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着魁梧的血鲨神尊,很多人都不由为之敬畏,很多人都不敢与之抗衡,曾经有机会成为海神的人,就算是最终未能成为海神,依然是那么的可怕。

    “一尊伪神而己,竟然也敢在这里得瑟。”李七夜只是风轻云淡地看了血鲨神尊一眼,说道:“不要说你这样的伪神,就算是真神来此,我也一样把他钉杀在此。”

    李七夜这样的话说出来,顿时众人都傻了眼,开口便是弑神,只怕放眼天下,莫说是年轻一辈,老一辈大人物也没有几个人能做得到。

    血鲨神尊脸色一下子难看到了极点,他乃是一代强大无比的海妖,他未出世之时,世人都对他恭敬无比,莫说是他真身出世了,今天在天下人面前,竟然被一个晚辈如此的邈视,不杀李七夜,他的尊威何存。

    “不知死活的东西。”血鲨神尊脸色森然,双目瞬间喷涌了可怕的杀机,当可怕的杀机从他的双目中喷涌而出之时,就是像两道银河光柱一样,冲击着天地,连大地都为之摇晃。

    血鲨神尊神态森然,杀机让无数生灵森颤,他冰冷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着,说道:“今日冇本座必斩你,必踏灭洞庭湖,从此之后,世间再无洞庭湖。”

    “轰”的一声巨响,血鲨神尊瞬间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血气,他的血气宛如一下子遮蔽了龙妖海一样,更让人颤抖的是,他身上的血气成柱冲天而起,他身后浮现了无尽的血海,在这样的血海之中浮现了一头可怕无比的巨鲨,这头巨鲨兴风作浪,身长万里,亘横于天地之间,似乎,它一张嘴就可以把整个洞庭湖吞下。

    “太强大了,那是血鲨庄的图腾!”看到血鲨神尊爆发了无尽血气,浮现了巨冇大无比的血鲨,不知道多少人都为之打了一个冷颤,在这样的巨冇大血鲨之下,只怕再强大的门派传承都会被一口吞掉。

    看到血鲨神尊爆发了他的神威,上官飞燕也是露出了森然的笑容,她冷冷一笑地说道:“李七夜,你的末日到了,就算你是真神王,就算你是帝封神王,那都必死!”

    “无知小儿,你是自己跪过来受死,还是让本座出手把你炼化!”此时的血鲨神鲨睥睨天下,傲视群雄,举止之间,挥斥诸天十地,十分的强大。

    “只怕神皇亲临才行。”看到血鲨神尊的强大,有老一辈大贤不由心里面发毛,说道:“面对血鲨神尊,只算李七夜是一尊帝封神王都不行。”

    “一只伪神,也敢在我面前狂吠。”李七夜冷笑了一声,说道:“蚁蝼而己,何需我亲手斩你。今天,我就让你狗眼睁大看清楚,让天下海妖都把狗眼睁大看清楚。敢在洞庭湖前撒野放肆,杀无赦,不管你是什么狗屁伪神!”

    李七夜这话一出,让所有人都傻眼,有很多海妖甚至是怒视李七冇夜,李七夜这样的话是挑衅他们所有海妖。

    就算远处有人族旁观,都觉得李七夜这话说得太狂了,这简直就是挑战龙妖海的所有海妖,在龙妖海这样做,是十分不明智。

    “旗来!”就在这一刻,李七夜沉喝一声,接着,“哗啦”的一声,本是挂在洞庭湖议事大堂的那一面战旗瞬间冲上了天空。

    “铛——”的一声响起,在这瞬间,这面战旗烙印在了虚空之上,以天地为旗杆,一插在那片虚空之中,再也无物能撼动。

    “哗啦——”的一声响起,旗卷天地,在这个时候,这面战旗上所绣的那只银狐就像是活过来一样,从战旗中走了出来,它的长尾一卷,盘踞在这片天地之间,它盘踞在那里,诸天十地的神灵都为之颤抖。

    这是一只银狐,似乎它与杀伐、凶狠、猛霸不沾边,但是,它当出现的时候,不管你是真神也好,神明也罢,都会心里面直冒寒气,双腿直打哆嗦。

    “铁血狐营何在!”李七夜口吐真言,战旗随他的真言而舞动,战旗舞,“呜——”的长啸之声响起,这是战争之时的号角之声。

    “哗啦——”湖水滔天,在这个是候洞庭湖的湖水冲天而起,掀起了亿万丈巨浪,巨浪拍天,星辰摇晃!

