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到了元昊打出来了这一击白虎杀之后,甚至就连林封谨都隐隐约约的阅读出来了元昊的自负,元昊心中的那种桀骜和狂妄!

    别的不说,这样煊赫狂妄的行为和气势,便是让人隐隐都有心折的感觉,不过仔细想一想的话,这又仿佛是理所当然的,若是没有这样的狂妄和决心,元昊又怎么可能雄踞天下双壁的位置几十年。

    元昊的双手与世界的尽头一接触之后,顿时空气里面就多了一股皮肉被烧焦了的难闻味道,世界的尽头表面的高温绝对不是闹着玩的,但是,元昊背后的白虎幻象更是怒吼一声,庞大的劲道在瞬间爆发,一股脑的倾泻到了世界的尽头当中!

    这样做的具现化形象就是,元昊背后的白虎幻象高高的举起了自己的双爪,然后以惊人的高速挥舞着,无数恐怖的爪光锋锐若刀,若雨点一般的密集落下,尽数斩在了世界的尽头上。

    躲藏在了世界的尽头背后的林封谨顿时闷哼了一声,元昊的疯狂攻击已经是隔着世界的尽头传递了过来,并且伤到了他,甚至整个世界的尽头都被这庞大的力量撞击得横移了开去。

    在这瞬间,林封谨在感受着体内的剧痛的时候,居然心中忽然出现了一个狂喊的声音,这声音带着疯狂与不甘,更是有着一种莫大的诱惑潜伏在其中:

    你也可以的,你也可以的!只要你动用自己的本源力量,一头区区的小白虎算得了什么?

    林封谨知道,这就是大巫凶所说的心魔,他一咬牙,强自将这样的**压了下去。双手在“世界的尽头”旁边一推,然后沉肩一靠,世界的尽头又是呼的一声变向。对准了元昊猛砸了过去。

    面对这一把火红色的庞大巨锤,元昊身后的巨大白虎幻象摇尾探爪。凶残龇牙吼叫,元昊却是仰天长笑,高高举起了双手,似乎在吸取上天的力量似的,然后双掌从上到下狠狠拍出,双掌上都闪耀着银白色的光芒,这就是精纯无比的庚金之力,与世界的尽头正面对撼!!

    元昊这一击拍出之后。林封谨立即就眼前一黑,“噗”的一口鲜血就喷射了出来,瞬间在空中就形成了一大团的血雾,他只觉得内脏当中都是有无数把小刀子狠狠的在剜似的,世界的尽头上的赤红色光芒也是一阵闪耀,看起来震荡得不轻,这就是白虎庚金之力的强势表现。

    不过这也是正常的,五行之力当中,金主锐利,主杀伐。攻杀之力,天下第一,同时五行当中。金水相生,元昊以自己的葵水之力来养白虎之神,更是令其威力倍增,世界的尽头竟是被他再次拍得撞飞了开去,并且现在林封谨就深切的感觉到了元昊的强大,自己引以为傲的神器似乎在他的面前根本就发挥不了什么作用。

    “真的很强啊!”林封谨的双眼也是一下子就红了,咬着牙,一口就将涌到了嗓子眼里面的鲜血给咽了下去。“有种你再来拍拍看!”

    这时候,林封谨抓住了世界的尽头的锤柄。然后双脚用力一蹬,这一柄火红色的巨锤本来是被元昊生生震飞了。不过在林封谨的骤然发力之后,再次呼啸着轰然砸落了下去。

    元昊仰天狂笑。身后的巨大白虎幻象忽然人立而起,张开了血盆大口疯狂咆哮,紧接着元昊一拳击出,拳头的后方便是白虎的巨爪。看起来元昊已经觉得自己是吃定了林封谨了,依然坚持着自己的正面硬来的打法。

    然而此时,林封谨一掌就按在了世界的尽头之上,妖命之力源源不断的涌入,他的眼中已经有着桀骜嘲讽之色:

    “你以为,我只会这一招吗?尝一尝戮天劫的力量吧!!”

