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站在李七夜身后的洪天柱波澜不兴,淡淡地说道:“上官姑娘,现在李公子可以全权代表我们洞庭湖,如果上官姑娘想谈,可以跟李公子谈。”

    “全权代表——”当洪天柱这话一落下的时候,不止是这片海域旁观的很多修士大吃一惊,就是连洞庭湖内坚守岗位的弟子都不由傻眼了。

    洞庭湖这样的一个如此大的传承,竟然在一夜之间让一个外人来全权代表,而且还是偏偏在兵临城下的时机之下,这怎么不让人傻了眼呢。

    对于洞庭湖的弟子而言,他们甚至李七夜是谁都不知道,更别说是了解了。

    洪天柱这样的话一落下,上官飞燕也不由脸色为之一变,她也没有想到会如此的反转,她也不明白为何洞庭湖为何突然愿意让李七夜来全权代理。

    “洪天柱,你可要三思,这可是关系着你们洞庭湖的生死!”上官飞燕冷冷地说道。

    洪天柱站在李七夜身后不说话,而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其他的废话说那么多干什么,你不是要谈吗?很好,我这个人是一个很豁达的人,能听得进别人的意见。既然你要谈,那你就说说吧。”

    见洪天柱与在场的长老都不说话,上官飞燕也知道这一刻洞庭湖是站在李七夜这一边了。

    尽管是如此,上官飞燕她自认为自己有着强硬的底牌,她心里面也是十分的自信,她冷冷地说道:“李七夜,如果你想救洞庭湖,也不难,一,你跪下来认罪,由我处置;二,洞庭湖必须交出五十个血统优秀的女弟子,给我们螭国、血鲨庄作炉鼎;三,血鲨庄、螭国将派兵驻入洞庭湖。只要答应这三个条件,我们便撤兵。”

    “放屁——”听到这样的话,有洞庭湖的弟子都忍不住骂了一句!只要有一点血性的人,都会不答应这样的条件。

    这样的条件对于他们洞庭湖来说,那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如果他们洞庭湖都把这样的条件答应了,那么他们洞庭湖永远都别想抬起头来了,他们洞庭湖永远都洗不掉这样的耻辱。

    就是这片海域的很多修士听到了上官飞燕这样的条件,都不由暗暗地摇了摇头,这样的条件实在是太过份了,如此的条件,只怕是换任何传承都不会答应。

    “如果我们不答应呢?”听到这样的条件,李七夜也没有生气,只是温柔地笑了笑说道。

    上官飞燕双目一厉,冷森地说道:“不答应,到时候那就由不得你了,到时候,活捉了你,就扒你的皮,抽你的筋!至于洞庭湖嘛,我们必将踏平洞庭湖,男的全部杀死,女的全部为奴!”

    上官飞燕这话顿时让洞庭湖的弟子狂怒,众多的弟子怒视上官飞燕,这样的话对于他们洞庭湖来说,是一种耻辱!

    “我们跟他们拼了——”有弟子不由怒声地大叫道。

    “对,跟冇他们拼了!”不少弟子怒视上官飞燕,愤怒地大吼道。

    李七夜也不生气,温柔地笑了笑,说道:“你想听一下我的意见吗?我的意见也很简单,一,你跪下来把自己头颅砍了向我认罪;二,你们螭国、血鲨庄所有弟子出来跪降,任我处置。如果你们做到这两点,我只斩你们老zu和长老,饶恕其他的弟子……”?“……如果你们不答应,那么,我的回答就更简单了,血洗你们螭国、血鲨庄,踏平你们的zu地,让你们灰飞烟灭,从此在龙妖海除名。明天太阳升起之时,世间再也没有螭国,再没有血鲨庄。”说到这里,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李七夜如此离谱的话,不止是让洞庭湖傻眼了,就是让远处观望的修士都傻眼了,有人忍不住说道:“这口气未免太大了吧。”

    李七夜杀了公孙美玉,大家都知道他很强大,但是,如果说出口就要灭掉螭国、血鲨庄这就未免口气太大了吧。

    “小冇姐,你下令吧,让我们杀了这小畜生!”螭国在场的弟子都不由愤怒无比,厉声叫道。

    上官飞燕脸色冰冷,冷声地说道:“姓你的,就凭你也敢口出狂言!”

