借着洞庭湖这块宝地的地下精气滋养着英灵,让整个铁血狐营以阴军的形式一直保存下来。”

    “试想一下。洞庭湖乃是巨龙山脉的一部分,当年除了得到巨龙国的同意之外,更重要的是因为他们有这个实力镇守洞庭湖。”简龙卫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没有这样强大的镇守。真以为洞庭湖现在的这些弟子能守得住洞庭湖吗?只有一些蠢货认为自己能拿下洞庭湖。巨龙山脉的土地,没有上边龙神的同意,谁敢染指?”

    简小铁沉默不语,他们老祖宗被称之为简龙卫,这个名字可不是他老祖宗出生的时候取的,是被封赐的,而且,能被封赐这个名字的人,那是代表着无上的荣耀。

    简龙卫。这就如他的名字一样,是巨龙的守卫,巨龙国的侍卫!

    看着铁血狐营横扫十万大军。所有人都被震撼住了,过了很久之后,这才有老一辈的大人物回过神来。

    “传说是真的,不是以讹传讹。”有一位老一辈的大贤不由打了一个颤灵,骇然,后退好几步。喃喃地说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先贤英灵,它们一直在庇护着洞庭湖。”

    早在龙妖海就有传言说。人族的洞庭湖受九天十地的先贤英灵庇护,但是,很多人嗤之以鼻,特别是随着洞庭湖的衰落,更多人认为这种说法只不过是以讹传讹而己,什么先贤英灵,那只不过是飘缈虚无的传说而己,不足为信。

    但是,今天所有人都见到了传说中的英灵,都亲眼看到了洞庭湖的底蕴,在这一刻,很多人这才明白,传说是真的,并非是以讹传讹,这就是洞庭湖的底蕴,它一直庇护着洞庭湖。

    “放肆——”此时,血鲨神尊狂吼一声,他一双眼睛通红,他本来是想攻破飞舞在天空上的战旗,把李七夜斩杀。

    但是,一切的变化太快了,在眨眼之间,他们血鲨庄的十万大军被屠杀,这让血鲨神尊抓狂到双眼通红,狂怒之下,他欲扑杀向铁血狐营。

    “你的狗命,给我留下来。”在血鲨神尊欲扑杀向铁血狐营的时候,李七夜冷冷地说道。

    “小畜生——”血鲨神尊瞬间转过身来,愤怒无比地盯着李七夜。

    此时,李七夜只是右手一托,缓缓地说道:“戟来——”口吐真言,真言化作了法则。

    “扑嗵、扑嗵、扑嗵……”就在这个时候,洞庭湖的湖水翻滚,整个洞庭湖就像是被煮沸了一样,接着,洞庭湖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神光。

    神光一下子照亮了天地,在洞庭湖的底部浮现了一个庞大无比的大阵,这个大阵铭刻了无数的符文,雕篆有古老的阵术,整个大阵与洞庭湖的根脉为一体。

    就在这一刻,整个洞庭湖宛如像活了过来一样,洞庭湖地下就像有巨龙的心脏在跳动一样,好像是让人听到了砰砰砰的心跳声,强壮而有力。

    “嗡——”的一声响起,无穷无尽的神光喷洒而出,神光洒落在天地之间,就像是众神驾临一样。

    在此时,在神光之中,浮现了一只大戟,这个大戟由湖水祭炼而成,这样的水戟上面炼有一张张古符,每一张古符重如山岳,古符上铭乃是帝文,宛如是仙帝亲自加持一样。

    这样的一只由湖水所化的大戟,古朴大方,戟有三叉,没有其他的装饰之物,它看起来虽是平淡,但是,就这样的一只古朴大戟,宛如是开辟天地一样。

    这明明是由湖水祭炼而来的大戟,但,却给人一种亿万斤重量的感觉,似乎除了海神之外就没有人能拿得起这样的一支大戟了。

    “三叉戟——”一看到这支大戟的时候,就是血鲨神尊这样的逆天之辈都不由为之骇然,血鲨神尊脸色发白,骇然地后退了好几步。

    “三叉戟——”听到这样的话,远处观战的所有海妖都不由尖叫一声,就是其他各族的强者都为由心里面抽了一口冷气。

    “这是我们海神的三叉戟吗?”一时之间,众多海妖都不由双眼睁得大大的。

    “不对——”有海妖老一辈大贤仔细一看这支三叉戟,打了一个激灵,急忙大声说道:“这不是真的三叉戟,这是一件仿品。”

    听到这样的话,很多海妖都不由为之松了一口气,喃喃地说道:“幸好是仿品。”