    当巨浪消失之时,天空中出现了一支军营,军营四角,有四支铁骑拱护,四支铁骑由四尊战将所率领。

    这样的一支军团出现的时候,整个天地被肃杀的气息所笼罩着。这支军营出现的时候,诸天神灵都会为之退避三舍!

    四支铁骑,四位战将,他们每一个人每一位战士都由湖水所化成,但是,当他们这样的一支军团屹立在那天地间的时候,让所有人都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一股让人胃口翻滚的血腥味,似乎,这支军团的每一个战士都是沐浴在鲜血之中,他们都是从鲜血中趟过,他们都是从敌人的尸骨中走来,他们经历了千百万战场,他们经历了无数的杀伐。

    这样的一支军营,他们充满了杀戮,充满了血腥,充满了无情,铁血,就是他们的座右铭!

    “银狐军团的铁血狐营,终于出来了。”就是远远观望这一幕的简龙卫看到这样的军营,都不由失神地说道。

    李七夜站在战旗之下,睥睨八方,冷视众神,冷冷地说道:“今天,龙妖海的所有生灵给我把狗眼睁大一点,从今天起,谁敢犯再犯洞庭湖,杀无赦!”

    “小辈,本座先杀你!”血鲨神尊厉叱一声,沉喝道。他出手就是血海滔天,如同一头巨鲨一样抽向李七夜。

    这样的一击,可以拍碎百万里山河,一个修士被他拍中的话,就会像一只蚁蝼那样被拍成肉酱。

    但是,“哗啦”一声,战旗卷,银狐守护,“轰”的一声巨响,血鲨神尊的一击被战旗所挡下,根本就伤不了李七夜。

    “给我杀!”李七夜冷漠地看着血鲨神尊,冷漠地说道:“屠光所有人!”

    “杀——”号角一响,四位战将率领着铁血狐营瞬间冲击而出,杀伐果断,冷酷无情,他们极速地冲击向了螭国、血鲨庄的十万大军。

    “迎敌!”上官飞燕厉喝一声,命令血鲨庄、螭国的十万大军迎战这冲击而来的铁血狐营。

    “布阵——”螭国和血鲨庄的十万大军都齐声大吼,狂啸道:“杀——”

    在眨眼之间,螭国和血鲨庄的十万大军都瞬间化作了一个巨冇大的战阵,一个是化作了一条巨龙,一个是化作了一头血鲨,巨龙万里之长,血鲨张口吞天,十分的可怕,十分的巨冇大。

    在人数上,血鲨庄和螭国都占了很大的优势!当铁血狐营的军队冲击而来的时候,巨龙瞬间把铁骑围了起来,借着人数的优热把铁骑淹没,而血鲨庄的血鲨就是张开了血盆大嘴,一口把冲来的铁骑吞噬掉。

    “啊——”的惨叫声响起,但是,血鲨庄和螭国的战阵在铁血狐营面前没有发挥出什么作用,在眨眼之间,铁血狐营冲破了他们的战阵,在这一刻,巨龙和血鲨都瞬间消失,阵中的十万大军暴露在铁骑踏下。

    “轰——轰——轰——”在这一刻,铁血狐营的铁骑发起了如同风暴一样的攻势,四支铁骑如同狂风暴雨一样卷过,瞬间把十万大军冲得支离破碎冇。

    “啊——”一时之间,惨叫声起伏不止,铁血狐营的铁骑就像是在收割着小麦一样收割着头颅,当铁骑冲击而过的时候,一个个头颅飞起,一个个敌人倒下,鲜血喷洒而起,天空就像是下起了血雨一样。

    眨眼之间,螭国、血鲨庄的十万大军被冲乱。虽然铁血狐营人数不多,但他们却像钢铁洪流一样,螭国、血鲨庄的十万大军根本就无法抵挡,他们想反攻敌人,但是,他们的防御和攻势在铁血狐营的铁骑之下,刹那之间被冲击得支离破碎。

    这是一支经历了千百万场战争的铁骑,所向的无敌,所向披靡,像螭国、血鲨庄这样的级别的军队根本就不是对手,他们的对手是仙帝军团,而不是这种小虾米!

