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林封谨听了元昊的话以后,瞳孔也是遽然缩紧,对于他来说,还是第一次施展了魔柳丝之舌后就被别人叫破了根源,并且他也是很清楚的见到,元昊只是轻描淡写的将手朝着自己的左手小臂上一拂,便若无其事的对准了自己一步步的再次走了过来。

    面对这种情况,林封谨二话不说,一锤就横扫了过去,这一横扫出去的时候,当真有一种“一锤起风雷”的磅礴气势,毕竟“世界的尽头”此时已经是开启了“戮天劫.天罚”,上面附带着的雷电气劲可以说是十分轰然煊赫,元昊之前正面硬接以后吃了个亏,这一次便是采取了闪避的方式,也不知道采取了什么办法,一下子就消失在了林封谨的视线当中。

    林封谨微微一愣,因为元昊这一次消失得真的是无声无息,可以说是完全都无迹可寻,他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背部已经是感觉到了一阵前所未有的剧痛,原来在刚才的那一瞬间,元昊竟是不知道采用了什么方法,一下子诡异的闪到了林封谨的身后,一脚踹了过来!

    顿时,林封谨整个人被击飞了出去,凌空摔出了两三丈,好在林封谨在空中已经是恢复了行动力,将手在地面上一按,一个翻滚之后重新恢复了平衡。

    吃了这么一个大亏之后,林封谨咽下了一口涌到了嗓子眼处的逆血,咬着牙又是一锤横扫了出去。

    这一次他已经是有所准备,在扫出这一锤的时候已经是激活了放缓时间的妖命之力,顿时就见到,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地面上赫然已经是多了一层大概齐脚髁的清水,多了这一层清水之后。元昊便能利用这一层清水瞬间挪移,在自己这一锤扫过去的时候一下子就仿佛是缩入到了水中,然后重新迅速在自己的身后凝聚成型。轻易反击,当真是神出鬼没。出其不意。

    难怪得元昊一进入到了湖中便不将整个法家的高手放在眼里,此时这地方仅仅是如此一层薄薄的水都被他玩出来了如此花样,何况是在那五大连湖当中,倘若法家中人真的有人敢下水,除非同样也是精擅水下神通,否则真的是来一个死一个,来一双死一双。

    好在元昊看起来进行这样的瞬移消耗颇大,所以接下来对林封谨发起的攻击就只能用普通的拳脚进攻。没有办法调动元气施展出白虎杀之类的神通,否则的话,刚才的那一击就能要了林封谨半条命。

    既然明白了元昊的闪避原理,林封谨这一击落空之后,整个人就立即双脚发力,顺着锤势飞了出去,看起来就像是完全被自己挥出的这一锤拖着走似的,不过绕是这样,他的右肩也是被元昊一掌扫中,顿时酸痛不已。

    威力再大的攻击。也要能打中敌人才能发挥作用,林封谨确信元昊此时的这种神出鬼没的方式是一定有弱点的,但问题的关键是。他能不能在自己被元昊打死,或者准确的说,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之前找到这家伙的弱点,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看着已经是占据了全面上风的元昊,林封谨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这么久的时间,已经让他发现了一些元昊想要竭力隐藏起来的东西,一些可能存在的破绽,然而林封谨依然是没有把握确定自己掌握的这些东西。就真的是元昊所表露出来的破绽。

    要知道,无论是在兵法或者是在实战当中。示敌以弱,然后诱敌来攻本来就是十分常见的一种伎俩。同时,林封谨更是知道,倘若没有十足的把握一击得手的话,那么敌人露出来的就算是他本身的弱点,也最好不要去发起进攻,因为这相当于是给对手弥补自己破绽的机会了。

    不过,此时林封谨已经是没有了选择,此时的局势在无形当中已经是对他相当不利,若是继续再恶化下去的话,要么就是他会死在元昊的手中,要么就是林封谨的实力继续拔升,最后突破临界点被烛九阴所注视到!