    三叉戟,这是海妖的象征,它在海妖心目中有着无上高的地位,甚至可以说,三叉戟是海妖心目中的图腾。

    一直以来,海妖的至高存在——海神才有资格持有三叉戟,同时,三叉戟也是海妖的无敌象征。

    如果三叉戟真的是落入人族手中,那么对于海妖打击就太大了,甚至可以让海妖疯掉。

    这也难怪如此多的海妖担心,因为踏空仙帝时代他们海妖中竟然没有出现海神,而且,在这个整整的一个时代,他们海神象征的三叉戟也一直没有出现。

    海妖中的最后一位海神是帝蟹海神,这个海神是生于吟龙仙帝时代。

    现在突然出现三叉戟,这怎么不把所有海妖吓得一大跳,他们还真以为三叉戟落入了洞庭湖手中。

    “还好是仿品。”不知道多少海妖心里面暗暗庆幸,如果真的是三叉戟,他们就真的是要疯掉了。

    与暗暗松了一口气的海妖不一样,血鲨神尊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死死地盯着三叉戟,他脸色煞白。

    他是曾经得到过三叉戟承认的人,他在年少的时候曾经掌执过三叉戟一段时间,那是他人生最辉煌最无敌的一段岁月。

    在那段岁月中,他的修行是高歌猛进,他手持三叉戟,所向无敌,没有人是他对手,在同一辈中有着无数的天才败在他的手中,包括了当时还是年少的帝蟹海神。

    在那一段岁月,这也让他的道行突飞猛进,让他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跃入了顶尖层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三叉戟突然舍他而去,转而认为年少的帝蟹海神为主,使得他成为了真正的海神。

    失去了三叉戟,断绝了他的海神之路,从此之后,他的人生一下子跌入了低谷,他后来虽然经过修练,道行有所精进,但是,再也找不回当年的高歌猛进,再也找不回当年的无敌。

    后来,曾经不甘心的他想仿造一件三叉戟,但是,他都未能成功,他所仿造出来的三叉戟都没有那种无敌的力量,那只不过是一件破铜烂铁而己。

    直到很久之后,他才明白无法摸索出三叉戟玄妙,根本就别谈仿造三叉戟了。事实上,千百万年以来,有无数海妖仿造过三叉戟,但是,真正成功的人,是寥寥无几,就算是成功了,也远远无法与真的三叉戟相比。

    此时,看着眼前的三叉戟,这让血鲨神尊心里面颤抖了一下,他曾经掌执过三叉戟,对于三叉戟的力量太熟悉了,这支三叉戟虽然是一件仿品,但是,有着真正三叉戟的那种无敌的力量。

    “三叉戟——”血鲨海神又惊又不可思议,他没有想到在生前还能见到一件三叉戟的仿品,这是他一生的追求。

    但是,当这样的一件仿品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却让血鲨海神颤抖了,因为他明白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力量!(未完待续)

第九十七章 毁灭    不过此时元昊却是感应到,在林封谨的身后,居然开始出现了一头诡异狰狞的巨兽幻象,虽然是淡淡的,但头顶正中却有一颗能令人胆寒的独眼,似闭非闭,似合未合,元昊只是被这独目看了一眼,甚至心神都为之震撼了,因为他在这眼中看到的,竟然是一大片漆黑无比的天穹,而天穹当中,则是星星点点的繁星,如此的清澈,更是如此的震撼人的心扉!!

    “这,这是什么鬼东西!!”元昊浑身上下陡的一颤。

    他平生所见过的最强大的人物,便是西王母,在西王母的威严之下,元昊也只能保持敬畏和谦卑。

    可是,元昊在看到了林封谨背后的幻象以后,居然感觉到的是自卑,渺小,无助!!!

    这是他娘的什么怪物??这岂不是说,就连西王母在这强大的意识面前也是渣一样的存在吗?

    心神剧震的元昊在这时候,顿时就失去了战志,面对林封谨的悍然反扑,他双手一抓,竟是将这空间当中的所有水源都是给抽吸了起来,形成了一只透明的巨掌,一巴掌就对准了“世界的尽头”拍了过去。

    这只透明的水之巨掌一接触到了赤红色的世界的尽头,在瞬间就被击溃,然后在世界的尽头的灼热下迅速蒸发,发出了吱吱吱的响声,立即形成了大片大片的水雾,朝着四面八方一下子就蒸腾了起来,在这样浓郁得仿佛是牛奶一般的雾气里面,一下子视线可以说就完全没有什么用处了。