    “啊——”眨眼之间,螭国、血鲨庄的十万大军被屠冇杀,在最后一刻,十万大军崩溃,有弟子转身想逃走,但是,他们没逃几步,铁骑就像死神的镰刀一样割下了他们的头颅,头颅滚落在地上,鲜血高高的喷起,他们睁大的眼睛甚至还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喷涌着鲜血倒下。

    双方实力太过于悬殊了,十万大军在眨眼间被冲破,在刹那之间被屠冇杀,这完全是实力不对称的战争,螭国、血鲨庄就算是有十万大军,也只有被屠冇杀的命运!

    这完全是一片倒的屠冇杀,螭国、血鲨庄的十万大军甚至还没明白自己是怎么样战败的,就已经被割去了头颅。

    “啊——”凄厉的惨叫声响彻了天地,螭国的皇帝被一位战将钉杀,这位战将高高地挑起了螭国皇帝的尸体,鲜血一滴滴地滴落。

    “不——”上官飞燕看到自己父亲被钉杀,看着自己父亲的尸体被高高挑起,她不由尖厉地大叫一声。

第九十六章 窥破    林封谨听了元昊的话以后,瞳孔也是遽然缩紧,对于他来说,还是第一次施展了魔柳丝之舌后就被别人叫破了根源,并且他也是很清楚的见到,元昊只是轻描淡写的将手朝着自己的左手小臂上一拂,便若无其事的对准了自己一步步的再次走了过来。

    面对这种情况,林封谨二话不说,一锤就横扫了过去,这一横扫出去的时候,当真有一种“一锤起风雷”的磅礴气势,毕竟“世界的尽头”此时已经是开启了“戮天劫.天罚”,上面附带着的雷电气劲可以说是十分轰然煊赫,元昊之前正面硬接以后吃了个亏,这一次便是采取了闪避的方式,也不知道采取了什么办法,一下子就消失在了林封谨的视线当中。

    林封谨微微一愣,因为元昊这一次消失得真的是无声无息,可以说是完全都无迹可寻,他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背部已经是感觉到了一阵前所未有的剧痛,原来在刚才的那一瞬间,元昊竟是不知道采用了什么方法,一下子诡异的闪到了林封谨的身后,一脚踹了过来!

    顿时,林封谨整个人被击飞了出去,凌空摔出了两三丈,好在林封谨在空中已经是恢复了行动力,将手在地面上一按,一个翻滚之后重新恢复了平衡。

    吃了这么一个大亏之后,林封谨咽下了一口涌到了嗓子眼处的逆血,咬着牙又是一锤横扫了出去。

    这一次他已经是有所准备,在扫出这一锤的时候已经是激活了放缓时间的妖命之力,顿时就见到,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地面上赫然已经是多了一层大概齐脚髁的清水,多了这一层清水之后。元昊便能利用这一层清水瞬间挪移,在自己这一锤扫过去的时候一下子就仿佛是缩入到了水中,然后重新迅速在自己的身后凝聚成型。轻易反击,当真是神出鬼没。出其不意。

    难怪得元昊一进入到了湖中便不将整个法家的高手放在眼里,此时这地方仅仅是如此一层薄薄的水都被他玩出来了如此花样,何况是在那五大连湖当中,倘若法家中人真的有人敢下水,除非同样也是精擅水下神通,否则真的是来一个死一个,来一双死一双。

    好在元昊看起来进行这样的瞬移消耗颇大,所以接下来对林封谨发起的攻击就只能用普通的拳脚进攻。没有办法调动元气施展出白虎杀之类的神通,否则的话,刚才的那一击就能要了林封谨半条命。

    既然明白了元昊的闪避原理,林封谨这一击落空之后,整个人就立即双脚发力,顺着锤势飞了出去,看起来就像是完全被自己挥出的这一锤拖着走似的,不过绕是这样,他的右肩也是被元昊一掌扫中,顿时酸痛不已。

