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过此时元昊却是感应到,在林封谨的身后,居然开始出现了一头诡异狰狞的巨兽幻象,虽然是淡淡的,但头顶正中却有一颗能令人胆寒的独眼,似闭非闭,似合未合,元昊只是被这独目看了一眼,甚至心神都为之震撼了,因为他在这眼中看到的,竟然是一大片漆黑无比的天穹,而天穹当中,则是星星点点的繁星,如此的清澈,更是如此的震撼人的心扉!!

    “这,这是什么鬼东西!!”元昊浑身上下陡的一颤。

    他平生所见过的最强大的人物,便是西王母,在西王母的威严之下,元昊也只能保持敬畏和谦卑。

    可是,元昊在看到了林封谨背后的幻象以后,居然感觉到的是自卑,渺小,无助!!!

    这是他娘的什么怪物??这岂不是说,就连西王母在这强大的意识面前也是渣一样的存在吗?

    心神剧震的元昊在这时候,顿时就失去了战志,面对林封谨的悍然反扑,他双手一抓,竟是将这空间当中的所有水源都是给抽吸了起来,形成了一只透明的巨掌,一巴掌就对准了“世界的尽头”拍了过去。

    这只透明的水之巨掌一接触到了赤红色的世界的尽头,在瞬间就被击溃,然后在世界的尽头的灼热下迅速蒸发,发出了吱吱吱的响声,立即形成了大片大片的水雾,朝着四面八方一下子就蒸腾了起来,在这样浓郁得仿佛是牛奶一般的雾气里面,一下子视线可以说就完全没有什么用处了。

    这时候,林封谨的脸上才露出来了痛苦的神色,踉跄了一下,却依然是用右手按在了世界的尽头上,强持不倒。

    不过下一秒,他就重新觉得天旋地转的,周围的景物再次扭曲,然后便是发觉自己浑身上下一阵清凉。居然是被完全浸泡在了清水里面,仔细的再一看。自己居然就在这一瞬间内就进入到了那个被瀑布冲击出来的小潭里面,周围阳光灿烂,草木青青,还有清澈冰凉的溪水潺潺,喝到了嘴巴当中有一股微甜的味道。

    很显然,元昊觉得再打下去的话是毫无意义的,所以就很干脆的将林封谨从他的绝对水领域当中给放了出来。自身直接遁去。

    这时候,在水中失去平衡的林封谨才觉得又有一个沉重的东西一下子砸了下来,哗啦的一声巨响,紧接着自己的胳膊上面传来了一股大力一提,然后整个人就重新站立了起来,这时候耳边便是传来了野猪如释重负的声音:

    “我靠,终于找到公子你了。”

    林封谨愕然道:

    “你刚刚不知道我去了什么地方?”

    野猪道:

    “是啊,只看到你似乎弯腰下去洗脸,然后一下子就消失了。我到处寻找都没有人,正要叫人来的时候,却听到后面有水声。回头一看就见到公子你在水里面失去了平衡不停的扑腾着,就下来捞人了。”

    林封谨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元昊的手段也委实是太霸道了,不说别的,单是无声无息的将人拖入到了结界当中这一招,用在暗杀上也是绝妙无比的能力,自己和元昊在里面打得那个是惊天动地的,野猪近在咫尺也是不知道,这一招的效果委实也是太厉害了些。

    不过林封谨却不知道的是,若不是西王母的锦囊明白有关于自己的预言,元昊等闲也是不会施展出这一招的。因为这一招说实话。对绝对水领域珠这件法宝的伤害也是极大的,可以说是用一次的话。绝对水领域珠自身就会遭受到永久性的损害,至少是百分之十,上不封顶。

    比如说这一次把林封谨拉进去的话,就出现了足足百分之十五的永久伤害,接下来元昊就算是再次充能充满,也只有百分之八十七的耐久度倘若拉的是娲蛇神这种,拉进去这玩意儿就直接爆掉了。

    这时候,在得到了野猪的示警后,其余的人都围了过来,大巫凶此时看了林封谨一眼之后便是皱眉道:

    “元昊找上你了?”

    林封谨沉声道:

    “没错,您怎么知道?”