    这时候,林封谨的脸上才露出来了痛苦的神色,踉跄了一下,却依然是用右手按在了世界的尽头上,强持不倒。

    不过下一秒,他就重新觉得天旋地转的,周围的景物再次扭曲,然后便是发觉自己浑身上下一阵清凉。居然是被完全浸泡在了清水里面,仔细的再一看。自己居然就在这一瞬间内就进入到了那个被瀑布冲击出来的小潭里面,周围阳光灿烂,草木青青,还有清澈冰凉的溪水潺潺,喝到了嘴巴当中有一股微甜的味道。

    很显然,元昊觉得再打下去的话是毫无意义的,所以就很干脆的将林封谨从他的绝对水领域当中给放了出来。自身直接遁去。

    这时候,在水中失去平衡的林封谨才觉得又有一个沉重的东西一下子砸了下来,哗啦的一声巨响,紧接着自己的胳膊上面传来了一股大力一提,然后整个人就重新站立了起来,这时候耳边便是传来了野猪如释重负的声音:

    “我靠,终于找到公子你了。”

    林封谨愕然道:

    “你刚刚不知道我去了什么地方?”

    野猪道:

    “是啊,只看到你似乎弯腰下去洗脸,然后一下子就消失了。我到处寻找都没有人,正要叫人来的时候,却听到后面有水声。回头一看就见到公子你在水里面失去了平衡不停的扑腾着,就下来捞人了。”

    林封谨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元昊的手段也委实是太霸道了,不说别的,单是无声无息的将人拖入到了结界当中这一招,用在暗杀上也是绝妙无比的能力,自己和元昊在里面打得那个是惊天动地的,野猪近在咫尺也是不知道,这一招的效果委实也是太厉害了些。

    不过林封谨却不知道的是,若不是西王母的锦囊明白有关于自己的预言,元昊等闲也是不会施展出这一招的。因为这一招说实话。对绝对水领域珠这件法宝的伤害也是极大的,可以说是用一次的话。绝对水领域珠自身就会遭受到永久性的损害,至少是百分之十,上不封顶。

    比如说这一次把林封谨拉进去的话,就出现了足足百分之十五的永久伤害,接下来元昊就算是再次充能充满,也只有百分之八十七的耐久度倘若拉的是娲蛇神这种,拉进去这玩意儿就直接爆掉了。

    这时候,在得到了野猪的示警后,其余的人都围了过来,大巫凶此时看了林封谨一眼之后便是皱眉道:

    “元昊找上你了?”

    林封谨沉声道:

    “没错,您怎么知道?”

    大巫凶道:

    “你的双眼当中的血丝笔直若针,呼吸声当中隐隐有金铁交鸣的感觉,摆明是遭受到了十分精纯的庚金之气的袭击,并且你身上还有一股很古怪的味道,若我没有记错的话,这是西方白虎之神的气息,在这里能够满足这些条件的,除了元昊没有别人了。”

    旁边的人都吃了一惊:

    “公子,难道刚才真的是元昊找了上来?”

    林封谨道:

    “不错,此人一身上下的水系神通,端的是炉火纯青,竟是可以潜伏在这清澈无比的潭水里面不被我发觉,反而施展了一种类似于领域的秘术,将我直接给拉了进去,同时,我全力出手,与之在那个领域内和他过了几招,元昊发觉吃不下我,就撤了。”

    林封谨此时说得风轻云淡,但是听的人都是有些胆寒,因为这些人都是差不多见过林封谨与世界的尽头这把神器配合在一起的实力的,同时也知道了元昊此时被逼到了什么样穷途末路的地步。

    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元昊居然还能在无声无息当中将林封谨拖入战斗,这一战不用说,至少林封谨肯定是要出全力的,元昊居然可以在避过了外界耳目的监视之下与出全力的林封谨打了个难分难舍,还要来就来,要走就走,这样的能力,真的是不愧能雄霸天下第一高手位置的牛人了。

    听到了这样的消息,大巫凶都默然了一会儿道:

    “这元昊确实是不世出的奇才了,我在全盛的时候,估计实力也是不如他。”

    林封谨此时体内的庚金气劲依然是残余了不少,仿佛小刀子一般的在体内乱切乱割,他这时候将自己的脑袋埋进了水中,默默的运劲将其逼了出来,顿时就见到有丝丝缕缕的血液从口角中溢出,在水中氤氲着,居然血雾里面隐隐都呈现出来锋芒刀刃的形状,这就是白虎庚金气劲的厉害之处。仿佛是玻璃碎片扎进了肉里面,你要想将玻璃碎片挑出来。就得先割开肉!