    威力再大的攻击。也要能打中敌人才能发挥作用,林封谨确信元昊此时的这种神出鬼没的方式是一定有弱点的,但问题的关键是。他能不能在自己被元昊打死,或者准确的说,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之前找到这家伙的弱点,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看着已经是占据了全面上风的元昊,林封谨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这么久的时间,已经让他发现了一些元昊想要竭力隐藏起来的东西,一些可能存在的破绽,然而林封谨依然是没有把握确定自己掌握的这些东西。就真的是元昊所表露出来的破绽。

    要知道,无论是在兵法或者是在实战当中。示敌以弱,然后诱敌来攻本来就是十分常见的一种伎俩。同时,林封谨更是知道,倘若没有十足的把握一击得手的话,那么敌人露出来的就算是他本身的弱点,也最好不要去发起进攻,因为这相当于是给对手弥补自己破绽的机会了。

    不过,此时林封谨已经是没有了选择,此时的局势在无形当中已经是对他相当不利,若是继续再恶化下去的话,要么就是他会死在元昊的手中,要么就是林封谨的实力继续拔升,最后突破临界点被烛九阴所注视到!

    因此,林封谨接下来的一击,居然高高跃起,然后“世界的尽头”这赤红色的巨锤在空中猛然挥出了一个大圈,上面的湛蓝色电光嗤嗤四溅,再一次重重的轰了出去,然而这一击的力量虽然足,依然是气象万千,气势磅礴,可是轰出来的速度比之前还慢了不少。

    那么问题就来了,先前林封谨的轰出“世界的尽头”速度更快更迅捷,反而都还没能打到元昊,现在这一击威力貌似更大,速度更慢就能命中敌人吗?这样简单的道理,估计根本不用多说,就连三岁的小孩子都知道是不可能的。

    那么林封谨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在这可以说生死一发的瞬间,他居然会犯这样的错误?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林封谨轰击的目标根本就不是元昊,而是他身下的地面!!再具体一点来说,那便是困住了林封谨本身的这个水元素结界!!

    这一击出手,元昊的脸色终于变了。然而此时林封谨乃是人在半空当中,双脚踩着“世界的尽头”轰鸣砸下,元昊想要故技重施的话,林封谨附近却是没有水源,根本就瞬移不过去,大牧首阁下只能深吸了一口气,背后的白虎神幻象桀骜狂吼,跨前一步,双爪猛轰而出,重重的拍在了凌空下击的世界的尽头上!

    元昊这一击乃是避实就虚,世界的尽头乃是蓄满了力量的下轰,而元昊用的力量则是横槌,已经是类似于“四两拨千斤”的巧妙技巧,所以林封谨这一击全力下轰则是被打得横荡了开去,落地的时候也是没有什么威力了。

    然而,尽管这一击没能得手,林封谨的脸上却是露出来了一抹舒心的笑意,淡淡的道:

    “看来我果然没有猜错,你一上来就和我正面硬撼,并不是你愿意这样做。而是因为若不拦下我的那一击的话,按照使锤的技巧,哪怕是我一锤砸空了之后。也会顺势砸上地面,然后借着其反震之力继续上挑。而且我也是仔细的调查过你的资料的。大牧首阁下,我这里一共有你与人交手的记录足足十四次,这十四次记录当中,就没有一次记载的是你使用过刚猛无比与敌人正面硬撼的打法!”

    “所以,我就一直在猜想一件事,是什么原因直接导致了你居然性情大变,要改变自身的打法来与我硬碰硬的呢?要知道,这可是临敌时候的大忌啊!本来我是不确定这其中原因的。不过嘛,现在你一出手,我就知道了,你最大的弱点,就是周围的这一片空间!它源源不断的会提供力量给你,但是它本身却是极其脆弱的,也是需要你的保护!”

    元昊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起来,这不仅仅是因为刚刚一击白虎杀虽然成功的将世界的尽头打偏,但他也是同样受到了锤身上附带的天劫雷电之力的强势反噬,更是由于自己隐藏起来的弱点…..竟然是被面前这敌人看破了。并且,这弱点相当要命!!