    因此,林封谨接下来的一击,居然高高跃起,然后“世界的尽头”这赤红色的巨锤在空中猛然挥出了一个大圈,上面的湛蓝色电光嗤嗤四溅,再一次重重的轰了出去,然而这一击的力量虽然足,依然是气象万千,气势磅礴,可是轰出来的速度比之前还慢了不少。

    那么问题就来了,先前林封谨的轰出“世界的尽头”速度更快更迅捷,反而都还没能打到元昊,现在这一击威力貌似更大,速度更慢就能命中敌人吗?这样简单的道理,估计根本不用多说,就连三岁的小孩子都知道是不可能的。

    那么林封谨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在这可以说生死一发的瞬间,他居然会犯这样的错误?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林封谨轰击的目标根本就不是元昊,而是他身下的地面!!再具体一点来说,那便是困住了林封谨本身的这个水元素结界!!

    这一击出手,元昊的脸色终于变了。然而此时林封谨乃是人在半空当中,双脚踩着“世界的尽头”轰鸣砸下,元昊想要故技重施的话,林封谨附近却是没有水源,根本就瞬移不过去,大牧首阁下只能深吸了一口气,背后的白虎神幻象桀骜狂吼,跨前一步,双爪猛轰而出,重重的拍在了凌空下击的世界的尽头上!

    元昊这一击乃是避实就虚,世界的尽头乃是蓄满了力量的下轰,而元昊用的力量则是横槌,已经是类似于“四两拨千斤”的巧妙技巧,所以林封谨这一击全力下轰则是被打得横荡了开去,落地的时候也是没有什么威力了。

    然而,尽管这一击没能得手,林封谨的脸上却是露出来了一抹舒心的笑意,淡淡的道:

    “看来我果然没有猜错,你一上来就和我正面硬撼,并不是你愿意这样做。而是因为若不拦下我的那一击的话,按照使锤的技巧,哪怕是我一锤砸空了之后。也会顺势砸上地面,然后借着其反震之力继续上挑。而且我也是仔细的调查过你的资料的。大牧首阁下,我这里一共有你与人交手的记录足足十四次,这十四次记录当中,就没有一次记载的是你使用过刚猛无比与敌人正面硬撼的打法!”

    “所以,我就一直在猜想一件事,是什么原因直接导致了你居然性情大变,要改变自身的打法来与我硬碰硬的呢?要知道,这可是临敌时候的大忌啊!本来我是不确定这其中原因的。不过嘛,现在你一出手,我就知道了,你最大的弱点,就是周围的这一片空间!它源源不断的会提供力量给你,但是它本身却是极其脆弱的,也是需要你的保护!”

    元昊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起来,这不仅仅是因为刚刚一击白虎杀虽然成功的将世界的尽头打偏,但他也是同样受到了锤身上附带的天劫雷电之力的强势反噬,更是由于自己隐藏起来的弱点…..竟然是被面前这敌人看破了。并且,这弱点相当要命!!

    而且最要命的是,元昊的绝对水领域本来也并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脆弱。他一共是动用自己的绝对水领域杀过三个人,这三个人的实力任何一个都不在林封谨之下,可是他们哪怕是发觉了绝对水领域是可以攻击的,元昊也不会放在心上,因为这绝对水领域本来就是西王母炼制出来的一件顶尖法宝珠子,哪里有那么脆弱就被击破?

    然而这一次,元昊遇到的这个人却是个变态,实力不强,可是他身上携带的法宝。却是不折不扣的神器!!甚至其威力都已经是接近了上古神器!西王母虽然厉害,可是炼制出来的法宝品质也必然是要被压上一头的。更要命的是,这一把神器的属性看起来还是火与雷电。与元昊的绝对水领域恰好针锋相对!