    大巫凶道:

    “你的双眼当中的血丝笔直若针,呼吸声当中隐隐有金铁交鸣的感觉,摆明是遭受到了十分精纯的庚金之气的袭击,并且你身上还有一股很古怪的味道,若我没有记错的话,这是西方白虎之神的气息,在这里能够满足这些条件的,除了元昊没有别人了。”

    旁边的人都吃了一惊:

    “公子,难道刚才真的是元昊找了上来?”

    林封谨道:

    “不错,此人一身上下的水系神通,端的是炉火纯青,竟是可以潜伏在这清澈无比的潭水里面不被我发觉,反而施展了一种类似于领域的秘术,将我直接给拉了进去,同时,我全力出手,与之在那个领域内和他过了几招,元昊发觉吃不下我,就撤了。”

    林封谨此时说得风轻云淡,但是听的人都是有些胆寒,因为这些人都是差不多见过林封谨与世界的尽头这把神器配合在一起的实力的,同时也知道了元昊此时被逼到了什么样穷途末路的地步。

    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元昊居然还能在无声无息当中将林封谨拖入战斗,这一战不用说,至少林封谨肯定是要出全力的,元昊居然可以在避过了外界耳目的监视之下与出全力的林封谨打了个难分难舍,还要来就来,要走就走,这样的能力,真的是不愧能雄霸天下第一高手位置的牛人了。

    听到了这样的消息,大巫凶都默然了一会儿道:

    “这元昊确实是不世出的奇才了,我在全盛的时候,估计实力也是不如他。”

    林封谨此时体内的庚金气劲依然是残余了不少,仿佛小刀子一般的在体内乱切乱割,他这时候将自己的脑袋埋进了水中,默默的运劲将其逼了出来,顿时就见到有丝丝缕缕的血液从口角中溢出,在水中氤氲着,居然血雾里面隐隐都呈现出来锋芒刀刃的形状,这就是白虎庚金气劲的厉害之处。仿佛是玻璃碎片扎进了肉里面,你要想将玻璃碎片挑出来。就得先割开肉!

    隔了好一会儿,林封谨才哗啦的一声从水中抬起头来,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连续呕出了几大口鲜血,然后疲惫无比的仰面朝天躺倒,咬牙切齿的道:

    “这王八蛋居然能请什么白虎神上身,打出来的庚金气劲居然连我的神器都挡不住。刺进身体里面就仿佛是一根一根的老虎指甲似的,只能用真气逼住了慢慢的搅碎,一点一点的逼出来,靠,这几天都要受罪了。”

    大巫凶走了过来,在林封谨的胸腹当中按了几下,林封谨顿时就觉得一股格外舒服的阳和之气透了进来,包裹住了他体内的伤势,整个人也是松快了不少。呕了一口黑血出来,紧接着大巫凶才缓缓的道:

    “元昊应该是将你拉入到了自己的领域里面,在那其中。他的所有能力都能全力发挥出来,而世界的尽头本来就是用金铁锻造的。对方的白虎庚金气劲自然是可以在里面穿透自如,若不是世界的尽头本身具有火焰属性的话,攻入你体内的庚金气劲至少要多上一倍。并且你的内脏都是锻炼过的,比普通人要强悍十倍,所以说这伤势才不算是致命,否则的话,换了个人早就死了。”

    野猪也是在旁边安慰道:

    “公子,你平时在北齐的时候多一些,却是不知道元昊这人在西戎的地位。那可以说是凶名卓著,这几十年来。凡是被他盯上了以后,还能够在他手下逃生的人都是屈指可数,你这一次能在他的手中活下来真的是很不错了。”

    林封谨喝了一口水,休息了一下,冷笑道:

    “他是很强,这个我承认,但你要是觉得我是个挨了打连反击都反击不了的蠢货,那却也未必,元昊估计这时候还没感觉到吧?感觉不到那是最好不过,他可是中了我一记魔柳丝之舌,虽然看起来他对这招数似乎颇为熟悉,也是很有克制的方法,但是,这一记魔柳丝之舌却是被我加持了寸光阴的妖命之力上去,难缠程度可是普通的魔柳丝之舌的好几倍!元昊,咱们现在是骑驴看唱本等着瞧!”