    隔了好一会儿,林封谨才哗啦的一声从水中抬起头来,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连续呕出了几大口鲜血,然后疲惫无比的仰面朝天躺倒,咬牙切齿的道:

    “这王八蛋居然能请什么白虎神上身,打出来的庚金气劲居然连我的神器都挡不住。刺进身体里面就仿佛是一根一根的老虎指甲似的,只能用真气逼住了慢慢的搅碎,一点一点的逼出来,靠,这几天都要受罪了。”

    大巫凶走了过来,在林封谨的胸腹当中按了几下,林封谨顿时就觉得一股格外舒服的阳和之气透了进来,包裹住了他体内的伤势,整个人也是松快了不少。呕了一口黑血出来,紧接着大巫凶才缓缓的道:

    “元昊应该是将你拉入到了自己的领域里面,在那其中。他的所有能力都能全力发挥出来,而世界的尽头本来就是用金铁锻造的。对方的白虎庚金气劲自然是可以在里面穿透自如,若不是世界的尽头本身具有火焰属性的话,攻入你体内的庚金气劲至少要多上一倍。并且你的内脏都是锻炼过的,比普通人要强悍十倍,所以说这伤势才不算是致命,否则的话,换了个人早就死了。”

    野猪也是在旁边安慰道:

    “公子,你平时在北齐的时候多一些,却是不知道元昊这人在西戎的地位。那可以说是凶名卓著,这几十年来。凡是被他盯上了以后,还能够在他手下逃生的人都是屈指可数,你这一次能在他的手中活下来真的是很不错了。”

    林封谨喝了一口水,休息了一下,冷笑道:

    “他是很强,这个我承认,但你要是觉得我是个挨了打连反击都反击不了的蠢货,那却也未必,元昊估计这时候还没感觉到吧?感觉不到那是最好不过,他可是中了我一记魔柳丝之舌,虽然看起来他对这招数似乎颇为熟悉,也是很有克制的方法,但是,这一记魔柳丝之舌却是被我加持了寸光阴的妖命之力上去,难缠程度可是普通的魔柳丝之舌的好几倍!元昊,咱们现在是骑驴看唱本等着瞧!”

    大巫凶此时看着林封谨的脸色,也是有些忧虑的道:

    “刚刚你和元昊一战,应该是触动了禁制吧。”

    林封谨叹了口气,也是很有些郁闷的道:

    “对,距离临界点也只有一线之差了,我当时隐隐约约的都有感觉到,似乎冥冥当中有着什么莫大的好事要发生似的,有着什么至高的存在即将垂青于我,我将感激涕零,不惜奉献出自己的一切好在我很快的就逆运脉轮,将自己的实力强行压制了回去,不过,这一战之后,随便我怎么压制自己的实力,妖命之力的上限也是又提升了五个点。”

    大巫凶听了林封谨的话以后便道:

    “没错了,你之前的那种似乎要有好事发生的感觉,就是所谓的神圣奉献的感觉,是妖星播撒种子的时候,就提前一步植入到了血脉当中的因子,诱惑你早日达到降临的标准,随着你实力的增强,这样的诱惑感就越深”

    这时候,不远处已经走了几个人过来,看起来应该是正在巡查的法家弟子,立即远远的叫了起来:

    “喂喂喂,你们在这里干什么,你们是哪里来的?”

    野猪便立即走了过去,回复说自己这群人也没干什么,就是天热了口渴在这里喝口水而已,然后又去对了对切口,这几名法家弟子也是属于那些外围当中不得志的人物,打量了林封谨他们这群乌合之众两人,教训了几句便走了。

    而就在这几名法家弟子离开不远之后,异变陡生,那头一直被遛狗也似被人引诱着到处奔跑的巨大蛩兽忽然昂首朝天,愤怒而痛苦的吼叫了起来,随着它的吼叫声响起,这头恐怖的怪物整个身体居然都开始迅速的变成了赤红色,然后覆盖上了一层淡淡的紫色火焰,在这火焰的作用下,巨大蛩兽的身躯开始迅速的化为了点点尘埃。

    “这是它的召唤时间到了吗?”见到了这情形,野猪便忍不住道。

    林封谨乃是拥有招邪塔的人。他对这种异界召唤类的法术比较精通,微微摇头道:

    “不对。不像,倘若是这家伙的召唤时间到,人间界的位面之力开始排斥它的话,应该不会是这个样子的,唔,给人的感觉很不正常呢。我觉得咱们还是继续躲远点儿才好。”

    就在他们对话的时候,已经见到了那一层淡淡的紫色火焰已经是彻底的将巨大蛩兽焚烧殆尽。可是却留下来了眉心当中的那一只巨大的独目,仿佛是一个多面的菱形巨大紫色宝石,还悬浮在了空中一动不动。

    然而这时候却是可以清晰的感觉,虽然这只巨大蛩兽已经只在这世界上剩余下来了这么一只眼睛,但是这只眼睛当中的怨毒,愤怒,疯狂之意,却是丝毫都没有降低半点,反而更加浓郁!!!