    “有什么不敢?”李七夜只是冷冷地乜了一眼上官飞燕,轻描淡写地说道:“你这样的手下败将,没资格跟我谈条件。”

    李七夜这句话一说出来,上官飞燕顿时脸色涨红,久久说不出话来,这一句话对她打击太大了,如果不杀死李七夜,她永远都无法洗去败在李七夜手中的耻辱。

    “嘿,嘿,好大的口气,老夫纵横四海,还没听有人敢口出狂言灭了我血鲨庄。”就在上官飞燕一时之间都无话反击李七夜的时候,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响起。

    此时,在血鲨庄的十万大军之中,有个老者被抬了出来,这个老者坐在神座之上,高高在上,睥睨八方。

    这个老者被抬出来之后,他缓缓地站了起来,他一站起来,大家才发现他是那么的高大,他站直身子的时候,很多人在他面前都感觉自己矮小很多很多。

    更让有感到矮小的不是这个老者的身高,而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他身上散发出了一股如同神祇一样的气息,他就是那般的高高在上,他就是那般的威不可侵,宛然间,他就是坐于天上的神祇,俯视着一切生灵。

    “血鲨神尊——”看到这位老者,有老一辈的大贤认出了他的真面目,不由大叫一声说道。

    “血鲨神尊!”年轻一辈就算是没有见过这位老者的人,一听到他的威名,心里面都不由发毛,血鲨神尊,这个名字太响亮了。

    就算是洪天柱他们,看到这个老者,一听到他的名字,都不由脸色大变,都不由后退了一步。

    “当年可是曾有机会成为海神的逆天强者。”就算是老一辈大贤,都不由敬畏地看着眼前这位老者。

    血鲨神尊,在上一个时代,可是威名赫赫之辈,传说,在那个时代他年少之时曾经得到三戟叉的承认,在那个时候可以说血鲨庄的威名高涨到了极点,在那个时候,天灵界的所有人都认为血鲨神尊将会成为海神了。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后来三叉戟突然弃血鲨神尊而去,认了另一位海妖为主,而这个海妖就是后来的帝蟹海神!

    尽管血鲨神尊最后被三叉戟抛弃,但是,最终血鲨神尊还是登临巅峰,成为他那个时代最为强大的海妖之一。

    今天,血鲨神尊亲临,这让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很多人在这一刻意识到或者螭国他们根本就没有打算与洞庭湖他们谈和,只怕他们一开始就想灭掉洞庭湖。

    “血鲨神尊,他一出手,只怕洞庭湖灰飞烟灭。”有不少海妖看到血鲨神尊出现了,不由为之兴冇奋,喃喃地说道。

    “上官飞燕好大的情面,竟然连血鲨神尊都能说得动。”看到血鲨神尊亲临,不少人也明白为什么上官飞燕有这样的底气了,有血鲨神尊这样的一张底牌,那是胜券在握。

    一时之间,整个战场的所气氛压抑到极点,洞庭湖的弟子脸色发白,就算他们没见过血鲨神尊,也都听过血鲨神尊的威名。

    此时,不少洞庭湖的弟子心里面都不由为之绝望,遇到如此可怕的强敌,他冇们洞庭湖只怕是难于逃过这一劫了。

    在这样的战场之外,在很遥远的海域天空上,有强大的魅灵老zu远远观看,在这龙妖海,很多魅灵不愿意与海妖走在一起,特别是老zu级别的人物。

    “血鲨老鬼要出手了,就不知道洞庭湖的底蕴还能不能起作用。”这位出身于魅灵古老传承的老zu不由双目一亮,喃喃地说道。

    “洞庭湖有怎么样的底蕴?”跟随在这位出身古老门派老zu身边的弟子都不由好奇地说道。

    在当代的很多年轻一辈或者中老一辈修士看来,虽然洞庭湖称得上是大门派,但是已经无法与真正的一流门派相比了。

    “这是一个古老的传说,老zu也只是耳闻而己,从来没见过。”这位出身古老传承的老zu不由说道:“传说洞庭湖的zu先来历惊天,曾经效忠过一支无敌军团。我们的宗门曾经有zu先说过,洞庭湖的zu先曾经留下了一个可怕无比的后手,可以庇护洞庭湖子孙。”