    而且最要命的是,元昊的绝对水领域本来也并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脆弱。他一共是动用自己的绝对水领域杀过三个人,这三个人的实力任何一个都不在林封谨之下,可是他们哪怕是发觉了绝对水领域是可以攻击的,元昊也不会放在心上,因为这绝对水领域本来就是西王母炼制出来的一件顶尖法宝珠子,哪里有那么脆弱就被击破?

    然而这一次,元昊遇到的这个人却是个变态,实力不强,可是他身上携带的法宝。却是不折不扣的神器!!甚至其威力都已经是接近了上古神器!西王母虽然厉害,可是炼制出来的法宝品质也必然是要被压上一头的。更要命的是,这一把神器的属性看起来还是火与雷电。与元昊的绝对水领域恰好针锋相对!

    这样一来的话,本身法器的品质就要被人稳稳当当的压上一头,属性还是针锋相对,相互克制,那么不用想双方若是产生了冲突的话,肯定是绝对水领域珠吃亏,若是平时的话倒也罢了,这绝对水领域珠也就顶多是元昊的一件底牌而已,就算是不用,那么还有很多张底牌,甚至元昊自己也都能凭借本身的实力稳稳当当的吃定面前的对手。

    然而现在对于元昊来说,却是穷途末路啊!这绝对水领域珠已经是他此时最大的依靠,他本来的计划是在这里杀了林封谨以后,还能凭借汲取其中的残余力量逃出生天,然而此时看起来若是不小心的话,就连第一个计划都完成不了啊。

    看着元昊身上闪耀着的蓝色电光,林封谨再次攥住了世界的尽头的锤柄,然后猛然发力,长啸一声,再一次高高跃了起来,然后狠狠的朝着那水蓝色的地面轰了下去,这一招已经可以说是故技重施,可是有一句话就是叫做一力降十会,元昊在这时候,竟然发觉自己除了出手拦截之外,找不到别的任何方式!

    这一瞬间,元昊心中的桀骜和傲慢之意也是被彻底的激发了出来,他这一生也可以说是身经百战,比此时这更加凶险十倍的情况也都是遇到过,面对林封谨的咄咄逼人,元昊狂啸了一声,胸中气劲翻腾,居然咬破了舌尖,直喷出来了一口血雾,他身后的白虎幻象本来就惟妙惟肖,此时见血之后可以说更是摇头摆尾,栩栩如生,气势陡然再次拔升。

    哪怕是普通人的舌尖血,都是有辟邪正阳等等功效。

    而元昊的这一口舌尖血则是有名堂的,叫做“唤赤龙”,乃是他所炼的一门十分特殊的心法温养出来的,最多只能炼出来五口舌尖血,每一口舌尖血的养成都要足足一个月的时间,其简单流程是:敬天三天,敬地三天,敬祖三天,晴天敬三天日神,雨天敬三天雷神,沐浴、斋戒、焚香、净手、净口后以秘术修炼而成。

    元昊的这秘术的用处乃是辅助类的,可以说是用处十分广阔,堪称是多种多样,“唤赤龙”单是应用在人的身上,就能补充元气,镇压痛苦。痊愈伤势,倘若是用来辅助攻击类的相应神通—–就像现在用来加成在了白虎杀上,能令得招数的威力陡增好几倍!

    此时林封谨也是将元昊给逼到了不得已。所以才不惜将自己仅存的两口舌尖血都用了一口!

    得到了这一口舌尖血的加持之后,元昊的这一击白虎杀打出来的时候。双爪似乎都膨大了好几倍,并且打出来的破空声当中,赫然都隐隐约约有着风雷呼啸的声音,仿佛是一头霸悍无比的白虎在凶然怒吼,下一秒就要直扑上去撕扯敌人新鲜的血肉。

    白虎杀vs世界的尽头!