    大巫凶此时看着林封谨的脸色,也是有些忧虑的道:

    “刚刚你和元昊一战,应该是触动了禁制吧。”

    林封谨叹了口气,也是很有些郁闷的道:

    “对,距离临界点也只有一线之差了,我当时隐隐约约的都有感觉到,似乎冥冥当中有着什么莫大的好事要发生似的,有着什么至高的存在即将垂青于我,我将感激涕零,不惜奉献出自己的一切好在我很快的就逆运脉轮,将自己的实力强行压制了回去,不过,这一战之后,随便我怎么压制自己的实力,妖命之力的上限也是又提升了五个点。”

    大巫凶听了林封谨的话以后便道:

    “没错了,你之前的那种似乎要有好事发生的感觉,就是所谓的神圣奉献的感觉,是妖星播撒种子的时候,就提前一步植入到了血脉当中的因子,诱惑你早日达到降临的标准,随着你实力的增强,这样的诱惑感就越深”

    这时候,不远处已经走了几个人过来,看起来应该是正在巡查的法家弟子,立即远远的叫了起来:

    “喂喂喂,你们在这里干什么,你们是哪里来的?”

    野猪便立即走了过去,回复说自己这群人也没干什么,就是天热了口渴在这里喝口水而已,然后又去对了对切口,这几名法家弟子也是属于那些外围当中不得志的人物,打量了林封谨他们这群乌合之众两人,教训了几句便走了。

    而就在这几名法家弟子离开不远之后,异变陡生,那头一直被遛狗也似被人引诱着到处奔跑的巨大蛩兽忽然昂首朝天,愤怒而痛苦的吼叫了起来,随着它的吼叫声响起,这头恐怖的怪物整个身体居然都开始迅速的变成了赤红色,然后覆盖上了一层淡淡的紫色火焰,在这火焰的作用下,巨大蛩兽的身躯开始迅速的化为了点点尘埃。

    “这是它的召唤时间到了吗?”见到了这情形,野猪便忍不住道。

    林封谨乃是拥有招邪塔的人。他对这种异界召唤类的法术比较精通,微微摇头道:

    “不对。不像,倘若是这家伙的召唤时间到,人间界的位面之力开始排斥它的话,应该不会是这个样子的,唔,给人的感觉很不正常呢。我觉得咱们还是继续躲远点儿才好。”

    就在他们对话的时候,已经见到了那一层淡淡的紫色火焰已经是彻底的将巨大蛩兽焚烧殆尽。可是却留下来了眉心当中的那一只巨大的独目,仿佛是一个多面的菱形巨大紫色宝石,还悬浮在了空中一动不动。

    然而这时候却是可以清晰的感觉,虽然这只巨大蛩兽已经只在这世界上剩余下来了这么一只眼睛,但是这只眼睛当中的怨毒,愤怒,疯狂之意,却是丝毫都没有降低半点,反而更加浓郁!!!

    很显然。法家的人也是发觉了这一点,所以马上就有人出手,足足五道淡红色的火系符箓就猛砸了过去。这五道淡红色的符箓乃是由三个人同时释放的,飞到了半空当中就同时燃烧起来。形成了一个大火球,蓬的一声砸了开来,将方圆两三丈的地方都覆盖住.

    这大火球飞溅出来的几个火星落到了湖岸旁边的芦苇从上,居然令新鲜无比的芦苇就这么熊熊燃烧了起来,甚至水面都开始燃烧,这样的大火球的威力,简直都可以用凝固汽油弹来形容了。

    然而等到了半空当中的烈焰熄灭的时候,那一颗仿佛是巨大宝石的紫色独眼依然在空中,并且仿佛是焕发了新生似的。更是灼灼生辉!!

    忽然之间,这紫色独眼一下子就动了。高速飞射向了人最多的地方,同时,它的表面上开始不停的激射出来了一道道纤细笔直的诡异黑光,毫无规律,凡是被黑色光芒沾染到的人,全部都在瞬间呆住,然后双眼翻白,疯狂的吼叫了起来,对身边的人发起了最凶狠的攻击!甚至每一下都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态度!