    这样一来的话,本身法器的品质就要被人稳稳当当的压上一头,属性还是针锋相对,相互克制,那么不用想双方若是产生了冲突的话,肯定是绝对水领域珠吃亏,若是平时的话倒也罢了,这绝对水领域珠也就顶多是元昊的一件底牌而已,就算是不用,那么还有很多张底牌,甚至元昊自己也都能凭借本身的实力稳稳当当的吃定面前的对手。

    然而现在对于元昊来说,却是穷途末路啊!这绝对水领域珠已经是他此时最大的依靠,他本来的计划是在这里杀了林封谨以后,还能凭借汲取其中的残余力量逃出生天,然而此时看起来若是不小心的话,就连第一个计划都完成不了啊。

    看着元昊身上闪耀着的蓝色电光,林封谨再次攥住了世界的尽头的锤柄,然后猛然发力,长啸一声,再一次高高跃了起来,然后狠狠的朝着那水蓝色的地面轰了下去,这一招已经可以说是故技重施,可是有一句话就是叫做一力降十会,元昊在这时候,竟然发觉自己除了出手拦截之外,找不到别的任何方式!

    这一瞬间,元昊心中的桀骜和傲慢之意也是被彻底的激发了出来,他这一生也可以说是身经百战,比此时这更加凶险十倍的情况也都是遇到过,面对林封谨的咄咄逼人,元昊狂啸了一声,胸中气劲翻腾,居然咬破了舌尖,直喷出来了一口血雾,他身后的白虎幻象本来就惟妙惟肖,此时见血之后可以说更是摇头摆尾,栩栩如生,气势陡然再次拔升。

    哪怕是普通人的舌尖血,都是有辟邪正阳等等功效。

    而元昊的这一口舌尖血则是有名堂的,叫做“唤赤龙”,乃是他所炼的一门十分特殊的心法温养出来的,最多只能炼出来五口舌尖血,每一口舌尖血的养成都要足足一个月的时间,其简单流程是:敬天三天,敬地三天,敬祖三天,晴天敬三天日神,雨天敬三天雷神,沐浴、斋戒、焚香、净手、净口后以秘术修炼而成。

    元昊的这秘术的用处乃是辅助类的,可以说是用处十分广阔,堪称是多种多样,“唤赤龙”单是应用在人的身上,就能补充元气,镇压痛苦。痊愈伤势,倘若是用来辅助攻击类的相应神通—–就像现在用来加成在了白虎杀上,能令得招数的威力陡增好几倍!

    此时林封谨也是将元昊给逼到了不得已。所以才不惜将自己仅存的两口舌尖血都用了一口!

    得到了这一口舌尖血的加持之后,元昊的这一击白虎杀打出来的时候。双爪似乎都膨大了好几倍,并且打出来的破空声当中,赫然都隐隐约约有着风雷呼啸的声音,仿佛是一头霸悍无比的白虎在凶然怒吼,下一秒就要直扑上去撕扯敌人新鲜的血肉。

    白虎杀vs世界的尽头!

    林封谨在这一瞬间,就觉得眼前一黑,几乎是失去了意识一般,然后整个人都觉得浑身上下似乎都被无数把小刀子狠狠的扎过。端的是撕心裂肺的痛,蹬蹬蹬的倒退了十几步以后,居然还是觉得自己把不住脚下的桩子,然后双脚一软便很是干脆的一屁股坐了下去,水花四溅,当他想起来要用两只手撑地的时候,竟是发觉自己的双手居然是不听使唤了!

    元昊全力出手,其中蕴藏的劲道之雄厚锋锐,竟是穿透了神器也能将林封谨重创,一击之威。一至于斯!

    然而元昊此时也是同样不好过啊,林封谨第一次试探性的出手他既然都拦截了,那么林封谨没可能算不到自己第二次出手元昊不会拦截的。所以,林封谨这一次用世界的尽头轰向地面的时候,看起来仿佛是全力轰下,其实是用了锤法里面的“钟摆劲”。

    什么是钟摆劲?想一想钟摆的移动方式就相当清楚明白了,那是一种貌似朝下轰击,其实却是在横向发力的技巧。

    所以,元昊这一次出手貌似是又想要取巧四两拨千斤,然而实际上仓促之间也是中了林封谨的道儿,看起来他一击打出来了之后。林封谨就踉跄倒退,甚至连站都站不起来。元昊却是可以矗立原地,傲然不动。尽显宗师风范,其实呢?实际上元昊也是同样的极不好过。