    就在元昊的拳头即将与世界的尽头接触的瞬间,世界的尽头得到了林封谨妖命之力源源不断的注入后,其锤的龙形吞口护手上面,那两颗深蓝色的龙睛,陡然亮了起来,然后猛然闪耀,几乎是要将人的双眼都要刺瞎!!

    顿时,世界的尽头上面,立即就多了一层蓝幽幽的光芒,这一柄神器挥舞起来之后,本来有一种惊人的压迫力和破坏力,此时多了这一层蓝幽幽的光芒之后,那种压迫力和破坏力并没有丝毫的减少,更是生出来了一种神秘莫测,宛如天劫的感觉。

    “戮天劫:天罚!”

    见到了这一幕,元昊的脸色陡然大变,只是在这一瞬间,木已成舟,他此时想要收招已经来不及了,他轰出来的这一拳,已经与世界的尽头正面硬撼!

    就在元昊拳内的庚金之力全面爆发,若千万把利刃洪流冲出来的时候,世界的尽头表面上的那一层蓝幽幽的光芒也是疯狂聚集了起来,最后化成了一道可怕的雷电,轰然劈落了下来,并且这一击雷电当中,带着一种万物俱灭的死寂味道,这是只有在天劫的劫雷当中才能感受到的。

    元昊之前利用自己的葵水之力来护住了身躯,中和掉了世界的尽头上自带的灼热之力,然而再以自己的庚金白虎之力来穿透世界的尽头,对林封谨造成伤害,而此时他终于也是尝到了苦果,林封谨居然在这把神器上隐藏了一丝天劫雷电之力,最要命是,无论是元昊擅长的庚金白虎之力,还是他的本源葵水之力,对天劫雷电之力的抵抗都有先天上的劣势。

    这一次,被天罚雷电之力正面劈中的元昊终于闷哼了一声,踉跄倒退,再也没有了之前正面硬撼“世界的尽头”的疯狂姿态,并且世界的尽头上面附带的雷电之力比起普通的雷电之力还要强横得多,那是戮天劫产生的恐怖毁灭威能。

    抓住了这个机会,林封谨已经是施展出来了孑孓身法,一闪身就来到了元昊的面前,右手一扬,已经是用食指和中指刺向了元昊的眼睛。不过哪怕在这种情况下,元昊浑身上下都是有淡蓝色的细小电蛇游走,他都能一偏头。然后屈膝反击。

    此时只听得空中响起来了一连串噼里啪啦的脆响声,那是林封谨与元昊贴身肉搏。双方用极快速的方式交手打出来的声响,此时完全是在以快打快,双方完全都不是用肉眼来捕捉对方的行动,而是凭借感觉来判断对方的下一步。

    若不是林封谨看准了元昊刚刚在雷电之力下吃了个大亏,否则的话,林封谨也是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与之正面对战。

    骤然之后,元昊眉心一蹙,已经是被林封谨的“心神傀”秘术给暗算到。动作都是为之一顿,不过他的反应也是极快,看起来对自身的内腑脏器也是有相当敏锐的控制力,在这样的仓促状况下,居然也就顿了一顿而已,紧接着就是一肘砸在了林封谨的背上!

    在这同一时候,元昊的意识当中也是忽然生出来了一股寒意,就仿佛是小时候遇到了毒蛇一样,那种阴寒之意在意识上缠绕着,根本就挥之不去。因此他立即将接下来的后续招数取消,自身做出来了一个大回环的动作,一下子就翻跃了出去。

    只是在翻身出去落地之后。元昊才看到了林封谨虽然很狼狈的被他那一肘打得趴在了地上,口角溢血,但是林封谨眼中却是闪耀着一股阴毒的光芒,并且在林封谨的左手上面,还握持着一把牙白色的骨匕,那匕首的锋芒上居然闪耀着一股诡异的光芒!

    元昊脸色一变,顿时就伸手去摸他的小腿,不过他的手还没有碰触到自己的腿部的时候,已经是“噗”的一声。从他腿部的一条两寸长的小口子上,居然疯狂喷射出来了大量的鲜血。这鲜血喷射得简直就仿佛是泉水那样,以一种狂欢的姿态奔涌而出。看样子在这短短的瞬间,全身上下至少都喷了一小半的鲜血出去!