    “真的假的?”作为晚辈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传说,不由将信将疑地说道。

    “只怕是真的。”这位老zu说道:“洞庭湖这一块宝地早就让人垂涎三尺了,如果他们没有足够强大的底蕴,只怕早就被人灭了,还等到今天干什么。”

    在战场之中,整个气氛凝重,很多洞庭湖的弟子心里面发寒,他们都觉得难于逃过此劫。

    “嘿,老夫一个时代未出世,年轻一辈也嚣张起来了。”血鲨神尊站起来,冷冷地俯视李七夜,冷冷地说道:“有我血鲨神尊在世,竟然有人敢口出狂言灭了我血鲨庄,这实在是活得不耐烦了。”

    血鲨神尊说这样的话,没有人认为他是口出狂言,大家都认为他有这样的资格说这样的话。

第九十五章 攻防    看到了元昊打出来了这一击白虎杀之后,甚至就连林封谨都隐隐约约的阅读出来了元昊的自负,元昊心中的那种桀骜和狂妄!

    别的不说,这样煊赫狂妄的行为和气势,便是让人隐隐都有心折的感觉,不过仔细想一想的话,这又仿佛是理所当然的,若是没有这样的狂妄和决心,元昊又怎么可能雄踞天下双壁的位置几十年。

    元昊的双手与世界的尽头一接触之后,顿时空气里面就多了一股皮肉被烧焦了的难闻味道,世界的尽头表面的高温绝对不是闹着玩的,但是,元昊背后的白虎幻象更是怒吼一声,庞大的劲道在瞬间爆发,一股脑的倾泻到了世界的尽头当中!

    这样做的具现化形象就是,元昊背后的白虎幻象高高的举起了自己的双爪,然后以惊人的高速挥舞着,无数恐怖的爪光锋锐若刀,若雨点一般的密集落下,尽数斩在了世界的尽头上。

    躲藏在了世界的尽头背后的林封谨顿时闷哼了一声,元昊的疯狂攻击已经是隔着世界的尽头传递了过来,并且伤到了他,甚至整个世界的尽头都被这庞大的力量撞击得横移了开去。

    在这瞬间,林封谨在感受着体内的剧痛的时候,居然心中忽然出现了一个狂喊的声音,这声音带着疯狂与不甘,更是有着一种莫大的诱惑潜伏在其中:

    你也可以的,你也可以的!只要你动用自己的本源力量,一头区区的小白虎算得了什么?

    林封谨知道,这就是大巫凶所说的心魔,他一咬牙,强自将这样的**压了下去。双手在“世界的尽头”旁边一推,然后沉肩一靠,世界的尽头又是呼的一声变向。对准了元昊猛砸了过去。

    面对这一把火红色的庞大巨锤,元昊身后的巨大白虎幻象摇尾探爪。凶残龇牙吼叫,元昊却是仰天长笑,高高举起了双手,似乎在吸取上天的力量似的,然后双掌从上到下狠狠拍出,双掌上都闪耀着银白色的光芒,这就是精纯无比的庚金之力,与世界的尽头正面对撼!!

    元昊这一击拍出之后。林封谨立即就眼前一黑,“噗”的一口鲜血就喷射了出来,瞬间在空中就形成了一大团的血雾,他只觉得内脏当中都是有无数把小刀子狠狠的在剜似的,世界的尽头上的赤红色光芒也是一阵闪耀,看起来震荡得不轻,这就是白虎庚金之力的强势表现。

    不过这也是正常的,五行之力当中,金主锐利,主杀伐。攻杀之力,天下第一,同时五行当中。金水相生,元昊以自己的葵水之力来养白虎之神,更是令其威力倍增,世界的尽头竟是被他再次拍得撞飞了开去,并且现在林封谨就深切的感觉到了元昊的强大,自己引以为傲的神器似乎在他的面前根本就发挥不了什么作用。

    “真的很强啊!”林封谨的双眼也是一下子就红了,咬着牙,一口就将涌到了嗓子眼里面的鲜血给咽了下去。“有种你再来拍拍看!”