    他的双掌上已经是被世界的尽头上的火劲给烧伤,烫伤得焦糊,起了几个撩浆大泡,钻心的疼,并且元昊更是被其上附带的电劲攻入到了自己的体内,万千电蛇散入到了四肢百骸内,在身体里面到处游走奔行,本来元昊这辈子战斗经验十分丰富,也不是没有和擅长雷系的高手交战过,所以他还是有一套驱逐电劲的法子,然而此时元昊却是发觉,自己的那老一套法子竟是行不通了。

    林封谨攻过来的这电劲端的是难缠得很,虽然貌似强度一般,可是却是深入骨髓,交错盘根,元昊却不知道,这世界的尽头上的电劲,乃是经历了戮天劫之后才形成的,天劫的劫雷威力本来就要比普通雷电系发出强出一筹不止,何况是比普通天劫更恐怖的戮天劫劫雷呢?

    元昊深深的吸气,他看起来比林封谨好了不少,但实际上仅仅是将手抬起来的话也是耗费了不少功夫,看着被灼得焦黑的双掌,还有游走在体内恐怖电劲正在疯狂的肆掠破坏,他的心中忽然涌现出来了一股不祥的感觉。

    对手实在是太难缠的。

    难怪得西王母告诉自己,只要杀掉面前的这个人,夺走他身上的法宝,自己就能逃出生天,然而问题就在这里,对方身上的这一件法宝乃是强横无比的神器啊!并且还在处处克制自己,那火系的属性已经是非常强大,更恐怖的是隐藏着的这雷系属性,其中蕴藏着一股令人感觉到惶恐,卑微,渺小的恐怖!

    “拿到了面前这人身上的神器,自己就有十成的把握杀出重围。”

    “那头巨大蛩兽的怨毒根本就没有发泄出来,这时候看似被控制住,但在离开之前必然会有一个大爆发,自己若是趁着那时候逃走的话,还是有七成把握逃走。”

    “此时再打下去的话,自己在绝对水领域珠的能量耗尽之前,杀掉敌人,夺取法宝的把握只有四成……”

    经过了一番权衡利弊以后,元昊心中的战志迅速的消退了下去,七成把握和四成把握,他当然知道应该怎么抉择才是最合理的,对于元昊来说,早就已经是过了冲动的年龄,更是知道,只有活下去才是最大的成功,光荣的战死那也是死了,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而就在这时候,元昊陡然抬头,瞳孔再次收缩了起来,因为就在这他这么一发愣的时候,看起来比他还要惨得多的林封谨,竟是主动出击了,挥舞着手中的火红色巨锤,再次一锤击下!

    这一击的气势和威能,当然不能与之前的一击相提并论,甚至为了挥锤,林封谨的口,鼻,眼,耳当中都沁出了鲜血,看起来格外的骇人,这还是因为世界的尽头乃是他的血炼武器,能与主人心神相通的缘故。(未完待续)

第1275章血鲨神尊    站在李七夜身后的洪天柱波澜不兴,淡淡地说道:“上官姑娘,现在李公子可以全权代表我们洞庭湖,如果上官姑娘想谈,可以跟李公子谈。”

    “全权代表——”当洪天柱这话一落下的时候,不止是这片海域旁观的很多修士大吃一惊,就是连洞庭湖内坚守岗位的弟子都不由傻眼了。

    洞庭湖这样的一个如此大的传承,竟然在一夜之间让一个外人来全权代表,而且还是偏偏在兵临城下的时机之下,这怎么不让人傻了眼呢。

    对于洞庭湖的弟子而言,他们甚至李七夜是谁都不知道,更别说是了解了。

    洪天柱这样的话一落下,上官飞燕也不由脸色为之一变,她也没有想到会如此的反转,她也不明白为何洞庭湖为何突然愿意让李七夜来全权代理。

    “洪天柱,你可要三思,这可是关系着你们洞庭湖的生死!”上官飞燕冷冷地说道。

    洪天柱站在李七夜身后不说话,而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其他的废话说那么多干什么,你不是要谈吗?很好,我这个人是一个很豁达的人,能听得进别人的意见。既然你要谈,那你就说说吧。”