    并且这诡异黑光显然穿透力非常强悍,甚至有一名阴阳卫中人也是被扫中之后发狂,开始激烈的攻击周围的人,这一来的话,立即就是全场大乱,因为毕竟这刚刚出现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兄弟啊!叫人怎么下得了狠手?

    当然,也有被攻击的人完全不认识攻击者的,那么他们就可以毫无心理压力的还击并且下死手了吗?当然不可以!

    这样干的话,给这个人带来的麻烦会变得更大,因为很少会有人单独来到这么一个危险的地方,那个发狂的人也是有亲友团的,假如一个正常的高手对一个发狂的人成功反击,并且干掉了他的话,那么问题就来了,他接下来很可能就会遭受到好几个正常人的疯狂复仇攻击

    虽然那紫色独眼飞射出去之后,只存在了大概十来个呼吸就彻底的变成了点点粉末,烟消云散 ,但是,这玩意儿对整个法家的实力造成的影响,却是完全超过了之前带来的损失的总和——至少数百人进入到了疯狂状态,不要命似的攻击身边所有能够见到的能动的东西。

    更要命的是,当时这紫色独眼是朝着人最多的地方飞过去的,那时候法家当中的中高层正聚集在了一起,原因是韩子发来了最新的指示,他们当然要去好好的聆听一下最高波ss的命令了,所以进入疯狂状态的人当中,能称得上高手的要占一半以上!

    看着下面混乱成了一锅粥的局势,在山坡上的林封谨等人都是有些吃惊,他们也万万没有料到,这巨大蛩兽竟然也有如此城府,先前故意做出了被人牵着鼻子走的假象,其实应该是在蓄力当中,等到了蓄力完成之后,便是马上图穷匕见!给法家中人造成了绝大的损失与混乱。

    “这是元昊逃走的最好机会啊。”林封谨微微眯缝起来了自己的眼睛道。“若换成我是元昊的话,那么绝对不可能放过这个大好机会的!”

    林封谨说完了这句话以后,醒过来的玛纹忽然尖声道:

    “小心一点, 我发觉附近的水元素都完全开始变得失控了起来,但是这种失控却是显得有规律的,这只能说明一件事,元昊很可能就在我们的周围!”

    这句话一说出来,林封谨立即皱了皱眉,挡在了最前面,他现在并不担心元昊能将自己怎么样——要是能杀掉自己的话,元昊之前将自己拖入水元素领域珠的时候就杀了,林封谨最担心的是元昊会对其余的人下手。

    “小心一点,咱们所有人离水远一点就好了,元昊说到底也只是个人而已,并且还是被重伤的人,咱们只要不靠近有大量水源的地方就没问题我靠,原来是这样!当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呢,这是我玩剩下来的招数了好吗?”

    林封谨一面说着,忽然之间忍不住骂了一句。(未完待续。)

第1276章铁血狐营    看着魁梧的血鲨神尊,很多人都不由为之敬畏,很多人都不敢与之抗衡,曾经有机会成为海神的人,就算是最终未能成为海神,依然是那么的可怕。

    “一尊伪神而己,竟然也敢在这里得瑟。”李七夜只是风轻云淡地看了血鲨神尊一眼,说道:“不要说你这样的伪神,就算是真神来此,我也一样把他钉杀在此。”

    李七夜这样的话说出来,顿时众人都傻了眼,开口便是弑神,只怕放眼天下,莫说是年轻一辈,老一辈大人物也没有几个人能做得到。

    血鲨神尊脸色一下子难看到了极点,他乃是一代强大无比的海妖,他未出世之时,世人都对他恭敬无比,莫说是他真身出世了,今天在天下人面前,竟然被一个晚辈如此的邈视,不杀李七夜,他的尊威何存。

    “不知死活的东西。”血鲨神尊脸色森然,双目瞬间喷涌了可怕的杀机,当可怕的杀机从他的双目中喷涌而出之时,就是像两道银河光柱一样,冲击着天地,连大地都为之摇晃。

    血鲨神尊神态森然,杀机让无数生灵森颤,他冰冷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着,说道:“今日冇本座必斩你,必踏灭洞庭湖,从此之后,世间再无洞庭湖。”