    这时候,林封谨抓住了世界的尽头的锤柄。然后双脚用力一蹬,这一柄火红色的巨锤本来是被元昊生生震飞了。不过在林封谨的骤然发力之后,再次呼啸着轰然砸落了下去。

    元昊仰天狂笑。身后的巨大白虎幻象忽然人立而起,张开了血盆大口疯狂咆哮,紧接着元昊一拳击出,拳头的后方便是白虎的巨爪。看起来元昊已经觉得自己是吃定了林封谨了,依然坚持着自己的正面硬来的打法。

    然而此时,林封谨一掌就按在了世界的尽头之上,妖命之力源源不断的涌入,他的眼中已经有着桀骜嘲讽之色:

    “你以为,我只会这一招吗?尝一尝戮天劫的力量吧!!”

    就在元昊的拳头即将与世界的尽头接触的瞬间,世界的尽头得到了林封谨妖命之力源源不断的注入后,其锤的龙形吞口护手上面,那两颗深蓝色的龙睛,陡然亮了起来,然后猛然闪耀,几乎是要将人的双眼都要刺瞎!!

    顿时,世界的尽头上面,立即就多了一层蓝幽幽的光芒,这一柄神器挥舞起来之后,本来有一种惊人的压迫力和破坏力,此时多了这一层蓝幽幽的光芒之后,那种压迫力和破坏力并没有丝毫的减少,更是生出来了一种神秘莫测,宛如天劫的感觉。

    “戮天劫:天罚!”

    见到了这一幕,元昊的脸色陡然大变,只是在这一瞬间,木已成舟,他此时想要收招已经来不及了,他轰出来的这一拳,已经与世界的尽头正面硬撼!

    就在元昊拳内的庚金之力全面爆发,若千万把利刃洪流冲出来的时候,世界的尽头表面上的那一层蓝幽幽的光芒也是疯狂聚集了起来,最后化成了一道可怕的雷电,轰然劈落了下来,并且这一击雷电当中,带着一种万物俱灭的死寂味道,这是只有在天劫的劫雷当中才能感受到的。

    元昊之前利用自己的葵水之力来护住了身躯,中和掉了世界的尽头上自带的灼热之力,然而再以自己的庚金白虎之力来穿透世界的尽头,对林封谨造成伤害,而此时他终于也是尝到了苦果,林封谨居然在这把神器上隐藏了一丝天劫雷电之力,最要命是,无论是元昊擅长的庚金白虎之力,还是他的本源葵水之力,对天劫雷电之力的抵抗都有先天上的劣势。

    这一次,被天罚雷电之力正面劈中的元昊终于闷哼了一声,踉跄倒退,再也没有了之前正面硬撼“世界的尽头”的疯狂姿态,并且世界的尽头上面附带的雷电之力比起普通的雷电之力还要强横得多,那是戮天劫产生的恐怖毁灭威能。

    抓住了这个机会,林封谨已经是施展出来了孑孓身法,一闪身就来到了元昊的面前,右手一扬,已经是用食指和中指刺向了元昊的眼睛。不过哪怕在这种情况下,元昊浑身上下都是有淡蓝色的细小电蛇游走,他都能一偏头。然后屈膝反击。

    此时只听得空中响起来了一连串噼里啪啦的脆响声,那是林封谨与元昊贴身肉搏。双方用极快速的方式交手打出来的声响,此时完全是在以快打快,双方完全都不是用肉眼来捕捉对方的行动,而是凭借感觉来判断对方的下一步。

    若不是林封谨看准了元昊刚刚在雷电之力下吃了个大亏,否则的话,林封谨也是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与之正面对战。

    骤然之后,元昊眉心一蹙,已经是被林封谨的“心神傀”秘术给暗算到。动作都是为之一顿,不过他的反应也是极快,看起来对自身的内腑脏器也是有相当敏锐的控制力,在这样的仓促状况下,居然也就顿了一顿而已,紧接着就是一肘砸在了林封谨的背上!