    见洪天柱与在场的长老都不说话,上官飞燕也知道这一刻洞庭湖是站在李七夜这一边了。

    尽管是如此,上官飞燕她自认为自己有着强硬的底牌,她心里面也是十分的自信,她冷冷地说道:“李七夜,如果你想救洞庭湖,也不难,一,你跪下来认罪,由我处置;二,洞庭湖必须交出五十个血统优秀的女弟子,给我们螭国、血鲨庄作炉鼎;三,血鲨庄、螭国将派兵驻入洞庭湖。只要答应这三个条件,我们便撤兵。”

    “放屁——”听到这样的话,有洞庭湖的弟子都忍不住骂了一句!只要有一点血性的人,都会不答应这样的条件。

    这样的条件对于他们洞庭湖来说,那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如果他们洞庭湖都把这样的条件答应了,那么他们洞庭湖永远都别想抬起头来了,他们洞庭湖永远都洗不掉这样的耻辱。

    就是这片海域的很多修士听到了上官飞燕这样的条件,都不由暗暗地摇了摇头,这样的条件实在是太过份了,如此的条件,只怕是换任何传承都不会答应。

    “如果我们不答应呢?”听到这样的条件,李七夜也没有生气,只是温柔地笑了笑说道。

    上官飞燕双目一厉,冷森地说道:“不答应,到时候那就由不得你了,到时候,活捉了你,就扒你的皮,抽你的筋!至于洞庭湖嘛,我们必将踏平洞庭湖,男的全部杀死,女的全部为奴!”

    上官飞燕这话顿时让洞庭湖的弟子狂怒,众多的弟子怒视上官飞燕,这样的话对于他们洞庭湖来说,是一种耻辱!

    “我们跟他们拼了——”有弟子不由怒声地大叫道。

    “对,跟冇他们拼了!”不少弟子怒视上官飞燕,愤怒地大吼道。

    李七夜也不生气,温柔地笑了笑,说道:“你想听一下我的意见吗?我的意见也很简单,一,你跪下来把自己头颅砍了向我认罪;二,你们螭国、血鲨庄所有弟子出来跪降,任我处置。如果你们做到这两点,我只斩你们老zu和长老,饶恕其他的弟子……”?“……如果你们不答应,那么,我的回答就更简单了,血洗你们螭国、血鲨庄,踏平你们的zu地,让你们灰飞烟灭,从此在龙妖海除名。明天太阳升起之时,世间再也没有螭国,再没有血鲨庄。”说到这里,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李七夜如此离谱的话,不止是让洞庭湖傻眼了,就是让远处观望的修士都傻眼了,有人忍不住说道:“这口气未免太大了吧。”

    李七夜杀了公孙美玉,大家都知道他很强大,但是,如果说出口就要灭掉螭国、血鲨庄这就未免口气太大了吧。

    “小冇姐,你下令吧,让我们杀了这小畜生!”螭国在场的弟子都不由愤怒无比,厉声叫道。

    上官飞燕脸色冰冷,冷声地说道:“姓你的,就凭你也敢口出狂言!”

    “有什么不敢?”李七夜只是冷冷地乜了一眼上官飞燕,轻描淡写地说道:“你这样的手下败将,没资格跟我谈条件。”

    李七夜这句话一说出来,上官飞燕顿时脸色涨红,久久说不出话来,这一句话对她打击太大了,如果不杀死李七夜,她永远都无法洗去败在李七夜手中的耻辱。

    “嘿,嘿,好大的口气,老夫纵横四海,还没听有人敢口出狂言灭了我血鲨庄。”就在上官飞燕一时之间都无话反击李七夜的时候,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响起。

    此时,在血鲨庄的十万大军之中,有个老者被抬了出来,这个老者坐在神座之上,高高在上,睥睨八方。

    这个老者被抬出来之后,他缓缓地站了起来,他一站起来,大家才发现他是那么的高大,他站直身子的时候,很多人在他面前都感觉自己矮小很多很多。

    更让有感到矮小的不是这个老者的身高,而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他身上散发出了一股如同神祇一样的气息,他就是那般的高高在上,他就是那般的威不可侵,宛然间,他就是坐于天上的神祇,俯视着一切生灵。