    很显然。法家的人也是发觉了这一点,所以马上就有人出手,足足五道淡红色的火系符箓就猛砸了过去。这五道淡红色的符箓乃是由三个人同时释放的,飞到了半空当中就同时燃烧起来。形成了一个大火球,蓬的一声砸了开来,将方圆两三丈的地方都覆盖住.

    这大火球飞溅出来的几个火星落到了湖岸旁边的芦苇从上,居然令新鲜无比的芦苇就这么熊熊燃烧了起来,甚至水面都开始燃烧,这样的大火球的威力,简直都可以用凝固汽油弹来形容了。

    然而等到了半空当中的烈焰熄灭的时候,那一颗仿佛是巨大宝石的紫色独眼依然在空中,并且仿佛是焕发了新生似的。更是灼灼生辉!!

    忽然之间,这紫色独眼一下子就动了。高速飞射向了人最多的地方,同时,它的表面上开始不停的激射出来了一道道纤细笔直的诡异黑光,毫无规律,凡是被黑色光芒沾染到的人,全部都在瞬间呆住,然后双眼翻白,疯狂的吼叫了起来,对身边的人发起了最凶狠的攻击!甚至每一下都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态度!

    并且这诡异黑光显然穿透力非常强悍,甚至有一名阴阳卫中人也是被扫中之后发狂,开始激烈的攻击周围的人,这一来的话,立即就是全场大乱,因为毕竟这刚刚出现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兄弟啊!叫人怎么下得了狠手?

    当然,也有被攻击的人完全不认识攻击者的,那么他们就可以毫无心理压力的还击并且下死手了吗?当然不可以!

    这样干的话,给这个人带来的麻烦会变得更大,因为很少会有人单独来到这么一个危险的地方,那个发狂的人也是有亲友团的,假如一个正常的高手对一个发狂的人成功反击,并且干掉了他的话,那么问题就来了,他接下来很可能就会遭受到好几个正常人的疯狂复仇攻击

    虽然那紫色独眼飞射出去之后,只存在了大概十来个呼吸就彻底的变成了点点粉末,烟消云散 ,但是,这玩意儿对整个法家的实力造成的影响,却是完全超过了之前带来的损失的总和——至少数百人进入到了疯狂状态,不要命似的攻击身边所有能够见到的能动的东西。

    更要命的是,当时这紫色独眼是朝着人最多的地方飞过去的,那时候法家当中的中高层正聚集在了一起,原因是韩子发来了最新的指示,他们当然要去好好的聆听一下最高波ss的命令了,所以进入疯狂状态的人当中,能称得上高手的要占一半以上!

    看着下面混乱成了一锅粥的局势,在山坡上的林封谨等人都是有些吃惊,他们也万万没有料到,这巨大蛩兽竟然也有如此城府,先前故意做出了被人牵着鼻子走的假象,其实应该是在蓄力当中,等到了蓄力完成之后,便是马上图穷匕见!给法家中人造成了绝大的损失与混乱。

    “这是元昊逃走的最好机会啊。”林封谨微微眯缝起来了自己的眼睛道。“若换成我是元昊的话,那么绝对不可能放过这个大好机会的!”

    林封谨说完了这句话以后,醒过来的玛纹忽然尖声道:

    “小心一点, 我发觉附近的水元素都完全开始变得失控了起来,但是这种失控却是显得有规律的,这只能说明一件事,元昊很可能就在我们的周围!”

    这句话一说出来,林封谨立即皱了皱眉,挡在了最前面,他现在并不担心元昊能将自己怎么样——要是能杀掉自己的话,元昊之前将自己拖入水元素领域珠的时候就杀了,林封谨最担心的是元昊会对其余的人下手。

    “小心一点,咱们所有人离水远一点就好了,元昊说到底也只是个人而已,并且还是被重伤的人,咱们只要不靠近有大量水源的地方就没问题我靠,原来是这样!当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呢,这是我玩剩下来的招数了好吗?”

    林封谨一面说着,忽然之间忍不住骂了一句。(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