    在这同一时候,元昊的意识当中也是忽然生出来了一股寒意,就仿佛是小时候遇到了毒蛇一样,那种阴寒之意在意识上缠绕着,根本就挥之不去。因此他立即将接下来的后续招数取消,自身做出来了一个大回环的动作,一下子就翻跃了出去。

    只是在翻身出去落地之后。元昊才看到了林封谨虽然很狼狈的被他那一肘打得趴在了地上,口角溢血,但是林封谨眼中却是闪耀着一股阴毒的光芒,并且在林封谨的左手上面,还握持着一把牙白色的骨匕,那匕首的锋芒上居然闪耀着一股诡异的光芒!

    元昊脸色一变,顿时就伸手去摸他的小腿,不过他的手还没有碰触到自己的腿部的时候,已经是“噗”的一声。从他腿部的一条两寸长的小口子上,居然疯狂喷射出来了大量的鲜血。这鲜血喷射得简直就仿佛是泉水那样,以一种狂欢的姿态奔涌而出。看样子在这短短的瞬间,全身上下至少都喷了一小半的鲜血出去!

    牙之王这把走偏锋的险恶凶器,再次发挥出来了巨大的威力。

    一个人失去浑身上下一半的鲜血之后,便只有死掉的份儿,更何况牙之王的锋刃之上,还被凝固了寸光阴的特效?林封谨看着元昊那喷射得仿佛若焰火一般的鲜血,嘴角露出来了一抹冷笑。

    不过这冷笑旋即就凝固在了他的脸上。

    因为元昊猛然将手一按,那漫天喷射的鲜血居然诡异的凝固在了空中,神奇无比的对准了他的伤口倒流了回去,居然一滴都没有遗漏!尽管寸光阴之力依然作用在了元昊的伤口上,可是那鲜血却是一滴都喷射不出来。

    这时候林封谨才意识到,自己面前的这个对手不是一般人!他乃是“水王”的候选人,他对天底下的所有的水都是仿佛帝王一样,能主宰掌控它们!鲜血当中也有十分惊人的水分,有俗谚说得好,覆水难收,但是对于元昊来说,泼出去的水和流出去的鲜血,却是可以收得回来的。

    这时候,两人同时抬起了头,看着对方,整个战局顿时又陷入了静止状态,从一开始起,元昊就占据了上风,不停的用白虎庚金之力震入到了林封谨的体内,林封谨吃了不少的暗亏,同时,林封谨刚刚为了引诱元昊露出破绽,中了他的两下重手,至少也是断掉了两根肋骨。

    不过,元昊同样在林封谨的反击下吃了不小的亏,世界的尽头上面附带的戮天劫的威能十分强横,并且还能恰好克制元昊的葵水和庚金真气护体,深入脏腑,同时,虽然元昊及时的将自己体内被放出来的鲜血重新吸纳了回去,但这也绝对不是对自身的健康没有影响的,只是说及时的将危害程度降低到了最低。

    同时,严格说起来的话,元昊此时乃是在自己最后的底牌:绝对水领域当中战斗,在这地方他可以压制住自己的大部分伤势来进行战斗,甚至让白虎之神降临到自己的身上,但是这绝对水领域绝对不是可以随意使用的。

    这么说吧,绝对水领域其实相当于是一颗十分罕见的珠子,被西王母炼制了以后赐给了元昊,元昊拿到手之后,便是每天都不停的朝着里面注入自己的元气,而这绝对水领域则是效率很低的将一小部分元气给储存了起来。效率有多低呢?大概元昊要足足两年才能将这颗珠子充满,之后,为了避免里面的元气流逝。每隔十天还要继续充入一次。

    不过,这玩意儿消耗起来的话。却是相当快的,就拿现在的战斗来说,将林封谨拉入战斗之后并且打了这么久,这绝对水领域已经是消耗了四分之一的元气了,并且还完全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搞定这个难缠的家伙。

    要知道,在元昊的原计划当中,是只消耗三分之一的元气就搞定一切,但是元昊现在就发现。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控制,对他来说,唯一的好消息就是,杀掉了面前这个人之后,拿到的战利品很可能非常强大,西王母确实没有说错,只要能得到这把神器,就一定有十成的把握逃出生天。