    牙之王这把走偏锋的险恶凶器,再次发挥出来了巨大的威力。

    一个人失去浑身上下一半的鲜血之后,便只有死掉的份儿,更何况牙之王的锋刃之上,还被凝固了寸光阴的特效?林封谨看着元昊那喷射得仿佛若焰火一般的鲜血,嘴角露出来了一抹冷笑。

    不过这冷笑旋即就凝固在了他的脸上。

    因为元昊猛然将手一按,那漫天喷射的鲜血居然诡异的凝固在了空中,神奇无比的对准了他的伤口倒流了回去,居然一滴都没有遗漏!尽管寸光阴之力依然作用在了元昊的伤口上,可是那鲜血却是一滴都喷射不出来。

    这时候林封谨才意识到,自己面前的这个对手不是一般人!他乃是“水王”的候选人,他对天底下的所有的水都是仿佛帝王一样,能主宰掌控它们!鲜血当中也有十分惊人的水分,有俗谚说得好,覆水难收,但是对于元昊来说,泼出去的水和流出去的鲜血,却是可以收得回来的。

    这时候,两人同时抬起了头,看着对方,整个战局顿时又陷入了静止状态,从一开始起,元昊就占据了上风,不停的用白虎庚金之力震入到了林封谨的体内,林封谨吃了不少的暗亏,同时,林封谨刚刚为了引诱元昊露出破绽,中了他的两下重手,至少也是断掉了两根肋骨。

    不过,元昊同样在林封谨的反击下吃了不小的亏,世界的尽头上面附带的戮天劫的威能十分强横,并且还能恰好克制元昊的葵水和庚金真气护体,深入脏腑,同时,虽然元昊及时的将自己体内被放出来的鲜血重新吸纳了回去,但这也绝对不是对自身的健康没有影响的,只是说及时的将危害程度降低到了最低。

    同时,严格说起来的话,元昊此时乃是在自己最后的底牌:绝对水领域当中战斗,在这地方他可以压制住自己的大部分伤势来进行战斗,甚至让白虎之神降临到自己的身上,但是这绝对水领域绝对不是可以随意使用的。

    这么说吧,绝对水领域其实相当于是一颗十分罕见的珠子,被西王母炼制了以后赐给了元昊,元昊拿到手之后,便是每天都不停的朝着里面注入自己的元气,而这绝对水领域则是效率很低的将一小部分元气给储存了起来。效率有多低呢?大概元昊要足足两年才能将这颗珠子充满,之后,为了避免里面的元气流逝。每隔十天还要继续充入一次。

    不过,这玩意儿消耗起来的话。却是相当快的,就拿现在的战斗来说,将林封谨拉入战斗之后并且打了这么久,这绝对水领域已经是消耗了四分之一的元气了,并且还完全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搞定这个难缠的家伙。

    要知道,在元昊的原计划当中,是只消耗三分之一的元气就搞定一切,但是元昊现在就发现。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控制,对他来说,唯一的好消息就是,杀掉了面前这个人之后,拿到的战利品很可能非常强大,西王母确实没有说错,只要能得到这把神器,就一定有十成的把握逃出生天。

    当然,这其中有一个前提,就是干掉面前的林封谨。对此元昊依然保持乐观态度,并且他觉得要赶快完事儿了。

    对于林封谨来说,他也有着快速结束战斗的强烈意愿。因为与元昊交手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事实上,他在安全状态下的妖命之力已经消耗到了一大半,再继续消耗的话,很可能就会突破临界点,进入到了危险区域,一旦运气不好的话,就可能随时被夺舍降临。

    可是,林封谨也是知道。面前的这个敌人之强横,很可能是平生所仅见的。绝对不是自己想杀就能杀的人物,并且非常不幸的是。自己还是被他暗算拖入到了对方的主场当中,元昊在这地方毋庸置疑,那是要占据绝对的优势!同时,林封谨知道,元昊还掌握了一种十分恐怖的秘术,可以通过对猎物各种数据的分析计算,进而寻找到一种秒杀对方的办法!

    在这样的人面前压制实力,那毋庸置疑就是在自杀!!