    林封谨在这一瞬间,就觉得眼前一黑,几乎是失去了意识一般,然后整个人都觉得浑身上下似乎都被无数把小刀子狠狠的扎过。端的是撕心裂肺的痛,蹬蹬蹬的倒退了十几步以后,居然还是觉得自己把不住脚下的桩子,然后双脚一软便很是干脆的一屁股坐了下去,水花四溅,当他想起来要用两只手撑地的时候,竟是发觉自己的双手居然是不听使唤了!

    元昊全力出手,其中蕴藏的劲道之雄厚锋锐,竟是穿透了神器也能将林封谨重创,一击之威。一至于斯!

    然而元昊此时也是同样不好过啊,林封谨第一次试探性的出手他既然都拦截了,那么林封谨没可能算不到自己第二次出手元昊不会拦截的。所以,林封谨这一次用世界的尽头轰向地面的时候,看起来仿佛是全力轰下,其实是用了锤法里面的“钟摆劲”。

    什么是钟摆劲?想一想钟摆的移动方式就相当清楚明白了,那是一种貌似朝下轰击,其实却是在横向发力的技巧。

    所以,元昊这一次出手貌似是又想要取巧四两拨千斤,然而实际上仓促之间也是中了林封谨的道儿,看起来他一击打出来了之后。林封谨就踉跄倒退,甚至连站都站不起来。元昊却是可以矗立原地,傲然不动。尽显宗师风范,其实呢?实际上元昊也是同样的极不好过。

    他的双掌上已经是被世界的尽头上的火劲给烧伤,烫伤得焦糊,起了几个撩浆大泡,钻心的疼,并且元昊更是被其上附带的电劲攻入到了自己的体内,万千电蛇散入到了四肢百骸内,在身体里面到处游走奔行,本来元昊这辈子战斗经验十分丰富,也不是没有和擅长雷系的高手交战过,所以他还是有一套驱逐电劲的法子,然而此时元昊却是发觉,自己的那老一套法子竟是行不通了。

    林封谨攻过来的这电劲端的是难缠得很,虽然貌似强度一般,可是却是深入骨髓,交错盘根,元昊却不知道,这世界的尽头上的电劲,乃是经历了戮天劫之后才形成的,天劫的劫雷威力本来就要比普通雷电系发出强出一筹不止,何况是比普通天劫更恐怖的戮天劫劫雷呢?

    元昊深深的吸气,他看起来比林封谨好了不少,但实际上仅仅是将手抬起来的话也是耗费了不少功夫,看着被灼得焦黑的双掌,还有游走在体内恐怖电劲正在疯狂的肆掠破坏,他的心中忽然涌现出来了一股不祥的感觉。

    对手实在是太难缠的。

    难怪得西王母告诉自己,只要杀掉面前的这个人,夺走他身上的法宝,自己就能逃出生天,然而问题就在这里,对方身上的这一件法宝乃是强横无比的神器啊!并且还在处处克制自己,那火系的属性已经是非常强大,更恐怖的是隐藏着的这雷系属性,其中蕴藏着一股令人感觉到惶恐,卑微,渺小的恐怖!

    “拿到了面前这人身上的神器,自己就有十成的把握杀出重围。”

    “那头巨大蛩兽的怨毒根本就没有发泄出来,这时候看似被控制住,但在离开之前必然会有一个大爆发,自己若是趁着那时候逃走的话,还是有七成把握逃走。”

    “此时再打下去的话,自己在绝对水领域珠的能量耗尽之前,杀掉敌人,夺取法宝的把握只有四成……”

    经过了一番权衡利弊以后,元昊心中的战志迅速的消退了下去,七成把握和四成把握,他当然知道应该怎么抉择才是最合理的,对于元昊来说,早就已经是过了冲动的年龄,更是知道,只有活下去才是最大的成功,光荣的战死那也是死了,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而就在这时候,元昊陡然抬头,瞳孔再次收缩了起来,因为就在这他这么一发愣的时候,看起来比他还要惨得多的林封谨,竟是主动出击了,挥舞着手中的火红色巨锤,再次一锤击下!

    这一击的气势和威能,当然不能与之前的一击相提并论,甚至为了挥锤,林封谨的口,鼻,眼,耳当中都沁出了鲜血,看起来格外的骇人,这还是因为世界的尽头乃是他的血炼武器,能与主人心神相通的缘故。(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