    当然,这其中有一个前提,就是干掉面前的林封谨。对此元昊依然保持乐观态度,并且他觉得要赶快完事儿了。

    对于林封谨来说,他也有着快速结束战斗的强烈意愿。因为与元昊交手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事实上,他在安全状态下的妖命之力已经消耗到了一大半,再继续消耗的话,很可能就会突破临界点,进入到了危险区域,一旦运气不好的话,就可能随时被夺舍降临。

    可是,林封谨也是知道。面前的这个敌人之强横,很可能是平生所仅见的。绝对不是自己想杀就能杀的人物,并且非常不幸的是。自己还是被他暗算拖入到了对方的主场当中,元昊在这地方毋庸置疑,那是要占据绝对的优势!同时,林封谨知道,元昊还掌握了一种十分恐怖的秘术,可以通过对猎物各种数据的分析计算,进而寻找到一种秒杀对方的办法!

    在这样的人面前压制实力,那毋庸置疑就是在自杀!!

    继续压制自己的实力,败给了元昊的话,那么就一定会死,相反,林封谨若是释放自己的实力的话,未必还会惊动烛九阴,引发对方的关注。

    一面是必死之局,一面是还有几分生机,在这样的情况面前,不要说林封谨,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怎么选择的。

    同时,林封谨也看了出来,元昊此时的状况是很不正常的,一个按理说身受重伤,并且已经算是穷途末路的人,怎么可能还能请动白虎之神上身,在自己的神器威能全开面前不落下风?所以说这一战未必就要击败对方,很可能是只要比对方坚持得久,那么就是赢家。

    双方此时都在各怀鬼胎的盘算着,然后两个都不是优柔寡断的人都迅速拿定了主意。

    林封谨体内的两大海底轮颤抖了一下,开始从逆向转动的方式切换成了正常情况的转动,同时,转动的速度至少比之前加快了两倍,林封谨的双眼当中,开始被一种诡异的力量充斥,呈现出来了一种无比妖异的色泽!

    而元昊此时身后的白虎幻象则是更加明显了,几乎是要达到了实质化的程度,元昊一举手一投足,他身后的白虎幻象都会做出了相应的动作出来,惟妙惟肖,活灵活现,甚至会令人生出来一种十分特别的感觉,那就是这头白虎幻象根本就是一头活着的猛兽,甚至杀人无算,凶狠疯狂。

    接下来,两个人都同时动了,这一动之下因为双方的试探期都结束了,所以一来就用出了想好的杀招,元昊直冲而上,一击白虎杀就打在了林封谨的胸口,五股锋锐绝伦的庚金爪劲直接贯入到了林封谨的体内,若是在正常的状况下,这一爪就能将林封谨的五脏六腑给撕得稀巴烂。

    只是林封谨难道就是省油的灯?他在中了白虎杀的同时,就已经开启了狩魔之术.再生天地这一招,硬吃了这凶狠无比的一爪,这一爪恐怖的劲道立即就被分流,然后丝丝缕缕的蔓延了开去,最后林封谨虽然哇的一声呕了口鲜血出来,却是并没有重伤。

    因为一股原始洪荒的感觉,已经是在林封谨的身上蔓延了开来,元昊这一爪印到了林封谨胸口上的时候,只觉得落肘处居然仿佛棉花一样,浑不受力,更是仿佛连骨头都消失了,所有的力量都仿佛是石沉大海,半点儿用处都没有。

    在林封谨硬吃对方攻击的同时,他也同样没有闲着,眼中光芒一闪,悍然一指点在了元昊的左小臂上!

    一头巨大的诡异蜥蛇幻象冉冉升起,与之前出现的姿态不同,这头巨大的怪物身上居然有着一层荡漾水光的色泽,紧接着那鲜红的舌头飞射而出,却是奔着元昊身后的白虎神幻象去的,一击就洞穿了对方的前爪!林封谨的这一指当然不是普通的一击,那是能够直接摧毁掉一个人健康的魔柳丝之舌!

    元昊中了这一指之后,低下头看了看,冷哼道:

    “魔柳丝之舌?拜火教的银页神功而已,雕虫小技,何足挂齿。”(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