    继续压制自己的实力,败给了元昊的话,那么就一定会死,相反,林封谨若是释放自己的实力的话,未必还会惊动烛九阴,引发对方的关注。

    一面是必死之局,一面是还有几分生机,在这样的情况面前,不要说林封谨,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怎么选择的。

    同时,林封谨也看了出来,元昊此时的状况是很不正常的,一个按理说身受重伤,并且已经算是穷途末路的人,怎么可能还能请动白虎之神上身,在自己的神器威能全开面前不落下风?所以说这一战未必就要击败对方,很可能是只要比对方坚持得久,那么就是赢家。

    双方此时都在各怀鬼胎的盘算着,然后两个都不是优柔寡断的人都迅速拿定了主意。

    林封谨体内的两大海底轮颤抖了一下,开始从逆向转动的方式切换成了正常情况的转动,同时,转动的速度至少比之前加快了两倍,林封谨的双眼当中,开始被一种诡异的力量充斥,呈现出来了一种无比妖异的色泽!

    而元昊此时身后的白虎幻象则是更加明显了,几乎是要达到了实质化的程度,元昊一举手一投足,他身后的白虎幻象都会做出了相应的动作出来,惟妙惟肖,活灵活现,甚至会令人生出来一种十分特别的感觉,那就是这头白虎幻象根本就是一头活着的猛兽,甚至杀人无算,凶狠疯狂。

    接下来,两个人都同时动了,这一动之下因为双方的试探期都结束了,所以一来就用出了想好的杀招,元昊直冲而上,一击白虎杀就打在了林封谨的胸口,五股锋锐绝伦的庚金爪劲直接贯入到了林封谨的体内,若是在正常的状况下,这一爪就能将林封谨的五脏六腑给撕得稀巴烂。

    只是林封谨难道就是省油的灯?他在中了白虎杀的同时,就已经开启了狩魔之术.再生天地这一招,硬吃了这凶狠无比的一爪,这一爪恐怖的劲道立即就被分流,然后丝丝缕缕的蔓延了开去,最后林封谨虽然哇的一声呕了口鲜血出来,却是并没有重伤。

    因为一股原始洪荒的感觉,已经是在林封谨的身上蔓延了开来,元昊这一爪印到了林封谨胸口上的时候,只觉得落肘处居然仿佛棉花一样,浑不受力,更是仿佛连骨头都消失了,所有的力量都仿佛是石沉大海,半点儿用处都没有。

    在林封谨硬吃对方攻击的同时,他也同样没有闲着,眼中光芒一闪,悍然一指点在了元昊的左小臂上!

    一头巨大的诡异蜥蛇幻象冉冉升起,与之前出现的姿态不同,这头巨大的怪物身上居然有着一层荡漾水光的色泽,紧接着那鲜红的舌头飞射而出,却是奔着元昊身后的白虎神幻象去的,一击就洞穿了对方的前爪!林封谨的这一指当然不是普通的一击,那是能够直接摧毁掉一个人健康的魔柳丝之舌!

    元昊中了这一指之后,低下头看了看,冷哼道:

    “魔柳丝之舌?拜火教的银页神功而已,雕虫小技,何足挂齿。”(未完待续)

第1274章镇压    铁律,在这个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颤了一下,在这一刻,他们才明白什么是铁律,这是真实存在的赏罚,不是一纸空文。

    “杀”李七夜目光一寒,冷冷地看着四位贤祖,冷漠无情。

    此时,四尊水人手中浮现了四把水剑,他们手握着水剑,高高地举起,接着“噗”的一声,四把水剑同时斩下,四位贤祖的头颅被砍了下来,滚落在地上。他们的鲜血喷得很高很高,染红了大堂。