    “血鲨神尊——”看到这位老者,有老一辈的大贤认出了他的真面目,不由大叫一声说道。

    “血鲨神尊!”年轻一辈就算是没有见过这位老者的人,一听到他的威名,心里面都不由发毛,血鲨神尊,这个名字太响亮了。

    就算是洪天柱他们,看到这个老者,一听到他的名字,都不由脸色大变,都不由后退了一步。

    “当年可是曾有机会成为海神的逆天强者。”就算是老一辈大贤,都不由敬畏地看着眼前这位老者。

    血鲨神尊,在上一个时代,可是威名赫赫之辈,传说,在那个时代他年少之时曾经得到三戟叉的承认,在那个时候可以说血鲨庄的威名高涨到了极点,在那个时候,天灵界的所有人都认为血鲨神尊将会成为海神了。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后来三叉戟突然弃血鲨神尊而去,认了另一位海妖为主,而这个海妖就是后来的帝蟹海神!

    尽管血鲨神尊最后被三叉戟抛弃,但是,最终血鲨神尊还是登临巅峰,成为他那个时代最为强大的海妖之一。

    今天,血鲨神尊亲临,这让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很多人在这一刻意识到或者螭国他们根本就没有打算与洞庭湖他们谈和,只怕他们一开始就想灭掉洞庭湖。

    “血鲨神尊,他一出手,只怕洞庭湖灰飞烟灭。”有不少海妖看到血鲨神尊出现了,不由为之兴冇奋,喃喃地说道。

    “上官飞燕好大的情面,竟然连血鲨神尊都能说得动。”看到血鲨神尊亲临,不少人也明白为什么上官飞燕有这样的底气了,有血鲨神尊这样的一张底牌,那是胜券在握。

    一时之间,整个战场的所气氛压抑到极点,洞庭湖的弟子脸色发白,就算他们没见过血鲨神尊,也都听过血鲨神尊的威名。

    此时,不少洞庭湖的弟子心里面都不由为之绝望,遇到如此可怕的强敌,他冇们洞庭湖只怕是难于逃过这一劫了。

    在这样的战场之外,在很遥远的海域天空上,有强大的魅灵老zu远远观看,在这龙妖海,很多魅灵不愿意与海妖走在一起,特别是老zu级别的人物。

    “血鲨老鬼要出手了,就不知道洞庭湖的底蕴还能不能起作用。”这位出身于魅灵古老传承的老zu不由双目一亮,喃喃地说道。

    “洞庭湖有怎么样的底蕴?”跟随在这位出身古老门派老zu身边的弟子都不由好奇地说道。

    在当代的很多年轻一辈或者中老一辈修士看来,虽然洞庭湖称得上是大门派,但是已经无法与真正的一流门派相比了。

    “这是一个古老的传说,老zu也只是耳闻而己,从来没见过。”这位出身古老传承的老zu不由说道:“传说洞庭湖的zu先来历惊天,曾经效忠过一支无敌军团。我们的宗门曾经有zu先说过,洞庭湖的zu先曾经留下了一个可怕无比的后手,可以庇护洞庭湖子孙。”

    “真的假的?”作为晚辈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传说,不由将信将疑地说道。

    “只怕是真的。”这位老zu说道:“洞庭湖这一块宝地早就让人垂涎三尺了,如果他们没有足够强大的底蕴,只怕早就被人灭了,还等到今天干什么。”

    在战场之中,整个气氛凝重,很多洞庭湖的弟子心里面发寒,他们都觉得难于逃过此劫。

    “嘿,老夫一个时代未出世,年轻一辈也嚣张起来了。”血鲨神尊站起来,冷冷地俯视李七夜,冷冷地说道:“有我血鲨神尊在世,竟然有人敢口出狂言灭了我血鲨庄,这实在是活得不耐烦了。”

    血鲨神尊说这样的话,没有人认为他是口出狂言,大家都认为他有这样的资格说这样的话。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