    “轰”的一声巨响,血鲨神尊瞬间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血气,他的血气宛如一下子遮蔽了龙妖海一样,更让人颤抖的是,他身上的血气成柱冲天而起,他身后浮现了无尽的血海,在这样的血海之中浮现了一头可怕无比的巨鲨,这头巨鲨兴风作浪,身长万里,亘横于天地之间,似乎,它一张嘴就可以把整个洞庭湖吞下。

    “太强大了,那是血鲨庄的图腾!”看到血鲨神尊爆发了无尽血气,浮现了巨冇大无比的血鲨,不知道多少人都为之打了一个冷颤,在这样的巨冇大血鲨之下,只怕再强大的门派传承都会被一口吞掉。

    看到血鲨神尊爆发了他的神威,上官飞燕也是露出了森然的笑容,她冷冷一笑地说道:“李七夜,你的末日到了,就算你是真神王,就算你是帝封神王,那都必死!”

    “无知小儿,你是自己跪过来受死,还是让本座出手把你炼化!”此时的血鲨神鲨睥睨天下,傲视群雄,举止之间,挥斥诸天十地,十分的强大。

    “只怕神皇亲临才行。”看到血鲨神尊的强大,有老一辈大贤不由心里面发毛,说道:“面对血鲨神尊,只算李七夜是一尊帝封神王都不行。”

    “一只伪神,也敢在我面前狂吠。”李七夜冷笑了一声,说道:“蚁蝼而己,何需我亲手斩你。今天,我就让你狗眼睁大看清楚,让天下海妖都把狗眼睁大看清楚。敢在洞庭湖前撒野放肆,杀无赦,不管你是什么狗屁伪神!”

    李七夜这话一出,让所有人都傻眼,有很多海妖甚至是怒视李七冇夜,李七夜这样的话是挑衅他们所有海妖。

    就算远处有人族旁观,都觉得李七夜这话说得太狂了,这简直就是挑战龙妖海的所有海妖,在龙妖海这样做,是十分不明智。

    “旗来!”就在这一刻,李七夜沉喝一声,接着,“哗啦”的一声,本是挂在洞庭湖议事大堂的那一面战旗瞬间冲上了天空。

    “铛——”的一声响起,在这瞬间,这面战旗烙印在了虚空之上,以天地为旗杆,一插在那片虚空之中,再也无物能撼动。

    “哗啦——”的一声响起,旗卷天地,在这个时候,这面战旗上所绣的那只银狐就像是活过来一样,从战旗中走了出来,它的长尾一卷,盘踞在这片天地之间,它盘踞在那里,诸天十地的神灵都为之颤抖。

    这是一只银狐,似乎它与杀伐、凶狠、猛霸不沾边,但是,它当出现的时候,不管你是真神也好,神明也罢,都会心里面直冒寒气,双腿直打哆嗦。

    “铁血狐营何在!”李七夜口吐真言,战旗随他的真言而舞动,战旗舞,“呜——”的长啸之声响起,这是战争之时的号角之声。

    “哗啦——”湖水滔天,在这个是候洞庭湖的湖水冲天而起,掀起了亿万丈巨浪,巨浪拍天,星辰摇晃!

    当巨浪消失之时,天空中出现了一支军营,军营四角,有四支铁骑拱护,四支铁骑由四尊战将所率领。

    这样的一支军团出现的时候,整个天地被肃杀的气息所笼罩着。这支军营出现的时候,诸天神灵都会为之退避三舍!

    四支铁骑,四位战将,他们每一个人每一位战士都由湖水所化成,但是,当他们这样的一支军团屹立在那天地间的时候,让所有人都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一股让人胃口翻滚的血腥味,似乎,这支军团的每一个战士都是沐浴在鲜血之中,他们都是从鲜血中趟过,他们都是从敌人的尸骨中走来,他们经历了千百万战场,他们经历了无数的杀伐。

    这样的一支军营,他们充满了杀戮,充满了血腥,充满了无情,铁血,就是他们的座右铭!

    “银狐军团的铁血狐营,终于出来了。”就是远远观望这一幕的简龙卫看到这样的军营,都不由失神地说道。

    李七夜站在战旗之下,睥睨八方,冷视众神,冷冷地说道:“今天,龙妖海的所有生灵给我把狗眼睁大一点,从今天起,谁敢犯再犯洞庭湖,杀无赦!”