    看着四位贤祖的头颅滚在地上,在场的所有老祖都不由哆嗦,刚才嚣张的气焰一下子消失了,四位贤祖说杀就杀,一下子被砍了头颅,他们这些老祖人数再多又怎么样。

    此时,李七夜冷冷地坐在大椅之上,环眼冷视着在场的所有人,在场的诸位老祖也好,在场的长老护法也罢,就算是跪拜在地上的洪天柱他们心里面都寒如冰霜,彻体寒冷。

    在这个时候,他们才明白什么才叫做无上神威,什么才叫做镇压九天十地,当那只乌鸦双翅张开的时候,注定着遮住了九天十地,亿万生灵都会为之颤抖。

    “在你们祖先的面前,在你们传承铁律之前,你们是自己认罪呢,还是让你们祖先的英灵来动手呢。”李七夜冷冷地看着诸位老祖。

    此时四尊水人走了过去,他们铁血无情,那怕他们是诸位老祖的祖先,他们也一样冰冷无情,四个人各踞一方。双手举着水剑。那怕这剑由湖水所化。都闪烁着可怕的杀伐与血腥,这就像是一把铁血无情的斩神之剑。

    当四位先祖英灵守在四方的时候,诸位老祖都不由哆嗦,在这一刻,他们都意识到,如果他们逃跑的话,四尊水人绝对会毫不留情把他们斩杀,那怕这四尊水人是他们的祖先。都一样会不手下留情。

    “老,老朽愿意伏罪。”此时,有一位洪氏的老祖见大势已去,再作挣扎,就是自寻死路,伏倒在地上,说道:“老朽自知有罪,愿意接受铁律的惩罚。”

    “老朽,老朽也愿意认罪。”最终,其他的老祖见有人开了头。都纷纷伏拜在地上,都不敢再反抗。谁人都会珍惜自己的性命,对于他们来说,好死不如赖活。

    “好,死罪能饶,活罪难恕。”李七夜冷冷地说道:“铁律之下,以钉封之罪处置,罚于思过崖,留你们有用之躯,他日再为洞庭湖效力。”

    “铛、铛、铛”的一声声响起,祖先画像的铁律飞出了一条条如刚铁一样的法则,听到“噗、噗、噗”的声音响起,这一条条法则瞬间钉入了这些老祖体内,这一条条的铁律法则,瞬间把这些老祖拖走,容不得他们反抗。

    洞庭湖的传承铁律,那可是以他们祖先和铁血狐营的所有弟兄以热血立下的誓言铁律,在这铁律之中,不止是有他们祖先的热血,更是有他们祖先铁血狐营的钢铁意志,极为强大,一旦是启用了传承铁律,不是那么容易对抗的,这是等于对抗当年的整个铁血狐营。

    当年洞庭湖的贤祖他们抛弃了传承铁律,他们只是不再执行传承铁律,把整个大权从议事大堂转移到他们私下决定,就算是他们如此抛弃了传承铁律,但是,也没有能力去毁去或者灭掉传承铁律。

    看着诸位老祖被传承铁律的法则拖走,不容他们反抗,在场的诸位长老护法都不由打了个哆嗦,就是洪天柱也是心里面大吃一惊。

    他们这些人也听过传承铁律,而且诸位老祖都是不愿意多谈,他们在此之前一直都认为传承铁律那只不过是书写下来的铁规而己,类似于祖训,然而,他们没有想到,传承铁律竟然有如此可怕的威力。

    在这个时候,洪天柱也好,在场的诸位长老护法也罢,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贤祖他们会抛弃伟承铁律,把大权从议事大堂转移到私下暗处,原来贤祖他们也一样忌怕传承铁承。

    在这个时候,洪天柱他们终于明白,如果一切以传承铁律来执行,那么,洞庭湖的几大姓氏只能各司其职,不能把洞庭湖占有己有,不能把洞庭湖的资源当作自己的私产,更不能以个人的意志作为洞庭湖的法规和宗律。

    “我不管你们洪、许、林几个姓氏霸占了多少的资源,多少的坞港,从今天起,从新启用执行传承铁律,在这个启用执行过程,给你们一年的缓冲时间,违者,一律按传承铁律处置。”李七夜冷冷地看着在场的长老护法说道。

    “我愿意遵从传承铁律。”洪天柱伏拜于地,作为第一个愿意重新启用执地传承铁律的人。

    “我等也愿意。”其他的长老护法都纷纷伏拜于地,忙是表达自己的意愿,对于他们来说,连老祖他们都无能力反抗传承铁律,更别说是他们自己了。

    “很好,今天我来,只是代表你们祖先,为洞庭湖清理门户,洞庭湖的大权,还是一样交回给你们洞庭湖,洞庭湖未来的命运,还是掌握在你们自己的手中。”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此时,浮在李七夜头上的乌鸦站回了靠背之上,而挂在墙上的画像开始慢慢黯淡,传承铁律又再一次隐入画像之中,四尊水人也缓缓地退回湖水之中。

    “恭送祖先”看着眼前这四尊水人那与祖先一模一样的容颜,洪天柱不由心里面颤了一下,想到了一个传说,在这一刻,他知道他们祖先的英灵是什么,他跪于地上,不由磕头地说道。

    “恭送祖先”诸位长老护法也不由跪于地上,这一刻他们也明白这是他们祖先的英灵,他们祖先的英灵一直存在于洞庭湖之中。

    “报”就在四尊水人退回湖中之时,有一个弟子十万分火急,一下子冲了进来,当他冲进来的时候,看到眼前的景象,一时间嚅嚅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什么事,讲。”李七夜坐在大椅之上,冷冷地说道。

    李七夜这样的一个陌生人,坐在议事大堂的大椅之上,本来是很突兀的事情,但是,他一开口,这位弟子却不由脱口而出,说道:“螭国、血鲨庄叫阵,限三刻内回复,否则强攻。”

    “不知死活的东西,也好,今天就让龙妖海的所有人给我睁大眼睛看看,什么才叫洞庭湖的底蕴!”李七夜冷笑一声。

    “除需要坚守岗位的长老护法之外,其他人随我出去,你们也该见识见识你们祖先的无敌神威,你们也应该睁大眼睛看一看你们祖先横扫九天十地的无敌姿态,这是你们祖先的荣耀,你们牢牢地记住。”李七夜说完,站了起来,往外走去。

    除了要留守岗位的长老护法之外,其他的人和洪天柱都不由跟着李七夜而去。

    在洞庭湖之外,螭国、血鲨庄十万大军兵临城外,他们已经作好了攻打洞庭湖的准备,血鲨庄主、螭国皇帝都是身先士卒,他们都等着一声令下,攻打洞庭湖。

    洞庭湖各要塞关卡的弟子都不由紧张起来,心里面是惶惶不安,他们都不知道在这样的一场灾难中洞庭湖能不能坚守下来。

    在这一片海域之上,有着很多大教疆国、很多五湖四海的修士在远观,他们有存心看热闹的,也有是想浑水摸鱼的。

    “三刻己到,洞庭湖诸老若不再给一个回复,莫怪我发兵攻打你们洞庭湖。”此时,上官飞燕站在空中,冷冷地说道。

    “我现在就来给你一个回复”上官飞燕话刚刚落下,一个冷淡的声音响起,一个人踏空而上,站在了洞庭湖的上空,而紧随其他的是洪天柱他们。

    “李七夜”看到来人,上官飞燕不由牙呲目裂,仇人相见,可谓是分外眼红!

    “李七夜”看到李七夜与洪天柱他们走在一起,这连很多在天边远观的人都十分的意外,都吃惊地说道。

    “姓李的,你竟然还敢留在这里。”上官飞燕大怒,冷冷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只是平淡地看了上官飞燕一眼,说道:“为什么不敢留在这里,凭你也能威胁到我吗?手下败将而己。”

    “你”上官飞燕被这话堵得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手下败将”这样的一句轻描淡写的话,足可以让她有话说不出来。

    很多人听到这样的话,也都不由面面相觑,就算有人认为是上官飞燕大意之下败在了李七夜手中,那她也依然是李七夜的手下败将,这是无法抹杀的事实。

    上官飞燕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冷冷地说道:“姓李的,自然有人会收拾你,我现在要找的是洞庭湖。”

    说到这里,上官飞燕的目光冷在了洪天柱的身上,冷森地说道:“洪天柱,你们的老祖宗呢,你们老祖宗可以答应过我把李七夜送出来,报受投降的条件!”

    原来,上官飞燕发兵洞庭湖之时,洞庭湖的老祖们就已经与上官飞燕洽谈过,双方已经是谈妥了投降的条件。

    **要来了,请各位同学投一下月票和推荐票,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