    “小辈,本座先杀你!”血鲨神尊厉叱一声,沉喝道。他出手就是血海滔天,如同一头巨鲨一样抽向李七夜。

    这样的一击,可以拍碎百万里山河,一个修士被他拍中的话,就会像一只蚁蝼那样被拍成肉酱。

    但是,“哗啦”一声,战旗卷,银狐守护,“轰”的一声巨响,血鲨神尊的一击被战旗所挡下,根本就伤不了李七夜。

    “给我杀!”李七夜冷漠地看着血鲨神尊,冷漠地说道:“屠光所有人!”

    “杀——”号角一响,四位战将率领着铁血狐营瞬间冲击而出,杀伐果断,冷酷无情,他们极速地冲击向了螭国、血鲨庄的十万大军。

    “迎敌!”上官飞燕厉喝一声,命令血鲨庄、螭国的十万大军迎战这冲击而来的铁血狐营。

    “布阵——”螭国和血鲨庄的十万大军都齐声大吼,狂啸道:“杀——”

    在眨眼之间,螭国和血鲨庄的十万大军都瞬间化作了一个巨冇大的战阵,一个是化作了一条巨龙,一个是化作了一头血鲨,巨龙万里之长,血鲨张口吞天,十分的可怕,十分的巨冇大。

    在人数上,血鲨庄和螭国都占了很大的优势!当铁血狐营的军队冲击而来的时候,巨龙瞬间把铁骑围了起来,借着人数的优热把铁骑淹没,而血鲨庄的血鲨就是张开了血盆大嘴,一口把冲来的铁骑吞噬掉。

    “啊——”的惨叫声响起,但是,血鲨庄和螭国的战阵在铁血狐营面前没有发挥出什么作用,在眨眼之间,铁血狐营冲破了他们的战阵,在这一刻,巨龙和血鲨都瞬间消失,阵中的十万大军暴露在铁骑踏下。

    “轰——轰——轰——”在这一刻,铁血狐营的铁骑发起了如同风暴一样的攻势,四支铁骑如同狂风暴雨一样卷过,瞬间把十万大军冲得支离破碎冇。

    “啊——”一时之间,惨叫声起伏不止,铁血狐营的铁骑就像是在收割着小麦一样收割着头颅,当铁骑冲击而过的时候,一个个头颅飞起,一个个敌人倒下,鲜血喷洒而起,天空就像是下起了血雨一样。

    眨眼之间,螭国、血鲨庄的十万大军被冲乱。虽然铁血狐营人数不多,但他们却像钢铁洪流一样,螭国、血鲨庄的十万大军根本就无法抵挡,他们想反攻敌人,但是,他们的防御和攻势在铁血狐营的铁骑之下,刹那之间被冲击得支离破碎。

    这是一支经历了千百万场战争的铁骑,所向的无敌,所向披靡,像螭国、血鲨庄这样的级别的军队根本就不是对手,他们的对手是仙帝军团,而不是这种小虾米!

    “啊——”眨眼之间,螭国、血鲨庄的十万大军被屠冇杀,在最后一刻,十万大军崩溃,有弟子转身想逃走,但是,他们没逃几步,铁骑就像死神的镰刀一样割下了他们的头颅,头颅滚落在地上,鲜血高高的喷起,他们睁大的眼睛甚至还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喷涌着鲜血倒下。

    双方实力太过于悬殊了,十万大军在眨眼间被冲破,在刹那之间被屠冇杀,这完全是实力不对称的战争,螭国、血鲨庄就算是有十万大军,也只有被屠冇杀的命运!

    这完全是一片倒的屠冇杀,螭国、血鲨庄的十万大军甚至还没明白自己是怎么样战败的,就已经被割去了头颅。

    “啊——”凄厉的惨叫声响彻了天地,螭国的皇帝被一位战将钉杀,这位战将高高地挑起了螭国皇帝的尸体,鲜血一滴滴地滴落。

    “不——”上官飞燕看到自己父亲被钉杀,看着自己父亲的尸体被高高挑起,她不由尖厉地大叫一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